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心障道--------许佩心

  1981 年(民国70 年),末学24 岁结婚,婚后第三年邻居搬来一对新婚的虔诚佛教徒。只见他们一天到晚手拿念珠在自家店前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念佛,我们两家都是作生意的,店面顾客自由进出。几个月后,邻居那位年轻的太太对我说:“你欠你丈夫很多,你要念佛,而且要把念佛功德回向给他,他是你的冤亲债主!”邻居太太应是从末学丈夫对待上的种种身行、口行而判断的,听邻居太太这样说,末学当下就完全信受,也开始虔诚的念佛、回向。

  后来邻居太太陆续拿《心经》、《金刚经》、《阿弥陀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地藏菩萨本愿经》、〈大悲咒〉……等让末学读诵。工作之余念佛,丈夫还可以接受,但开始诵经时,丈夫就排斥不让末学读诵,但也不敢正式阻止,怕佛菩萨会惩罚他,他是敬鬼神而远之、明哲保身之人,不信奉也不招惹;所以每当便明白他不让末学诵经,心想还是别让他起烦恼,不然又会倒大楣。日后就趁他午休时间,拿起经本小小声偷.的读诵,诵完后再念回向文;把功德回向给他时,都故意把他的名字及回向文念得很大声,让他知道其实这一切都是为他好,这样一天一天慢慢地丈夫就接受这种方式。

  每当在诵经时,只要读诵到佛菩萨的圣号,末学声音就会放大,让丈夫听闻佛菩萨的圣号生欢喜心;当诵到有鬼王时,末学声音就会缩小,怕丈夫听后因害怕起烦恼。末学对经中的义理虽然只能依文解义,但对 佛所说之经义,是全然信受,也深信因果。也依佛经中佛的教导去修持、履行,每天有空就至诚的念佛、诵经、回向。几个月后,有一次工作之余坐著休息,丈夫就拿经本来给末学,用台语对末学说:““闲闲不诵经地甲坐,无采人ㄟ时间!”(案:即“时间很空闲在那边呆坐,这样是浪费人的时间”的意思)且附带一句:“诵完经记得回向给我喔!”末学说:“好!”接过经本就很高兴的想著:“从今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诵经了!”

  在《阿弥陀经》中,佛说念佛可以往生西方,这是弥陀世尊的第十八大愿。那时末学也发愿舍寿后要往生西方佛国,因为这个世界太苦了,过著不像人过的日子,苦到几乎活不下去,若非两个孩子的牵绊,若非佛菩萨当依靠,末学早就上西天了。这二十几年来,三天两头就作恶梦,梦见丈夫在后面追,末学被追到跑不动了,梦中见到佛菩萨的圣像,就跪在佛菩萨像前哭诉:“佛菩萨啊!救救我!”有一次梦见自己拿一把菜刀追著丈夫跑,也经常梦见被鬼压身。每当末学作恶梦,在梦中都会一直念佛念到醒来,因为太苦了所以想解脱,心想往生西方就可以得解脱,也深信自己因为信、愿、行,一定能往生西方。就这样秉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信念,在这个婚姻当中不断的修忍辱。

  而这个婚姻也著实让末学修到忍辱这门功课,当时也不知何谓忍辱,也就忍出一身病来,直到进入正觉同修会后才知何谓“忍辱”。就这样以念佛求往生,认真的诵经念佛,年复一年却念出烦恼来,因为一念佛诵经就喉咙沙哑、口干舌燥、咽喉疼痛、心脏有气无力……,很是苦恼!心想:“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没念佛就觉得对不起佛菩萨,也对不起自己;要念嘛,身体又撑不住,该如何是好?”因为邻居太太几年后搬走了,不知问谁,又从没去过任何佛教道场共修过,近二十年来都是在家诵经念佛,闭门造车,而念佛的烦恼却一直存在。

  2003 年(民国92 年)仲夏,末学46 岁,因缘际际会,丈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一个不小心深入虎穴,就这样被老虎给叨走了(是指末学丈夫外遇,对方是一位生了一个女儿后离婚的女人)。这山中之虎是我们的顾客,末学也很感谢这山中之虎,若非如此,哪能有今日自由之身来修学正法,这二十二年如笼中鸟的婚姻,终于画上句点。

  丈夫是末学此生修学佛法的逆增上缘,是末学的逆境菩萨,从此以后末学称他“老菩萨”。之后整整一年,我家老菩萨每天打电话向末学痛哭忏悔,一年后老菩萨带著他的美娇娘回来找末学谈,希望末学在不离开这个家之下让他们搬回来共住,末学当然答应。其因有三:一者房子非末学名下所有;再者孩子与父亲及阿姨的关系已降到冰点,几近拒绝往来,必须由末学从中搓圆(现在都已和乐融融了);其三是他们一家三口(我前夫、前夫的女友、前夫女友的女儿─前夫女友的女儿非我前夫所生)搬回来共住,可以让末学修不同层面的忍辱,末学当此逆境是修忍辱的垫.石,以正面来看是好事,当然接受。

  当亲友得知末学要与他们共住一起时,都一致反对,个个哭得像似末学要往生一样,亲友告诫末学:“最后你会连死的勇气都没有”。末学安慰亲友:“我可以的,这没什么。”(末学告诉自己没什么就没什么,天塌下来也没什么,别人做得到的我也能做得到,别人做不到的,我更要做到。)末学把老菩萨他们一家当成自己的家人,到目前也共住七、八年了,相处都很和谐(2011 年8 月31 日,前夫与他的同居女友正式办理结婚登记,当天他们两人也同时向末学忏悔痛哭,忏悔他们对末学的伤害)。虽然一个家变成两个家,在别人看来似乎末学吃亏最大,但末学很清楚,也让孩子清楚,只要看好的这一面,其实我得到最多;别的不说,光是自由就非常可贵,也因自由了,才能来正觉同修会亲近真善知识修学正法。

  刚开始也因自由了,就开始找道场,一心只想修行。。2003年(民国92 年)邻居那位太太又来找末学,她得知末学的状况就带著末学去找她的朋友(一位出家比丘)求受归依三宝;当时师父不肯帮末学作归依,师父跟邻居太太说::“她不可能修行!”邻居太太向师父说:“今天不管怎样你一定帮她归依,我已经答应人家,人我也带来了!”师父最后勉为其难的收末学这个弟子。

  末学在当时的归依师处共修了将近一年,共修期间除了念佛、诵经、拜忏、持咒……等,于法上也没学什么。后来源于三个原因而离开,一是归依师后来引进密宗的唐卡,唐卡上上的神像青面獠牙,末学看到唐卡上的神像心里就发毛,有一种很神秘又不知所以然的畏惧。不久后,师父又请一尊裸露上半身,身材婀娜的四臂观音回来供奉,末学很纳闷,观世音菩萨圣像为何上半身不穿衣服?心里一直疑惑著,再加上其他两个原因(师父个人的身行、口行)……,末学就决定离开,再找其他道场。

  去了千佛山台中道场,没多少次又不相应,再去法鼓山约半年,都不相应;后来陆续到大小寺院跑过三处,都各一、二次都不相应;最后放弃找道场,决定以最初的方式,在家自行诵经念佛,直到2006 年(民国95 年)初,遇到正觉同修会的张师兄。过了几个月比较熟悉了,张师兄就拿《正觉电子报》给末学一起运动的朋友们,张师兄当时拿第24、25 期的电子报给末学,指导末学从后面往前面看,末学想哪有人这样看书的(末学在看书是由第一页次第往后阅读)?电子报拿回家后也没看,因为有位修净土宗的中医师,去末学朋友家拜访(末学也在场),他看到张师兄结缘的正觉结缘书,就说:“萧平实的书不要看,把它拿去烧掉,那个有毒啊!”末学很疑惑,一样是佛教,怎么别人的书可以看,萧平实的书为什么不能看?因为之前末学没听过萧平实这个名字,于是便打电话向常接触佛教的邻居太太询问:“在佛教界你有听过萧平实吗?”她答:“喔!萧平实喔!我告诉你,萧平实的书不要看,你师父对他也很有意见,他的书我从来都不看。”她还问末学:“萧平实书是写什么?”末学回答:“好像是教无相念佛的”,邻居太太就说:““啊有相的都念不好了,更遑论无相!”经邻居太太这么一说,末学的好奇心升到最高点!末学一定要看看萧平实的书到底写什么?末学就拿张师兄结缘的的电子报来看,也依照张师兄的指导,从第24 期的后面开始看起,觉得很好看,般若信箱、佛典故事……等,一直往前看,却越看越害怕,内容是〈莲生活佛与双身法〉—《真假活佛》(连载十)—正犀(岳灵犀)居士著,再拿出第25 期〈莲生活佛与双身法〉—《真假活佛》(连载十一)来翻阅一下,不敢看了。

  过没多久遇到张师兄,张师兄问:“师姊啊!你书看得怎样呀?有什么心得?”末学回答:“我不敢看!”张师兄问:“为什么?”末学说:““那个双身法写得太露骨了,怎么不点到为止就好?”张师兄先解释一番后,再请末学用平常心去看。末学重拾电子报,把它仔细的看完,才知道原来密宗的双身法这么可怕。再看到最前面是第24 期〈识蕴真义〉连载十五、第25 期〈钝鸟与灵龟〉序文,看完后才了解张师兄的用心。他用他的方便善巧指导末学看电子报,如果末学从第一页开始看,肯定不会再往下看,因为根本看不懂,(末学只读小学),后来张师兄请末学去听平实导师讲演《胜鬘经》。第一次去听完后就没再去了,后来张师兄又再次询问:“师姊你听得怎样啊?”末学以台语回答:“我听无什ㄟ合!”(案:即“我听起来觉得与我心性不怎么契合!”的意思)张师兄问:“为什么?”末学答:“我觉得你们平实导师很夸口,好像别人的法都不好,只有他的法最好!”张师兄说:“:“他一点都不夸口,他讲的是如实语!”经张师兄详解后,第二次再去听,“用心”的听,似乎能领纳一些,也越听越欢喜,跟其他道场差异很大,不想再逛道场的我心动摇了。回来就去请教张师兄:“你们讲堂有没有给那种什么法都不懂的人从最基本的开始学?”张师兄说:““有,但必须等到十月才开课。”末学说:“还要等那么久喔!”张师兄说:““不然你可以先来周五班旁听。”等到星期五那天(2006.6.30)末学就去旁听,亲教师是杨正旭菩萨,助教是贾正芳菩萨。那一天去的同时有四、五位新学员,杨老师就请这些新学员到小参室教大家无相念佛,杨老师讲完第一遍末学就会了,末学很高兴,念佛可以不用念出声,更不用念佛的圣号,更不用观佛像,多年来念佛的烦恼终于解除了。

  当杨老师再讲第二遍、第三遍给大家听时,末学就更肯定这个法门我懂,而且这个法门非常胜妙。过去在师父那里,师父总要我们观佛像,末学对佛像再怎么认真看,观不到三秒佛像就不见了;师父又说,佛像观不起来可以观太阳,指下山前的太阳,末学连太阳也观不起来。而老师教这个无相念佛,末学非常相应马上就会了,末学又请问杨老师:“你们讲堂的人在拜佛怎么跟其他寺院拜的不一样?”杨老师说:“那你拜拜看”,末学就面向墙拜给杨老师看,杨老师说:“一样啊!只是我们拜得比较慢而已。”走出小参室到座位上准备拜佛,因是新学员的关系,贾老师就过来要教末学无相拜佛,末学告诉贾老师说:“这个我会,我会。”其实……哪会啊!平常一天拜一小时还没觉得怎样,但第一次参加禅一共修,才拜了一个上午就腰酸背痛,这时才知道自己根本不会无相拜佛,不过一天只拜一小时却拜得很舒服。

  末学旁听了三个半月,每堂课都很仔细听,也很信受。当第一堂课下课后,末学就试著学无相念佛,带著忆佛念一边骑车一边忆佛;当停红灯时,末学就看著红绿灯,咦!我的忆佛净念就在红灯上面而且很清楚,末学也很清楚自己是忆著哪一尊佛;当绿灯亮起继续往前走,末学就看树、看房子,末学的忆佛念就在树上、房子上;末学觉得很惊奇也很好玩,就这样带著兴奋的心情一路骑车回家,沿路东张西望,很好奇的一直看著忆佛的净念,都没有掉欸!而且带著忆佛净念在行车当中,反而觉得路况更清楚、行车更安全。第二天开始,末学就依教奉行每天拜一小时的佛(杨老师说:每天要拜佛一个小时)。

  末学刚进正觉同修会,没人教行住坐卧当中如何锻炼无相念佛(因为是来旁听的,没有从头开始学)),也不敢问,末学就想方法练习。从第二天开始在拜佛时,末学面对墙壁,眼睛闭著、合掌,用心眼看末学在拜佛的动作,拜到哪里忆佛念也就随著动作到哪。一开始合掌,末学就用心眼看著自己的手掌,忆佛念就在手掌,随著手慢慢往下,忆佛念就随著手慢慢往下;再来弯腰,心眼就看著腰,忆佛念也同时在腰;当跪下时,心眼看著腰由腿延伸至膝盖,忆佛念也就由腰到腿到膝盖。就这样一拜下去又上来,身体动到哪,心眼就顺著动作一直看,而忆佛念就随著心眼所看到的动作到那里,心眼随时看著动作也看著忆佛念(就如同心眼是一根针,忆佛念就似穿在针上的线,针走到哪里,线就穿到哪里。很自然的线随著针慢慢的往前移动);这样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而忆佛念也没有掉,妄念也没起。

  再来出去运动,末学先看著一个目标,比如看树,由树根往上看,忆佛念就从树根带著,到树的上方叶子。当忆佛念不见了,忆佛念在哪里掉的不知道,就再看第二遍,看到树的中间忆佛念还在,到了树的尾端忆佛念又不见了;在哪里掉的不知道,就再看第二遍,看到树的中间忆佛念还在,到了树的尾端忆佛念又不见了;在哪里掉的知道了,就再看第三、四、五遍,忆佛念都在了。然后从打太极拳中训练,末学用拜佛的方式运用在打拳上,很专注在打拳,也很专注的看著忆佛念,偶而拳会打错,但忆佛念都在而且很清楚。接下来每天在打拳中,就一直训练,一边看著忆佛念同时看著拳架,心底默念拳谱,还配合拳架调整呼吸,忆佛念都在,除了默念拳谱外妄念也不会起。晚上在家休息,因住十字路口旁的二楼,马路上经常有紧急刹车的声音,有时会有撞车的声音,末学就会去缘那个声音,然后看著忆佛念,忆佛念就随著所缘的那个声音,由耳朵到达马路上,继续缘那个声音;双方开始对骂,双方对骂的声音也都听得很清楚,末学的忆佛念也在双方对骂当中很清楚。知道这个方法也很好用,就故意去听种种声音,如洗衣机在隔壁,洗衣机在洗衣服的声音,就去缘洗衣服的声音,忆佛念就由耳朵到洗衣机那里,有时故意放CD 听流行歌曲,跟著唱然后去缘那个声音,而忆佛念也在那声音上面清清楚楚。

  再来诵经练习忆佛。诵一部《地藏菩萨本愿经》约五十分钟,一部经诵完忆佛念也都没掉,妄念也没起;接著从讲话中来训练,在与人对话当中,若需思惟,忆佛念就得先放下,思惟完了,忆佛念就很自然的提起来;再从看书中来训练,看平实导师的书需要思惟,因看书跟诵经不一样,看书要一句一句的去思惟,所以书看得很慢,带著忆佛念看书很吃力,末学就会先将忆佛念“寄放”在眼睛的右上方,用心眼看著那一念,再继续看书,这样看书就没那么吃力。末学一定要看著忆佛念,至于书的部分,如果这一段没看清楚就再看第二遍、第三遍;若是看到深的法,看几遍还不懂,就必须要先放下忆佛念,把看不懂的地方慢慢看,或是找名相;再不懂就跳过去继续往前看,在往前看的同时,忆佛念很自然的就提起来了。在听经及上课时,专注在记笔记上就要先放下忆佛念,没办法专心记笔记又能忆佛,上课时只有不作笔记,才能带著忆佛念。在看电视、煮饭、洗衣、拖地等行来去止当中这样练习下来,就觉得忆佛很轻松,无相忆念拜佛也很轻松。

  只要末学下定决心要学的,在学习什么都很认真,末学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拙,所以要勤(勤能补拙)。来杨老师座下旁听,一个半月后的晚上,连续四、五天睡前在诵《阿弥陀经》时(末学平常晚上会把《阿弥陀经》诵完才去睡),末学盘腿、合眼、带著忆佛念诵《阿弥陀经》,偶尔经文会念错,但忆阿弥陀佛的净念都很清楚。就在诵经中,一弹指间进入一种境界当中,在那个境界中有很殊胜的乐受,但忆佛念也不见了,然后意识告诉自己不能一直待在这里享受,功课还没做完,就用意识硬从那个境界中拉出来继续诵经;不到二、三分钟一弹指间又进去了,就这样一个晚上诵一部《阿弥陀经》,在那个境界与诵经当中,进进出出好多次。

  末学就请问杨老师,末学以为自己快老人痴呆了,杨老师说:““会忆佛的人都不会老人痴呆。”杨老师听末学转述整个经过以后,告诉末学这叫作“入定境”,这三个字末学第一次听到,入定常听人家说过,但入定境没听过,杨老师接著跟末学说::“如果你进入那个境界当中,忆佛念还在的话,你可以跟它‘玩玩看’!”末学不敢跟它玩,末学曾听过平实导师在讲经时有讲过,有人常入定,一入定就多久多久,人家已经修到明心了,他还在入定。末学心想那这种境界我不要,所以接下来几天,要诵经前末学都会先起作意,不要这种境界,接著在诵经时一进入那个境界,末学马上把自己从境界中拉出来,这样进进出出到了第十天才完全把它舍掉,这个境界从此消失。末学很清楚,这是从无相拜佛、无相念佛修出来的动中定,末学很佩服这门动中定的法门,太迅速了!但末学在静中就没办法了,只要一打坐妄念就不断出现,也不知如何对治。

  学会了无相念佛以后,以前念佛的烦恼也因此消失,不会觉得对不起佛菩萨,也不会觉得对不起自己。这样每天很快乐的在修无相念佛,也同时熏习正知见,听经、上课风雨无阻,学佛学得这么快乐,这是末学来正觉同修会才有的。

  到了 2006 年(民国95 年)10 月18 日周三班开课,末学就正式报名禅净班,在许文翰菩萨老师座下熏习,定力也不断的进步。到了许老师教拜多尊佛时,老师说早上拜一尊佛,晚上至少可选三尊,最多六尊佛,末学就依序选拜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文殊师利菩萨、普贤菩萨。一尊拜三拜,一拜五分钟,在拜多尊佛当中,每一尊佛在转换都很轻松也很清楚不会混淆;就这样在日常生活当中,除了睡觉以外,约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在忆佛。有一次因为姊.身体不舒服,经末学朋友的介绍,说有一位有神通的人(那位有神通的人自称她是通下面的─通鬼道),朋友去看过的都说很厉害,末学就带著姐姐去找那位有神通的人士,看能不能帮她的忙(因为姊.搬家不久就撞到头,长久以来都没能医好〔姊.家对面不远是坟场〕,那时姊.还在一贯道)。去的时候,末学的姐姐跟她对话,末学在旁边听,从头听到尾,那位讲的还算准,末学好奇心使然,想说双双胞胎同时出生但人不同,看她.的准不准?当末学请她看时,她只讲了一句话:“你修得很好!”就没下文了;末学知道为什么,因为末学都带著忆佛念,末学在听她们讲话及与她对话当中,忆佛念都在,这个忆佛念就如同金钟罩把末学罩著,那些鬼神根本看不到末学的过去与未来,这一点末学的双胞胎姊.可以证明。回来时末学转述给介绍末学去的朋友听,朋友听了很讶异的说:“你这几年人生的际遇起伏这么多,以那个人的功力怎么会一样都没看出来呢?”朋友很纳闷,但末学很清楚,这就如同平实导师所开示的:“有神通的人只要遇到会无相念佛的人,就变成‘通九窍(指一窍不通之意)!’”

  末学修这门无相念佛的法门,以自己在看自己进步的程度,对自己很满意,末学不知道别人修学这法门如何,总以为别人与自己一样;直到有一天,讲堂举办的的禅一活动结束前的心得分享,有一位出家师父起来作忆佛的心得分享。师父在上面说他的忆佛念在点、线、面的哪一个地方,他发愿下次禅一以前要修到点、线、面的哪一个程度等等。而末学坐在下面听,却拿自己与这位出家师父作比较,心里起了个念,想说::“师父比末学提前一年或一年多来共修,而末学现在的忆佛念却胜过这位师父很多。”比较之下觉得自己很厉害!殊不知自己慢心已起,还沾沾自喜,结果这下死定了,真的死定了!禅一过后的第三天才警觉到怎么不对劲了,忆佛念不是都很轻松的提著吗?怎么要越来越用力,而且用力还不一定提得住,末学就去看为什么?这时就闪进了一个念头:“糟了!慢心障道!”末学赶快找人去佛前对首忏,接著一天比一天辛苦,到了第七天定力就退得精光。末学很惭愧、很懊恼、也很痛苦,老师的谆谆教诲,一再的耳提面命,告诉我们瞋心会障初禅,而慢心不但会障初禅也会障道,末学不知把老师的话放到哪里去了,作弟子的这么不长进,难怪菩萨会忧郁 1。末学找许老师小参,老师说:“你没事起那个念干什么!”老师也很惋惜,但也鼓励末学不要掉悔,忏悔以后再努力,定力一定会回来的,末学也告诉自己不要掉悔,从头开始!但是慢心障道的因缘如缘如此可怕,末学怎么努力,定力都回不来了,最后只能安慰自己,就随缘.!记取这次惨痛的教训、可怕的经验,好好的关照自己的念头,消除自己的性障,不要把这些性障带到未来世去;因为末学不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只能自己离苦,不能救度众生离苦;自己这一生一路走来苦不堪言,看到苦难的众生,在苦中谁来救度?看到苦难的众生在受苦如何能舍得!所以以未来世末学还要再来,继续行菩萨道、破邪显正、救度众生;末学的力量虽然很微薄,但是末学相信只要我有这个愿,力量一定会出来,末学把“慢心障道”的惨痛经历.予大众知悉,引以为鉴。谨以此不成文之篇章献予同修道友们共勉之,末学会继续努力消除慢心修回原来的念佛功夫!

  敬启

  阿弥陀佛!

  佛弟子许佩心 恭敬合十

  2011 年12 月11 日敬笔

  注1、编案:有关菩萨的忧郁,是描述入地的菩萨能离三界生死而回向继续生在人间时,因为尚有爱念往世眷属的习气种子而挂念不舍,故有极深沉之忧郁,非三贤位菩萨及二乘圣者所知。平实导师针对菩萨的忧郁谱曲造词,出版《菩萨底忧郁》音乐光盘,说明菩萨底忧郁深沉难知,起源于深妙法乐。详细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