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眼(连载41)----郭正益老师

  《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的解析——外道密教与现今喇嘛教的依持典籍与佛教之实际正理的背离

  密教之“密教毘卢遮那佛为诸佛之大秘密主而令诸佛与上首明妃秘密行”的虚妄想

  《佛说一切如来金刚三业最上秘密大教王经》卷 7:

  是时,满虚空界一切如来,各以金刚三业安住最上甚深秘密中秘密金刚甘露大三昧行。是时,空中出现其相,由是满虚空界所有一切众生皆悉安住三身平等出生金刚吉祥触法自性,即得一切如来应供正等正觉三金刚智,皆住普贤清净法界,得一切如来身语心金刚灌顶。

  尔时,诸佛大秘密主大毘卢遮那金刚如来谓诸如来言:“诸佛世尊!今见是相,住诸佛法平等性不?”

  诸佛答言:“已见!世尊!已见!善逝!此如是相,一切皆是诸佛如来金刚智行。”

  是时,诸佛皆悉安住一切如来上首明妃秘密行已,作是赞言:“希有世尊!希有善逝!此如是名无贪文字句善往佛菩提道。”1

  将此段密续文字作白话诠释:【当时,遍满虚空界的一切如来,各以金刚身口意三业安住在最上甚深秘密中的“秘密金刚甘露大三昧行”。当时,空中出现这一切如来的三昧行相貌,因此遍满虚空界所有一切众生(密教学人)都安住在这“三身平等”的境界,出生了“金刚吉祥触法自性”,便都获得“一切如来应供正等正觉三金刚智”,都住在“普贤清净法界”,得到“一切如来身语心金刚灌顶”法成就。这时,诸佛如来的大秘密主——大毘卢遮那金刚如来对诸佛如来说:“诸佛世尊!今天见到这相,了解如何安住于‘佛法的平等性’了吗?”诸佛回答:“很清楚见到了!世尊!很清楚地见到了!善逝!这样的相貌,乃至此中的一切诸相貌都是诸佛如来的金刚智行!”这时,诸佛皆安住在“一切如来与上首明妃的秘密行”,极为赞叹这秘密法而说:“这实在是太稀有了!世尊!这实在是太稀有了!善逝!这与上首明妃的秘密行,这才是佛法,名为‘真正善巧迈向佛菩提道的无贪文字句’的真实义!”】

  (1)密续说“虚空界一切如来”教导大众一起进行“金刚身口意三业”都安住在“最上甚深秘密”中的“秘密金刚甘露大三昧行”,再根据后文,“诸佛都安住在一切如来与上首明妃的秘密行”的说法,这“秘密金刚甘露大三昧行”即是“一切如来与上首明妃的秘密行”,也即是密教的“男女双修”。然而真实法中,诸佛无有欲界心、色界心、无色界心,诸佛所证得的真实相,非是世间诸相,如是非相、无相、非非相,更无外求,如何再堕入与“上首明妃”的“秘密行”境界中呢?

  (2)密教以谭崔性爱来当作是秘密法的法相,以为行在男女贪欲中,不生起贪欲心,来当作是安住在佛法中的平等性。然而,若是不生起婬欲心、贪欲心,婬根自无作用,哪里有密教说的“金刚杵”能与“莲华”和合相应呢?既然婬心已动,如何更取佛法名相而自说安住于平等性?

  (3)诸佛一切种子都已经不再受熏,不会再有变异,唯有舍受成就,尚且不取三界的三禅至乐,何况受用这下地婬欲之乐!诸佛在因地菩萨位修行入地时,便已实证离欲自在解脱,圆满成佛时,一切更无所取,不与任何一异性进行秘密行,更无退转求取欲界境界之事,如来身边并无“上首明妃”,何况有任何密教下地的秘密行!大菩萨尚且无有是事,何况是诸佛呢!诸佛能化现无量身,于欲界的男女身、色界的天身皆能随意变化自在,于此现身无量时,尚且无有所著,更无须找一位明妃来作秘密行。

  (4)世人当知欲界爱的法都是世间凡夫的染著境界,然而即使是欲界天有情,从第五天的天人开始,对于男女作爱,都等同于嚼蜡,毫无韵味可言。色界天则无有男女,天人也无性器官,自然无有一切男女爱欲。无色界天无有色身可说,唯有心识,此间天人皆无身识,自然远离一切男女爱欲受用。如是三界凡夫皆能远离欲爱,何况已经身证四禅、九次第定的真正圣位大菩萨更是离染坚固,而示现阴马藏相的诸佛如来更无待言!

  (5)如来示现的色身是“似色非色”的“真解脱色”,一切有情惟除佛地而不能了解而现起,明妃色身至少也要“似色非色”,否则“色身”不同,则无法与“诸佛如来”共秘密行,但若真是如此,这明妃岂非是证得“佛地”?否则共秘密行的基础何在?即使硬要说明妃“成佛”了,则真正佛身是法性身,离于一切形、一切色,何须一直示现女子身给另一尊佛来成就“杵莲和合”的“男女双修”呢?真正佛身已经一切功德修行圆满,何必更持“男女双修”,此中意义何在?

  (6)密教佛于密续中往往相互馈赠女子而令另一尊佛来受用,然若是真正诸佛,本无受用三界境界,此馈赠岂非多余无益?细论起来:所谓明妃是将“世间国王受用女人之法”延伸到佛教来,因此密教佛之互相馈赠女子明妃,就有如世间国王彼此赠送妃子供给婬乐,这些都是根源于谭崔人陷在欲界法、女人、性爱、性高潮的欲界爱。真实佛法中,诸佛如来于三界诸法一切功德本自圆满具足,无需外求,本自无贪,无有受用,无人无我,清净无染,远离爱恋,无过其上。即使谈到诸地菩萨,爱欲的结使早就断尽,何况是诸佛!明妃、暗妃、魔妃,谁来诱惑,诸佛一样如如不动。密续还停留在“上首明妃”的缠缚之中,如是者何年何月才能脱离欲爱束缚呢?

  (7)之前说“密教金刚手菩萨”是“一切诸佛如来”的归依处,称为“秘密主”,必须每天三时报到供养,而这里的“密教毘卢遮那佛”也是“大秘密主”,“密教毘卢遮那佛”与“密教金刚手菩萨”两位皆是来统治“佛教一切如来”,将三界至尊当作下属而从无敬意。真正佛经体例,从来没有一尊佛训斥与教诲其他诸佛的场面,因为诸佛所证的是一切诸法平等,即使要显示如来所证不可思议来利益众生,也是依照诸佛常法,由菩萨来向如来请法,哪里会有这密续编纂的“密教毘卢遮那佛”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来问“佛教诸佛”的情节呢?

  (8)大乘佛经《佛说大净法门经》提到佛世时,王舍城有一位“上金光首”的端正女人,众人都非常喜欢看到她,都对她生起贪染心。有一天,上金光首和一长者子在外出游,许多人也跟在后面观看。文殊师利菩萨知道上金光首的摄化因缘已经成熟,于是变现为一穿著华丽的男子,上金光首便与菩萨交谈,因而发起宿世善根而得度化,这时众人再看上金光首,便觉得她气质全然不同,威仪显发,诸根澹泊清净,有著殊妙德行庄严自身,大家便自然而然不再生起贪欲想。上金光首更承菩萨威神而对大众演说大乘,令大众发起菩提心,上金光首也因此而证得柔顺法忍,她再观察时机成熟,便示现舍报,一时之间,脓血臭气恶露尽出,屎尿髓脑悉皆流溢,大家不免惊恐万分,长者子德行本来不纯,更是不安。文殊师利菩萨则以威神力令园间树木演说妙法:“一切女子有如工巧的画瓶,众生不识其中真正底蕴而贪染爱恋,等到看见这皮肤所包覆的屎尿、唾液、脓血、五脏六腑等恶露尽出后,便予以舍弃,大众当知三界诸法皆如梦幻。”又继续开示大乘法,于是长者子转为欢喜。最后,世尊现身开化教导长者子,令其亦得柔顺法忍,上金光首菩萨便再现身,与此长者子一起得佛授记 2。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诸佛菩萨都是要菩萨们离欲清净,当上金光首菩萨显发这佛菩提道的庄严时,原本贪爱菩萨容貌颜色种种诸相的人们也都能察觉,而自然灭除了贪欲心,这就是佛道的清净庄严。菩萨更变化命终而令大众见到其色身败坏溃烂,屎尿脑髓流出,苍蝇随逐死尸飞舞,于是出生种种厌离爱欲之想,这样才是佛法不执取五阴五欲的教导。由于离欲的缘故,上金光首菩萨便能由熏闻文殊师利菩萨的教诲而亲证柔顺法忍;同样也因为离欲,再得文殊师利菩萨以及佛陀的教诲,长者子亲证柔顺法忍,最后同得授记。当知:离欲,发菩提心,受大善知识教导,这才是真正成就佛菩提的正因!绝非以亲染婬欲而自说得证菩提,那是蒸沙成饭,永无成就之一日。

  密教之“密教毘卢遮那佛训令一切诸佛如来”的虚妄想

  《佛说一切如来金刚三业最上秘密大教王经》卷 7:

  尔时,毘卢遮那金刚如来谓诸佛言:“诸佛当知!虚空金刚三昧自性平等,彼一切法,非色蕴、非受蕴、非想蕴、非行蕴、非识蕴、非处、非界、非取相等,非贪瞋痴、非法、非非法,当如是住。”时,诸如来闻是语已,默然而住。3

  在此将这段话以白话略作诠释:【这时,毘卢遮那金刚如来对诸佛说:“诸佛当知!虚空金刚三昧自性平等,这一切法,非色蕴、非受蕴、非想蕴、非行蕴、非识蕴,非是五蕴,也非处、非界,如是非蕴处界,也非取相等等,又非贪瞋痴、非法、非非法,应当如是安住此一切法。”这时,诸佛如来听闻这话后,默然不语而在当场安住。】

  这位“密教毘卢遮那佛”以“上对下”的态度而一再说“诸佛当知”,如前所说,这是密教独特的“佛佛不平等”法的展现。在“密教世尊”眼中,“佛教诸佛”不知道这婬欲秘密法,所以要教导诸佛这“般若皆非”的道理;然而密教却不知诸法之所以称为“非蕴处界”的根本理由是因为“真如出生万法”,他却说诸佛身口意行的福德是由“金刚萨埵”毛孔的福德所成就,如是者并未熏习“真如出生万法”的正理,遑论实证真如。这样不肯安于本分,又不知“真如就是如来藏”,却强说佛法,意义何在?真实证悟如来藏处并不仅止于“非”、“非非”的语句之中,这样顶多抄录第二转法轮的法语,如来尚且还有第三转法轮的大乘究竟了义法,如何以此般若法语而说“一切诸佛听完之后,就会默然不语”呢?

  密教之“瓶灌顶、秘密灌顶、智慧灌顶”的虚妄想

  《佛说一切如来金刚三业最上秘密大教王经》卷 7:

  灌顶有三种如此教中说彼贤瓶灌顶斯名为第一若秘密灌顶此说为第二智慧为第三次第亦复然最上大明生彼彼妙眼相妙华所庄严从秘密法生秘密中秘密所有灌顶法乃至授弟子一切大明等此一切金刚最上灌顶句诸大明成就诸最上事业深信深正慧成就妙爱法彼一行相应即平等三昧行人生尊重欢喜施诸法阿闍梨加持施已得成就

  将此段文字以白话文略作诠释:【密教灌顶有三个次第,如密教仪轨说,这“贤瓶灌顶”是第一灌,“秘密灌顶”是第二灌,“智慧灌顶”为第三灌。由此灌顶而出生最上究竟大明咒,此中的一一妙眼相、妙华庄严相,皆由此秘密法所出生,这是秘密中的最上秘密。这灌顶仪轨,一直到传授弟子一切大明咒等,皆是一切金刚行最上灌顶句的诸大明咒成就最上的密教事业。对秘密法的深信,会导致甚深的正慧,再藉由此妙爱相而得以成就一行平等三昧相应。行人对此密法生起尊重心,以欢喜心来实践这灌顶法,由阿闍梨上师加持这灌顶,最终便能得到最上密法的殊胜成就。】

  (1)西藏传承印度密续所说的灌顶,师徒依次传承,代代不绝,直至现在二十一世纪。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揭露这密续所说的“瓶灌顶”、“秘密灌顶”以及“智慧灌顶”的情节。谭崔灌顶是先由“密教金刚上师”来和九位女子(明妃)轮流交媾,“金刚上师”最后泄精,混杂著女子下体分泌物,再给弟子大口喝下去,这称为“瓶灌顶”。

  (2)法会开始时,要先将弟子的眼睛以布条蒙起来,以防止他亲眼目睹“喇嘛上师”的翻云覆雨之行而心生疑窦。当他“吞精”完成“瓶灌顶”后,再解开布条,这时,九位裸体明妃来到他面前,找他一起婬乐,即是密续暗示的“妙眼”、“妙华”与“妙爱”,以勾魂的“眼神”、露出“莲华”女阴,邀请弟子进行男女“欲界爱”,这位密教弟子至此神魂颠倒,哪里不肯就办?由此弟子亲身体验婬欲行,称为“秘密灌顶”。

  (3)由于要和多名女子轮流交媾,性爱过程中不要泄精,这房中术的锻炼是金刚秘密教所热爱的密技。至于说若不慎泄精,这从学弟子顶多喝下精液,表示上师所传的精液还是好好保存著,也不会因为泄精而被逐出师门。

  (4)到了“智慧灌顶”时,“谭崔金刚上师”督导弟子和女子继续作爱,教导弟子在“男女双修”中,应行“乐空双运”,要观察这性爱中的空性,要体会其本来虚妄,无有真实性,此即是秘密法最后的“智慧灌顶”。最后密教上师嘱咐弟子对密教法应当言听计从,不可违背,叮咛其必须与“明妃”永久维持婬欲,以此保任圣果。如是密教所说是以三界虚妄性来误会“空性”,不知大乘佛法所说的“空性”是体会如来藏第八识真明妙心的体性,并非是以世间蕴处界法的无自性而作为“空性”。

  密教透过女子欢愉的“妙眼”以及其性器官“婆伽”的“妙华庄严”,在如是“男女作爱”中,将不过是一场虚幻而自说这就是佛法中的“空性”,又自说这体认即是智慧灌顶,密教一切最高无上的密咒至此才真正成就(最上“大明”生),成就无上瑜伽。然而,这样的体会可能是大乘菩萨于无量阿僧祇劫所要寻找的诸佛甚深之法吗?海涛法师?

  第九目 谭崔人变造的典籍:《佛说无二平等最上瑜伽大教王经》的虚妄想

  密教之“一切如来供养密教金刚手菩萨”的虚妄想

  《佛说无二平等最上瑜伽大教王经》卷 1〈无二平等最胜大仪轨王影像分第 1〉:

  尔时,一切如来即以一切如来普贤出生供养云海,供养金刚手菩萨,作供养已,彼诸如来默然而住。5

  这段落以白话略作诠释:【这时,一切如来都变现出“一切如来普贤出生供养云海”来供养金刚手菩萨,作完供养之后,诸如来默然不语而安住。】

  (1)真实法界中,证得无上正等正觉的诸佛福德广大无涯,难以思议;即使诸佛真的可以供养有情,也没有一位众生可堪受诸佛如来的供养。假使有人真的承受等觉大菩萨亲身供养,此人必定从法座颠仆而殒命;大菩萨的供养尚且堪受不起,何况能承受诸佛的供养呢!然而,谭崔密教执意铺陈“密教金刚手菩萨”有广大福德,便在此虚构出“佛教一切诸佛”供养“密教金刚手”的情节。

  (2)若以为上述的供养可以修集福德,然而诸佛福德究竟圆满,无一法可修,无一法可增益与损减,并无供养有情来增益福德的事情。若以本师释迦牟尼佛协助阿那律尊者缝衣服之事来说“如来仍然有修集福德”,当知这是世尊示现教导大众应当协助救护有情,因此随顺世间方便而说为修集福德;实际理地,如来仍无一法更修更集,以一切皆毕竟圆满的缘故。又阿那律等大弟子本来皆是大乘菩萨,于此间化现为声闻弟子,这眼盲一事,本是为了彰显天眼第一的庄严,又配合世尊救护世间而现起;缝衣一事亦是全然配合 世尊教化而起的示现。而且,协助比丘缝衣的本身并非是供养,无法引以为供养,所以仍无供养的事情可说。(待续)

  -------------------

  1《大正藏》册 18,页 505,上 26-下 10。

  2《佛说大净法门经》卷 1:【尔时,王舍大城有逸女人,名曰“上金光首”,端正殊妙,见莫不悦 ……无央数人莫不敬重,见此女者视之无厌……国王、太子、大臣、长者、居士诸子,兴贪爱心、志欲得见 ……男女大小无央数人,悉追其后,欲观察之。尔时,上金光首在于异日,与畏间长者子俱 ……至游观园,驾驷马车……不可计人逐而观之。文殊师利者……“吾应化之,当为说法,必令解达。”……女心念言:“如今所闻,必当施我妙好之服。”即下车往白言:“仁者!愿以此衣而见惠施。”文殊师利答曰:“大姊!若能发无上正真道意,吾身尔乃以衣相惠。”……又诸尊者及长者子、太子、群臣,见上金光首威仪耀赫,诸根澹泊,破坏尘劳,离于颠倒,殊妙之德而自庄严,见已如是,不复兴发贪欲之想 ……文殊师利告上金光首:“今者众人普来集会,以何等故,无复染著?前所欲尘,今为安在?”……尔时,上金光首白文殊师利:“一切大会诸天、人民将无恐惧,唯为分别如应说法,令诸天、人晓了尘欲本悉清净,愍哀一切,使发无上正真道意。”……尔时,上金光首承文殊师利童真建立威神 ……于众会中如应说法,万二千人皆发无上正真道意,五百天子宿殖德本,志菩萨乘者,得不起法忍;三万二千天与人,远尘离垢诸法,得法眼净。女说法已,心怀欣豫,则自逮得柔顺法忍……上金光首与长者子畏间俱,在游观园散花烧香 ……于时彼女观长者子及来会人意以满足,神通之力自化其身,应时终亡,颜色变恶犹如死人,眼耳鼻口脓血流出 ……口中臭气浡浡腥秽,一切毛孔恶露皆出……五脏,屎尿、髓脑,悉为流溢,青蝇飞集,周匝共食。时,长者子见此女身变状如是,怖懅不安 ……尔时,长者子闻斯颂已,欢喜踊跃善意生矣,则以衣裓盛女死尸……于是世尊欲以开化彼长者子……佛说是已,应时长者子畏间逮得柔顺法忍。上金光首见长者子以蒙开化,顺从律教,则与五百玉女眷属……往诣佛所稽首足下,右绕三匝退住佛前……佛告阿难:“上金光首过九十二百千劫已当得作佛,号宝光明如来……得佛道已,其时畏间长者之子,当为菩萨,名德光曜……‘是德光曜菩萨开士,吾去之后当得作佛,号曰持焰如来……’”】(《大正藏》册 17,页 817-825)

  3《大正藏》册 18,页 505,下 11-15。

  4《大正藏》册 18,页 508,下 14-27。

  5《大正藏》册 18,页 515,上 2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