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佛子向正道(连载44)----游宗明老师

  论释印顺说唯心与唯识有差别

  释印顺在他的《佛法概论》中说:当时继承空相应大乘经学风的学者,思想转入真常不空的唯心论,形而上的佛性本有论,又传出不少经典,如《胜鬘经》、《无上依经》、《大般涅槃经》、《金光明经》、《楞伽经》等。无著与弟子们,在这真常唯心的思潮中,著有大量的唯识论,与真常唯心的经义多少差别,所以古人称之为“唯心”与“唯识”,或“真心”与“妄心”。1

  注1 释印顺著,《佛法概论》,正闻(新竹),2003.4 新版2 刷,页36。

  因为释印顺把唯心与唯识说为真心与妄心,所以在释印顺与他的徒众心中就产生了差别,然而释印顺如此说法与事实的差别,可不是释印顺书中所言轻描淡写的“多少差别”,而是毫厘有差、天地悬隔的差别!释印顺在《唯识学探源》的〈自序〉中称唯心论有真心派与妄心派,他认为有两大体系是不同的;他说妄心派重于论典,真心派重于经典;真心论可以批评妄心论,妄心论可以反对真心论;真心论已融化于唯心的大乘经典中,真心论是卢舍那佛说、迦旃延佛说,妄心论的根本是未来弥勒佛说;所以他写了一本《唯识学探源》叫作释印顺说。

  经、律、论是佛法三藏,如果学佛者不是将五阴、十八界、涅槃、如来藏、般若、道种智等一切 佛所说法都列为应当修学的范围,而是胡乱编派如释印顺所说的:看你要信真心派就去学经,要信妄心派就去学论……;释印顺就是这样不知强以为知地胡乱说法误导学佛人,同时也印证了他的老师太虚大师对他的批评:佛法在他的手里四分五裂了。

  释印顺不懂唯识,是因为他不相信唯心,不相信唯心是因为他不懂唯识;他不懂唯心又不懂唯识,是因为他不相信人有八识;他只相信所有凡愚之人都能轻易观察体会到的六识,而不相信佛菩萨告诉我们还有第七识与第八识。因为他读不懂《阿含经》经文,如果他愿意相信 佛说过的人有八识,今天也就不会感得菩萨们对他的拈提;而他却只相信西藏密宗─假藏传佛教─的六识论,就是不愿信受佛语,这不但使得他的学佛之路无法有所成就(不能实证),而且还成为谤法者,这就是我们要评破他的原因,也导致他一辈子想要守护的面子与地位,终究还是无法守住。然而,会导致这种必然的结果,释印顺倒也不能怨叹,因为他自己也说过“真理愈辩愈明”,也承认“辩论不一定是坏的”。

  唯心讲的是不生不灭的这个真实心,也就是能出生三界万法的如来藏。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等一切法都从祂所生,都摄归于祂,若没有了如来藏,就不可能有三界有情乃至三界万法的存在。所以唯心讲的就是三界万法的根源——真心如来藏,但唯识也不是释印顺所说的只有妄心。所谓妄心,就是真实心如来藏所生的眼等七转识;三界六道一切有情都是真心与妄心同时同处和合运作,如《大乘入楞伽经》中 佛开示说:“甚深如来藏,而与七识俱。”所以不能恣意地解读说唯识是妄心,因为不论唯心或唯识都是说八识心王(包含真心与妄心)。譬如经中说“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所说的这个心必定是真心而不是妄心。何谓真心?第八识如来藏是也!何谓妄心?

  一般讲第六意识就是妄心。懂唯识的人会说:“没有第七识意根和第八识如来藏,哪里会有意识?”但这种正确的言论对释印顺来讲,只是对牛弹琴,他(装)不知经论中早就告诉们了,因为他否认第七识、第八识(见释印顺的《佛法概论》109页)。若不是“一切唯心造”的如来藏真心,而是意识等妄心,唯物论者早就把祂破解了,可是西藏密宗─假藏传佛教─的喇嘛们却认为经中所说的阿赖耶识是妄心,是可灭除的染污与执著,认为意识才是真实心,所以假藏传佛教认为观想可以成就一切,譬如修布施就去观想献曼达。“心想事成”是勉励人的话,假藏传佛教却认为想象就是真的,只要观想十万次献曼达,布施功德就完成了。但是连孩童也知道,这种观想是虚幻不实的,它的本质就是在作白日梦的虚妄想,妄想如果可以成真,那就不叫妄想了。喇嘛教最喜欢用观想来修密法,如果有人不相信他的这些观想都是虚妄的,那就不妨在肚子饿的时候,去观想看看,能否不吃东西,仅观想食物肚子就会饱?或是观想之后,天上会不会掉下食物来?观想只是一种观念思想,观念是意识思惟的产物,意识本身都是虚妄的了,何况是意识所产生的观想,当然更是虚妄,所以说观想决非真实。

  什么是唯识?有人按字义来说:“唯就是只有的意思,识就是意识的意思,合起来就是只有意识。”这样的解释,就是典型受到释印顺等六识论影响的说法,意识乃第六识,唯识怎么变成只有第六识?“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三界上下法,唯是一心作”以及《解深密经》说:“诸识所缘,唯识所现。”要解释这些道理就要从八识论才能正确地解说清楚。不然,若用释印顺的说法就会变成:三界是妄心(意识)所显,万法是妄心(意识)所现。然而,意识岂能生意识自己?三界不离万法,万法岂能不涉三界?唯识讲的就是生命万法的实相,是如来藏真心与其所出生的七转识妄心和合运作的真实相貌,所以唯识不是只有意识或只有讲妄心。又“唯心”是说如果只讲一个心,那就是唯有真心如来藏,因为唯有此真心能够出生七转识、能生万法。从真心如来藏的立场来看,三界、万法都是祂所出生的,因此说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唯心和唯识并不冲突,亦无丝毫矛盾。

  又梁漱溟阐述唯识学教义时,提出两个著名的公式:一般所说的心是半边的,唯识家所说的心是整个的。一般所说心但是那作用,唯识家所说的心是个东西。2

  注2 参见:曾议汉〈唯识学与梁漱溟的文化哲学〉一文所引(梁漱溟著,《梁漱溟全集》(一),山东人民出版社,1989 年版,页288。)

  http://www.hfu.edu.tw/~lbc/BC/5TH/BC0525.HTM(2014/6/15 撷取)

  只知妄心,不知有真心是半边,只讲心,不讲物也是半边,只知道心的作用,不知道心的作用从何而来等等,都是半边;只有讲全部的才是唯识,唯识不只是思想作用而已,祂还真是个不是东西的东西,那么到底这个不是东西的东西是个什么东西?真的很难懂,很深奥难学,但这却是最究竟的佛法。

  释印顺判唯识为“性空唯名”,与唯识家的“真实唯识”正好相反,可见释印顺不懂唯识。因为不懂,才会把唯心跟唯识拆成两个对立的法,不知道唯识学的根源就是唯心,而此心就是第八识—如来藏—唯一的根本识,这也是修学佛法中最高深、最究竟法义的根源,不是凭空虚妄想象的思想理论,一般凡夫不懂,以为宗教都是一样的,不过都是劝人为善罢了,不知佛教不是只有劝人为善而已,甚至不知道 佛陀教导我们的是要有智慧的为善,又何况能知道最重要的是教我们成为阿罗汉、成为菩萨乃至成佛!而且三乘菩提都不离唯识,唯识可以说是佛法的精髓,怎么可能是释印顺所说的“性空唯名”?释印顺的谬思究其根源,都是被西藏密宗这个喇嘛教之邪见所误导,喇嘛教认为唯识是不究竟的。然而六识论的人,再怎么修观想法成就本尊,也不论他怎么“唯”,永远都只能在意识境界里头打转,而意识是虚妄的,所以他唯了半天,也还是虚妄的,根本都是想象出来的。唯识乃是“真唯识量”、“真实唯识”,七转识非真,唯有第八识如来藏真实,故说唯心。所以,唯心在讲唯识,唯识在讲唯心,不能砍成两截而把完整的佛法分裂了。

  读释印顺的书会令人一个头两个大,因为他否定了佛法的根本——真实心如来藏,也就导致他对三乘佛法的认知产生冲突、错乱的结果,著书立论及对众说法当然就会心不得决定,所以他在这本书写的是这样,另一本写的却是那样,颠三倒四、反覆无常,令人摸不著头绪;赌博押宝可以两边下注,多少摆平,但写书著作,尤其是演说佛法,则不能如此摇摆不定,令人无所适从。

  释印顺在《唯识学探源》对唯心的解释是:在印度大乘佛教的开展中,唯心论有真心派与妄心派二大流。传到中国来,即有地论师、摄论师、唯识师三派。此两大流,真心派从印度东方(南)的大众分别说系发展而来;妄心派从印度西方(北)的说一切有系中出来。在长期的离合发展中,彼此关涉得很深;然两大体系的不同,到底存在。大体的说:妄心派重于论典,如无著、世亲等的著作:重思辨,重分析,重事相,重认识论;以虚妄心为染净的所依,清净法是附属的。真心派重于经典,都编集为经典的体裁:重直觉,重综合,重理性,重本体论;以真常心为染净的所依,杂染是外铄的。3

  注3 释印顺著,《唯识学探源》,正闻(台北),1992.3 修订二版,〈自序〉页2-3。

  论典若不是依照经典而申论,所论即非佛法,也就不是佛法的论典了。释印顺所说的妄心派竟然是“以虚妄心为染净的所依,清净法是附属的”,既然是虚妄心,怎么能够成为染净之所依?因为依来依去,终究还是虚妄的,那么修学佛法有何意义?然而释印顺不相信有真心,所以他在《般若经讲记》中说:有人说:实相为超越能所的——绝对的主观真心,即心自性。依《智论》说:“观是一边,缘是一边,离此二边说中道”。离此客观的真理与绝待的真心,才能与实相相应。实相,在论理的说明上,是般若所证的,所以每被想象为“所”边。同时,在定慧的修持上,即心离执而契入,所以每被倒执为“能”边。其实,不落能所,更有什么“所证”与“真心”可说!4

  注4 释印顺讲述,演培?续明纪录,《般若经讲记》,正闻(台北),1992.3修订一版,页5-6。

  可见他在解释经论的时候,也不得不跟著说真心,如同他在所著《摄大乘论讲记》中说:“但《金光明经》说第八根本识就是真心,至少在解性赖耶出缠,与法界相应的果位,它是净法的根本。”5 自己书中写著经文明明说“第八根本识就是真心”,释印顺是看不懂,还是假装没看见?他竟认为毕竟空而无常无我的幻心是甚深的,因此他在《般若经讲记》中说:有以为我们的心是常恒不灭的,我们认识的有变异的,那不是真心,不过是心的假相,这又与外道的常我论一致。佛说:这种人最愚痴!念念不住,息息流变的心,还取相妄执为常!心,不很容易明白,惟有通达三世心的极无自性,才识缘起心的不断不常,不一不异,不来不去,不有不无。从前,德山经不起老婆子一问——三心不可得,上座点的那个心?就不知所措,转入禅宗。这可见毕竟空而无常无我的幻心,是怎样的甚深了!这惟有如来才能究竟无碍的明见他。6

  注5 释印顺讲述,演培?妙钦?文慧记录,《摄大乘论讲记》,正闻(台北),1992.2 修订一版,页355。

  注6 同前注,《般若经讲记》,页117。

  释印顺若砸下银子想吃这婆子的点心,一定会被婆子大喝:“休想!”意识是有为法,有过去心、现在心、未来心三心可得,所以意识是幻心。如来藏是无为法,所以如来藏没有过去、现在、未来三心,是一切皆不可得的真心。从世间的科技文明来看,都是由意识幻心研究发明发展出来的,当然意识从凡夫的角度可说是甚深,但意识不是常住法,意识是依于意根对于法尘想要了知的作意而从如来藏出生的,那么能出生意根与意识的真心如来藏,当然是比意识更加甚深、极甚深了。意识是缘起法,释印顺说缘起的心(意识)是“不断不常,不一不异,不来不去,不有不无”,这可就大有问题了,他把真心如来藏才有的体性拼装在意识心上,真的是不伦不类。意识怎么可能不断?当你睡著了,眠熟无梦之时,意识有没有断?被打了全身麻醉针的时候,意识有没有断?被人一记闷棍打在后脑杓上,意识有没有断?如果你说:醒来就会又有意识啦!如此,意识则是有来有去,怎能说意识不来不去呢?醒著的时候有意识,睡著的时候无意识,怎能说意识不有不无呢?

  释印顺说“有人说:实相为超越能所的——绝对的主观真心”,这句话他还是说错了;因为超越能所的实相是真心,然而真心并没有主观、客观,主观与客观都是不离能所的意识心的事。真心如来藏的体性是“不会”,因为祂恒离六尘的见闻觉知,迥异于意识不能离六尘境界,故称之为不会。真心如来藏从来不作主,所以祂不会有主观的心行,祂也不像意识有分析、判断、归纳的能力,所以祂也没有客观的心行。释印顺想用破能边与所边的思想来破“所证”与“真心”,因此他说:“同时,在定慧的修持上,即心离执而契入,所以每被倒执为‘能’边。其实,不落能所,更有什么‘所证’与‘真心’可说。”再一次证明释印顺的境界不外乎意识心离于执著就变成真实心了,他当然否定另有第八识如来藏心真实存在;事实上,六识论者不论再怎么努力地“即心离执”,都无法离开能取与所取,除非意识断灭了。因为,意识的功能就是分别法尘,而在分别的当下就有能取与所取。六识论者以为,当意识一念不生的时候,就是不取分别;事实上一念不生时,意识早已分别完毕了。因为,当意识反观自己而认为现在是不取分别的,然而意识能知此刻不取分别,不就是意识早已分别完成的结果吗?所以说,意识永远都在能取与所取之中,没有中道可言;因为意识不可能不落能所,即使在定慧的修持上,也一样永远是有出有入,不能离两边。修学佛法,首先应当具有能取的六识与所取的六尘皆是虚妄的正知见以及观行,才能不再误认意识为实相心,也才有断我见的可能;虽然意识不离能所是虚妄的生灭法,但却需要以这个不离能所的意识心,来参禅,去找到每一有情各自独有且超越能所的真心如来藏,决不可能在“不落能所”——六识断灭的情况下来证得真心如来藏。再从另一方面来说,真心如来藏并无能取与所取,却能出生能取与所取的七转识妄心,并与妄心同时同处和合运作而不间断。真正的中道能含摄两边但离于两边,唯有真心如来藏,本来就是离见闻觉知,才能生万法又不落两边,如果妄执能取所取之全部或一部分为真心,那当然就会如同释印顺一般,自认为没有什么“所证”与“真心”可说。所以,佛弟子绝对不可以说无真心可说。

  又,释印顺在《大乘起信论讲记》中说:本论说:“一切境界,唯心妄起故有;若离于妄动,则一切境界灭,唯一真心无所不徧”。唯心妄起也好,唯一真心也好,一切法唯是众生心,众生心即是一切法体:这即是自性摄,本论的正意在此。7

  注7 释印顺著,《大乘起信论讲记》,正闻(新竹),2000.10 新版1刷,页50。

  释印顺本来讲:“唯心是真心,唯识是妄心。”后来变成:“唯心分为真心派与妄心派。”最后变成:“唯心妄起也好,唯一真心也好,一切法唯是众生心,众生心即是一切法体。”他如此和稀泥的意思就成为:“妄心也好,真心也好,一切法唯是众生心,众生心即是一切法体。”释印顺不知道真心在哪里,至少也应该知道妄心是指什么吧!怎么可以真妄不分而说一切法唯是众生心?若说一切法唯是众生心,要这样讲也可以,但要知道是唯众生的真实唯识心与虚妄唯识心,而不是唯有虚妄唯识心,否则讲了老半天都只是废话。蕴处界是虚妄的,当然十八界是虚妄的,所以《心经》说:无眼、耳、鼻、舌、身、意。不论意识或意根,都是十八界所摄,都是虚妄的,这就表示七转识妄心都是虚妄的。虚妄的妄心不可能是一切法之体;“法体”必须是能生万法之本体,那就唯有第八识如来藏才有这个体性,所以若说“众生心即是一切法体”,这个众生心指的就是真心如来藏。因为释印顺是否认如来藏的人,所以他才会说:“真心者,侧重胜义谛,不能在一切空中建立假名有的如幻大用,所以要在胜义中建立真实的清净法。……他们把真常的不空,看为究竟的实体,是常住真心。”因此他在《中观论颂讲记》中说:

  但真心论者,把性空看成无其所无,只是离染的空。菩萨从空而入,悟入的空性,是存其所存,是充实的不空。诸法的真性,也可以叫空性,是具有无边清净功德的,实在是不空。所以《涅槃经》说:“不但见空,并见不空”,这是不以性空论者的胜义一切空为究竟的,所以把胜义分成两类:一是空,一是不空。后期大乘的如来藏、佛性等,都是从这空中的不空而建立的。真心者,侧重胜义谛,不能在一切空中建立假名有的如幻大用,所以要在胜义中建立真实的清净法。这像《璎珞经》的:“有谛(俗)无谛,中道第一义谛”(真中又二);《涅槃经》的:“见苦(俗)无苦(真空)而有真谛”(真不空),都是在胜义中建立两类的。他们把真常的不空,看为究竟的实体,是常住真心。等到讨论迷真起妄的世俗虚妄法,自然是,如此心生,如此境现,公开的与妄识者合流。这后期大乘的两大思想,若以龙树的见地来评判,就是不理解缘起性空的无碍中观,这才一个从世俗不空,一个从胜义不空中,慢慢的转向。8

  注8 释印顺讲述,演培记录,《中观论颂讲记》,正闻(台北),1992.1 修订一版,页14-15。

  胜义即是如来藏,如来藏不但见空,并见不空,这可不是释印顺所说的是后期大乘两大思想的合流。释印顺所说的后期大乘两大思想,一个是常住真心,一个是妄识者,等到讨论迷真起妄的世俗虚妄法时,自然是两者合流,他用这种凡夫的想法来解释如来藏既是空又是不空的法义,其实是错误的思想。佛法是完整圆满的法理,是从每个有情本自具足圆满的真如心如来藏而开展出来的,是函盖一切万法的,不论是世间法、出世间法、世出世间法全部都在其中,不能像释印顺这样胡乱切割、恣意分类,所以释印顺的师父太虚大师,早就点出释印顺的极重过失,说他把佛法搞得支离破碎的原因也就在此。因为,如来藏本来就是非空非不空,空与不空都是如来藏所显现的体性,不是说空指虚妄意识而不空指如来藏。空如来藏与不空如来藏,一般人很难理解清楚,认为是互相矛盾,释印顺虽然著作等身也是没有搞清楚,以致著作愈多恶业愈重。空如来藏是说祂的体犹如虚空,无形无色,乃是指如来藏心体;不空如来藏是说祂有能生万法的体性,不是空无如缘起性空仅是一种现象。如来藏所出生的一切万法都是虚妄法,能显现无常空,但一切万法却是与如来藏不一不异,不即不离,如来藏不受所出生万法的无常空而影响其真如无我法性,同时显现了般若空,所以说如来藏必定有空与不空的体性,才能产生这些现象。

  释印顺判定“真常唯心”论的人把真常的不空看为究竟的实体,然此“实体”必须要讲清楚;若言此“实体”有形有相,是摸得著、看得见、感受得到的物体则是错误,若是指具有真实之体性则正确。因为这个真如心如来藏,若无“实体”,则不能称为真实如来藏,如来藏之体无形无色犹如虚空,故摸不著,也看不到;因为有如来藏,才会有蕴处界等缘起性空的缘生法,所以 龙树菩萨绝对不会否定万法的根源如来藏,而只在蕴处界缘起性空的生灭法上来戏论中观。因为那称不上是中观,而只是无因唯缘的戏论,唯有依止能含摄两边而离两边的如来藏才是真正的中观。为何缘生法要依于如来藏才能建立?万法之缘起而出生,从十因缘法可以推到“齐识而还不能过彼”,也就是说万法的出生不能超越这个“识”,此“识”即是第八识如来藏,祂才是万法的根源,是缘生法的根源。所谓唯心讲的就是此识,唯识就是讲八识心王,而非缘起法。释印顺问:“究竟唯有什么识?”当然是唯此第八识、阿赖耶识、真如心、如来藏……,所说的都是同一个法,可是释印顺却不知强以为知,认为这些论师是偏执一个定义,因此他在《唯识学探源》中说:唯识的定义,“即是识”,“不离识”,论师们有不同的解释。究竟唯有什么识?有的说是八识,有的说是阿赖耶,有的说唯是真心。这些,都是唯识思想的一个侧向,是唯识学的一流。偏执一个定义,这是一论一派的唯识学者。9

  注9 释印顺著,《唯识学探源》,正闻(台北),1992.3 修订二版,页28。

  释印顺把唯识当作一种思想,可见他根本不懂佛法中的唯识其实就是佛法能实证的法要,也就是生命的真理。唯识是佛法至高无上的法要,而不是一种思想,是可以亲证的,思想只是意识心的一种想法、理想、理念,乃是意识境界,意识思想才会有一派一论的种种想法,唯识则是正确无疑的真相,菩萨亲证以后都可以证明那是永不变异的法义。

  释印顺把唯识义理当作不过是一论一派的思想,这是释印顺等六识论者的妄想,是对 佛陀所说第一义谛不信受的人,故释印顺等所说都是言不及义,言不及第一义谛而空谈唯识其实都不叫唯识,以无第八识或八识可唯故。释印顺不信有第七识、第八识,也许他认为六识也可以说唯识,这是释印顺的大妄想,七识论都不可能有唯识了,何况是六识论?为何如此?因为没有能生七转识的第八识,就不可能有唯识。要说唯心与唯识有差别就只能如前面所说的差别:唯心即真心如来藏,唯识即八识心王。唯识是真心与妄心和合运作,而不是释印顺所说的真心派、妄心派,硬把佛法切割成片片断断,佛法中根本没有什么真心派或妄心派,就是如来藏,就是八识心王在运作,这才是唯识的道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