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跫音--护持贤劫千佛(连载6)----大风无言老师

  平实导师开示三乘菩提正知见,重现禅门证菩提

  (三)释惟护说:

2017年10月,国安部门等六个单位联合执法,对延寿禅寺进行了大清查。政府有关部门认为延寿寺是全国“正觉同修会”的基地,我惟护法师是萧平实派到大陆的代理人。寺里所有“正觉同修会”的书籍都被没收了。随后两天我被叫到公安局去询问,交待问题。在公安局,我写了三条保障:一是不得传播萧平实的书,二是不得传播萧平实的法,三是今后不得与他的组织有任何往来。因为到此时我已经明白,“正觉同修会”也好,萧平实也罢,其实没有任何“正法”,维系“正觉同修会”的是邪知邪见,外加森严的“等级制度”和“锦衣卫”。

  [释惟护,《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卷一)(卷一~卷七)http://www.mzhy.org/20190812-07/]

  辨正:释惟护因为在延寿寺面对当时政府部门对于“境外宗教”无差别性的查处作为,在他的心中,即认定平实导师“没有任何正法”,显然是借题发挥,以转移焦点,实属不智!事实是:这时代对三乘菩提正法的认识是由平实导师开启的(平实导师之前的禅悟者是广钦老和尚。时有学人问老和尚:您走后,谁来带领我们?老和尚说有个头不高的……),平实导师以七巨册《公案拈提》阐释中国真实传统佛教璀璨光明、万年不易的禅宗文化,重现这遗失数百年之久的开悟之法,十巨册《楞伽经详解》阐释大乘唯识了义无上究竟之法,七巨册《阿含正义》详述阿含解脱道,十五巨册畅述独开生面的《楞严经讲记》,还有《灯影》、《真假开悟》、《识蕴真义》、《涅槃》等等书籍,如是法藏分量远过前贤,是继玄奘菩萨翻译经论后的极致。当年大众将大慧宗杲禅师的开示编辑成《语录》、《普说》、《宗门武库》、《年谱》,令禅宗法脉得以世世代代流传;平实导师作法亦然,更以科技之便,一举矗立了千万言法藏,开显如来深意[平实导师,《法华经讲义》第五辑:“然后大慧宗杲度很多人,又留下一些法藏,所以他的法脉就一世又一世流传下来。这意思就是说,应该作的事还是法藏,并且同时多度一些人;但不应该不留下法藏,不留下一些典籍内涵而只单单度人。”正智出版社(台北),2016年2月初版三刷。],弘传于世。如果释惟护今生忏悔,来世勉强还得人身的话,还是会继续受益于平实导师的法藏。至于所提到正觉教团于管理、制度、学人心态上的一些问题,只要有良好建言者,就由教团筹量改善,制定新规;平实导师在逐步建立制度后,都依照制度而交由二会(正觉同修会、正觉教育基金会)首长及各部干部们去分工合作,如实执行弘法护生的大业,并无一人为己私利;平实导师个人则专在写书讲经等弘法利生上用心,这是三十年来的正觉同修会门风,会内众所周知。

  破邪显正无可联合抵制,正法威德力破尽一切恶见

  (四)释惟护说:

萧老师的“摧邪显正”方针,把全世界的佛教组织都划线为敌对阵营。打着自己是释迦牟尼派来拯救和复兴佛法的“法主、教主”旗号,拿着“世界唯一正法”的大棒,整天打杀、攻击一切佛教团体,把全世界的佛教搞得鸡犬不宁。哪里有侵略、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全球佛教界都行动起来联手抵制“正觉同修会”的倒行逆施。“正觉同修会”在大陆成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正觉同修会”在大陆的非法活动,也受到了政府相关部门的清理、取缔。2018年2月1号执行的宗教条例,把“正觉同修会”等境外非法组织活动关闭在了国门之外。

  [释惟护,《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卷二)]

  辨正:大乘佛法本质的存亡,关键在破邪显正;犹如前举佛说正法的灭没,是因相似像法的流行所导致,一切佛子于此不可不知。厕身于佛门的六识论者严重违背释迦如来的法教,尤其是毒害华人甚深、今又进军世界的藏密外道,颠覆最力—密续大力轻慢佛教至尊如来之余(如密续谬指十方诸佛菩萨必须一日三时到密教道场向密教金刚萨埵报到,而金刚萨埵其实连我见都未断,尚非初果人,何况成佛?何其荒谬!),又以男女二根交合术偷天换日为成佛之道,迷惑无知学人恭信喇嘛活佛、法王(僭越身分)而同入火坑;如来预记如是等辈,罪重者死后当入阿鼻地狱。这些真相如今得以摊在阳光下,全得力于平实导师勇捋虎须、破邪显正、从不乡愿的菩萨本色。

  释迦如来慈悲无极,自然派遣弟子来此末法世间弘护正法,难道说有人认为不要弟子护持正法才是如来应有的作为?且不说谁来,就来住持佛法者而言,应讲说三乘菩提正法,还是断常二见邪法、俗法?是应依大乘佛菩提来说含摄三乘的成佛大道,还是依二乘菩提而只说阿罗汉灰身泯智之解脱道入灭小法?不问自明。

  当平实导师指出判定佛门外道的关键时,使得中国大陆依附佛门之许多外道(六识论、藏密信奉者)的名闻利养深受威胁,他们不关心错说佛法的后世果报,却恐惧害怕有人在他们身后指指点点;大陆的这些“法师”们合力欲将平实导师所领导的正法团体定义为邪教,然不能成功,因为若他们说服政府定义成功之后,则佛陀与玄奘、六祖等禅宗祖师也将成为邪教。而现在大陆有些部门将正觉所弘扬的大乘佛法划归为境外宗教,这似乎让当地法师们喘了一口气;然未来中国终究会回归如来藏妙法,这种无差别性的界定终究会改变。而平实导师已楷定了三乘菩提正义,当正觉教团规模与处事规矩更加炽然建立成熟之际,正法即得千年无忧。

  当释惟护说全世界佛教组织都(公开)联合起来抵制平实导师,事实是只有少数佛教组织与藏密这么作。少数名闻利养深受威胁的佛教组织会联手来压抑正法,是很自然的事情,只要不是像印顺及达赖喇嘛等这样严重破法者,没有谁会特别再受正觉的破斥。藏密反制正觉,则更加自然,其四大教派行销灌顶法会、鬼神护法、祈福求财、男女双修等种种密教法,提供了西方人需求的东方神秘主义;当藏密面临平实导师的破斥时,藏密各大教派唇齿相依,所以联合抵制正觉,理所必然;但他们全部都在这藏密的大雨伞下,故除了达赖喇嘛之外,少有谁会特别受到正觉的注意而被单独指名破斥。

   然而除了佛协与藏密之外,却没有一个佛教组织想公开联合叫阵,与正觉正法为敌。为什么呢?因为只要不出来对号入座就没事。否则公开抵制的结果,必然要冒着座下弟子去阅读平实导师书籍而转求正法的极大风险;因此即使被平实导师点名者,也是学印顺至死封口的策略(相应不理)。许多团体预知若公开压迫正觉后,可能就令正觉以法义辨正的正法威德力彻底破斥其所说法义,当法义辨正的书刊印行时,四众皆知,其自身组织只会身败名裂。所以,从来不存在公开联合抵制平实导师的问题,只有私下抵制和告诫弟子不可阅读正觉的书籍者。故释惟护说的“全球佛教界”联合抵制,只合在梦里寻觅。

  如来法义辨正,摧破六师外道令惭愧,戒护其弟子归依证果成罗汉

  (五)释惟护谈法义辨正:

双方的都是平等友善的,诚恳的,慈悲的,互敬互利的。目的就是使真理得到显现。使双方都得到受益提高。而不是抱著称王称霸,认为自己掌握的才是正法,真理都在自已[己]手中。而是带着挑战性,攻击性,压倒性,批判性去打倒对方。这样把人家搞成敌对。不但度不了人家。还会把这些怨气带到下些世去。这个就不叫法义辨证,就叫做佛教式“阶级斗争”了。

  [释惟护,《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卷三)]

  释惟护举网络上的诘问,然后说:

这些难道不是来破萧老师擂台的人吗?为什么“正觉同修会”屁都不敢放一个?

  [释惟护,《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卷三)]

  释惟护再以其设定的条件来说:

“正觉同修会”的〈无遮大会〉能具备其中的一个条件吗?谁来主持?谁来评审?谁来执法?说白了都是忽悠大众的“扯皮大会”。

  [释惟护,《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卷六)]

  事实:即使佛陀掉下眼泪来,还是会有异议者于此无动于衷。如来已说信奉断常二见的人不是佛弟子,如来说我没有这种入于邪道的弟子;如是与佛诤者,在这佛土上,如来不允许他出家受戒而得到一杯水的供养(其他如饮食、袈裟、僧院就更不允许了)。[《佛藏经》卷上〈诸法实相品第1〉:“舍利弗!我此圣法,皆能降伏一切贪着乃至说有法者、不信乐诸法如实相者、逆佛法者。所以者何?舍利弗!若有众生说我者、说人者、说众生者、说断灭者、说常者、说有者、说无者、说诸法者、说假名者、说边者,皆违逆佛,与佛共诤。舍利弗!乃至于法少许得者皆与佛诤,与佛诤者皆入邪道,非我弟子;若非我弟子,即与涅槃共诤,与佛共诤,与法共诤,与僧共诤。舍利弗!如是见人,我则不听出家受戒。舍利弗!如是见人,我则不听受一饮水以自供养。”《大正藏》册15,页783,下10-20。]

  慈悯一切众生的如来在与外道法义辨正时,如何不知这一路破斥下去,必然导致六师外道自取灭亡的结局,而如来犹然破斥到底,乃至展现大神通力,让六师外道惭愧到跳河自尽,即释惟护说的把怨气带到未来世(甚至无穷世,除非这其中有人是示现的);然如来摄受了他们无数门人弟子归依佛教而亲证菩提,大众都欢喜信敬、发菩提心[《贤愚经》卷2〈降六师品第14〉:佛徐申臂,以手接座,欻有大声,如象鸣吼,应时即有五大神鬼,摧灭挽拽六师高座,金刚密迹捉金刚杵,杵头出火,举拟六师,六师惊怖奔突而走,惭此重辱,投河而死。六师徒类,九亿人众,皆来归佛,求为弟子。佛言:“善来比丘!”须发自落,法衣在身,皆成沙门。佛为说法,示其法要,漏尽结解,悉得罗汉。《大正藏》册4,页363,上3-11。]。如来全然不顾此处乡愿者说的辨正法义要“平等友善”,使得乡愿者到死都无法理解:“如来不是慈悲的吗?”更嘶吼着:这不是佛教式的“阶级斗争”吗?

  当年,玄奘菩萨在曲女城大法会上阐扬宗旨时,带着压倒性的强烈批判,抨击任何邪见,显扬八识正理,申明大乘是佛说,破斥部派佛教声闻人的六识论恶见。玄奘菩萨从来不在乎当时能否摄受对方、是否与人结怨等[编案:菩萨是以多数众生的久远真实利益为主要考量,同时也为救护邪见者不堕恶道],唯有一心阐述正理、破斥邪谬;法会结束时,全场都欢声雷动,挽救了本应下堕三涂的邪师及受其蛊惑之众人;这才是真正菩萨的慈悲。所以,评议平实导师的人从来没意会到自己乡愿的心态是如来和玄奘菩萨所极厌恶而唾弃的。

  真正的法义辨正是依论主立宗,阐明“宗(所立之义)、因(成宗之理)、喻(以喻证成)”,若有反对这宗旨的人,自可上来辩论;若双方都立宗,则各自阐明己宗,互相破斥。平实导师弘法近三十年,宣唱“三乘菩提真义皆以第八识如来藏为根本”之宗旨,即是立宗,又如随举:大乘是佛说、八识论、不回心阿罗汉实无真正证得涅槃、意识细心常住是佛门外道见解、六识论是佛门外道见解、藏密男女双修是附佛外道见解……,凡此皆是立宗;这所立佛法正宗的大舞台是如来早就替每一个时代的大心菩萨摆好了的,欢迎诸方挑战。

  至于释惟护所担心的无遮大会之评审、执法等问题,则十分明确:在宗旨上,只要答非所问,再经提问、第三次提问,都无法回答,就是输了(这大家都知道)。如玄奘菩萨与木叉趜多辨正法义时,木叉趜多答不出来,一直被逼问,就只能认输;然他无自知之明还请玄奘菩萨再换问他处,玄奘菩萨便当场决定要削尽他所有面子,让他彻底难堪而不再批评大乘,就更问《俱舍论》淆讹之难处,让他更难置答,处处哑口。又,戒日王邀请各大寺院高僧至曲女城与会,并非来作裁判,而是戒日王要让他们能近距离聆听玄奘菩萨的教诲[《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5:王曰:“师论大好,弟子及此诸师普皆信伏,但恐余国小乘外道尚守愚迷,望于曲女城为师作一会,命五印度沙门、婆罗门、外道等,示大乘微妙之理,绝其毁谤之心,显师盛德之高,摧其我慢之意。”是日发勅告诸国及义解之徒,集曲女城,观支那国法师之论焉。《大正藏》册50,页247,中6-13。];法义辨正是由双方论辨者自行裁判认输的。

  久处暗室一朝明,平实导师为大众解开佛法之谜题

  (六)释惟护说:

“正觉同修会”成了老鼠过街,全球佛教界人人喊打的“邪魔外道”。政府也出台了相应的法规,不允许“正觉同修会”在大陆开展各种非法活动。你既然是释迦牟尼佛的正法,为什么会遭到全世界全社会的抵制?说明你“正觉同修会”的法,是与佛法相违背的,是与社会发展进程和道德建设相抵触的。

  [释惟护,《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卷六)]

  释惟护说:

现在全世界佛教界联合抵制“正觉同修会”,把萧平实“正觉同修会”视为“邪魔外道”。全世界根本就不承认它是个佛教组织。

  [释惟护,《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卷六)]

  辨正:前面已经说过,现在大陆的宗教条例,无差别地将正觉所弘扬的大乘佛法扭曲为“境外宗教”,是“违背中国宪法”的。而大陆中国佛协及各地佛协和藏密团体,也都是为了保护自身既得利益,而联手公开抵制正法、压迫正觉。实际上并不存在释惟护梦想中“现在全世界佛教界联合抵制『正觉同修会』,把萧平实『正觉同修会』视为『邪魔外道』。全世界根本就不承认它是个佛教组织。”的事。就以宗教自由的台湾一地来说,不管本土境内或来自境外的各种宗教都能自由弘法,而藏密喇嘛教在台湾多年来也渗入佛门,造成佛教的危机,但是达瓦才仁(“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现任董事长)在《西藏与台湾同行》一书中提到:“最后讲话的是中国佛教会的一僧一尼两位代表,没想到他们一开口就讲西藏佛教并不是真正的佛教,……并将一些资料交给监察委员,我从侧面看到那些所谓的资料,其实就是正觉基金会在街上散发的污蔑西藏佛教的印刷品。”[跋热.达瓦才仁暨雪域智库编纂,《西藏与台湾同行: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二十周年纪念册》,雪域出版社,2020年7月初版一刷,页197。]可见代表台湾佛教界的“中国佛教会”已经接受平实导师以第八识如来藏为根本而宣说的三乘菩提正法,醒悟以六识邪论为男女双身修法理论基础的密宗喇嘛教“不是真正的佛教”!所以,平实导师弘法近三十年,台湾佛教界本质已然转变,从当初私下抨击平实导师为邪魔外道,到许多人接触平实导师书籍后,发现经典竟然能稍微看懂、如来的教诲竟是如是清晰。平实导师所弘扬的三乘菩提法义,虽成为大陆中国佛教界芒刺在背的恐惧(须公安、统战等六个单位一起防堵),然久处暗室之人在恶口之余,终究会习惯这分光明所带来的温暖,渐渐了解平实导师是来帮助大家解开佛法上的谜题。

  如来于《楞严经》金口宣言:末法时邪师犹如恒河沙数,各各违背佛语。然此等邪师们甚为恐惧正法,所以释惟护大声疾呼反对平实导师时,竟没有哪位名师特别再行理睬他;因为有些人开始知道他们自己就是散布断常二见的人,其中有人可能默默地在心里向佛说:“我改了,我不再乱说法了!求佛慈悲,不要让我下地狱。”有的人则开始盘算:等快死的时候,再像那一位法师一样,临终对徒众说“我们不要再评论平实导师了”。那一位写很多书的台湾居士不也是如此,先写好一封信……。所以,有的人终会改变。

  大心菩萨在此护持正法万年,无碍小行菩萨求生极乐

  (七)释惟护说:

“正觉同修会”的亲教师们都是对学员这么讲:“你们不要发愿往生其他佛国去,一定要发愿生生世世跟随萧导师,在娑婆世界摧邪显正,护持同修会的正法,也就是如来的正法。这样积累福报功德才更大,成佛才更快。”这是对于在教导众生生生世世堕在邪见网罟,也是萧平实想生生世世控制大众的阴险用心。

  [释惟护,《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卷五)]

  辨正:如来在《思益梵天所问经》开示:

  三千世界欲坏时,火劫将起烧天地,百川众流在前涸,尔时水王于后竭。

  行小道者亦如是,法欲尽时在前灭;菩萨勇猛不惜身,护持正法后乃尽。[《思益梵天所问经》卷4〈授不退转天子记品第15〉,《大正藏》册15,页58,中28-下2。]

  在三千大千世界将坏灭之时,火劫将会烧起而坏灭初禅天以下的器世界,那时诸小池、江河、泉流便先干涸,最后大海才枯竭。如来正法灭尽时也是如此,志行小道者会先行离开;然菩萨有如大海之悲心广阔无边,宁可丧失身命,忍受世间种种压迫险难,也不舍护持正法,直至正法灭尽。在末法最后五十二年,月光菩萨到人间显示不可思议威德力,菩萨众在知晓这世间已无可度者,于是随月光菩萨入山,舍寿后皆同归兜率陀天,之后仍将下生人间继续护持贤劫千佛。

  若此娑婆世界的苦海众生,能听闻到阿弥陀佛圣号,发愿往生极乐,正觉学子亦为他真诚赞叹。(上品上生者更能安稳地速入圣位。)至于有的正觉学子转念求生极乐,亦无不可;然若是已悟者求生极乐,应向师父平实导师表明告长假,此乃身为入室弟子应遵守之佛门伦理。

  当知如来藏如实酬偿因果,而圣位菩萨可随愿受生,故若平实导师有求个人安逸之私心,即不会于末法时生生世世受生在此人间荷担如来家业,可以生在色界天中过惬意的日子。又当知世上真的有护法善神在众生身边护念(尤其对于发愿来此五浊恶世受生护持释迦世尊正法的大心菩萨,更是谨慎护持令其道业快速增上),只是常人难信;因此佛弟子也应注意律仪,例如在居家生活上,提醒自己早起、适时开窗户、令佛灯常开、打扫清洁(或用扫地机器人)、食品不放置至臭秽、看电视不宜太久、不起“自身无法像亲教师讲法”等不如理的念,常行观照。[编案:因为护法善神同时肩负守护及监督的责任,所以违戒者有时会得到护法神的慈悲提醒,乃至造重恶业者也可能因护法神怜悯其当堕泥犁之果报而给予警告;因此佛弟子应慎护身口意行,则护法善神欢喜而常随守护。]

  平实导师弘法所阐释的三乘菩提正理,无论异议者如何攻讦为邪见,然翻开平实导师著作的书本,一页又一页,邪在哪里总说不出来,比对经教却又全部正确;所以彼等只能毁谤平实导师而作人身攻击,说出平实导师必然是要当“新教主、霸主”,必然是“邪见、邪魔外道”等等毁谤。总之,千错万错,就是平实导师说法太过胜妙,这就像是“原罪”;这就是无奇不有的世间、刚强难化的众生。而平实导师几次公开宣示:若有证量更高的菩萨出现了,就退下来当弟子,与大众一起学法。其目的只是想要遵循世尊的吩咐,让正法久住人间,何曾有把持正觉或当教主之想?但这却是释惟护之所难以思惟或想像之事,故有这般言语。

  大乘佛法不应分内外,振兴禅法才能成就中国梦—全世界心灵归依的祖国

  (八)释惟护说:

“正觉同修会”在大陆弘法,完全违犯政府的法规与《宗教条例》。建立地下组织,搞地下活动,新的《宗教管理条例》2018年2月1号执行。《宗教管理条例》颁布正式执行后,“正觉同修会”直到现在都还在全国各地继续搞“地下活动”,以玄奘文化的名义,办培训班,争夺信众资源和“山头”,这就是背着政府进行违法行为。既然自称是“佛教正法”,是正大光明的事情,为什么不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呢?处处背着政府,破坏宗教和谐,破坏信众团结。其目的只有“正觉同修会”才清楚。我们不明白:萧教师你的“正法”,为何不敢放在国家法律允许的正式宗教活动场所弘扬?而偏要用非法手段进行传播?

  [释惟护,《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卷六)]

  辨正:今天中国之所以有这么多旷世的大乘经论,最主要就是因为玄奘菩萨当年西天取经的丰盛成果,也是当年弘扬佛法时的自由环境所致。佛法东传以来,逐渐融入中华文化、深入人心,已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环;今天,平实导师根源于佛法的本质,而从传播文化来宣扬佛法文化,企求中国佛法文化可以成为全球高级人士[编案:指离八难者]的精神祖国。既然正觉被大法师们联合政府力量定位为境外宗教,不能在中国宣扬,善知识必从世间方便,合法推广佛法禅宗文化;若文化传播是非法,各单位早就遏止,无须释惟护在此大力抨击。再从佛法是中华文化的底蕴来说明,单从成语可见一斑:借花献佛、醍醐灌顶、当头棒喝、不二法门、现身说法、一尘不染、盲人摸象、三心二意、拖泥带水……,[〈中华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宗教语中的汉语成语〉,参见网址:https://kknews.cc/culture/bab5ylo.html(撷取日期:2020/4/22)《佛教成语汇编》,参见网址:(撷取日期:2020/4/22)https://wenku.baidu.com/view/92457b4e2e3f5727a5e96270.html]这佛法文化影响之深远,至今人人受用;若非佛法禅法有着文化的本质,焉能至此?

  今日正觉教团在大陆发扬国粹,举起文化大纛,并无唐突;佛法本是文化上事,亦循世间而说为宗教,因此正觉教团弘法,摄受方便为要,同时维护文化与宗教真实清净的本质。然今日正觉不肯乡愿,公开指斥六识论恶见及藏密坏法,却被说成“破坏宗教和谐,破坏信众团结”;难道中国人的慧命就是卑贱,得任由恶人宰割、送入火坑?

  佛教是世界上唯一有真实解脱之法、但没有“救世主”观念的宗教,虽有弘法的教主—本师释迦牟尼佛,却没有“被救赎者永为奴仆”的主奴阶级;因为人人皆有平等的自心如来藏—第八阿赖耶识,人人都可成佛。所以,无论佛教界及文化界,为了每一个人现世、来世的利益,都应大力阐扬中华佛法文化。

  以正统大乘佛教流传到中原,再流传到台湾,其实并无改变,更无分“境内、境外”之必要,因为都是一脉相承的如来藏正法。又,中国儒家学人在鹅湖之会时,陆氏兄弟(陆九龄、陆九渊)以发明本心(实不明本心,乃误会意识心能领略仁义道德即是本心)为要,陆九渊更言“易简工夫终久大,支离事业竟浮沉”[编案:意指朱熹的治学方法是支离事业],当场令朱熹难堪。由此可见,佛法对儒者也起了潜移默化之功;然而欲“发明本心”者,唯有回到佛法,才能真切了达。儒家思想告诉中国人礼义,民间故事让中国人敬畏因果,而真正统合一切、照明中国人的则是大乘佛法。

  大陆有关部门应当扬弃不合时宜的命令与法规,解开这阻碍中国大乘佛法弘传的箝制,放下境内与境外的执取;以文化之通流弭平两岸的隔阂,令复兴中华大乘禅法的团体都得同受法律之保障与管束。发扬超越一切世间宗教的禅宗文化,将此璀璨无比之精神文明传递到世界每一个角落,让中国成为全世界心灵的祖国,这才是中国梦的完成。

  平实导师本在家出家—示现白衣的真出家人

  (九)释惟护说:

“正觉同修会”提的口号是复兴中国佛教!如果是真正的菩萨再来,就应该对当前腐败的出家僧团进行改革。萧导师你带头出家,动员你领导的“明心圣人”出家,对腐败的出家僧团进行彻底改革,吐故纳新,充实新鲜血液。这样一来不就把释迦牟尼佛,掉眼泪的忧悲一下子解决了?

  [释惟护,《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卷四)]

  释惟护说:

要得佛法兴,只有僧赞僧!这是几千年来佛门留下的赞颂语。就是说不管是凡夫僧,胜义僧,菩萨僧,都是释迦牟尼佛的弟子。

  [释惟护,《我的菩提路—从“正觉同修会”的旗手到“叛徒”》(卷五)]

  事实:如来已在《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有所开示:

  汝无垢称!……我佛法中以心为主,一切诸法无不由心。汝今在家有大福德……如是白衣虽不出家,已具无量无边功德。汝于来世万行圆满,超过三界证大菩提。汝所修心,即真沙门,亦婆罗门,是真比丘,是真出家。如是之人,此则名为在家出家。[《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4〈厌舍品第3〉,《大正藏》册3,页306,中27-下12。]

  平实导师正如同维摩居士,是如来至教量说的在家出家,是真出家人。《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大乘本生心地观经》等经中亦说菩萨僧即胜义僧[《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5〈有依行品第4〉:“云何名胜义僧?谓佛世尊;若诸菩萨摩诃萨众,其德尊高,于一切法得自在者;若独胜觉,若阿罗汉,若不还,若一来,若预流;如是七种补特伽罗,胜义僧摄。若诸有情带在家相,不剃须发、不服袈裟,虽不得受一切出家别解脱戒、一切羯磨布萨自恣悉皆遮遣,而有圣法得圣果故,胜义僧摄,是名胜义僧。”《大正藏》册13,页749,下7-14。]。若得要真出家圣僧平实导师现出家相,才愿被摄受的人,他其实是依僧服表相而出家,不是为法出家,即文殊菩萨说的非真出家。释惟护本说平实导师所传是邪法,这里为何却又要平实导师出家?莫非以为袈裟披身,“邪法”即可成为“正法”?而如今平实导师连释惟护都摄受不了,出家后就能摄受全中国的法师们?这是何等的邪理而竟敢言之凿凿?然而正法毕竟不因出家、袈裟在身的表相而有异,这“出家说”岂非证实“邪法”只是释惟护个人对平实导师不满的诬蔑之词。若说要平实导师出家并至中国大陆“改革出家僧团”,然后诬谤平实导师所弘的是“邪法”,再由人举发,交由公安局管束、签自白书、切结永不弘法,同于释惟护所行,则此与魔王之算计并无不同。然平实导师必不如此,若公安局将平实导师系狱,其有明心弟子追随过来,亦一起入狱,岂非正称魔意?

  又,世间之僧赞僧,当如是理解:佛说执断见、常见者皆非佛弟子,是与佛、法、僧共诤者[《佛藏经》卷上〈诸法实相品第1〉:“舍利弗!若有众生说我者、说人者、说众生者、说断灭者、说常者、说有者、说无者、说诸法者、说假名者、说边者,皆违逆佛,与佛共诤。舍利弗!乃至于法少许得者皆与佛诤,与佛诤者皆入邪道,非我弟子;若非我弟子,即与涅槃共诤,与佛共诤,与法共诤,与僧共诤。”《大正藏》册15,页783,下12-18。],当然不在僧数而无有戒体;若有僧众包庇断常二见的僧众(即使不同流合污,却因覆藏包庇的缘故),不尊重戒法而无惭无愧,长此以往即会丧失戒体[虽然“覆藏他罪”在声闻戒及菩萨戒中都不是重罪,但若不尊重戒法而无惭无悔,即心中无戒,如是之人也会失去戒体,如《优婆塞戒经》卷7:“毁戒比丘心无惭悔,如是之人皆无戒也。”(《大正藏》册24,页1069,下28-29。)]。如是包庇邪见者,依《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2〈报恩品第2〉:“善男子!世出世间有三种僧:一、菩萨僧,二、声闻僧,三、凡夫僧。文殊师利及弥勒等,是菩萨僧。如舍利弗、目犍连等,是声闻僧。若有成就别解脱戒真善凡夫,乃至具足一切正见,能广为他演说开示众圣道法利乐众生,名凡夫僧;虽未能得无漏戒定及慧解脱,而供养者获无量福。如是三种名真福田僧。复有一类名福田僧,于佛舍利及佛形像,并诸法、僧、圣所制戒深生敬信,自无邪见令他亦然,能宣正法赞叹一乘,深信因果常发善愿,随其过犯悔除业障。当知是人信三宝力,胜诸外道百千万倍,亦胜四种转轮圣王,何况余类一切众生?如郁金华虽然萎悴,犹胜一切诸杂类华。正见比丘亦复如是,胜余众生百千万倍,虽毁禁戒不坏正见,以是因缘名福田僧。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供养如是福田僧者,所得福德无有穷尽,供养前三真实僧宝,所获功德正等无异。如是四类圣凡僧宝,利乐有情恒无暂舍,是名僧宝不思议恩。”《大正藏》册3,页299,下25-页300,上16。],即知本非菩萨僧(不具菩萨种姓,见众生犯地狱业[《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别经》:“复有十业能令众生得地狱报,何等为十?……四者,起于断见;五者,起于常见;六者,起无因见;……九者,起于边见;十者,不知恩报。以是十业得地狱报。”《大正藏》册1,页893,上8-12。]而不救护故)、更非声闻僧(没资格,与解脱之道不相应故,未证解脱果故)、亦非凡夫僧(没资格,不具正见、正戒等)、非福田僧(没资格,得须具足四不坏信、无有邪见、赞叹大乘,乃至凡一破戒即行忏悔。然包庇邪见而无惭无悔一处,已无戒体),从上算来皆无出家僧之资格。所以要僧赞僧,也得要他是个僧—也要有如来所说僧宝的条件。既然不属于僧宝,又如何赞扬?此证明释惟护仍在色身是否披上僧衣着眼,落入僧衣崇拜中,属声闻种姓,与大乘法无缘。(待续)

相关文章空谷跫音(连载01)----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02)----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03)----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04)----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05)----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06)----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07)----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08)----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09)----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10)----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11)----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12)----大风无言老师
     空谷跫音(连载13)----大风无言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