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典故事选辑

  《杂譬喻经》卷1:(一七)1

  外国时有恶雨,若堕江、湖、河、井、城池水中,人食此水,令人狂醉,七日乃解。

  时有国王多智善相,恶雨云起,王以知之,便盖一井令雨不入。时百官群臣食恶雨水,举朝皆狂,脱衣赤裸,泥土涂头而坐王厅上,唯王一人独不狂也,服常所著衣、天冠、璎珞,坐于本床。一切群臣不自知狂,反谓:“王为大狂,何故所著独尔?”众人皆相谓言:“此非小事,思共宜之。”

  王恐诸臣欲反,便自怖懅 2 语诸臣言:“我有良药能愈此病,诸人小停,待我服药,须臾当出。”王便入宫,脱所著服,以泥涂面,须臾还出,一切群臣见皆大喜谓:“法应尔!”

  不自知狂。七日之后,群臣醒悟,大自惭愧,各著衣冠而来朝会,王故如前,赤裸而坐。诸臣皆惊怪而问言:“王常多智,何故若是?”

  王答臣言:“我心常定,无变易也;以汝狂故,反谓我狂。以故若是,非实心也。”

  如来亦如是,以众生服无明水,一切常狂,若闻大圣常说:“诸法不生不灭、一相无相”者,必谓大圣为狂言也,是故如来随顺众生,现说诸法是善,是恶,是有为,是无为也。

  注1、CBETA,T04,no.207,p.526,b20-c10

  注2、音“巨”,惶恐、恐慌的意思。参考网络辞典“汉典”中之《康熙字典》:“《类篇》惧也,惭也。”

  ------------------------------

  语译:

  外国时常有下恶雨,如果这雨水下堕至江水、湖水、河水、井水,乃至下到城池水之中,人们若再饮用这水的话,就会令人狂醉,得要过了七天以后才能消解其毒。

  那时有一位国王乃是诸多智慧,而且善于观察种种因缘相状的人,当恶雨之云生起时,国王就知道了,因此便令人在一口井上加上盖子,让此恶雨之水不会落入井中。

  那时的百官群臣因为食用恶雨水的缘故,因此全国朝野上下都发狂,各各脱去衣服赤裸而行,并且以泥土涂在自己的头脸上而坐在国王的大厅上。独有国王一人没有发狂,所著服装也是平常所穿的衣服、配戴的天冠与璎珞,并且坐在本座大床上。一切的群臣都不知自己已发狂,反而指责著国王说:“国王您真是大狂,为何独自一人穿著衣服、配戴天冠与璎珞呢?”众人都互相说道:“这显然不是小事,我们应该共同思量思量比较恰当。”

  国王恐怕这些大臣们因此想要谋反,因此故意以恐怖畏惧的样子告诉众大臣说:“我有良好的药物能够治愈这种病,您们先稍微停息一下,等待我服用药物,一会儿时间就出来。”国王便进入宫中,脱去自己所著服装,并以泥土涂在自己的脸上,过了一会儿就还出大厅中。群臣们看见国王这样都极大的欢喜,对著国王说:“大王啊!这样的作法才是应该的嘛!”

  这些臣子们却都不知道自己正处于发狂之中,而说出这样的话。经过七日之后,这些大臣们因食恶水之毒性已退去而清醒过来,对自己竟赤身露体头脸涂泥的样子,都深感惭愧羞耻;赶紧回到家中各自穿上正常的衣服戴上帽子来到朝廷集会,国王却故意保持前七日的模样,赤裸著身体而坐于王位上。所有的大臣全部都惊怪的问国王说:“国王您平常是多有智慧的,为什么今天会这样呢?”

  国王回答群臣说:“其实我的心是常处于定中,从来没有变易呀!因为你们发狂的缘故,反而说我发狂。因为这个缘故我就示现和你们一样,让你们觉得我和你们一样都没发狂;等你们醒悟过来,看到现在的我,其实就是之前的你们啊!你们说我发狂,而我并没有发狂,我只是随顺你们罢了,因为你们把错误的当作是对的,才有现在你们看到的情形,这并不是我真实心中所行。”

  如来世尊度众也是一样的道理,因为众生服食无明水,因此一切所行常常颠倒发狂,如果听闻大圣 佛陀常常说“诸法不生不灭、一相无相”的话,必定认为大圣 世尊是狂言狂语。因为这个缘故,如来世尊为众生说法时,常常是随顺众生的根器,并且善观因缘,现前开示说诸法是善法,是恶法;是有为法,是无为法。然诸法远离善恶、有为无为、非善非恶、非有为非无为;从本以来不生不灭,远离众相,无相一相,即是实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