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中观(连载50)----游正光老师

  第九节 喇嘛教妄想成佛篇

  接下来这一节将探讨喇嘛教所谓的成佛之法,可分为两部分:即身成佛(或名即生成佛)及中阴成佛。喇嘛教的“即身成佛”就是在男女性高潮淫乐遍全身时,观察此快乐觉受无形无相,误以此为证入空性,成就其引以为荣的“报(抱)身佛”境界。而所谓“中阴成佛”则是指在死亡后,于中阴阶段“成佛”。喇嘛教这二种说法到底正不正确,即是本节所要深入探讨的地方。

  首先谈的是喇嘛教所谓的即身成佛之法,援例还是分别就四大派即身成佛的说法一一加以探讨。首先谈喇嘛教自续派中观的宁玛派之即身成佛法,该派的开山祖师—被喇嘛教称为第二佛的莲花生,其传记中如是说:

  “这些三摩地禅要法门的见地与修法,到底为何呢?”

  “这些经续的广大见地,即是刹那指示法界一切众相与法性无二无别,即是指示色空不二的现观;观者自心如如、无取无舍,身、口、意三业不待修整,法尔自然成佛,也就是无修无证本来佛的要义。”普贤金刚持明显指示法界体性,无修无证本来佛陀的要义,师子吼声身口如电殛般,刹那之间张口无言,仅是发出:

  “阿!阿!”之声。

  “是的,一切本不生,阿字本不生,一切现前无生清净,法尔成佛啊!”金刚持尊如实的指示。

  师子吼声现空明了了;他在大喜法乐之中说道:“我亲睹如实实相的法界了,这些经典不过是吾等现前的一心,所以一心圆证九乘,即是现观清净自性所流出的法尔九乘,也是无为法性中的缘起差别。

  这些经典从如实明空不二、性空圆满的体性当中,自生自显修持成就一切秘密三摩地,而现前等持,成就一切正定。更从清净的三摩地当中,现成实践一切秘密金刚行;依此一切秘密金刚行使所有众生,法尔成佛,圆证诸佛如来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大慈大悲等种种不可思议的果地成就,达到究竟的金刚持位。即是依如来果地,不离本位修证因、道、果的清净境界。如果能够达到这个境界,即是达到十八种悉地的圆满,也就是金刚持的果位成就,也就成证金刚持尊的名号了。”1

  这位“师子吼声”行者(莲花生)认为现前一念“明空不二”之境界,就是证得“究竟的金刚持位”(密教主张金刚持位超越佛地境界),殊不知真心本身无形无相,不会六尘、离见闻觉知,怎么会有光明之明相可见,而以为观察此光明相本身即是空性的境界呢?这显然已落入意识觉知心的能所与觉观中,并不是从本以来离能所与觉观的第八识空性心。由此可知:这位师子吼声行者连马鸣菩萨所开示“此虽名觉,即是不觉”之“不觉”境界都尚称不上2,仍堕于意识见闻觉知的境界中,我见尚且未断,更遑论明心证真如,又怎么可能躐等而成就四智圆明的究竟佛呢?所以说,这位师子吼声行者妄称自己已经证悟,乃至妄言证得“金刚持位”境界,是为佛在《楞严经》卷6中所教诫“未得谓得、未证言证”的大妄语人,也是一颠迦销灭佛种的人。

  或许有人会提出质疑:凭此迳判这位师子吼声行者所“证”的明空之境是落入意识觉知心中,还未成佛,这未免太武断了!至于师子吼声行者到底是否落入意识觉知心中?究竟有没有成为喇嘛教行者所说的“佛陀”?这可再从他的其余著作中得见分晓:

  何其奥妙!

  娑婆与涅槃同时圆具于一心之内,

  它的本性亘古即然,你却无缘得识。

  它空明无染,永世不灭,你却无缘一睹它的丰采。

  它处处显现无碍,你却视而不睹。

  因此著文,为解说自己的心性。

  若不了解内在自性,三世诸佛所开示之八万四千法门,无人得识其中奥义。

  此言不虚,大雄诸佛之密意尽在于此矣!3

  莲花生已经很清楚说明:他所谓的“真心”乃是“明空不二”—祂具有非常清楚光明的境界相,而且可以观察此境界之心无形无相谓之“空性”。然而这样的明空境界乃是意识所行之觉观境界—有一能观的心,以及有一个被观的境界;既然行者可以了知所观之境是光明相,以及能观之心无形无相,这显然不是离六尘觉观的第八识所行境界。然则菩萨明心所亲证的本觉,祂的实际理地没有任何一法存在,当然也没有喇嘛教行者所谓的明空境界可言,所以莲花生是错将意识觉观境界当作是“空明无染,永世不灭”的境界,甚至高推证得此意识境界就是佛地境界,误会真是大矣!由此可知:莲花生是我见具足的凡夫,根本没有亲证释迦世尊所说的第八识,更遑论能证得佛地无垢识了!宁玛派创始者莲花生既如是,不用说,继承他所说法的徒子徒孙更不可能明心,何况证得佛地境界。所以说,喇嘛教宁玛派宣称可以证得空性、可以证得佛地的无垢识,乃是名不符实的说法。

  接下来探讨喇嘛教自续派中观的噶举派之即身成佛法,该派最有名的“大成就者”密勒日巴在他的著作中如是举示:

  达马菩提说道:“您所说的降服怨敌之法,实在殊胜,但是与此法相应的顺缘助友却又是如何呢?”

  尊者答道:“祈请成就诸大士,显见内伴祈加持。清净五脉之慈母,相会慈父五净气,出生清净五界子,洞见心之五净分。如是成就之大言,我于超胜之佛地,中道越量宫殿处,虹光四轮处宣说,如幻化网之军旅,无作无执而持戒,一切显现皆明体,依此因缘见自性,洞见本来面目故,亲见自心之友朋,三界一切诸众生,我此心性普遍满,此即行者之亲朋。如是善友菩提心,永无离聚心安乐!”4

  密勒日巴宣称以脉、气、明点之锻链来洞见“明体”,即可以明见本来面目,成就不死虹身5,以此自称为成佛。可是这样的说法根本不如法!为什么?一者,佛的庄严报身并不是以脉、气、明点锻链而成就,乃是经历三大无量数劫,渐次断除三界爱烦恼障的现行、习气种子随眠以及无始无明随眠,是以圆满福德、具足一切种智而成就;并不是如密勒日巴所说,以脉、气、明点锻链而能成就。因为这些脉、气、明点的修练乃是健身及虚妄观想之法,仍然脱离不了五阴所行境界,我见尚且未断,明心也无,还能成就四智圆明的究竟佛吗?二者,密勒日巴以“洞见明体显现而不执著”,名为“洞见本来面目”,但此仍然不离能所二取与六尘觉观,仍然是意识相应之境界,皆是第八识如来藏所生之法,并非真实自在之“本来面目”。既然仍落在意识境界中,证明密勒日巴连声闻菩提最基本的断我见都未曾证得,何况能证自身第八识之所在,如此连三乘之见道也无,还有可能亲证佛地境界吗?当然不可能!可见密勒日巴夸大其辞,以此来自欺欺人、误导众生。三者,虹光身乃是虚妄之法,与佛地报身全然无涉。如密勒日巴诳言藉著观想将法界的“子光明”引入与自性“母光明”合并,藉此就能“彻证究竟大法身”6,而将自己的色身四大转为七彩“虹光身”;如是妄想,显示他于法界实相无所知见,仍然脱离不了五阴所行境界,又怎么可能有丝毫佛地的功德?姑且不论藉由观想是否能使得四大所造粗重身转变成微细物质的虹光身,纵使真能成就,又与佛地的庄严报身何干呢?显然是无稽之谈!四者,密教行者妄想藉由观想将法界子光明引入与自心本具的母光明合并,希冀将粗重物质肉身转化成不死之虹光身,然而所观想的皆属于虚构性不可成就者,仅是意识妄想的觉观境界,迥异于第八识离六尘觉观的境界,何曾“洞见本来面目”呢?五者,密勒日巴所说的成佛法,如前一节所说,实际上就是与女人性交,并于性高潮淫乐遍全身时,观察此淫乐觉受无形无相,说这样即是证得喇嘛教所说的报身佛。然而像这种男女交抱在一起的“抱身佛”,连世间最粗重的淫贪尚且执著不舍,怎么会是已断尽三界爱、已断尽习气种子随眠、已断尽无始无明随眠的庄严报身佛呢?所以说,密勒日巴如同莲花生一样,妄想于两性交合当中成就报身佛,这显然与真正的成佛之法无关;既然与佛法无关,承袭此说的密教徒子徒孙们,又如何可能依之证得本觉乃至成佛呢?

  接下来探讨喇嘛教自续派中观的萨迦派之即身成佛法,该派第五代祖师—曾任元朝帝师的八思巴,在他的《大乘要道密集》一书中公开写著:

  疏二、三种下一有相等者,上来已摽瓶灌相道,今当具明习见之仪,其有二也,初入定习仪、二出定习仪。初者,入增定时,如习第一有相本性见,则从心为始,次第速疾,印可身中围五空行宫。当尔之时,倘或心识遍住五宫,或于五宫都不能明,则缘心间意金刚宫,于彼一宫又不能朗,但缘彼宫意金刚面,或缘中目,令心稍住……又无其我我所念,唯有觉知明照而无妄想,或缘如于中目而明照者,则无明遣,谓曰:法相厥明,照分寂然而住,则自远离执我我所遍计之意,即是法性……二、空寂本性者,良由任运有相,本性计意金刚目等照分,厥亦隐灭,或似妄念而现寂知。尅此寂知心存明照而止住时,则无明隐,即是法相,其离分别自他之妄,唯现寂寥,乃是法性……三、融通本性者,修则虽然观修目等行人,觉心于眼目内现烟炎等及见树木、骷髅?等,尔时随一无物可成,故非是有然,于行人心上复现亦非是无,如是一现此定,则即空有融通大菩提道最上觉受,谓此若于融通觉受,得认持知明然住者,则无明隐,即是法相,当时远离分别自他遍计之妄,其寂知分,乃是法性。7

  八思巴所犯的错误也是以定为禅,误认为只要在双身法中让意识心处于一念不生而了了分明的状态,即是照见法性,殊不知当意识心处于觉知明照而无妄想,寂知心存明照、知明然住的状态中,仍是落在意识心的见闻觉知上,而竟妄谓自己已证得法性,乃至妄谓自己已经成佛,因而成就正信学佛人所不敢违犯的大妄语业。以此缘故,其后的喇嘛教行者同样被错误教导,常以意识心来观想自己的这个明照之心(其实仍然是意识心)与上师的心融合在一起,妄想因此而能往生上师的“净土”,乃至成佛。像这样观想自心与上师的心融合在一起,其实只是妄想,纵使观想成功也只是自心所现的妄境,显然是错误的修行方法。说明如下:

  一者,观想自己的心与上师的心融合为一,纵使能成就也只是行者自己所观想出来的境界相,乃是由行者的意根缘于意识的思维而作意,而有相应于自己所观想的境相出现,而为行者现前所观察。且这样的境界不离觉观,有觉有观就不寂静,怎么可能是空性心离觉观之绝对寂静的境界呢?如果“觉观明照的境界就是空性”这样的说法可以成立,则佛在初转法轮之“涅槃寂静”的开示、二转法轮之“空性不增不减、无觉无观”的开示,以及三转法轮之“真心所显虚空无为”8的开示等,是不是要被这些喇嘛教行者改写了?然而佛弟子都知道,佛是一切智者,佛的开示是至教量,世间无有一人有能力可以改写佛的圣教,所以说,喇嘛教行者的说法不正确,完全违背世尊圣教的开示。

  二者,如果自己能观的心(喇嘛教以为的空性真心)能与自己上师的心融合为一,则这能观的“真”心就有增减,显然违背《心经》中“不增不减”的开示。为什么?因为每一个人的空性心如来藏都是唯我独尊,不可能与别人的如来藏合并;如果自己的如来藏可以与别人的如来藏合并,岂不代表如来藏可以增减?既然喇嘛教主张“真心”能合并而增加,则未来有因缘时,这“真心”也必然可以分割而减少,如此则表示这个“真心”有增有减;既然有增有减,就完全违背《心经》中真心从本以来不增不减的开示。而且如果“真心”能合并,则合并后到底是自己与上师共有一个真心[编案:如此将造成因果错乱],还是合并后变成了另一个有情[编案:此则违背“众生界不增不减”的教证与理证]?所以说,喇嘛教行者深信自己的“真心”可以与上师的“真心”合并,认为自己这样就是成佛了,真的很荒唐!竟不知这样的境界,仍然是意识所行境界,不知道即使意识可以如天马行空一样,随意观想自己的心与上师的心合并,可都只是虚妄想,因为行者不论怎么观想,他们的意识心乃至真心如来藏自始至终都没有与其上师的心识合并过,况且喇嘛教四大派一切行者根本从未证知真心如来藏之所在。

  笔者举一譬喻来说明,就能了解喇嘛教的观想成佛之法实在非常荒唐。譬如现代科技已经能让探测器登上火星,透过卫星转播,可以在地球上看到火星到处是红色土地等等。如果你在地球上观想自己登上火星,当这些观想的境界成就时,请问你是在地球上,还是在火星上?有智慧的人听到这问题当然会回答:在地球上!可是依照喇嘛教行者观想的逻辑,却会深信自己观想成就时,人已经离开地球而在火星上了,不是吗?同样的道理,当喇嘛教行者观想自己的真心与上师的真心融合,或是进行喇嘛教所谓的本尊瑜伽9,真的就会与上师的真心合并成为一个吗?显然不会嘛!因为喇嘛教行者的真心与上师的真心还是分别独立著,不会因为行者的观想成就,其真心便与上师的真心合并。况且如果喇嘛教这说法可以成立,则《心经》说真心不增不减的开示,岂不是要改写为可增可减了?这不是诬谤佛错说法吗?

  三者,当喇嘛教行者自认安住于“法性”境界中时,其所谓的“法性”真心仍然有觉观,不离意识境界,显然不是真心如来藏离见闻觉知的境界。既然佛陀开示本心离见闻觉知,还会有八思巴所说“觉知明照而无妄想,寂知心存明照、知明然住”的现象出现吗?显然没有嘛!八思巴会有这样荒唐的说法,乃是堕入意识境界中而不知,却因此自称已经证得“法性”境界,显然八思巴是误将定境当作般若,将意识的空明境界当作是觉悟自心的境界,才会妄称已证“法性”而成佛了。

  四者,就算喇嘛教行者证得了“法性”的境界(此是假设,其实不然),也只不过是七住明心而已,还有超过二大阿僧只劫的修行时程才能成佛,怎么可能一证得“法性”,就成为四智圆明的究竟佛呢?由此可知:喇嘛教上师妄称意识心证得明空之境就是证得“法性”,就是成佛,根本乃自欺欺人,是天下最大的谎言。可是这样荒唐的大谎言,居然还是有很多众生相信,若不是末法时代,何能至此?所以说,喇嘛教的即身成佛之法乃是天下最大的谎言、最大的戏论,误导众生非常严重。

  综合上面所述可知:萨迦派有名的八思巴,与上述莲花生、密勒日巴同样堕于意识境界中。既然堕入意识境界中而不知,还有可能证得法性的境界吗?显然不行嘛!所以说,萨迦派的即身成佛之法乃是虚妄想,与佛法无涉。既然与佛法无涉,承袭此说法的喇嘛教信徒们,又有何能力证得法性而说自己已经成佛了呢?

  接下来探讨喇嘛教应成派中观的格鲁派之即身成佛法,该派创始者宗喀巴在他的著作《密宗道次第广论》如是举示:

  如是遮左右风,趣入中脉坚固不动,命力功能由此圆满。此后应修执持,以“于中脉坚稳安住非命力之果”要由执持方成办故。若风入中脉,入已安住,次以随念猛瑜伽力,然猛利火、溶解诸界〔界即种子,喇嘛教说是精液〕,下降至金刚端〔龟头〕不向外泄〔不向外射精〕,成办俱生不变妙乐〔成办俱生而不变之第四喜妙乐〕……溶菩提心〔精液〕任持不泄而修不变妙乐。由第六支于初二支所修成色,自成欲天父母空色之身,随爱大印得不变乐〔任持龟头不泄而修淫乐第四喜至乐〕,展转增上;最后永尽一切粗色蕴等,身成空色金刚之身〔色身因如是观修而成无肉质之空色身,名为金刚身〕,心成不变妙乐〔觉知心成为第四喜至乐之不变妙乐心〕,一切时中住法实性,证得双运之身〔一切时中住于第四喜至乐中谓之住于法的真实性,名为证得乐空双运之身〕。10

  宗喀巴已经很清楚举示:在男女行淫而达性高潮时,若得以不泄精液,让自己长时处在淫乐遍全身之第四喜妙乐中,并且观察此淫触之乐无形无相,就是成就了喇嘛教行者引以为荣的乐空双运、乐空不二之报身佛境界。但是这样的淫乐境界,不离受阴与识阴等五阴境界,会是从本以来就离于六尘觉观的第八识之本觉吗?显然不是嘛!既然连始觉(开悟见道)都还不是,有可能证得究竟觉的报身佛境界吗?当然不可能!由此可知:宗喀巴主张在淫乐当中可以证得佛地境界,也都是自欺欺人的荒唐语。

  或许有人会质疑:“据自己所知,喇嘛教根本没有男女双修之事实,是你诬赖了他们。”既然如此,笔者再举示宗喀巴著作《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清楚描述男女双身邪淫法的事实如下:

  修曼陀罗时生三昧耶曼陀罗,与入智坛之规,如〈鬘论〉云:“所绘之曼陀罗,刹那空后,观成所修之曼陀罗,俱守护轮钉魔碍等,眷属仪轨,如云明妃〔容〕颜殊妙,年可十五六〔岁〕;香花善庄严,欲乐于坛中〔于密坛中与上师共淫乐〕。德带摩摩格,慧者加持彼,放寂静庄严,佛住虚空界。”谓与外印〔实体明妃〕入等至定〔同住于性高潮中一心不乱〕,若无外印,应与智印〔观想之明妃〕入定〔同住于性高潮中一心不乱〕。以正行欢喜声〔以交合行淫之快乐叫床声名为正行欢喜声〕,召请智轮,供养浴足阏伽为先,〔然后观想佛父母交合大乐而放出红白菩提心〕入自身内,欲火熔化〔自己与明妃之欲火溶化而下滴〕,由金刚路〔尿道〕至莲华中〔明妃阴户〕,放出智轮〔射出明点精液〕,入于三昧耶轮〔同住于性高潮中一心不乱〕。11

  宗喀巴已经很清楚表示:喇嘛教确实有男女双身邪淫法在广传。所谓的明妃,也就是性伴侣,年纪十五六岁,然后在避人耳目的密坛中广行男女双身法,于引生性高潮前,妄称已入禅定等引中,复于性高潮遍全身快乐觉受时,妄称已入禅定等至中,并以让此快乐觉受持续不断,妄称已证真实空性。然而既有淫乐觉受出现就不离色阴与受阴,而能观察觉知此快乐觉受无形无相亦不离识阴与想阴,既然不离识等五阴所行境界,而且将五阴长时住于大乐境界误认为成佛之法,显然是连声闻初果断我见的证量也没有,还是凡夫一个,却竟敢妄称能在行淫当中成就佛道,这不是很荒唐、很离谱吗?世上有这样贪于男女淫欲的“佛”吗?世上有这样未断我见的“佛”吗?想也知道,当然没有!所以说,宗喀巴妄称于男女性高潮遍全身快乐觉受时即能成就正遍知觉的究竟佛,这样的说法不仅自身成就了大妄语业,而且还误导众生同步走上大妄语业,危害众生非常严重。

  又,名闻国际的格鲁派领袖达赖喇嘛,也在《西藏佛教的修行道》中宣称,在男女性交当中体验遍全身乐触可以证空性,说这样就是成佛了:

  在实际的密续禅修中,利根行者使用各种法门,如引燃拙火、本尊相应、运气打通身上的穴轮。透过他已经生起的欲望,他就能够融化觉悟心或体内的精液,经验到大乐。不管行者是男性或女性,这方面的经验完全相同。他忆起空性的证悟,将它与大乐的经验结合在一起。

  大乐的经验过程如下:当觉悟心或体内的精液被融化时〔射精时〕,就会经验到中脉的身体觉受,产生非常强烈的大乐经验,进而产生微细的心乐。行者一旦忆起空性的认识,心乐的经验就可以与之结合。那就是乐与空的结合〔乐空双运、乐空不二〕。

  依据密续的解释,乐的经验得自三种状况:一是射精,二是精液在脉中移动,三是永恒不变的乐。密续修行利用后二种乐来证悟空性。

  因为利用乐来证悟空性的方法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发现无上瑜伽续观想的佛都是与明妃交合。正如我在前面所说的,这种乐的经验,与寻常的性交迥然不同。12

  达赖喇嘛已经很清楚告知:一者,喇嘛教真的有两性交合之事实,不容喇嘛教行者狡辩说:“喇嘛教没有两性交合的事。”如果明知有而故意狡辩说没有,乃是违犯释迦世尊所制定的妄语戒及覆藏罪,这样的妄语及覆藏,乃是很严重的恶业,不能不慎啊!若真为佛弟子,岂会明知而故犯?然而喇嘛教为了弘传男女双身法,又顾及要避免公然违犯释迦世尊所制定的妄语戒乃至大妄语戒,所以就迳自另行施设所谓的三昧耶戒、金刚地狱、百字明等来笼罩喇嘛教学人。譬如喇嘛教宣称只要遵守三昧耶戒,就可以与任何女人行淫,而没有违犯淫戒、妄语戒,乃至大妄语戒等。又譬如喇嘛教妄言不与女人行淫就是违犯三昧耶戒,要下堕金刚地狱;然而所谓金刚地狱却是法界中根本不存在的,乃是喇嘛教自行虚构出来的地狱,用来诳骗、恐吓无知众生。又譬如喇嘛教宣称不论违犯任何戒律,行者只要精进念诵百字明上万遍,乃至百万遍,就可以获得忏悔的功德而灭除一切罪障无遗。事实上像这样的忏悔乃是无效的忏悔:第一点,百字明咒乃是与鬼神相应的法,所以念诵百字明咒,乃是向鬼神忏悔,绝非向佛菩萨忏悔也13。既然违犯佛戒却又不向佛菩萨忏悔,反而趋向鬼神道作忏悔,这样的忏悔有用吗?显然没有用嘛!第二点,百字明既不是佛菩萨传授的法,而是鬼神所传的法,而且其内容显然不是善法,如平实导师的开示:

  百字明之意译,已可具足显示其意涵─以双身法之修证,及以双身法之精进合修,作为密宗行者忏悔罪业之意涵也。而双身法之邪淫荒谬,世间万法无有能出其右者,绝非佛菩萨之所传者;吾人可以确定:百字明必是鬼神夜叉假冒诸佛菩萨形像及名号而妄传者。14

  像喇嘛教这样规避释迦世尊所设正戒,而另外施设不如理、不如法的三昧耶戒、金刚地狱、百字明等,乃是喇嘛教的虚妄想,但法界的因果律绝对不会因为喇嘛教行者另外虚妄施设的戒取而改变,它还是会继续如实执行著,让他们未来受非常不可爱之异熟果报。

  二者,当两性相交,并于性高潮射精而有遍全身乐触出现时,这样的乐触非常强烈,所以喇嘛教行者用尽心思希望能够保持这种强烈的乐触继续现起不要消失,以为如此不仅可以享受乐触持久,而且还可以由观察领受此乐触之心无形无相,而成就喇嘛教引以为荣的乐空双运、乐空不二即身成佛法门。但是像这样不清净的男女双身邪淫法,能够相应于释迦世尊所传之清净解脱的法吗?显然不能嘛!也难怪喇嘛教会另外施设大日如来等密教佛,宣称这些法是大日如来所传的法,而且还诳称这样的法高于显宗所传,是修学显宗后才能修学的,是上上根器的人才能修学的;这样的说法真的很狂妄也很愚痴,以此等邪恶外道法妄自高举,犹如夜郎自大15一样,不值一哂。

  三者,喇嘛教所谓的大乐明明是经由两性交合所产生,达赖喇嘛却睁眼说瞎话道:“这种乐的经验,与寻常的性交迥然不同。”像这样不诚实的瞎话,有智者能接受吗?当然不能接受!所以说,喇嘛教以领受两性交合所引生的乐为乐空双运、乐空不二即身成佛法,不仅违背世间伦常而遭世人不齿,更与真正佛法无涉,非但误导众生走入邪淫外道法中,还让众生造下大妄语业,其危害不仅仅是今世而已,而是无量世的沦堕。

  综合上面所说:喇嘛教所谓的即身成佛法,乃是以男女交合性高潮所产生快乐觉受遍全身时,观察此觉受无形无相谓之证入空性,以是成就他们引以为荣的乐空双运、乐空不二报身佛境界。此中,一者,证明喇嘛教真的有男女双身邪淫法存在,显然与真正佛法根本无涉,是假冒为佛教一支的外道法。二者,喇嘛教男女交合即身成佛法,乃是识阴所行的觉观境界,不是佛所说第八识离六尘觉观的境界。所以喇嘛教即身成佛法,乃是世间最大的谎言,会让众生未得谓得、未证言证。像这样诳惑众生的恶不善法,有智慧的佛弟子们应该要远离,以免与喇嘛教共同成就破法恶业,未来要遭受非常非常不可爱的异熟果报,到那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待续)

  -------------------

  1莲花持明著,《师子吼声─莲花生大士全传(二)》,全佛文化出版社(台北市),1997年3月再版,页254-255。

  2马鸣菩萨开示:“如凡夫人,前念不觉、起于烦恼,后念制伏、令不更生,此虽名觉,即是不觉。”然师子吼声行者尚不知执著“明空不二”之境界为烦恼,执此烦恼欲其时时现前,连马鸣菩萨所说的“此虽名觉,即是不觉”都还谈不上。

  3莲花生著,刘巧玲译,《无染觉性直观解脱之道》,页3-4。参见网址:http://ftp2.budaedu.org/newGhosa/C025/T036D/ref/T036D_01.pdf撷取日期:2012/09/23

  4密勒大师弟子众共集,张澄基译注,《密勒日巴大师全集(歌集)》〈第卅三篇二大成就者之会晤〉,慧炬出版社(台北市),1992年1月八版,页400-401。

  5【虹光身……他们认为这是一种由明光所构成的身体形态,一种细微身,是生命的本来状态。通过修行大圆满法,可以将由血肉所构成的身体,转换为虹光身。】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99%B9%E5%85%89%E8%BA%AB(撷取日期:2012/9/23)

  6【子母心光(10)当会合,彻证究竟大法身。……10.子母心“光明”----或子母光明。子光明颇似起信论所指之始觉,母光明颇似本觉。由本觉而生始觉,始觉经扩大缎练而与本觉合,名为妙觉。……母光明即是那本具的俱生空明佛智;和子光明,即那道上所见的种种深浅之空明智。子母光明会和一味则成妙觉佛位也。】〈密勒日巴的道歌~第九篇密勒日巴于灰崖金刚堡〉,译文:张澄基,圣地文化出版社。(撷取日期:2012/9/23)http://saintyculture.com/3221819978263773288226360/6706127

  7(元)发思巴上师著,慧忠译,《大乘要道密集》上册,自由出版社(台北市),2008年12月初版,页24-25。

  8虚空无为者,谓第八识如来藏不住于六尘诸法上分别、了知,犹如虚空含容万物,却不对万物作分别而无为无作,体性犹如虚空。

  9本尊瑜伽,亦名天瑜伽,以观想诸佛或上师等为自己本尊的修行方法,当观想自己与本尊无二无别,于观想成就时,自己与本尊合并为一,自己就是本尊了。

  10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密宗道次第广论》,新文丰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台北市),1999年12月初版三刷,页456。

  11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密宗道次第广论》,页245。

  12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讲述,郑振煌中译,《西藏佛教的修行道》,财团法人慧炬出版社(台北市),2001年3月初版一刷,页84-85。

  13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市),2002年8月初版。

  14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四辑,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市),2002年8月初版。

  15【夜郎为汉代西南边境的一个小国,其国王不知汉境的广大,竟问汉使:“汉孰与我大?”典出《汉书?卷九五?西南夷传》。后以夜郎自大比喻人不自量力,妄自尊大。】参见,教育部重编国语辞典修订本:http://dict.revised.moe.edu.tw/cgi-bin/cbdic/gsweb.cgi?ccd=TPm5Eu&o=e0&sec=sec1&index=1(撷取日期:2012/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