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佛子向正道(连载41)----游宗明老师

  论释印顺的缘起性空是否即是如来藏

  净堂认为缘起性空这个“性空”其实即是空性如来藏,以此来替释印顺辩解,想要否定 平实导师所弘扬的如来藏正法,然而释印顺之缘起性空是不容有一个不空的东西在,所以释印顺才会否认有第八识如来藏。释印顺曾说:“佛教后期,发展为七识说,八识说,九识说。佛的区别识类,本以六根为主要根据,唯有眼等六根,那里会有七识、八识?”[注1] 如果缘起性空即是如来藏,那释印顺就不应该否认第八识如来藏,因为依他的说法,缘起性空是真实存在的;所以净堂认为释印顺说的缘起性空这个“性空”其实即是空性如来藏的说法,并不正确,而净堂的说法也等于公开反对释印顺,释印顺就第一个不会认同。

  释印顺在《中观论颂讲记》中说:

  到了笈多王朝,梵我论抬头,大乘也就明白的演进到真心论。同是一句“一切法空”,性空者通达胜义谛的毕竟性空,真常者看作诸法常住的实体。智顗说:通教的共空,当教是缘起的一切空;若从空中见到不空,

  这就是通后别圆的见地了。智顗以空中见不空为究竟,我们虽不能同意,但解空有二类人不同,却是非常正确的。有了一切空的经典,就有把一切空看为真实常住的,所以说真常妙有在龙树以前,自然没有什么不可。可是到底不是一切法空的本义,更不是时代思潮的主流。从空转上不空,与真常心合流,思想演变到‘涅槃’、《胜鬘》、《楞伽》等经的真常唯心论,却远在其后。所以经中判三教,都是先说有,次说性空,第三时才说空中不空的真常。或者说先有真常,后有性空,把《华严》、《般若》等大乘经(在龙树之前就有了的)的一切性空不生,看为真常的。不错,这些大乘经,真常者是容易看做真常的。不过龙树以前是一切法空思想发扬的时代,虽或者有人看做真常的,但不是性空的本义。像真常空与真常心合流的真常唯心论,都比一切空要迟得多。[注2]

  释印顺认为真心如来藏只是人类的一种思想,并非实有此心;而这种思想是逐渐演进而有的,是从六识论发展成为七识、八识、九识论的说法。但是,佛法如果是这样演进的,那现在也应当还在演进之中;如此的话,显然佛法并不会有究竟圆满的一天,因为将来难保不会又演进出十识、十一识等等的说法;依印顺的逻辑,应该 世尊是还没有成佛的,未来也不会有人能够成佛,因为还会继续演变。

  释印顺一生研究佛法,他最大的错误是不相信佛语,不相信小乘或大乘经典,也不相信圣僧的话,因此终其一生,即使学佛年过百岁还是搞不清楚人到底有几个识才正确?人有几个识,可说是学佛者最重要的根本问题;这个问题,不是用意识心想破头就能想出来的。如果用意识就可以想出来,那古印度的那些修行人,早就应该想出来了;只因为再怎么聪明还是想不出来,所以佛才要出世为我们说清楚人有八个识。当佛法传到中国时,中国人也在争论人到底有几个识才正确?是六识、七识、八识、九识?等到圣 玄奘大师去印度取经回国,就再一次正确无误地告诉世人:唯有八识不多不少才是正确。也因为这个缘故,圣 玄奘大师写了《八识规矩颂》,楷定人人都有八个识和合运作。

  佛从初转法轮到说法圆满示现寂灭,一切所说都是依于此八识心王一以贯之,不曾变异。[注3] 所以不论小乘、大乘都是八识论,偏偏释印顺就是不信佛、不信法、不信僧,因此不相信 佛陀与圣僧演说的八识论,他去相信假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派)的六识论,还写上一堆乱拆佛法的书籍,结果把佛法弄得支离破碎,无法通达。如果释印顺相信 世尊宣说的八识论正法,则他就会相信有第八识如来藏,就有实证三乘菩提的可能,也许不会至死都还知见纷乱当个凡夫。若只是把缘起性空当作是如来藏,则是他把法义弄错了,还有得救;然而释印顺却只认定缘起性空,就是不相信有如来藏,于是他以六识论自行演变出来的佛法就全面错误,这才是他的问题症结。

  佛法并非以一切法空为真实义,否则断见外道所说就该是佛法,世尊就不必破斥了。假设无如来藏这个真实法,则一切法空的本质就是断灭空,而断灭空是邪见不是佛法。把一切空当作真实常住法的人,是六识论者的邪见,不能说那是佛法。一切空即是一切法空,当一切法空已经是空无所有了,入涅槃时灭尽五阴十八界不受后有时,还有什么法能真实常住?正是断灭空。正因如此,释印顺不得不回头再把意识一分执取回来,创造细意识常住说,不外于识阴,于是又成为常见外道。

  落入一切法空以后,释印顺若说虚空能常住,但是虚空又不是真实法,虚空只是色边色,是依于实体之色法以外而说为虚空,虚空是必须依于色法才能存在的,虚空本身无法可说,只是人类心想中的一个观念,所以虚空非真实法,不能说虚空常住;佛法中所谓的常住法,其实就是在讲性如虚空的如来藏真实常住,而不是虚空这类以意识心想像施设的虚妄法。执著六识论的人,因为不相信有这个真实常住之法,所以会把虚空拿来当作真实常住之法;真实的佛法并不是有了说一切空的经典,就是把一切空作为真实常住。因为,一切空讲的是蕴处界诸法皆空、无常故空,真实常住讲的是不属于蕴处界的第八识如来藏,两者不能混为一谈。因为六识论者释印顺认为没有第八识,也就没这个真实不坏的常住法,于是就把一切法空这个道理(观念)当作是常住法;但这是错误的妄想之法,不管 龙树自己、龙树之前或是 龙树以后,这种说法都不是佛法,当然也不会是 龙树菩萨的说法。释印顺却因为自己误会了 龙树的《中论》真义,把 龙树拉出来当他的同路人或挡箭牌,其实是侮辱了 龙树;因为 龙树与他的弟子提婆菩萨,都是用第八识的中道性来撰写及解释《中论》的。

  “真常唯心”当然是佛法,但它的前提必须是依于八识论而不是六识论。六识论所唯之心只有意识,而意识是虚妄生灭的,识阴所摄,非真非常,故六识论者没有真常唯心可说。也不可以把一切法空说之为空中不空之真常,空中不空讲的是真实的第八识如来藏而不是虚幻的一切法空,一切法空里面既没有真也没有常,所以不可以说一切法空是真常。

  净堂在网路上说:

  【萧平实常常于书中毁谤印顺法师所开悟所主张的性空不是真心体,其实是“断灭空”,萧平实却完全不知性空其实是“本如来藏。常住妙明,不动周圆妙真如性”。

  故萧平实毁谤佛陀“法”僧而不自知缘起性空的这个性空,其实就是真心本体的异名性空亦名如来“藏”性,“性无不包。故称为含”。六祖惠能说:自性能“含”万法,名“含藏识”。

  很多人不懂“缘起于性空”的这个“性空”就是“真如自性、真如心体、真心自性、真心、心体、真心本体、真心体、真心灵觉体、佛性”。

  铁的事实证据如下:

  《楞严经》:

  阿难。汝犹未明一切浮尘,诸幻化相,当处出生,随处灭尽。幻妄称相,“其性真为妙觉明体”。如是乃至五阴六入,从十二处,至十八界,因缘和合,虚妄有生,因缘别离虚妄名灭。“殊不能知生灭去来本如来藏。常住妙明,不动周圆妙真如性。性真常中求于去来迷悟生死,了无所得”。故知:法生法灭皆归入“性空=本如来藏。常住妙明,不动周圆妙真如性”永明延寿大师于注心赋一书中说到:常为诸佛之师。能含众妙。诸佛以法为师。起信论云(案:依语意应为“云”字,乃言说之义,净堂错植为“云”,以下同。)。所言法者。众生心是。又知之一字。众妙之门。禅源集云。夫言心者是心之名。言知者是心之体。能含众妙者。一心杳冥之内。众妙存焉。清净法界。杳杳冥冥。以为能含。恒沙妙德。微妙相大。以为所含。相依乎性。性无不包。故称为含。又云。妄念本寂。尘境本空。空寂之心。灵知不昧。即此空寂之知。是前达磨所传清净心也。

  首楞严经云。众生迷闷。背觉合尘。故发尘劳。有世间相。我以妙明不生不灭合如来藏。而如来藏。唯妙觉明圆照法界。是故于中。一为无量。无量为一。小中现大。大中现小。不动道场现十方界。身含十方无尽虚空。于一毛端现宝王刹。坐微尘里转大法轮。是知背境观心。自然大明相含。不为物转。亦如芥纳须弥等。百门义海云。且如见山高广。是自心现作大。今见尘小时。亦是自心现作小。今由见尘。全以见山高之心。而今现尘也。是故即小容大。如云万象如须弥。净心如芥子。“故云森罗及万象。一法之所印。即是万法一心。一心万法”。故称毛吞巨海。芥纳须弥。非干神通变化之力。真心具德法性如是。如华严记云。如经一毛端中一切世界差别性者。谓一毛端性。即是一切世界差别性。今一切世界即事。随其法性即一毛端。以性即毛端。诸界即性故。

  任机启号。应物成名。一切法本无名。但是心为名。故般若经云。六尘钝故。不自名。不自立。皆是因心立名。故云万法本闲。而人自闹。又云三阿僧祇名字。皆是心之异号。如天台净名疏云。一法异名者。诸经异名。说真性实相。或言一实谛。或言自性清净心。或言如来藏。或言如如。或言实际。或言实相般若。】[注4]

  以上是净堂举证“缘起性空”即是“如来藏”的说明,想要以此来证明释印顺的说法没有错误,让人以为释印顺也弘扬如来藏法,只是他的如来藏叫作“缘起性空”。净堂若以为写了此文便可当释印顺知音,能为释印顺所欣赏赞许,则是大错特错。净堂根本就不懂释印顺的思想理路,所以才会拍马屁拍到马腿上,当然会被猛踢一脚,可怜的净堂自己还不知道呢。

  释印顺是不相信有第八识的,他否定第八识的事实,在《佛法概论》中早已经白纸黑字昭告天下了,净堂居然还不知道;如来藏即是第八识,而释印顺只相信缘起性空、不相信有第八识,结果净堂却说缘起性空就是第八识,那请问释印顺的脸要摆到哪里去?也正因此,释印顺直到死前都不曾一言一语写出来支持净堂。

  第八识是真如心体,是能生蕴处界的心。缘起性空只是蕴处界等万法缘生缘灭的现象,如来藏却是真实的第八识心体,缘起性空的现象既非心体;这二个法,一个是能生蕴处界的心,另一个是被生的蕴处界缘生缘灭的现象,是能生与所生的两个对立法,两者本质不同,怎么可以说“缘起性空就是如来藏”?

  他把释印顺说的“缘起性空”拆为两截,而说“性空”就是如来藏,然而如来藏是“空性”而非“性空”。空性是说如来藏能生万法,祂却是无形无色犹如虚空之体性;而且要注意“性”即是实体所显的特性,故说如来藏这个心体,祂有真实而如如之体性,所以叫作“空性”,表示如来藏是真实有这个能生万法的体,而不是虚妄想像的,更不是怕众生畏惧一切法空而假名施设的。而缘起性空则在说明缘起所生法的法性是“空”,缘起所生法中,没有一个是有自在性的,因为无自在性所以是空。此外,如果缘起法是有自性,则缘起法就应当有可以生出万法之自性,如此缘起法就要称之为“有自性之法”了,因为一定是“有自性”的法才能生万法。那么缘起性空就应该是出生蕴处界的心,就应该要改为“缘起性有”而非缘起性空,那整个佛教的经典都要改写,问题可就太大了。所以“性空”绝对不是“空性”,既然性空不是空性,当然缘起性空所指的就不是如来藏。

  释印顺既然举出“性空”不是真常,当然性空就不可能是真常的如来藏空性。在一切法空里面是没有一个不空的东西可以存在的,否则如何能说是一切法空?一切法空里面并不能包含如来藏,一切法空也不能含摄如来藏在里头,因为如来藏不是一切法所摄,如来藏不是十八界中的法,而是能生十八界等一切法的心。懂得这个道理,明白这个法义,就能确定如来藏不是蕴处界显示出来的缘起性空;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如来藏能生一切法,没有如来藏就无任何一法可说;五阴十八界一切法都无自性,三界一切法都缘生缘灭,故说一切法空。如来藏能生蕴处界,再由所生的蕴处界显示缘起性空;缘生的蕴处界等一切万法若没有如来藏,就不可能出生,更没有蕴处界的缘起性空可说,故“能生”之母法不是“所生”之子法。结论是:能生不是所生,母非子故,所以如来藏当然不是缘起性空。

  净堂说“印顺法师所开悟”,这个马屁又拍错了!释印顺不但不能开悟,他也不承认有禅宗开悟所证的第八识本际,除非他所说的开悟是外道的所悟,是把离念灵知、一念不生的意识心当作开悟的标的,否则他永远悟不了 [注5],但是外道却是悟错了,所以还是没有开悟。何以故?盖佛法中开悟之标的,乃是第八识如来藏,而释印顺不承认有第八识如来藏,那么请问释印顺要悟个什么?净堂若说印顺法师开悟第八识,肯定会被释印顺乱棒打出去。因为释印顺不承认如来藏,如何能证悟如来藏?他的如来藏分明在他身上,只因为祂是无形无色,看不见、摸不著,所以释印顺根本找不到祂,因此就不肯相信 佛说真的有如来藏;有怀疑而不相信,放在心里也就罢了,但是不能因此去否认 佛的开示,偏偏释印顺就是要否认祂,还写在书中,否认的结果当然悟不了,净堂还为他强作辩护,真的没有世间智慧。

  开悟的人都知道空性如来藏是不生不灭的第八识心体,没有开悟又不信佛语的人才会误认缘起性空是不生灭的;其中的差别是无法比拟的,一个是有真实体性的空性,一个是戏论空谈之缘起万法的性空,虽然是同样的两个字,但排列次序颠倒,所显示的意义就绝对不同!如果说开悟是悟“缘起性空”,那大家随随便便都可以开悟了,根本不需要修定参禅,只要读过《阿含经》而知道缘起法就是开悟啦!如此开悟有何智慧可说?于佛道的修行上又能有什么用处呢?

  话虽如此,可是当阿难尊者说缘起法很简单的时候 佛为何要诃斥他说:“缘起甚深极甚深,不可说简单!”因为,这些缘起所生之法的缘生万法、万物,背后这个能藉缘生起一切法的才是甚深极甚深的。没有这个能藉缘生起诸法的“法”,就没有蕴处界等万法万物的缘生缘灭,而缘起所生法都是从如来藏藉缘所生的,故缘起法的根本─如来藏─是甚深极甚深,这样才是 佛说的缘起法,不是二乘人可以深入了解的,故说祂是极甚深。

  净堂对如来藏这个非心心是无法了知的,所以他完全错解永明禅师所说:“知之一字,众妙之门。”[注6] 但永明禅师说的这个知,是指如来藏心在六尘外的知,这个知真是众妙之门,绝对不是释印顺与净堂落入六尘中的意识之所能知,所以《维摩诘经》说:“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是说真菩提心如来藏能了知众生七识心的心行,这个知不是觉知心的知,而是如来藏不被世人所知的知,所以才说是“众妙之门”。净堂所举《禅源集》之说:“夫言心者是心之名。言知者是心之体。能含众妙者。”却不知《禅源诸诠集》的作者圭峰宗密是个悟错的人,落入识阴境界中;后来知道悟错了,才把自己写的这部《集》废弃而不传世,只剩下一篇序文《禅源诸诠集都序》流传下来。这个事实与悟错的证据,十几年前早已被 平实导师在《公案拈提》书中举证及辨析过了,净堂无知,还举出悟错者写的文字来作证。

  言归正传,

  因为言说种种心的名称只是心的名字,不是心的本身,那个能知的才是心的体,祂有种种的妙功德性。一般人所谓的“知”即是意识之了知,甚至还把这个“知”错认为是意识心之体,意识的“知”只能说是第六识心体的作用,是前六识的心所法运作而产生的功能;更何况第六识之心体也不是第八识心体,第八识心体也没有意识心之了知六尘的作用,所以《维摩诘经》称第八识为“不知”者 [注7],祖师还说这个不知最亲切,所以第八识不是能了知六尘的意识心。若是有见高山高广之自心现作大,见尘小时之自心现作小,乃至纳须弥于芥子,这都是眼睛、眼识配合意识的功能,意识是第六识,而第六识不是第八识,净堂这样胡乱凑合的说法,把前六识、第七识和第八识全都弄糊涂了,正是圣 玄奘大师说的“愚人不分识与根”,净堂真是分不清楚第六意识与第七识意根的愚人,也难怪他会把缘起性空解释为如来藏了。

  若言“万法一心”则此“心”只能说是万法之根源的第八识如来藏,而缘起性空并不是心体,只是蕴处界有生有灭而显示出来的现象,故缘起性空不可说是如来藏。缘起法是在说万法生灭之因缘,十二因缘法中的每一支,背后都是以如来藏为根本因,如果没有如来藏就没有缘起法可说;如来藏与缘起法息息相关,虽然从第八识的角度来说不一不异,但却不可以说缘起性空就是如来藏,因为这种说法,会令众生误以为不必有如来藏就能出生万法,如此众生将堕入邪见深坑而不能出离,落入 龙树《中论》所破的诸法共生、他生的过失中,其过失是非常严重的。释印顺说缘起性空就是如来藏,说蕴处界都是缘起性空而不必由如来藏来出生,正好落入 龙树《中论》所破的诸法由他生、诸法由众缘共生的过失中,怪不得释印顺要在书中公开表明他不是三论宗的信徒;净堂对此完全不懂不知,才会为释印顺冒然出头,反而使印顺的过失更加彰显,印顺当然不可能出来为净堂讲话,净堂的马屁自然是拍不上的。

  “生灭去来本如来藏”,是说生灭去来的缘起所生诸法,本来就是要依于如来藏,而不是说生灭去来的缘起诸法就是如来藏。净堂不知此理,然后又把缘起性空与如来藏画上等号,于是就说释印顺排除第八识的缘起性空就是如来藏,这个误会可就大了。以六识论来解释佛法就是会有种种错误,如来藏既然是“不动周圆妙真如性”,缘起不动如何能生缘起?净堂以为“性空”即是不动周圆妙真如性,然而缘起性空并非在说缘起性空有“不动周圆妙真如性”,而是在说蕴处界等一切缘起法都无自性,缘起诸法以其无自性故说缘起而性空;不是说缘起法有与如来藏一样的空性、妙真如性而说缘起性空。佛法妙义本来就是极甚深,若非善知识有般若智、道种智来解释清楚,凡夫是极难理解的。

  修学八识论正法的人,不会去否认缘起性空的三界诸法,当然也不会否定二乘菩提,因为二乘菩提的见道是所有明心的菩萨们,在明心前都必须实证的内涵;但是修学假藏传佛教的应成派所有人,因为是六识论者,所以会否认第八识如来藏。然而会否认的原因,是因为六识论的人不可能找得到万法的根源如来藏,即使他也知道万法不可能没有根源而能缘起的凭空冒出来,但是无法实证,也只好以缘起性空来作为万法的根源。然而缘起性空只是在说明,能生的如来藏与万事万法的因缘彼此间的关系,所以说明“此有故彼有”的法则。正因此故,《阿含经》中 世尊说:此如来藏实有,故彼蕴处界生有。可惜这个道理甚深极甚深,释印顺不懂;修学释印顺邪见的净堂当然更不懂,才敢强出头而更彰显出来释印顺的过失。

  若说缘起性空即是如来藏,可是如来藏是第八识,而缘起性空是蕴处界显示的生灭现象,又不是识!“识”即是心,缘起法中也必须探究到此心,至少要承认此心实有,才能实证缘起法而证得因缘观,那就是十因缘观之“识缘名色,名色缘识”、“齐识而还,不能过彼”,这里的“识”讲的就是第八识。因缘法推究到终极,就是因为有第八识才会有因缘法出生,无有一法能超越第八识,所以说“齐识而还,不能过彼”。既不可能有任何一法超过第八识,由此可知如来藏就是万法的根源。

  如来藏是佛法的核心,如来藏与缘起性空二者水乳交融,并无冲突或矛盾;而且二乘菩提弘传的缘起法,必须依如来藏心才能成立,使断见、常见外道们都不能依附于二乘菩提。也因为如来藏心的缘故,使二乘菩提不落入断见与常见中,使外道们无法击破佛教的二乘菩提与无余涅槃,这是由如来藏建立二乘菩提于不败之地。可是六识论的人却对如来藏妙义坐立难安,因为他们的六识之中没有第八识,再怎么努力研究佛法就是找不到这个万法根源的核心,他们不知道六识论根本就不是佛法,怎能找到佛法的核心?导致他们终其一生都对佛法茫然无知,出来弘法时就只能胡说一气误导众生,最后则是不免被实证的菩萨们所破。

  只要他们能够回归八识论正法,跟随真善知识修学,就知道缘起性空不是如来藏,因为缘起性空只是意识所能观察到的蕴处界生灭的现象,而不是心体;既不是心就不是识,不是识则连第六意识都不是,当然就更不可能是第八识如来藏,因此释印顺说的缘起性空当然不是如来藏;净堂自己糊涂而出头为释印顺强作解人,只是再一次彰显释印顺的邪见,于自己及释印顺,双方都没有利益。(待续)

  [注1] 释印顺著,《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新竹),2004.4新版二刷,页109。

  [注2] 释印顺讲述,演培记录,《中观论颂讲记》,正闻出版社(台北),1992.1修订一版,页15-16。

  [注3] 详见《阿含正义》七辑之论述。正智(台北),2007. 8初版首刷。

  [注4] http://tw.myblog.yahoo.com/sum5672000-00000001/article?mid=6002撷取日期︰2012.09.17。(案:2014/8/13复查网页已不存在,有原PO文撷取存证。)

  [注5]释印顺认为中国禅宗所悟就是直觉,而他知道直觉,因此自认为开悟了。(如《中国禅宗史》:“有所契会的(直下便见,有一番直觉经验),一般人也还有不彻底的。”(释印顺著,正闻(台北),1994.7八版,页379。)又如《中观论颂讲记》:“从根本的自性见说,我们不假思惟分别,在任运直觉中,有一‘真实自成’的影像,在心上浮现,不是从推论中得来的实自性。”(释印顺讲述,演培记录,正闻(台北),1992.1修订一版,页20。)

  [注6]永明禅师说的心是指第八识如来藏,从《宗镜录》自始至终都是讲第八识如来藏的事实可知。

  [注7]《维摩诘经》说:“不知是菩提,诸入不会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