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中观(连载29)----游正光老师

  第三节 二转法轮的佛菩提

  有许多人,包括喇嘛教自续派中观、应成派中观的喇嘛及学人们,不承认佛在二转法轮已明白开示第八识真心及其种种中道体性的事实,所以有人认定意识心是常住法,以此来取代真心;或者有人因为无法亲证,干脆否定真心存在,认定一切法都是唯缘所成,都是缘起性空、都是性空唯名。会有这样的错误认知,乃是不相信佛语开示所产生的结果,所以才会坚执意识心为常住法,并且否定一切有情第八识真心的存在,认为一切法都只是缘生缘灭的无因之法,在在证明这些人都是十信位尚未圆满具足的凡夫,才会住于常见、断见,乃至堕入邪淫外道法中。然而,对证悟明心的菩萨而言,都能够清楚知道佛在初转法轮时,确已隐说真心—第八识如来藏—真实存在的道理,也就是阿罗汉灭尽蕴处界一切法而入了无余涅槃并不是断灭空,因为有涅槃本际真实存在故。如果佛陀所说的法是如同常见、断见外道,乃至运用邪淫外道法当作成佛法门的话,佛也不必那么辛苦降生人间,来为众生开、示、悟、入佛的所知与所见,甚至还讲经说法四十九年才示现般涅槃。既然佛在初转法轮时都已经隐说苦之本际、我、如、本识、真如、如来藏、入胎识等不同名称的这个真心存在,难道佛陀不会在二转法轮时,继续开示真心所具有的种种中道体性般若中观,教导弟子众增进道业吗?难道佛陀不会在三转法轮时,继续传授菩萨们更深妙的一心有八个识的唯识种智正理吗?想也知道,当然会!因为佛陀大慈大悲,观察众生的因缘若已成熟,就会以真心的种种中道体性,以及真心所含藏的一切功能差别的道理,从点到面、由浅入深,不厌其烦地一再详细为众生解说,让座下的弟子众及未来众生可以成就三乘菩提的实证。所以说,佛的本怀,就是要让每一众生都能够亲证三乘菩提,让众生能够解脱生死,乃至成就佛菩提果。

  既然已经知道佛在初转法轮时,就已隐覆密意地开示有第八识真心存在,这一节将详细探讨二转法轮佛到底有没有开示第八识真心之所在,又说了哪些第八识真心的异名,以及祂有哪些体性等等。首先谈的是“无住心”,照字面解释,是指这个第八识真心无所住,不与六尘相应、不分别六尘,故名无所住心。如佛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 574开示:

  佛告曼殊室利童子:“汝观何义,欲证无上正等菩提?”曼殊室利白言:“世尊!我于无上正等菩提尚无住心,况当欲证?我于菩提无求趣意。所以者何?菩提即我,我即菩提,如何求趣?”

  佛言:“善哉!善哉!童子!汝能巧说甚深义处,汝于先佛多植善根,久发大愿,能依无得修行种种清净梵行。”1

  曼殊室利童子(文殊师利菩萨)以无住心的实际理地本来无有一法可得,于无上正等正觉亦无所希求,因此向佛禀白:

  “真我于无上正等正觉尚且无所住其心,更何况欲证无上正等正觉?因为菩提就是第八识真我,第八识真我就是菩提,那又何须再希求趣向菩提呢?”佛随后赞叹曼殊室利童子善说甚深第一义谛法,也赞叹曼殊室利童子已于过去无量佛所久植善根及发大愿,所以才能依于对六尘都无所住之无所得心而成就种种清净梵行。由此可知:佛在二转法轮的《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已开示第八识无住心真我的存在,祂于一切法都无所住、于一切法都无所得,所以菩萨才能成就佛菩提的种种清净梵行。

  不仅《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如此开示,《小品般若波罗蜜经》卷 1〈释提桓因品第 2〉也开示如下:

  尔时舍利弗作是念:“菩萨当云何住?”

  须菩提知舍利弗心所念,语舍利弗:“于意云何,如来为住何处?”舍利弗言:“如来无所住,无住心名为如来。如来不住有为性,亦不住无为性。”“舍利弗!菩萨摩诃萨亦应如是住,如如来住于一切法非住非不住。”2

  从舍利弗与须菩提的对话当中可以证明:有一个从来无所住的心,名为如来,也就是佛子四众皆所当知的自心如来——第八识如来藏;祂是一切有情的真心,在禅宗亦名为本来面目、佛法大意等等。这个自心如来祂真实存在,从来不住有为法中,也不住无为法中,所以说祂不落有无两边。由于无住心不分别诸法,于一切法都无所住,所以名非住;可是这个第八识真心不断地藉缘出生现象界的种种法、种种心,包括菩萨行六度万行等事,让众生在种种法中有所受用,名非不住;合此非住与非不住,故名为非住非不住。也就是说,在事相上可以看见菩萨不断地行六度万行等事,第八识所生的觉知心有所住,可是第八识真心从本以来不在六度等事有所住,亦不作种种分别,故名为非住非不住。

  这个无住心,如同《金刚经》所开示的义理一样: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3

  佛陀开示:菩萨现观第八识真心无所住,不与六尘相应,所以在真心的理上,根本没有所谓六根、六尘、六识等任何一法存在,就如同禅师证悟后所说的:【虽终日吃饭,不曾咬著一粒米;终日著衣,不曾挂一条线;终日说话,不曾动著舌头。】 4一样全都是在说第八识真心的实际理地——不住六尘之极寂静境界。会与六尘相应的,乃是第八识真心所生的七转识,而不是真心第八识自己。在事相上,有情的七转识在种种法上作种种分别,所以才会在世间看见有吃饭、著衣、说话等等有为法的显现,乃至有菩萨行六度万行等有为法出现;可是,在理上第八识真心永远无所住,祂不会在种种有为法中分别及执著。这已经很清楚地告诉大众:第八识真心所出生的七转识在种种贪染喜厌等有漏有为法中追逐时,第八识真心仍然显现出祂的无漏无为体性,永远都不在有为法上起分别及执著,并且与七转识妄心配合无间,故而不断出生种种有为法让众生领纳及受用,这也就可以证明:真的有一个真实心存在,名为无住心,祂不住有为,也不住无为,却能具足生显有为与无为的体性而随缘任运自在。虽然在事相上,众生对种种境界有所住、有所著,可是众生的第八识真心仍然不在种种境界中有所住、有所著,这样的心才是真正的无住心。

  是故于此可作个结论:佛在二转法轮的般若经典中,已经明白开示了一切有情的第八识真心,就是不分别六尘、不分别一切法的无住心,祂既不住有为也不住无为,纵使众生在种种境界中有所住,可是第八识真心对于种种境仍然是无所住。

  接下来谈第八识真心的另一个名称“非心心”及其体性。非心心不是众生所认知的心,因为众生所认知的心是有见闻觉知的六识心,以及处处作主的第七识意根末那识,所以众生才会喜欢在种种境界法中快乐自追、盲目自娱,而不知道要追求离见闻觉知、没有任何三界境界的第八识真心,如佛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 559〈清净品第 9〉开示:

  佛告善现:“若菩萨乘善男子等,于诸佛所取相忆念,

  随所取相,皆名执著。若于三世诸佛世尊无漏法中深生随喜,既随喜已,共诸有情回向菩提,亦名执著。诸法实性非三世摄,不可取相,不可攀缘,亦无见闻觉知事故,于无上觉不可回向。”

  尔时善现便白佛言:“诸法实性最为甚深。”佛言:“如是!本性离故。”善现复言:“如是般若波罗蜜多皆应敬礼。”佛言:“如是!法性无作、无觉知故。”善现复言:“诸法本性无所造作、无觉知耶?”佛言:“如是!诸法本性唯一无二,无造、无作,不可

  觉知、不可分别。若诸菩萨能如是知,即能远离一切执著。”善现复言:“如是般若波罗蜜多难可觉知。”

  佛言:“如是!无知者故。”善现复言:“如是般若波罗蜜多不可思议!”佛言:“如是!非心心所能了知故。”5

  佛陀开示:这个非心心—诸法的实性—祂是不生不灭的,所以没有过去、现在、未来可说,非三世所摄,恒常存在故。祂离见闻觉知,所以不知有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不取种种法相,不攀缘种种境界,亦不知回向等事,所以祂是没有境界的法。祂远离六尘的种种分别与执著,与众生所知有见闻觉知、会攀缘种种境界法的心完全不同,不是见闻觉知心仅从思议即能了知的。正因为非心心离六尘见闻觉知,与众生所知有见闻觉知的心完全不同,所以佛才会在经中开示:

  【佛之明法,与俗相背,俗之所珍,道之所贱。】 6也就是说,佛所说的真实法与众生所认知的世俗法南辕北辙、大相迳庭;世间人所认为尊贵而珍惜的,譬如名闻利养、眷属徒众等,在佛法中却是应当轻贱、应当舍离的;佛法所宣真正尊贵的,譬如解脱生死众苦的果证,乃至众生唯我独尊的第八识真心,世间人却轻贱于祂,认为祂是没有价值的,不知祂才是真实的常住之法。由此可知:一般众生所认知的心是能见闻觉知的意识心,不能一天没有祂,少了祂,犹如要了众生的命一样。可是在佛法上,这个非心心才是佛所开、示、悟、入的真心,而且祂是难信、难闻、难证、不可思议的真实法。犹如佛在《杂阿含经》中开示大地土与爪上土的道理一样,错认不离六尘见闻觉知的意识心为真心的人,如大地土那么多,而知道第八识真心恒离六尘见闻觉知的人,如爪上土那么少,这也是自古以来,能够证悟非心心的人永远是极少数人,不会是多数人的道理。

  又《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 1〈了知诸行相品第 1〉中也开示这个非心心真实存在: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作是言:‘令我随所乐欲,如其所应,宣说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世尊!以何等义名为菩萨?当说何法为菩萨法?世尊!我不见有法名为菩萨,亦不见有法名为般若波罗蜜多。以是义故,若菩萨及菩萨法,皆无所有,不可见、不可得。般若波罗蜜多亦无所有,不可见、不可得。我当为何等菩萨教何等般若波罗蜜多?世尊!若菩萨摩诃萨闻作是说‘心无所动’,不惊、不怖,亦不退没,是即名为教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是即了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即安住般若波罗蜜多。

  复次,世尊!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多时,观想般若波罗蜜多时,应如是学。而彼菩萨虽如是学,不应生心:‘我如是学。’何以故?彼心非心,心性净故。”7

  须菩提向佛禀白:有一个非心心,本性清净,如果菩萨听闻到有情皆有一个于任何境界都无所动的真心时,能够不惊、不怖,并且依于般若波罗蜜多的正知见而闻思修,乃至因缘成熟证悟此心而能安住不动摇者,则此凡夫菩萨即成为真实义菩萨。菩萨证悟此非心心后,用见闻觉知心来观待此心,祂无形无相、无有五蕴十八界等诸法,所以不可见也不可得。菩萨转依并安住于本来无一法可得之自性清净的非心心,心无所动、不惊惶恐怖,也不会退失于佛菩提道。从须菩提的说明中可知,有一个非心心存在,祂本性清净、不会六尘、离见闻觉知,于诸法都无所得。如果能够转依及安住于此无所得心,菩萨才能精勤修学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乃至如实通达,无没、无滞,远离一切烦恼染著。

  又二转法轮般若诸经说第八识真心离见闻觉知,与三转法轮《维摩诘所说经》卷中〈不思议品第 6〉开示相辉映:

  法不可见闻觉知;若行见闻觉知,是则见闻觉知,非求法也。法名无为;若行有为,是求有为,非求法也。是故舍利弗!若求法者,于一切法应无所求。8

  这个“法”就是指一切有情的第八识真心,祂无所住,既不住于见闻觉知等有为法中,也不会去追求任何一法,所以是无为性的。众生想要找到这个本来就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真心,如果不往离见闻觉知的方向去找,反而落在见闻觉知等有为法的范畴当中,当然不可能找到真心;因为众生所见、所闻都落在见闻觉知的范畴中,不是在求离见闻觉知的

  “法”,所以维摩诘菩萨于后作了总结:如果想要找到第八识真心这个“法”,应该于五蕴十八界一切法都不看作真实法而求,未来才有因缘证得。由此可知:二转法轮与三转法轮诸经所说的真心,就是非心心,不是众生所追逐宝爱的见闻觉知心。第八识真心祂本性清净、恒离六尘见闻觉知,没有丝毫众生七转识妄心的体性及心行,名非心心。

  是故于此可作个结论:二转法轮般若诸经提到的非心心,祂真实存在,本身离六尘见闻觉知,是没有境界的法;有境界的法,乃是妄心七转识所行境界,皆是刹那刹那在六尘境界中生灭的法,不是恒常离六尘见闻觉知的非心心。

  接下来谈第八识真心的另一个名称“无心相心”,表示这个真心没有七转识的种种心相可言,如《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 305〈初分佛母品第 41之 1〉开示:

  (善现:)“世尊!云何如来、应正等觉,如实知彼诸有情类所有无见、无对心?”

  (世尊:)“善现!一切如来、应正等觉,如实知彼诸有情类所有无见、无对心,皆无心相。何以故?以一切心自相空故。善现!如是如来、应正等觉,依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如实知彼诸有情类所有无见、无对心。”9

  世尊开示:如来如实了知一切有情的第八识真心没有任何七转识妄心的心相,故名为无心相心。为什么?因为祂无形无相、不可见,也不可以面对;这是依无心相心实际理地之内涵来开示的,所以祂没有任何众生心相可言,这与《心经》所开示的一切有情真心实际理地没有六根、六尘、六识、十二因缘、四圣谛等,其意涵完全一样,没有差别。然而,这个无心相心却附物显理,藉著祂自己所出生的五色根,去接触外五尘而不断地对现出生种种内六尘法相,让众生可以现前领纳及受用苦乐等事。也就是说,第八识真心虽然无形无相,可是祂却出生了众生可以看见及面对的五根及六尘诸法。譬如由真心所变现出来的眼扶尘根(眼睛),当眼扶尘根摄入色尘影像时,是以倒立的方式将外相分影像映现在视网膜上,然后再藉著眼扶尘根之视神经传导到大脑掌管视觉的部位,成为正立的内相分影像,而为眼识及意识之见分所分别,众生因此而能了知色尘之青、黄、赤、白等等显色,以及形色、表色、无表色等等差别。所以,不管是外相分、内相分,都是这个“无心相心”藉著祂所生的五根身任运随缘而摄取及显现的影像;众生就在这些生灭不已的影像当中,就在这种种可见或不可见而可以面对的诸法中,辗转追求执以为实而轮回生死。菩萨则不然,菩萨知道这些影像,不管是五根或内相分,都是由无心相心所变现出来的影像,本来就是生灭不已的虚妄法,也了知这些影像不能外于无心相心而有,因此将这些影像摄归于无心相心,属于无心相心的功能差别(种子),是无心相心本有的法,也是无心相心局部的体性。又无心相心实际理地既不了别六尘也没有任何觉知心之心相可言,因此菩萨所面对的这些法,从第八识真心的角度来看当然也是不可见、不可面对。了知这些道理以后,当菩萨证悟而能现观及转依无心相心的实际理地来行菩萨行,就能使得智慧不断增上。

  又《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 3〈劝学品第 8〉也开示无心相心没有任何心相可言,祂不可毁坏,也不分别诸法:

  舍利弗语须菩提:“云何名心相常净?”

  须菩提言:“若菩萨知是心相,与婬怒痴不合不离;诸缠流缚、若诸结使一切烦恼不合不离;声闻、辟支佛心不合不离。舍利弗!是名菩萨心相常净。”

  舍利弗语须菩提:“有是无心相心不?”

  须菩提报舍利弗言:“无心相中,有心相、无心相可得不?”

  舍利弗言:“不可得!”须菩提言:“若不可得,不应问:‘有是无心相心不?’”舍利弗复问:“何等是无心相?”须菩提言:“诸法不坏、不分别,是名无心相。”舍利弗复问须菩提:“但是心不坏、不分别,色亦不坏、不分别,乃至佛道亦不坏、不分别耶?”须菩提言:“若能知心相不坏、不分别,是菩萨亦能知色,乃至佛道不坏、不分别。”10

  经中开示:无心相心所生蕴处界及诸法等法都是虚妄法,但是将生灭不已的蕴处界及诸法等法摄归于从本以来不生不灭的无心相心时,则蕴处界及诸法等法实际理地也是不生不灭的法,所以蕴处界及诸法等法才能藉缘不断地出生。如果菩萨能够在如实现观中知道这个无心相心从本以来不生灭、离见闻觉知、不会六尘、离种种分别,就能够了知色法乃至整个佛道不坏灭、不分别的真实道理,然后以此真实智慧来修菩萨行,以此来成就佛地的大菩提果。

  是故于此可作个结论:二转法轮时,佛开示有一个无心相心存在,祂是一切有情的第八识真心,祂没有任何三界心相可言,祂恒常不坏,又离见闻觉知,所以蕴处界及诸法等法才能依之而不坏灭、不分别。因为这样的缘故,菩萨依之而修行,未来才能成就佛道。(待续)

  -------------------

  1《大正藏》册 7,页 966,下 23-29。

  2《大正藏》册 8,页 540,中 20-26。

  3《大正藏》册 8,页 749,下 20-23。

  4《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 11,《大正藏》册 47,页 762,中 6-8。

  5《大正藏》册 7,页 885,下 26-页 886,上 12

  6《罗云忍辱经》卷 1,《大正藏》册 14,页 769,下 22。

  7《大正藏》册 8,页 587,上 29-中 15。

  8《大正藏》册 14,页 546,上 23-26。

  9《大正藏》册 6,页 557,上 4-9。

  10《大正藏》册8,页233,下23-页234,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