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锋虚焰金刚乘(连载13)----释正安

  ——解析《般若锋兮金刚焰》的邪说

  喇嘛教徒们对于实相境界,生起种种不如理妄想的这种现象,其实也正说明了一个道理,一切众生都住于两种境界里:真心(如来藏)境界与意识(妄心)境界里。无明凡夫与二乘行者因为没有证悟真心的缘故,对真心所行境界一无所知,因此能了知的只在意识层面,所思所作就只能局限于意识境界,虽然一切凡愚意识妄心始终不曾刹那离于真心如来藏,然而因为不能了知真心何在、是何境界,因此说凡愚只能分别觉知于意识或识阴境界而已。这也就是为何陈那与法称会将佛法的圣教量从因明依处给排除掉的原因(笔者案:待本书论述圆满后,若有机缘笔者或再另造一文,针对陈那与法称将佛法的圣教量,排除在因明依处之外的事实,来作说明与辨正。)因为他们所能了知与观察到的所有范围,都只能局限于意识分别境界内的缘故,所以就不会懂佛法中所说的无分别真实义,错把真心本来对六尘无觉知的现量境界,解释为意识住在一切无知的无分别境界,而不知道佛陀正法中所说的无分别境界,是指第八识涅槃本际阿赖耶识的自性境界。陈那与法称也不真知佛法中所谈到的现量境界、比量境界、非量境界、与正教量境界等都是有分别的,不是无知或无分别的境界。以现量来说,当你看见父母师长朝向自己走来时,马上就能够认出他们各自是谁,当下即知,这是不是现量?当然是现量!如果是需要想一想、分析一下,推度猜测来者是何许人的话,那就不是现量了。而这个过程,是不是有分别?当然是有分别,不然如何能够认得他们各自是谁。佛弟子能够分辨于外道边见法与真实义佛法的不同,当然亦是有分别的现量、比量与正教量境界的缘故。然而,陈那、商羯罗主与法称却都认为现量是无分别境界;由此显见,他们对于佛法与佛法因明的认识,是有局限的,亦是存有错误认知的。

  在无有争议的第三转法轮之《深密解脱经》卷 1 里佛以偈颂说:

  有为界实谛,一异相离相;若分别一异,彼痴非正念。彼人为相缚,及为烦恼缚 1。

  注1《大正藏》册16,页668,上15-17。

  佛陀于长文中是这样开示的:

  第一义相异有为行相,而非不异有为行相。是故彼诸如实行者,见闻觉知更求胜法,以如实知有为行故,得于无我第一义名,而不一时有染有净二相差别。是故,离彼有为行相第一义相,不一不异、义亦不成。善清净慧!彼诸菩萨作如是言“有为行相第一义相不一不异”者,彼诸菩萨不名善说。善清净慧!汝当应知,彼诸菩萨,不名正念如实修行,是名邪念。2

  注2《深密解脱经》卷1〈圣者善清净慧菩萨问品第 4〉,《大正藏》册16,页667,下23-

  佛说的意思,是要佛弟子在用能见闻觉知的意识心,闻熏正法知见后,知道第一义谛法界与有为相一切法是有所不同的,要在意识之外更求胜法──第一义谛如来藏法界。佛弟子只有在寻获证得第一义谛如来藏之后,如实知有为法空相,得证“无我第一义”,了知“不一时有染、有净二相差别”,实证如来藏真心从本以来无我性、清净自在之义。由于发起般若无分别慧的缘故,菩萨如实了知:“离于第一义谛如来藏,而说有为行相的一切法与如来藏第一义实相为不一不异,是义不成。”如果离于第一义谛如来藏来说佛法,认为无有如来藏法界实存,而以空相说法,说“有为行相、第一义相不一不异者”,这样的佛弟子“不名正念如实修行,是名邪念。”对照于佛语来看,显见喇嘛教徒们其实根本未证实相,却敢妄说“无有实相阿赖耶识”的种种境界,更妄想的认为:耽执佛性如来藏自性实有不空,存在十分严重的理证妨害。(《匿书》p.689)3

  注3 释智诚、邱吉彭措著,《般若锋兮金刚焰》中册,〈第五章现空双运〉,页689。(案:基于本文连载一中之说明,此书于本文中皆以“匿书”之名而引述

  辨正之,以期让读者有较清爽的阅读版面。)

  更诡辩的一再说:

  实常僵化的“神我阿赖耶识”,跟咱们内道观点没缘份。(“匿书”p.647)

  以自性而实存,则难免沦为僵化死板之法。没人能相信,佛陀和诸大他空见论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4(“匿书”p.651)

  注4 同上注,页651。

  大空性意味著对僵化孤立的实有自性的取缔。(“匿书”p.651)

  耽执一个自性实有的僵化现基,依然过患无穷。不管给这个实有僵化的绝对本元取上何等美妙的名字(譬如第八识、实相心、如来藏等)(“匿书”p.844)

  喇嘛教徒们的种种言说,对照于《深密解脱经》中佛言:

  第一义相异有为行相,而非不异有为行相。是故,彼诸如实行者,见闻觉知更求胜法,以如实知有为行故,得于无我第一义名。……彼诸菩萨作如是言“有为行相第一义相不一不异者”,彼诸菩萨不名善说。善清净慧!汝当应知,彼诸菩萨,不名正念如实修行,是名邪念。

  一经对照,很清楚的显示出,喇嘛教徒根本不懂佛陀开示说“要在见闻觉知的意识心之外,更求胜法阿赖耶识实相”的道理。因此种种所说,直是在乱说佛法,诽谤三宝,破坏佛法而已。喇嘛教徒们的知见,是连此处经文里的不善说菩萨都还不如的,因为不善说菩萨们都还知道有一个第一义相的存在,而喇嘛教徒们却无知的否认有法界实相第一义心的存在,这个第一义心如来藏即是第八阿赖耶识,般若诸经中说为真如。另外,索徒们认为有“自性而实存,就会沦为僵化死板之法”,因此结论说:“不管给这个实有僵化的绝对本元取上何等美妙的名字,譬如第八识、实相心、如来藏等,都有过患无穷。”这更是喇嘛教徒诬陷诽谤三宝的言论,因为诸佛菩萨都开示说:“一切众生都有真心如来藏法界真实不虚、摄受因果、自性本自具足、能生万法。”这个实相心不但是可证的,而且般若诸经及唯识诸经中也都说,证得第一义心如来藏时即是大乘法中的真见道,得根本无分别智;依此智慧继续进修而圆满后得无分别智时才能入地,成为圣位菩萨。而诸佛也是依凭一切种智才能成佛,一切种智却是这个真如心所含藏的一切种子的智慧;那么,以如来藏真如心能够摄受因果、能够出生万法的自性体性,则必定不是僵化死板之法,而是成佛之道的始证及终证。不但在般若诸经、唯识诸经中都如此说,在密教部的《楞严经》中更是如此说;而喇嘛教徒却不信佛语而硬要说“以自性而实存,则难免沦为僵化死板之法”的诽谤言语,并且硬要以此言论入罪于贤圣,这只显示出喇嘛教徒真是无明凡夫,号称法王、喇嘛,竟连大乘见道的初证内涵都不懂,只是连佛道信位都不具足的恶慧执空之众生种类而已。

  再回来看索徒们对笔者所质疑的诡辩:

  不承认意识的究竟胜义实相为“离于‘依他起性’”的二空真如,不承认“胜义谛‘能取“意识”与所取“妄念”皆空’”,如是则无异于宣称圆成实性不是万法的法性,宣称意识绝无转依为妙观察智的可能,宣称在胜义实相中依然存在实有的能所二取……依他起永远是依他起,二取执著永远是二取执著,那佛教徒还修个什么呢?(“匿书”p.995)

  此言论里的第一句诡辩之处,前文已说。第二句中之“胜义谛‘能取“意识”与所取“妄念”皆空’”,不知索徒们的意思是指“胜义谛中,能取的意识与所取的妄念皆空”的意思,还是指“胜义谛的能取意识与所取妄念皆空”,不知道是指哪一个?前一个与后一个的意思是不同的。前一个是指有胜义谛的存在而意识与妄念是空,后一个则是说意识即是胜义谛,与妄念等都是空。但同修会从来没有教人意识是胜义谛的言论法教,索徒的指控已成为栽赃诬蔑。又,此质疑里的第三句“如是则无异于宣称圆成实性不是万法的法性”,以佛法教理广义而言,万法的法性是圆成实性,也就是真如性,这没有问题,有问题的部分是索徒们将“不承认意识的究竟胜义实相为‘离于“依他起性”’的二空真如”与“不承认‘胜义谛“能取‘意识’与所取‘妄念’皆空”’”两个诡论加在一起,居心不良的准备让别人来跳,再来辩破对方。这就是喇嘛教因明诡辩之术的应用方法。

  索徒们在质疑中更诬说正觉同修会所宣说的“法界如来藏实有教理”,于是“宣称意识绝无转依为妙观察智的可能,宣称在胜义实相中依然存在实有的能所二取……依他起永远是依他起,二取执著永远是二取执著”。这正是一个最标准的诡辩模板。一切具有正知见的佛弟子,即使是尚未证悟实相法界,都了知胜义实相是离于能所二取的,并且了知能所二取绝非实有,也了知二取执著是可以经由修行佛法断尽无余的;但这二取的境界,却是索徒们推广双身法时所堕的外道识阴境界。这一些佛法的正知正见,正是正觉同修会一直以来所宣说教导学人的教理,不曾改变,并且在共修课堂上与弘法书籍里更是一再宣说的教理。索徒们是故意诬说正觉同修会作了错误的教导,要正觉同修会来否定,在此同时,索徒们就可以出来说,那么正觉同修会不就是认同他们的说法,“承认意识的究竟胜义实相为离于依他起性的二空真如”,“承认胜义谛能取意识与所取妄念皆空”,来进行种种无理矫乱的妄说言论。如此应用诡辩的方式破他宗论的方法,一切直心学道的佛弟子都不应使用。

  除此之外,索徒们也还有种种的诡辩言论:

  既然早在幕后把《般若经》和《中论》等内定为断灭见、无因论,那么极力宣称依般若中观不能登地成佛也就顺理成章了。为了替“萧氏神我阿赖耶识”谋条活路,对碍事的如来圣教─特别是犀利的中观应成见─随意贬毁,在他们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事。(“匿书”p.995)

  然而事实是,不论是平实导师,还是正觉同修会的一切教导,都没有说过“《般若经》和《中论》等是为断灭见、无因论”,也没有宣称过“般若中观不能登地”,更不可能会有丝毫违背世尊圣教何况“随意贬毁如来圣教”,这又是索徒们栽赃诬蔑的一个证据。索徒们不顾自身的法身慧命及未来世长劫犹重纯苦的不可意果报,只想抓住最后所剩无几的少分名声与利益,也不怕于毁犯菩萨根本重戒,公然说谎、肆意栽赃,亦是毁他贤圣言论,两者俱是波罗夷断头罪。索徒们又说:“萧平实师徒显然忽视了意识善达法相、有胜作业的不共特点,才故作清高地盲目排斥。他们言论中比比皆是的错谬,特别是基本法相常识的颠倒、混乱,应当与此不无关系吧!”(“匿书”p.1089)且不说佛陀在前后三转法轮的大小乘一切经中都说意识是生灭性,是藉根尘相触为缘而生起的生灭法,奇怪的是,索徒们都没有发现自己前面才说过与此相反的话:“要知道,意识分别心在佛教中是被称为‘轮回之根’并当作断除的物件的”、“意识分别心另一大缺陷,是它了知对境时,仅限于比量上的推测,而无法现量照见诸法自相”、“只要是意识分别心所想到的,就必然落于四边戏论中,因此肯定是不真实的。”由此可见,喇嘛教的欺骗性与诡辩性是极为根深柢固的。平实导师自从出世弘法以来,一直是教导学人要熏习正知正见,要累积福德,要了知意识的生灭性而断除我见,然后要以意识心修习定力,然后以此意识心去寻觅那个与意识心同在的如来藏真心,从来没有要学人“盲目排斥”意识心。索徒们的言论,明显的依旧是栽赃诬陷诽谤之言。反观索徒们和他们的依止大师索达吉,都是连意识的生灭性也不懂的人,不但我见具足存在,还在推广性交修行的乐空双运识阴境界法,证明索达吉与索徒们不但是个凡夫,显然还是外道修行者,却穿著佛教僧衣、顶著佛教名义来骗人,说他们的外道教义是真正的佛法。

  索徒们又说:“在根本上,各宗派的业果说,都是以佛陀圣言量为依据的。这是因为,业因果的道理极其甚深微妙,唯佛能知,唯佛能说。”(“匿书”p.940)然而实际上,喇嘛教根本不重视佛陀圣言量,喇嘛教徒们的因明学,其实只重视于自己的意识所能够见闻觉知到的事物而已,更说应以此世间观察现量为衡量一切佛法的标准,完全无法触及实相法界,自然对般若丝毫都无法实证。在喇嘛教所修学的因明学中,早已舍弃了《瑜伽师地论》中所开示的正教量依凭,而转依于“不立一法、一破到底”的应成派假中观的论式了,此处却来说:“都是以佛陀圣言量为依据的”,一点都不知惭愧,此正是喇嘛教的诡辩言论。又,索徒们如果真的相信“业因果的道理极其甚深微妙,唯佛能知,唯佛能说”,又岂会责于笔者不懂因果,对于众生造业的往生受报道理,只方便举出其中最简单易了的一种来用做比喻说明呢?

  索徒们又说:如果从同一生命的两个层面的角度,说阿赖耶识即如来藏亦无不可,如《入楞伽经》云:“阿梨耶识者,名如来藏。”但若因此就简单判定,二者绝对等同,便值得商榷了。《大乘庄严经论》讲过:“故说诸众生,名为如来藏。”仅凭这么一句话,是不是就可将凡夫众生与真如如来藏直接划上等号呢?肯定不行。(“匿书”p.903)生灭无常的阿赖耶识和真如如来藏,其实就是有法和法性的关系。如果分不清世俗和胜义,分不清有法和法性,认为阿赖耶识在未转依之前,于世俗现相中即不生不灭,与法性如来藏完全等同,则定会受到教、理的妨害。(“匿书”p.904)

  观于索徒们所说的这两段话,更是显见喇嘛们确实是不信佛语、不信圣教量,只相信于自己的意识见闻觉知妄想所认定的非量道理。这也显示出一个现象,喇嘛教徒们真是连佛法信位都不具足的凡夫,因此对于佛的开示并不信受,敢于忽视佛陀的真实法教,更敢恣意妄想的解释佛法。要知道,佛法中所说的有法,是指主体而言,而法性是指主体的自性体性功能而言,两者往往更有能生与所生的关联性存在。今依照索徒们的立论:“生灭无常的阿赖耶识和真如如来藏,其实就是有法和法性的关系。”就等于是在说“生灭法阿赖耶识能够出生如来藏”,此说立即违犯自教佛法所说之理,又犯诽谤佛法之重大过失,因为佛语是说:“阿梨耶识者,名如来藏。”佛陀从来没有说过:“生灭无常的阿赖耶识和真如如来藏,其实就是有法和法性的关系。”佛陀为预防后代会有索徒这一类妄说法者,早已预破在前头了:“大慧!如来藏识不在阿梨耶识中,是故七种识有生有灭,如来藏识不生不灭。”5 因为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不是互相含摄的两个法,但索徒们依旧落入其中,可见其知见之肤浅。索徒们胡乱解说佛法,自以为聪明,却是犯下妄说佛法、破坏佛法的极重恶业。

  注5《入楞伽经》卷7〈佛性品第 11〉,《大正藏》册16,页556,下11-13。

  索徒们应用极多栽赃之后加以诡辩之技术,又乱说:“根据萧先生的观点,最终必须承许无论凡夫还是佛陀,都恒具两款实有的阿赖耶识:一者清净常住,一者染污变异。这个怪诞的结论,显然是得益于不严肃的出发点。”(“匿书”p.921)索徒们一方面是假装不懂平实导师所开示的正法教理,妄说、曲解来诽谤平实导师开示的法义;但是另一方面,索徒们却又相反的说:“再看《成唯识论》所言:‘一、坚住性。若法始终一类相续,能持习气,乃是所熏。此遮转识及声风等,性不坚住,故非所熏。’……最终的结论是:要持种,要成为所熏,唯识宗需要的恰恰是一个生灭无常的有为法阿赖耶识。”(“匿书”p.908)显然的,索徒们其实是知道平实导师所开示的法义,同于诸佛菩萨所说的“如来藏自性清净而有染污”的教义。只是,索徒们不肯信受如是的正见教导,却反而只想使用栽赃诬陷诽谤的手段,来让众人迷惑,乃至转而接受其诽谤三宝的言论。他们的这种作法,决不是一个直心的修道人会有的行为。

  喇嘛教徒们又说:“宗喀巴大师也曾撰写《辨别阿赖耶识与六识难义释》一文,从正面论述了阿赖耶识的重要性。因此,把藏地的显密教法简单判为断灭见、无因论,是极不合理的。”(“匿书”p.954)

  索徒们这样说,却是跟自宗祖师宗喀巴说的相反,宗喀巴说:

  佛为广大胜解者,说八识等令通达者,亦仅显示经有是说。非自宗许,离六识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如圣派集密,说死有光明一切空心,为死心。从彼逆起近得心,为生心。彼二非是阿赖耶识。释菩提心论,虽说阿赖耶识之名。然义说意识,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此于集智金刚疏申已广释讫。6

  注6 宗喀巴大师著,法尊法师译,《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卷15,方广文化(台北),1995.5 初版,页387-388。

  宗喀巴不但不信,更不许离六识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为一切法的根本依,此正是不信佛语、不信圣教量的最具体表现,也跟古今习于妄语的喇嘛教信徒们一样,因为不信有真实法界第八识阿赖耶识本体的缘故,其所思所见都只能依凭于意识心的见闻觉知性,因此一切所知所见就只能局限于意识妄心的范围之内,根本不知道于法界真心阿赖耶识自性所行的种种现量境界。并且,因为贡高我慢无明深重的缘故,在无能如实证解而不了知的情况下,又不依于佛菩萨的正教量去修行,只依靠于自身的凡夫见解,就敢于妄下断言的说无有真实法界第八识阿赖耶识本体存在,由此而衍生出一大堆不如理的喇嘛教派言教法语;更以此类诽谤三宝的言论教授于后世弟子,共同牵连造下谤佛破法的无间地狱重罪。此处举毕,就得请问索达吉与他的徒众们:你们究竟是承认或否定宗喀巴为自己所宗奉的祖师?

  索徒们又说:“实常僵化的‘萧氏阿赖耶识’跟‘不坚密有虚疏故,可容种子’的唯识正义明显相违,连持种、所熏的基本条件也不具备。”(“匿书”p.949)此又是索徒们的诬陷诽谤语。

  平实导师所开示的阿赖耶识种种体性与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里所开示的教义是一模一样的,所谓阿赖耶识体是具有可熏性的,因此有四种所熏自性:

  一、坚住性,若法始终一类相续,能持习气,乃是所熏,此遮转识及声风等性不坚住,故非所熏。

  二、无记性,若法平等无所违逆,能容习气,乃是所熏,此遮善染势力强盛无所容纳,故非所熏。由此如来第八净识,唯带旧种,

  非新受熏。

  三、可熏性,若法自在性非坚密,能受习气,乃是所熏,此遮心所及无为法依他坚密,故非所熏。

  四、与能熏共和合性,若与能熏同时同处、不即不离,乃是所熏,此遮他身刹那前后无和合义,故非所熏。7

  注7《成唯识论》卷2,《大正藏》册31,页9,下7-18。

  此中开示,第一者即是说此第八识阿赖耶识是坚住性,阿赖耶识心体恒常不变不曾间断,始终一类相续是自在不断的坚住体性,才能够持摄一切习气种子等法,才能被熏,如是法教与平实导师所开示之本来自在法界实相法义,无别无二。第八识阿赖耶识的坚住体性能为所熏者,若勉强以世间之物作一比喻,就象是一个永远不坏的茶杯一样,因为永远不坏,所以才能永远有装水储水的功能体性。阿赖耶识不像七转识或是声、风等,是生灭性,灭后无实,因为体不坚住是不能受熏成就的,就像会摔破的茶杯是不能永远有装水储水功能的道理一样。此中能熏第二、第三者开示是说,必须是于一切善恶染净诸法一味平等容受的无记体性,才是能够被熏习者;又此第八识阿赖耶识有容受可熏性的体性,而贪瞋痴或是定境虚空等法是依他起性,并且还具有生灭无常的世俗自性而不可改变,因此不具有可熏性,故非是所熏。例如贪法,为依他起性,又具生灭性,并且是贪性非他性,坚固于贪的自性法相而不是别的自性法相,不容受熏有所改变;若贪法能够受熏而有改变,那贪法就不成为贪法了,因此说贪法非是所熏。贪法如是,其他诸法亦复如是,坚固于自性而不容他性,故非是所熏。第四则说明,必定是具有与能熏的七转识同时同处、不即不离的共和合性,才是能够被熏的持种识。

  由以上的说明,第八识阿赖耶识具有体性恒常,并且可容受熏的体性,与七转识生灭的不坚固性,心所法、无为法等依他起性与世俗坚密自性是不一样的,这才是《成唯识论》中所说的正理,由此证明索徒们是读不懂《成唯识论》的,还援引破斥他们邪见的论中文字,想要证明自己的邪见符合该论,已具足显现其无明深重。是故第八识阿赖耶识“体性坚住,一类相续,能够持诸种子,令不坏失,摄熟因果。”既然索徒们援引的论中文字已说明阿赖耶识具有“体性坚住”以及上列不可坏的持种自性,就不该再否定阿赖耶识而谤为不存在或外道见,由此证明索徒们秉承其师索达吉的邪见,所说自相颠倒而又不能自觉,显见其无明之厚重及世间逻辑上之无知。

  所以喇嘛教徒们是在无知无证的凡夫愚智中,妄说唯有实证第八识方能稍知的甚深唯识法理,妄说第八识阿赖耶识“不坚密有虚疏故”是唯识教理,呈现出他们连菩萨论中的文字表义都读不懂的现象。

  然而,喇嘛教徒们却又自语相违地说:

  可见持种所要求的常恒坚住,是指总体上稳定而无间断的同一相续,这和其本性为刹那生灭的细无常并不存在相违之处。阿赖耶识相对于七转识而言更为稳定、可靠,且于凡夫位至十地末(未究竟转依前)皆相续常存,没有中断过,由此才说它‘体性坚住’。(“匿书”p.907)

  如是紧连在一起的说法自相矛盾时还不知道,并且又再次自语相违说:

  正因为阿赖耶识刹那生灭、体非坚密,所以才能容受种子,成为所熏法。……因此最终的结论是:要持种,要成为所熏,唯识宗需要的恰恰是一个生灭无常的有为法阿赖耶识。(“匿书”p.908)

  第八阿赖耶识是典型的依他起性,因而不可能直接划归究竟胜义谛。(“匿书”p.909)

  观索徒们所说的诸多言论,除了再三乃至再十自语相违之外,更有许多错误,远非再三自语相违而已。当然,如果笔者质疑他们为何不断地反覆相违于自己的说法,他们就会说这是因为你们不懂自空与大空性所显的明空双运的大光明如来藏空性的缘故。这就是喇嘛教一贯应用诡辩之术的无理搅乱方式。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