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沉的省思----正富

  离开一贯道四年多,这么长的一段时间,每年都参加一次旧同修所办的同学会(同期领命为讲师的同修们的聚会)。然而,除了以前的文书组组长会经常与我们联络,并愿意真心倾听我们所转述的正觉的法义之外,所有的道亲对我们的态度,不是三缄其口,就是敬而远之。在他们的心中或许坚持地认为我们走错了路,既然无法唤回,不如干脆切断关系或保持距离;除了有一种“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意味外,也害怕我们给他们“洗脑”,久而久之也会和我们一样“欺师灭祖”。

  其实,对一贯道旧同修的这种“冷处理”或“冷漠”的态度,我们并不在意。对于人生的遇合,我们一向是抱持著“缘来勿拒,缘去勿留”、“惜缘随缘”的顺缘心态,只是心中较为抱憾的是:人生的福分因缘的确是一丝一毫都无法强求,当福德因缘不具足时,任凭我们说破了嘴,用尽了譬喻,听闻者始终是“言者谆谆,听者藐藐”,直教人徒呼“奈何,奈何啊!”

  而思想见解歧异的两方,也始终是“你说我执著,我说你执著。”这世间的真理如何说得清?

  在一贯道前后待了十三年又几个月,这十几年中“恪遵师命、努力护持自己的天职”,虽不能称“大贤”,但至少作到“忠贞”—忠于己愿、忠于良心,无时无刻不以自己是一个“修道人”自勉。曾经不止百次千次地在心中告诉自己—“修道”是我这一生唯一的志业,“度化众生”是我这一生唯一的存在价值,舍此而外,皆非所图;衷心所向,唯天可表。

  也不是不曾对一贯道的“道义(法义)”有所质疑—坦白说,在未进正觉之前,对一贯道的道义始终有著很多、很多的困惑。然而,一则缘于很多问题无人能解,也找不到答案;二则现世各宗各教对于佛法的论述与理解,因皆堕于断常二见故(当然,这是指尚未认识平实导师的法而说的),实不高明于一贯道,是以在一贯道中一安住就是十三年。

  在接触了平实导师的法之后,我曾沉痛地反问过自己:“人生还有几个十三年?”在一贯道待了十几年,对一贯道的道义算是有一定的了解,加上自己天生对佛法有兴趣,常常会用佛经来“印证”道义,有时觉得“果然是这样”,有时又觉得“怎么会差这么多”,或窒碍不通;直到后来接触了平实导师的法,才逐渐厘清了矛盾。原来,一贯道的法,本身就有很多的矛盾存在,难怪有时通,有时不通;但,即使是那些“有时通”的部分,其实也是不通与误解的。因为,之所以“通”,原因在于一贯道所谓“悟道”其实是以意识心或离念灵知心为标的,所导致的误解后的理解,而这种情况正好与现今佛教界诸方大师同堕的“断、常”二见境界相同。只是,一贯道比之佛教界各大道场殊胜的地方,在于一贯道从来不曾否定众生皆有一个永恒不灭(不生不灭)的真我存在(至少在我所处的这一方道场是这样的),不像有些佛教道场否定第八识而不许有永恒不灭的常住法。然而,一贯道未能实证乃至错证此一真我(法界实相心),却始终懵不自知并且无力自我觉醒。面对这样的现象,让曾经身为一贯道讲师的我们,不禁要发出深沉的浩叹!接著,我想以我个人目前的理解与认知,对往昔所亲近的道场及所学习的修行方法,作一个反省与思考,希望能藉这一只拙笔,多多少少给亲爱的道亲们一些帮助—凡事如理作意站在理性的观点上,而非先入为主的主观情执上来看待事情……。事实上,对人生的每一件事,不都是应该以这样的理性态度来面对吗?

  先说老母与天命(道统与传承)

  其实一贯道的内涵,只是搀合了中国的道家思想及儒家的入世学说,又加进了基督教及回教的部分内容,最后再披上佛教的外衣,将一贯道的地位上推到宇宙真理。以前不清楚的时候,觉得事实应该就是这样吧!只是源于自己对佛经的兴趣,虽然读得不多,倒也看到了一些疑问,从与生俱来的对于世尊的信心,成为我“检验”一切教门的依据—包括一贯道及正觉同修会。也因为这样的依据,使我这十三年的“忠贞”成为今日的“反叛”,套一句俗话说:“我是天生的背骨(反叛性格)”;不过,对于这样的“背骨”,我一点都不后悔,因为“吾爱吾师(一贯道的师尊),吾更爱真理。”一生就只有这么长,让我为自己的前途作一次理性的选择吧!

  即使身处一贯道,在我的认知里:老母只是方便施设,是为了使不易理解“本体”的众生所安立的代名词;毕竟,犹如空中鸟迹、无形无相的“本体”,莫说不易证得,即使连相信也倍复甚难;但是,我就是相信,也能理解(解悟)。一贯道一向强调“神道设教”,更加深了我对“老母只是方便施设的说法”的信心,所以,在一贯道十多年,从不认为有很多道亲将老母当成真实存在有什么可议,当时只是觉得那只是每个人的认知不同罢了。毕竟道亲分为很多类:有的“拿香跟拜,人云亦云”;有的死守道义、故步自封(或说忠贞,或说安全)否定一切道外宗派;有的则精益求精,研经阅典(像这一类道亲,因为有经典基础,通常在道中会得到较多的尊重或成为名嘴),最后成为死忠派或破门出教另立宗派,或幸遇善知识点醒而离开道场,重寻真理明路。我相信像我这样,依于世尊经典而将老母误会为“如来藏”的道亲,为数当在不少;毕竟在一贯道中学历高、智慧聪明的人太多了,像我这样不出色、普普通通的道亲,依于教典都能理解并相信有所谓的“本体”存在,更何况道亲数百万,强于我者何其多,因何他们不能理解?只是实证“如来藏”甚难甚难,往往误会而分辨不出,若无真善知识开破指点,则“十有九人路差池”。若将所有道亲皆理解成“相信老母真实存在者”,则误会甚大,与事实相去甚远;时至今全球道亲号称千万,相信“老母只是方便说者”,十分中至少有一分。这个知见是令人忧惧的,因为相信老母只是方便施设者,往往会误以为明师一指所点出的玄关中的“真主人”就是真实义,就是如来藏,就是宇宙实相,就是“自性老母”。也许一贯道中少有道亲用“如来藏”来称呼老母,但这些道亲认为“本体”就是“老母”,就是明师一指所点玄关窍中的“真主人”,也认为受明师一指点就是开悟。相信这是这十分中之一分的“精进派道亲”陷溺在一贯道中不想离开的重要原因:以为一贯道讲的就是世尊说的“如来藏”法。

  另有部分的道亲认为既有“本体”又有“老母”,诸佛及众生的本体皆从“老母”而来—所谓的“老母分灵”(所以,所有众生都是“同一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殊不知此“体”是指体性相同,非指“灵体相合”,误会真是太大了。),也符合老子《道德经》所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易经》亦言:“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更后敷演成八八六十四卦的后天卦,经历代更迭,最后成为“无极而太极,太极生两仪……,无极者,道之静体,太极者,道之动相(一阴一阳谓之道),此谓体用兼备”,六道众生于前生焉。事实上,平实导师在《我与无我》一书的扉页偈语中已大破此义,且看:“太极唯臆想,根本实真识;无明生两仪,万法由兹生。无我中有我,我中有无我;涅槃余真识,我无我俱泯。”1

  记得在佛经中看过一段经文,大意是:世尊告诉众弟子,众生皆有本体,且人人有一,不是所有“本体”合成一个——不是所有人共有一个本体。四年多前向点传师报告要离开道场时,点传师曾问我:“听某讲师说,你不相信老母的存在?”当时末学即以上述经文应答之,点传师当场为之语塞,时至今日,往事历历如在目前;且不说当时所引经文对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上也讲“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既然不增不减,本体何能分割?何能分灵?又何能合整?)末学内心深处始终很难接受自己是被“什么人(神、佛)”生(分灵)下来,这一生修行的命运是必须符合老母或上帝的意旨而作为,最后方能“与老母合灵”、“与上帝同在”,更不愿相信死后必须接受审判,方能“按功定果”,而不是经由自己“智慧的开显而证得”;果真如此,佛教所说的“信、解、行、证”的“证悟”、“证得”又是何义?所以,我倒宁愿相信“造如是因,得如是果”,“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2 一切的因果,今生前世莫不是自作而自受(如来藏为根本因),上帝如之何?老母如之何?只是一直误解老母就是如来藏,所以,一直待了十三年才觉醒而离开。

  注1、平实导师著,《我与无我—从我与无我谈理事圆融》,佛教正觉同修会出版,公元2011 年9 月初版17 刷,扉页。

  注2《大正藏》册10,《大方广佛华严经》卷19〈夜摩宫中偈赞品第20〉,页102,上29-中1

  老母其实是不存在的,是一贯道在发展历史中吸收道家,道教及诸多宗派思想而流传下来的,是无法实证的。且《道德经》亦言宇宙有本体—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道既是生天、生地、生万物的理体,则“道”即等同于“老母”。因为老母在一贯道的说法里,就是万物的真主人,而人的灵性即由老母所赋予,所谓“天”(老母)命之谓性。果真如此,老母的特点正落入了 佛陀所破斥的“虚空外道”或“胜性外道”中,则一贯道所言所传的“道”,又岂是佛陀所讲“古仙人道”的道?其中多少淆讹,若非真善知识点拨,其谁能晓?

  经过深入研讨思惟,破除了老母存在的迷思,几乎就是将一贯道剖解了一大半,因为之后伴随而来的所谓“天命”,依于天命而有的道统传承及一贯道的诸祖师的受位,及依于上天老母所降的“道”(明师一指、金线、无根树、无缝锁、理天、老母故家乡),老母所指示掌天盘的金公祖师(即一贯道所谓的应时应运降生人间,为末后收圆及弥勒净土预作铺排的应身弥勒佛)及嗣后的十八代祖—弓长、子系祖(师尊、师母)的天命传承,一直到各组线老前人、前人、点传师的救度原人的天命,即会如骨牌效应一般地兵败如山倒。所以,老母何等重要,当有道亲不相信老母的存在,无疑地是在说这个人在挑战天命,是反叛者,是“背骨”。但道亲们:我们不妨理性地思惟一下,究竟我们是相信“诸佛无妄语,佛语不误人”;还是相信“诸佛众人皆老母所生”?既说佛教是红阳期的法,现在想实证佛法却要用白阳期的修法—相信天命、相信明师一指?道亲们,是世尊妄语?还是一贯道挟其巨大的历史传承在笼罩善良的修行人?我们还要被误导到什么时候?

  其实“老母”一词、“天命”一词何时存在于一贯道的道义之中?末学不打算在此再作说明。可以肯定的是,“老母”、“天命”不是本来就有,它是历史产物,是累积变革而来的,是本无后有,我只想呼吁道亲:“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为法身慧命故,为真理故,“一切皆可抛”;生死事大,无常迅速,一世的修行若葬送在错误的方向里,岂不令人万分惋惜?人身难得啊!宁不珍惜乎?

  可爱的道亲会有一个可叹的知见,即对于离开道场,不再拥护一贯道的道亲,咸皆认为:此辈人皆是于天命信不真切,于“真理”不真明了。若此人更以佛经中佛之开示相诘,则往往被套上“文字障碍者”,谓为“聪明过头,故不相信天命”,认为一佛乘(一贯道也称自己为一佛乘)唯信能入,笃信者方能得之,可悲可叹哉!何谓“文字障碍”?是张口佛经,闭口佛经,引经据典言之有据者?或是认为只守著明师一指钦点,其他佛经的圣教量可以不必理会?以为一旦点玄得道(一贯道谓之开悟),即不须研经阅典即可直指人心,所言无不契于真实义。然则开悟之人还是得依世尊的圣教以为印凭,如何能冤屈妄指引经据典者为文字障碍?经典何所害?通达者无所谓读或不读,不通达者即使不读、不引经据典,也未必走对,唯徒作姿态以诳世人而已!很多道亲都以为:不用读那么多佛经,只要信明师一指就对了,只要顺著“本性”去做(率性)就是,让“真主人当家作主”(二六时守一),至于佛经读或不读,不那么重要;读太多,反而迷失“本性”,又落到文字障碍中去了。问题是:道亲们,佛经中的密意,我们真的读懂了吗?我们真的找到了“真我”(如来藏)了吗?

  如果真的找到了,为什么我们一点点功德、受用都没有?修了几十年的毛病脾气,一遇境界就“全还给老师了”;如果真的找到了,你说的如来藏(一贯道名为“自性”)和佛说的如来藏为什么差这么多?道亲数百万,人人对于本体的说法都不相同;中或相同,又落入平实导师所说的离念灵知心或有念灵知心,或一念不生心,或作意不思善、不思恶的意识分别心中?始终不离常见外道之所知所见。更有的道亲可爱地说:开悟的境界太高,是老前人、前人、点传师他们才作得到,我们只要傻傻地修,以后一定会到达,现在不用急著开悟。殊不知“不识本心,学法无益”3,开悟是内门广修的第一步,是修行的开始,开悟之前只是累积福德资粮而已,严格来说,并不算是真实修行。道亲们!这是我们不知道的事实,宁不惧乎?一贯道的行者,的确如平实导师所言“连解脱道与佛菩提道的分际都搞不清楚”,道亲们!深思啊!

  注3、《大正藏》册48,《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卷1,页349,上21-22。

  弄清楚了老母与天命的关系,对于一贯道所谓的道统传承就容易理解了,一贯道建立了一套专属于本身的“道统”,并宣称接衍佛教正脉,依于这样的“道统”,“天命”被代代肯定守护著;也因为“天命”而将道亲紧紧地框锁在一贯道中,一贯道的说法称之为一条金线,教导道亲要抓住金线,并且“不乱系统”,凡扰乱金线者即是异类,名之为假(假祖师、假弥勒、假弓长三祖),因此形成了非常严密的组织。

  也基于这样的信念,使忠心的道亲们深深地相信,天命是真实存在的,它是超越于各宗各教的,故“读破千经万典,不如(有天命的)明师一指点”,也坚信唯有得明师一指点,才能真正的超生了死,因此道亲们日以继夜努力度人、成全人,无怨无悔,可谓悲心之至。以前研究道统时有一个疑惑:道统上有姓名的“祖师”们(一贯道的道统自行函盖了佛教禅宗的祖脉传承),有不少是佛教传承史上众所皆知的大师(世尊、摩诃迦叶尊者、阿难尊者、……菩提达摩、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惠能),而六祖惠能大师以下的诸多开悟大师,如南岳怀让禅师、青原行思禅师、神会荷泽禅师……,太多太多开悟者数之不完,他们的名讳事迹以及弘法行止,都在一贯道的道统上刻意被忽略掉了;反而是六祖之后的各祖师都变成了道教中的各方人物,一贯道说名为天时转易、“道降火宅”,说从七祖起“心法”由佛家转到儒门手中,以下有“六祖惠能大师预言偈”一首以兹为证,一贯道书籍言“释迦从我绝宗风,儒家得我正法通,三期末后收圆事,正心诚意合中庸。”说此偈为移花接木似乎不为过。

  然而,令人深觉吊诡的是:“天时”果能转易?即使天时真的转易了,那些开悟大师们的心法就无法再传承给福德因缘具足的有缘人?他们(如怀让、行思……诸大师们等)的心法就在天时转易下自然不见了?谁能保证他们的悟道内容没有传予有德、有智慧、有大因缘者?又难道不在一贯道中得明师一指点的开悟者就不是真开悟者?或者换个说法:一贯道运用了移花接木、鱼目混珠的手法,将这些众所公认的开悟大师们悄悄地做掉了?而这么作的目的只是为了藉接续佛教宗门的开悟地位,而将佛法的宗门实质“转易”为一贯道的修持内容。其实,这中间已彻底地将佛陀的“心法”(一贯道的说法)改头换面了!俟后我们再来谈一谈一贯道的三宝内容与今日正觉所教导的如来藏体性(此阶段只能谈解悟)的差异点,即可明了其中之差别所在。毕竟,世间有太多相似佛法,唯善知识,吾谁与归?(注:佛教宗门正法一直不绝如缕,绝非如一贯道所言在佛门中断绝,而在唐代六祖后转入俗家了,晚近的广钦老和尚及平实导师即是现成的例子。)一贯道的道统真的太混乱了,混乱到难以取信任何人,是以现今一贯道道场已较少在谈“道统”,以免予人“抓包”的机会。

  譬如“道统”中“六祖”、“七祖”的传承,即是一个可议的例子:六祖是唐朝人,七祖白玉蟾是道教中重要人物,是宋朝人;熟悉历史朝代的人都知道,唐、宋二代之间还隔著一个五代十国,六祖大师的师兄神秀大师是武则天皇帝的国师,则表示六祖是唐代约中宗、睿宗时期人物,属于唐代初、中期人物,如此六、七祖之间相差至少上百年;一贯道的道统上竟写著七祖迎六祖回家中,恭敬供养,从其得法……,就成为张飞战岳飞一样的笑话了。更有甚者,末学如果没有记错,“道统”上第八祖与第九祖的传承属于遥接,中间相差近千年,而这千年历史变动的完整接续,端靠沙盘扶鸾“老母开沙,奉母命接续天命云云……”,且不论老母真实存在否,光说“母命真实否”一项,即予人太多揣测空间。焉知在相同时间不同空间的另一个地方,不会有另一个自称正统一贯道的道场也在彼端靠著老母开沙而“奉母命遥接天命,接续道统成为祖师”?这近乎由各人“自称式、自宣誓”的天命,如何取信于人?最后,恐怕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罢了,又将教其从学者,伊于胡底?

  离开一贯道之后,反而比较能客观地看待一贯道,不再如以前的心态,相信上来所说的:发一组是一贯道的根本组,是真正天命的传承者。在一贯道,天命即同于真道,有天命真实传承的地方才有真正的道。因此各方道场各执一天命,各个自命正统,每个道场莫不全力抵制不属同支同脉的各方道亲。因此,现今有很多看起来很像的一贯道,却又各自划清界限,对外公开宣称不属于对方,在各自眼中,他方道场都是“假三祖、假弓长、假弥勒”。今日反观,不禁哑然失笑,一贯道想以“天命”成为正统的印凭,却演变成天命满天飞而互相抵制,其中的根本原因在于“老母之言不可信”或“人人皆可言老母之言”,其中真假其谁能辨?徒使茫然者更茫然,徒使修行大众用尽力气探究仍是一头雾水,到最后干脆不理会这许多,“紧抓金线”就对了,其他的都是错的。这就是身为一贯道道亲的最大悲哀─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开悟就是开悟,没悟就是没悟,要须口说手呈,真实触证,一念相应,否则都是笼罩人。

  一贯道的宇宙观认为天地生成之先,道体(老母)已自然存在,所有“原灵”与母同在,随母呼吸,殆至伏羲圣人降生,一笔划开天地(先天易经建立),天地始成;之后老母分灵,降生诸原灵,并明定三期收圆,万灵“归根复命”,“恢复本性之自然”,“与无生老母同在”……。以前在一贯道一直都搞不懂这些文字的真实内涵,觉得好像不是很有道理,但又说不上来错在哪里;加上《易经》这一块是少数有研究的道亲的专利,所以,内心纵有疑惑,却无法理解,只怪自己太不精进,因缘不佳,生死心不够恳切,否则这些弄不懂的道理怎能轻易放过?真正修学了义佛法以后,现在再看这些内容,似乎较为清楚了;虽然仍不懂《易经》,但于其中理路倒也看明白了一些些,至少大的概念是明白易解的—譬如“伏羲圣人出,天地始成”,“三期后原灵归母怀,恢复本性之自然”,这短短的数十字,就点出几个很重要的一贯道对于世界成因及诸法本质的概念,原来一贯道认为:第一、天地的生成始于伏羲圣人(伏羲之前世界并不存在);第二、众生本来都是佛,只是落入后天而迷失了找回本体的方法与能力,须得老母降道方能识回本体。这样的说法与佛陀的教导有多大的差别啊!

  先思考第一点:伏羲圣人所划出的天地是指什么地方?(伏羲圣人真的存在吗?)想来当指虚空为天、地球为地。然则,佛教的概念认为宇宙时空无量无边不可称计,无始以来即是如此样貌,其中有有形质的无情及有情无量无边,也有无形质的有情无有尽数;说虚空为天尚可说得通,若说地球为地则牵强了,因为十方虚空还有无量的世界大地。并且,天地成已“原人”降生,那么,那些不住在地球上无法为地球人类肉眼所见的色界及无色界天人及修罗道、饿鬼道、地狱道的众生是否仍处于“随母呼吸”的先天阶段?答案:显然不是。而那些虽能眼见但又远得实不可见的余三洲(北俱卢洲、东胜神洲、西牛货洲),人道众生又是生三天,在哪一种天地里?更遑论当中尚有无量无边的人道世界,他们又是生活在哪一种天地里?

  而典籍记载的伏羲氏是人类,出生于大约六千年前,难道天地是六千年前才被他划开的吗?一贯道说东土少人烟,于是遣原灵下东土栽立人根,“东土”指的是地球吧?若不是地球而是指遍一切空间有“人道”之处,则宇宙空间何处可称为“东土”?以宇宙空间无一定方向故。若东土是指中国,那么天竺的人类就不是老母遣灵下生的了,一贯道对此又该如何解释?更何况世界(三界)并非只有人类—从无始以来,这就是一个事实。莫非从无始以来,老母就降生了六道众生?既然是“原佛子”本来是佛,何以甫降生尚未去恶,即有众生分配在三恶道?难道“本来是佛”的原佛子,在先天即有种类的差别?若果为此,先天就不是完美之处了,就不合称为佛、理体、众生的归处、故家乡。

  再说第二点:一贯道认为众生本来都是佛“原佛子”,只是迷昧了,所以要求道找回本来的自我。在一贯道的“道之宗旨”上有一句“恢复本性之自然”,即是说经由求道、修道将后天的遮障去除,以回复先天的面目,先天是何面目?即至真至善完美无缺的“佛性”,洁白无瑕圆沱沱、光烁烁“犹为老母”、“犹为上帝”。此误会大矣!甚矣!从古至今错解佛经,误会佛经中词句意涵的人,古往多不胜数,一贯道上来先贤大德亦不能免。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世尊!若诸众生本来成佛,何故复有一切无明?若诸无明,众生本有。何因缘故,如来复说本来成佛,十方异生本成佛道,后起无明?一切如来何时复生一切烦恼?

  唯愿不舍无遮大慈,为诸菩萨开秘密藏,及为末世一切众生,得闻如是修多罗教了义法门,永断疑悔。4

  注4《大正藏》册17,《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页915,中15-21。

  末学曾就此段经文请教禅净班亲教师林正仁老师,得到的解答是:“无明本有,众生依次第修行而成就佛道。”佛陀在《圆觉经》中答覆金刚藏菩萨的开示与林老师回答的意思相同,经文如下: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卷1:“如销金鑛,金非销有;既已成金,不重为鑛。”5

  注5、《大正藏》册17,《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页915,下17-18

  世尊的意思是说:凡夫透过修行成就佛道,如同将金矿冶炼成纯金一般,一旦冶炼成纯金就绝无再回复为金矿的道理;言下之意,既然成为无上正等正觉的佛陀,就绝无再变成凡夫的道理,因为佛地种子已究竟不再变易故,故名无上正等正觉。然而,云何《圆觉经》中佛开示“众生本来成佛,生死涅槃犹如昨梦”6 ?原来世尊的意思是说:众生身中皆有如来藏,而如来藏皆有“成佛之性”,以是之故,世尊言“众生本来成佛”,是说理上的佛。世间修行之人以未能实证如来藏,或不知有如来藏,复不值遇真善知识教导,往往将佛之开示误解成众生本来就是究竟佛,只是后天的尘垢罩染而迷失了真如,故而只要将此罩染修除,即得原有完美之“佛性”(此为真如的淆讹,佛性不等同真如如来藏);殊不知所谓罩染者、遮障者是指一般众生如来藏中无始劫来含藏有染污种子,依此呈现七转识之无始无明、一念无明,是遮障成就佛道的因素;非是真如(如来藏)外包裹一层污垢,将此污垢洗净,即见本来面目。作此见者往往落入错认意识灵知心为真如的谬误里(此为外道见者)。所以常会听到人家讲:“不分别的心即是佛性,凡事都不要分别就对了,举心即错,动念即离。”真悟的人可以这么说,错悟的人鹦鹉学语,其过大矣!焉得不于此理详加分辨?原来我们凡夫众生从无始以来即有无明(无始无明、一念无明)存在,于今犹在;是以直到今日,凡未成就佛道者皆不名之为佛,以佛不会变易退转成为凡夫故。因此世间一切修行人,若言“众生本来就是佛,只是迷昧了、只是遮蔽了”,是大大地误解佛之开示了。因此,一贯道的“恢复本性之自然”就是对佛法不如实知所导致的结果,若以此错误知见而误导于众生,将使被误导的众生永远失去正确的方向,其中差异及影响能不谨慎乎?

  注6《大正藏》册17,《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页915,上20-21。

  以上对于一贯道的老母与天命及道统传承之间的关系大致上作了一个概略的描述及思辨。再来说一说一贯道的“三宝”,尤其是第一宝,即“明师一指点玄关”的“玄关窍”,此第一宝关系至大,所谓错棋一著,满盘皆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譬如,有人欲前往某一地,首先,要作的事就是先辨别方向,为东?为西?为南?为北?若不辨东西,则成盲修瞎练;若更反其方向而行,非但修行之事不能成办,甚者更有可能因此造下谤佛谤法之大恶业,其中差异焉得不谨慎明辨?然而能否具备择法之眼,却又与每个人累劫所修集的福德因缘有莫大关系。福德因缘不足者,纵遇善知识开示教导或善友分析相劝也不能信受,甚至还可能诽谤善知识,成为谤法、谤贤圣者,仔细想想修行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但是,为了出离生死,获得真实的智慧,再不容易也要自勉自励奋勇向前,相信总有一天会到达目的地的。

  玄关窍的受点及其修持方法,一直是一贯道自承为佛教禅宗正统及自居为佛法宗门的最大支柱。道亲们也常以“读破千经万典,不如明师一指点”感到自豪及无上荣耀,所谓“无上大法千圣一路”、“佛佛唯传本体、师师密付本心”,多少修行人穷劫追索,苦心孤诣,费尽心力追求的不就是这千圣不传的宗门正道—法界实相心吗?矛盾的是一贯道自豪能知能证“本体”、“自性”。一旦有人反问:“这么说你们求了道就是开悟了、就是明心了?”点传师、讲师却不敢自认已经悟,或说“开悟的人不会说自己已经开悟”。道亲们则说:“开悟是老前人、前人、点传师们的境界”;问他们:“那你们找到自性本体了吗?”百分之九十的道亲,只要不是在混的都会说“找到了”,认为只要照著“自性”去修就迟早会成佛。这真的是很奇怪的事,以前在一贯道一点都不觉得奇怪,现在才明白原来一贯道的修行人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开悟?什么叫明心?因此误会、错解就不足为怪了。道亲们甚至不知道“明师”所传给我们的“自性”到底是属于什么心,一贯道发一组韩老前人说求道就是开悟,他在《白水老人道义辑要》一书中,明明白白地写著“求道就是明心,顺著本性去做就是见性”,连“见性”都明白标示出来了。但道亲们如果我们多涉猎一些佛经,复经善知识给我们教导指引,我们将会知道,我们的误会有多大、错得有多离谱,我们日日夜夜在重复地犯著大妄语业而懵不自知;所谓“一盲引众盲,相牵入火坑”,正是此情此景的写照。请原谅我用重话,当你的亲人犯了严重的错误而不自知错误时,有时我们得要适时“当头棒喝一下”,否则,那将成为没有能力的爱,一昧的姑息是会造成不可弥补的遗憾的。我脱离了一贯道不是为了画地自保,也不是自以为是,实在是一种“觉醒”,从深大的误解中“觉醒”过来,先救自己的法身慧命,再回过头来伸出拉拔的手。我们没有一日忘却这一群善良可爱的道亲们,虽然我们已学会“随顺因缘”,但还是想“知其不可而为之”。

  一贯道常以为佛教中已没有心法(且不论我用此名词正确否,反正意思是了解的),宏观一些的道亲会认为佛教与一贯道的心法是相同的,故不必互相排斥甚至互相敌视,尤其佛教不该“仇视”一贯道(此辈道亲如郭明义点传师即是),有机会还可以互相“印证”一下。这些观念有对的也有错的,佛教从来都是平等理性地与各宗各教相处,佛教对于一贯道的检视,是为了维系确保宗门正法的延续,而非基于争夺正统的身口意是非;一贯道认为佛教中没有心法了,在广钦老和尚圆寂后,平实导师出世弘法前是对的,之后就说不通了,而一贯道的宏观道亲的观点则又谬以千里了。其实一贯道从上来所传授的法与释迦世尊所传的宗门正法一直是大相迳庭的,只是一贯道自己不知道罢了!这一误解延续了几百年,直到今日一贯道组织庞大,误导众生的业也累积更深更大了!可叹的是真有福德听闻善知识教导而能从一贯道醒觉出来的道亲又有多少呢?我们对正法的态度不知、不解、不思、不信、不欲知、不欲解、不欲思,更不肯相信,面对这样的情况,有时真让人有严重的挫折感,深觉救护道亲们法身慧命的心愿很难达成。

  玄关、口诀、合同是一贯道的三宝,关于这三宝能说的道亲可以说上一大篇,然而,这三宝其实只须印证第一宝玄关窍;如果,第一宝不是明心的标的,其余二宝也就意义不大了。

  一贯道的点玄关,向从学者指陈一个事实:即我们身中都有一个“真人”存在,肉体是假我,所谓四大假合,二者的关系就像无敌铁金刚与指挥艇;二者须结合运作方能成为一个完整的人,方能思考、动作、言谈、生活等等。入胎时此真人从玄关窍入,百年舍寿之时真人从玄关窍出,即能回到老母故家乡—理天,与无生老母同在;若人没有求道,不知这真人“出入”的点玄关,舍寿之时就只能从“旁门”—眼、耳、鼻、口、泥丸宫、膝盖、脚底……而出,如此真人(灵性)就将落入四生六道难脱轮回了。所以求道就是“先得后修”—深知真人(灵性)出入的门户及本体(真人)之后,再经修行将垢染(脾气毛病)去除,即可“恢复本来面目与老母合灵”,真正的“超生了死”了。有的道亲则将玄关分为内外两处,在外的可眼见的称为外玄关(即眉心玄关窍的位置),在内不可见的,亦有处所位置,他们说西方科学中称为松果体;且不论内玄关或外玄关,总而言之是说玄关之“内”有真人,而点开玄关谓之“得道”。这里存在了两个问题:一是“玄关”,二是“得道”。且

  逐一分析:一贯道的玄关(玄关窍)是指人身中的某一处位置,佛教中的玄关则是指“无门之门”,是一种比喻法,是没有实际处所的,这一点差异很大。显然一贯道的祖师们并不通透实证佛理,故而为文字所迷惑而错悟了方向,加上道家本有抽坎填离、运周天等等修炼方式,自然而然将眉心“玄关”误解为有形有相的“出入门户”了。

  一贯道认为人类出胎降生时,灵性从玄关窍入,生命方始诞生,然以今日科学观之,“受精卵”时生命既已形成,且受精卵尚不具人形,何来玄关窍?可知此说谬大。一贯道又论,人类舍寿时,得道之人灵性由玄关窍出,未得道之人由泥丸宫出,其他人由眼、耳、口、鼻出成四生六道;显然与弥勒菩萨所著之《瑜伽师地论》之舍寿情况大不相同。谓不论善人恶人,其入胎识(如来藏)最后舍的部分是心脏,并无诸种分别,只是先舍部分为由下往上或由上往下之差别而已。

  且看根本论原文《瑜伽师地论》卷1:“……又将终时,作恶业者识于所依从上分舍,即从上分冷触随起,如此渐舍乃至心处。造善业者,识于所依从下分舍,即从下分冷触随起,如此渐舍乃至心处,‘当知后识唯心处舍’,从此冷触遍满所依。”7

  这是一贯道祖师读经的未到处,如今窘境如何能解?弥勒菩萨所言与一贯道的玄关窍说显然不同。《瑜伽师地论》为弥勒菩萨所著,而一贯道说其师公“金公祖师”为弥勒菩萨应身,果如其说,则同一菩萨于不同宗教中之开示竟有如此悬殊的不同,岂不怪异而矛盾?更何况如来藏无形无相没有方所,有什么地方是祂存在的位置?祂更不会出入任何一种境界,入胎舍寿只是方便说,其实勉强用文字形容,只能说:“祂作用或不再作用在这一个众生色身上”;另如无色界众生没有形体又该如何入胎、舍寿?事实上,如来藏不在内、不在外亦不在中间,此理佛陀于《楞严经》中早有开示,不知一贯道祖师辈们是少读了?还是刻意漠视这一段开示?亦或是根本不解佛意复又无法实证,以致不知所云而衍生这样的过失?何况佛陀亦有明白开示:“如来藏的证得唯以一念慧相应而悟入”,非如一贯道所说须靠有形象的明师一指(指授)方可悟入。或许有的一贯道前贤会说:“先得后修”,得明师一指之后加上修行就可开悟,如果是这样,那又何需经过明师一指?照一贯道的说法:得明师一指即是找到“自性”,找到“真主人”即是悟得“心源”,何物有自性?何者是真主人?众心之源是何者?皆是如来藏。以此而析论之,则一贯道所谓得道(得明师一指)不就是找到如来藏吗?可是一贯道的道亲都不敢说求道就是找到如来藏,只是很吊诡地说:“求道就是找到真主人,就是发现了‘本地风光’。”这不也是该解释为找到如来藏吗?为何却永远闪烁其辞不敢承认?都因为不曾实证如来藏,就是不曾开悟。凡此种种都在在显示一贯道“不如实知”的窘境,这样反覆推究之后,我们一贯道还能勇敢大声的说“求道就是明心”吗?若不证得法界实相,复不了解解脱道的修行原理,我们如何帮助自他解脱于生死轮回。

  注7《大正藏》册30,《瑜伽师地论》卷1,页282,上7-12。

  道亲们一天到晚“度人、成全人”到得此时,方知自身尚且度不了,更何能侈谈度化众生?而未证谓证、未得谓得的大妄语业,更在今生舍寿后的果报中静候著我们,思量及此,宁不汗毛直竖,冷汗直流乎?

  再论得道

  得明师一指即是“得道”,故求道卡上的求道日期就是每一位求道人的“得道日”。如是所谓得道,于佛法上应正名为“见道”。见道有二种——解脱道的见道及佛菩提道的见道。

  一贯道强调自己是“一佛乘”,故此处的见道(得道),绝不是指解脱道的见道。事实上一贯道完全不明了何谓“解脱道”,何况论及见道及修证的方法、次第?故此处略而不谈。一贯道的“得道”一向指的是佛菩提道的见道—找到法界实相心如来藏(即禅宗的明心、开悟、破参)。一贯道常常讲:我们“得道”后就知道自己的本心,就找到了自己的真主人,也知道“万法归一”的“一”的真实义,从此“二六时守一”、“扫妄现观自佛颜”。然而,一贯道的前辈们,从来不曾教导过我们如何去检验“得道”的内容;“仙佛临坛”、“批训”也从来不曾教过我们如何去验证这一个“得道”的内涵;只教我们在三纲五常“守玄”上用功夫,只教我们在“度人、成全人”上面作努力,似乎“守玄”、“守一”就是“内圣”(内修)的功夫,“度人、成全人”就是“外王”(度化众生)的功夫。除此之外,再无方法教我们如何去修持、去提升,凡有教导若不是落在意识境界,就是落在人天善法之上。

  以前还没有接触 平实导师的法,总是“自行体会”、“自行领悟”,将意识心错认得坚固、再坚固。总以为“不思善、不思恶,正与幺时,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这句六祖大师所开示的话就是我的本心,断章取义地落到意识境界去了。

  更以为临济义玄大师所说:“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手执捉、在足运奔”8 说的就是明师一指的本心,殊不知仍不脱见闻觉知,仍是意识心。在在误以为吾人之本心,即是明师指授的玄关窍中的真主人……,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总而言之,率皆不离意识境界,咸以离念灵知为本心,可谓误之大矣!随著个人“邪精进”的程度,对于明师一指有著不同程度的错悟,一百个道亲有一百种(或几十种)对于本心的理解。然则,法界实相心唯有一个,岂能漫无标准地随人作解?一贯道常说得明师一指即是找到吾人之“本心”,即所谓“证道”。有诗为证,三茅真人曰:“灵台湛湛似冰壶,只许元神在里居;若向此中留一物,岂能证道合清虚。”又《黄庭经》正阳翁问缘督子:“四大一身皆属阴,不知何物属阳精?”缘督子曰:“一点阳精,秘在形山,不在心肾,而在乎玄关一窍,若执一身而修,无非修此五脏六腑九窍百骸,何能得阳精乎,不能得阳精何能成阳丹乎?阳精不是别物,即是黄庭之神,又名谷神。”

  由举例证可以了解一贯道之修行标的都在玄关一窍,而其所谓本心者即是元神。殊不知元神者、谷神者、黄庭之神者,其实都是意识心的变相。因为祂“湛然常寂”,祂“灵明觉了”,祂“常应常静”,祂“了了分明”,祂“鬼神不知,我心独知”。然而,知即是分别,灵明觉了,常应常静,即有六尘上的作为,这些与如来藏的体性正好抵触;如来藏了众生心行却不于六尘上取分别,不思量作主,如聋如痴,不会诸入……(《维摩诘经》)。这些在佛陀的圣教里都明白地开示过。

  注8《大正藏》册51,《景德传灯录》卷28,页447,上3-4。

  难怪以前在一贯道书籍里读到吕洞宾飞剑斩黄龙的故事时,始终想不透其中转折。而今经过正觉正知见的熏陶,终于豁然开朗,原来吕洞宾错认识神为本心,落得黄龙禅师一顿呵责……故事大约是这么讲:吕仙祖对黄龙禅师说:“一粒粟中藏世界”,黄龙禅师笑答:“你这个守尸鬼”,听得吕仙祖大恚,于是口念真咒运起宝剑上演一出“飞剑斩黄龙”的戏码(《五灯会元》卷8:“吕岩真人”),末学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两句。凡是求道稍稍有在精进的道亲都知道,“一粒粟中藏世界”的“一粒粟”指的就是玄关窍中的真人,祂是一切事物的根本,整个现象世界都是由祂出生(道生一、生二、生三或老母生人、生世界),就佛法而言,祂就是如来藏。但是,祂(玄关窍中的真人)真的是如来藏吗?如果是,为什么身为佛教修行者的黄龙禅师会不肯吕洞宾,而笑责吕洞宾是“守尸鬼”?原来,玄关窍法门是入出之法,是有为之法,是依他起法,是依托于色身而有,不是能生色身者;所谓“搬铅填汞”、“抽坎填离”、“水火既济”又“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三花聚顶、五气朝元”者不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一贯道中被采用、承认、引述、教导著?师母的“二六时守一、扫妄现自佛颜”、师尊的《济公活佛救世真经》中句“二六时守一、五气朝元一纪飞”,以及舜帝传禹帝的心法口诀:“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不都是这个有为境界吗?如果“玄关窍”中的“真人”是如来藏,那么一贯道亲求道(得道)之后,“转依”如来藏的确是走向成佛之道的唯一道路。

  但如果祂不是,转依的便是意识心的一切变相,意识心非持种心,是生灭心,是依他起性之心,是不自在的,非三世贯通的本性常住法。如此,又如何能够修持到点传师常说的“贯身、贯心、贯自性、贯天、贯地、贯明此即名一贯”?为什么我会确定“玄关窍法门”是有为的入出之法?非无为的如来藏法?意识心同样也是“无形”、“无相”,如何能分辨其与如来藏不同?关键在于如来藏“无形”、“无相”,无有三界内的“行相”;意识心也是“无形”、“无相”,却有三界内的“行相”,是我们凡夫众生经过善知识的教导,都能够轻易观察出来的。一贯道不是常说入胎之时“灵性”由玄关一窍先进入色身(此即先天坠入后天),因为迷失在红尘中太久,忘记了回家的路,才须由明师一指,打开回乡的正门,百年之后方由此玄关窍出,直入理天老母故乡吗?这岂不是有入有出之法?有入有出者即生灭法,不脱意识境界。何况《法华经》上佛陀也明白开示此经“如来藏”非入出之法,可见一贯道的“灵性”之说是意识心,非如来藏。

  请看《法华经》原文:

  复次,菩萨摩诃萨观一切法空如实相,不颠倒、不动、不退、不转,如虚空,无所有性。一切语言道断,不生、不出、不起,无名、无相,‘实’无所有……是名菩萨摩诃萨第二亲近处。9

  注9《大正藏》册9,《妙法莲华经》卷5,〈安乐行品第14〉,页37,中12-17。

  而一贯道师尊、师母说的“二六守玄”,并不是教导我们现观如来藏远离六尘相又不离六尘相,离乎语言文字又不思量作主,无始以来即有清净无染的体性,与七转识同时同处,不管处于何时从不断灭,从来自在的特性—这些我们本来是不知道的,也尚未证得。如果依一贯道师尊、师母的教示,我们将会清楚观察到,我们所能实证的只是“离念灵知心”—特地作意的不思善、不思恶、不分别境界、善恶好丑,也不取著却能常应常静,了了分明的心(事实上,若非二禅等至位的无觉无观境界是作不到真正的无分别的,但这二禅等至的心仍是意识分别心,不是如来藏本来无分别的心)。这样的意识境界,在一贯道“活佛师尊”临坛批训的训文中明白地描述著。一贯道的仙佛训文极多,讲到“守玄”或“明心见性”时都是如此开示。经过正觉同修会四、五年的教导,我在这一点上我们也训练出判断能力,虽不敢说能“于诸方大师不疑”,但也能稍具择法之眼,外道之法已渐不能渗透入正法之中—这是正法的威德,是平实导师、诸亲教师的智慧,不是弟子的自专自能。

  一贯道无所不用其极地将世出世间的一切修行法门,指向自己的玄关窍法门。事实上,入正觉同修会不久,在禅净班时,末学曾以一贯道中有关三宝的书籍,就教于亲教师林正仁老师。林老师明白地告诉末学:“如来藏在众生身中,是平实导师为了引导诸弟子们易于参究而作的方便说。非是如来藏真的‘住在’我们的色身之中,如来藏在我们百年舍寿之后也不会‘缩小’成一点而从任何孔穴出离色身,那是严重的误解;如来藏非物质且无形无色,非物质无形无色的东西没有方所,不能说祂在哪里,《楞严经》中也说:‘心不在内亦不在外。’10”这是开悟亲证如来藏的人所亲口说的话。

  注10《大正藏》册19,《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1:“阿难白佛言:‘世尊!我亦闻佛与文殊等诸法王子谈实相时,世尊亦言:心不在内亦不在外。’”

  事实上,一贯道常引用《六祖坛经》的章句来“证道”,然而,有一段文字叙述是末学以前在一贯道中时所深刻疑惑的,而今,再无所疑,原来,那只是一贯道的牵强附会……。《六祖坛经》〈行由品第1〉:“……印宗延至上席,征诘奥义……宗复问曰:‘黄梅付嘱,如何指授?’惠能曰:‘指授即无,惟论见性,不论禅定解脱。’……”11 以前常疑惑地想,一贯道道场告诉我们,任何佛菩萨的修行过程都要经过明师一指点,而“得道”就是得明师一指点—知道生命的本来处。因何《六祖坛经》中记录六祖大师告诉印宗法师“指授即无”?而一贯道的解释—是为了防止天机的泄漏,作故说无。

  注11《大正藏》册48,《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卷1,〈行由品第1〉,页349,下13-18。

  该怪一贯道的祖师辈们误导学人?还是该可怜从上以来这些祖师辈们自己也搞错了?五浊恶世,去圣日遥,世尊的法教逐渐式微隐没,若非其中有诸菩萨圣人出,维系世尊即将断绝的法脉,芸芸众生处此无明长夜中“如游鱼入网,暂脱还入”,何时得见黎明?而如来藏本心的证得又是“难证极难证,甚深极甚深”,少智多欲众生以何因缘福德得值善知识?思量至此,泪下三叹!

  在一贯道中待太久,疑问太多、太多,卒难一一列陈,唯能删繁就简,先治根本,再裁枝叶;本若确立,枝叶无难。如今,再无可能回归一贯道;当初向点传师辞行时,点传师给我们留了一条后路—当作我们是到道外学习,而非“欺师灭祖”,自断金线,道场大门永远为我们开启……。谢谢点传师的慈悲,他朝若得开悟又奉平实导师钧命,自当归来与诸往日同修共享法筵,眼下权且安住,或许今生或许来世,只要有缘,当会再续往日法缘,祈愿尔时我等共修正法,同证菩提。

  或许道亲会问我:“转依离念灵知心有什么过失?难道就不能修行成佛吗?”以末学目前的程度只能简单回答,但,相信仍有一些帮助。以前在一贯道时都教导我们,求了道以后要改毛病、去脾气,要依“自性”而修,时时“让真主人当家作主”(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率性者,让真主人当家作主),如此,一路向上,即可朝著成佛目标向前迈进。但是,道亲们!如果我们真的下定决心要迈向成佛之路,要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有一个事实我们不能不知道—“真主人”(如来藏)是从来不会“当家作主”的,能当家作主的其实是我们的第七识(又叫意根、末那识)。三世诸佛能够成就佛道,以及七住位明心以上诸菩萨的佛菩提道次第,都是依此“当家却从不作主”的如来藏(阿赖耶识)而得以成就,从来就都不是以转依能作主的末那识(意根)而能成就。道亲们不了解八识心王的相互依存的关系,以为不必了解唯识,以免受名相所拖累,落入“文字障”里。只要有人讲唯识就觉得好复杂,不想听,没必要,只要抓住根源(本心玄关窍中真主人),依根源而修就好,又套用永嘉玄觉大师《证道歌》中的一句话,叫作“直截根源佛所印,摘叶寻枝我不能”12;然而永嘉大师的证道,的确是佛经所印可,我们点传师、老前人呢?谁为我们印可了?一贯道有那么多引据佛经印证的例证,在如今看来,其实是离念灵知心加上牵强附会后的产物,方向真的弄错了,误会真的太大了。

  注12《大正藏》册48,《永嘉证道歌》卷1,页395,下21-22。

  意识(第六识)及意根(第七识)都只是法界唯一真实心(法界实相如来藏)所出生的所生法,是会断灭之法,不能执持业种,意识更不能在今生舍寿时跨越到未来世去,所以祂们不是佛陀所说的真实心、金刚心,同时也不是禅宗诸大师们开悟明心的标的。凡以第六识、第七识乃至前五识为开悟标的者,皆是错悟者,皆是我见未断的凡夫,连声闻初果都未证得。这个事实从古代以来就屡见不鲜,今日尤为常态。悟错不可耻、不可怕,可怕的是执迷不悟,死不悔改,这叫慢心障道,是要耽误自己的法身慧命的。

  第六识、第七识乃至前五识之所以不是转依的对象,主要是祂们不是真正的清净法,是会因业力熏习而有染污的杂染法。修行不是只有改毛病、去脾气,这叫降伏性障而不能除,因为没有转依如来藏的境界,永远不离三界生死境界;降伏性障固然重要,但若不是以真实智慧的开显为前导,即转依如来藏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真实性,那么再多的努力修持都是收获微小,充其量只能成为世间法上的善人,与佛道修行是沾不上边的。我们常听到“转识成智”一词,却并不真正了解它的内涵,时至今日,末学才稍稍有一些体会—开悟明心之人,转依如来藏成功之后,第六识将得到下品妙观察智,第七识得到下品平等性智。顾名思义,下品妙观察智已得真实观察的少分,不是纯粹如凡夫的虚妄想象坚固执著;下品平等性智已得真实平等的少分,不再纯如凡夫的依于诸慢的不平等心。

  因此,如果我们不能让真实智慧开显出来(开示悟入佛之知见),找不到法界唯一真实心,则佛菩提道的修行是无由增上的,将不断地在“外门”修行中修集福德资粮,直到有一天我们修集的福德资粮够了,才有因缘见道,从此“内门”广修,才是修行的真正开始。

  道亲们!我的反覆陈词,不是在绕口令,你们看得恐怕也烦透了;其实,我只想告诉你们:“方向”真的很重要,方法还在其次。就像去高雄,开车、坐车、搭飞机、走路都可以到,但,你人在桃园就绝不能往台北走,不然你永远到不了。

  以前,我在道场很少谈显化,我也不大相信,除非它明显得让我找不出任何破绽;我比较喜欢依于“理”,尤其是佛经的开示。道亲们!不要只是信,要多怀疑,怀疑、释疑之后的肯定才是可贵的,也比较接近真实,这也包括对佛经而言。当然,我们凡夫是没资格去检验佛经,但不表示我们不能合理怀疑,佛经也有造假的,中国古人说得好“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我们道亲因为太善良了,所以容易人云亦云,不求正解,有时不免穿凿附会一下。世间法上马虎一点,有时无伤大雅,但佛法的修证要实事求是,差之毫厘就会谬以千里。审观一贯道道场所谓的显化,大多是说服力不足的,没有经过仔细求证的。通常是信此理者即说是,不信者即说非;而且相信的人说得头尾俱全,经过再三转述,已与事实相差甚远;若再加上有心人的催化,迷惑自在不免。所以,从今而后,但愿我诸同修道亲,多抱持怀疑态度以求真相,最后释疑才给予肯定。不要先肯定再起怀疑,先肯定之后要再怀疑也就不容易了—先入为主嘛!

  还有好多、好多面向都没谈到,但是,也该停笔了,未及之处或错漏谬误之处,还请诸同修、慈悲的老师们为末学斧正。谢谢!阿弥陀佛!

  佛弟子 正富 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