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眼(连载36)----郭正益老师

  《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的解析——外道密教与现今喇嘛教的依持典籍与佛教之实际正理的背离

  密教之“色身转为法身”的虚妄想

  《诸佛境界摄真实经》卷2〈金刚界大道场品 第3〉:

  尔时,菩萨依前观之,白言:“已见。”“云何见之?”答言:“三世诸佛,及其眷属微尘菩萨无数天龙,从十方界入出我身,如五方色,青黄赤白及以杂色,是五方佛入我身中,具三真实总成我体,诸佛所证唯此法身。”如彼菩萨观诸佛等入于身中,瑜伽行者亦复如是,闭

  目端坐,结金刚缚印,而作是想:“五方诸佛一切菩萨,各各自将无数眷属,及天音乐,入我身中,其诸佛身,第一、白色,第二、青色,第三、金色,第四、红色,第五、杂色。”

  又作此想:“三身妙果并三真实,我身之中皆得圆满。”如是念念常观,作此观已,习彼真言,复作是念:“如斯观门,是佛境界,我今始觉知心清净,见身作佛,众相圆满得成菩提。”于其定中,遍礼诸佛,愿垂加护令证法身。1

  先将此段文字以白话略作诠释:

  这时,密教菩萨依据前面的教导而作观察,说:“已经看见了。”佛说:“你看见什么?”弟子回答:“过去、现在、未来三世诸佛如来,以及其眷属微尘数的菩萨、无数天龙八部护法,从十方世界来进入我的身体。然后我又看见代表东西南北中等五方位的青黄赤白杂等五种颜色,这就是密教五方佛进入我身体的证明,如是具备身口意三种真实一起成就我的身体,这就是诸佛与我所证的唯一法身。”就象是密教菩萨观察到三世诸佛进入他的身体中一样,瑜伽行者也是如此,闭目端坐,手结〈金刚缚印〉,观想:“密教五方诸佛以及一切菩萨,各各带领无数眷属,并演奏天乐,进入到我色身之中。诸佛身有五种颜色,我看见了白色、青色、金色、红色,以及杂色,这就是代表密教五方佛来到我身体内了。”又继续观想:“五方佛得证法身、报身、应化身三身妙果,以及身口意三业真实,如是皆在我身体中,令我一切修行皆得圆满成就。”修学密教瑜伽的行者念念之中,一直如是观想,观想成就了之后,诵念这相应的真言,再生起念头:“这观想法门是诸佛所行的境界,我今天才真正明白,知道自心清净,看见自身作佛,众相圆满,得成无上菩提果。”在此定中,礼敬诸佛,愿垂加护,令得证法身。

  (1)密续将“无形无色”的“诸佛法身”误解成“有形有色”的“色身”,当知《金刚经》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所以若见得“身相”,即是行于“邪道”中,如何能见“如来法身”呢?法身并非诸佛妙色身以及自己当前的色身,当知法身不是青黄赤白的颜色,“形色”尚且不是真实法身,何况是依附其上的青黄赤白的“显色”,如何以此为“实际法身”呢?

  (2)人的色身本是虚妄的欲界身,如何说由外界各自不同的“显色”的“密教五方佛”以及其眷属一起跑进去这行者的色身内,这色身就摇身一变而成为真实法身呢?如是将内外色阴以及想阴的虚拟世界相互夹杂,堕在五阴境界中。若说“密教五方佛”进入密教学人色身之前,色身是“非真”,进入后,色身才“为真”,这中即是有变异性,有变异即非真实,如何称此色身为“真实法身”?当信佛法正理,色身本是地水火风所形成的无常聚合的肉团,法身则非形质与色质的色阴境界法,色身与法身两者不是如此相应转换。又法身也从无有来去出入可言,所以法界并无“密教诸佛”进入密教人的色身而变现成法身的事情。

  (3)即使要强行辩解说“五尊密教佛示现色身而进入行者色身,其色身虽不转成法身,但是他的法身却可因此增益加持而成就”,此说也是无理;当知法身就是如来藏,即是真如心,无始以来本有,无欠无余,无增无减,不是透过诸佛进入色身而变现加持成就的。

  密教之“揭发密教婬欲法的罪业胜过出十方世界诸佛身血”的虚妄想

  《诸佛境界摄真实经》卷3〈护摩品 第9〉:尔时,灌顶阿闍梨,告弟子言:“汝若不修此秘法者,破三摩耶,生生世世断灭佛种。设有恶人,杀十方界一切诸佛诸大菩萨佛眼血肉,此罪尚轻,汝罪过彼。五逆众生堕落地狱,尚有出期,若人破坏三摩耶法,入于地狱,无有出期。”云何名为三摩耶法?谓大瑜伽真实教王……金刚阿闍梨即为弟子说〈真言〉曰……。复次,金刚阿闍梨,为于弟子说此〈真言〉深义:“若人破三摩耶法,由是因缘,其身破坏碎如微尘,彼人福德自然灭尽,犹如朽树不生枝叶。”告金刚阿闍梨欲为弟子受灌顶时,当先教习此〈真言〉……2。

  这段落以白话作诠释:这时,灌顶阿闍梨上师告诉弟子说:“你如果不肯修持这秘密法,反而怀疑而破坏这三摩耶(三昧耶),你未来生生世世,断灭佛种。假使有一恶人,杀害十方世界一切诸佛以及诸大菩萨,出佛身血,这样的罪过还算是轻微,你的罪业则远远超过其上。造作五逆重罪的众生堕落到地狱,终究还有出离的一天,若是有人胆敢破坏这秘密三摩耶法,下堕到地狱,就永无出期。”什么是三摩耶法呢?就是这大瑜伽真实教王……金刚阿闍梨上师就为弟子说这密教真言,然后,金刚阿闍梨上师再为弟子解释这真言中所隐含的深义:“如果有人破坏这秘密三摩耶法,因为这样的因缘,他的身体就会崩裂败坏,粉身碎骨,碎如微尘,这人的福德自然一切灭尽,犹如一株枯朽的老树,再也无法出生任何枝叶。”金刚阿闍梨上师想要为弟子传授灌顶时,应当先教导修习这真言……。

  (1)密教唯恐弟子依据佛教清净戒律来质疑密法,便说不肯修持这婬欲法的心态是不被允许的行为,并且任何方式来否定这婬欲三昧耶(三摩耶)即构成破坏三昧耶的重罪,生生世世会断灭佛种;即使造作让十方世界诸佛菩萨流出身血的五逆众罪,都比不上犯了破斥与怀疑(破坏)婬欲密法的重罪;前者于地狱尚且有出期,后者则永无离开地狱的一日。查证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对“三昧耶戒”的说法是明白点出:只要是为了男女双修,即使犯上“杀盗婬妄”罪业,密教弟子们也必须无所犹豫,这就是实践“三昧耶戒”的精神,却同时严重抵触了清净佛法。

  (2)不光是以往的密续如此恐吓弟子,近代密教也依样画葫芦。苏格兰的比丘尼Campbell 3,当她身为密教卡卢仁波切(“法王”等级)的随身翻译时,七老八老的卡卢蛊惑她加入男女双修,事后,卡卢唯恐坛场男女婬欲的事情被曝光,也威胁恐吓她不得张扬,甚至以某一女子离奇死亡的例子来警告她。可怜的Campbell 就在极度恐惧中,被迫当了多年的性奴隶,直至卡卢死了为止。密教每每强迫双修的女子当场发下毒誓,如同此密续〈真言〉,自说恶毒诅咒。明明从古到今的男女双修就是作爱,为何要遮遮掩掩,又逼迫弟子发毒誓,给尽威胁恐吓,这就是密教引以为傲的灌顶传统吗?

  密教之“密教如来的报身与化身”的虚妄想

  《诸佛境界摄真实经》卷2〈金刚界大道场品 第3〉:尔时,菩萨依前观之白言:“我今已见。”佛言:“云 何见之?”答言:“法与非法,本性清净,譬如莲华虽生泥中,而尘不染,我今观此,即是报身。”如彼菩萨作报身观,瑜伽行者亦复如是,安心端坐,结金刚缚印,当作此想:“法与非法,本来清净,犹如莲华,虽生泥中,尘不能染,诸佛报身,及我报身,亦复如是,虽似受用衣服、饮食、诸天音乐,心不染著。”作是想已,习其真言。复次,瑜伽行者,作化身观,如诸化佛告菩萨言:“善男子!有〈化身真言〉曰……。”尔时,菩萨依前观之,白诸佛言:“我今已见。”佛言:“云何见之?”答言:“种种相状具人圣道,或为一一众生,各变化身,或观一切有情各成一佛,我今观此即是化身。”尔时,菩萨闻是真言,应时证获三身妙果。……复次,瑜伽行者,结金刚缚印,当作此想:“譬如十方世界虚空无尽,我观三身及三真实,坚固常住,亦复如是,为利益安乐一切众生故,日夜常作如是妙观。”作是观已,持真言曰……4。

  这段落以白话略作诠释:这时,密教菩萨根据前面所说而观想,然后说:“我现在已经看见了。”佛说:“你看见什么呢?”密教菩萨答说:“世界诸法以及一切非法,皆是本性清净,譬如莲华虽然生长在污泥之中,但不受色尘污染而仍然清净一样,我现在观想到就是如此的现象,这就是我的报身。”就象是密教菩萨作报身的观想一样,密教瑜伽行者也是如此,安心端坐,手结〈金刚缚印〉,观想:“世界诸法以及一切非法,皆是本性清净,譬如莲华虽然生长在污泥之中,却不受色尘污染而仍然清净一样,诸佛报身以及我的报身也是如此,虽然看似受用这世间的衣服、饮食、诸天的音乐,然而,我的心中无有一分的染著。”观想后,修习真言。

  然后,这瑜伽行者,继续作化身的观想。如诸化佛告诉密教菩萨说:“善男子!有一个〈化身真言〉……。”这时,密教菩萨根据前面所说而观想,再对诸佛说:“我现在已经看见了。”佛说:“你看见什么呢?”密教菩萨答说:“我看到种种具备人中的圣者相貌,又为了一一众生,各变化出色身,或是观想一切有情皆各自成为一尊佛,现在我所观想的就是我的化身。”这时,密教菩萨又听闻佛说真言,当下便获证诸佛法身、报身、化身三身妙果,……。然后,瑜伽行者手结〈金刚缚印〉,作观想:“譬如十方世界虚空无尽,我观想这法身、报身、化身三身及身口意三真实,坚固常住,也是如此,为了利益安乐一切众生,我应当日夜常作如是妙观。”观想后,持诵真言。

  (1)前述提到密教瑜伽行者依照观想而以为“密教五方佛”进入他的身体中,而使其变成法身;这误认法身的辩证已如前说。密续在此继续延伸到诸佛报身与应化身,又造成新的错谬。关于报身的正理是唯有在成佛时,才会现起“报身”,如来的“报身”是因为三大阿僧祇劫修集福德功德一时总毕而得以成就“报身”;如来的“自受用报身”的境界从来没有详细载明于佛经中,因为这是佛地唯证乃知的事情;如来为了教导诸地菩萨,则示现“他受用报身”以示佛道庄严。此地的密续以为领略“一切诸法本性清净”就是“真实报身”,还以受用“衣服、饮食”而不染著为譬喻,自以为了解“佛地报身”。然而,若仅止于这样的修持境界,并非是佛地的境界;当知初地菩萨已然亲证无生法忍,于“法以及非法”皆得亲证平等实相,真正亲证“法与非法,本来自性清净”,以现观诸法皆由本来清净平等之自心如来藏流注所生所现而得成就,如是圣位菩萨仍然无法现起报身;八地菩萨于相于土自在,末那不起染污现行,无有染著而心地清净,如此圣位菩萨依旧无法现起报身。当知此处密续以“饮食、衣服”而“不染著”便作成佛之报身想,皆是违背如上正理。

  (2)密教再以持诵真言而说见到各种庄严化佛(种种相状具人圣道),或可以为每一位有情,在其前变化示现佛身(或为一一众生各变化身),或观想一切有情,每一位众生都变成一尊佛(观一切有情各成一佛),如是以想象力来追寻“化身佛”成就;即连同之前的“法身”与“报身”,以及此处“化身”而自说成就佛果(应时获证三身妙果)。前面密教错认法身与报身处已经解说,此处再论“化身”之谬误处:若成为“佛”的形相,魔王亦能办到,如 佛示现灭度后,优波鞠多菩萨降伏魔王波旬时,说自己已经亲证诸佛法身,但见不到诸佛金色身,于是请魔王变现。魔王最后变现出佛身,并连随从一千五百大弟子全数变现,无有遗漏,缓步走出树林 5。由此可知,即使面前得见佛色身,也未必为真,何况是以脑海中想象的景象来当作是“佛的化身”呢?

  (3)若以为悠哉悠哉地动动脑筋思惟想象,就得来全不费功夫而可“即身成佛”,即是弃舍明心见性以及六波罗蜜的修证,全然离开“闻思修证”的修学道路,即是将佛法束之高阁,则所说的一切成就不啻是海市蜃楼而无实际。若密教人想要“快速即身成佛”,是否有人愿意按照这《诸佛境界摄真实经》公开的“即身成就三身妙果”的〈仪轨〉来修学,依法持诵咒语,每天精进观行自己“即身成佛”,以成就“密教诸佛”的“法、报、化”三身?若是没有人愿意照著作,是不是已经事先理解这些“密教法宝”所说的“即身成佛”往往都不如实,所以无法“依教奉行”?若是如此,为何先前又肯信受密教“即身成佛”的说法,因此弃舍佛法,转而亲近密法呢?为何今日有此“三身妙果成就”之法,却很笃定知道这绝对是虚妄法呢?如是岂非自语颠倒?既知如是矛盾,何不重回佛法?

  (4)真正修学佛法的菩萨,经过一大阿僧祇劫精勤修学,亲证无生法忍而入圣位。然而,谭崔密教以为身口意三密加持,便可即身成佛,自然无心于佛典,再也不想以菩萨庄严志行过完这一大阿僧祇劫。如同世间有了现成的“方便面”,他还会想要再来翻土、播种、引水、除草、收成、杆面、下料、熬汤,最后才得到一碗食物吗?

  (5) 当一个人全然信受密教(谭崔性爱教、喇嘛教)说法时,便不再理会密教是否为真实佛法,也无视于他人的劝诫。他想:“反正‘密教’就是大家所知道的‘藏传佛教’,这至少还有‘佛教’两个字,总不能说它不是‘佛教’吧!除非诸佛如来亲口对我说密教都是错的,否则你们说得再多,也没有用。”如是笃信谭崔密教的人,硬是把这自身检择上的过失都推给诸佛菩萨。密教学人之学密,就像世人遇上诈骗集团打来的电话,本来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讪,结果越听越有兴趣,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情,便将诈骗集团当作是“大恩人”,以为:“这些人真的是为我著想,给我带来富贵,反而其他(劝阻)的人都不关心我,不肯将心比心,不但不协助我追讨那一笔流落在外的金钱,而且还说那些一点都没有意义的废话。只有这些打电话的‘好心人’不计任何代价,宁可遭受时间上与金钱上的损失,都要全心全意地帮助我,真是我的‘贵人’,我实在是太幸运了。”于是在被诈骗的过程中,对方任何无理的要求,全都被合理化,全部言听计从,照单全收;修学密法的人也如是落在甜蜜幻梦的精巧诈术中,难以觉醒。

  (6)亲近藏传密教的人往往说:“宗教自由是任何人的权利,你们(佛教)自己没有‘即身成佛’之法,凭甚么阻止别人来传这个法?各人传各人的法,为什么要说密教的坏话?”又说:“‘男女双修’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大修行人为什么不能修?而且,我的上师也没有男女双修,至少我的道场绝对没有这件(男女双修)事情。”如是者急于为自身行为辩解,急于为婬欲法解套。然而,在自身都不否认密教有“男女双修”这个法的情形下,为何讲话还可以如此从容,毫不在意这是否为邪淫,也不畏惧这样是否会失去人身呢?如是者纵然此生不修,却已经建立深厚因缘,又抱持著“可有可无”的无所谓心态,等到未来世,如何可作出正确抉择而逃过“男女双修”的一劫呢?

  (7)纵使自身不行“男女双修”,也应当远离密教,不应壮大其气焰,不该“从容淡定”来看待这男女双修。应当思惟:离开佛世越远,根器越是陋劣,人心不古,怎么反而现在“即身成佛”的“大根器者”越来越多?这么反常也就罢了,当这么多的“法王”出现时,世间不但不因此而清净,反而常常闹出喇嘛的社会新闻来,这不是反常吗?因此,应当心生悲悯,因为密教师徒将不违背三昧耶戒誓愿去修双身法当作是戒行清净,所以整天强调男女双修,修持到一个阶段,一定要去找异性来作爱的喇嘛“上师”与“法王”师徒们,所造作的却都是下堕地狱的淫欲重罪,如此者未来果报如何可轻易承受,真令人可伤可悯。当思惟:我个人不行男女双修,只是消极的行为,应该救护这些人,纵使他们真要学密,我也应该将密教中的婬欲法全数毁坏,将其诽谤三宝处全数修改,这样就能免除了他们的地狱业,这才是学佛人积极救护众生的作为。

  (8)密教以为依靠持咒观想,如来便现身前来加持,最后获得三身佛果;如是说法好比有位小朋友幻想说教育家孔子出现在他面前,并且进入他的身体,他因而尽得孔子的真传,成为万事通,无所不知;这小孩继续观想,他舍弃了书本,早晚都不用读书,也不再听课,并幻想这样下来的结果是每次考试都是满分。请问这样“意志坚定”地“积极幻想”,考试真的会及格吗?因此当知:徒有观想,终究不是真实成就之法。

  密教之“把弟子眼睛用布遮起来”的灌顶前行《诸佛境界摄真实经》卷3〈护摩品 第9〉:

  复次,阿闍梨为彼弟子说真言义:“愿一切如来加护于我,教我金刚事业,如金刚手菩萨,平等无异,乃至未证大菩提道,于其中间,归依三宝。”发此愿已,令著赤衣,绯帛覆眼,击于脑后。时,彼弟子结金刚手印,以十指头,更互相叉,皆内掌中,以右押左,结此印已。金刚阿闍梨,当教弟子习此心中心真言曰……6

  (1)密续所说“一切如来加护于我”,又说“归依三宝”,然而密教敬重阿闍梨(上师)远远胜过“佛教一切如来”,以要弟子所成就的“金刚事业”是由密续再三强调的“佛教诸佛之上”的大主宰——密教金刚手菩萨所指导成就,如何可再说为“归依三宝”,应说密教学人是归依密教上师,而非“归依三宝”。

  (2)密教既然要为弟子给与殊胜的灌顶,又为何要将弟子眼睛先用布遮起来呢?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解释说:倘若不如此作,怕弟子看到后,无法接受密法。因为当弟子瞧见“上师”一丝不挂地和裸女一起行淫,而且有时裸女是自己的姊妹、女儿,恐怕心情大

  受影响,一时很难适应,所以要将眼睛盖起来。然而,经过宗喀巴著书公开了密教令人叹为观止的邪淫后,这坛场所发生的丑闻都不再是秘密了,这段用布将眼睛遮起来的仪轨显然也成为过眼黄花了。

  ---------------------------------

  注1《大正藏》册18,页274,下17-页275,上2。

  注2《大正藏》册18,页282,下7-页283,上1。

  注3 Campball 在英国的第二次公开对佛教团体的演讲〈Dissent in SpiritualCommunities〉(心灵群体的异议)时,英国独立报 PAUL VALLELY 针对此演讲作了报导,〈I was a Tantric sex slave〉(我曾经是谭崔密教的性奴隶),Wed 10 February 1999,其中提到“For years June Campbell was the'consort' of a senior Tibetan Buddhist monk. She was threatened with death ifshe broke her vow of secrecy.”多年来,Campball 曾经是一位西藏密教老喇嘛的性伴侣,她被威胁说假如她违背而泄漏这性交的秘密时,她就会死亡。这报导提到她很早就出家,“she travelled to India where she becamea nun”,在印度时,成为佛教的比丘尼,后来很不幸地,她接触到这西藏密教,就发生后来的事情。http://www.independent.co.uk/arts-entertainment/i-was-a-tantric-sex-slave-1069859.html

  注4《大正藏》册18,页275,上7-中8。

  注5《阿育王传》卷5:“复语魔言:‘当更为我更作一事,我虽已见如来法身,不见如来妙色之身,为我现佛色身使我生爱敬心。若作此事,是名为上。’答言:‘我亦先与尊者作要,我若现佛身时,汝慎勿为我作礼。所以然者,如似伊兰生树死,为大象之所践蹋。’尊者言尔:‘我不礼汝。’魔言:‘小待我入林中,我本曾作佛形诳首罗长者,彼时所作,今为汝作。’尊者即为解于三尸,尊者忧波毱多作见佛想。魔即入林,化作佛身,如以彩色画新白峠孏身相,看无厌足。作佛形已,左边化作舍利弗像,右边化作大目揵连,阿难在后,摩诃迦叶阿糠头须菩提等,千二百五十大阿罗汉等围遶侍从,以渐从林而出,至优波毱多所。”《大正藏》册50,页119,下11-25。

  注6《大正藏》册18,页283,上15-21。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