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典故事选辑——恶口的过患

  二内官诤道理缘 1

  《杂宝藏经》卷2:昔波斯匿王,于卧眠中,闻二内官共诤道理,一作是言:“我依王活。”一人答言:“我无所依,自业力活。”

  王闻此已,情可于彼依王活者而欲赏之。即遣直人2语夫人言:“我今当使一人往者,重与钱财、衣服、璎珞。”于是寻遣依王活者,持己所饮余残之酒,以与夫人。

  尔时此人持酒出户,鼻中血出,不得前进。会复值彼自业活者,即倩3持酒往与夫人。夫人见已,忆王之言,赐其钱财、衣服、璎珞,还于王前。

  王见此人,深生怪惑,即便唤彼依王活者,而问之言:“我使汝去,云何不去?”

  答言:“我出户外,卒得衄 4 鼻,竟不堪任,即便倩彼,持王残酒以与夫人。”

  注1《大正藏》册4,《杂宝藏经》卷2(二六),页460,上6-页460,上22。注2 直人:当值的人。注3 倩,音“欠”,“请人代为做事”的意思。(参考教育部重编国语辞典修订本)注4《大正藏》用“衂”字,今以现代字“衄”代替。“衄”音“ㄋㄩˋ”,鼻子出血称为“衄”,后泛指出血。(参考教育部重编国语辞典修订本)

  王时叹言:“我今乃知佛语为实,自作其业,自受其报,不可夺也。”由是观之,善恶报应,行业所致,非天非王之所能与。

  语译:

  从前,波斯匿王正卧床睡眠时,听到外面有两个内官正在诤论著道理,其中一人说道:“我一直都是依靠著国王才能够存活的。”另一人回答:“我一向都没有依靠谁,我是完全凭著自己的业力而活。”

  波斯匿王听了,私情认可那位说要依于王才能存活的内官,于是想赐给他奖赏。

  国王就派遣正在值班的亲近随从先去告诉夫人说:“我等一下会使唤一个人到你那里去,你就赐给他丰厚的金钱、财物、衣服,以及装饰的璎珞等作为奖赏。”传话完了,国王就派遣那位说是依王而活的内官,带著国王喝剩的酒,要他拿去送给国王的夫人喝。

  当时,这个内官拿著酒才刚走出门口,鼻子就流出血来而且止不住,因此无法再往前走了。这时,正好碰到那位靠自己业力存活的内官经过,这位流著鼻血的内官,就委请那位说是靠自业而活的内官帮忙拿酒去给夫人。当夫人见到送酒的人来了,就忆起国王交代的话,赏了他许多的钱财、衣服及璎珞,叫他再回去面见国王。

  当国王见到受赏回来的竟然是这个自称靠自业而活的人,心中深感奇怪困惑,就把那位依靠著国王而存活的人找来,问他说:“我叫你把酒送去给夫人,你为何没有去呢?”

  这人回答国王说:“我才刚一走出大王的门,鼻子就突然流出血来不能止住,我实在无法堪任国王您所交代的任务,只好央求那个人帮我,拿著大王所喝剩的酒,去送给大王夫人喝。”

  波斯匿王听完之后就很感叹地说:“我今天终于知道,佛陀所开示的都是如实语、不诳语,众生都是依自己往昔所造作的善恶业为因,此世由自己再来承受这些善恶业的果报,都是自作自受,这种业力是任何的外力都无法加以改变或夺取的。”

  从这事情来观察,一切众生之所以有种种的善恶业果报应,都是由于往昔的身口意三行所造作业行而导致。并非诸天的天主、天神、国王的威神力或权势所能给与及干预改变的。

  译注:就像那位说依王而活的人,不知自己往世所造的福德业力不够,使得他没有多余的福分领受国王欲加给他的赏赐,而犹不知此世应多植福,只是被动的认为自己作为内官,依止国王而有吃有喝就可,不更加勤奋努力修福;反观那位依自业力存活者,他深知因果业力,自己今生虽有内官之职位及薪酬,但知是自己往昔所造,今生得以有之;若无此福分,国王即使欲赐与他,亦不可得,因此说是依自业力而活。由这个佛教历史典故,也证明因果的道理不是所有人都能信受的;即使波斯匿王已经亲值佛陀得受法益而证果了,心中也还没有完全信受,才会有这件事情发生而被记录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