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素娟老师的一封信----吴燕祯居士

  新竹凤山寺的日常老法师,原本是传统佛教的出家人,因研读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后非常地认同,而开始随缘宣说,并于生前多次或单独、或率僧团远赴印度的达兰莎拉面见达赖;在他接触达赖喇嘛后,就积极地在台湾开始传授《菩提道次第广论》。日常法师为了要弘传这部《广论》还特为成立了福智团体,据说他每年都去拜见达赖,除了“宗教”上的疑问向达赖喇嘛询问外,有关“广论班”1与“福智团体”的大小事务,无论悬而未决的事或每年的年度计划、所有重要的决策他都必定向达赖喇嘛“请示”;因此“福智团体”、“广论班”甚至是新竹凤山寺,这些团体实质上已沦为喇嘛教的外围附庸。

  您可知道,宗喀巴最有名的两部著作《菩提道次第广论》和《密宗道次第广论》其实是上下集的关系!中文版乃法尊法师所翻译,内容显示它们正是宗喀巴为弘传双身修法而编造的;例如在《密宗道次第广论》卷 13之〈密灌顶〉就明白地写著:要找十二岁至十六岁面貌庄严的明妃奉献给师长,如果找不到,那么用自己的女儿或妻子来奉献也可以!原文如下︰【以具足三昧耶之智慧母,生处无坏,年满十二等之智慧女,奉献师长。如〈大印空点〉第二云:“贤首纤长目,容貌妙庄严,十二或十六,难得可二十,廿上为余印,令悉地远离,姊妹或自女,或妻奉师长。”】〔编案:意思就是:“以 12~16岁的处女,甚至自己的姐妹、女儿、妻子也可以奉献给师长。而且最大的就是 20岁,20岁以上的师长还不要呢!”〕宗喀巴这是多么荒唐的邪“论”还冒称为佛法!

  因此,广论班等于是喇嘛教的外围团体,他们的核心教义跟修证(包括这两种广论)的内涵与标的都是双身法,参加广论班就等于是参加了迈向未来破戒下堕的男女双修邪淫法之前行,因为《广论》的作者是宗喀巴,他的《密宗道次第广论》整本书都在教人如何男女双修,真不知道日常法师清不清楚这个事实,竟然还会引进这种下堕三恶道的邪法。当他去印度见达赖喇嘛的时候,是否得到藏密的四部瑜伽,特别是无上瑜伽的法诀,而其内容其实就是用实体明妃修双身法;双身法在喇嘛教里被推崇为最高层次而且是最秘密的法,透过喇嘛们惑乱人心的谎言话术包装,将这种见不得人的粗重贪欲法高推得很神秘,甚至诳言“没有显教的基础是无法学密教的”。

  喇嘛教双身法的秘密之所以被公诸于世,是因为正觉讲堂有位老师在好几世之前为了匡正佛教、救度藏民,以大悲愿力投生藏地住持觉囊派,弘扬真藏传佛教的他空见如来藏正法。这位老师曾在定中看见自己往世的经历,深刻地了解喇嘛教所实修的“无上瑜伽”双身法之内容与次第;今生为了救护不了解藏密(喇嘛教)双身法邪淫本质的广大学人,所以不得不将这些实情揭发出来。而成立正觉教育基金会,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要教化社会大众、净化人心,藉由破斥假藏传佛教的双身法教义,希望能让世人不要再受到邪法、邪师的欺骗,被误导而学到假的佛法;因为假藏传佛教(喇嘛教)广泛地假借佛法名相来包装,但是骨子里却是跟佛法不一样,甚至是完全颠倒的,一般人很难分辨得出来,所以才容易被欺骗笼罩。

  如果您参加广论班,就是跟日常法师学,就是跟达赖喇嘛学,当然也就是跟宗喀巴学,学的就是假藏传佛教—喇嘛教—的外道邪法,跟随假藏传佛教学习到最后就会学到双身法。也许您会说:“我们只是去参加广论班,分享心得,学学打坐,也不是去学什么佛法,更不会去修藏密双身法。”但是,当您接触、熏习了宗喀巴的《广论》结下了法缘,就注定将来一定会和宗喀巴的法相应而修学邪淫双身法,就算这一世还不会学到,未来世也会相应而去修学,因为您已经和他们结了这个法缘,种下了这个种子;这就好比您的个人电脑中了病毒,即使目前暂时没事也感觉不到,但未来时机成熟它就会发作,而造成电脑当机甚至系统损毁等严重的伤害!正如 世尊在《楞严经》卷 9中,对那些假借佛教名义、毁佛净戒而修双身法的人所作的预记:【阿难当知:是十种魔于末世时,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体,或自现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觉;赞叹婬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弟子婬婬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踰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必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 2 所以说,菩萨畏因而众生畏果。

  喇嘛教标榜的双身法是极度荒谬的,明明是欲界最粗重低级的贪著淫欲下堕恶趣之法,却被喇嘛们吹捧为最高级的、能够最快速“成佛”的法,请问这样的团体,您还要参加吗?您去参加广论班就等于去壮大及护持他们,而这样的团体正是一块毒田,您去参加了这个团体一分,就有一分造恶的共业。宗喀巴所编造的《菩提道次第广论》,虽然内容大部分是抄袭佛法经论的文字(例如《瑜伽师地论》等),但他在里面加了喇嘛教的邪法毒素,参加广论研讨班研习《菩提道次第广论》,就如同是在一杯牛奶里加进了些许重金属毒素,每天喝一点并不会察觉它有毒,但是却会让人慢性中毒,虽然不会立即死亡,但是日子久了、中毒深了就一定会很痛苦地死亡,最后不仅是法身慧命没了,而且还会下堕三恶道中长劫受报,那可就真的是很悲惨了。

  再者,福智团体所成立的“慈心农场有机事业”,多是以利用信徒来担任义工的方式经营,因此所需的营运成本低廉,所以他们卖的东西可以比其他有机商店便宜,但这样的作法其实是一种不公平的商业竞争,更是“与众生争利”的行为。佛教的戒律有禁制:不能利用佛教的名义经营商务获取众生的钱财!福智团体这样的作法,其实是利用信众想藉由作义工来培植福德的心理,去帮他们经营打理商店贩卖东西,并且还将营利所得的钱财拿去供奉喇嘛教“达赖基金会”,因为日常法师虽然剃头著染衣示现佛教的出家相,但他生前却是喇嘛教达赖基金会的董事。可怜的是,这些群众与信徒却不知道“广论团体”其实是利用这些义工误以为有护持佛教的功德而为其所用,目的则是在赚取本乡本土的资财,再送出国外给玷污佛教、破坏佛法、误导众生的喇嘛教外道团体,从事破坏佛法、戕害众生的恶事。这种行为就是在种“毒田”,您认为这样佛门的护法众神会护持他们吗?当然只能找那些青面獠牙、面目狰狞、喜爱血食、贪著淫欲的罗刹恶鬼来作喇嘛教的护法神了。

  我们以前常去消费的一家有机商店,原本也是在卖有机的蔬菜、包子、馒头等等商品,但却因为成本拼不过福智团体经营的“里仁”商店而黯然结束营业。“里仁”的这种作法,不但违反商业经营的公平性,更不符合佛教的教义与戒律,表面上虽然有些民众可以买到相对便宜的产品,但是对于同样经营有机商店的业者,却极不公平甚至被“里仁”打垮,这样打著佛教团体的旗帜与众生争利而招惹民怨,让有机商店的同业怨叹:“里仁怎么可以这样!佛教团体怎会这样!”试想,倘若您是某有机商店的老板,您会作何感想?倘若您正当、辛苦经营的事业,却是在所谓的“佛教团体”这种不公平的竞争下挫败,您将会如何看待佛教?打著“佛教”的名义作买卖营利,本质就是贼盗行为,劫夺了佛教的威德与名声;真正的佛教是要以让每一位有缘的众生都能在佛法三乘菩提上得到利益为前提,何况修学佛法的第一步就是次法中的“布施”,也就是说,自家的钱财都应该随缘随力地救济众生了,怎么还能用不公平的竞争手段去破坏平衡的商业机制,而剥夺了别人的利益。

  再者,找遍佛教经典,未有如《广论》所施设的“三士道次第”之名相与义理,虽然圣 弥勒菩萨曾宣说三士之名义,然其内容也与《广论》所说次第无关。日常法师以“出家僧宝”身分,终其后半生的二十几年岁月,专门宣讲喇嘛教宗喀巴的这部《广论》,若是身为一位佛教的法师,应该要为信徒讲经说法,教导信徒修学正法,而不是把众生引入邪法;结果他竟然只专门弘传宗喀巴的这一部伪论,这部为了引导众生进入修学邪淫双身法《密宗道次第广论》邪法而编造的、大有问题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因此,跟随日常法师的大众就要小心了,因为他非但没有尽到法师的本分责任,甚至还将徒众们往背离正道的方向推堕。真正的“佛经”圣教是圆满无缺的,可以引导学人通往解脱正道以及成佛之道;而所谓的经、律、论三者,经是 佛所宣讲的教理,律是 佛所制定的戒律,论则是大菩萨对佛经、戒律的诠释及注解,外道凡夫如宗喀巴、达赖喇嘛等人,为弘传双身法而自意编写的伪论,乃至佛门外道大师所著作的常见、断见论,都不在三藏法宝之属。

  喇嘛教信徒称宗喀巴为至尊,然而他所编造的论却是充斥著谬误的邪见,完全不同于菩萨所著述的正论。与其花时间、生命去研读《广论》,还不如多听各方法师、善知识依文解义地讲解“佛经”,而且学人也不应只专注在某一部经或某一部论上面,虽然说三乘菩提一切佛法,都是依涅槃本际这个第八识真如妙心—如来藏—而开示显发,但是此第八识真心内涵的义理无量无边,所以 佛陀以四十九年的时间来为弟子们说法,从解脱道的声闻、缘觉法,说到菩萨道的般若乃至一切种智的深妙法,如是无量无边的胜妙法义,如何能以一经一论而尽数?所以,身为正信的佛弟子应当要有基本的判断智慧,不可自作聪明而自以为是地以为坚持一经一论到底就能够成就,那就是辜负了 世尊来此五浊人间示现乃至说法四十九年的慈悲与辛劳。更何况,宗喀巴的这两部《广论》的本质都是外道邪说,都是在误导学人走向恶趣,您千万慎重啊!

  目前两岸所有修学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团体,他们都不讲论中止观的部分,都只讲前面的三个大单元,而后面两个大单元的“止观”部分全都不讲。不讲的原因有两种:第一种是教导者自己也不知道后面的止观在讲什么,因为宗喀巴论中遣词用语很隐晦艰涩,其中有许多的密语、隐语,连教人的他自己也读不懂。第二种是,或许他知道其中的意思,但是不敢明目张胆的公开讲;因为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后半部(超过五分之二的内容)所谓的止观,其中将近一半的篇幅是双身法,而另外一半的止观内容也是全部导向双身法,只是全部都用隐说的手法来为《密宗道次第广论》双身法的实修作掩护与准备。可是,盲目地崇拜宗喀巴而跟著修学《广论》的人,有谁能知道这些内情呢?我们今天将这个事实写出来,并不是无根无据的毁谤,只是陈述这个事实,而且是密宗—假藏传佛教—的喇嘛们永远无法否认的事实。

  有一位正雄居士曾在“广论团体”修学护持了八年,但是他发现学习《广论》永远不可能学到真正的了义正法而毅然地离开,所幸在佛菩萨的护念之下,终于能遇见了真正的正法团体以及真正的善知识。弃邪法而归正道,得免于被喇嘛教邪法误导而造作恶业沦堕三涂,因此他发起了广大悲愿,决心要救护这些被《广论》误导的人,于是在明心之后写作了《广论之平议》这一本书,来揭露《广论》中的种种邪见与错谬并加以破斥。但这样一位慈悲的菩萨,却被您说成很可怕,可见您已被笼罩蒙蔽得分不清是非黑白了;其实您真正该怕的是您每周去参加学习的那个“广论班”,可叹的是您身陷其中而不自知,误把坏人当好人。试问,若是哪天有个冒牌的英文老师来到咱们学校,胡乱教导学生错误的文法、句型而误导学生,导致学生们永远都学不会正确的英文,请问身为正统正牌英文教师的我们,该不该勇敢地站出来指正?并且明确地指出错误的地方,说明为何错了?该如何改正?都得交代得一清二楚不是吗!如果明明知道有学生被误导而不站出来指正,那我们身为教师的良心何安?

  也许当初带您进广论班的人,并不是故意要陷害您、误导您,因为,可能连他自己也是被误导而掉进去的。如果您仍无法判断《广论》是否为邪说,请您先从下列几点来观察及深思:

  1.《广论》是宗喀巴写的,而宗喀巴是达赖喇嘛的祖师,达赖喇嘛主张并教导人们修双身法,在他的书中可以找到很多这样的证据;况且达赖喇嘛是不会放弃吃众生肉的,目前逃亡到印度的西藏僧人、喇嘛、仁波切、格西,他们也都是吃肉而几乎没有例外的,喇嘛们是集体吃众生肉的团体,怎么会是真正的佛教?而且,这个所谓“观世音菩萨化身”的达赖喇嘛,不但嗜食众生肉,甚至还指定肉的种类和烹调方式,来满足他的口腹之欲!像这种冒称是佛菩萨化身的谎言,其实在各种鬼神信仰的宗教里是屡见不鲜的,但是一般只要愿意用理性思考的人,就不会被那些谎言所欺骗了。

  2.达赖喇嘛自称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可是他在五十年前作出逃离拉萨的政治决定前,这位“观世音菩萨”竟然还要多次向喇嘛教的鬼神问卜求“神谕”,为了自己六神无主而去盲目寻求不确定的保障和心安。这位“观世音菩萨”还要靠占卜来请示喇嘛教的鬼神要不要逃?什么时候逃?如果他真是 观世音菩萨的化身,自有定知、定见早就化险为夷了,何必还要仰赖鬼神占卜?更何况,观世音菩萨是古佛 正法明如来倒驾慈航示现为菩萨来方便救护众生的,甭说只是个小小的西藏,就算是整个地球、整个太阳系,乃至整个银河系(三千大千世界)都在祂的掌握之中,过去、现在、未来的一切都能应念即知巨细靡遗,怎么可能还会耍那些不入流的把戏!可见达赖喇嘛说他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只是顶冒来诳惑不喜理性思考判断,而只迷信眩惑奇巧谎言的信徒,本质上就是自欺欺人的欺诈行为。

  3.假藏传佛教“喇嘛教”他们所供奉的神像,很多都是青面獠牙、目露凶光的罗刹鬼神,脖子上挂著一长串髑髅项链,甚至血盆大口中还叼著血淋淋的人手或人腿,皮肤颜色若非黯蓝就是血红,更有阴森森绿色的,眼神凶恶地瞅著,就是一副准备著随时要杀害吞食众生的模样;或者所谓的空行母、佛母、度母像,则是敧身翘脚歪斜而立,完全没有威仪可言;个个赤身裸露还都是身材妩媚、妖娇邪淫的罗刹女造型,并且也是暗红、深蓝、墨绿等等诡异的肤色,伴随著轻浮可怕的身形神态及配饰,这些鬼神像貌看起来一点也不慈悲,甚至应该说是可怖得令人厌恶,完全和正统佛教寺庙里庄严吉祥的佛菩萨圣像不同;真正佛教里的佛菩萨圣像,不论是或立、或坐、或卧,一切威仪都是非常庄严的,慈眉善目青眼视众生有如独子的。喇嘛教还有些是不让一般人接触而很秘密供奉的“密宗佛像”,就是正在行淫的“无上瑜伽”双身像,那些见不得人的“佛像”都是抱著女人赤身裸体的造型,多么猥亵得令人作呕!这应该就是喇嘛教称为“密宗”的密之所在吧(因为见不得人的缘故)!也应该是喇嘛教宣称他们“密教佛”的证量高于应身佛—释迦如来—而称为“抱身佛”的原因吧(因为抱著赤身裸女的缘故)!但奇特的是,怎么还有人会相信这种低层次的鬼神是佛菩萨的鬼话呢?

  4.假藏传佛教的寺庙,里面供奉的祖师宗喀巴像竟然比佛教教主本师 释迦牟尼佛的圣像还大,这是什么道理?分明是慢心僭越!现在我们这个世界的佛教是 释迦牟尼佛创立的,可是在假藏传佛教里,释迦如来的地位竟然比宗喀巴还低?我们可以看到,凡是正统的佛教寺庙所供奉的佛菩萨圣像中,释迦牟尼佛的圣像一定比其他的菩萨圣像来得高大庄严,这样才如理、如法嘛。

  5.那位每天晚上九点在生命电视台讲法的大宝法王,其实不论是别人称他为法王,或是他自称为法王,都是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极苦恶业,因为一切世间只有佛才能称法王,所以就连曾为七佛之师的古佛 龙种上如来,当祂倒驾慈航示现为 文殊菩萨时,也只能称为文殊师利法王子,更不会自称为法王,即使祂有法王的实质也不会违越。因为,每个银河系最多只会有一尊如来住世弘化,直到前佛所授记当来下生的后佛出世之前,这中间绝对不会有任何一尊别佛出世说法度众;所以我们这个娑婆世界在 释迦世尊与当来下生 弥勒尊佛中间,不会再有任何一尊佛出世,因此那些所谓的活佛、法王全都是大妄语。而且,佛陀乃是三界至尊,一切世间无有能超过佛者,最多就是佛佛道同平等平等而无差别;因此,妄称活佛、法王乃一切世间最严重的大妄语,其业果相对也是世间最严峻的,舍寿之后报在阿鼻无间地狱。这所谓的“大宝法王”当然也是僭越,是非常严重的不如法,已经是具足犯下三界世间最大妄语的罪业了。另外,他讲的法更是前后不通无法连贯,让人听了印象模模糊糊得不到任何实质利益,虽然他也会提到一些佛法的名相,但审其内容却都与佛菩萨讲的完全不一样,这点您可以去比对佛经内容就不难了知,也就能知道他只是个连我见都没有断的无明凡夫,却被信徒捧得这么高,真不知他与那些“众活佛、众法王”们,未来长劫的尤重纯苦无间业报要如何面对!

  6.假藏传佛教都传什么“四归依”,也就是归依上师、佛、法、僧。但是,佛教中哪来的四归依?真是瞎掰胡扯!〔编案:近来虽有部分喇嘛以言词狡辩说“喇嘛教没有说四归依”,但是事实俱在哪是狡辩言词所能撼动的;或有喇嘛承认说有所谓“四归依”──在佛法僧三宝之上更置一上师,但“并不是说上师是三宝之外的第四宝”,然而三宝中已经有僧宝了,之外再并列别一上师,那不是第四宝是什么?3加 1等于 4,这么简单明确的道理,狡辩言词又能改变些什么?难道喇嘛们都是认为 3加 1等于 3?〕自佛世以来,正统佛教就是归依佛、法、僧三宝,不多也不少。归依三宝时可以有一位证明师,但仍是归依三宝而不是归依那位证明师,然而传授三归依的证明师对于学人的三归依戒是否圆满成就有著极大的影响;首先就是这位证明师自己必须有圆满的三归依戒,而且能为学人开示真正的三归依内涵及义理,还要能够如法地带领学人在佛前完成三归依,至少必须如此学人才能真正获得三归依戒的功德及利益,所以选择如法的归依证明师对学人是非常重要的。另外,学佛当然要有老师(上师)教导,但也绝对没必要特别归依自己的老师(上师);因为,三归依中的佛法僧三宝,所指的是十方常住一切佛宝、一切法宝及一切僧宝,所以如果上师自己已经如法得三归依戒,也能够如法教授学人正确的三乘菩提,持戒清净而不违犯,那他本来就已经是三宝中的僧宝,本来就是学人归依的对象,那又何需头上安头画蛇添足地去归依上师?除非这位上师并不是僧宝,但是他若不是僧宝您难道还要归依他?这是很简单的逻辑道理!所以,佛法中只有归依三宝,您也可以找经书来查证,这个四归依本来就是喇嘛教他们自己的创新发明;可是佛法一向不允许创新,因为 佛已经宣演得很完整了,若能再创新岂非表示这个创新者的证量更高于诸佛?同时也表示佛法不是究竟的,所以还有改进的空间?但是,佛是世间至高无上的、圆满究竟的,已经到顶端了才能称为佛,岂有上师能高于佛之理?佛是正遍知,否则就不能称为佛了,而成佛之道是必须历经菩萨道五十二个阶位的修证才能究竟圆满的,哪有能“即身成佛”之理(唯除最后身菩萨的示现)。

  7.几年前我们曾到台北故宫参观“圣地西藏”文物展,里面就有一些法器是用人的头盖骨去做成的碗,叫嘎巴拉;还有用人腿骨做成的法螺,可以拿来吹出声音的,这不是很恐怖吗?慈悲众生的佛教怎会用人体的器官来做法器?听说还有所谓“阿姐鼓”,是从一位少女的身上活生生地将她的皮剥下来制成的喇嘛教“法器”。我们去参观的时候还看见许多身材妩媚、丰胸细腰、眼神有点凶恶,嘴里还暴露出两边獠牙的“女神”,她们是所谓的度母,可是佛教的修行怎么会有“度母”?那样轻挑撩人能度个什么?感觉就是不太正经,摆明是在搞什么男女关系,连世间法都不允许这样,更何况是清净的佛法修行?里面还有一座牛头人身的双身像,叫作“大威德金刚”,它还抱著一个裸体的女人,造型变态至极。像这种一望即知就是很奇怪的宗教,明明是掺杂了其他印度多神教和藏地原始信仰苯教的内容,却硬要鱼目混珠跟佛教牵扯在一起,正信的佛弟子实在不能接受。

  日常法师在 1989年至 1992年间,曾在台中南普陀寺(位于松竹路附近)任教务主任之职位,但他当时就在僧团里宣扬《广论》,不承认有西方极乐世界,否认有 阿弥陀佛,还教导僧众只要熟读《广论》就可以成就。他这种恶说法与当时南普陀寺的住持广化老和尚完全违背,因为广化老和尚是主张念佛求往生的,坚定地相信净土、相信有西方极乐世界、相信有 阿弥陀佛。广化老和尚当时就发现这部《广论》大有问题,于是开除了日常法师,将他赶出南普陀寺,避免他继续影响僧众;然而,日常法师在离开的时候还带走了一批僧人,这件事让广化老和尚很不高兴;这件事乃当年广化老和尚的侍者亲口告诉我们的。虽然这佛门中的是非,本来不忍去谈论它,但是日常法师在弘传外道法《广论》时就已经是自外于佛门了,何况当初他离开南普陀寺时还带走一批僧众,虽然当时全都是未断我见的表相凡夫僧宝,但他仍然成就了破和合僧的七逆重罪,早就不在僧数之中!所以,在此特别提出说明,是要让您知道他并不是佛教正面的范例,而是负面的案例,并且早就有人发现他的错误并予以摈斥过了。

  相信您往世亦曾种下正法的善根种子,也希望您不要再继续被误导下去了,祝愿您能像正雄居士一样,认清《广论》的真相,尽速离开“广论团体”,找到真正的善知识,您自己也可以在佛菩萨面前祈求,让自己的法身慧命能够发芽成长。当知,自古以来邪不胜正乃是真理,而且总有一天您会知道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只是希望您不要耽搁太久,否则不但您自己走错路,还会影响到您的下一代,还有您自身的未来世,甚至是未来的无量世,这件事绝非等闲,不可不慎重啊!愿您三思,能以多劫积累的善根福德,运用您的智慧顺转因缘、弃邪归正,我亦至心祈求佛菩萨加持于您,祈愿您能早日修学正法,早证菩提!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南无西方极乐世界 阿弥陀佛

  南无大慈大悲 观世音菩萨

  菩萨戒子觉祯(燕祯)合十敬上

  公元2014 年5 月23 日

  注︰ 喇嘛教四大派:

  红教—又名宁玛派,主修莲花生的法。 白教—又名噶举派,现在大宝法王那一派,大宝法王一世→二世→三世……,一直传到第十七世,有两个大宝法王,这两位都有来过台湾。噶玛巴“乌金钦列多杰”,现住在印度,常出现在生命电视台;“听列泰耶多杰”,现住在不丹。

  花教—又名萨迦派。

  黄教—又名格鲁派,由宗喀巴创立,明朝,青海省地方的人,在四大派中最晚成立,宗喀巴有五位较有名的弟子分别如下:

  1贾朝杰:宗喀巴的两大弟子之一,宗喀巴的座像旁都坐著贾朝杰及克主杰这两位弟子。

  2克主杰:宗喀巴的两大弟子之一,后代弟子推崇为班禅一世,接著传二世、三世、四世、……、十一世(现任班禅,目前还住在西藏)。

  3绦钦却杰:汉文意为大慈法王,明宣宗给他这个封号。

  4绦央却杰:汉文意为妙音法王。

  5根敦主:宗喀巴的最小弟子,也就是达赖喇嘛一世,接著传二世、三世、四世、五世、……,到了十三世达赖喇嘛在位时,那是 1930年代的时候,有一位汉地的太虚法师派了一批弟子去拉萨学习密教,其中一位是法尊法师;法尊法师学有所成,于是将宗喀巴的两本大著作《菩提道次第广论》及《密宗道次第广论》翻译成汉文。十四世也就是现任的丹增嘉措,从拉萨逃亡至印度,目前住在北印度的达兰莎拉。

  以上就是告诉我们“广论班”跟达赖喇嘛及宗喀巴的关系。

  -------------------

  1“广论班”就是指研读喇嘛教宗喀巴所编造之《菩提道次第广论》的班级。

  2《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 9,《大正藏》册 19,页 151,中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