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典故事选辑----瞋恚对治鬼 1

  注1、 《杂阿含经》卷40 (CBETA, T02, no. 99, p. 291, a27-b23),《增壹阿含经》卷41〈45 马王品〉中,同样是在叙说这个典故,不过是以“神妙之鬼”来称此鬼。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鞞舍离国猕猴池侧重阁讲堂。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过去世时,有一夜叉鬼,丑陋恶色,在帝释空座上坐。三十三天见此鬼丑陋恶色,在帝释空座上坐。见已,咸各瞋恚。诸天如是极瞋恚已,彼鬼如是如是随瞋恚渐渐端正。

  时,三十三天往诣天帝释,白帝释言:‘憍尸迦!当知有一异鬼,丑陋恶色,在天王空座上坐,我等诸天见彼鬼丑陋恶色,坐天王座,极生瞋恚;随彼诸天瞋恚,彼鬼随渐端正。’释提桓因告诸三十三天:‘彼是瞋恚对治鬼。’

  尔时,天帝释自往彼鬼所,整衣服,偏袒右肩,合掌三称名字而言:‘仁者!我是释提桓因。’随释提桓因如是恭敬下意,彼鬼如是如是随渐丑陋,即复不现。

  时,释提桓因自坐已,而说偈言:‘人当莫瞋恚,见瞋莫瞋报,于恶莫生恶,当破坏憍慢;不瞋亦不害,名住贤圣众。恶罪起瞋恚,坚住如石山;盛瞋恚能持,如制逸马车;我说善御士,非谓执绳者。’”

  佛告诸比丘:“释提桓因于三十三天为自在王,叹说不瞋。汝等如是正信非家,出家学道,亦应赞叹不瞋,当如是学。”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语译:

  我是这么听说的:在某一个因缘时节,佛陀住在鞞舍离国猕猴池旁边的重阁讲堂。那个时候,佛陀告诉比丘们说:“在过去世,有一个长得很丑陋,面色很难看的夜叉鬼 2 。有一天,他突然来到天帝释的宝座上坐下来,天帝释所管辖的三十三天的天众们,看见了这个夜叉鬼长得既丑陋又难看,竟然毫无顾忌地坐在天帝释的宝座上。天人们看了各个都非常恼怒生气;可是当诸天的瞋恨恚恼心愈来愈高涨时,那夜叉鬼的容貌却是渐渐随著诸天的瞋恚心而变得愈来愈端正,完全不见丑陋的模样了。

  注2、平实导师周二讲述《妙法莲华经》中曾开示,夜叉之义乃是往世乐善好施,却熏习造作生为夜叉之种子与行为,大概分为三类:

  (一)地行夜叉,此类有情虽爱布施,却瞋心重,又喜好酒肉,故色身粗重,当其舍报之后会成为地行夜叉,居住在须弥山脚下活动;因喜爱吃肉的缘故,故不能远离畜生,其果报只能在地上行走。有布施之福报,长寿,其为四王天所管辖。

  (二)空行夜叉,心喜布施,但厌恶为众生作事,不乐劳力付出,亦喜乘快车快马,快速来去,个性刚强,不易改变。居住在须弥山脚下,但可飞行。密宗里有一种非人类的空行母、空行勇父,就是这一类有情。

  (三)宫殿夜叉,此类夜叉是喜乐布施房舍,但心性却喜嫉妒,亦爱比较,常与人诤论;生在须弥山山腰,有宫殿,来去皆乘坐宫殿,属四王天管辖。

  这时候,三十三天的天众就去面谒天帝释提桓因,禀告天帝说:‘憍尸迦!您知道吗!有一个从没见过的夜叉鬼,面貌极其丑陋难看,坐在您的宝座上;我们三十三天的天众们看见他长得如此丑陋难看,径自坐在天王您的宝座上,我们都非常地生气恼怒;但奇怪的是,随著我们的瞋恚心越来越炽盛时,那夜叉鬼的相貌却是越来越端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释提桓因就告诉三十三天的天众们说:‘那可不是一般的夜叉鬼啊!他是专门对治瞋恚的鬼。’

  就在这个时候,释提桓因亲自来到那夜叉鬼的所在,他整了整衣服,偏袒右肩,合掌恭敬的对著夜叉鬼说:‘仁者!我是释提桓因。’这样连续三称自己的名字。随著释提桓因如此虔诚的恭敬与谦下之心,那夜叉鬼的面貌竟然一次又一次的渐渐变回原来丑陋的面貌,最后终于消失不见了。

  这时,释提桓因就坐上自己的宝座,而以偈颂对著诸天说:‘一个人千万不要轻易的起瞋怒恚恼之心,如果看见有人起瞋恚时,也不要以瞋来回报;当见有人造恶时,不要心生嫌恶,应当起慈心悲心来对待他,这样可以破除自己内心的憍心与慢心。

  人若能不起瞋心,也不会起恨怨恼害他人的心,这样的人就可以名为安住贤圣之众的行列中了。造作恶业而引生罪业时,往往是缘于心中生起了大瞋恚;这种瞋恚心坚固地住在有情的心中,犹如磐石一般不可动摇。就算是炽盛的瞋恚心,也能持守安忍住,就如同能够驾驭控制纵逸奔驰的马车一般。

  我所说这善于调御的人,并不是指善于驾驶马车手执缰绳的人,而是指善能调伏瞋恚心的人,这才是真正的的调御士。’”

  佛陀告诉比丘们说:“释提桓因能够成为三十三天众的自在王,是因为他总是能随时欢喜赞叹一切不瞋的功德。你们既然以正信之心,离世俗家而出家修学解脱道法,更应当效法释提桓因赞叹不瞋的功德,应当如是学习安忍不瞋之行!”

  佛陀说完此经之后,诸比丘们听闻 佛陀的教诲,各个都心生欢喜,决定依法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