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跫音--护持贤劫千佛(连载13)----大风无言老师

  当你真要阅读释印顺书籍前,请先知道

  现今佛教界很难排除释印顺所带来的影响,可见他让人中毒是很深层的,这些邪见毒也会让许多人造作毁谤三宝等恶业的种子重新现行,犹如死灰复燃。因此即使一定要阅读释印顺的书籍,也先当有清净的作意与知见。释印顺认为“以世间为无我之缘起”[释印顺,《印度之佛教》,正闻出版社(竹北市),2004年10月重版六刷,页4。],这一句话恰好将他一生中的三个科目说了:“世间”(尤其是人间)、“无我”、“缘起”。因为要阅读释印顺的书籍前,就得先建立对佛法的正知正见,所以我们先来看佛法中关于这三法的正理为何。

  (1)世间与涅槃:

  1.世间有佛,大乘法是如来所说,佛示现于人间。

  2.佛说“如来没有说法,若说佛有说法,即是谤佛”。[编案:如来真实法身无说无示故。]

  3.佛圆满实践六度波罗蜜多、十度波罗蜜多,再无更上之法可得成就,即证得无上正等正觉。

  4.佛示现人身非究竟身;菩萨若有人、我、众生、寿者相,即非菩萨。[案:菩萨所悟的真实心若是有这四相,那他就是悟错了,就不是真正的菩萨。]

  5.佛世座下已有求取佛乘之出家弟子,三乘经典皆如是说。

  6.玄奘菩萨一生痛斥侮辱、诬谤大乘不是佛说之人。佛的法身、报身、应化身,玄奘菩萨依自身证量可知其道理。

  7.二乘人急于入灭,不想亲证实相境界,如来便为演说方便小法。方便小法即声闻乘、缘觉乘,说四圣谛、因缘法,令二乘人依之如实观修以灭见惑、思惑。

  8.不回心二乘人不愿修学须经历三大阿僧祇劫久远之大乘法,唯以出离三界生死为念,由灭执取故,舍寿后即灭尽自身而不再受后有;然则二乘圣者之解脱生死,是以灭止生,非真实解脱。

  9.大乘圣者依蕴处界而行菩萨道,世世留惑润生、起惑润生,乃至七地满心后但依愿受生,按部就班成就大乘、修学佛道。

  10.二乘之四圣谛、缘起法系由大乘分出,以实相为根本而不涉实相之修证,唯能以灭除蕴处界诸法而证入无余涅槃为究竟。

  11.大乘之四圣谛、缘起法,以实相法为中心而观修,亲证实相不生不灭,故不必灭尽一切蕴处界而能现观无余涅槃之本际。

  12.如来示现在生时即证得涅槃,才能为二乘人说涅槃境界;故大乘法是生时即可亲证涅槃,非是二乘人所能知。

  13.涅槃本无生灭,并非是二乘人证阿罗汉后、舍报时此涅槃方生,以涅槃无生灭故;涅槃本无出入,并非是二乘阿罗汉舍寿后,还有留存蕴处界中之一法可入涅槃,以涅槃无出入故。是知阿罗汉其实非有证得涅槃,以从未于生前亲证涅槃之实际故;涅槃唯从佛说。

  14.是知涅槃非阿罗汉能入,非以灭尽三界中一切诸法为证涅槃故,本无一法可入涅槃故。不论阿罗汉生时、灭时,“涅槃”犹然存在(如来所说无断灭法),为阿罗汉不证之“我”,非三界有、即实相有,二乘涅槃本依此而说;故说二乘证、入涅槃,为佛方便。

  15.此“涅槃”实相有,人人有分,以涅槃不生灭故,本是恒常不变之法体。涅槃既属人人皆有,必为心体;而三界有情之名色含摄七识,七识之外即第八识。故知若说涅槃本体,即第八识;即知此心体必为实相法。

  (2)我与无我:

  1.如来藏具备“非我、非非我”之体性;唯于佛地无垢识方是究竟的真我。

  2.流转生死中,如果没有个能持种的常住真我,闻思修证三乘菩提法岂非枉然?

  3.如来开示:众生的六识心(意识觉知心等)都不能去到来世,只能存在一世,终归断灭。既然六识心会断灭,而且是于五无心位时都会断灭或中断,这就不可能是真我。

  4.末那识是于生死轮回中从不中断的众生我,时时作主、有遍计执取以及种种污染性,纵然断除了俱生我见我执成就了清净性,于阿罗汉入无余涅槃时仍然是可灭之法,所以亦非真我。

  5.会了别六尘的,会反观自己在作什么的,都是意识觉知心所摄。打坐修定时无念、一念不生、清明自在,是意识落在定中法尘境界。

  6.如来藏不会了别六尘,不是世间见闻觉知的我;如来藏无世间意识心之体性,不是世间我。如来藏心体常、恒、不变,即是真实、如如,如何能说祂不是真我?如来藏是真我,然有染污种子;此微妙甚深无上法,一切凡愚所不能知,故世尊随喜胜鬘夫人:“如是!如是!自性清净心而有染污,难可了知。有二法难可了知:谓自性清净心难可了知,彼心为烦恼所染亦难了知。如此二法,汝及成就大法菩萨摩诃萨乃能听受,诸余声闻唯信佛语。”[《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自性清净章第13〉,《大正藏》册12,页222,下2-7。]

  7.如来藏“非我、非非我”的真实道理不可思议。最后身菩萨于佛道之修证已圆满具足,在最后证悟时,大圆镜智及上品妙观察智、上品平等性智现前;接著再眼见佛性,成所作智现前,如是四智圆明而究竟圆满佛道时,无垢识真实常乐我净、与五遍行五别境善十一等二十一个心所法相应,方是究竟真我。

  8.因地到佛地间,第八识如来藏所含藏的种子犹有变易性故非是真常,以是说如来藏尚非究竟真我;然离于如来藏即更无我可说,世间万法皆由第八识如来藏所生显故,尚且无有一法能离于如来藏而存在,何况能外于如来藏而有一法为真我,因此说如来藏“非我、非非我”。“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即阐明此义:因地到果地(佛),都是同一第八识心体。

  9.人人都有如来藏,依之修行就可以成佛,所以佛示现于人间是要教导众生成佛之道,不是要成二乘阿罗汉,而唯有大乘经能使人成佛。人人成佛才是如来摄受大众的愿望,这才是如来的本怀。

  10.“梵我”为古印度外道见之一,彼等想像有“梵”为万有的本体,主张“与梵合一”、“梵我一如”;外道中的“梵志”就是志求以清净、离于欲爱等梵行而成就“梵我合一”—以五蕴小我与大梵合一。因此“梵我”有众生执取之我性,仍是认取意识心为自我,彼等纵使修到意识清净、远离欲爱,仍是行于意识境界,非实相法。

  11.如来藏本清净心、本无一法可得,从无修行,容受客尘染污而心体犹自清净,故非意识;如来藏心体以无染污,随顺诸法因缘任运而转,从无作主性,故非意根;如来藏心体在五识、意识、意根之外,故列在第八,故如来藏即第八识。

  (3)缘起与真谛:

  1.“缘起法则”是依于世间诸法因缘生灭的现象,来阐明这生死流转的规律与背后的实相。

  2.如来示现以因缘观而推知有无法跨越的心识—第八识(齐识而还,不能过彼)。

  3.如来开示必须以十因缘中的此识为根本,再来顺生死流观察、逆生死流观察十二因缘。

  4.如来在十二因缘法中显示“断除无明则行灭,乃至生老病死一切苦恼灭”;如来即是断除一切无明而成佛。

  5.如来圆满一切种智,即亲证一切种子识的功能差别的智慧,而一切种子皆含藏在第八识。

  6.过去世所造业行已然消逝(灭),何得再有势力能于百千万劫后兴起果报?可知必有心识记录业种。业种之善恶系依造业时之心行(以心为造业之根本)、所施设之方便以及造作的结果于他是利或害,随此种种因缘而成就善恶业行的种子。

  此根本识能储存一切法的种子,令种子不灭失;即使经过百千劫,所造作的业种亦无亡失,当因缘会遇时就会感得相应的果报。因为此识能随顺诸缘令种子现行,发起诸功能差别、出生诸法,故因果不昧。

  7.此根本识为名色之因、习、本、缘—以本识含藏之诸法种子为因,以可受熏改易种子为习;此识为名色出生及存在的真正根本因;此识所生诸法为名色之助缘。名色含有七识,故知此根本识即第八识,为缘起法之真正根源─实相之法。

  8.佛法说到许多真如的名相(如七真如、十真如等),归结则只有唯一真如心,即此唯一实相,佛法一以贯之。佛法说如来藏妙真如性,如来藏即真如心,即第八识。

  9.佛法说一切种子识即第八识,无学位前有阿赖耶名,菩萨于七地满心舍阿赖耶性,已断分段生死及三界爱习气种子随眠故,不再名为阿赖耶识而仍名异熟识。佛法说最后身菩萨二障断除尽,第八识舍异熟名,已断变易生死故。

  10.经中说“众生本有菩提种,悉在赖耶藏识中”,然则菩提种何以不能显发?在于从未发成佛之心及熏修佛法,故无法成佛。只要发起菩提心决定成佛,心无谄曲,历经三大阿僧祇劫圆满菩萨道的修行,终将成佛。

  当知若于上述之理不能通透,代表无有真实简择力,必难可简择淆讹真伪,则应深入法主及一切善知识的三乘菩提著作,以求深信,入此成佛正因。例如阅读平实导师的《胜鬘经讲记》(第一~六辑)对释印顺的破斥(学力好者可读《楞伽经详解》)、游宗明老师的《雾峰无雾》对释印顺的破斥,如是于阅读破斥文中建立正见;更阅读《灯影》以深入菩萨法之简择辨正分别义,阅读〈八、九识并存之过失〉(〈略说第九识与第八识并存…等之过失〉所列190个过失,见于《学佛之心态》附录四),以了解佛法本来八识之正理;《阿含正义─唯识学探源》(第一~七辑)则深入剖析如来第一转法轮,依于胜解分别如实解脱之《阿含经》真实义理,于大乘如来藏第八阿赖耶识妙法全然合辙;则可不被现今学术界之常见、断见、身见、邪见、大乘非佛说等地狱见所害。

  当知一切推崇学术界者本不归依三宝、不受五戒、更不受菩萨戒,非修行人;其中纵有因缘受三归五戒者,大都十信位未曾满足,故仍须有善知识摄受之。法主平实导师至今所破学术界释印顺恶见处,其弟子们亦皆无能回应;琅琊阁亦更无庸言之,毁谤一部又一部的大乘经而不论实义与否者,如何称是学人?若在辨正法会上,早已见负故。又,平实导师著作《钝鸟与灵龟》一书,破斥学术界蓝吉富先生之随口恶谤先圣大慧宗杲禅师,至今蓝吉富先生尚无一言以对。吾师又著作《童女迦叶考─论吕凯文〈佛教轮回思想的论述分析〉之谬》,书名直接点名学术界吕凯文先生,至今其人亦无可覆一词。学术界叫嚣“大乘非佛说”,本来不可一世,然遇到大乘正法师,又当如何?故当信学术直如过眼云烟,自顾身后事方为智者!

  

第八目 唯识真实义与全然无理的“琅琊阁真如”


  变质的辩论

  琅琊阁等人犹如梦呓般将第八阿赖耶识心体断为生灭心,以毁谤师父平实导师说的“第八识、真如、如来藏即大乘真见道的实相心”,公然否定中国禅宗祖师们证悟的大乘见道。然和公元2003年的退转者一样,总是要找一个法来取代这亲证的对象,因此这些退转者就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真如”(原因没有为什么,对法义不清楚的退转者来说,纯粹只是因为这名相表面意思很好,很能吸引他们),再来的差别只有在他们对于“真如”是否主张有异。“2003年退转者的真如”,是能出生第八识心体、为第八识之所依;此主张惨遭师父平实导师以〈八、九识并存之过失〉一文所破;琅琊阁于是将他创造的“琅琊阁真如”改为“纯无为法性,非心体”,以为可不被〈八、九识并存之过失〉所破;却因此更堕在无可解释第八阿赖耶识心体如何生、如何灭的大阙漏中(一开始就显露出自己对实相界的无知)。

  2003年退转者最初找了《成唯识论》来证明自己的论述(后来则因被平实师父评破为都是乱解《成唯识论》后,再更换为其他论典,然亦复被破),琅琊阁也找了他看不懂的《成唯识论》申论,却无法将他所曲解的论文意思套用在大乘经典上;然因其目标仅在平实师父一人身上,便不顾是否符合大乘经。琅琊阁再辅以事相上林林总总的抨击与他世间犀利的言词(此无法等价于他对佛法经论上处处误会的语文能力),以遂其破法的目的。然唯识真实理甚深,若少得熏习,亦无可简择琅琊阁之对错,故于此先说唯识真实理。

  唯识真实义(一):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与真如理

  大乘真见道就是亲证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第八识。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说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即“一切法相真如理”[《成唯识论》卷10:“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谓一切法相真如理,虽有客染而本性净,具无数量微妙功德,无生无灭湛若虚空,一切有情平等共有。”《大正藏》册31,页55,中7-10。],玄奘菩萨再阐释此具真实如如体性之第八识“虽有客染而本性净”,此即“如来藏清净心体”义—“如来藏”虽为七转识相应的客尘所染污而含藏有漏种子,然而心体本性清净;以“心”为“主体”而方有“客尘”之“染污”可说,如《胜鬘经》、《楞严经》所教示[《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自性清净章第13〉:“此性清净如来藏,而客尘烦恼、上烦恼所染,不思议如来境界。”《大正藏》册12,页222,中23-24。《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3:“汝元不知如来藏中性色真空,性空真色;清净本然周遍法界。”《大正藏》册19,页117,下8-9。《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4:“阿难!汝今欲令见闻觉知远契如来常乐我净,应当先择死生根本,依不生灭圆湛性成,以湛旋其虚妄灭生,伏还元觉,得元明觉无生灭性为因地心,然后圆成果地修证;如澄浊水贮于净器,静深不动,沙土自沈,清水现前,名为初伏客尘烦恼;去泥纯水,名为永断根本无明;明相精纯,一切变现不为烦恼,皆合涅槃清净妙德。”《大正藏》册19,页122,中24-下2。]。即此可知,“一切法相真如理”指的是“如来藏即一切法中运行所显示出来真实与如如法相的理体”,此“心体”即因“一切法相真如理”而说为“真如心”,故玄奘菩萨于《成唯识论》明示有一心体为“真如心”。

  亲证真如心而得现观此心之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即为大乘真见道,即亲证此真如心体—如来藏清净心;更以玄奘菩萨尊崇《大乘入楞伽经》而以经中三次“伽他”(颂)入于《成唯识论》中(三颂皆重新译出)故,由《大乘入楞伽经》标明了如来藏心即第八阿赖耶识,以及如上之“一切法相真如理、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之道理;可知如来藏(心)、真如(心)、第八阿赖耶识是同一个心体,即玄奘菩萨所服膺之正理(余诸经论更无庸列举,如来藏本第八阿赖耶识故)。由此可知:大乘真见道即亲证第八阿赖耶识心体;又以真如心识有本来真实、如如之自体性,从来不变,因此即依此自体性说“真、如”。是真如心,有真如体性(法性、自性)。是故琅琊阁等人否定大乘真见道为证悟第八识,认为这只是一家之说,是误解大乘佛法,这其实是琅琊阁等人的严重错解。

  唯识真实义(二):《大般若经》真实义与第八识心体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说:“真如虽生诸法而真如不生,是名法身”。被出生的三界诸法都是由这真实与如如之真如心体(第八识、如来藏、本心、本识、非心心等)所出生的,所以证悟菩萨于一切法处即见真如心体,亦证知真如心体的自住境界中无有一法可得,此皆依般若智慧之慧眼所见,故菩萨智慧犀利。

  当知三界诸法都是被出生、被显示的法,须由另一“非三界法”藉缘才能出生;又此“非三界法”者须自无生灭—本来无生、法尔自在(无须再有一法来出生此“非三界法”,无生则无灭),否则若自为生灭性者,岂非亦归于“三界生灭诸法”所摄?故知此“非三界法”必是“本来无生之法”,必是真实、有自性之法,须有常恒不变之体性而成就无覆无记性,方得令三界诸法如是显现,故知此“无生之法”必是第八识真如心。此即与经典所说合辙:真如心非生灭心,本自无生(不生)。

  真如心─第八阿赖耶识心体─如来藏心,虽是无为心体,又能随应因缘果报之理,依祂七种性自性与所含藏的一切诸法之种子,能流注生灭及执持诸法,故说为法身(诸法之所依身)。

  唯识真实义(三):真如无为法性

  当真如心体(清净心)出生一切法时,祂运行于世间之际,就流露出自身清净无染、无为无作、本自如如、离于能取所取的行相—第八识心体自身的真如相;证悟菩萨便依般若慧眼谛观,此无为无作之真如相非世间法相,也就是无法依托世间六尘之本质或影像而能显现出任何真实如如之法相(纯粹于蕴处界与六尘诸法中入谛现观,只有无常、苦、空、无我可得故),而是此真如心本来自在心体遍于蕴处界一切法,方得于不离真如心体的一切法中显示此真实与如如体性;此真如法性本来无相、非世间相,这是证悟菩萨依内所缘虑之般若慧而得了知,因此说大乘真见道是亲证真如心体,又能谛观这真如心体的真如法性;依心体本自无为故,假名施设此真如心体之自体法性“真如无为(法性)”,此自性本无变异,无始以来本来如是。因此若无亲证第八识心体,则无可证知、无所缘虑此真如法性是心体之本来清净无为法性,必流于臆想妄计。

  唯识真实义(四):真如无为法性与真如“体性相用”

  依唯识真实理阐释“体性相用”:法界中有个“本识”真如心出生一切法,即这个“识”就在这诸法生住异灭的过程中显示(流露)祂的真实、如如性,即“出生一切法的同时即显示出此识之实性”(一切法真如)。这个“识”即是“心体”,此心体在出生一切法时,也同时流露出(显示)祂的本来自性清净无为“法性”;这“法性”就是这“心体”的“体性”,同时此“心体”运行于三界而出生诸法时的“行相”,即为“心体”自身的“相分”。

  此“识”(心体)本是“无相”─“无世间相、非世间相”,此心体之“自体法性”亦是“无相”,即此“真如相分”非世间法的相分,为具有本来清净如如自性之本识所显故;然毕竟此真如心的“行相”是本识运行过程中所显现之“相分”,证悟菩萨便得以“见分”意识来观察,意识心即以慧眼“内所缘虑”现观祂因具真实、如如、清净法性而所显之“相分”(非以“外所依托”有本质之法而见此“相分”)。又,此“行相”所显真如,全然毫无“作用、功能”(非变现之法、非带有本质之法),此清净“法性”本是“无为”,以第八识心体自体本是“无为心体”的缘故。[编案:此依第八识真如心的清净无为法性而称其为“无为心体”,然第八识亦具有能生万法的无漏有为自性,故第八识其实双具无为与有为之法性,而无漏有为法现行时所显示的仍然是真如无为。]此即依真如“体、性、相、用”而显现真如无为法性的真实义,这个“识”(心体)就是第八阿赖耶识。

  唯识真实义(五):即一切法、无一切法

  中国最脍炙人口的《般若心经》说无声闻四圣谛、无缘觉十二缘起法(亦无大乘四圣谛、十二缘起法)、无三乘菩提(智慧)亦无所得;在如是“一切无”时,《楞严经》说“一切即”,即声闻四圣谛、即缘觉十二缘起法、即三乘菩提(智慧)、即一切所得;为什么呢?第八阿赖耶识心体自住境界中从无一法,祂也从无系属于任何一法,祂自身是空、无相、无愿、无作的心体,所以说“无一切法”。然三界所有一切法皆祂所生、所显,所有一切有为法,是由祂所含藏的种子、依祂所有七种性自性之法性所生;三界一切诸无为法毕竟因祂而显,依祂真正无为体性而得说有一切无为法可显(如六无为之前五无为须依第六真如无为方得假立其名,此第六真如无为亦是依第八识之实性方得假立);所以说一切有为法、无为法都摄归于此真如心体,故称“一切法真如”,故说“即一切法”。又以此真如心体无世间我性、是空性故,亦称“一切法无我、一切法空”。

  唯识真实义(六):无所得为方便,圆满成就佛道

  当知实相心自住境界中本无一法(第八识自体境界中并无七转识、五蕴等等诸法),无智亦无得,然一切功德又皆本自具足。胜义菩萨亲证此实相心,所以能审谛观察这心体清净无为之如如法性;此真如清净性虽无任何作用,菩萨却能因为于此有所省悟,而知道转依此真如心体的清净无为、如如不变易之法性而住,般若智慧于是渐次生起,即能以般若实相无所得智慧为方便(一切即、一切离、一切无、一切有),不于“圆成实性、依他起性”更起执取,渐次断除“遍计执性”。菩萨如是世世于三界中修学佛法,渐次将真如心体所含藏的染污种子一一予以去除、转成清净;直至七地满心时,一念无明烦恼障之现行与习气种子随眠皆已断尽而舍阿赖耶性,第八识即舍阿赖耶名;诸地菩萨亦次第亲证真如心所含藏一切种子功德的智慧,以渐次断除无始无明上烦恼随眠,直至第八识所含藏种子再无变异性即舍异熟名;如是当阿赖耶性与异熟性尽皆断尽,完全度过分段生死与变易生死,亦即最后身菩萨位明心、见性而圆满成就佛道之时。

  唯识真实义(七):一切种子识,常恒不变

  再依唯识道理,能出生诸法的心,必须能“含藏诸法的种子、持有诸法的种子,任运而令种子现行成为诸法、于运行中受熏而改易种子”,此即唯识所说的“一切种子识”,正是阿赖耶识。故《般若经》说,出生诸法的真如心体即一切种子识,为众生因地的第八识。第八阿赖耶识虽含藏有染污种子,犹然是真如心,如经中开示:如来藏心本性清净而为客尘所染。因地时第八识所含藏的七转识的种子、业种、无明种等虽尚未清净,然第八识自体,祂的真实性与如如不动的体性,法尔如是、无有变异;祂从来不会六尘,因地时不与五别境心所法相应故,不了别六尘境界,第八识的清净自性从不受熏染。又,《般若经》已证明,这能生诸法的心,就必定是无生、不生之法,即是无生无灭、不生不灭的心体,所以任何人都不能毁谤这“一切种子识”是生灭心,而这“一切种子识”即第八阿赖耶识、即如来藏,体性常、恒、不变,即是真如心。(待续)


相关文章
空谷跫音(连载01)----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02)----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03)----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04)----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05)----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06)----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07)----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08)----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09)----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10)----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11)----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12)----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13)----大风无言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