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四加行辨析  第二十则-密宗第一不共加行的归依行门是佛法吗?(五)  印度教无二湿婆派对金刚亥母本尊崇拜的影响

更新日期:2016/08/14     08:00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再从印度教无二湿婆派nondual Saivism对于金刚亥母与金刚瑜伽母崇拜的影响来说,其真言道Mantra-marga知识座Vidya-pitha中支卡Trika(註一)及噶玛Krama(註二)的祕密性力崇拜理论在密宗大瑜伽部及无上瑜伽部留下了极强烈的印记。支卡强调三位性力女神:无上能量(Para)、非无上能量(Apara)、和合能量(Para-para),这些女神有陪胪Bhairava(註三)—湿婆神所化身的一个火葬场焦土外形之黑色愤怒尊神祇(也就是黄教的大威德金刚Vajra-bhairava)—形象的附属勇父以及男女随从神祇。噶玛崇拜于愤怒相的时母女神Kali(註四),祂的一种无上型态乃是十二尊相同的时母在曼荼罗中被崇拜着:时母女神独尊而身旁无任何勇父,祂踩踏着陪胪或湿婆的尸体乃至穿戴其支解的躯体作为装饰来显示她征服了过往的勇父。密宗的金刚瑜伽母及金刚亥母同样以这样的方式,伴随着同样的图像学象徵意义来超越了男性为主大瑜伽的型态。

註一:http://en.wikipedia.org/wiki/Trika

註二:http://en.wikipedia.org/wiki/Kashmir_Shaivism

註三: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9%AA%E8%87%9A

註四: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7%B6%E6%AF%8D

密宗无上瑜伽部吸取了极大量的印度教湿婆派知识座传统,不管是从经典的标题乃至内容:例如《瑜伽母一切修持续Yogini-sam-cara-tantra》直接对应到湿婆派噶玛核心《胜车双身续Jayadratha-yamala-tantra》的章节标题「瑜伽母一切修持Yogini-sam-cara」;《疾乐续Laghu-samvara-tantra》则直接引用湿婆派《成就者难近母教诲Siddha-yogesvari-mata》的内容来描述一个瑜伽母种族的特徵;《名相将近跨越续Abhidha-not-tara-tantra》更直接从湿婆派《陪胪教诲-梵天双身续Picu-mata-brahma-yamala-tantra》引用其约束初机学人的三昧耶誓言。

或者是行者所受的戒律:根据湿婆派往事书Puranas的神话所描述,颅骨誓言kapala-vratam或是大誓言maha-vratam乃是大梵天与湿婆的吠陀时期形象—楼陀罗Vedic(註五)争吵的结果,当楼陀罗拔下大梵天的头而结束纷争时,他发现自己已经犯下杀害一个婆罗门这样令人髮指的罪行。接着他就被强制经歷一段严格的苦行,离群流放住在火葬场的焦土上(最不清净的处所)、以尸体的骨灰涂身、而且使用人类头盖骨所制成的碗来乞食。摩奴法论Manu陈述说「一个杀害祭司(婆罗门)者应该在森林中搭建茅舍,并在那里居住十二年来净化自己,他只能食用乞食得来的食物而且以死人的颅骨当作自己的旗帜。」由于楼陀罗的启发,颅骨誓言同时也被湿婆派真言道中的苦行者所採用,他们穿戴人骨饰品而且携带卡帕力卡誓言的颅骨杖(天杖),以不净之物(像是酒、血、狂欢仪式中与明妃交合所取得性器官分泌物)取代不清净的火葬场焦土来供奉湿婆神。刚进入无上瑜伽续的密宗行者同样必须持受金刚颅骨誓言vajra-kapalikac-aryavratam,无畏笈多Abhaya-kara-gupta说受持此誓言的男性行者必须穿戴胜乐金刚的代表物品:以颅骨环、虎皮下裳、肌腱或人髮所作婆罗门之线缕、头饰、花环、金刚杵、臂钏、脚镯、以及小铃铛来「装严」自己,并且观想他的明妃是金刚亥母。

註五: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5%BC%E9%99%80%E7%BD%97

乃至左道vama-carah玄学的理论基础:「左vama」即是左手,在印度社会中是拿来作为不清净的身体功能而使用,也直接代表着不净。左道的目的是为了反击传统的二元论—觉知心所感知的清净或者不清净来得到无二实相的体验,例如在无上瑜伽密续的仪式中,特别规定使用左手来颠覆清净仪式固有的纪律。由于传统婆罗门社会是建构在最严谨的纪律上以保持清净,只要有机会,左道行者便开始破坏对于清净及不净等圣洁的区分,他们拥抱深植人心的禁忌,并且品味与最不净来源的接触。藉由出现在火葬场焦土上以及要求人骨的饰品,卡帕力卡誓言将左道行者置于与不清净来源—死亡最深刻的接触,在许多无上瑜伽的仪式中,甚至将酒或是人体排泄物等不净物拿来喝或者拿来洗。传统上维护种族及种性结构的性交规范同样被左道所颠覆,规定性交瑜伽法门密续通常建议使用最禁忌的明妃种类,像是近亲或是不得触摸的贱民种性。左道就是金刚亥母与金刚瑜伽母法门及形象的核心:她被观想身在火葬场的焦土上,裸形却配戴骨饰,不但是性挑逗的姿势而且下体还流着血—此是一个对于传统严格分离性交与月经规定的颠覆。

不像佛法所说要根除自己的贪瞋之毒,密宗瑜伽行者反道使用他的欲望当作根除所有烦恼染污的手段,无上瑜伽密续解释这种法门如同以毒攻毒,说欲望之毒可以被欲望所治癒,《大不动明王续Maha-candarosana-tantra》解释说:「不管甚么会造成凡夫下堕的恶业,瑜伽行者反而会藉那个恶业快速获得成就。」这种反对二元论的左道修行思想深刻影响了密宗的教义,就像噶玛所说的:「金刚乘则具有转贪瞋痴慢疑等烦恼为道用,将五毒转为五智的种种善巧法门,教导我们不要排斥烦恼,而是去认识五毒烦恼的本质。…不要採用二元对立的方式,将五毒从心性上独立分开,成为要抵抗驱逐的敌人一样。」(註六)

註六: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aa33160102e7q7.html

由此可知,在无上瑜伽部的密续中,从标题到内容、祭祀的仪轨、修学者所应遵从的戒律、本尊的形象、乃至所有立论的基础,通通皆与印度教无二湿婆派息息相关,与其说行者可以藉由无上瑜伽密续达到「无二实相的体验」,不如说这些修习无上瑜伽密续密宗行者其实就与印度教湿婆派的卡帕力卡行者、性力行者「无二无别」,差别只在于外表上呈现程度的不同罢了,但是骨子里都是留着同样的血。一切进入密宗中修行一段时间、略懂密宗无上密内涵的大小行者们,如果读文至此仍旧没有警觉、依然认为密宗佛法,接下来我们就继续深入剖析金刚亥母与金刚瑜伽母本尊的背景与来歷,看看所谓「三世一切诸佛出生处」的「俱生母」到底是有其实质还是不具资格。(採访组报导)20160814

正觉教育基金会採访组

转载自正觉教育基金会全球资讯网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456

关键词: 喇嘛教 , 达赖喇嘛 , 藏传佛教

上一篇: 兜圈子否定佛说的「不净观」  宗喀巴著《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的评析?之四十七
下一篇: 评藏传佛教在台湾发展过程中的弊端 第五则:转世的迷惑解析与转世认证之内情

相关文章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