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眼(连载44)----郭正益老师

  《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的解析——外道密教与现今喇嘛教的依持典籍与佛教之实际正理的背离

  总结:在密续中忧伤的黄昏

  一千多年来的密教谭崔体系入主佛教,所带来的岂只是一页沧桑?无疑的,这惨痛的岁月让佛子椎心刺骨,在难以抚平的日子里,有著对苦海众生的悲悯与眷恋。佛陀对末法的预记也如是一一实现,密教师徒交婬以作为正遍知佛果的印记,如来大殿成为群魔乱舞而婬秽呻吟的曼荼罗坛场。

  谭崔密教虽然因为回教军队入侵而在印度失去了它光鲜亮丽的舞台,但藉由长久封闭而礼教不彰的西藏高原而东山再起,在与中国元明清皇朝来往的过程,喇嘛们接受了法王的怀柔册封的僧官制度,也直接以无上瑜伽的婬欲法来向中国皇帝输诚。

  当藏传密教于共军进驻西藏而失去它千年盘根错节的根据地时,又藉著美国庇护和国际的同情,达赖喇嘛再度于印度重新组织西藏流亡政府,又随著多元化的文明社会脚步以及讯息流通,欧美接纳了弱者藏传密教作为多元宗教的一环,让达赖喇嘛可藉由这崭新的舞台而再度吹响他性爱的海螺。

  历史上依附在佛教身上的谭崔幽灵以享用佛教资源而一举坐大,在印度、西藏、国际舞台上,都一成不变地肆虐,推翻原有佛教,并取而代之,令欧美政府及社会人士误以为藏传密教是真正嫡传的佛教。谭崔密教无止尽地啃蚀佛教狮子身中的血肉,在大快朵颐当中,谁能透视这真相?在多样变化与多种风情的佛教岁月里,真相总是在积非成是之中而隐没,佛子们累积了生死的无奈与苦闷,啜饮著正真的法水,维系著如来最后的一分血脉,在这片蓝色穷乡僻壤的世界,注定葬送色身的大地上而无悔地滚殁自己的青春。

  我们能够理解世间人对这正法的清香茗茶难以下咽,总是喜乐这世间浓烈五欲之爱而舔尝这生命轮回的苦果,这千年多的谭崔之爱搅和著佛教的动荡不安,随著谭崔势力的东进皇朝而让中国正法佛子的处境更加地艰辛,如今元明清的专制皇朝已过,台海两岸的政权也在解冻和学习新时代次序,正法也露出了曙光,在电子佛典大藏经全力揭露密续的真面目,佛法要步入正轨之际,却有一批又一批无知的台湾法师学人,正在开拔他们的脚步往著古老密续之爱的藏密阵营移去,离开了他们所承诺的菩提大道,往谭崔之密来探索这轮回之爱。

  从莲花生提倡男女性爱姿势的著作,一直到宗喀巴明说性爱灌顶以及《广论》所铺陈的藏密学子的花花世界,这污秽的魔教像是挟带粪尿的恶鸟到处撒下它兴奋与亢奋的排泄分泌物,在这样混乱的花花世界里,佛子们如是与恶魔一起共住,仍然悲彻心髓,无舍大愿。

  想想《金刚顶经》,这部密教最引以为傲的灌顶著作以及这一章所提到的密续,皆回归了印度传统婆罗门教的大自在天主宰思想,以在佛法名相的包装下,成就了一个光怪陆离的密法奇幻世界。一位密教菩萨号令十方一切世界宇宙的诸佛如来,并要求法界无过其上的如来颠倒过来向他毕恭毕敬,三时恭敬供养。密教写手全然不在意无人可堪受佛世尊礼敬,笔下的这位密教菩萨被号称为如来成佛后的根本上师,由是否定了诸佛的无师智,他取代如来的无垢识而出生如来身口意诸行。在天外飞来一笔之中,本来一切皆无所畏惧的诸佛如来被描绘成畏惧一位暴虐凶恶的凡夫 ——大自在天,还必须全体一起念诵礼赞求助密教菩萨来降伏这凶恶有情,这密教菩萨接受祈请而成功地打死了这大自在天,这金刚手由如来之上的大主宰,而同时变成了世界最伟大的救世主。

  密法世界中,如来嘱咐的三归依之法有了极大的转变,密教菩萨凌驾于三归依之上而先受众生归依,他与新时代密教五方佛开始宣演一切如来从无提及的密法,这位万分宝爱他的性器而称为“大持金刚”的密教菩萨谆谆教诲已然解脱的一切诸佛来行婬欲,这位大持金刚即是金刚手菩萨,即是金刚萨埵,即是金刚阿闍梨,他是诸佛的金刚上师与父母。佛教的三归依有名无实,全然归依大成就的金刚萨埵,佛教成为金刚上师的囊中物。

  信众改信密法而用心布置印度婆罗门教曼荼罗坛场,以实践即身成佛秘密灌顶,融合印度教的明点和脉轮,金刚萨埵从天上将性爱之水送给主持灌顶的金刚上师,再透过上师与明妃交欢而继续递传这性爱之水,让学人喝下后而与九位明妃翻云覆雨,如是尽未来际而保持男女双修之爱,永远不舍此法,即是成就谭崔师徒代代相传的即身灌顶之密教佛果,这就是密教所要的灌顶中的秘密。

  当密教遮遮掩掩地不想让人看破其性爱器官的手脚,以金刚杵和莲花两者和合的敬爱法来隐喻时,还是有密续忍不住说破其中机关:金刚杵即是男子自身的金刚杵,要去找相合的莲华,两者不断互相撞击,金刚杵和莲花各自有乳状之相流出,最后与会者都大呼快活;所以,这教导性爱之乐的密法真的是佛教学人魂牵梦回的真实佛法吗?

  密教在体会性爱之乐时,再将明妃形体以及婬欲事当作是空幻不实,即是乐空双运,自认超脱男女色相束缚。如来所言远离婬欲而真实可证的三昧被如是者抛之九天之外;谭崔本非学佛之人,也非世间善人,哪里懂得顾念佛法而愿意理解修身断欲之理?

  当印度和西藏的密教上师透过密续,即可将每位弟子家中的美眷收纳为性爱明妃,平常还有弟子每天供养打点,哪里还肯翻阅佛经修学?哪里肯向真正善知识礼敬而熏闻正法?如是静坐结印,勤苦念诵千百万遍的密咒,想像著自身变成了婬欲的金刚萨埵身,构成了谭崔密教所向往的身口意三密成就而快速成佛,在供养密教上师外,再无实践大乘菩萨六度庄严的志行,如此稀奇古怪行门而于坛场一丝不挂,却自说清净庄严,在这肉欲缠绵之爱,各各自说获得了佛果。

  一窝蜂涌向藏密的佛教法师是否还要等待信众都清楚藏密的底细后,全国舆论开始指指点点,才领悟到颜面尽失,大势已去,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灭除自己奔向藏密的火种,才肯散去学密的人潮呢?阿弥陀佛!

  第四章 外道密教之密法与佛教的真正密法——探讨解析谭崔密义于大乘诸部的相似法义

  速食面的密法

  这些密续编纂者既然主张谭崔密教的密法能够“即身成佛”,便不再回顾学佛人之修证成佛的三大阿僧祇劫的至高无上之道,自然密法中也不存在任何佛法第一义谛的“密意”,而是以回归印度教新时代的 5M性爱教派色彩而开始布置曼荼罗坛城,如同印度教 5M性爱教派徒众秘密集会时所建立的坛城;密教行者在进入佛教的殿堂出家时,也带来这秘密集会的坛城曼荼罗。

  密教在发展时期,除了布建他们的坛城,以迥异于佛教公开的演讲法会之外,也开始诵念外道所持的真言,以粪、尿、血肉、酒类来作为供品,这些令人难以想像的污秽不净物品是世间鬼神所乐于食用的,和佛教以香花鲜果来供养诸佛菩萨完全大异其趣。因此,密教在西藏发展时,和当地祭拜鬼神的苯教,最后融合在一起,而成为今日的藏传密教,一点都不令人感到意外,因为谭崔密教本来就是以钩召天地间的鬼神来作为其信仰的护法。

  在密教坛场召来的鬼神的层次都是属于法界中以贪著污秽不净之物来当作食物的众生,如果我们冷静思惟一下,单是天人都会嫌弃这些食物臭秽不堪而远离,更何况修学正法的大菩萨怎会接受如此不如理作意的供养?如何会有任何一位真正的佛菩萨参与这密教坛场法会呢?所以,藏传密教的谭崔秘密坛场所进行的一切秘密仪轨和传法,不但和佛教并不存在任何的关联,而且为了维系印度教的谭崔性爱教派的传统,可说其仪轨是以“惊世骇俗”、严重违背世间伦理的方式来进行的,所以有著“秘密处所”、“秘密召开”、“秘密进行”的“秘密”特征,以便让每一世代的“密教师”来传授印度教性爱密意的“密法”。

  由于性爱的密意,现在已经透过西藏的达赖喇嘛不断地推弘性爱的理论,因此令人发噱的异说也随之出现:

  (1)“异性苟合是必要”说:“每一个修行人修行到一个阶段,一定要去找异性。”

  (2)“男女双身非性交”说:“那些看起来有性爱而且使用到性器官的行为,但并不能算是世间的性交。”

  (3)“性交是清净戒律”说:“即使出家喇嘛和任何一位女子性交,也不会破坏他的清净戒律。”

  (4)“不泄精就是清净”说:“喇嘛们和女人性交,并不会泄精,所以这样是清净的。”

  这些谬见都违背了如来一代时教的教诲,然而竟还有人以为这样的秘密法是真正的佛法,在失去了抉择慧以及末法众生的烦恼业重之下,密教再次崛起和目前各种迷信而且缺乏实证、教理的新兴宗教到处充斥,令盲从者趋之若鹜。达赖喇嘛不论如何曝露其对于双身法的景仰,实则都是流于宗教异象的迷恋,因此需要透过更多的文章来剖析密教的法义、密教的事相,还原这历史的真相,并且可让佛陀之法义去除外在势力的影响而让如来的法义重新光显人间。

  第一节 首楞严三昧的金刚心——如来藏心

  我们翻阅佛典中真正密教部的典籍,虽然和其他的密续典籍一起被收录在中华电子佛典 CBETA的“密教部”里,但内容却是和密续大异其趣。这部佛典是《楞严经》,其中剖析了如来藏的密意,就是这“首楞严三昧”1。

  从《楞严经》的经典很清楚地教示,这是诸佛如来所开导教示的如来藏,于字里行间确实存在著如是鲜明的义理。

  然而,阿难尊者随侍在佛陀身边多年,却对于如是正真之教难以了解,因此如来藏才是佛法中的密意,因此当《楞严经》因为其中的密咒与仪轨而阴错阳差地被列为密教部典籍时,却反而是最恰当来证明这拥有“如来藏”密谛的《楞严经》才是真正的密教部经典。

  如来藏是此部经典的最为关键之处,而一切佛法中的证悟学人之所以能够了解三乘经典的真实义,就是因为所证悟的内涵是说明这法界的实相;如来藏就是法界实相,任何一位有情都有自己的如来藏,证得这如来藏,就是如来于经典中所说的“首楞严三摩提”,就是“首楞严三摩地”,就是“首楞严三昧”。

  这“三昧”也多被引述,如《悲华经》卷 8〈檀波罗蜜品第 5〉:“大悲!汝今谛听!谛听!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修行大乘,有首楞严三昧,入是三昧,能入一切诸三昧中。”2

  “首楞严三昧”是一切三昧之入手,真正的三昧,也就是学人如果要契入佛法的真实三昧,必须了解法界的真实奥秘,当知这法界之一切诸法都是由真心如来藏所流注、所出生以及显示,如来藏就是众生各自拥有的金刚心,而此金刚心有别于外道偷窃佛教的章句文字而说的“密法金刚心”,乃是佛法本有的真正法界的大奥秘,因此必须信受“首楞严三昧”可以亲证,才能向真善知识求教与修学,最后在精勤护法以及本身建立广大福德资粮之季,而能成就此“首楞严三昧”,由是其他无量无边的三昧方得陆续成就。

  因此,必须先找到如来所说的如来藏密法,知道这密意的实际本质,如此才得以和般若的密意契合。世间人则是于“空”义中起种种的颠倒想,无法区分“大乘空义”和“小乘空义”,也不清楚小乘人为何无法证得大乘第一义空的关键之处,又为何必须取证般若空才是大乘真实空,到底何谓是“空”,以及其与“大乘实相心”之间的真实道理为何,并不知其所以然。

  对于修学佛教正理的菩萨行者来说,必须找到这如来藏真心,这同时也是法界实相心,即是《金刚经》所说的“实相心”;在找到而亲证这真如心之后,还要能够依止于祂,而不是又想要回去依止茫然于三界生死的五蕴我。透过悟后的修学,将见地更加牢固,更由此了解其中更多更为广大的道理,如是在“首楞严三昧”的不可思议的境界中安住,依此而入圣地、依此而发起甚深的殊胜三昧,如《华严经》所说的无量无边的难可思议的各种殊胜三昧。

  所以,学佛人要先找如来藏心,找到之后,要依止祂的真如性,然后还要去思索、阅读善知识所造所写的论,深入禀受佛陀所开演的大乘经教,于菩萨戒一一笃行而熏习修学,舍弃五盖而能发起初禅,这样继续深入第一义之更难以了知的法而发起智慧,能够因此发起殊胜的三昧。

  然而,如果不愿意依止于如是的正理,不愿意信受此正真的诸佛的秘密教,却生起了懈怠,转而与谭崔密教的“即身成佛”相应,而生起了增上慢,以为佛果现成,不劳而获,不再敦勉自己精进而完成佛道上的次第修进。如是者,即是弃舍佛道而重回凡夫轮回受苦的无止尽历程。

  断除诸漏的首楞严三昧

  《方广大庄严经》卷 12〈属累品第 27〉:“八者、能断诸漏,得首楞严三昧故。”3

  因为,三界万法是依此实相心而为根本,一切有漏、无漏法都是由此如来藏心而出生显示,由于能证得“首楞严三昧”的缘故,便能藉由亲自检查这实相心的种种功德法以及其自性,而能实现转依如来藏的真如无漏以伏除自己垢染污浊的意识心,于过程中而能简别末那的无始执著体性,以所出生智慧来断除其中的有为法中的诸漏,如是断除烦恼障的现行种子,乃至于入地后,能够从亲证无生法忍的功德中,一一检查七转识的心相以及与习气随眠相互之间的纠葛,如是一一以道种智与初禅的静虑而予以多次心相的调整,时时观察其见分而起抉择,产生殊胜的决定作意,并得舍弃多种世间相分的执取,因而于自利利他菩萨行中而断除烦恼障的习气种子,如是远胜过于二乘人无法断除习气种子的杂染。

  《放光般若经》卷 2〈学品第 10〉:“菩萨欲得是诸三昧门及余三昧者,当学般若波罗蜜。”4

  要证悟这如来藏之“首楞严三昧”,应该熏习修学般若波罗蜜,然而如果这证悟的标的被密教人转变成苦练色身上的种种境界,甚至将明点与气脉施设为红白菩提心,乃至于将如来藏金刚心转变为性器象征的“秘密金刚杵”,便会在岔路中作茧自缚而永远离开这“菩提易得”的“首楞严三昧”的修学大道。

  因此没有证悟这如来藏金刚心,是无法真正契入了解法界的实相,因而无法深入解析一一亲证这实相心所含藏的一切种子功德,对于如来藏之出生万法的实际义理在假以时日之后,若没有继续听闻熏习正知正见,又会陷入胶著而难以信受,因而所思所想还会是与业果相应的世俗法,而不是殊胜的第一义谛之法;所以无法亲自领略如来藏妙谛,必然是很难以开展更广的佛菩提的道路,因此古来禅师针对这情形而说道“不识本心,学法无益”。

  对于外道谭崔密教来说,这证悟如来藏,则是永远不可能的事情,他们于幻想中所以为拥有的主观意识的功德,都禁不起任何的检验,即使他们与实体女人于性爱中纠缠而领略这是空无不实,而说这就是密法无上瑜伽的真谛,娱乐之余而能重新将焦点放在世间空性之中,以为男女做爱之后,便能因为如此“做爱究竟空幻不实”的体认而放弃种种的主观的执取吗?如是者不能理解佛法中的八识功能体性以及能取与所取上的种种变化,因此往往以为单方面从意识心的认知,就可以决定而产生甚深的抉择而得以即身成就,却不了解这其中有作主的染污末那识存在,还有执藏一切有记、无记身口意行业因的如来藏;因此意图以意识心微薄的理解力,却想要于修行上轻松写意并且毫不费力而得到丰硕的成果,往往徒劳其功。如此不事身行、口行的历练,乃至在佛法正知正见不可或缺的意行熏陶,而唯独企求偏颇的知见坚固不退,以为能够断除杂染与习气,却是不如人意。如是者总是以为自己真的是意行坚固,却不知道意行的坚固应该以修学般若为先,是由真正了解般若的涵义而产生的,是以般若智慧来作为修学的基础。

  不透过修学般若,是绝对不可能了解真正的佛意,也不可能产生任何的三昧。只有密教的虚妄想可以于谭崔法会中来假装有佛菩萨的降临,实际上都是世间贪恋诸法而不得自在的众鬼神们的群聚,如是法会绝不可能宣演如来之妙谛而令大众得诸三昧。

  密教的法会又极力讨众生之所好,求钱求财求利求名,这样于外相法安住,如此何时才能真正熏习“般若”,如何可于熏习之后,于佛法中安住?密教所谓的精进的谭崔学子,除了供养“密教金刚上师”之外,便是将宝贵的时间投入于大量次数念诵的咒语之中,最后参与密教法会,然后说“如来”已经遍入身体里,如是自说和“密教一切如来”和合,将外道的“合而为一”之法——“梵我”和“我”和合的思想,套用到佛教来,在无上瑜伽之仪轨中以“和合之法”来训令密教弟子,如此与异性弟子、明妃等,广行婬欲的“和合之法”,说此是密教的至高无上的密意。然而,这样诸漏皆无法断除的密意,如何能够出生“明心的功德”?更别说如何入地,乃至于得证佛果?(待续)

  -------------------

  1《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 1:“有三摩提,名大佛顶首楞严王具足万行,十方如来一门超出妙庄严路。”(《大正藏》册 19,页 107,上 23-25。)

  2《大正藏》册 3,页 220,中 26-29。

  3《大正藏》册 3,页 616,下 21。

  4《大正藏》册 8,页 13,上 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