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箭呓语(连载三十四)----陆正元老师

  破斥藏密外道多识喇嘛《破魔金刚箭雨论》之邪说

  第三节 结语

  浩瀚无边的佛法大海,入手处虽说有八万四千法门,但是诸佛如来及众菩萨贤圣所证、所入的标的—法界实相—永远只有一个,绝对没有二种、三种的法界实相,诸佛如来所证必定符合法界实相,并且是佛佛道同,内涵无有差异;三贤十地以及等觉、妙觉位的菩萨,也都是亲证第八识如来藏后,才发起般若实相智慧,转依此第八识如来藏,进而依次第于佛道上精进不懈,乃至成究竟佛。每位菩萨都必须实证第八识才能证得般若总相智,转依而行菩萨道,成满、通达般若别相智,方始完成第一阿僧祇劫入于初地心;这样渐次于诸地无生法忍上用心,地地增上而成就十地所应修证之道种智;最后于等觉位百劫修相好,无量世利益众生,无一时非舍命时,无一处非舍身处,这样广植无量无边不可思议的福德,于最后身下生人间成究竟佛,圆满一切种智及无量无边如来不共法之功德。

  法界实相第八识如来藏心就是有情法界之根源,一切有情众生没有不具此心者。一切众生流转于三界中生生死死的现象,是依于第八识如来藏如实履践因果律则的功能德用;乃至诸菩萨修学佛道,历经三大无量数劫之后而能够成就究竟的佛道,也是因为有第八识恒常存在,本来清净,自性如如,收藏菩萨多劫修集的功德福德种子而不失,方能凡有所作、所修皆功不唐捐。

  释迦世尊于人间示现建立佛教,前后四十余年说法,最主要是为讲述如何圆满成佛之道的甚深微妙无上法,因此才有佛法实证的内涵得以流传下来;历代菩萨都是依据亲自的实证,以及 佛陀的圣教而延续 佛陀的血脉,因此在三转法轮诸经中,释迦如来随著众生的因缘、根器之不同,从各个层面来开演甚深如来藏妙法,都是真实而可实证的。世尊以各种不同的方便言诠,以无量名来称此第八识—如来藏心,或说为阿赖耶识、阿陀那识、种子识、异熟识、庵摩罗识、无垢识;或说为入胎识、如、有分识、穷生死蕴、所知依、本际;或说为非心心、不念心、菩萨心、无住心、无心相心、自性清净心、真如、实际、涅槃、如来藏、藏识、真相识;或说为如来、我、真我、法身、法性、不生之性、成佛之性……等无量名,其实都是指此同一第八识,此理亦见于《楞伽经》世尊的圣教中;每个有情不论贵贱凡圣的差别,都有这个第八识,世尊开示这么多第八识名称,是从各种不同层面来解说此识的心性,目的就是要让诸菩萨透过 佛陀开示的圣教,在因缘成熟时能够证悟此心;并且于悟后能够真实转依此心而行佛道,同时体验此真心如来藏无量无边功德,一分一分成就智慧与福德的增上,这样次第增上而成就佛道。

  然而佛菩提道五十二位阶,各位阶所修证的内涵与次第乃是甚深广大,不是假藉佛教之名的喇嘛教所说满足强烈淫欲低下之法。虽然佛法浩瀚无边,但是一切佛法必须依止法界实相心第八识如来藏而建立,十方三世一切佛法中已经实证的贤圣莫不如此,不得违于 世尊如是圣教;三乘法教在实证具眼的菩萨来说,所见都是法同一味,只有未悟凡夫或者执著意识常住等邪见者,才会错会而诽谤 佛陀所开示的八识论正教。现见弘扬六识论的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喇嘛教)大小活佛、上师、喇嘛们,极力否定第八识如来藏,乃至达赖喇嘛在书中公然指控 佛陀前后三转法轮说法矛盾 1,或如多识喇嘛所说的:【“阿赖耶识”纯属理论上的一种假识,不是实际存在】 2,毁谤 世尊说戏论法;原因就是他们深执邪见,也没有亲证这个法界实相心,因此才敢这样大胆恣意地诽谤 世尊与正法;但这样的情形,却是末法时期的普遍现象。世尊在《阿含经》中也早已预记说:当相似像法大兴的时候,就是正法灭没的时候。例如,从声闻法中分裂演变出来的部派佛教主张意识常住,导致后来天竺精修双身法的坦特罗佛教大兴,落入意识境界中,即是学术界说的“密教兴而佛教亡”的历史事实。如今喇嘛教正是坦特罗佛教复兴而广弘双身法,也是基于部派佛教主张意识常住的六识论邪论,才得以立足于佛教界中,本质仍是谤佛毁法的外道法渗透入佛教中,正是 世尊在《杂阿含经》说的相似像法的广弘;喇嘛教若不改弦更张而回归藏传佛教觉囊派的如来藏正法,正统佛教若不正视而将喇嘛教予以摒弃,则佛教正法灭在不久。

  注1 、达赖喇嘛主张:【严格地说,这三次转法轮所开示的法教是互相矛盾的—某些内容不相符合。】杰瑞米.海华法兰西斯可·瓦瑞拉 编著,靳文颖 译,《揭开心智的奥秘》85.6.30 初版,众生文化出版有限公司,页71。

  注2、 《破论》,页319。

  以达赖为首的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并非真藏传佛教,其本质是主张六识论、双身法的喇嘛教,与常见外道合流而同样主张意识常住,以各种不正当的理由辩称夜夜断灭的意识心是常住不坏心,谎称是结生相续识;这些喇嘛所弘扬的双身法事实上是让众生沦堕欲界最低下的邪淫境界 3 中,在舍寿后更难免下堕于三恶道中,永远被欲界生死所拘系。如同天魔波旬不想让众生脱离他所掌控的欲界,因此就与他麾下的魔子魔孙,无所不用其极的来扰乱众生,目的就是要将众生系缚于欲界中,并且混入佛教之中来扰乱学佛人,让这些本来可以修学佛道实证解脱乃至亲证佛菩提的学子们,被他们误导而继续沦堕于欲界之中流转。这些新学菩萨因为迷信密教双身法而拘系在欲界,因此以达赖喇嘛为首的魔眷属们(以外道法取代如来正法的多识喇嘛亦是其中之一),就是依众生无明及有漏染污的习气,施设各种炫惑的手段与说法来笼罩众生。他们故意扭曲、窜改佛法名相之内涵,然后套上性力派双身密法的修练内容,美其名说为“无上瑜伽”,乃至藏密人士还夸口说自己是超越正统佛教三乘的“金刚乘”,以这样的手段来欺瞒、勾引众生进入藏密喇嘛教中修学。

  注3 在喇嘛教的教义中,为求日日都有强烈淫受,若无人类可以双修之时,乃至可以不拣择畜生、夜叉女(空行母)、夜叉男(勇父)、鬼神男女……等。

  其实有智者依 佛陀之圣教及正理,来检视这些喇嘛们所说的内容,是可以发现这些喇嘛们的底细。他们都是将三乘佛法的真义内涵,以同样的名相套用外道世俗法来取代之。

  为了要蒙蔽初机学佛人及取得无智者之信受,因此大量的抄录正统佛教经典的片段经文,于中又夹杂著坦特罗双身法的内涵,然后高唱著“藏传佛教密法乃是显密兼修”的口号;

  实际上,藏密喇嘛教四大教派的所有法王、活佛们,全都不曾实证正统佛教之法,连解脱道声闻初果应断的我见都尚未断除,就别提二果、三果、四果了,更不用说实证缘觉果及

  佛菩提果。因此喇嘛们所说、所行、所开示,全都与正统佛教三乘法教相违,只有盗用佛法的名相表象,实质上皆是外道邪见的内容,并无丝毫佛法的实质,连正统佛教中凡夫位的法师、居士们的正知见都没有。

  经过前面各章节的说明与论证,不论从现量的事实,或者从因明逻辑等比量的辨正,乃至从佛菩萨的圣教量来说,都知道达赖、多识等喇嘛所弘扬都是外道邪见,全违 佛陀所传正统佛教的义理。因为三乘佛法的本质,不论是内涵与次第,都与藏传假“佛教”(坦特罗密教、谭崔密教、喇嘛教─黄、红、白、花四大派)完全不同,其实藏密所说假佛法的内容与法界事实是相背离的,也与世间禅定的正理违背,因此喇嘛教所说的法完全不是佛法。因为真正的佛法是能令人实证声闻果、缘觉果、佛菩提果,因此而能解脱六道生死的轮回,并且能成就佛菩提道;反观藏传佛教(坦特罗密教、喇嘛教)所传的内容,却是让众生更加系缚,皆无法超出欲界生死的范围,更将导致死后下堕三恶道中,更不用说能够解脱三界生死或者成就佛道。

  所以本书透过辨正多识喇嘛这本《破论》的因缘,也厘清出许多事实,让大部分的学佛人能够知道藏密(坦特罗密教、喇嘛教)的底细,以及他们种种假冒佛教的手段。其实熟知佛经内涵的学佛人,可以发现这喇嘛教的作法—天魔手段,佛陀早就于经典中预记 4;然而不熟悉经典圣教开示的初机学子们,就不清楚 佛陀事先的预记,所以喇嘛教从来都摒弃真正密经的《楞严经》,也摒弃四大部的《阿含经》,因为这些经中早就把喇嘛教的境界与邪谬教义全部预破了。可见喇嘛们大量吸取佛教资源,以外道法取代佛法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喇嘛教四大教派是先假冒为佛教的一支,向佛教徒谎称自己为“藏传佛教”,待很多人误以为此喇嘛教真是佛教的一支时,再从佛教内部加以全面窜改,这就是 佛陀预记末法时期教团之中出现“狮子身中虫,自食狮子肉”的情形。然而末法时代许多佛门四众,本身不求真实佛法的修行,以乡愿心态默视喇嘛们以外道法来取代佛法,甚至也有人默认喇嘛教的双身法是佛法而暗中实修,使得佛教正法几乎要被外道的六识论邪见、男女行淫双身恶法所湮灭,因此导正邪见回归正教乃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注4、《楞严经》中有多处预记,例如卷9 佛云:【阿难当知:是十种魔于末世时,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体,或自现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觉;赞叹婬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弟子婬婬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踰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毕为魔

  又因为多识喇嘛其实也是被喇嘛教邪见所误导者之一,也是菩萨救护的对象之一,因此我们透过破斥多识所著《破论》中的诸多邪见方式,点出多识喇嘛许多邪见的问题所在,期望以此破邪显正的手段,让多识喇嘛及大众学佛人能认清事实,让虔心求取佛道的佛教徒都能回归正本清源的纯净修行之中,不再迷信喇嘛教六识论双身法的谬说,要将正统佛法和藏密喇嘛教(所谓的藏传佛教中的四大教派)划清界线,界定:“佛教是正法,喇嘛教是外道、喇嘛教非佛教、双身法非佛法”,不容喇嘛们再假借佛教名义来欺骗佛子误入外道法中。

  也许仍有人不了解破邪显正的用意,误将破邪显正的正行当作是诤论,以为 佛陀不赞成破邪显正。然而我们看三转法轮经典之中记载,佛陀下生人间出世弘法,当时的天竺也是外道邪说弥漫,误导众生,当有外道于某处广弘外道邪见之时,佛陀也是常常踵随外道六师的足迹,遍历天竺各地大城来破斥邪说、宣演正法;佛陀自己及圣弟子们,常常作此摧邪显正之大慈大悲正行来利益众生,目的就是要救护有情能够远离邪见,趣向正道。因此于阿含圣教中,佛陀开示:“我不与世间诤,而世间与我诤。”因为如法论者即非诤论,因为所说皆是如理、如法、如教故。不仅佛世如此,后世的诸大菩萨也一样遵循 佛陀破邪显正的正行,以此来广利群生,如西天的 无著菩萨、世亲菩萨、龙树菩萨、提婆菩萨,乃至中土的 玄奘菩萨等,全都是依佛圣教 5 而勤破邪见,他们都对于当世的邪见进行破邪显正的工作。何以故?因为众生无法认清楚正教与邪说的差异,证悟的菩萨就应该针对当时误导众生的邪见加以破斥,建立佛法真正的正知见。笔者也是依据这个原则而行,笔者此世能于 平实导师座下亲证法界实相心,证实 佛陀所说第八识如来藏确实可证,也证实无形无色的佛性确实可以眼见,故呼吁真学佛法的佛门四众弟子,应追随 平实导师来效法 世尊及诸大菩萨的正行。复从中国禅宗历代真悟祖师的行谊来看,也是一样重视破邪显正,所以宗门下才有一句名言:“入门须辨主,当面分缁素。”也常常可以读到历代真悟祖师拈提当代错误禅师的说法,都不留情面,证实一切真悟之人都应该遵循 世尊的教诲,藉摧破邪说来显示正法与邪说的差异处,佛门四众方能清楚分辨出来而免误入岐途,是故破邪显正之作为真是功德无量。

  注5、《长阿含经》卷9:【云何七知法?谓七勤:勤于戒行、勤灭贪欲、勤破邪见、勤于多闻、勤于精进、勤于正念、勤于禅定。】《大正藏》册1,页54,下6-9。

  时值末法时代,相似佛法兴盛而几乎要淹没正法的声音了,佛陀于经典中开示时早已预记:“相似像法出世间已,正法则灭”,因此一切菩萨当努力避免“相似像法、相似正法、相似佛法”的邪见、邪教坐大,如《杂阿含经》卷32 世尊开示说:

  迦叶!譬如劫欲坏时,真宝未灭,有诸相似伪宝出于世间,伪宝出已,真宝则没。如是!迦叶!如来正法欲灭之时,有“相似像法”生;相似像法出世间已,正法则灭。譬如大海中船,载多珍宝,则顿沈没;如来正法则不如是,渐渐消灭。如来正法不为地界所坏,不为水、火、风界所坏;乃至恶众生出世,乐行诸恶,欲行诸恶,成就诸恶;非法言法、法言非法;非律言律、律言非律;以相似法,句味炽然,如来正法于此则没。6

  注6、《杂阿含经》卷32 (CBETA, T02, no. 99, p. 226, c4-13)

  从这段《杂阿含经》的经文开示,佛陀说:“如来传下来的正法不会因为大地的变动而毁坏,也不会因为水、火、风灾的侵蚀而有所坏失;就算当人们的心性开始转变以后,佛陀的正法也不会消灭,乃至于最后有邪恶的众生出现于世,喜欢造作种种恶事,或者想要造作种种恶事,以至于成就了种种的恶业,如来正法都仍然不会被毁坏灭尽。”但是 佛陀却在这段经文的开始说得很明白:“如来的正法将要灭没之时,就会有‘相似佛法、相似像法’出现于世间广泛流传;一旦‘相似佛法、相似像法’出现在世间而且普遍推广以后,正法就会渐渐地灭失了。”因为相似像法会打著佛法的旗帜,开始“非法言法、法言非法;非律言律、律言非律”,这样子混杂了很多外道法而宣称是最高级的佛法,讲得天花乱坠来迷惑世人,正是“以相似法,句味炽然”,正法就被淹没而无法广弘了。也就是说,当“相似佛法、相似像法”出生于人间的时候,佛弟子就应该要警觉了,这是 佛陀正法弘扬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时候;如果“相似佛法、相似像法”已经普遍到每个角落而让众生信受的时候,那 佛陀的正法就慢慢灭失了。怎样的情形是“相似佛法、相似像法”普及的情形呢?佛陀说:“当许多佛弟子把相似佛法错认而坚持说是如来正法,同时反而把如来八识论的正法,刻意毁谤说成了非法、邪法、非佛所说法;或者将外道假冒佛法所施设的戒律假称是佛陀所施设的戒律,以这样的邪法与邪律来误导众生,让众生去行持这些不是佛陀所设之戒律;对于如来所施设的清净戒律,反而诽谤说不是佛陀所制戒,而主张应该废除;当未来世的佛弟子像这样以‘相似佛法、相似像法’来鱼目混珠入篡佛教正法的时候,并且投众生所好,以大量的语句写作数量庞大的‘相似佛法、相似像法’书籍,使人间到处充斥著误导众生的邪说邪论,书中说得天花乱坠,将‘相似佛法、相似像法’炽燃兴盛的广泛宣扬,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如来的正法就在这样的情形下渐渐灭没了。”

  我们回忆一下本书前面章节所举假藏传佛教(喇嘛教)所谓的“至尊”宗喀巴,在他所著的《密宗道次第广论》中,要求弟子们在无上瑜伽双身法进行之中,必须男女性器官交合而生起第四喜的乐触,他称这个叫作“妙智慧”;还自创三昧耶戒来规范密宗弟子必须切实执行这个“无上瑜伽第四喜的性交”,并且要求行者每天至少八个时辰(也就是十六个小时)抱著女信徒努力来修双身法,然后“证得”这个“妙智慧”,或者要求要全天保持在这种性交乐触之中;甚至于宗喀巴还妄想要求,这些修双身法者,得要这样淫行乐触维持整整一个月或者整整一年、整整一世、整整一劫,乃至妄想整整一千劫之中,都要保持男女性交乐触中安住,说这样才是“证得”这个无上瑜伽第四喜的智慧7;然后把世尊所教导的第八识如来藏否定,把世尊确实证明为生灭法的意识说为常住不坏心;这不就是“非法言法、法言非法;非律言律、律言非律”吗?不仅宗喀巴如此说,当今喇嘛教的最高法王—十四世达赖喇嘛,不也是公开主张要运用性交修行8,或者说要将修双身法射出的精液一滴不漏的收回9 ……等荒唐的言语,这些都是月初版,页384:【……若传女子灌顶,于金刚处当知为莲。此如妙吉祥口授论第三灌顶时云“由虚空界金刚合,具正眼者生大乐,若于正喜离欲喜,见二中间远离坚,莲空金刚摩尼宝,莲藏二合金刚趺,若时见心(指精液)入摩尼(到达龟头),知彼安乐即为智,此是圆满次第道,最胜师长共宣说。贪离贪中皆无得,刹那妙智于彼显,八时一日或一月,年劫千劫受此智。”正灌顶时受须臾顷,正修习时长时领受经八时等。】“非法言法、法言非法;非律言律、律言非律”;多识喇嘛也写文章公开说这样的修法是“特殊方便法门、修佛色身的方便法门”10,这些说法都应验了 佛陀预记的“相似佛法、相似像法”的特征;本书已经列举出甚多证据证明,值得末法时期的佛弟子省思。至于多识喇嘛《破论》一书中其余尚未举出的错误邪说实在多到不胜枚举,若要全数举出,并一一举示佛教正法摧破的话,恐怕再加上三倍以上文字的份量亦说之不尽。但仅以本书中所略举并说明其错误的部分,相信正信之佛子已能明了多识喇嘛对佛法真的不曾“多识”,对佛教正法所知极其有限且又偏邪,完全不懂佛法的真实义,所说之法尽在误导众生走入邪道、恶道,也相信大家都更了解,多识等喇嘛虽然常挂著所谓活佛、仁波切、博士生导师等等吓人的称号,但是他们对佛法的认识却是如此难以想象的浅薄以及偏邪!

  注7、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密宗道次第广论》,妙吉祥出版社,1986 年6

  注8、达赖喇嘛著,丁乃竺译,《修行的第一堂课》,先觉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03 年5 月,初版七刷,页177~178:【对于佛教徒来说,倘若修行者有著坚定的智慧和慈悲,则可以运用性交在修行的道上,因为这可以引发意识的强大专注力,目的是为了要彰显与延长心更深刻的层面(稍早有关死亡过程时曾描述)为的是要把力量用在强化空性领悟上。否则仅仅只是性交,与心灵修行完全无关。当一个人在动机和智慧上的修行已经达到很高的阶段,那么就算是两性相交或一般所谓的性交,也不会减损这个人的纯净行为。在修行道上已达到很高程度的瑜伽行者,是完全有资格进行双修,而具有这样能力的出家

  人是可以维持住他的戒律。】

  注9、〈达赖喇嘛和中国佛教访问团之问答〉,记录∕理成,刊于《达香寺法讯—利生》,中华民国87 年元月刊(27 期)第二版。【在无上瑜伽中,有讲到喝酒、吃肉的问题,而这是与男女结交有关系的。其中谈到最主要的问题,就是男女的结交问题,也就是双身的问题。以瑜伽者来讲,如果他是男性,他所依的就是佛母,瑜伽者若是女性的话,那她所依的就是佛父。也就是说佛父佛母是互相依靠的。为什么呢?因为经由身躯的结交之后,粗分的意识和气流会慢慢的缓和下来,渐渐的消失了!而为了使达到最究竟的目的,所以他必须产生大乐才有辨法,为了能永恒的保持这个大乐,所以他的精液绝对不能漏出,一滴都不能漏出,他有辨法运用这个精液!假使他在行双身法时,将精液射出来,那他必须要有办法一滴不漏的收回,否则就是违背了梵行,就是犯了大罪。】

  注10、多识仁波切著,《破魔金刚箭雨论》,圣地文化出版社,2005 年11 月初版一刷,页384。【密宗修证的目标也是佛的色法二身,“道”也是修积二佛身的因缘。但密法中有许多修止观、修色身因缘的特殊方便法门,这是它成就快的主要原因。在无上密中有一套修佛色身的方便法门,一般的修法是佛身瑜伽,在特殊的层次上修幻身法。】

  行文于此,我们知道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喇嘛教)外道,及其所承嗣的天竺坦特罗密宗,于过去的千年以来,不断地假冒佛教,弘扬六识论、双身法,而且诽谤八识论及诸贤圣;他们这样谤佛、谤法、谤无如来藏根本识,目的就是要斫断佛法的根本所依,才能以外道的识阴境界来取代正统佛教的佛法;这样的行为,无异天魔波旬及魔子魔孙的作为,如果继续下去,将会使得末法时期的众生,永远无法得证解脱道及佛菩提道,将永远轮转于三界六道中。鉴于如此,平实导师带领我们大家破邪显正以荷担如来家业,一起于此佛法命脉危若悬丝的时刻,公开宣讲如何实证如来藏甚深法门,维护如来正法、救护被这些外道邪法毒害的有情众生,同时也希望能够救护误信藏传佛教(喇嘛教)的学人—如多识喇嘛等,勿再继续造作诽谤正法、诽谤贤圣的无间地狱恶业。希望一切阅读本书者,能够静心冷静地思惟与抉择,并且能够比对三转法轮经论的义理,期望误信藏密邪见的学人,能够远离假藏传佛教(喇嘛教)的邪淫法门,能够回归 释迦牟尼如来的正教正法之中,如此才是对自己的修行最有利益的作法。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