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以「善逝」为「落跑」  宗喀巴著<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的评析?之二十四

更新日期:2015/03/21     08:00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前文在作谭崔十四根本堕戒」第一条总评的时候,已经先行提到第二条「堕戒」的戒相与其主要内容,是与「违犯世尊之言教」有关,但是细审其实际意涵,却与字面所呈现者大异其趣,以下将其评析破斥:

如何违犯讲不清楚

原文:

第二条根本堕戒

第二根本堕戒,谓违犯善逝世尊言教。

如前所说已明「善逝、世尊」俱为佛之名号,而「违犯世尊之言教」当然是佛弟子所不应为;但是密宗此十四堕戒所规范,是指怎样的情况下,以身语意怎样运作的方式,违犯了怎样的世尊言教?却没有说清楚,这样的情况如何能骤判为「堕戒」?正经的制戒不但应该详述具体所犯戒相,甚至应该仔细说明犯戒之本末,如其罪作之「根本」、「方便」、「成已」各各成就与否,才能界定是否犯戒,乃至分判所犯戒行之轻重,可否藉由如法忏悔灭罪等等。绝非如此「谭崔十四根本堕戒」私自制戒者,如此颟顸笼统,只一句「违犯善逝世尊言教」便将其学人打入「根本堕戒」。其他仍大有可议之处,容后逐段探讨后一一。

断章取义于《释量论

原文:

此分两点说明:善逝世尊所说言教与犯戒诸行。于第一点,法称在《释量论》里说:「如是将三因灭尽者,即是善逝。」其中所说「善逝」,即是指如来世尊。因为诸世尊已达圆满与善美的境界,不再有苦,并且我见种子灭尽,加上该灭已灭,已经逝去不再轮迴,故名善逝。那波巴在其著作《道灯见》里所说:「世尊言教」,谓三乘法教

宗喀巴提到的「法称」,即是唯识学者「法称论师」,西元六世纪末生于南天竺的婆罗门族。青少年时即皈依佛门,并师从自在军(陈那论师之弟子)学习《集量论》。法称极其聪颖,写下七部量理论著,虽其著作艰涩难懂,然此七论是佛教因明学最具代表性的书籍。所以,法称不仅阐释因明论辩的理路,并开显佛教理论的建立。《释量论》乃是广释陈那论师的《集量论》,同时也是七部释论的广论;内容是研究法相、抉择正见所必须研读的论典,阐明了推理论证正确与否所需依据的思维规律。后世「僧成大师」之释译,深入浅出,而被奉为研治因明学之圭臬。(註一)

註一:http://www.swfc.com.tw/book_view.php?Vcode=2222

但是宗喀巴作「戒释」时并不老实,所举法称《释量论》中言说并非原文,已经被宗喀巴动过手脚。《释量论》的译本达九卷之广,内容全为五言偈颂,数量多达数千句之谱。然而遍览全书,独不见宗喀巴所举「如是将三因灭尽者,即是善逝」之引文,论中提及「善逝」处有二,都在第四卷中,其一出现在第四卷末,偈文为:

由救成证知:真、固、无余别。善逝证义故,较外道、有学、无学增上故。」

非但文句形式与宗喀巴所举不同,揆其文义,只是在说明「善逝」所证之大乘义理,比外道及二乘有学、无学更为殊胜增上,如此而已。也并非宗喀巴所阐释之内容。比对相近之内容,再参考本论译者「僧成大师」之释义,可以知道宗喀巴士取材于第四卷开头的偈子:

因断具三德,是为善逝性。非苦所依故。是善见无我,或从彼加行。

生及过普起,说为復退转,断我见种故,是不退转性。

「僧成大师」释义之原文为:「世尊是得具足三德之善逝性者,无余永断众苦因故。问:三德云何?曰:一、是善断,谓已得永断非苦所依故。二、善因为先,谓从现见无我,或从已修习加行而得故。三、不復退还生死,谓是永断我见种子故。若还生生死,及普起众患,说为復退转故。(註二)」因此可知,法称《释量论》此处所云,是「」而具三德,并非「」而尽三因。一字之差可能毫釐千里,何况名相全改,文句另创,这岂是做「戒释」者所应为?更何况此处所言殆为「因断具三德,是为善逝『性』」,指「断众苦因」、「现见(或修证)无我」「不復还生死」,此三德为「善逝性」,何处遽言「即是善逝」

註二:http://book.bfnn.org/books2/1845.htm

能出三界非即「善逝」

审观此处法称释量论所论,以及「僧成大师」之所释,都只是在二乘法「无常、苦、空、无我」等法上在作观行和修证。「现见无我」即是断了我见、疑见、戒禁取见的三缚结,证得初果须陀洹;从此若不退转于彼断我见之实证,可以次第增上,如减低欲界烦恼之贪著,令贪嗔痴淡薄,名为二果薄贪嗔痴;进断欲贪、嗔恚、我见、戒禁取见、疑见等五下分结,证三果阿那含;最后断色界贪、无色界贪、掉举、慢、无明等五上分结证四果阿罗汉,永断后有不復受生,于捨报后入无余涅槃;其最钝根者亦不过七次往返于人天,即得出离三界「不復还生死」。以上种种二乘法中之次第修证,皆为「断众苦因」而得「不復还生死」,因此故说为「善逝性」,但这却不是修证大乘佛菩提道究竟圆满而成佛之谓。

宗喀巴于此处曲解「谓是永断我见种子故」,改成「我见种子灭尽」,可是宗喀巴自己却未断我见,故于此实不知所云,不知却强以为解。前段已略述及,我见断已,则边见、邪见、疑见、见取见、戒禁取见必将一一随断,永不復存。(註三)是为「僧成大师」所说「永断我见种子故」。「种子」是为是佛学上名相,又名「」,意为「功能差别」,我见一断则边见、疑见等「功能」则不復现,这是正常随所证而出现的证道功德受用,有何可惊怪而故作圣解?

註三:平实导师书摘《观行断三缚结—实证初果》P60 正觉教育基金会编印2009年7月出版

何况二乘人之见道─断我见─而成初果人时所断的「种子」,唯断烦恼障中见道所断之分别所生「异生性」种子,不能断除俱生之烦恼障中「异生性」种;更何况还有大乘之真实见道者,非唯能断烦恼障中见道所断之「异生性」种子,亦能分断所知障中见道所断之「异生性」种子故;然要相见道满足而入初地心之见道位时,方能断尽所知障中见道所断之分别生「异生性」全部种子(註四)。此殆为宗喀巴穷思之罔及,闻所未闻者,当然更不能是宗喀巴在「戒释」中,莽莽荡荡说为「我见种子灭尽」,「加上该灭已灭(语焉不详,岂知所云?),已经逝去不再轮迴,故名善逝。」者。

註四:平实导师著《灯影-灯下黑》P409~P410佛教正觉同修会印赠2003年初版

「善逝」不会「开小差」

「善逝」,梵名须伽陀Sugata,又曰好去。诸佛十号之一。十号之第一曰如来,第五曰善逝。「如来」者,乘如实之道而善来娑婆界之义,「善逝」者,如实去彼岸不再退没生死海之义,以此二名显「来往自在之德」。智度论二曰:「佛一切智为大车,八正道行入涅槃,是名好去。」(註五)中国人的习性多喜欢说「来」,忌讳说「去」或「逝」,因此,「善逝」是佛十名号中,用得比较少,含意也比较难说清楚的一个。但是「善逝」绝不会是仅如宗喀巴所说的「不再有苦,并且我见种子灭尽,加上该灭已灭,已经逝去不再轮迴」之后,就像二乘人一样灰身泯智,从三界中开小差、躲进无余涅槃了。

真正的善逝,必须具足四禅八定、五神通,否定五阴十八界而断我见,断除三界繫缚成阿罗汉,进而明心证真如,眼见佛性生起如幻观,悟后进修而圆满非安立谛「内遣有情假缘智」等三品心,再作大乘四圣谛加行,具足安立谛16品心、9品心,依十大愿成就增上意乐而入地;然后进修十度波罗蜜多,具足十地无生法忍及三种意生身,转入等觉地中,百劫修相好:无一时非捨命时、无一处非捨身处。如来具足广大福德以后方能成为妙觉菩萨,然后示现于人间成佛,方可称为「善逝」,否则仍只是未断尽变易生死的八、九、十地菩萨,仍非「善逝」。这是要断除我见、我所执、我执而具足证得二乘所证的出三界果,并且明心、见性后,进修无生法忍,同时断除烦恼障所摄的习气种子,进断所知障无始无明所摄的尘沙惑以后,才能成就善逝的功德。莫说二乘圣者不能思虑于此,乃至已证二乘极果后廻心大乘实证而入诸地的菩萨们也还不能企及,何况密宗古今诸师悉皆未断我见、亦未明心,反而崇尚五阴淫触我所境界的贪淫者,何能丝毫知之?

註五:http://zh.wikisource.org/zh-hant/%E4%BD%9B%E5%AD%B8%E5%A4%A7%E8%BE%AD%E5%85%B8/%E5%96%84%E9%80%9D

再说二乘圣者断尽我执,入无余涅槃是「灭掉自我」,哪里有「来往自在之德」?而大智度论所谓的「佛一切智」,也并不同于「声闻一切智」,如《华严经》〈大疏卷十六〉所载:「如来以无尽之智,知无尽法,故称一切智。若依别义,则一切智为视平等界、空性之智,此即声闻、缘觉所得之智;一切种智为视差别界、事相之智,乃了知『平等相即差别相』之佛智。」又如《大智度论》〈卷二十七〉:「总相是一切智,别相是一切种智;因是一切智,果是一切种智;略说一切智,广说一切种智。一切智者,总破一切法中无明闇;一切种智者,观种种法门,破诸无明。(註六)」试问,二乘圣人焉有如来的「无尽之智」而「知无尽法」?因此,知宗喀巴不解佛法深义,不知如来智周遍一切万德庄严,徒留以蠡测海的笑柄罢了。

註六:

http://dictionary.buddhistdoor.com/word/33400/%E4%B8%80%E5%88%87%E6%99%BA

密教谬理令有智之闻者「散逝」

当然箇中内在的原因,乃是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如宗喀巴等论师,正是利用众生不懂「善逝」此一名号的相对模煳性,强调已经逝去不再轮迴」,那么唯一能代言「世尊言教」诠释佛语的,就剩下「不得善逝」,犹在赖活著的喇嘛上师们,故一再强调「上师就是三宝的代表」、「佛没有能力加持你,但是上师有」,若不愿配合演出,一旦违犯了就是十四根本堕中第一重罪的「第一条堕戒」,如此一来,上师们就可以颐指气使无所顾忌地「代佛宣化」,「」无反顾的而成为一尊尊「活佛」。

至于宗喀巴引用那位浪子「黑瑜伽士」那波巴在其著作《道灯见》里所说,仅以「世尊言教」四个字作呼拢,直是无头无尾,不知所云。焉有造论作「戒释」如此引证而语焉不详的?则宗喀巴的「跳跃思考」,到底是其思维短路「逻辑不清」?还是法义不明刻意规避?抑或蓄意地引君入瓮?这就天知地知了。更何况找了一个成天光著屁股满街跑,又躲在「夜总会」里瞎练「谭崔」的流浪汉,来谈「三乘法教」,大概会令所有正常的人都要快快「散逝」了吧!(採访组报导)20150321

正觉教育基金会採访组

转载自正觉教育基金会全球资讯网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370

关键词: 谭崔 , 藏传佛教 , 喇嘛教 , 宗喀巴

上一篇: 自外于佛门的宇宙大觉者
下一篇: 从新生走向新生活——四位普通西藏百姓56年的历史记忆

相关文章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