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防哀兵藏奸佞(上)──「有关达赖和西藏议题的迷思」?迴响之三

更新日期:2013/02/16     21:30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冬华先生「有关达赖西藏议题的迷思」一文中,指出现今世人的第三个迷思是误认为:「达赖是举世崇仰的宗教领袖,人类心灵的至尊导师;无神论的中共基于政治目的,压制藏族的精神追求,进而压制藏族的其他自由。」然而冬华先生于此明确的告诉大众,即使是西藏贵族也都承认,宗教作为西藏文化的一部分,不仅是藏人精神生活的核心,也是西藏政治工具,达赖从来都是兼领宗教及政治领袖的双重身分。同时歷代达赖喇嘛之间,无不将宗教关系当作政治关系的外壳或工具,他们(现任的十四世达赖集团)不仅不否认这点,更经常以此为傲。

正觉教育基金会董事长张公僕先生表示,正因为如此,达赖及其流亡集团便惯于玩弄两面手法,经常在国际政治角力场合见缝插针制造冲突,或是乘隙夹带掩护其阴谋意图,如果被发现而受到反制时,便立刻以其「宗教领袖」身分扮哀兵姿态出场,指控宗教被打压、文化被摧残、甚至民族受到欺凌,以此借题发挥博取国际同情。殊不知这些哀兵姿态的扮演,背后掩藏著多少狡计和奸宄。

驳文于其回辩的「事实三」中,便以四点理由再示哀兵姿态,企图为达赖极力撇清,漂白形象。譬如第一个理由,驳文说:「达赖喇嘛没有军队、没有钱、没有宣传,没有土地,但世界人们不分种族、宗教、国家都喜欢他,因为他本身就是慈悲的和平实践者,所说的少欲知足、正直、忍辱、慈悲是21世纪人类内心的安乐处。」董事长指出,这些冠冕堂皇的自我吹捧,都是完全与事实不符的惯用宣传词语,识者闻之深觉欲呕。我们在此则不妨就其所言,一项一项来检视,以戳破其谎言,令达赖集团之假象无所掩遁:

1.达赖喇嘛「没有军队」

早在一九五九年达赖流亡之前,西藏权贵和那些西方野心家们,早已在藏东和藏南地区组织他们酝酿了很久的武装游击,所谓「康巴游击队」,从事武装暴动。达赖流亡之后,仍有零星的游击活动,在美国的空中和陆上支援下,继续进行到七十年代初才告烟消云散。他们的行动从一开始就走了样:游击队在西藏地区所到之处竟然大肆进行烧杀抢掠,甚至强姦妇女;对于不愿入伙的,或认为曾经协助过中国军队的,动辄施以砍头、挖眼、剥皮等酷刑,使当地善良的老百姓受到严重的损害;搞游击战竟搞成了流寇行径而残害自己的同胞,就已注定了他们后来的失败命运。

张在贤(墨尔本大学教授)《在西藏问题的背后(二)》夏朝联合会网站
http://www.xiachao.org.tw/?act=page&repno=913

流亡印度之后,达赖集团变本加厉,正式组建了「印藏特种边境部队」。达赖流亡政府负责兵员来源,美国负责提供武器装备和部分经费并协助训练,印度负责组编、供应和直接指挥。达赖集团这支印藏特种边境部队,就以印军「第二十二建制」闻名于世。这支部队本来被宣称将用于「解放西藏」,实际上,在一九七一年印度和巴基斯坦之战中,这支队伍被印度用来作牺牲品。有大约四十名西藏人死于战役中;换句话说,这些为响应达赖号召而埋骨异乡的西藏子弟,到死都没弄清楚他们是为何而战、为谁而战而牺牲的。

网路部落格《达赖印藏特种部队揭秘》
http://tw.myblog.yahoo.com/jw%21W.IeqCmDGRawmDLBAQNNIFUW2Xgpzx7Q4fpxeg--/article?mid=53

  除了曾经尝试但失败的空降游击武力以外,中央情报局又拼凑了一支地面部队,都是西藏流亡者,自称是「四水六冈(岭)卫教志愿军」,最早时是在西藏境内组成的一支武装暴动力量。一九五九年暴动失败后,残余力量进入印度,经过补充后又转移到尼泊尔,由美国接管后,经费全部由美方负责,但财政分配均操在达赖的哥哥嘉乐顿珠手里。后来军中因为钱财分配不均起了内闹,是因为有人从中渔利,把钱纳入私囊,领导阶层竟因此而火拼起来,基层士兵得到的待遇寥寥无几,军心散涣,战斗意志毫无。一九七二年尼克逊到北京谈判,和中国修好,美国中央情报局才不再支持这一支武装力量,这支武装队伍不久就成了流动的武装乞食难民。一九七四年,尼泊尔军队开进了野马谷,把这支西藏军给解决了,剩下的士兵有的投降,有的逃入印度境内。那些战死和归降而流落异国的游击队,又是一批见证被达赖利用又出卖的同胞,不能罔顾事实而说达赖集团没有军队。

张在贤(墨尔本大学教授)《在西藏问题的背后(二)》夏朝联合会网站
http://www.xiachao.org.tw/?act=page&repno=913

董事长表示,达赖在他的自传中是强调反对使用暴力的,但他又不止一次地赞扬他的游击队的「战果」,显然是一种无法解释的自相矛盾;事实上是达赖有过军队,但是没有建军理想,更没有领导统御的道德与能力,正所谓:「将帅无能,累死三军。」害得西藏子弟流离四散,埋骨异乡甚至身无死所。驳文说达赖没有军队,若不是刻意撒谎,就是刻意对歷史作选择性的遗忘。

 

2.达赖「没有钱」

当十四世达赖认证完成后,拉木顿珠坐在象徵达赖地位的黄轿子进入布达拉宫,他全家也由青海农村搬到了拉萨,并成了西藏的大贵族,名为「达拉」。西藏地方当局按照惯例,给了达赖一家大片的庄园和成百的农奴;因此达赖自懂事以来,除了他本人享尽万般荣宠之外,他们家早已是一个「富贵的家庭」和权位上的既得利益者,不但跻身豪门,更先后在达赖政府中封官晋爵,坐享富贵;现下虽在流亡,达赖及其家人眷属却仍遍佔其「政府」高津,仍是最大的权位及财富拥有者。

回说达赖坐床之后,襄政大臣之一的天津喇嘛等人,便带著达赖及其印玺和布达拉宫地窖里几世纪以来向藏胞搜刮的金银重宝,移居到200里外藏南锡金边境的错模地方,随时准备往印度方面落跑。他们走时把布达拉宫中和诺布林卡宫中积存了几百年的金、银、财宝和珍藏搜罗一空,据多年以后非官方透露的一项资料说,他们一九五〇年去亚东时,徵用一千余头骡马牦牛等牲畜来搬运这批财物,平均每头搬一百二十磅,其他的四十头用来搬黄金,六百头搬白银,其他搬金币、银币和其他珍宝,如果这项资料属实,不难依照上面数字计算出来,他们一共运走了黄金二.二吨,白银三十二.七吨,以及其他无法估计的财宝。一九六〇年,也就是达赖逃亡到印度后的第二年,这批宝物又从锡金装上一列火车,运到加尔各答,在一家银行的库房中存储起来(这些财物,加上后来达赖和他的流亡政府,歷年来在世界各地所掌握的投资和股票,使他有资格侪身于世界大富翁之列),因此驳文说达赖喇嘛没有钱,也是谎言。

张在贤 西藏问题的背后(四) 夏潮联合会网站
http://www.xiachao.org.tw/?act=page&repno=917

后来这些宝物被达赖变卖了八百万美元,然而实际上歷代达赖在西藏搜刮私藏的金银不知有多少,随便取其极少部分贴现便不只此数,何须变卖「宝物」?其余的钱币(无论法币还是各国外币)又到哪里去了呢?而即使是这变卖宝物所换得的八百万美元,到后来竟也不堪折腾,以「去结堪布」(也就是当年捲款南下的天津喇嘛)的名义投资,却几乎化为乌有。最后只抢救到不及一百万美元的钱,于一九六四年成立达赖喇嘛慈善信託基金。歷代达赖努力搜刮所得,就在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几次转手之间,「只抢救到不及一百万美金的钱」,而即使是这仅余的残款,也仍逃不出回到达赖名下所属的「慈善」基金会中,偌大的西藏公共祖产,就在达赖「流亡的自在」中完全被淘空。竟没有人为此负任何责任,当然也没有人敢去质疑,因为在众多一无所有,又饱受流离颠沛、疾病、冻馁之苦的西藏流亡难民眼中,达赖已成为唯一的资源集中拥有者和支配供应者了。

达赖喇嘛官方网站《流亡中的自在》〈第九章:十万难民〉
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361

在外援方面,美国政府的一份解密文件显示,1964至1968年,美国给予达赖集团的财政拨款每年达173.5万美元,其中包括给达赖喇嘛个人津贴18万美元,给达赖集团设在纽约和日内瓦的「西藏之家」7.5万美元,帮助达赖集团武装分裂组织进行训练及提供军事装备148万美元。此外,美官方一直「对口支援」「西藏流亡政府」的一些特殊部门,比如曾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不遗余力地支援西藏叛乱势力及其武装组织的中央情报局,目前每年仍对「西藏流亡政府」安全部提供30万美元的经费。但达赖每年收到美国中情局的大笔美元资助,从来不曾拨给追随他的苦难同胞,因此驳文说达赖没有钱,也是公开的谎言。

美国印度出资养活达赖集团 民间出面政府埋单

达赖的生活费来自何方?
http://blog.udn.com/giveman/3793595

上个世纪七○年代之后,流亡海外的西藏假佛教喇嘛教,渐渐成为世界舞臺上极受瞩目的一派,到处都可以看到西藏中心,达赖喇嘛旅游世界各地,处处造成轰动,名利双收。达赖向来认为:「利用一个活佛,可以掌握一座寺庙;控制了一座寺庙,就控制了一个地区。」目前全球喇嘛教各派寺院、庙产不可胜记,更何况有源源不断的募款和信徒的供养;达赖本人到处举行法会、演讲和餐会,门票动则上百美金计。张董事表示,综合以上所述,大家赞嘆达赖生财有道,羡慕达赖坐拥金银财宝犹恐不足,驳文却说:「达赖没有钱」,未免太矫情了。

3.达赖「没有宣传」

达赖深谙自我行销之道,在印度流亡中就曾安逸的出版过两本自传,其中一本就叫作「流亡中的自在」。达赖为「伪藏传佛教双身法教义的弘传,著作量非常大,另有无数的专访、报导,也各有多国文字翻译,应可谓「著作过身」。达赖及其流亡政府有其自己的媒体、网站,各地的「西藏中心」、喇嘛寺庙,都在不断的为达赖和其「伪藏传佛教」作传声筒,不可谓「没有宣传」。

达赖本人流亡印度刚安定下来,就汲汲于「宗教走访外交」,1970年代以后,更直接与西方各国从事政治性出访,顺便把千年来侷促于边地的乡鄙迷信「喇嘛教」,以「佛法」的名目包装加工后行销全球,使「藏传伪佛教」一跃而为世界性宗教,允为行销高手中之高手。达赖更熟知传媒运作方式,多结交各国政客、影星、宗教界乃至艺文界人士,只要彼一出访,往往立刻能够抢佔版面、攻上萤幕;尤其他因政治因素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更是媒体宠儿,达赖任何搔头吐舌,嘿嘿干笑都会成为镜头焦点,让人捕风捉影制造话题。张董事长表示,如此善于宣传造势的达赖,却被他的支持者说成「没有宣传」,真叫人怀疑这是不是假称谦虚,又再搞另类的宣传手法?

4.达赖喇嘛「没有土地」!

达赖的确「没有土地」。原本还在拉萨的布达拉宫领一方政教,当了土皇帝,自从1959流亡之后,直如失根的浮萍、丧家的野犬,寄人篱下于印度,上仅片瓦下无寸土。因此,「没有土地」本就是达赖集团应有的真实写照;世人尽知此理,只有达赖自己不知,还要忝言以夜郎自大,梦呓所谓「大西藏地区」,跑到国际政治赌桌,以一手烂牌漫天喊价,尽做那买空卖空的老千把戏;明知復辟无望,却还妄想于中浑水摸鱼捞些好处。董事长建议,驳文作者倒应该把这个事实,上呈他的主子达赖,善尽提醒的言责,好让主子安于现实莫再造殃;顺便戳穿达赖又一件国王的新衣:「达赖喇嘛没有土地」。

5.「世界人们不分种族、宗教、国家都喜欢他(达赖)」?

事实的真相是,正信的佛弟子都视之为「狮子身中虫」,正统藏传佛教也不认同他的「伪藏传佛教」;达赖喇嘛在世界各地到处举办的「时轮金刚法会」,更是以穆斯林及西方各一神教为其统领世界的假想敌,而世上许多严守戒律的一神教与神道教也都不齿与之为伍;达赖虽谄媚印度而自称为「印度之子」,其喇嘛教也的确渊源于印度教的支派,但是收留达赖,以印度教为国教的印度及其人民,也渐渐失去对达赖的耐心,开始有逐出达赖及其流亡政府的声音;除了别有算计的野心国家,以及过度民主开放,民众鹜新追求逸乐,或浮浅的大众传播影响下的少数西方国家人民受其一时蛊惑之外,其实达赖如今在世界上已不是很叫座的人物。

「中国火星论坛」网站〈达赖自认为「印度之子」〉http://city.udn.com/53732/2827799
环球时报 「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ZT) 2008-03-31
「多维新闻」 本文网址:http://blog.dwnews.com/?p=35226

加上90年代之后,西藏政经建设明显进步,社会也更加安定,现在西藏民间除了少数失落的旧日上层权贵,和犹在作著达赖復辟美梦的庙里喇嘛之外,没有人想要回到从前达赖在位的日子,当然也就代表著达赖在国内藏胞中已经渐渐失去其市场价值了;更有甚者,流亡政府的上层官员贪污腐化争权夺利,而流亡藏胞中那些所谓的「少壮派」,显然越来越不把达赖喇嘛放在眼里,他们说:「达赖喇嘛变老了,我们必须要问这个问题:他到底是不是菩萨的化身?」因此,张董事长评析,达赖根本就只是个独夫,再加上他在流亡政府中表面上也已退休,所以达赖对外早已影响力尽失。驳文说世人喜欢达赖,若不是想藉和平奖光环的余晖继续招摇撞骗,就是在做安慰性的「自我催眠」罢了。

腾讯新闻网转载〈探达赖经营52年「老巢」揭逃亡秘史〉
http://news.qq.com/a/20110721/000620_3.htm

徐明旭《阴谋与虔诚﹕西藏骚乱的来龙去脉》第四部:新的冷战 第十三章达赖喇嘛向何去﹖
http://www.tangben.com/Himalaya/hm1304.htm

6.达赖喇嘛「本身就是慈悲的和平实践者」

的确,达赖及其「伪藏传佛教」,向来都以歷代达赖为「观世音菩萨化身」的说法来自欺欺人。但是,事实上喇嘛教说的佛菩萨「化身」都是自封,并非真实;达赖反而是个内心险恶、手段兇残的人,并且打他从小就是这样,至今更是如此。

举例来说,达赖小的时候有个「最宠爱的洁役」叫作诺布通笃,达赖坦白的回忆:「我长大些,他加入我战况最激烈的比赛里。在我假想战里,我时常大打出手。我记得有时候对他不怀好意,甚至到用我铅俑的剑伤人的地步。」从心机预谋到实际动手都是达赖在自传中自己招认的。一九六○年代末,达赖家中养了一头名叫「哲仁」的黑白斑点雌猫,这只「哲仁」也没有逃过达赖的暴力催残。达赖说:「我有次逮到祂在我屋子里杀死一只老鼠。我朝祂大吼,祂急忙爬到布幔上,一不小心失足跌了下来,受到重伤。虽然我尽可能悉心照顾祂,几天后祂还是死了。」

众所皆知俗话说「猫有九命」,猫的平衡感特别好,断不会从布幔上「一不小心失足跌了下来」就摔成中伤而死,这其中有无暴利加工「惩罚」,就颇费疑猜了。达赖还喜欢用空气枪打鸟,达赖还自我辩护说:「我的枪法很准,当然我不会杀死牠们,我只想使牠们觉得痛,得到一个教训。」达赖并没有说明他究竟有没有「失手」误杀,但是显然吃过达赖「教训」的鸟儿一定不少。

本节故事取材自达赖喇嘛传记《流亡中的自在》〈第四章 避难藏南〉
达赖官网: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366

本节故事取材自达赖喇嘛传记《流亡中的自在》〈第十章 披著僧袍的狼〉
达赖官网: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353

达赖长大亲政之后,内阴外狠的个性更是有许多付诸行动的机会,除了跟当时的美国中情局合作训练游击队、流亡后在印度正式组建「印藏特种边境部队」,并介入一九七一年印度和巴基斯坦之战中,已如前述之外,也曾在恩人的背后插刀。原来1959年,达赖叛逃后不丹政府接受了部分「西藏难民」,达赖集团却不知恩图报反而藉机在「流亡藏人」中不断培植「藏独」势力,从事种种阴谋活动,应是企图佔领不丹建国,以此为跳板图谋将来回到西藏继续当土皇帝。1974年6月1日,就在17岁的不丹新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举行加冕典礼的前夕,不丹政府破获了一则已计划了近两年要暗杀新王的阴谋,并逮捕了30名涉案的嫌犯。追查结果幕后主嫌居然是达赖的亲哥哥嘉乐顿珠,达赖当然抵死不承认与自己有关,但世人皆知嘉乐顿珠一向扮演达赖的白手套,所以达赖集团涉入阴谋的阴影是怎么都抹不去的。

色林官网:「收留"藏独"分子惹祸达赖集团曾密谋刺杀不丹国王」
http://www.lansirlin.org.tw/Lansirlin-new22/lan16/16-main25.htm

而这种翻脸逞凶的手段,达赖也用在对付自己人的身上,上个世纪90年代,达赖突然认为喇嘛教信奉数百年,而自己早年也一度信奉不疑的杰千修丹(雄天)护法神,是「亲汉的恶魔」「对西藏事业不利,对自己长寿不利」,杰千修丹信徒的厄运从此开始。1996年6月6日,根据达赖的要求,「流亡政府」开始全面清除异己,实施严酷打压,禁止供奉杰千修丹,并威胁称「继续供奉的人将成为藏人社会的公敌」。随后,「藏青会」、「藏妇会」充当打手,出动大批人员到藏人社区和寺庙搜查捣毁杰千修丹(雄天)神像,砸窗户、烧房屋,骚扰、殴打信徒,制造多起流血事件,许多追随达赖流亡的藏人被迫离家离寺。

达赖集团採用暗杀等手段 迫害异己维繫专制》「蓝色情怀」部落格
http://jackiexie.blogspot.com/2009/09/10.html

除此之外,达赖的暴力外销还涉入了日本「奥姆真理教」,以及那个狂人教主麻原彰晃的「使日本香巴拉化」的事件。1989年,麻原赠给达赖的组织十万美元,达赖则给麻原发了所谓的证书;麻原以此证书换得了日本政府对奥姆真理教为正式宗教的承认。达赖还去函日本政府推崇麻原彰晃,帮忙要求给免税,使得日本给了麻原免税的特权。一直到1995年 3 月 20 曰,日本的东京地铁车站发生了震骇世人的施放毒气事件,麻原彰晃这个行动造成 12 人死亡,6000 多人受伤之后,两人都还保持亦师亦友的良好关系;直到后来要访问日本,达赖才与麻原彰晃的日本奥姆真理教疏远。

网路部落格:「德国《焦点》发表过达赖喇嘛与麻原彰晃、纳粹份子关系」
http://www.wretch.cc/blog/kc4580455/13783392

总结以上资料,张董事长指出,由此可见达赖是个言行不相顾、表里不如一的伪君子;达赖擅长隐藏自己,在新闻媒体前塑造个人圣者形象,世人多以为达赖外表「温和谦恭」、笑口常开,内心必定是仁慈安详的。岂知达赖曾经说过:「西藏人有句俗谚说,一个愈世故的人,其内心的憎恨情感愈是深藏不露。所以内心愈是有强烈憎恨情感或怒意的人,在外表上看来就愈温和谦恭。」因此,与其谎说「达赖喇嘛本身就是慈悲的和平实践者」,不如照实指证「达赖喇嘛本身就是苦难与战争制造者」。也因此,对驳文「第一点理由」结语所言:「(达赖)所说的少欲知足、正直、忍辱、慈悲是21世纪人类内心的安乐处。」张董事长表示,坏事做绝的达赖,纵使台面上做作,把人人都会说的好话说尽,也无从令人生出敬信的了。(採访组报导)20130216

〈达赖达客问〉「关于愤怒」
http://www.ylib.com/author/dalai/answer1-1.htm

转载自正觉教育基金会全球资讯网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267

关键词: 佛法 , 西藏 , 达赖 , 喇嘛教 , 藏传佛教

上一篇: The Phantom Jasmine Emerging from the Blazing Flame
下一篇: 慎防哀兵藏奸佞(下)──「有关达赖和西藏议题的迷思」?迴响之三

相关文章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