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开谭崔十四根本堕戒的神秘面纱 第十九则:不能批评密宗教义的内幕

更新日期:2014/11/09     08:00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正觉教育基金会董事长张公僕表示,此则所说乃进入第六根本堕戒,内容为:「批评自宗教义或是他派教理」, 照例宗喀巴亦分两点来说明,第一则为:「于何对象违犯过失?」

宗喀巴云:「第六根本堕戒,谓批评自宗教义或是他派教理。亦分两点说:一于何对象违犯过失?那波巴解释说:『自宗』是指佛法弟子,『他派』是非佛法弟子,『教义教理』是指更高的出世之道法。他特别指出:『如果修行者批评于外道非佛弟子,大日如来将远离此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cd9265d0101iq8g.html

http://www.wujindeng.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794&extra=

宗喀巴所说,第六根本堕戒的内容为:「批评自宗教义或是他派教理」;「自宗」是指佛法弟子,「他派」是非佛法弟子。宗喀巴又云:「…因此,让我们进一步来分析应如何正确理解此戒。应依《根本堕戒深意论》里所说来理解,应将『自宗教义体系』视为是真言乘,将『他派教理体系』视为是般若乘。

宗喀巴已经很明显的表示,「宗教」是佛法弟子的教义,指的是「真言乘」;「他派教理」是非佛法弟子的教理,指的是「般若乘」。宗喀巴摆明的说,「真言乘」才是真正佛弟子的「教义」,乃佛法的正宗;正统佛教「般若乘」则是非佛法弟子的「教理」,暗示「般若乘」佛法的正宗。宗喀巴在第六根本堕戒中如此的判定,是毫无佛法知见的愚痴说词,也可看出其人内心的刚愎自用。

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上师皆自谓为「真言乘」,自认为他们所修学的法门,乃佛之正说--自觉圣智修证法门。然观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诸上师之所修、所证,根本违背了释迦牟尼佛祖的教导,与佛所说的三乘菩提智慧法门与实证内涵完全无关。诸喇嘛上师从古至今所修、所学的「真言乘」,与佛法的真实义,根本扯不上关系;除了唸诵「咒语」观想、双身法、认意识心为实之外,就再也找不到其他的法了。如今的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上师所传的「真言乘」,给一般人的感觉,已经沦为唱诵「咒语」的教派,其实质乃与下劣鬼神纠缠不清,毫无「真言」的实质。如果要再深一层的话,那就是谭崔金刚乘」双身法了。

「谭崔金刚乘」双身法乃道地「不能说的秘密」,为了防止内幕曝光,故而以诸多戒条设防;第六根本堕戒的施设,已经很明显的表示其用意。从第六根本堕戒:批评自宗教义或是他派教理来看,「谭崔金刚乘」双身法的修行内容,其门下弟子显然是一清二楚,根本经不起稍懂佛法的自家弟子「批评」;因为藏传佛教四大教派明为「真言乘」,暗地里乃「谭崔金刚乘」双身法

更何况,有「批评」就有「比较」,也因为有所「不满」,才有出现「批评」;一旦出现「批评」的行为,修法弟子彼此之间,必然产生磨擦,争吵之事也随即发生;故以第三根本堕戒:残酷示现瞋恨于金刚道友,来遮止弟子之间针对法义是非的「明争暗斗」。很明显的,而第六根本堕戒则是遮止弟子去批评密宗所修学的教理,第三与第六根本堕戒是息息相关的,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上师,为了防止「谭崔金刚乘」双身法秘密曝光,故必须以诸多戒条来防堵。

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上师对外弘法初期,皆以「真言乘」作为幌子,其中掺杂著诸多严重误会的佛教解脱法义,以此作为弘法的架构;待时机成熟之时,再慢慢地引导学法男女弟子,进入「密坛」修学「谭崔金刚乘」双身法,所以才有第三根本堕戒的施设。其用意乃约束警觉性较高或是「争风吃醋」的学法弟子, 而第六堕戒则是约束弟子不可批评自己的「真言乘」的教理,也不要去批评「般若乘」;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不能让弟子去质疑男女双修的道理,更不能让「金刚弟子」与真正佛弟子去相较,以免信徒自觉密法的种种过失而流失,其实就是深怕在「批评」期间,引起学法弟子的反弹,而将他们所修学的「谭崔金刚乘」双身法,在不经意的言论中曝光。

復次,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诸上师包括宗喀巴在内,将「般若乘」判定为「他派教理」,意思是说,了义法的「般若乘」非佛弟子的教理,又约束自家弟子不能批评,这其中透露出古怪与玄机。照理说,真实义菩萨有救护众生、「摧邪显正」的责任,既然宗喀巴自认为「真言乘」佛法的正宗」,为何又害怕门下弟子去批评「非佛法「般若乘」?显然宗喀巴心中有鬼,他到底在担心什么呢?是害怕弟子们探究出「般若乘」的真实义时,将会了知「真言乘」及「谭崔金刚乘」并非佛法而离去吗?再说,宗喀巴将「真言宗」定位为「佛法的正宗」,而将「般若乘」排挤为「非佛法的外道教派,在不能批评「自宗教义或是他派教理」的原则下,宗喀巴自己显然已经先犯规了。

「般若乘」真的就如宗喀巴所言是他派教理吗?在龙树菩萨所著《大智度论》卷四十三云:「般若者,秦言智慧,一切诸智慧中最为第一,无上、无比、无等、更无胜者。」在佛教中最出名的两部经典名之为《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及《般若波罗蜜多经》,这两部经就是学法大众所耳熟能详的《金刚经》及《心经》。《大般若经》六百卷经过浓缩以后就是《金刚经》,类似于藏传的大藏经的《八千般若诵》,而《金刚经》再浓缩就是《心经》;这两部经主要的论述就是「金刚心」第八识如来藏

实证了「金刚心」第八识如来藏,就有了般若实相智慧,就能真实了知《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在说什么。「般若波罗蜜多」名智慧到彼岸,意思是说,有了「般若实相智慧」,就可以到达解脱的彼岸;而解脱乃以第八识如来藏作为所依,方可成就。「金刚」、「心」指的就是第八识如来藏,亦名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此「心」乃本来而有、本来不生不灭、本来涅槃,亦即本来解脱;实证此「心」以后,不必等到死后,在活著的当下就已经是解脱了。所以龙树菩萨才会说,「般若智慧」是「一切诸智慧中最为第一」,无有一法能出其上,也无有一法能与之相比,更无有一法能与之相等乃至胜出者。

既然「般若智慧」是如此的「微妙、甚深、无上」,而诸佛最后所成就的也是「无上正等正觉」,那么以「般若」来作为成佛的「修行法门」,乃佛门的正宗才对;宗喀巴「般若乘」真正的佛法贬为「他派教理」,乃标准不懂佛法之「信口雌黄」,也向诸方召告了宗喀巴乃是佛门中的外道身分。

宗喀巴还说:「(那波巴)特别指出:『如果修行者批评于外道非佛弟子,大日如来将远离此人。』」宗喀巴所说的「修行者」,指的是「谭崔金刚乘」双身法的修行人,非是一般的修行人。宗喀巴使用如此的警告口语,其用意何在?为什么他不允许「谭崔金刚乘」双身法的修行人,来「批评于外道非佛弟子」?又为什么宗喀巴很肯定的说「如果修行者批评于外道非佛弟子,大日如来将远离此人」?

密宗自己认知的「大日如来」乃是真言乘所依之根本,是时时刻刻想要与女人交合的假佛,是与 释迦如来唱反调的假佛,并非正统佛教中说的大日如来宗喀巴如此大言不惭宣称「大日如来将远离此人」,是依凭什么而下此断言?好像宗喀巴在指挥「大日如来」离开此「修行者」。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诸上师包括宗喀巴在内,是以密宗的「大日如来」作为他们的本师「」,而不是以 释迦牟尼佛作为「藏传佛教」的教主;既然是如此,密宗四大教派为什么还自称是「藏传佛教」而死咬著佛教不放?密教中有《大日经》、《金刚顶经》、《苏悉地经》等诸多非释迦牟尼佛所说的经典,最主要的原因,内容中全都以密宗大日如来」的法义,而非 释迦世尊所说作为主轴。既然教主各不相同,所说教义差别又是如此之大,那么密宗的「大日如来」绝不会是释迦牟尼佛,则彼此宗教派别应该各异才对,显然现今的「藏传佛教」,根本不是真正的佛教,这是根据教义、行门、果证等事实来说。

为什么宗喀巴特别要说「如果修行者批评于外道非佛弟子,大日如来将远离此人」这句话?显然宗喀巴自己也心知肚明,「谭崔金刚乘」双身法乃是一般人无法接受的秘密法门;如果「金刚乘修行者」,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以「真言乘」为佛门正宗自居,来评论「般若乘」为外道,最后的结果,必然因为相互辩论,而将「谭崔金刚乘」见不得人的内容因此而曝光。密宗的教义、行门、果证与「般若乘」完全不符的事实,也必然要被亲证「般若乘」的佛弟子解析出来,证明密宗根本就不是佛教「谭崔金刚乘」根本就是外道;所以避免被揭穿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要挑起自宗与「般若乘」之间的战端,以免被解析之后露出狐狸尾巴。

邪不胜正」乃古之明训,「谭崔金刚乘」双身法诸多歪理与歪行,根本上不了檯面,只能骗一些不懂佛法的初机学法人。「谭崔金刚乘」双身法犹如地下蠕虫一般,只能在黑暗中进行,经不起强光照射,施设此第六根本堕戒乃应势而生。若学法弟子因为相互之间对教义的不和谐,起了不必要的争执与相互之间的「你批我斗」,则弟子必然会开始怀疑双身修法的真实性,此乃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诸上师所不愿乐见的;当然更不愿其门下弟子,因为佛法知见的严重缺乏而胡乱开口,招来「般若乘」「摧邪显正」,导致整个「谭崔金刚乘」双身法的内容曝光。故而依于「谭崔金刚乘」双身法而有此十四根本堕戒的施设,乃有其必要。

既然宗喀巴认为「真言乘」佛法正宗,而「般若乘」是外道教理,基于菩萨本怀,理应有「摧邪显正」的作为才对,怎么反而禁止所有门下弟子「批评」自家法义与他派教理?这根本说不通。「真实理越辩越明」,不是吗?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施设此第六根本堕戒,乃自掌嘴巴的作法。(採访组报导)20141109

正觉教育基金会採访组

转载自正觉教育基金会全球资讯网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352

 

关键词: 谭崔 , 藏传佛教 , 喇嘛教 , 宗喀巴

上一篇: 怒色红黑为哪桩?宗喀巴著<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的评析?之十六
下一篇: 上师「流出」了什么「境界」?宗喀巴著<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的评析?之十七

相关文章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