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佛子向正道(31)----游宗明老师

  ——论释印顺对生命的由来与化生

  释印顺说:“初人是从化生而有的。”[注25]所谓“初人”就是人类的祖先,人类的祖先从哪里来的?释印顺说:“生命或新种的从何而来?是一普遍的难题;就是近代的科学,对他也还感到困难。”[注26]释印顺虽然研究佛学七十余年著作等身,寿命又且超过百岁,却还是不知道人类从何而来?所以他说:“初人是从化生而有的,这与生命的由来,新种的由来问题,有重要关系。”[注27]他这里面包含二个问题:

  1.人类的祖先是从化生而有的。

  2.生命的由来,是从化生而有的。

  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症结,释印顺讲来讲去对生命的由来都是隔鞋抓痒,他读阿含部的经文时都只看世尊所说天人降生到人间的现象,而没有说到问题的核心,把世尊开示生命与宇宙万法的根源完全忽略了,所以许多人读他的书还是不知道生命从哪里来。人类的祖先从哪里化生而有的?释印顺并没有讲清楚,留了一个大问号让读者去猜;但是佛法不是用猜的,想猜也猜不到。释印顺说有人把它推给神就解决了,所以他说:

  于是有人想像生命或新种的原始,是由于神 ----耶和华或梵天等。神是最先存在的,也是最后的,万有都从他而创造出来。这样,不问先有蛋,先有鸡,都是神的创造品,一切生命由来的问题,都解决了。[注28]

  人类的祖先假如是耶和华创造的,那第二个问题还是没有答案,也就是耶和华生命的由来?

  释印顺认为佛法中有化生,那么把“人类的祖先”跟“生命的由来”推给化生就解决了。他只答对了一半,即是此地球的人类祖先,最初是从光音天化生而来的,但是光音天的生命又是从何而来?这是另一个问题。

  《菩萨优婆塞戒经》卷 7〈24 业品〉:

  二禅众生,见是火灾,心生怖畏。彼中复有先生诸天语后来天:“汝等莫怖,我往曾见如是火灾。齐彼而止,不来至此。”如诸众生增十年寿至八万岁,减八万寿还至十年,经尔所时,如是火灾热犹未息,是时便从中间禅处降注大雨,复经寿命一增一减。众生业行因缘力故,为持此水,其下复出七重风云。是时雨止,水上生膜犹如乳肥。四天下中,须弥山王渐渐生现,水中自然具有一切种种种子。是时二禅复有一人,短命福尽,业力故堕生世间,寿无量岁,光明自照。独处经久,心生愁恼,而自念言:“我既独处,若我有福,愿更有人来生此间,与我为伴。”发是念已,是时二禅有诸众生薄福命尽,业因缘故便来生此,是人见已心生欢喜,即自念言:“如是人者,我所化生,即是我作;我于彼人有自在力。”彼人亦念:“我从彼生,彼化作我,彼于我身有自在力。”以是因缘,一切众生生我见想。善男子!阴界入等众生世界、国土世界,皆是十业因缘而有。[注29]

  ------------------------------------------

  注25:释印顺著,《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 2003.4新版二刷,页 77。

  注26:同上注。

  注27:同上注。

  注28:同上注。

  注29:《大正藏》册 24,《菩萨优婆塞戒经》卷 7,〈业品第 24之余〉,页 1072,下 2-21。

  ------------------------------------------

  有人不相信人类始祖是从光音天化生而有的,以为这不过是一个神话。然而学佛不是在听神话故事,凡是可以实证的事实都不应该说为神话。人可以证得初禅,这不是神话,不是学佛者才能证得初禅,外道修行者一样可以证初禅,所以初禅不是神话。从初禅可以再进步而入二禅、三禅、四禅,如果有人说他能证得五禅、六禅那才是神话,因为只有四禅天,没有五禅天、六禅天这回事。证得二禅的人死后生二禅天,故二禅天不是神话。二禅天人天福享尽而从光音天化生地球,这种事唯佛能知,佛若不说有谁能知?信佛不可以说是迷信神话,若佛语不可信,则谁说的话可信?所以说信佛绝非迷信,因为佛是真语者、实语者、不异语者;佛有广长舌,可以覆面,这表示佛从来不说谎话。而且现在也有人实证二禅而把初禅、二禅境界为大众开示过了,并且也整理在书中公开流通,表示这不是神话,而是可以实证的。

  当水劫来时,二禅天一样会被淹;火劫来时初禅天照样会被烧坏,所以初禅仍然不是安乐之地,有人知道这个道理,又进修二禅,想要离开初禅天。进入二禅天,因为火劫烧不到二禅天。众生被欲火所燃烧故有火劫焚烧欲界诸天;初禅天正好紧邻在欲界天上方,就一起被烘烤坏了;火劫生起,这时下至阿鼻地狱,上至初禅天都没有任何一个众生存在,连初禅天都烧坏了。

  佛说四天下外面有由乾陀山,这是七金山之一,说这里有七个太阳,众生福德因缘的力量导致只有一个太阳出现,靠著这个太阳使百谷草木成熟,让众生可以食用,维持生命。可是当火劫现起时,七个太阳全部出现,把一切百谷草木、山河大地、须弥山王,一直到初禅天烧得通红。这时二禅天的众生们看见火灾,大家都很害怕:“会不会渐渐的烧到我们二禅天来?”但是有的二禅天人很早就生到那里去,早就见过火灾了,所以就向后生者说:“你们不要恐怖,我过去曾经见过这种火灾,只烧到初禅天那里就停了,不会来到这里,大家安心吧!”二禅天人才算安心了。这就是说,从寿命十岁增到八万岁,再从寿命八万岁,每一百年再减一岁,减到众生寿命只有十岁;经过这样一个增劫、减劫(一个小劫)后,火灾的热还没有停息,还是烧烫的,这时就从中间禅的地方(中间禅是初禅天与二禅天的中间,叫作中间禅处。中间禅处无法让众生安住,四禅八定的一一禅、一一定,上下之间都有个未到地定,就是中间禅)这个中间禅处是在二禅天下面、初禅天的上面;从中间禅处开始降注大雨,这大雨要降一个小劫,经寿命一增一减的过程,雨终于下完了。这时众生业行因缘力的缘故,由这个业力来执持水轮不会散掉,水下有七重风云撑住这个水。七重风云,如果以现在的天文学来讲,你可以说它是星云漩系中互相牵扯的引力及动力,使得水轮不会散失掉。雨停止以后,水上生出一层膜;诸位可以想像煮豆浆,豆浆凉了以后上面结成一豆膜,就拿来做豆包,……豆皮就这么做。你就想像那时水上浮著一层厚厚的膜,犹如牛奶煮熟时表面凝结就称为乳肥;那时水面吹风以后凝结一层厚厚的水膜,就是那时人类的食物,在原始佛法的阿含经典中说是地蜜、地肥。

  本来众生初来人间(地球)时是会飞的,也都各有身光照明的;那时有人很好奇,沾一下(地蜜)尝尝看,觉得很好吃!传说出去以后大家都来吃;吃得越多的人身体越重,就飞不起来了,不贪吃的人仍然可以飞。那时还没有太阳,众生色身有光,不需要太阳,也不需要太阳来熟成百谷草木。本来就生到这里来的众生都是能飞行,但是贪吃地蜜、地肥(乳肥)身体就越来越重,身体就变得越粗糙沉重而不能飞翔了。

  在此之前二禅天有一人短寿,因为业力的缘故,堕生世间,寿无量岁,光明自照,一人独处已经很久了,心中生起愁恼,而自念言:“我既然独处这么久了,若是我有福报的话,愿有人亦来投生此间,与我为伴侣。”发了这个愿,起了这个念以后,这时候有二禅的众生薄福命尽,业力因缘故,便来生到这里,是人看见后,心生欢喜,心想:“这个人真是我化生的,他就是我所创造的,所以我对这个人有大自在力,他得要听命于我。”而这个人也是这样想:“我从彼生,彼化作我;彼于我身有大自在力。”以是因缘,一切众生生我见想,这就是人类始祖出生的因缘。

  为什么婆罗门教会说大梵天王是造物主?这当然是有原因的。这就是说,在初禅天以及欲界六天和人间,大梵天王是劫成先来、劫末后去。劫成先来是说,当火灾来的时候,初禅天以下所有宫殿与居处全部毁坏,那时欲界天及人间当然也都全部坏灭了;那时最后离开的是大梵天王,因为他的境界是最不容易被火灾毁坏的。当火灾过后初禅天开始形成时,由于众生的业力,初禅天开始有宫殿出现,开始形成居处了,这时则是由大梵天王先来初禅天中,所以大梵天王是“劫成先来、劫末后去”。大梵天王那时为什么是先来的?是因为他在二禅天中的定力退失了,所以下来初禅天中;这时还没有别的天人来生在初禅天中,所以他是第一个来到初禅天的天人。随后渐渐才有定力再低一些的天人生在初禅天中,就是梵辅天;因为梵辅天所居住的宫殿是后时才出现的。当梵辅天人生到初禅天中来,只会看到大梵天王早已住在初禅天了,而且他的宫殿比所有的梵辅天人的宫殿大,而且庄严;所以梵辅天人在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生在初禅天的情况下,就误认为是大梵天王出生了他们,就认为初禅天的世界是他创造的,于是认定他是造物主,只因为他是“劫成先来”的天人。

  不论是火灾后、水灾后、风灾后,在初禅天中,大梵天王都是“劫末后去、劫成先来”的。当灾劫过去了,初禅天的世间出现了,大梵天王最先来,然后梵辅天才出生在初禅天中;因为大梵天王已经先在初禅天中安居了,而他的身量也比梵辅天、梵众天高大,所以大家认为他就是造物主,也认为大家都是由大梵天王所生的;因为梵辅天人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生在初禅天中的,就这样突然出生在初禅天中了。然后才是第三类的梵众天来出生在初禅天中,梵众天人更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生在初禅天中;听闻比较早来的梵辅天说,都是由大梵天王所出生的,所以大众就一同认定都是大梵天王出生的,所以大家都想:大梵天王就是造物主。当梵众天与梵辅天有因缘来到人间接触时,就会这样说给人类听,于是婆罗门教就这样宣扬起来了,他们就把大梵天王称为祖父(因为梵众天都已是第三代了);更后来的耶稣基督少年时期学了这样的说法,他却自立门户成立基督教,于是这种一神教便出现了。

  其他经论或者祖师论著亦多有光音天降生于此地球而为人类的记载:

  《金刚三昧经通宗记》卷 1:【初佛经从天竺五印度而来,印度正居南洲之中,劫初光音天人降于此,故语言文字皆同梵天。】[注30]

  《历代三宝纪》卷 4:

  佛生天竺,彼土士族婆罗门是总称为梵,梵者清净承胤光音,其光音天梵之最下。劫初成就,水竭地乾;下食地肥,身体粗重不能飞去,因即生人。[注31]

  《长阿含经》卷 6:

  婆悉吒!今当为汝说四姓本缘。天地始终,劫尽坏时,众生命终皆生光音天,自然化生,以念为食,光明自照,神足飞空。其后此地尽变为水,无不周遍;当于尔时,无复日月星辰,亦无昼夜年月岁数,唯有大冥。其后此水变成大地,光音诸天福尽命终,来生此间。虽来生此,犹以念食,神足飞空,身光自照,于此住久,各自称言:“众生,众生。”其后此地甘泉涌出,状如酥蜜,彼初来天性轻易者,见此泉已,默自念言:“此为何物?可试甞之。”即内指泉中而试甞之。如是再三,转觉其美;便以手抄自恣食之,如是乐著,遂无厌足。其余众生复效食之,如是再三,复觉其美,食之不已,其身转粗,肌肉坚,失天妙色,无复神足,履地而行,身光转灭,天地大冥。[注32]

  《增一阿含经》卷 34〈40七日品〉:

  比丘当知,或有是时,水灭地复还生。是时,地上自然有地肥,极为香美,胜于甘露。欲知彼地肥气味,犹如甜蒲桃酒。比丘当知,或有此时,光音天自相谓言:“我等欲至阎浮提,观看彼地形。”还复之时,光音天子来下世间,见地上有此地肥,便以指甞著口中而取食之。是时,天子食地肥多者,转无威神,又无光明,身体遂重而生骨肉,即失神足,不复能飞。又彼天子食地肥少,身体不重,亦复不失神足,亦能在虚空中飞行。

  是时,天子失神足者,皆共呼哭,自相谓言:“我等今日极为穷厄,复失神足,即住世间,不能复还天上。”遂食此地肥,各各相视颜色。彼时天子欲意多者,便成女人,遂行情欲,共相娱乐,是谓比丘:初世成时,有此婬法,流布世间,是旧常之法。女人必出于世,亦复旧法,非适今也。是时,余光音天见此天子以堕落,皆来呵骂而告之曰:“汝等何为行此不净之行?”是时众生复作是念:“我等当作方便,宜共止宿,使人不见。”转转作屋舍,自覆形体,是谓比丘:有此因缘,今有屋舍。

  比丘当知,或有是时,地肥自然入地,后转生粳米,极为鲜净,亦无皮表,极为香好,令人肥白。朝收暮生,暮收朝生,是谓比丘:尔时始有此粳米之名生。比丘!或有是时,人民懈怠不勤生活,彼人便作是念:“我今何为日日收此粳米?应当二日一收。”是时,彼人二日一收粳米。尔时,人民展转怀妊,由此转有生分。[注33]

  ------------------------------------------

  注30:《万续藏》册 55,《金刚三昧经通宗记》〈悬谈〉,页 453,下 6-8。

  注31:《大正藏》册 49,页 53,中 9-12。

  注32:《大正藏》册 1,《长阿含经》卷 6,〈第二分初小缘经第 1〉,页 37,中 27-下 14。

  注33:《大正藏》册 2,《增一阿含经》卷 34,〈七日品第 40之 1〉,页 737,上 5-中 4。

  ------------------------------------------

  人类的由来,是说这个地球的人类祖先如何出现?经典都说劫初之时,有光音天之天人来地球化生,贪吃地肥;地肥好吃,味道像葡萄酒;因天福享尽而到地球上来,却又贪吃地肥身重而无法用神足通回到天上。地肥很营养,吃了身体漂亮却沉重而不能飞行,又因大家的色貌不一样,因此有了胜负心,也有憍慢心;若是互相贪爱而意欲和合的欲念多者,就生起女根变成女人,其中一人随后也渐渐生起男根而成为男人,这时人类不再是没有男女性的色界中性身;这一类人为了淫欲而盖房子,自覆形体以免和合时被人瞧见。有男女就有婬盗杀妄等种种非法,因此后来福力衰减,地肥自然入地不见,长出粳米,无表皮又极为香好,令人肥白,不必耕种就有得吃;而且早上收割,日暮又生;黄昏收割,明早又生,真是太好了,那日子应该很好过;可惜人民懈怠不勤善行,福力衰减的结果变成不辛苦工作就无以为生的情况了。不过比起人寿十岁时的生活那又好太多了。从佛经的记载可以知道人类的出现是从光音天化生而来的。光音天是二禅天,来地球化生成为人类的始祖。

  释印顺对人类为何而有?都用猜测,宁可参考无知的人类所说而不信正遍知的佛陀所说,宁可自己猜测而说;他对“神造说不能成为可信的理由”[注34] 对“从无生物而生物,从植物而动物,而至人类的进化程序”[注35] ,认为“无生物没有自觉的意识现象,怎样能进化到动物,到人类有明确的自觉意识?”[注36] 对“突变的创化”而有“新种类的发生”[注37] ,认为不太可能而否认,所以说:“这最初出现的,即是化生人。所以化生应有二类:一为比湿生更低级的有情;一为五趣有情各类的最初出现。”[注38]若用释印顺不离进化程序的猜想,是无法了知人类是如何出生的。进化论说猿猴进化成人类,飞鸟构造是由恐龙演化,这只是从动物适应生存环境的演化推想,真正的困难是植物怎么变成动物?而没有心识的植物又是如何演化而来?如何成为有心识的动物?难道物能生心吗?假使真的如此,那么心也应该是物,应该也有心变成为物而成为无情了,可是却完全没有办法证明这是事实,所以他们的说法是完全不合逻辑的。因此,到目前为止,生物学家说的由物质演变为有情的说法,都还只是猜想而已,未来也将被证明是猜测而错误的理论。除了佛陀之外,有谁究竟知道一切微细的因果?人类如何出生?经典已经记载很清楚了,但释印顺就是不用佛教经典来解释,使得读其书的人根本不知道人类以及生命的由来,永远无法了知生命的真相,因此永远无法实证般若。

  人类的始祖最初是化生的,问题解决了;但生命是怎样来的,释印顺却没有讲清楚;而他 29岁出家,活了一百零三岁也没有办法讲清楚,这就是释印顺的悲哀。他之所以无法讲清楚是因为他不相信佛语,有人就反驳说:“怎么可以说他不相信佛语?他若不相信佛语怎么会出家?”问得好!所以我说他没有真的出家。不信佛语的人,顶多算是身出家,心并没有出家,这样还是没有真正出三界家。不相信佛语的人不管他是大师、大法王、仁波切都无法知道一切众生生命的由来。什么叫作“不信佛语”?就是佛说人有八识,他们偏偏不相信佛说,反而去相信喇嘛教应成派仿冒的假中观而说人只有六识。用六识论立论,你一定无法探究到生命的源头,所以六识论的人都不知道一切众生生命的由来,结果不知不觉地就会推给“上帝”,而“化生”就是他们的上帝。

  光音天人也是经由人身的修行而往生二禅天,当新的地球出生了,他的业力使他到地球来化生为人,但后来的人类生生不息并非由于化生。所以释印顺说:“佛时,没有哪一位比丘或哪一人是化生的”,显然用化生并不能解答一切生命的由来,释印顺这个说法的逻辑是不通的,因为化生只能用于地球上始祖的由来,而化生者生到人间以前是光音天人;但光音天人的本身生命由来还是有个源头,那就是生命的本际第八识如来藏。

  释印顺虽然说到问题即在于爱,爱是生存意欲的根源,可是爱什么而会有生命出现?释印顺无法讲清楚,这就是他不相信有第八识阿赖耶识的后果。众生因为爱阿赖耶所以有生命的身心由来,不是“从染爱自体说,即生存意欲的根源。”[注39]阿赖耶识即是持身识、异熟识,没有这个持身识、异熟识,人就死掉了,因此说,没有阿赖耶识就没有生命的由来;“渴爱、欲爱、情爱”只是生命出生的动机,但生命依旧是由阿赖耶识出生的;所以渴爱、欲爱、情爱都是有人间的生命之后才有的,仍然要回归到生命的本源来说,所以生命的由来不是只有“爱”。从这里可以看出释印顺想要用六识论来解释生命的由来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化生,也还是要有如来藏才能化生!

  释印顺认为生命的由来要承认“突变的创化”[注40],他在《佛法概论》中说:

  一种不经常的特殊的新生,世界有生命有新种的发现。如先有一种类似鸡的,在经常的延续中,突来个创化,产生鸡卵的新种。不承认创化,新种类的发生,成为不可能;生命由来的问题,即不能圆满解决。[注41]

  ------------------------------------------

  注34:释印顺著,《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 2003.4新版二刷,页 77。

  注35:释印顺著,《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 2003.4新版二刷,页 78。

  注36:同上注。

  注37:同上注。

  注38:同上注。

  注39:释印顺著,《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 2003.4新版二刷,页 82。

  注40:释印顺著,《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 2003.4新版二刷,页 78。

  注41:释印顺著,《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 2003.4新版二刷,页 78。

  ------------------------------------------

  如果释印顺的理论是正确的,那么人猿进化为人类就是必然的了。释印顺认为人猿突变的创化为人是进化,有人却认为是退化:第一、力气差一大截,第二、牙齿咬合能力输太多,第三、猿的脚多少还有抓树枝的功能,才不会容易从树上掉下来等等;纯从动物在森林野地生存的本领来看,人类是退化的。物种千奇百怪,本来就会随著环境的需要,或进化或退化,不足为怪;但若说人类是从猿猴演化而成,则冲击最大的是一神教,上帝可能只是捏出一只猿猴,想不到竟然演变进化成跟上帝一样形状的人,而且敢跟上帝唱对台,这还得了!当然这些都是臆想。释印顺认为不承认生命有突变的创化,那生命的由来问题即不能圆满解决,这等于是承认物种可创化而演变成不同的种类,既然如此,现在就不该还有猿类,应该全都已创化演变成人类了,事实却不是如此。可见释印顺对佛法的知见严重缺乏,才会把生物科学家的蠡测当作生命真相;对此问题的解决,唯有一条路,就是回归“人有八识”而执藏了不同业力这个佛法正知见,舍此别无他法。综观世界上自古以来,除了佛教之外,无人能解答生命的由来,这就是佛教最殊胜的地方。如果信佛教还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则他学佛尚浅,还没有抓到佛法的核心,所以不知道生命的由来。一切众生的生命由来包含宇宙从何而来,这是人类最大的疑问,不管你学问多大、智慧多高,都想不出来;一直要等到佛陀来人间了,听佛所说,众弟子才明白。佛是实语者,讲的是真实语,佛说一切万法的根源,包括有情生命和器世间,都是从第八识如来藏而有;开悟的人就可以证明这说法绝对正确无讹,也证明佛法是真实法,不是虚妄想像的法。佛教所说的三界唯心、万法唯识,此心即是第八识如来藏而非意识心;万法都得八识心王具足,才能在人间出生或存在。所以说八识论才是佛法,释印顺所说的六识论不是佛法,既不是佛法当然就不知道生命的由来了。(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