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佛子向正道(连载61)---- 游宗明老师

  论释印顺佛法之无本体论

  修学佛法有一个极重要的课题必须探讨清楚,否则再怎么努力修习都无法成功。这个问题就是:佛法到底有没有本体之论?为什么许多人读释印顺的著作,到昀后会发觉读不懂,或无法信受而读不下去?例如释印顺说佛法无本体论;那么,我们就来探讨清楚佛法的所说,到底是有本体还是无本体?本文主要以释印顺在他的《无诤之辩》1书中针对熊十力的《新唯识论》之内容的大力批判,来探讨释印顺否定有“本体”是否符合佛法。

  释印顺在书文中经常使用的手法就是“借刀杀人”,譬如他借用无本体论者之名来批判本体论,他说:【无本体论者批评本体论说:“本体,只是观念论者好弄玄虚,而妄构一个神秘的东西来作宇宙的因素”!】(《无诤之辩》页 5)其实很明显地,这根本也就是释印顺他自己的想法,而以无本体论者作他的替身,来阐述释印顺认为佛法是没有本体的谬论。所以,他才会说:【佛法说涅槃,说空寂,不是以此为宇宙本体,以满足玄学者的求知欲,是深入缘起本性而自证的。】

  (《无诤之辩》页 4)释印顺的所说,就是明确地表示:他认为佛法是不主张有本体的,只有说缘起而已。所以,释印顺为了扞卫他的主张及地位,很努力地把主张有本体的学者熊十力批驳得体无完肤。

  释印顺说:【依佛法,此现实的苦迫,惟有从察果明因中,正见苦迫的原因何在,而后给予改善,才能得到苏息。所以佛法的中心论题,不是本体论,而是因果相关的缘起论。】(《无诤之辩》页 3)从释印顺的所说,依旧是证明他不信佛语所说“佛法的根本核心就是此有情不生不灭的本体——第八识如来藏”,更不相信一切的佛法都必须依附著这个本体而说,若离开此第八识如来藏而说的一切法皆是外道法、不是佛法的这个事实。譬如佛于《大乘入楞伽经》卷 2中的开示:【身及资生器世间等,一切皆是藏识影像:所取、能取二种相现。】 2而本体论的“本体”就只能是这个

  “藏识”,也就是众生本有的第八识如来藏,因为祂是一切法的根本依;有情身以及器世间、能取的六识心以及所取的六尘境等等一切法,都是有情之本体 —第八识—如来藏所生所显。又如《大乘入楞伽经》卷 5中佛亦有开示说:【若无藏识,七识则灭。何以故?因彼及所缘而得生故,然非一切外道、二乘诸修行者所知境界。】 3从佛陀开示的“若无藏识,七识则灭”这句话,就已清楚明白地宣示大众:佛法之所说皆以藏识——第八识如来藏为中心、为根本而说的八识论正理。所以,不可以外于本体第八识如来藏而说有缘起,必须依附于本体论所要指称的第八识如来藏,才会有因果相续的缘起法可说,这是法界中不可改变的事实与真理。若没有法界之本体——第八识如来藏存在,哪能有三界之有情以及器世间的存在?又怎能有领纳苦迫、察果明因的识阴六识的现起运作呢?没有如来藏所出生的器世间、五蕴十八界,缘起性空又从何建立呢?

  人类之所以会有宗教产生,无非就是想要探究生命从何而来?死后又将往何处去?宇宙的昀初是什么?一切法的根源是什么?等等问题;信仰宗教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去探讨这些问题,这也是寻常的思惟,然而这些问题真正的答案不是用想像能想出来的,而是佛法中所说这一切问题的答案,确实是可以实际验证的,并非一般宗教不能远离无明与颠倒想而流于不如理作意的猜度与臆想。因为无法想像及推测出答案来,所以外道只能妄想施设一个造物主、上帝、梵天……,当作其立宗的源头,成为信徒内心信仰的依靠,解决信众精神上的需求。然而,释印顺则自认为他想出了答案,他认为人是由于不知道时间迷乱人心的“幻惑性”,才会想要去寻求宇宙的根源,其实没有所谓本体这个根源。因此他说:

  由于不觉时间的幻惑性,所以有寻求宇宙根源的愿欲。明明是人类自己在那里创造宇宙,构划宇宙,却照著自己的样子,想像有真实的、常在的、绝对的 ——独一自在的神,说神是如何如何创造宇宙。等到思想进步,拟人的神造说,不能取得人的信仰;但是万化根源的要求,还是存在,这才玄学者起来,负起上帝没有完成的工作,担当创造宇宙的设计者。玄学者不像科学家的安分守己,知道多少,就是多少,却是猜度而臆想的,或在执见与定境交织的神秘经验中,描写“这个”是超越现象之上的,或是深藏于现象之中的。凭“这个”本体,构想宇宙的根源,这不但玄学者的知识欲满足了,神学者也得救了!(《无诤之辩》页 7)

  释印顺的意思是说:本体是玄学者猜度想像出来的!他认为是外道因为解决不了宇宙的根源是什么的这个问题,所以就简单地用“神(上帝)”创造宇宙来解释;但“拟人的神造说,不能取得人的信仰”,所以就有“玄学者”创造了这个“本体”。但这只是不懂佛法的释印顺自己的幻想,因为他无法证得佛陀教示的这个“本体”第八识如来藏,所以就创造一个“玄学者”来否定大乘法中的唯识法教,将佛陀所开示悟入的第八识本体,说为“玄学者”的妄想施设。然而,佛教说有真实的、常住的、绝对的、独一自在的这个“本体”,就是无始以来本自存在、无生无灭、体恒常住的第八识如来藏,祂才是真正创造宇宙万有的“创造者”,不是外道所说的真神、上帝所能造。那为何释印顺又说那是玄学者不安分守己的猜度臆想呢?因为他认为:【但依佛法看来,作为万化根源而能给宇宙以说明的本体,不管是向内的,向外的,一切都是情见戏论的产物——神之变形。】(《无诤之辩》页 5)释印顺说:“明明是人类自己在那里创造宇宙,构划宇宙,却照著自己的样子,想像有真实的、常在的、绝对的独一自在的神,说神是如何如何创造宇宙。”不是真正的学佛人(不相信八识论正理的人),怎么知道是第八识如来藏在创造宇宙?所以,只好胡乱编派是“神创造宇宙”的臆想,这也是一般宗教产生的由来;然而,他们所想像的这个“神”所具有的能力,其实就是生命之本体——第八识如来藏的功能,而不是外道所说的“神”有这能耐,只是不学佛的人不会知道罢了。

  释印顺既然否认有本体,那么他认为的万法之根源是什么?释印顺说要先得法住智,然后得涅槃智,也就是“依缘起因果以明现象,也依之以开显实相”;他认为世俗法缘起因果呈现的缘起性空,就是开显出佛法实相的空寂法性。因此他说:

  不依缘起因果的法住智,是不能悟入空寂的。所以,“不依世俗谛,不得第一义”。佛法的根本体系,即依缘起因果以明现象,也依之以开显实相;依之成立世间的增进行,也依之以成立出世的正觉行。如离此缘起中道的教说,即难免与神学同化,然《新论》〔编案:释印顺所说的《新论》是指熊十力所著的《新唯识论》〕并不知此,离开了因果缘起,说本体,说势用,说转变,说生灭,以为“不可以常途的因果观念,应用于玄学中”。一般经验界的见地,是不曾离去根本的自性妄执,不能悟入法性。然而离却现实人生经验的一切,如何能方便诱化,使之因俗而契入真性?又如何能契真而不违反世俗?《新论》只是神学式的,从超越时空数量的“神化”,说体、说用、说变、说心。用“至神至怪”,“玄之又玄”等动人的词句去摹拟他,使人于“恍恍惚惚”中迷头认影。《新论》虽相信佛教古德确能体见法性空寂而不是情见的,但不知佛门的体证空寂,不是玄学式的,恰是《新论》所反对的——从缘起(因果)的相依相反,观缘起本空而离见自证的。‘中论’说︰“能说是因缘,善灭诸戏论”。离开缘起论,即违反世俗;离却世俗的胜义,不外乎情见的猜度!神化的玄学者,对于缘起论为中心的佛法,不能了解,缺乏同情,原来并不希奇!(《无诤之辩》页 4-5)

  虽然熊十力也不懂唯识的真实义,但释印顺却完全没有资格来批判熊十力的说法,唯识的真义对熊十力来说确实是“玄学”,因为他不懂唯识的真实义;然而释印顺却更是等而下之,不但不懂唯识义理,甚至他根本就不信唯识的真实义,所以唯识对释印顺来说,更是“玄之又玄,完全的无明”。释印顺根本不知道他这样讲是会有多大的过失,因此才这样“勇敢”的毁谤唯识法教,也是因为他不知缘起因果只是“现象”而不是“实相”;缘起因果只是现象界诸法流转的先后关系,而释印顺没有能力观察现象不是实相的这个事实,故不知二者截然不同而不可混为一谈。菩萨行者若能亲证实相法界,则能真实体证空寂,才能证明空寂不是玄学;此空寂实相心即是涅槃本体第八识如来藏,没有涅槃本体第八识如来藏就没有缘起的蕴处界诸法,更没有缘起因果可呈现。所以,有没有本体是一个大问题,攸关佛教到底只是个玄谈思想的宗教,抑或是可以令人实证的圣教。

  再者,法住智就是佛说“先知法住,后知涅槃”的一个修习三乘佛法的必要前提,也就是法住法位、法尔常住的智慧,但是这个必要前提,绝不是释印顺倒因为果所说“不依缘起因果的法住智,是不能悟入空寂的”的意思。也就是说,三乘菩提的实证,都必须信受乃至实证有一个常住不灭的“法”—第八识如来藏本体真实存在—作为基础,才有可能成就。譬如二乘解脱道的修证,同样必须信受有一个常住不变、恒不断坏的“第八识如来藏”真实存在,依于这样的正知见,了知无余涅槃仍有本际独自存在,不是一切皆无的断灭空境界,阿罗汉才能于内、于外都心无恐怖,而愿意灭尽自己的五蕴十八界入无余涅槃。譬如《杂阿含经》卷 14中佛陀对于“法住智”的开示内容如下:

  须深白佛:“唯愿世尊为我说法,令我得知法住智,得见法住智。”佛告须深:“我今问汝,随意答我。须深!于意云何?有生故有老死,不离生、有老死耶?”须深答曰:“如是!世尊!”“有生故有老死,不离生、有老死。如是,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无明,有无明故有行,不离无明、而有行耶?”须深白佛:“如是!世尊!有无明故有行,不离无明而有行。”佛告须深:“无生故无老死,不离生灭而老死灭耶?”须深白佛言:“如是!世尊!”“无生故无老死,不离生灭而老死灭;如是乃至无无明故无行,不离无明灭而行灭耶?”须深白佛:“如是!世尊!无无明故无行,不离无明灭而行灭。”佛告须深:“作如是知、如是见者,为有离欲恶不善法,乃至身作证、具足住不?”须深白佛:“不也!世尊!”佛告须深:“是名先知法住后知涅槃。彼诸善男子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离于我见,不起诸漏,心善解脱。”4

  所以说具正信的佛弟子们,决不能像释印顺一样,砍掉“先知法住,后知涅槃”的这个前提而颠倒说:“不依缘起因果的法住智,是不能悟入空寂的。”虽然释印顺也会学著说“不依世俗谛,不得第一义”,但是释印顺把第一义的本体—第八识如来藏—否定了,哪里还有第一义可得可证?错执六识论邪见者,所修所证都不能涉及法界实相第一义谛 ——第八识如来藏;况且在他们的主张中,佛法所说只剩下有为生灭之依他起性的六个识而已,如何能证第八识如来藏第一义谛呢?缘起性空的蕴处界诸法中,又有哪一法堪称为不生不灭的“第一义”呢?因此,学人应当知道,必须依附于第八识如来藏本体才有因果缘起、生命缘起可说。

  蕴处界诸法都是缘起如幻的俗数法,俗数法是相对之法,世间的你、我、他,或一、二、三等无量无边的数目,都是俗数法;俗数法如梦如幻、生灭无常,是缘起法,无有真实之自在性,追究到昀后,总是没有一个真实可得,因此称为诸法空相,这就是现象界的蕴处界诸法的法相。此现象界的蕴处界诸法从何而有?当然是从实相法界而有,这个实相法界就是有情的本体——第八识如来藏,所以讲生命的实相,就是在讲生命的本体第八识如来藏。那佛法到底有没有本体?当然有!为什么一定有实相本体?因为世间万法的逻辑事实,就是“假必依实而有”。虽然现象界诸法是犹如梦幻般的假相,也必须要依于真实法才能有这些假相法的出生与存在,不可能凭空就会冒出这些假相来;凭空冒出假相乃是违背因缘法则,那是不可能成立的。

  现象界的缘起诸法必落两边、绝非中道,释印顺想要用“缘起中道”的说法,来解释涅槃本体的绝对中道,这当然是会格格不入的。释印顺说:“佛门的体证空寂,不是玄学式的,恰是……从缘起(因果)的相依相反,观缘起本空而离见自证的。《中论》说:‘能说是因缘,善灭诸戏论。’离开缘起论,即违反世俗;……”然而,释印顺掐头去尾、断句取义地只举了自己想要的语句来支持他的谬论,殊不知已经造下妄说佛法的大过失。《中论》卷 1〈观因缘品第 1〉中说的是:【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出,能说是因缘,善灭诸戏论,我稽首礼佛,诸说中第一。】龙树菩萨的偈颂是在说明本体第八识如来藏不落两边的八不中道体性;菩萨亲证本体第八识如来藏的所在,能够时时现观祂种种的中道体性,从此不会再错执三界生灭法中的某一法为真实法而堕入戏论之中,一切所说都不离如来藏而说,虽有不同的角度、面向、层次等等,而且有深浅广狭等不同义理的说法;但法法之间皆无有扞格,就如同俗话说的“一理通,万理彻”的道理一样;绝不能像释印顺那样,看见“因缘”二字就起癫狂,就认为“缘起性空”即是究竟之论,我们从所列举整段龙树菩萨开示的偈颂中可知,“能说是因缘,善灭诸戏论”的意思是“能够说明前述第八识如来藏本体之八不中道的这个第一因的义理,就能够善灭包括缘起性空等一切外道诸戏论言说”,哪里是释印顺断句曲义之恶说!释印顺因为无法亲证这个本体如来藏就否定祂的存在,更执三界中之生灭无常法取而代之;因此所说的法必然与经典或论典的开示相互抵触、无法契合,所以释印顺总是不敢将诸佛菩萨开示的内容完整呈现。因为,弘扬六识论邪见者,是无法以六识论的见解来解说龙树菩萨所说第八识如来藏不生亦不灭等八不中道体性之义理的。(待续)

  -------------------

  1释印顺著,《无诤之辩》,正闻(台北),1992.3修订一版。

  2《大乘入楞伽经》卷 2〈集一切法品〉,《大正藏》册 16,页 597,上 25-27。

  3《大乘入楞伽经》卷 5〈刹那品〉,《大正藏》册 16,页 619,下 13-15。

  4《杂阿含经》卷 14,《大正藏》册 2,页 97,中 14-下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