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达赖十四世关于转世认证的公开声明文-取材自2011年达赖官方国际华文网站 第一则:探讨po文之用意

更新日期:2015/09/09     08:00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正觉教育基金会董事长陈介源表示,第十四世达赖于2011年9月24日,在其官方国际华文网站,贴上「关于转世的公开声明」。「轮迴转世」乃六道轮迴众生所不可免的宿命,并不值得大惊小怪;然而十四世达赖会有如此「公开声明」的大动作,显见这其中的原由,必定不单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看完了全文,对于达赖在宗教与政治上的片面说词不能认同,因而有此探讨文的出现。

十四世达赖言:「歷史上,雪域佛土的先辈君臣,以及贤者和成就者们,创立和发扬了以『三乘』『四续』为主的教、证佛法和渊博文化,使西藏成为亚洲乃至世界佛教及其文化的源泉。为藏、蒙、汉等无数众生的暂时和长远的利益作出了伟大的贡献。

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692

从此段内文中所言,十四世达赖将西藏「喇嘛」揽为佛教的正宗,「创立和发扬了以『三乘』『四续』为主的教、证佛法和渊博文化」。这样的说法,明显的是「鸠佔鹊巢」,乃反客为主,形成「乞丐赶庙公」的局面。西藏「喇嘛」的基本教义不是释迦牟尼佛所传的三乘」,完全是「四续」中所传之「无上瑜伽双身法所证的法乃「乐空双运」男女行淫乐触之法,无关乎佛法。其教义先天上已经偏邪,根本无法「佛法」;而所说的「渊博文化」,乃止于「床笫游戏」,谈不上「渊博」。

西藏「喇嘛」另有一称呼:「藏传佛教」,然而这种「在西藏地区所传的佛教」,其本来面目根本不是佛教;乃以「佛法外道」的身分,依附在正统佛教的颈动脉上,藉以吸取佛教的众多资源,却广传「相似佛法」,藉机破坏佛法正觉教育基金会将西藏「喇嘛」所谓的「藏传佛教」,定位为「藏传佛教」,所弘传的「相似佛法」,只有佛法的诸多名相,没有佛法的实质。达赖在上面所提的「三乘为主的教、证佛法」,基本上是达赖乃至所有四大教派诸上师所不知、也无法「实证」的佛法

基本上,「藏传佛教」乃以弘扬「密续」为主,也就是十四世达赖口中的「四续」;「三乘」原本指的是「三乘菩提」--声闻菩提、缘觉菩提、佛菩提。却被喇嘛教篡改为「小乘」、「大乘」与「金刚乘」,将外道邪法入篡佛门为「金刚乘」,原本「三乘菩提」的实证是佛法的正宗,「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上师是反而不提,也不弘传,最大的原因乃四大教派诸上师根本不懂「三乘菩提」。十四世达赖这一段话的用意,一方面是入篡佛教,另一方面则是将「藏传佛教」高抬,显见其居心叵测。

达赖言:「歷史上,雪域佛土的先辈君臣,以及贤者和成就者们……为藏、蒙、汉等无数众生的暂时和长远的利益作出了伟大的贡献。」能够将西藏地区说为「雪域佛土」,也真是难为了十四世达赖。如果中国当局没有将达赖逼出西藏,则达赖至今仍然是西藏的国王;「无上瑜伽双身法也仅能在西藏等少数地区,作出「暂时和长远的伟大贡献」。由于十四世达赖流亡在外,故而这种「无上瑜伽双身法难免跟随他流窜到全世界,也荼毒了全世界;此乃达赖口中「长远的伟大贡献」,四大教派诸上师也跟随达赖「博爱」了全天下的女人。

十四世达赖此篇「公开声明」最主要的用意,当然是以抬高他的达赖「转世灵童」身价为最先考量,特别强调他是经过「转世认证」,乃理所当然的达赖喇嘛;由于政治的考量,他不得不有此达赖「转世灵童认证」的「公开声明」。

如十四世达赖言:「……为了顺应当今世界民主发展的趋势,本人自愿地、欣慰地终止了从噶丹颇章政权建立(西元1642年)至今三百六十九年,由歷代达赖喇嘛担任西藏政教领袖的政治制度。

十四世达赖出生于1935年,二十一岁流亡印度,此「公开声明」时间为2011年9月24日,算算时间已经是七十有六高龄。换句话说,虽然流亡在外,十四世达赖实际掌控「政教领袖」时间,算算也超过半个世纪了。令人纳闷的是,在七十六高龄的他,此时此刻,为什么忽然间大张旗鼓「公开声明」,自愿放弃三百六十九年所建立的政治大权?还特别说是出于「自愿」,也很「欣慰」!

如果说年届七十六高龄的他,忽然间悟道,看破了一切,才会在「公开声明」中特别说明,放弃政治乃出于「自愿」、「欣慰」!然而从另一角度来看,达赖此说,显而易见的,根本就不是发自内心的意愿。从他所写的《我的土地,我的人民》一书中(此书于2010年3月10日在台湾初版发行),可以清楚的看出,他依然十分眷恋「国王梦」;之所以会有如此说词,显然是出于现实的无奈和政治上的算计。

从十四世达赖「公开声明」的时间点,隐约的嗅出,此时此刻「公开声明」的主要对象,显然是针对中国政府当局。以一个常年流亡在外的老人家而言,这样的决定乃出自于无奈,也是伤感的;而非是自愿的、欣慰的!十四世达赖显然有「客死他乡」的觉悟,自愿放弃政治权力的意图,乃植基于政治运作的盘算;然而这只能说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说词,究竟西藏地区隶于中国当局,而非是个独立国家。换句话说,片面放弃达赖政治的领导权,也只能说是他个人的意愿,与体制无关,与现实更是风马牛不相干;三百六十九年来所建立的体制,岂容一个人说改变就改变,更何况在「公开声明」之前的达赖,实际上早已完全丧失他的政权。一个已完全丧失政权的人,对外宣布「放弃政治领导权」,可以说毫无立场与公信力的。

接著又说:「事实上,我已在1969年公开声明,将来达赖喇嘛的转世延续与否,应有广大信众决定。然而,当信众表达寻找达赖喇嘛转世的强烈愿望时,如缺乏明确的指导方针,政治势力或既得利益者,会滥用转世制度谋取个人的政治利益,这种危险始终存在。

十四世达赖在1969年如此的声明,其主观的意识已经直接槓上了中国当局,彼此之间也心知肚明,歷代达赖的产生,其最大目的,乃是方便蒙古王公与满清政权为要统治整个西藏的手段;至于达赖「转世灵童」制度的维持,也不过是因应而产生的一种必要手段而已。十四世达赖本身已经看出「转世灵童」制度,是歷代达赖产生与统治西藏的关键;有鑑于此,意图藉由「转世」的「公开声明」,争取不明究里的世间人的同情。然中国当局也不是「省油的灯」,达赖的意图能否得逞,乃值得大众拭目以待。从达赖「转世灵童」制度的政治操作手法,暗藏著政治危机来看,达赖「转世灵童」制度的「存废」问题,是值得深入探讨的。

从十四世达赖「公开声明」谈到「转世灵童」的利害关系,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歷代达赖曾经在西藏是拥有「政治势力」,也曾经是「既得利益者」;歷代达赖也曾经是「滥用转世制度谋取个人的政治利益」者,其手段乃透过「转世灵童」制度而获取。有鑑于此,为了预防中国当局的「如法泡制」,故在1969年「公开声明」,意图片面终止达赖的「转世灵童」制度。既然可以透过「转世灵童」制度,从中产生下一任达赖的「接班人」,因而可以轻松地接掌政权及整个教派;达赖诸核心人物能够想到这一点,中国当局当然也不会放过如此的「政治运作」,也一再强调数百年来「金瓶抽籤」的传统。流亡在外的十四世达赖,在年青时代就已经看出这一点,故在1969年就有「将来达赖喇嘛的转世延续与否,应有广大信众决定」的「声明」。

达赖有如此的顾虑,并非无因,乃因害怕中国当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利用歷代达赖「转世灵童」为「政教合一」领导人的制度运作,进而取得整个西藏的政、教领导权。然而,曾几何时歷代达赖「转世灵童」能够由「广大信众决定」?这不但是「自己打脸」,也不符合「转世灵童金瓶抽籤」的要旨。如果说「广大信众决定」需要有达赖「转世灵童」的时候,偏偏政治情势已经不利于「转世灵童」制度的运作;届时所寻找出来的所谓达赖「转世灵童」,说句难听的话,还是「政治操作」的产物!「喇嘛」几百年来的政治谎言与居心,恐怕会在中国当局的巧妙运作下而尝到了苦果。

从1969年十四世达赖「声明」终止「转世灵童」制度开始,到2011年「自愿地」、「欣慰地」放弃「政治领导权」为止,已经敏感地嗅出十四世达赖「自废武功」的深意;其主要的目的,当然是预防中国当局拿达赖「转世灵童」制度大作文章。然而高龄八十的十四世达赖以如此「公开声明」大动作昭告天下,显然是对中国当局的正面挑战;如此的大动作,中国当局是否「买单」,又是另外一回事。因缘成熟之时节到来,必然又将掀起「达赖权力」与「转世灵童」制度话题。事情的演变如何,乃值得大家期待的。(採访组报导)20150909

正觉教育基金会採访组

转载自正觉教育基金会全球资讯网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404

关键词: 达赖喇嘛 , 喇嘛教 , 藏传佛教

上一篇: 密宗四加行辨析 第十一则-密宗四共加行能够成就「法、次法向」吗? (中)
下一篇: 令人「感冒」的「密意有两种」 宗喀巴著《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的评析?之三十四

相关文章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