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菩萨戒受戒心得----正宇

  2011 年底看到通知,说2012 年3 月又将举办菩萨戒受戒了。如今转眼已经顺利受戒归来,回头总结,有不少内容值得总结和省思,亦有不少感慨值得记录:

  第一阶段:办理手续

  由于两岸关系的特殊性,每年办理赴台手续,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少数地区开放了自由行,有的地区仍存在颇多限制性政策。因此每个省分办理赴台的手续都不尽相同。

  由于先前的一些因缘,末学与云南的各位准备赴台的出家师和在家师兄多有联系。因此在接到报名通知后,末学就受托于各位师兄,让末学全权负责大家的手续办理事宜。

  云南地处边疆,属于少数民族和多种宗教的区域。赴台手续的办理面临诸多困难,从与旅行社的接洽到团队内的协调与通知,从各项工作的衔接到实施政策的变通,从起初觉得是小事情的信心满满,到险些没有办理成功,直到最终敲定出行计划,在此过程中能时常感受到诸佛菩萨的护念,以及正霞师姊的无微不至关怀。

  在前期办理的一个阶段,末学由于面对困境而信心不足,打算“随缘,不行就等下次”的时候,正霞师姐姊对末学说:“受持上品菩萨戒的机会,无量世来难得值遇,能花钱解决的问题就全力解决。钱能再挣,这样的机会不是随时都有。有些师兄等待多年,眼看即将成行,却身患癌症而往生。”正霞师姊在关键时候向末学提醒人生无常,激发了末学的更坚定且勇于承担的责任心。

  云南团队总共才七人出行,办理手续都面临了诸多的问题。这么些年,大陆同修赴台的对接工作,都是北京正霞师姊负责,要协调联络全国那么多地方,可以想象需要付出多少心血和智慧。深深感恩正霞师姊多年来的不辞辛劳。

  总结第一阶段的心得:能获得大家的信赖,又有机会为正法做更多的事情,末学十分感恩和欣喜。坦诚的说,五阴的小小自我一开始还为这样的小小殊荣感到骄傲。随著整个前期办理过程的推进,末学越来越深刻的体会到:承担更多更重要的工作,需要更多的付出与更强的承载能力。如果为了五阴短暂的小满足,而忽略了自我的承载能力和奉献意义,越大的“机会”搞不好就给大家带来越大的风险。在处理具体事务时,有的时候需要发扬民主,广泛采纳意见、调研信息;而有的时候,也需要合适的人勇于担当决策、推进。在处理人际摩擦时,也要尽力换位思考、多沟通、多包容、多忍让。

  第二阶段:赴台

  一旦出行,大家就是一个临时的僧团了。末学被委任为云南团团长,负责大家的出行能顺利达成。末学在云南团内年纪最小,被委任为团长可以说是战战兢兢。末学要深深感谢云南团成员的信任和支持。

  在总结第一阶段的经验之后,末学认为,真正的谦虚和勇于承担是不矛盾的。既然大家信任,那么就勇于奉献和思考,关键时候不能半推半就,一定要尽力协助团队成员,力争圆满完成受戒之行……。

  3 月19 日,航班从昆明经香港,晚上终于到达台北了。才一到达台北,末学就感觉到大家激动的心情都纷纷涌上了心头。特别想到几位值遇正法后出家十余年的老人家,此时此刻心情一定特别的不平静吧……。

  3 月20 日下午,大家终于来到了这个魂牵梦绕,朝思暮想的地方——正觉同修会讲堂。一下旅行车就听到台北的义工菩萨用台湾口音的普通话对我们热情的招呼道:欢迎回家!末学顿时热泪盈眶……,所有旅途带来的困乏,陌生城市的距离感和生为社会人的虚伪,瞬间随著眼泪一逝千里,烟消云散,多么想拥抱眼前的所有同修道友呐……。

  第三阶段:受戒前的学习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认真的向正圜老师和杨老师学习了菩萨戒十重四十八轻的内涵。亲教师深广的世出世间智慧让我们如饮甘醇、如食美珍、如沐春风。很多时候,只寥寥数语就释怀了我们心头搁置良久的法义困惑。佛陀制定菩萨戒时处处为了保护菩萨戒子,保护僧团和合的慈悲智慧用心和安排,也令

  末学再三折服。

  几天时间里,所有签到、排队、用餐、交通、疏散及忏悔、供佛等环节,义工菩萨都为我们安排的有条不紊。为了我们能圆满受戒,不知道有多少义工菩萨付出了辛劳的汗水,亦不知道 平实导师和亲教师深思细虑了当中多少的细节和因缘……。

  第四阶段:亲见 平实导师及受戒

  3 月26 日,完成了几天的戒相及持戒精神的学习,终于要正受菩萨戒了。在受戒仪轨中,当数次呼喊出“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的时候,都感觉全身毛发耸立,时常不得不专门克制自己激动的情绪。直到亲手从 平实导师手里接过缦衣,末学忍不住喊了一声“导师”的时候,泪水从眼眶中奔涌出来,完全无法抵挡和克制。自己彷佛是一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小孩见到了失散多年的父母,只想随著性子放声大哭。

  碍于面子和公共场合的威仪,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强制让哭声哽咽在喉咙不向外放。一天下来,脖子肌肉竟然十分酸疼。

  其实冷静下来想想,平实导师何尝不是自己法身慧命的父母啊!

  第五阶段:离别

  最后一天晚上,平实导师亲切地面见了每一层楼的学员,给大家做离别前的叮咛和开示。末学坐在距离几米远的地方,每每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 平实导师就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要靠近 平实导师,想要看清 平实导师的每一个表情和眼神,更想要听清楚并尽力领会 平实导师每一句话的开示及开示背后的深意。

  多么想就这样天天都能听到 平实导师的开示啊!在欣喜自己能如此近距离亲近 平实导师之余,更多的是自责和遗憾。自责自己为何福德如此浅薄,不能如台湾诸多亲教师和师兄一般,能常常亲近大善知识。遗憾相聚、相逢时光甚短。平实导师啊!不知道下次和您亲见,又要等到多久以后……。

  第六阶段:立誓

  平实导师常教导:“对诸佛菩萨恩情最大的回报和供养,就是努力的为正法做事,为众生做事,同时努力增上自己的道业。”

  受戒归来,末学刚好满三十岁。三十而立,能立于 平实导师所传授的上品菩萨戒之下;能立于 世尊及 平实导师所宣扬的正法红莲花之下;能立于末法之世与大乘胜义僧的殊胜因缘之下;能立于上求佛法,下化众生的誓言之下;末学唯有感恩涕零诸佛菩萨的安排和护念。藉此三十而立之机,末学愿从此将对诸佛菩萨,对 平实导师深重殷切的思念和感恩,对同修会诸亲教师及义工菩萨的感恩,化作精进修学及付出的动力。末学立誓:“愿生生世世舍生忘死,永不离正法,不离菩萨道;愿将所有身心交由佛菩萨及平实导师安排。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南无 十方一切佛!

  南无 平实菩萨摩诃萨!

  正宇合十

  2012 年4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