12 附录三:现代禅对正觉同修会萧平实老师的基本看法


  附录三:

  《现代禅对正觉同修会萧平实老师的基本看法》[p305-317]

  (转载自成佛之道网站之内容,网址为:http://www.a202.idv.tw)。

  正光案:此文之原来刊载单位为现代禅网站,是现代禅副宗长张志成老师代表现代禅,于1999年12月14日覆网友吕居士之文章,后来被转贴于成佛之道网站:

  吕居士:

  非常抱歉!你的问题竟没能来得及在讨论区上做回应,本讨论区便已下台一鞠躬,成为历史的一部份。

  你的诚意是非常明显的,无庸置疑。你的问题也非常宝贵,是值得认真探讨的。如果没有看错,你所质疑的问题其来源应是萧老师的思想。现代禅对萧老师的看法,请你可以先略加参考底下的一段文字:

  “善财,从来函可知你应是平实导师的忠实读者或信徒,现代禅向你贺喜,因为萧老师的著作平素现代禅执事也有参阅,大体上他应是正派人物——在这个佛非佛十分混淆的当今教界,已是相当不易碰到的善知识。

  不过,现代禅对萧老师的评论,除了上述之外,大致还有底下两项:

  1.他的如来藏思想太过于专断,唯我独尊。虽然现代禅并不认为历史上的禅宗都倾向如来藏思想,同时如来藏的学佛者也不必然如其表面理论存有破绽,修行便一定无法契应甚深般若(如,李老师于〈横看成岭侧成峰〉一文所说)。但,他的思想完全崇尚如来藏,并且贬斥阿含、中观,则注定难登大雅之堂。

  2.他的写作风格则又是一种独特的另类。他的国学造诣很高,文章体裁大致接近文言,可是,十分冗长繁琐,语意也充满高度的抽象性,一个简单的佛法问题,经过他足足用了二十页的篇幅解释之后,问题更模糊了。尤其,他在论述佛教各宗各派思想的时候,几乎完全舍弃现代佛教学术的历史观点和史料文献,这使得他无法和当代学术界任何一位学者对话,同时他人对他的思想也无从评论起。因为那将会是一场彼此都认为是‘鸡同鸭讲’的辩论。”

  以上首先是现代禅的基本看法。

  平心的说,要跟萧老师对谈是很困难的事,萧老师的主观思想很显著,这不太符合“无见、无诤、无我”的风格;一个修行人(无论大小)尽管对自己有信心,可是一旦与人切磋辩论之前是应怀有“别人可能对,自己可能错”的心理准备才是,否则切磋辩论将只是形式,“辩护与宣传”才是真正的实质。在这样的情况,并无法对谈。

  另外,俗话说:“画鬼容易画狗难”,抽象的哲理容易推衍,但具体的生活经验,由于旁人都容易检证,反而不容易说了。除非萧老师减少搬弄佛学名相,就人人生活中所易遭遇的矛盾与困境(如婚姻事业、子女教育、社会风气、宗教文化,乃至心理困惑、人格成长、生命意义之省思)多加详谈,那么才容易在对谈中发现彼此需要再加以修正改进的地方,则辩论是有意义的。

  最后,萧老师还有一个可能的破绽,即他每每充满自信地评论经论上的菩萨和祖师大德,这在于任何严谨的修行人身上都很少见!由于你所问的三个问题,基本上都属于萧老师的独特观点,并非笔者不想回答,而是没有能力回答——理由如上所略述。或许吧?笔者的上师(李老师)他不晓得会不会有能力回答吕先生你的问题。也许哪一天,我们另请教李老师,有更详细的答覆,笔者再给你去函补充。未知尊意如何?

  对于没能及时在现代禅网站“无诤之辩讨论区”回应你的宝贵意见,谨在此向你致歉!希望以后仍有相互切磋的机会。余祝

  万事如意

  后记:为求如实,你的问题,从没有跟你删除过,仍保留在原讨论区上的次页,请查知。

  正光案:本文是现代禅张志成老师于1999年12月14日,代表现代禅教团答覆网友吕居士所提有关“禅门三关”、“无始生死根本”、“祖师密意”的短文。张志成老师在本文虽未直接回答这三个问题(原因详见内文),却对于近三、五年极力著文批判月溪法师而引人注目的 平实居士提出整体性的观感。由于张老师担任现代禅教团副宗长,并且在现代禅网站上代表现代禅答覆吕居士而不实地评论了 平实居士,故笔者以此标题为名。

  仅附录 平实居士于其著作中对张志成老师的不实评论所作之回应文章如下:

  (1)转载平实居士著《楞伽经详解》第四辑一七六页~一七七页文:

  【……现代禅之张志成老师亦复如是,外于第八识如来藏而求般若,外于如来藏心而求涅槃,外于自心藏识而求佛法之修证,于我所述诸法不知不解(详见彼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四于网站答覆吕居士之文),乃是心外求法之凡夫,更不能知二乘无学所不知之涅槃也;不知不证如来藏者,乃是博地凡夫之位,而自谓已经证悟般若者,大妄语人也;如是之人尚难与我会中初悟者对话,何况能解余之道种智?而妄评余法,如初生小犊之不畏虎也,令人不禁哂之!

  “涅槃非断非常”:如印顺法师欲以意识之细心而住涅槃,亦如现代禅张志成老师欲以无妄念之觉知心取涅槃,亦如中台山惟觉法师欲以清楚明白而能作主之心取涅槃,皆堕外道常见涅槃,声闻初果之见地尚且未证,焉能证得菩萨初果之见地?故堕于“常见涅槃”邪见中。

  亦如印顺法师主张一切法空为般若,主张一切法缘起性空为真如,以缘灭后之“灭相不灭 ”为真如,彼云:“灭相是不灭的,所以问:‘那就真如那样的住吗?’是真如那样的,却不是常住的。这一段问答,不正是‘非常、非灭’吗?”正是断灭论者。何以故?一切法既已断灭,灭则是无,无法而可建立为“灭相不灭”之法,以之为非断,无是理也。谓“灭相不灭”之法乃是因待法,因有诸法现行,互相因待,故施设其灭相;如诸愚人见牛有角,而于兔身生兔无角法,建立兔无角法为实有法,非智人也;如是印老主张“灭相不灭”之法为真如,为涅槃,则堕断见戏论中。然而涅槃非以阴入界灭尽,堕于一切法空而得证成,涅槃之体即是恒不坏灭之第八识如来藏故,是故涅槃非断;涅槃非依常见外道所说之见闻觉知心而建立,涅槃亦非依现代禅张志成老师所证无妄念之觉知心性而建立,亦非依惟觉法师所证“清楚明白而能作主”之觉知心而建立,此皆常见外道法也,皆堕于“常建立见”中;涅槃乃是依自心藏识之四种不同境界而施设其名,显现藏识境界,是故涅槃非常见外道所说之常。】

  (2)转载 平实居士著《楞伽经详解》第四辑二○六页~二○七页之回应文:

  【三乘佛法甚深微妙,非诸凡夫外道所能知之。即以最浅之声闻涅槃、缘觉因缘法而言,当今佛学泰斗之印顺法师,自年少出家已,毕生精研,今已九十余岁(编案:此书出版时已届百岁),尚不能知,何况余人?何况能知大乘菩提般若种智?莫道二乘菩提,最粗浅之十八界法尚且错解,遑论通达三乘菩提?而今余以浅显文字,细腻叙说三乘菩提,仍有许多自称证悟之人不解余意,何况佛于诸经之提纲掣领而略说之?更不能解也。如是,遂有佛子因于余之细说、读之不解而生烦恼,遂谓人曰: “一个简单的佛法问题,经过他足足用了二十页的篇幅解释之后,问题更模糊了。”(现代禅教团副宗长张志成,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四日覆网友文)】

  (3)转载 平实居士著《楞伽经详解》第四辑二○七页文:

  【云何一个简单的佛法问题——性净涅槃——余以二十页的篇幅解释之后,张志成先生竟觉得更模糊了?问题实因张先生堕于常见外道法中,以意识之一念不生时为真如,堕于十八界生灭法中;复以死后一切断灭,将意识觉知心入住定中一念不生以为涅槃境界。如是严重误解涅槃寂灭、误解涅槃无我;又复误解十八界,不晓意识一念不生之际仍是意识,虚妄想像意识不生妄念时可变为真如;如是知见,于我法中无语话分,于我法中只是幼稚园之学生程度,而妄评于余:“这使得他无法和当代学术界任何一位学者对话,同时他人对他的思想也无从评论起”。】

  (4)转载 平实居士著《楞伽经详解》第四辑二○八页文:

  【亦有人来函,责余著作诸书“理论太深奥,令人望而生畏,令多数欲学佛者裹足不前……。”实因大乘乃是唯一佛乘之法,函盖三乘菩提——不唯具足二乘菩提之解脱道,亦且具足佛菩提之大菩提道一切种智——二乘无学之不回心者尚不能少分知之,何况今之末法初机佛子,能解诸方大师所不能解之拙著密意?若不入我会中按部就班、循序渐进,破参明心而入七住位,终究难于拙著生起胜解;为愍末法佛子,故于正觉同修会中,开设禅净班,以待有缘。

  然而错解第一义谛如张志成者,绝非末法独有,佛世已极普遍,观察三转法轮诸经及本经所载,亦如《楞严经》中诸大声闻罗汉初回心时,于第一义之茫然不解,可知梗概。大慧菩萨愍念当时后世佛子,是故承 佛神力,而作此问。】

  (5)转载 平实居士著《楞伽经详解》第四辑二一○页文:

  【然有学佛已二三十年者,苦于不得入处,始终不能进入大乘真见道位者;亦有许多自谓已悟,而本质是常见外道法者;亦有许多密宗应成派中观师自谓已经“全然开悟”、已经即身成佛,而本质为具足断常二见者(详见宗门道眼、宗门血脉二书举例);亦有大乘法中比丘,崇尚原始佛教阿含正理,而错会阿含正理者;余诸著作乃为此等诸人而作,非为初机而作;是故张志成等人读之不解,势所必然;是故初机佛子莫以浮浅之义要我。】

  (6)转载 平实居士著《楞伽经详解》第四辑二一四页文:

  【禅宗、密宗内之错悟者亦复如是,执取见闻觉知心为常不坏之自心(如惟觉法师),执取一念未起时之觉知心为常不坏之自心(如现代禅副宗长张志成老师),执取不攀缘六尘诸法之觉知心为常恒心(如圣严法师),执取无形色而能分别诸法之觉知心为常不坏心(如密宗四大派一切法王活佛认取空明而无尽之觉知),如印顺法师别立意识觉知之细心(不可知之意识细心)为常不坏心,悉堕“摄与所摄计著”之中。】

  (7)转载 平实居士著《楞伽经详解》第四辑二二九页文:

  【然而亦有无智之人,因此而生烦恼,来函责余曰:“同是佛门中人,何需苦苦相逼?”为其师父请命。亦有人如现代禅副宗长张志成老师之不能明解余书所述正义,心生烦恼,于网际网路中责余曰:“佛法须说得那么深奥、令人难懂吗?”更有人责余曰:“你不是已经悟了吗?怎么看见别人误导众生,也会起烦恼?你的证悟有问题!”

  若然,则 维摩诘大士寻诸大阿罗汉辨正法义,一一折服之,亦是有烦恼,亦非证悟之人,更非等觉大士;若然,则世尊踵随六师外道之后,遍至印度各大城破斥之,亦是有烦恼,亦非证悟者;若否,则余一切悲心佛子效法 世尊、 维摩诘、 文殊师利、 央掘魔罗诸大士之辨正法义,救护佛子远离邪见之种种诸行,则不应责之为有烦恼也。若否,则世尊入灭前,预见末法时有魔穿如来衣、住如来家、吃如来食、说如来法破坏如来法,愍诸末世佛子而堕泪者,不应责 世尊有烦恼也,不应责 世尊之悟有何淆讹也。是故诸圣(尤其是菩萨)现有惑乱众事,似同凡夫,似有执著烦恼,然非如众生之堕颠倒想中起颠倒见;菩萨于一切惑乱中,现见犹如阳焰、梦幻,而度众生;与诸众生同事 (同现惑乱众事),而度众生远离颠倒见。】

  (8)转载 平实居士著《宗通与说通—成佛之道》一页~四页文(自序):

  【余自破参及出道弘法以来,未曾起念欲与诸方名师对话。一则诸方名师自视甚高,大多不屑与默默无闻之余对话。二则诸方堕处,余已悉知;欲以深妙之般若种智及解脱智,与诸方误解般若及解脱智者唔谈,必定扞格不入,故尔意兴阑珊;非因自抬身价故推诿不见。今夏出版《楞伽经详解》第三辑时,改弦易辙,于名师之误导众生及破坏正法者,悉皆称名引述其文而辨正之;此举亦引起部份患有“名师情执症、法师情执症”之学人烦恼,而于网际网路施余以人身攻击,认定余为恶人,而不对余提出法义辨正;较著者为现代禅副宗长张志成先生,及化名为“木石”者。

  复有初机学人,初学佛法甫三五年,自谓已知佛法,不能忍于余之评论诸方法师邪见,复未详阅拙著诸书,便于网际网路攀诬余,谓余同于宋七力、妙天、青海、太极门、义云高…等外道,妄评余法,如小学生之评论大学教授。诸方大师不敢向余提出法义之辨正,而彼轻易为之;犹彼井蛙,难可为彼解说天之广袤,如是类人亦复如是,难可与语,唯能一笑置之。

  近年往往于定中观见往昔世之弘法净行,及无量世前之误造谤法业而受报等等,为示因缘果报不虚,以警初学狂慢学人乐造谤法业者,有时披露一二。然终不说往世多生姓氏名号,学人亦莫探问,待余舍寿时自当明告。学余法者,要在余法之真实与胜妙,完全契合三乘经典,能申三乘经典密意,令人如说而证。往昔多世之虚名,无益学人;彼时所证般若,远不及今世故,如是虚名,说之徒增惭耻,无可炫人者,诸方学人莫以此相要。

  诸方所不愿为之恶人,而余一肩挑之,护持“批判之佛教”,实因教内自我批判评论之举,犹如各级政府设置政风处之自我监督,能令教中弊绝风清,是佛教中之防腐剂故,以此能令佛教正法垂之久远故。期盼诸方耆宿新秀,跳出人身攻击之窠臼,具真姓名提出法义辨正,令真理越辩越明,使得学人可以从中检魔辨异,获得法益。若不作法义辨正,而作法义辨正外之言语者,乃是俗人之所为者,非佛门学人之所应为。

  本书多引《阿含经》者,乃因现代禅张志成先生妄诬余为否定《阿含经》者,故多引阿含佛语为证。后当别造《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详述诸方耆宿所不知不证之阿含密意,令佛世阿含正义显示照耀于此时之娑婆。

  复次,余之判教,悉不遵从智光、月称、宗喀巴、印顺诸人之见,彼等诸人所判皆是见始非分故。余不随诸错悟祖师言语,完全依三乘经典及所证道种智,重新检校,回归 世尊三转法轮原旨,亦符合嘉祥大师之判教。完全不依现代佛教学术界研究所得之历史观点和立论文献,此诸学术研究者之所依论据,多依日本学术界及密宗应成派中观邪见先作定见而后立论故,此诸学术研究者皆未知解三乘菩提三转法轮经旨故。譬如印顺法师为佛门硕德耆宿,而其立论偏邪,违教悖理,不可信受,何况其余非有佛法修证之研究“佛教学术”者?不可信也。

  若余之判教,同于诸方未悟名师、同于印老,则以诸方著作继续流通即足,不须余之辛苦别造诸书也!余既无意夤缘诸方而求名利,何须如是辛苦埋首造论判教耶?乃因古今诸方研究学术者误判等事所在多有故,是故不应责余判教之异于现代研究“佛教学术”者。

  本书中多举名师之邪见而作辨正者,无意唐突名师;乃欲令义易了,故多举证名师邪见而辨正之,令学人容易知其分际,远离邪见,为学人后时之见道宗通乃至说通而作因缘。兹以出版时至,乃造此序略述私意,即以为序。

  大乘末法孤子 萧平实 谨志

  公元二千年立秋序于喧嚣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