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锋虚焰金刚乘(连载三)----释正安法师

  ——解析《般若锋兮金刚焰》的邪说

  第二节空、空相、空性、性空、无所有、离四句法界等重要的佛法名相

  空、空相、空性、性空、无所有、离四句、法界等等法义,在一切佛法的修证里,这些是属于最重要的名相,各自有其定义与内涵;然而任何名相之定义,都必须符合法界的事实及圣教量,这些名相才能正确代表真实义,不然就属于纯名相的戏论了。对于修行人来说,既要学习各自名相的定义,更重要的是事修,要亲身实证于佛法种种名相所代表的义理与内涵,不能只是人云亦云、说食数宝而已。

  先说空义。对于不学佛的一般人来说,大多数人也都知道佛法讲的道理就是说空。当然,一般人对于佛法所说的空义,是认识很模糊的。佛法所说的空义主要有两种,小乘空与大乘空,两者的定义与内涵是不尽相同的,绝对不能混为一谈。

  所谓小乘空义,《中阿含经》卷3 佛云:

  云何六处法?我所自知、自觉为汝说,谓眼处,耳、鼻、舌、身、意处,是谓六处法。我所自知、自觉为汝说也。云何六界法?我所自知、自觉为汝说,谓地界,水、火、风、空、识界,是谓六界法。我所自知、自觉为汝说也。以六界合故,便生母胎。因六界便有六处,因六处便有更乐,因更乐便有觉。比丘!若有觉者,便知苦如真、知苦习、知苦灭、知苦灭道如真。云何知苦如真?谓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所求不得苦、略五盛阴苦,是谓知苦如真。云何知苦习如真?谓此爱受,当来有乐欲共俱,求彼彼有,是谓知苦习如真。云何知苦灭如真?谓此爱受当来有乐欲,共俱求彼,彼有断无余、舍、吐尽、无欲、灭、止、没,是谓知苦灭如真。云何知苦灭道如真?谓八支圣道正见,乃至正定,是为八,是谓知苦灭道如真。比丘!当知苦如真、当断苦习、当苦灭作证、当修苦灭道。若比丘知苦如真,断苦习、苦灭作证、修苦灭道者,是谓比丘一切漏尽、诸结已解,能以正智而得苦际。1

  注1《大正藏》册1,页435,下18-页436,上9。

  略说:小乘佛法最基础最重要的名相是六根、六尘,与六识。这六根、六尘,与六识合称为十八界。界是指界限、功能差别的意思,也就是说,这十八界法有各自不同的功能差别、各有不同的界限,不能混滥而说的意思。这十八界法,在《心经》里面都有提到。六根是指眼睛根身、耳朵根身、鼻子根身、舌头根身、身体根身与意识根身。六尘是指色尘、声尘、香尘、味尘、触尘与法尘。六识是指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与意识。识是指心有分别了知的功能的意思。真正的要开始学习于佛法,就是指开始去了解佛法中所说的这十八界法到底是什么意义而言。如果还只是停留在读经诵经、拿香拜拜、称念佛名的阶段,对于十八界法的意义还没有概念,甚至于根本没有听到过十八界法这个名相的话,表示他对于经教所说并不清楚;如果自以为对经教熟悉,其实自己真的要觉得不好意思,因为这就表示自己实在是一个不了解佛法的佛弟子。

  六根与六尘合称为十二处,“处”简单的说是指处所的意思。佛陀在这里只说明十二处其中的六根,因此说是六处法:眼处、耳处、鼻处、舌处、身处、意处。这六处法是 佛陀所亲自观察、分别了知以后,将亲证的结果为众生说明的,因此所说的法义是真实不虚的佛法教导。接著,佛陀再说明于六界法,六种不同存在性质的法性:地界、水界、火界、风界、空界、识界。地是指大地、土。空,这里是指虚空(英文是指sky,定义很清楚,不能混淆)。识,在这里的意思比较复杂,因为前面佛陀已经说过了六处中的意识处,所以六界法中的识,当然不只是指意识而言,而是指于大乘佛法才有详细说明的入胎识第八识,或者亦可包括眼识、耳识乃至第八识,而总说为八个识。在第三转法轮时 佛陀才有细说此八识法理,这里只是隐说。接著 佛陀说明是因为这六界和合功能运作的缘故,才有一切法的出生。

  譬如,以人来说,是以父母为缘,所以受精卵成就时,一期生命就住于母胎中了。也因为这六界和合功能运作的缘故,一个生命就慢慢的成形了,生出了眼等六处,最后在怀胎成熟时,出生于人间。出生后的婴儿,就靠他的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等为藉缘而出生了六识,才能了知分别于世间的种种感受,于是就有了苦、乐、很苦、很乐、不苦不乐等等各种不同的感觉。也由于因为不要苦的感受而要求乐、更乐、好还要更好感受的缘故,因此就高度的发展出了分别了知的能力,能够分别于不同状况下的各种觉知感受。这种分别了知的能力发展成熟之后,就让众生能够生存生活于世间里,造作各种事业。

  《大乘舍黎娑担摩经》云:

  六界合时,是名从缘生故。云何名地界?谓身坚实此名地界。若身滋润此名水界,若身温煖此名火界,若出入息此名风界,若身无障碍此名空界。眼识乃至第八识,此名识界。如是等六界,缘和合故,乃生其身。2

  注2《大正藏》册16,页822,中13-18。

  佛陀把世间的重要名相说明清楚之后,接著,就要说到修证的部分了,因此称呼大众,警醒诸比丘们,说明如果一个有情已经能够分别清楚世间的种种觉受,那么他一定能够知道世间确实是有苦存在的,因为他自己真实经验过了苦滋味的缘故。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苦果的出现,他也一定能够分别了知,因此,他会想要去追求灭苦之后的无苦境界,所以对于苦灭之后的状况,苦灭了没有,他也能够分别了知。想要苦灭的缘故,所以他一定会去寻找灭苦的方法,也就能够分别了知于灭苦的方法为何。

  比如说,小孩子被热水烫伤,恢复过来之后,就知道,绝对不能用手直接去碰摸滚水,并且要冲冷水、敷药,如此一来,烫伤的苦就能灭掉了。换句话说,他的分别觉知能力确实能够让他认知世间真实存在著种种苦乐等现象。有一天,当他决定要学佛时,对于佛法所说的苦、集、灭、道等道理,也才能够加以学习、理解与亲自实证。因此,不论是世间技艺法的学习,还是出世间佛法的学习,都要倚靠这个意识等的觉知能力才能完成学习。虽然意识乃是因缘所生法,但是佛弟子把这个意识当作工具,以此意识来实证法界实相心第八识,所以佛弟子虽知意识虚妄,但却是一个修行的工具,不会坏却意识而住于没有具足觉知的一念不生境界中,所以真正有正知见的学佛人,一定分得清楚生灭的意识与不生不灭的第八识彼此之不同,以此八识论来学佛才能有希望真正实证佛法。这是诸佛所共说法教,是为真实、无有虚妄。

  然而,自称弘扬最了义佛法的喇嘛教徒们却不信于佛语,如匿书中说:“要知道,意识分别心在佛教中是被称为‘轮回之根’并当作断除的对象的 3”、“意识分别心最大的毛病,是它了知对境时,顶多只能做比量的推测,而无法现量照见诸法自相 4”、“胜义实相,恰恰是习惯做机械僵化的割裂、取舍的意识分别心最无法直接趋入的境界。5”“只要是意识分别心所能想到的,就必然落于四边戏论中,因此肯定是不真实、不究竟的。《四十二章经》所言‘慎勿信汝意,意终不可信’6”、“如果直接以分别心来承许、执著、追逐美妙的胜义法性,总该没错吧!应成大空性毫不客气地揭穿了这种幻想的幼稚性和欺诈性,将不舍分别妄执而悟入离戏实相的迷梦打入冷宫。7”“终极真理竟然是自己绝对信赖的分别意识所完全不能想像和把握的,这个事实显然对受宠的凡夫心和宠爱凡夫心的萧张先生构成打击。8”

  注3 释智诚、秋吉彭措著,《般若锋兮金刚焰》上册,〈第四章不容亵渎的尊严〉,页401。

  注4 同上注,页405。

  注5 同上注,页407。

  注6 同上注,中册,〈第五章现空双运〉,页611。

  注7 同上注,页612。

  注8 同上注,页796。

  真正让人感到荒谬的是,佛陀明明开示说:“若有觉者,便知苦如真、知苦习、知苦灭、知苦灭道如真。”就表示需要有意识来知觉诸法,而不是应该完全毫无觉知如同木石一般。智慧的出生需要有意识的存在,要由这个意识的见闻觉知,去实证现象界的虚妄,去实证法界实相的真实,这样才能实证解脱乃至成就佛道,并不是像释智诚、秋吉彭措所说的灭却意识的觉知性叫作修行,叫作胜义实相。意识全无觉知的话,犹如眠熟无梦或闷绝,还有什么智慧可说?因此释智诚、秋吉彭措,乃至其师索达吉主张要将意识灭尽觉知,处于一念不生的境界,完全是违背佛语,都是被古今凡夫大师所说的邪法所祟。了义诸经中说的“法离见闻觉知心、无分别”等名相,说的是第八识入胎识的自身境界,不是指陈意识等六识心的境界,释智诚、秋吉彭措不懂佛法,将第八识的自性套在第六意识上面而想要汇通,同于牛头逗马嘴一样可笑。

  在大乘法中,《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4,佛陀也开示说:

  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菩萨摩诃萨,与真如空相应故,当言与般若波罗蜜多相应。与法界、法性、不虚妄性、不变异性、平等性、离生性、法定、法住、实际、虚空界、不思议界空相应故,当言与般若波罗蜜多相应。9

  注9《大正藏》册5,页21,中2-7。

  喇嘛教徒却不信 佛陀所说的这个真实谛语,认为意识心不能分别觉知、相应于胜义法性,不能现量照见诸法自相,更无知的说出意识分别心是轮回之根等无知的言论,不知意识心永远是生灭性而无法成为轮回之根本;并且还企图绑架经文,想要引证佛经来背反佛说。对于明目张胆的宣称自宗乃是最殊胜的喇嘛教佛法而言,这难道不是个天大的谎言与极度颠倒的恶见吗?就算是不学佛的一切世间人也都知道,要学习于世间的种种学问,绝对有赖于意识的觉知分别能力,才有办法作到。在须要分别对、错时,如果没有意识来加以分辨,那绝对可能会弄错结论,更何况是要修学于世出世间法的实义佛法。如果没有觉知分别意识心的话,众生又是要如何修学于各种事业呢?释智诚、秋吉彭措就是基本的佛法知见错误,名相没有搞清楚,以六识论的邪见而说而思,不知道第八识如来藏乃是不同于第六识意识的体性,因此错将经典中说明第八识对六尘无分别的体性,以为将第六意识修到没有觉知的情形就是第八识无分别的境界,由此可知其说法真是荒唐;释智诚、秋吉彭措等人,根本就是无知于佛法。

  关于轮回之根,佛法中说,是众生的我见与我执……等,轮回之主体则是能出生名色、能执持无明种与业种的第八识如来藏,由无明种子发动而使如来藏不断地出生无量世的名色,所以无明烦恼才是众生的轮回之根,不是指意识分别心。由此来看,我们就能知道,喇嘛教徒们根本就不懂佛法,也不懂世间法,乱说一通。事实上,喇嘛教的教义,也根本就不是佛法,只是依附于佛法的外道见解,虽然想要引证经典佛语来取信于人,却不知道自己正在乱说佛法。是故,喇嘛教的教义根本不可信任,一切佛教的善良学人皆应尽速远离,免受其毒,以致犯下妄说佛法、诽谤三宝的极重恶业而不自知。《四十二章经》所言“慎勿信汝意,意终不可信”10 中的“意”,是指佛法十八界里的第七识意根而说的。另外,佛法中亦说,人身中有第七识意根存在时,一定也有意识等六识的跟随存在,因而能够在人间生活、从事职业,因此“意”在广义佛法来说,除了第七识外也包括了前六识在内。

  注10《大正藏》册17,《四十二章经》,页723,中16。

  佛法说一切凡夫与尚未证道的佛弟子的意根,是具有很重的我痴、我见、我慢与我爱执著的,意根就是指众生身中那个作决定的我。此处经文,主要的开示对象,是无明深重的凡夫修行人,因此,佛法才会说凡夫人的意所作的种种修道开示,不管是他人或是自己,都千万不要信受,因为都是包含在我见的贪瞋痴执著之下所作的决定,都还与深厚无明烦恼相应的缘故。只有真正证悟佛法的善知识们所作的开示,我们才能够完全的信受奉行。然而世间总是有许多假的善知识,因为这个缘故,佛陀才会特别交待一切佛弟子,学佛一定要遵守的一个大原则:依法不依人。如果老师所教的佛法与佛教经典所载义理是一致的,那么我们就可以放心的依止于老师的圣言量与圣教量。如果没有遇到具有圣言量与圣教量的老师呢?幸好目前玄奘菩萨与鸠摩罗什等菩萨所翻译的佛教经典都还存在,我们还有 佛陀的圣言量与圣教量可以倚靠。

  那么,我们就要仔细的观察、去分辨清楚,到底老师所教给我们的东西是否真的佛法?与佛经所说的义理是一样的吗?如果发现不一样,那么我们就应当要离开这个老师,因为我们学佛是为了要离苦得乐、自利利他,又不是为了世间的利益。在这个老师座下既然得不到法教,甚至还可能谤法的话,那还能不赶快离开吗?佛法中,简要的来说就有百法明门,多的就有八万四千法门,更多到无量无数亿万法门,因此读经解经时,必须要了解一个道理,那就是:一切佛法中的这一个法、那一个法,或是某一个法,在菩萨五十二个位阶的佛道修行次第里,其实都有它自己的特定位置,不能躐等而修。要看学人的程度到达了哪里,能够接受哪一个法了,才传授给他那一个法。绝不能像喇嘛教徒们既不懂于世间法相,也不懂于佛法,却敢冒充佛门法师坐在高座,所开示出来的东西眛于世法也眛于佛法,竟说是即身成佛的最究竟法,结果只是凡夫对佛法的臆想猜测而说出来的邪见,亦只会自害害他、误导众生、断人慧命而已,所作所为本质是在破坏佛法,罪过!罪过!

  我们修学佛法,更不是要灭除意识等的分别能力,而是要灭除意识、意根等所相应的我见我执一切错误无明妄想。不回小向大的小乘人也是依赖于意识的觉知分别能力,根据 佛陀的教导,如实观行之后,才能够“知苦如真、知苦习、知苦灭、知苦灭道如真”11 ,并且知道自己“我得究竟智,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 12,而成就阿罗汉的境界。只是,不回小向大的阿罗汉在完成解脱道的修证之后,再用意识分别寻思之后,还是认为:“尽管我已经灭除烦恼障无明妄想,成就四果阿罗汉境界了,但是只要我的意识与意根(十八界法)还存在,只要存在就还是有苦,必须与苦相应故;因为只要是在世间生活,就一定有冷热饥渴生老病死等苦无法逃避。”更不愿意要承担久远劫救护众生的佛菩提道修行,所以为避苦故,坚持此生已尽、不愿再受后有─不愿再出生于三界,坚决选择死后入于无余依涅槃。就是因为不回小向大的阿罗汉没有救护众生的慈悲心,坚决选择死后入于无余依涅槃,佛陀才会责骂他们真是愚痴人。

  注11《大正藏》册1,《中阿含经》卷1〈1 七法品〉,页424,中27-28。

  注12《大正藏》册1,《中阿含经》卷22〈3 秽品〉,页570,下15-17。

  大乘人不一样,大乘人慈悲心特重,忍于众生、忍于世间众苦等无生法,因此,能够在三界里增长自己意识等前七识的清净性与增进智慧等功德,生生世世自利利他,永无尽期。大乘佛法的修证过程里,更绝对没有说要灭除自我的意识后才能证道的教理,佛法中所说的断我见,是指断除将意识等十八界法相妄执为我,种种的不如理执著妄想而言,不是要断除于意识等法相现行的意思。喇嘛教徒们不懂佛意,乱说佛法,才会说什么“要知道,意识分别心在佛教中是被称为‘轮回之根’并当作断除的物件的”、“意识分别心最大的毛病,是它了知对境时,顶多只能做比量的推测,而无法现量照见诸法自相”、“只要是意识分别心所能想到的,就必然落于四边戏论中,因此肯定是不真实、不究竟的。”种种所说,尽是一大堆荒唐又不如理的轮回戏论。当喇嘛教徒这样子说的时候,却又忘了这种说法会抵触自己主张可以即身成佛的双身法了,因为乐空双运的双身法大乐光明境界,全都是意识等六识识阴的境界啊!所以说,喇嘛教徒是破坏佛法者,罪过!罪过!

  又,索徒们认为自己的法义是圆满贯彻的,匿书中说“要知道,意识分别心在佛教中是被称为‘轮回之根’并当作断除的对象的”。然而,喇嘛教的黄派教主达赖喇嘛则说:“瑜伽密续的经典《密修习大金刚尖本续》中解释密续就是指心或意识的连续:……在心灵的道途上也是根据意识的连续使我们能够在心智上开展,而且体验更进一层的道。最后也是根据此意识连续的基础我们才能够成佛。换言之,轮回与涅槃只是这个‘连续’的不同展现,所以意识的连续是永远呈现的,这是密续的意义。13 ”

  注注13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著,陈琴富译,《藏传佛教世界》,立绪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02.12 初版6 刷,页25。

  难道索徒们不认同于喇嘛教的领袖达赖喇嘛所说的法义?如今不知喇嘛教的信徒们是要听索徒们的?还是听信达赖喇嘛的话去修行?当然,索徒们有一种说法试图为自己圆说:“在最究竟的层面上,空有二宗早就互致了殊途同归的问候。所以,如果心存偏见,盲目扩大中观和唯识间的暂时差异,对空分或现(明)分任一方产生偏堕、耽执,都是不可取的。”14

  注14 释智诚、秋吉彭措著,《般若锋兮金刚焰》上册,〈序言〉,页3。

  索徒们的意思是说,意识的本质是无自性的,要断除祂以及祂具有的执著,同时意识也是明白连续显现著的,祂成为断灭相以后不能说祂是断灭的。然而事实是,这样的说法并不能解套,反而更显出喇嘛教徒对于佛法的无知,无知到真是令人哭笑不得的地步。

  一、无知于世俗谛佛法,既无知于我见与我执无明烦恼的真正定义,也没有实证、了知于意识的因缘生住异灭性,竟说意识灭后还有明分作用,违于佛说,也违于一切世间人共识共见的逻辑,例如,在昏迷、睡觉、死亡时是没有意识与其觉知能力的,如果有意识存在的话,还能称为是昏迷、睡觉、死亡吗?

  二、无知于胜义谛佛法,不知中观和唯识佛法,实际上都是空有宗义,只是说浅与说深的不同而已,分为空有二宗只是方便说。索徒们自己不也说“对空分或现(明)分任一方产生偏堕、耽执,都是不可取的”,然而却又说分有二宗,喇嘛们的确不懂自己在说什么。

  三、无知于中观和唯识之间,都共说一切法无有自性、无所有之理。密宗喇嘛教祖师不懂此理,以六识论邪见为基础而硬要想像说一切法能有现分的作用,然后自己也感觉不妥,于是拉出佛说不一不二的理论来安抚自己的不安;而佛陀所说不一不异的正理,乃是基于八识论而说,不是喇嘛教徒以意识境界来说的。这些喇嘛教徒们说的中观,都只是以意识思惟想像而说的,是强行把第八识的中道自性的观行,硬套在非中道性的意识自性上面来说中观,全都是假中观。然而,喇嘛教徒们却不知自己是混合著世俗谛与胜义谛,分不清楚经典中佛语内涵,因此不断在乱说佛法、乱说名相,破坏佛法。下文对于此点,会有更多的说明。

  回到经文来说,佛陀在开示过学人已经发心要修学佛法,懂得明辨慎思之后,便了知到若要离苦得乐,其方法就是要修学四圣谛。接著,佛陀就开示四圣谛的义理。确实地认知苦的存在是什么意思?所谓真实的存在于世间的苦,乃是指生之苦、老之苦、病之苦、死之苦、怨恨的人总是相会在一起之苦、所爱的人一定会别离之苦、所求不得之苦,以及总略说为贪求享受色受等五阴炽盛之苦,了知于世间确实是真的有著种种苦的存在。

  能够真实了知这种情况就称为知苦如真,确实的认知受苦的原因是什么意思?简要的说,就是因为众生贪爱于乐受的缘故,也因此而造就了无数的苦果,这也成为众生不能断除的苦因习性。众生因为追求乐受的欲望与他自己的我见我执一直存在著,不停的贪求欲有更多更多的乐受境界,也就是说,这个乐受的境界是由于众生的贪爱习性与众生的意识等六根共同执取六尘相才不断现行的。喇嘛教的乐空双运大乐光明男女双修之法,正是贪爱痴求无常的乐受境界的最重贪爱痴求;像这样贪爱痴求于种种的乐受境界,就成为众生确实存在的苦因习性。能够真实了知这种情况就称为知苦习如真。

  确实地认知于苦灭的状况是什么意思?是说贪求爱欲乐受的苦因习性与众生自己一直存在著,两者在一起不停的贪爱于乐受境界,因此轮回生死的苦受不能得灭。然而此种乐受的境界,贪欲与六根等境界确实是有断除无余、舍弃无余、吐尽无余、无有欲望、灭除所有、止息所有、没尽所有的情况,就是十八界法灭尽而只有剩下涅槃本际独存于无余涅槃中。能够真实了知这种情况就称为知苦灭如真。

  确实地认知于灭苦的方法是什么意思?就是说确实了知于修行佛法八正道就能断苦入涅槃的意思,从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乃至正念、正定,就是八正道的内涵。能够真实修证于八正道的内涵就称为知苦道如真。

  最后,佛陀简要说明修行小乘佛法证得涅槃的过程,并且作一结论:比丘们,应当修学于真实了知于众生在世间的种种真实苦相、应当真实了知于世间众生确实真实存在的苦因习性、应当真实除灭自己的苦相并且自能作证、应当真实修证于八支苦灭正道。如果比丘是真知世间苦真实、能断世间苦习、能证自身苦灭、已修灭苦之道,那么,此比丘乃是一切世间漏法已尽除、诸多世间苦结已解已灭,证得小乘菩提正智灭除苦相的圣人。

  佛陀以上的说明,就是关于修证小乘佛法时学人所应了知的佛法教理与实修事行。小乘声闻人的佛法教理是指四圣谛:苦、集(习)、灭、道。小乘声闻人的实修事行是指八正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当然,八支正道各个有其所应修证的内涵,这里限于篇幅,不能一一说明,还请学人至正觉同修会修学,即能明了。

  此处 佛陀对于涅槃境界的教导,也即是开示小乘佛法中胜义空的定义,那就是指向小乘人所证极果阿罗汉苦相灭后,十八界都无所有的涅槃境界:“断无余、舍、吐尽、无欲、灭、止、没”15 的情况。这个境界照字面上来看,即是指“断除无余、舍弃无余、吐尽无余、无有欲望、灭除所有、止息所有、没尽所有”的情况。其中的含意,我们要知道,一开始 佛陀即已经说明:知苦(婴儿或成人五阴)的存在时,佛说就有六界与六根的存在。因此知苦的存在时,必定至少就有苦相、意识、意根、虚空等法相的存在,那么,在苦相灭后的“断无余、舍、吐尽、无欲、灭、止、没”境界里,十八界法还有哪一法存在呢?答案是十八界法统统都不存在,无有世间一法存在,连意识都不存在了,还会有双身法的乐空双运境界吗?简单来说,灭除十八界的法相之后,无有十八界显现的状态,就是涅槃的实际境界,也就是第八识独住的无余涅槃,定性二乘人虽不证涅槃本际如来藏,信佛语故,因此能无恐惧而灭尽十八界。

  注15《大正藏》册1,《中阿含经》卷3〈2 业相应品〉,页436,上3。

  三界一切法有著生、住、异、灭的过程状态,这样的状态,即是佛法中所说的世俗谛空理。一切法在声闻世俗谛里,说有因缘生灭的过程现象,灭后的状态是为无所有,此义理即是小乘佛法中所说的一切法世俗谛的空义。小乘法的世俗谛理,就如同《俱舍论》卷4 世亲菩萨所云:

  决定无有成就虚空,故于虚空不言有得。……(中略)……

  诸行相续,初起名生,终尽位中说名为灭,中间相续随转名住。此前后别名为住、异。

  世尊依此说难陀言:是善男子善知受生、善知受、住,及善知受衰异、坏、灭。16

  注16《大正藏》册29,《阿毘达磨俱舍论》卷4〈2 分别根品〉,页22,上23-页27,下14

  世俗谛所显示的道理,乃是一切法的因缘无常性,无常性的缘故因此即是苦性,苦性的缘故因此即是无我、无实自性;无我、无实自性的缘故,因此一切法即是无有实性、空无所有。虚空的含意,《大般涅槃经》卷25 佛云:

  善男子!众生之性与虚空性,俱无实性,何以故?如人说言:除灭有物,然后作空。

  而是虚空,实不可作,何以故?无所有故。以无有故,当知无空。17

  注17《大正藏》册12,页513,中2-5。

  因为虚空只是色边色,是依物质所在的边际无物之处而施设虚空这个名称,所以虚空是依附于色法而施设的名词,用来指称无物之处,故说虚空就是无。

  《成唯识论演秘》卷2 也如是云:

  【离诸障碍,名为虚空……大乘虚空,性非是有,无质碍处,假名虚空,无法无碍故,遍诸色。虽遍色中,“无”性不改。18】

  《大智度论》卷6 龙树菩萨亦云:

  【更无异法,如灯灭,更无法,以是故,无有虚空相。复次,是虚空法无。……无虚空相,若无相,则无法,以是故,虚空但有名而无实。19】

  有时候佛法中会说,十八界空,这个境界为空无所有,例如《增一阿含经》卷23 佛云:

  【若有智慧者,而观眼时,尽空无所有,亦不牢固。若复观耳、鼻、口、身、意时,尽空无所有,皆虚、皆寂,亦不牢固。20】

  《大智度论》卷88 云:【诸众生是色空无所有、受想行识空无所有,十二入、十八界空无所有。21】

  《大方等大集经》卷34 佛云:【我说声闻法,为断贪欲心,示五阴、诸入及十八界空。22】

  注18《大正藏》册43,页852,下9-20。

  注19《大正藏》册25,页103,上2-9。

  注20《大正藏》册2,页670,上9-12。

  注21《大正藏》册25,页678,上8-10。

  注22《大正藏》册13,页233,下12-13。

  于五阴、六入、十八界一切法是因缘生住异灭性、无有实性,空无所有;在这其中,如果有人认为这个灭相里应当还有空之一法存在的话,在佛法中称这种人是为愚痴顽劣之人,落入空执之中,是见空而说有空法真实存在的不可救药之人。

  《中论》卷2 云:

  大圣说空法,为离诸见故,若复见有空,诸佛所不化。大圣为破六十二诸见,及无明爱等诸烦恼故说空,若人于空复生见者,是人不可化。23

  注23《大正藏》册30,页18,下16-20。

  此处菩萨所说的空义,很明显的,是指佛法世俗谛的空义,是指一切法是因缘生住异灭性、空无所有性而言。于一切法空无所有处,说见有空法存在的人,这种人是外道见,会连佛所说之法都不相信,是跟解脱法无缘的人,不信佛故,连佛都没法度他。索达吉以及索徒们不知不证佛法,将一切法灭后的灭相认为即是空性,再反过来妄说此空性有作用,能显生万法。这种说法是主张无能生有,与无因论外道相同;作此说者,即是落于空复生见者,是人菩萨说为不可化,故知索徒们是不可化度之人;他们会讲出虚妄的言语而否定可以实证的如来藏正法,推翻 佛陀在三乘经教中的圣教,也就可想而知了。

  另外,再对照于达赖喇嘛所言:“轮回与涅槃只是这个‘连续’的不同展现,所以意识的连续是永远呈现的,这是密续的意义。”24“‘诸佛不获识’,诸佛都没有办法找得到意识的究竟性质,也就是说诸佛去观察意识在哪里,也都无能获得,这就是意识的究竟性质,所以意识本身是幻性的。”25

  注24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著,陈琴富译,《藏传佛教世界》,立绪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02.12 初版6 刷,页25。

  注25 十四世达赖喇嘛著,《菩提心释论.法界赞讲记》,福智之声出版社,2004.12 二版1 刷,页93。

  观上引文,达赖喇嘛谤法、谤佛的行为实在太严重了,竟敢公然与 佛陀唱反调。他显然也不正知十八界法之一的意识,是因缘显现的、是有间断性的、是不牢固的,不是连续永远呈现的。因此他才会说:“意识的连续是永远呈现的”,又妄说连佛陀都不能找到祂、观察祂。试问,如果不是 佛陀将十八界法的种种相全部如实观察了知之后,再传授给诸比丘与佛弟子们,我们如今哪有佛法可以修学呢?是故应知,喇嘛们违于佛说,是在乱说佛法、公开谤佛。这些违背 佛陀见解的喇嘛教徒们,认为这个意识“幻性空法”能够自显存在呈现作用的人,正是 龙树菩萨所斥责的“于空复生见者,是人不可化”之人。一切真心办道修行的人,实应尽速远离此类恶见凡夫之人。那么,何为佛法所说“空”的真实胜义谛理?下一节当说。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