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遮」好呢,还是「开」? 宗喀巴著《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的评析?之三十七

更新日期:2015/10/27     08:00

对于「谭崔十四根本堕戒」第七条戒内容及其「戒释」的论述,宗喀巴已经进行四回连载了,对于本戒的「犯戒对象」,所谓「未成熟有情」;以及「犯戒行为」,关于所谓「宣示空性密意」,我们都做了讨论与评析,然而宗喀巴似乎以犹未尽,或许喇嘛教中方方面面的「密意」实在太多了,有的时候连他们自己都会担心讨论不及而留下话柄,因此,又主动的洩漏一些线索,要让人知悉。请看原文:

原文:

有一位学者曾说:宣洩密意,譬如宣说明点、身相、圣书、或是谭崔铃鼓的特殊意义,即犯根本堕戒。此说并不正确,因为在诸谭崔密续教义与诸论典中,对于违犯此戒所说的宣洩密意的定义,是指将密意涵义传入听者耳中而说;此中没有意说:将明点显露于有情眼前是为过失。

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澄清

此处宗喀巴特意声明「宣说明点、身相、圣书、或是谭崔铃鼓的特殊意义」并非「有一位学者」所指的「犯根本堕戒」。宗喀巴这样的「澄清」似乎有些欲盖弥彰自曝其短,因为这样等于高喊「此地无银三百两」,是间接告诉了大家:原来喇嘛教中的「明点、身相、圣书、或是谭崔铃鼓」的确是有什么原本不便洩漏的「特殊意义」。既然如此,我们就来揭开这一层「密意」,以释大众心中之疑。

首先说「明点」,谭崔密法中的「明点」有四种,曰「物质明点」、曰「咒明点」,曰「风明点」,曰「智慧明点」。「智慧明点」本为中脉内的虚妄观想影像,无法被他人客观察见;「咒明点」、「风明点」也都是观想的对相,非物质之法;因此能被「洩漏」的,就只是所谓「物质明点」的「红、白菩提」了。前文已经说明过,那是男女行淫时所产生的秽物,喇嘛教遮遮掩掩不太敢说,却故做神秘说为「密意」,其实即使广宣于众前,大家都还未必想知闻这些不净物呢!

其次说「身相」,身相就是人类的「众同分」,你我大众皆然,有什么好隐讳的呢?关键就在喇嘛教所说的「身相」不那么「单纯」,它们都是配对成双的,因为这就是「无上瑜伽双身法的「密意」啊!君不见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所供奉的「佛像」,一尊尊……,不!应该说是「两尊尊」,都是「勇父」「佛母」或「明王」「明妃」……双双拥抱淫交的雕塑?却美其名为「欢喜佛」,原本都私下供奉不敢公开,到上个世纪80、90年代,假藏传佛教在欧美弘传顺利,在台湾也迅速发展,喇嘛教一时得意忘形,先后在全台各地举办多次所谓「西藏文物展」或「藏传佛教文物展」,大量输入至台湾贩售,大肆现丑忝不知羞,直到民众质疑戕害青少年身心,社会开始反弹,才稍敛迹缩头。如今检点,果然是应该禁制外洩的事物。

再说所谓「圣书」,前文早已多次指证假藏传佛教佛教喇嘛教中并无佛法三乘菩提中之「圣人」,谭崔密续全为谭崔外道祖师编造;因此,此处所说之「圣书」,只是谭崔外道自说自话,指称诸种「谭崔密续」而言。而「谭崔密续」内容尽是谭崔外道祖师自意思惟,或是妄作观想所得之境界法,都是意识心的产物,完全说不到法界实相「第一义谛」,都与般若中道无关,是为「言不及义」的戏论;以此虚诳为圣,正是严重误导众生的邪见,因为怕被外人所识破,故託言「有一位学者」不许洩漏;其实这自抬身价的「圣书」,也正是令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心虚的事物之一。

「明点」「身相」「圣书」之外还有铃鼓

最后说到「谭崔铃鼓」,世上真的很少看见像假藏传佛教那样,一面自诩为「最高级宗教」,另一面又全面维持最原始迷信色彩、低级鬼神感应崇拜,以及夹杂起乩与杂耍效果的法事仪轨。「谭崔铃鼓」即是其仪轨中的「法器」,而其制作过程及所代表的意义,自然是「谭崔法教」中的「密意」。首先当知为了隐讳其双身法诸「密意」,常创造许多名相隐语,如以「莲、杵」分别象徵女男两性之性器官,法器则以「铃、杵」为其代表,如密宗有「灌顶」者说是:「将铃授弟子左手中,令手持铃杵作(佛父佛母坐姿交合)抱持状……。(註一)」等,此等「密意」硬是以淫秽作庄严,拿肉麻当有趣,这样的「特殊意义」,还是留著喇嘛教徒自我麻醉,不「宣洩密意」也罢。

註一: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密宗道次第广论》妙吉祥出版社1986.6.20出版

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2辑〉P474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2002年2月初版

铃杵之外还有「」,密宗内作为法器的鼓,鼓身用二个人类头骨天灵盖制作,鼓皮则是由人皮所制;喇嘛教尤其认为纯洁少女身上剥下来的皮制的鼓,最有法力,可以作为祭神的鼓。数年前有一张在华人圈中流行的一张专辑「阿姐鼓」,就是描述一位西藏少女被拐走剥皮制鼓的故事,故事中还说「阿姐鼓就是孩子踢母亲的肚子发出的声音(註二)」,令人闻之深觉悲惨凄恻,因此所谓「铃鼓事」,亦是隐喻谭崔法中那些召唤鬼神等见不得光的事。除了人皮法器之外,还有人骨法器,如「刚令」就是人腿骨制的法笛,由「施身法」的行者「觉巴」用来召唤恶灵(註三),还有人的颅骨做成的「嘎巴拉」,是一种盛血盛酒的祭器,也是作祕密慧灌时收盛上师与明妃实行双身法后的排洩物,也就是盛放喇嘛与明妃交合后混合的精液淫液时使用的祭器。还有人皮坐垫、人骨念珠……一大堆由印度尸陀林所引入,属于社会边缘人游民的迷信遗留,和恐怖的阴邪法器,这些都是假藏传佛教内「有一位学者」,期期以为不可公布,以免骇人听闻的「密意」,以免受人所轻贱。

註二:http://www.xzmzjiemi.com/fanti/?type=detail&id=299

註三:http://www.xzmzjiemi.com/fanti/?type=detail&id=778

最忌讳的是「口耳相传」

但是宗喀巴不以为然,大概他认为这些事情公佈出去也没什么,世人听闻了也不必少见多怪。宗喀巴在意的「是指将密意涵义传入听者耳中」,换句话说,喇嘛教内这些见不得人的事体,大庭广众「宣说」无妨,两人「口耳相传」就得计较。其中的差别大概是:「宣说」是上师的权力,大家应该还记得,第一条堕戒就将上师本身,织成一方严严实实的遮羞布,上师的教示或者行为,无论怎样「背俗」都不能嘲笑、不能怀疑,还得听从上师的指示。如此一来,「密意」是不致于外洩的;但是私下交头接耳就很可能把「密意」外洩给「未成熟有情」,这太「危险」了,当然要制止嘛。

不过,宗喀巴在此还流了一条「但书」:「此中没有意说:将明点显露于有情眼前是为过失。」也就是说,不能随便私下说出谭崔法义,以免吓到「幼齿」(不管是哪一层面的「未成熟有情」),但是「丢明点现眼」却没什么关系。然而「明点」要如何「显露于有情眼前」呢?如果说此处「明点」是指「红白菩提」,如果一旦真的「显露于有情眼前」,那么岂不是和「第五根本堕戒」的「弃捨诸法根本菩提」相抵触了吗?这是要下「金刚地狱」,不能开玩笑的欸(其实「十四根本堕戒」本身正是在开喇嘛教信徒的玩笑)。其他的「明点」,如「智慧明点」「风明点」「咒明点」,都是作为观想对象的虚妄法,也不可能「显露于有情眼前」,那宗喀巴到底在说什么呢?

想来只有两个可能:

其一是依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的习性,他们又在运用「翻转法则」,悄悄的把前面实际上做不到的「第五条堕戒」,硬生生的拗救回来,让「弃捨菩提犯堕戒」形同一纸具文,大家若无其事心照不宣,继续装作俨然修行的模样自欺欺人便是了。其二是可以「显露于有情眼前」的另有其物,就是「物质明点」的载具,也就是人身上的「谭崔铃鼓」──「女莲男杵」那一副傢俬,可以允许亮出来让「未成熟有情」看看,这样才说得通;也的确常听闻有很多喇嘛上师,有意无意在其女信徒面前自献其宝,例如周刊所报导:林X仁波切要中研院院士夫人食其精液,这就是「显露于有情眼前」,这也不算是过失啦!

献宝」从来开而不遮

喇嘛教中人从来不吝于「献宝」,它们的前辈「84位大成就者」中就不乏其人。最常被宗喀巴拉来说双簧的「那波巴」就是一位「坦荡荡」的「遛鸟侠」,另一位老搭档「空行母拉思米嘎拉」虽无鸟可遛,却也是一位衣不蔽体的「展莲高手」。而且不论古今,他们都引此为荣:2010年8月25日假藏传佛教的夏铂仁波切,在电视座谈节目与陶晶莹(陶子)分享「人生智慧」,谈到艺人被狗仔拍到底裤,仁波切说:「如果妳觉得自信舒适的话,那如同『圣洁的莲花』给世人看,这也是『创意和慈悲』!」引发现场大爆笑(註四)。如此说来,谭崔法教究竟是「密意」还是「创意和慈悲」,这得要看这「第七条堕戒」,是要「遮止」还是「开缘」了。

註四:http://showbiz.chinatimes.com/2009Cti/Channel/Showbiz/showbiz-news-cnt/0,5020,110511+112010082600057,00.html(採访组报导)20151027

正觉教育基金会採访组

转载自正觉教育基金会全球资讯网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414

关键词: 藏传佛教 , 喇嘛教 , 达赖喇嘛

上一篇: 探讨达赖十四世关于转世认证的公开声明文-取材自2011年达赖官方国际华文网站 第五则:因果轮迴的真实相
下一篇: 密宗四加行辨析 第十三则-佛法中归依的对象及内涵是甚么?

相关文章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