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日经真义(连载20)——游正光老师

  综合上面分析可知:密教的真言起源于古印度的吠陀时期,它本身是巫术、咒术等类,不是佛菩萨所说总持诸法义味的咒语,而那些巫咒被后来密教行者广为使用及传承,成为真言密教所谓成就“佛”道当中一个很重要的环节,也是密教实践“佛”道的手段之一,如果三密当中缺少口诵真言之语密,根本无法成就《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方便为究竟”的“佛”道,所以密教行者对口诵真言这件事相当注重。然而在真正的佛教里,对于密教这种为求取世间利益的“真言”并不注重,而是注重三乘菩提的追求,因为三乘菩提的实证,可以让人解脱三界生死以及成就佛道,而那些巫术、咒术等类之真言不仅与三乘菩提无关,而且也不是佛菩萨所说的总持咒语,是妖邪魑魅魍魉之类鬼神所说的咒语,本身就已经不清净,所以 释迦世尊才会禁止巫术、咒术等类,不让它在僧团里出现及禁止弟子修学。

  或许有密教行者会提出质疑:“释迦世尊不是在《心经》也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吗?并说它是大神咒、大明咒、无上咒、无等等咒,证明咒语在僧团里已经存在了,为什么佛陀还要禁止咒语在僧团里出现呢?”说明如下:《心经》所说的咒语,并不是传承于吠陀时期的咒术,因为吠陀时期所流传的咒术,乃是禳灾、祈福等巫术、咒术之类,主要用在趋吉避凶等类的世间法,并不是由 佛所宣说。又《心经》所说的咒语是用来开示众生求证世出世间法之佛菩提的正咒,是让众生能够亲证佛菩提而发起智慧的总持咒,并教导众生于亲证实相般若之后,未来再将近三大无量数劫依止甚深般若修行,即可以成就佛道;如是总持咒与吠陀时期的外道咒术等类,本质截然不同,不可等同视之。更何况《心经》所说的般若波罗蜜多咒,乃是 释迦世尊[《心经》有多个汉译本,有些译本说是 观世音菩萨所宣说。] 为菩萨们开示一切有情自心如来之所在,这个真心从本以来就自在,其自住境界中是没有五蕴十八界、四圣谛、十二因缘等任何一法存在之极寂静境界;世尊并告诉菩萨如何去亲证而成为真正的“观自在”菩萨。

  当菩萨圆满四加行而确认五蕴十八界等法虚妄,进入参禅阶段,并于因缘成熟时,得以一念相应慧,照见有一个与五蕴十八界等虚妄法同时同处配合运作的自心如来,祂不仅真实存在,而且寂静、清净、无所得,菩萨从此即能“行深般若波罗蜜多”。如是菩萨由于双照五蕴十八界与自心如来同时存在与运作,因而明心真见道,成为《心经》所说的“观自在”菩萨,也就是能够现前观察自他有情真心从本以来就自在的菩萨。菩萨如是亲证及了知了以后,转依自心如来无有一法、无有一苦存在之极寂静的清净涅槃境界,因而确定《心经》的开示:“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所以《心经》所诠释的“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乃至“无智亦无得”,就是描述自心如来自住的境界,是无有一法存在之极寂静的境界;这也就是在告诉菩萨真心的体性,让菩萨知道如何去亲证一切有情真心而成为真正的“观自在”菩萨。然而密教所说口诵真言等咒术,非但落在有漏的事相上,既没有为众生宣说三乘菩提之内涵,也无法让众生亲证三乘菩提之任何一乘菩提,更没有为众生除一切苦,甚至反而还要用诛法来诛杀有情,让众生处于恐惧状态及轮回生死中。由此可知:密教所谓的咒语,还会是大慈大悲的佛菩萨所传的咒语吗?想也知道,当然不可能!因为那都是鬼神假冒佛菩萨名义所传的咒语,用来惑乱众生之用,根本不是佛菩萨普为众生宣说一切有情真心之所在的咒语,也不是能让众生得三乘菩提法益的总持咒,密教咒甚至与世间善法亦不相应,反而会让众生沉堕于恶法、染污法中。

  接下来,探讨密教口诵真言的本质。既然要口诵真言,免不了要透过肺、喉咙、口、舌等肢体,以及空气振动等众缘而成,如果不透过这些众缘,无法成就密教行者口诵真言这件事。既然是要透过众缘而成,当然不是本有的法,是有生的法,未来一定会坏灭,所以口诵真言之语密当然是虚妄不实、无有真实自性的法,这样的生灭法,竟然是《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诸法法尔如是”的实相法,显然《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说法不正确。再者,口诵真言必须要经历一段时间与空间转换的过程,才能成就口诵真言这件事,是为行阴所摄。既然落入行阴当中,不离五阴,本身是虚妄不实的生灭法,怎么会是《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法尔如是的实相法呢?由于《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不知别于行阴之外,还有一个与行阴等五阴同时同处配合运作的真心如来藏,因此落入行阴当中而无法自拔,还自以为真的成就佛道了。三者,行者口诵真言时,一定要很清楚知道自己所诵的真言内涵是什么,这不是已经落入耳识与意识当中吗?为什么?因为耳根耳识要听得清清楚楚,意识要分辨得明明白白,否则密教行者无法了知自己口诵真言是否正确,以及自己是否清楚明白。既然落入耳识与意识当中,表示他已经落入识阴当中,还会是《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法尔如是的实相法吗?显然不是嘛!由此可知:《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自己之所“悟”都已经落入识阴与行阴当中,连三乘菩提最基本的我见也没断,连菩萨最基本的明心见性也没有,还会是四智圆满的究竟佛吗?当然不可能!所以说,《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的法,不仅不是如实语,是大妄语,而且也不知道与识阴、行阴同时同处配合运作的真心在哪里,还以佛自居,以此虚妄不实语来误导众生成就大妄语,实在太不应该了。由此可以证明:《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乃是密教行者集体创造出来的假佛,不是真佛,其所说的法,当然是假佛法,不是真佛法,然而密教行者却以此来误导、惑乱众生,使得众生走上与三乘菩提无关甚至背离的道路上,使得众生与实证三乘菩提的因缘也越来越远了。

  又《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以及善无畏等密教师妄说真言就是法尔如是的真实法界,诳称持真言能够出生身语意、灭罪、明心、成佛等,譬如“毘卢遮那佛”在《大日经》卷5不仅妄说持诵真言可以出生身语意,而且还要行者持真言时,让自己处于一念不生唯有想而了了常知的“无分别想”当中,说这样就是“离诸有为行”:

  真言如意珠,出生意语身,随念雨众物,而无分别想。犹十方虚空,离诸有为行,真言者不染,一切分别行。解了唯有想,如是遍观察,尔时真语者,诸佛同随喜。[《大毘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卷5〈秘密漫荼罗品 第11〉,《大正藏》册18,页33,中28-下4。]

  然而 释迦世尊在《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21开示,能出生有情的身语意者,是一切有情的真心,因此口诵真言之语密当然也是由真心所生:

  复次,须菩提!是般若波罗蜜能生一切法,一切乐说辩、一切照明。须菩提!是般若波罗蜜,魔、若魔天、求声闻、辟支佛人及余异道梵志、怨雠恶人,不能坏菩萨行般若波罗蜜。何以故?是人辈般若波罗蜜中皆不可得故。须菩提!是菩萨摩诃萨应如是行般若波罗蜜义。[《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21〈三慧品 第70〉,《大正藏》册8,页376,中8-15。]

  释迦世尊开示:这个般若波罗蜜,就是指一切有情的真心,唯有这个真心、这个般若波罗蜜,才能出生一切法,包括一切有情的身语意在内。因此,是由于真心如来藏出生了有情的身语意,所以才能有持诵真言的现象,绝不是如《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颠倒妄说真言能出生身语意。不仅 释迦世尊如是开示,马鸣菩萨在《大乘起信论》卷上也开示,一切有情真心的阿赖耶识能生一切法:

  心生灭门者,谓依如来藏有生灭心转,不生灭与生灭和合,非一非异,名阿赖耶识。此识有二种义,谓能摄一切法、能生一切法。[《大乘起信论》卷上,《大正藏》册32,页585,上4-6。]

  马鸣菩萨已经很清楚开示:一切有情的真心阿赖耶识能摄持一切法、能生显一切法,不是如《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之妄说持真言能够生身语意。因为真言是被生的法,本身是虚妄不实的法,又如何反过来出生一切有情的身口意及一切法呢?又《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谓的“无分别想”,其实是必须有“想”有“念”而去成就“一切分别行”,就表示仍然有分别,不是没有分别,而且分别也完成了,又如何说它无分别呢?持诵真言本身即是有为,有分别即是有为,怎么“离诸有为行”?又这“无分别想”的了了常知,乃是意识心的体性,本身是被生的法,于睡著无梦等位必定坏灭故,又如何能够于长时处于了了常知的状态呢?由此可知:《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都已经落于以意识心为常住心的常见外道中而不知,还自以为能观的意识心以及所诵真言之语密能出生一切有情的身语意,未免太没有智慧了!

  又譬如善无畏在《大日经》卷7妄说真言就是法界,持真言可以灭罪、可以成为初地菩萨:

  真言同法界,无量众罪除,不久当成就,住于不退地。[《大毘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卷7〈增益守护清净行品 第2〉,《大正藏》册18,页47,下1-2。]

  然而菩萨要成就初地的功德,必须于明心见性后,以所证的般若智慧为基础,再继续进修三贤位菩萨的别相智,也就是禅门所说的后得无分别智,并且于历缘对境当中,一一消除自己的罪业、烦恼等,方能于第十住、十行、十回向满心位分别证得如幻观、阳焰观、如梦观,使得别相智得以圆满具足,发起初分的道种智,并于初地前修集广大的福德;这时第十回向位满心的菩萨,透过大乘四圣谛十六品心加行完成,已证得正性离生,至少有初禅以上的定力,性障永伏如阿罗汉,可以取证无余涅槃,但是菩萨为了修学无生法忍的道种智,所以发起十大愿,愿尽未来际广度一切有缘众生,于是故意生起最后一分思惑润未来生;要具足以上所说种种条件,方得以圆满菩萨道第一大阿僧祇劫三贤位菩萨的功德,转入初地继续修行,名为“生如来家,住佛种姓”[《大方广佛华严经》卷60〈入法界品 第34之17〉,《大正藏》册9,页783,上8-9。],尽未来际永远随顺诸佛。而不是如善无畏所妄说:只要持真言就可以灭罪、可以成就初地的功德。由此可以推断:《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善无畏等密教师所谓的“佛道”,根本没有明心、见性的实质,也没有前面所说的地前三种现观的智慧、广大福德,也不需要至少有初禅定力、初分的道种智、发十大愿,以及大乘四圣谛之加行,就可以成为《大日经》所说的不退地的初地菩萨乃至成佛。然则密教这样的“初地菩萨”以及“佛”跟凡夫有何差别?法界中岂有我见俱在、不明真心的“初地菩萨”,遑论成佛!既然《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善无畏等人尚且连佛菩提道的修证次第及内容都不知道,却竟然敢说出如是虚妄语,更不用说后来密教行者上行下效的结果,动不动就以十地法王、活佛等自居,尽是未得谓得、未证言证的大妄语人。所以说,《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的“成佛之道”的施设,完全违背 释迦世尊所施设的菩萨道五十二阶位的内涵,乃是不如理、不如法的施设,也难怪后来密教行者统统都落在识阴、行阴当中而不知,而谓已知、已证、已得涅槃,实在颠倒至极。

  又譬如善无畏在《大日经》卷7妄说持真言可以明心:

  如法界自性,而观于自身,或以真实言,三转而宣说:当见住法体,无垢如虚空。[《大毘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卷7〈增益守护清净行品 第2〉,《大正藏》册18,页47,上23-25。]

  然而菩萨要能够明心见性,一定先要培植见道所需之福德、正知见、定力等资粮,于这些条件具足圆满之后,才能值遇佛菩萨安排真善知识出兴于世,并于真善知识教导下,在心中先建立“实相心第八识为万法本源”的正信,方能透过四加行的煖、顶、忍、世第一法之观行,观察自他有情的蕴处界都是虚妄,没有一处是真实的,双印能取与所取空,不再将蕴处界当作真实,尤其是不再将意识我、色身我当作常住不坏法,因而断了三缚结而成就声闻初果的功德;再加上菩萨已经有修集福德、智慧、定力等庄严,当这些条件都具足了再来参禅,才能于因缘成熟时以一念相应慧,找到一切有情真心之所在,因而明心见性成为真实义菩萨。不是如《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妄说,只要持真言就能觑见法界体而明心见性。既然密教行者精勤持真言尚且无法觑见法界体,又如何证法界体、住法界体呢?自己尚且不能自救,又如何能够救他人呢?未之有也!由于《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连自身真心之所在都不知、不证,当然无法教人明心见性,更不可能教人成佛等等。由此可以证明:《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尚且落在五阴当中,连明心见性也没有,当然是凡夫一个,更何况继承《大日经》说法的十地法王、活佛、仁波切等密教行者,各个都是凡夫所摄,是为假名菩萨,不是真实义菩萨,又有何能力妄称持真言能够明心见性,乃至成佛呢?

  又譬如“毘卢遮那佛”在《大日经》卷2,妄说持真言可以成就金刚不坏的佛陀:

  真言三昧门,圆满一切愿,所谓诸如来,不可思议果。具足众胜愿,真言决定义,超越于三世,无垢同虚空。住不思议心,起作诸事业,到修行地者,授不思议果。是第一真实,诸佛所开示,若知此法教,当得诸悉地。最胜真实声,真言真言相,行者谛思惟,当得不坏句。[《大毘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卷2〈入漫茶罗具缘真言品 第2之余〉,《大正藏》册18,页10,中21-下1。]

  然而菩萨要成就佛地的功德,一定要一一经历菩萨五十二阶位:于十信位中,须以一劫乃至一万劫的时间修集信心,才能对 释迦世尊的开示产生具足信心,如是圆满第十信位功德;接著转入十住位的初住位,开始于外门广修菩萨的六度万行,并于明心而如实转依后,成为第七住位不退的真实义菩萨,因而开始入内门广修六度万行,渐次一一圆满十住、十行、十回向功德,而后转入十地修十度波罗蜜。于初地主修布施(尤其是法布施),二地修持戒,三地修诸禅定、四无量心、五神通,乃至十地主修智波罗蜜,最后大法智云得以出现,圆满十地功德,因而转入等觉位。于等觉位,百劫专修福德,为了成就菩萨的三十二大人相、八十随形好;于等觉位百劫修集成佛所应有的福德圆满后,转入妙觉位。在妙觉位,等待成佛因缘成熟而诞生人间;于人间示现明心、见性,成为一切种智的究竟佛,因而圆满佛地的功德。如是成佛之道,才是 释迦世尊所说的成佛之道,而不是如《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所说荒唐言—连我见也没有断,更不用明心见性,只要持真言,未来就可以获得金刚不坏之佛体。正因为《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落在识阴、行阴等五阴当中,执五阴为真实,乃至执外我所为真实,连萨迦耶见也未断,连明心也没有,当然是凡夫一个,怎么有可能成佛呢?由此可以证明:《大日经》乃是没有明心见性的密教凡夫行者所创造出来的伪经,《大日经》的“毘卢遮那佛”乃是后人所创造出来的凡夫佛,用来拉抬己宗的身分地位,以此来夤缘佛教,说是佛教的一支、大乘的一支,以此接受无知众生的礼拜、供养,乃至诱骗女信徒与之合修男女双身邪淫法,造成丈夫戴绿帽、妻子红杏出墙,导致家庭破裂等社会问题,密教如是新闻屡见不鲜,危害众生大矣!有智慧的佛弟子们不应该被密教美丽的谎言所迷惑,而与密教行者共同造下大妄语以及成就破佛正法、误导众生的共业,再回头,那已经是很多劫、很多劫以后的事,真的不堪回首了,不能不慎啊!(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