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眼(连载9)----郭正益老师

  《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的解析——密宗喇嘛教的依持典籍与佛教实际之背离

  他化自在天的魔王与魔众对于欲界男女淫乐是“味同嚼蜡”─何苦离开天界之清福而入此浊世之胎中来坚持婬欲而破佛法

  即使是魔王波旬本身,他归属于欲界之顶的他化自在天,他自己对欲界爱老早已是“味同嚼蜡”了,以临近色界天的缘故,然而却还是要他的魔众来到世间时,一定要到佛门出家而且主张“不能断除婬欲”,就是因为一定要这些混入佛门中投胎后的魔众蛊惑佛教界的僧尼,藉由婬欲法的恶见恶戒来破坏佛教的戒律,如是彻底摧毁佛教的一草一木,而使佛教正法灭没,坐令所有欲界众生都不能脱离欲界,永远成为他的眷属。

  因此,这些魔众于魔天之时,都尚且不是爱乐于婬欲之两根互入1,所以,今日人间的魔比丘何苦与佛教的正法正戒正见过不去呢?连在天上的魔王岁月也是不乐于此婬欲的啊!

  注1、《起世经》卷7〈8 三十三天品〉:【夜摩诸天,执手成欲;兜率陀天,忆念成欲;化乐诸天,熟视成欲;他化自在天,共语成欲;魔身诸天,相看成欲,并得畅适,成其欲事。】(《大正藏》册1,页345,上19-22)所以,“牵手、忆念、熟视、共语、相看”,这是欲界上四天与魔天引发欲界爱的情形,不用特别强调二根互入。再根据《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8:【我无欲心应汝行事,于横陈时味如嚼蜡,命终之后生越化地,如是一类名乐变化天。】(《大正藏》册19,页145,下26-28)欲界上二天已经是味同嚼蜡,不觉得有很深的婬欲,何况是欲界天顶的魔天,已经濒临无男女欲的色界天!

  有人可能会抗议说毒瘾的断除是很不容易的,身体的觉受是很难以控制的,因此不应该拿毒瘾来作比喻,但笔者提出这个譬喻是完全契合逻辑的,也是最贴切的譬喻。即使如此,冷静地观察男子在婬欲中的行为,即使意识心克制说不要有婬欲念,可是随著可爱的贪欲境界现前,男根仍然有反应而勃起,医学家说这是性欲的表现。所以,单靠意识心巧立名言来麻醉自己说没有婬欲,这只是掩耳盗铃,更是不知更深一层的末那(第七识)的作意而产生的误解。

  这性欲的深层执取远比一般所理解的还深细,让有情在欲爱之中随逐生死。婬欲让欲界众生随逐于生死之流,如动物界中,有时为了婬欲而展开生死立判的艰险搏斗,就是因为婬欲的猛利渴望,这就是生生世世难以断除的婬欲之瘾。

  婬欲生起时必然有无可克制的生理反应而非意识心之全然控制

  在男子的大脑中的“边缘系统”,含有“下视丘”,又其中的“前视觉内侧区”medial preoptic area 会引发对女性的性欲,这产生的生化物质会往上传递到大脑的“上皮质区”,触发意识产生亢奋而对性有极度渴望,最后讯息往下到“脑干”,引发男子的男根勃起。谭崔密教在执取这性爱时,他们的“运动皮质区”开始运作,使得婬欲的交媾行为可以完成。最后在性刺激的反馈下,“下视丘”的一个“神经核”称为“背侧内核”dorsomedial nucleus 引发了射精的行为2。

  注2、 参见 Rita Carter 著,洪兰译,《大脑的秘密档案》,远流(台北),2004.5.10初版9 刷,页108-119。

  Rita Carter 在《大脑的秘密档案》中,说到:“从边缘系统中的性嗅觉区、性搜寻区到性激发区投射出来的神经连接,几乎通到所有的皮质,把这个诉求送往意识去。”3 所以,极度执取这婬欲的人是仍然处于意识的阴盖之中,喇嘛们所谓的“男女双修”就是受制于这色阴、识阴的生理的作用,以致于执著于身根的细滑触受想而无法停止这做爱的强迫行为,落入身口意具足的行阴与受、想二阴之中,于是具足了五阴的无明;说穿了,喇嘛教的双身法乐空双运、大乐光明,就是将自己不守清规的行为编造借口而合理化,结果在此真相之下,却只能证实双身法的性行为本身是根源于自己的性冲动,因为坚持色情欲爱之想的缘故。

  注3、 同上注,页115。

  所以,双身法的性行为是属于五阴的执取,受制约于这业、报身的大脑与爱欲。如果演变成狂热的性爱而无法抽离,这就是病态的心理与生理所产生的情形;这包括对于性爱、毒品、饮食等等,永远不断地追求;这在遗传学家Kenneth Blum 和David Comings 称呼这样难以满足的失调行为是“报酬不足症候群”reward deficiency syndrome,归属于生理的失调。如是者可在脑部区域的报酬系统中找到对应的欲望展现,总而言之,就是受制于身根,而无法停止这求爱的欲望4。

  注4、 同上,p.98-p.99

  因此在人间追求无穷止尽的强烈性爱之人,就是符合这两位遗传学者所说的“报酬不足症候群”之病患。喇嘛教的祖师宗喀巴要弟子纳贡的是女子的性爱,来满足这些藏密祖师的性幻想,再由身受而获得性高潮。其中一次所要蹂躏的对象竟然是高达九位届满12 岁至于20 岁的女童!而且还要他的弟子继续和这些女童做爱,即使这些女童是这弟子的女儿、姊妹!这样毫不知道礼义廉耻而奸淫自己的亲姊妹,奸淫自己的子女的边疆恶法,还能亲近吗?而喇嘛们依教奉行、努力修习多年以后,每天想著的就是如何获得女信众的信赖而可以天天都有女信众供他们逞欲,最后的结果就是成为“报酬不足症候群”的病患,每天都想著女信众与他们上床合修双身法而永远不会满足;但这些喇嘛们是不会自己醒觉的,纵使提醒了他们,他们也是不会接受这种看法的。

  宗喀巴之婬欲灌顶违背人常伦理而严重触法─本刑最少七年有期徒刑的重刑

  根据台湾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条“强制性交罪”,宗喀巴的上述行淫灌顶奸淫未成年女性的行为,触法的结果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而且师徒共淫女子,或女子是十四岁以下者,为第二百二十二条“加重强制性交罪”,刑期至少七年以上。即使这群无耻的师徒抗辩说这是“不违背对方的意愿”,也是触犯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条与“未成年人”性交,一样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至于这些奉上姊妹、女儿的愚痴弟子,受灌之后与这些亲属佛母合修双身法,也触犯第二百三十条“与血亲为性交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是乱伦之法,却还有台湾佛教界的僧尼来阅读这无耻者所写的《广论》5,这样的僧尼是把佛陀的话当作是什么呢?是真的打从心眼里,瞧不起佛陀?还是认为:“佛陀您已经是走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所以我要阅读这样喜欢做爱的人写的无耻书籍,暗中实行享受淫欲,明著示现出家僧宝身分来接受供养、不劳而获,这和佛陀您有什么关系?您不过是那些不了解真相的佛教信徒的‘永恒的怀念’的‘影像’而已!”难道真的是如此吗?这样的佛门出家人,比对“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的世俗前哲之语,如何能不喟叹!

  注5、《菩提道次第广论》后半所说的止、观,都是以隐语解说双身法;《密宗道次第广论》则是公开明讲双身法,其中的轮座杂交、多人一起性交的细节,更是令人难以想象的污垢。

  科学研究中,Daniel G. Amen 也发现在深度爱恋中的男子的大脑中的“基底核左右两边都有非常活跃的活动情形,几乎快要到癫痫发作的程度”6,因此以现代的生理大脑科学来检验,可以知道,如果有密教喇嘛执取这性行为到了难以控制的程度,必须每天长时间的性交才能满足贪欲,那他的大脑结构必然有如是生理上的强烈变化,根据这生理学的说法就是失调现象下的病人,Daniel G. Amen 也使用各种改变这大脑的药物和其他的方式来为他的病人来治疗。

  佛陀因此说:“真正要进入得证三摩地的行者,不但要断除身体的婬欲行,而且也要断除心念上的婬欲,而且要能够连断除与克制的意念都不存在了,不需要在可爱乐的境界前,作任何的对治,因为已然没有婬欲之念。”

  这样从身断除婬欲行,到心断除欲念,到无有对治、不需要对治,连“断除婬欲的正念”都不需要生起,因为心中已没有婬欲之念了,就无需作意再来产生另外的一个念头,来对治断除婬欲之念;在时时之中,都已经没有婬欲念这个对手,其他要来对治婬欲念的正念何需产生呢?只有这样的佛弟子才能发起初禅定境。喇嘛们宣称他们有佛教禅定,证得初禅乃至第四禅,其实都不是佛教或外道们所证的世间禅定,都是自己用观想中脉明点及双身法的不同乐受程度,另行定义为世间的或佛教里的禅定,认为可以很长时间住在性高潮中而使乐受遍、及全身时,就说是证得第四禅;其实古今所有喇嘛们都未曾证得任何世间禅定,因为初禅的发起是以离欲作为实证的基础,连想要看见异性的欲望都已经不存在了,何况还要两根相入而求住在长久的性高潮中?

  注6、《Change Your Brain, Change Your Life: The Breakthrough Program forConquering Anxiety, Depression, Obsessiveness, Anger, and Impulsiveness》,Daniel G. Amen, 1998, 中文译本是《一生都受用的大脑救命手册》,丹尼尔?亚曼著,徐薇唐译,柿子文化(台北),2010.12 初版1 刷,页92。

  以三昧耶戒来规范大众听命于谭崔密教上师的大恶戒

  然而,谭崔密教却主张第一步就是意念观想男女交抱的双身像,进而要身体实际亲近而且实践婬欲行,透过图画的曼陀罗的性爱来表示,对女信徒们加以催眠而最后愿意接受与喇嘛合修双身法;还怕行者不乖乖就范,因此制定了三昧耶Samaya,说明这三昧耶戒的重要,密教弟子不分出家在家,都要听从密教上师的指导而不得违抗。因此当密教上师吩咐大众要支持并且实践男女婬欲法,密宗信徒们便唯命是从。

  谭崔密教如是强力支解佛门原有的出家戒律,将所应该降伏的贪爱予以重新高抬起来,将出家人应该要断除的婬欲,作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改成必须亲近婬欲,而且还制定成戒律,将“三昧耶戒”摆置于一切佛教戒律之上,将这类“非戒”的“恶戒”变成密教戒。请问会来亲近这种恶戒的人,哪里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佛教里的出家人呢?

  谭崔密教就是 佛所说的一直生死相续的无知众生,是思想单纯而容易被荼毒的外道愚人,一点都离不开最根本的男女婬欲行;如是于密宗双身法的“三昧耶”中,没有任何的“三昧”可以成就,只是自我催眠说这样的淫乐觉受境界就是三昧定境,与佛门说的智慧三昧或禅定三昧了不相干。佛陀说这样的人是永远无法断除婬欲者,永远是蒸沙煮饭,得到的永远是烫手的热沙,和永远无法解除饥渴的无量世苦果,这哪里是现在藏密喇嘛所可轻易地以身试法的呢?何苦呢?

  佛陀又说在佛道中,自称婬欲可成就无上道的人就是魔民魔王。所以,今天到底有哪些所谓的佛教法师完全不在乎佛陀所说的话呢?当佛陀以“正法王”的威德宣示时,还有哪些法师是偏向虎山行,完全将佛陀的话当作是耳边风呢?有!当代佛教界就是有这样大胆的法师!

  净空法师信受谭崔密教的婬欲大恶见─公然触挠如来正法而成为预记的“即波旬说”

  净空法师对于谭崔密教之婬欲法是信受不疑的,他对信众的问题提出解答:“在密宗里面叫欢喜佛,是男生和女生搂抱在一起交合相。”净空法师虽然心知肚明《楞严经》中的破斥婬欲法,他个人也曾经下过工夫来研读,然而他却说:“这(婬欲法)是佛的境界,达到最高的境界,达到最高层的境界,拥抱里面没有婬欲的念头。”7 但这位大胆法师的说法却是违背法界正理,因为如来不但从来没有如此说,而且还教导弟子作不净观,来断除欲界爱,以证得初禅。

  注7、 http://blog.udn.com/bluest1937/3009855净空法师,《和谐拯救危机系列》二(第六集)︰“主持人:现在有些人有这样一个很好奇的问题,有些人会问一个比较好奇的问题,但是一直找不到真正的答案。虽然现在修学佛法的人很多,包括一些人也是修密宗的,但是他们也是不知所以然。社会大众在一些画册当中,经常能够看到这样的佛像,就是在佛门里面,也能够看到这样的佛像,好像是在密宗里面叫欢喜佛,是男生和女生搂抱在一起交合相。有人就提这样的问题,就会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在佛法里也会出现这样的画像,这样的佛像?

  净空法师:这是佛的境界,达到最高的境界,达到最高层的境界,拥抱里面没有淫欲的念头。

  主持人:是个教学工具。

  净空法师:对,这就是真的淫欲断掉了。

  主持人:这是佛像,你看到他在交合,但是他是佛,佛的情况就是?

  净空法师:没错,对,不错他是佛。他心地清净,不起一个念头,要起一个念头的时候他就是地狱,不起念头他成佛。

  主持人:有欢喜的样子,但是他是佛?

  净空法师:对,他是佛。(中略)

  主持人:不要说那么高的境界,现在人看到男女的样子,很好看的样子,他就要起心动念,那种境界想都不要想。但是他要以这样的状态去修密?

  净空法师:那就错了,那就地狱,他那是肯定堕地狱。密是最高的法,在密宗什么时候才开始学密?佛在经上讲初地菩萨,你达到初地菩萨那就入那个境界里面去锻炼,是不是真的不动心,你一动心马上堕落下来。”(撷取日期:2012.09.18)

  这就是佛门中的怪现象,明明佛陀已经明说这师徒以婬欲相传的,绝对不会证得任何三昧,然而,这位净空法师还是乐此不疲而作恶说法,真的是佛门的怪象。

  而且佛经还告诉我们,还没有证悟实相的人,如果以为自己已经证得初禅就不会再行男女贪染,因此于各个地方去和异性攀缘,就可能会退失初禅,因为婬欲念会随之而生。

  佛陀是要净空法师你远离贪染,更不会要你进行两根互相进入,与异性裸体坦诚相见,说这是要来考验你,说通过两根互入来显现一念不生的境界就是“佛的境界”。这只是凡夫专心淫乐的离念灵知境界,连未到地定都不可能证得,更没有佛门证真如的智慧三昧,净空法师身为佛门出家人,为何敢如此违背如来的圣量言来公然诽谤 佛陀?你真的是信受佛语而说诚实语的人吗?如来是要你宣扬远离婬欲的清净法,不是要你鼓励出家众与女人性交。这不是用性交来考验,学佛的出家弟子本应远离这个缠缚,否则就还俗去作在家弟子,佛陀也是允可在家弟子与妻室正淫的啊!哪里可以出家以后却选择魔说,向著魔王所爱乐的法来举手赞同?这位享誉盛名的净空法师就是佛陀金口所痛斥的“即波旬说”之人。

  广钦老和尚对真修净土者之嘱咐是出家男女众有别─以生死婬根难断故

  我们举一位真正证悟明心,又有极深禅定工夫的真修行菩萨:广钦老和尚来比对净空法师的不净说法,广钦老和尚在世的时候,广弘净土法门,他所倡导的出家修持和净空法师走向“即波旬说”的偏锋完全不同,广钦老和尚对寺里的声闻相出家众说过:

  “男女众讲话不能面对面,拿东西不能直接接手,师父是有定力,否则即使相距百步,也嫌太近,你们现在的正念,都还不够十分之一,还很危险,要多注意。”

  “女众尽量避免和男众交谈。”

  “男女众要分清楚,男众拿东西给女众,或女众拿给男众,绝对不能直接传递到手上,讲话时不能面对面,且要保持一段距离。”

  “男女众要分清楚,即使活到一百岁亦如此,除非已开悟证果有定力,否则容易出毛病。”8

  注8、 摘自《广公上人事迹续编(附开示录?行持语录)》〈综合开示〉,承天禅寺编印,1996.8 恭印(校订本),页182-196。广钦老和尚无师自悟,所劝勉大众的是以念佛为要,叮咛说:“出了家要多念佛,不一定要坐禅,功夫不到易著魔。”(见于〈综合开示〉,页199)有位法师讲过一个关于参访广钦老和尚的故事,当时可能是他还当学僧的时候,有人问广钦老和尚:“将来师父如果走了,那谁会来带领我们?”广钦老和尚不假思索地回答:“会有一个矮矮欸,来带领大家(台语:会有一个长得矮矮的人,来带领大家)。”当今佛教界是谁有明心证量?当今佛教界是谁能够明心之后,又能够见性?当今佛教界有谁修证到了初禅?当今佛教界有谁具备解脱果的证量,可以具足宣演解脱道的实证内容?当今佛教界有谁可以如实宣演三转法轮的正义?当今佛教界有谁可以如来的正教来辨正婬欲恶法横行无度的藏密喇嘛?当今有谁可以宣演艰深难解的禅门公案而作千古评唱?所以,广钦老和尚预记的人是这么清楚了,如果还不知道的人,周二晚上何不来正觉讲堂九楼,与广钦老和尚所说的人相会?

  已经走了的冯冯当初写文章凭吊广钦老和尚,其中误会多了,枉费广钦老和尚在舍报前去示现,冯冯说这示现的色相是“法身”,又说“他(广钦老和尚)已经成佛了”,又误以为广钦老和尚要说的是“本来就是没有!”(http://www.bfnn.org/kuangchin/life/life14.htm 2013/4/9 撷取)所以如是大乘见道入门真如之法尚且被误会,那更深细广大的大乘修道位正法呢?所以,当代佛教界是不是应该自省?是不是应该来了解到底当初广钦老和尚说的会来“带领大家”的究竟是谁?

  所以,末法时期的出家弟子的根器如是,很容易于此男女相执取,因此,广钦老和尚要大家“男女众要分清楚”,简而言之,就是“男女有别”,因为此欲界之男女婬根难以断除。

  广钦老和尚教诲现今的凡夫位出家僧尼应老实念佛而求生净土─以欲界充满婬欲而定力难持故

  广钦老和尚走的时候,火化出几千颗舍利子,让仰慕的大众皆能取回供养,如是善与众生结缘;菩萨一生显示禅门之甚深教化,又能专弘净土法门而普被三根,身兼禅门之证悟明心以及甚深禅定,如是尚且对“男女有别”之处而说“师父是有定力,否则即使相距百步,也嫌太近”,台湾凡夫位的出家师父闻之,应该有省,又如何能够亲近这些爱染婬欲法的藏密喇嘛呢?这样来比对藏密喇嘛教直接赞叹性交,鼓励性交,又说这是修行而不是性交,这样的喇嘛如何可以亲近呢?

  当佛门修行人从凡夫位到声闻果与菩萨果─佛教僧尼的当务之急

  所以说佛门的许多出家弟子长住于凡夫位的根本原因是:真正的声闻弟子根本不会继续一直在五浊恶世中的末法中安住,真正的声闻弟子根本不会广建道场,真正的声闻弟子根本不会追逐名利,真正的声闻弟子根本不会在我见与我所上面用心。以经典来说明声闻乘实证者的相貌:不著不乐于五欲,世间八法所不能污染,也无能倾动;象是救护自己正在燃烧的头顶一般,由是修持正精进、正解脱之法,勇猛不懈,常常审谛观行诸蕴界处之虚妄可厌,恒常乐于安住一切声闻乘的清净境界之中,具备这样相貌的人方为声闻乘行者;如是者尚未能够成为独觉乘的根器,何况还能奢求成为大乘的法器9!所以,现今大多数的出家弟子们可以虚心地来检讨自己,就能明白要成为声闻乘中的清净修行人并不容易,并非穿上了袈裟就能够和三乘菩提有任何的连结。明白了这个事理,至少应该发心向声闻菩提迈进,早日脱离凡夫位。

  注9、《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7〈4 有依行品〉:【善男子!有何等相名声闻乘?谓诸众生常勤精进、安住正念,乐等引定,离诸谄诳,信知业果,不著五欲,世间八法所不能染,修善勇猛如救头然,常审谛观诸蕴界处,恒乐安住所有圣种,具此相者名声闻乘。如是众生尚未能成独觉乘器,况复能成大乘法器!】(《大正藏》册13,页757,上12-18)

  又现在佛门的许多出家弟子即使要说自己是大乘行者,这样单单检验前述所说的声闻乘的精进等法都还不具备,如何能谈论大乘之修行呢?真正的大乘种性菩萨就是会追求大乘第一义谛,真正的大乘种性菩萨就是会像善财童子菩萨之五十三参,走访出家在家的菩萨们而修学大乘正法,真正的大乘种性菩萨就是会护持了义正法而不畏惧生死。但如果现在大多数佛学院出身的佛门出家弟子还困惑于“大乘非佛说”的恶见之中,还沉迷在“意识心我”的常见死胡同中走不出来,又顾及面子而不愿参访真正的大乘法义道场,这样如何能自说为大乘种性之菩萨呢?

  莫学认同“波旬说”之愚人而甘蹈如来之最重预记─成为破法大恶业的魔比丘

  佛门出家弟子也应该知道不可以随同净空法师维护藏密婬欲行的不净说法,甚至亲近婬欲法的密宗喇嘛而败坏自己的真出家行。尤其,如来为了末法的佛门四众会盲目相信大名声、大头衔,因此连续说了“如我所说,即如来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四次;如此可悯的净空法师竟然遗忘了如来的告诫,他就是如来所深刻预记的“不如此说,即波旬说”的人。唉!怎么会有这样甘蹈险境而宁可干犯如来法语的人呢?其未来世的不可爱异熟果业真是令人悲悯!想要求生极乐净土又哪里有分呢!像这样坏谤三宝、毁坏正法的人,连下品下生都没分呢!

  欲界爱的远离,是从心中来远离,对于自己的作意,自己可以观察,因此并不需要裸体与女人交合才能知道或了解。还要裸体与异性和合,自己的男根已经因为欲念而勃起了,即使自己强说我没有生起欲望,也是妄语。假藏传佛教的密宗喇嘛所说的佛法名词都有自己的定义,如是蒙骗佛教界:所谓的离欲与无贪,是与女信众性交时不贪求射精之乐;所谓的持戒清净,是射精以后能够搜集起来吃进肚子里,不浪费白菩提、红菩提10。这根本不是佛法中定义的无贪与清净,而是公然说谎欺骗佛教界与世人。

  注10、 男性的精液说为白菩提心,女性的淫液说为红菩提心。

  如果修行者不清楚自己是否远离了婬欲,当善观察他人男女双方婬欲行时,自己的贪欲心所是不是也跟著生起?哪里还要去强说密教是真正的佛法,将婬欲法扭曲为诸佛的境界?甚至根本不需要观察别的男女性爱境界,只要透过与异性说话聊天,与异性相见的这些过程,就可了解自己是不是远离婬欲,哪里还要去以为这是“考验”,还说是“佛的境界”!

  净空法师说︰“这(婬欲法)是佛的境界”,这样大胆冒犯如来的议论是不清净的说法,是诽谤 如来的说法,是诽谤圣教的说法,如果佛教界是要修学这样的婬欲法,这样和外道之贪爱婬欲的一分行者有何差别?如果自己还一直以为谭崔的法是真实的,还以为密教真的是佛教、真正的佛法,难道临命终时面对世尊,不会感到羞愧万分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