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箭呓语(连载三十三)----陆正元老师

  破斥藏密外道多识喇嘛《破魔金刚箭雨论》之邪说

  多识喇嘛又说:

  说什么:“宗喀巴藉著修行,累积渐成,数数闻思修而成为法身之说,显然违背佛理。宗喀巴的法身是因修而成,若因修而成,则将来随修缘之散坏而消灭,非是本有者故,有生之法故。”这又是非理瞎说。凡佛教的佛都是修成的。如果不修而能成佛的话,那些猪狗牛羊都该成佛了;若不需要修就能成佛,释迦牟尼说法四十五年,三转法轮,开演三藏,不就成了毫无意义的儿戏了吗?1

  注1、多识仁波切著,《破魔金刚箭雨论》,圣地文化出版社,2005 年11 月初版一刷,页278。

  多识说:

  什么叫法身?法身是唯佛独有的断证功德。“断”就是断除烦恼障、所知障后的佛性清净状态,也称择灭无为。2

  多识说:

  在《大般涅槃经》中佛说:“虽有佛性,以未修习诸善方便,是故未见。以未见故,不能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是说:虽有佛性,若不修诸善方便,就不能成佛。难道佛陀的这话也“违背佛法” 吗?3

  多识说:

  《大乘起信论》云:“问曰:上说法界一相,佛体无二,何故不唯念真如,复假求学诸善之行?答曰:比如大摩尼宝,体性明净,而有鑛秽之垢,若人虽念宝性,不以方便种种磨治,终无得净,如是众生真如之法体性空净,而有无量烦恼染垢,若人虽念真如,不以方便种种熏修,亦无得净,以垢无量,遍一切法故,修一切善行以为对治。”4

  注2 同上注,页279。

  注3 同上注,页282。

  注4 同上注。

  多识说:

  密法根据弥勒《大乘经庄严论》所说认为:

  一、由闻法、平等心、说善法、利乐众生四因成就圆镜智、平等智、妙观察智、所作智。由本具法明性,成法界体性智。

  二、五蕴净化转为五智。此五智分而为五,合而为一,即无上遍知智慧。信唯识的可以持八识转智之说,我中观家依据经论持“四因成智”和“五蕴转智”二说。各持各说,各走各道,互不侵犯,何辩之有?”5

  多识又说:

  萧平实想否定第六意识而高举第八识,但他头脑中缺乏唯识论的系统知识,不知道作为“藏识”的阿赖耶识所储藏的色境和善恶等种子来源于第六意识;也不知道若无第六意识,第七、第八识也就不复存在了的知识。“藏识”是因储藏善恶种子而得名,若无善恶种子的来源第六意识,“藏识”就等于无粮的空仓,便成为有名无实的东西了。对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也不懂,可见其知识已贫乏到不可理喻的地步了。6

  注5 同上注,页364。

  注6 同上注,页296~297。

  由上述多识喇嘛所举经论解说,即可见其佛法知见之错乱、自相矛盾,又喜爱东拉西扯乱逗一气,简直无法形容他是什么样的人,令人不免感觉“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言归正传,佛法本就非属修、非属不修,这道理非尚未悟道者所能知;宗喀巴与多识喇嘛都是否定第八识的常见外道,当然无法得知,为了名闻与利养,当然更是不信而要公然加以否定。

  如《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21:

  “世尊!菩萨摩诃萨修般若波罗蜜,当得萨婆若不?”

  佛言:“不!”

  “世尊!不修般若波罗蜜,得萨婆若不?”

  佛言:“不!”

  “世尊!修不修得萨婆若不?”

  佛言:“不!”

  “世尊!非修非不修得萨婆若不?”

  佛言:“不!”

  “世尊!若不尔,云何当得萨婆若?”

  佛言:“菩萨摩诃萨得萨婆若如如相。”

  禅宗马祖大师亦云:【道不属修,若言修得,修成还坏,即同声闻;若言不修,即同凡夫。】意即:若说佛道所证的内容是本无今有,因修而成,则将来必定会随著修缘之散坏而消灭,所证之法非是本有故,是有生之法故;但是若说不修行就能证知自己本有的如来藏,或者说不必修行就能去除如来藏中的烦恼障种以及所知障随眠,则无异于凡夫、愚人。平实导师之说法完全同于 世尊及禅宗诸祖,只是多识喇嘛等偏执六识论,否定不生灭的、本有的如来藏正因,拼命想将生灭无常的意识等五蕴,透过修行而变成不生灭的四智、五智,竟还胆敢伪造经文,诬谤 佛陀曾说“真心出于虚妄心”之违背法界正理之语,是公然说谎想要欺骗世人。还请多识喇嘛指出 佛陀于初转至三转法轮经典中,何处说过此语?

  “因有二种:一者正因,二者缘因”7,若想修学佛法、成就佛道,首先即要找到并确认自身有无佛地究竟法身之正因,例如乳能生酪,即说乳中有酪性;但沙非饭因,纵经尘劫,煮沙终究不能成饭,以沙非饭因故。若如多识喇嘛与宗喀巴等人,想要把生灭性的识阴六识觉知性或意识离念灵知,修成不生灭的真心常住,即是煮沙而欲成饭、将水而欲成酪的愚人。所证的心必须是本来即真的,也就是因地所证的心,必须可以修到将来成佛时可以改名为无垢识而恒常不变,才是菩萨地中开悟时所相应的心,这样的修行才是佛法中的实证,否则都是错会而非实证;为了说明这个道理,故 佛陀于《楞严经》卷4 中开示云:

  阿难!第一义者:汝等若欲捐舍声闻、修菩萨乘、入佛知见,应当审观:‘因地发心与果地觉,为同为异?’阿难!若于因地以生灭心为本修因,而求佛乘不生不灭,无有是处。

  注7《大般涅槃经》卷28〈11 师子吼菩萨品〉(CBETA, T12, no. 374, p. 530,b26-27)

  亦即若想以现在因缘生灭性的意识心为本修的正因,而欲求得将来成就佛地不生不灭的清净法身,是绝无可能的,不幸的是多识与宗喀巴正是这样的人,同样是想要把此世才出生而不能去到下一世的意识,修成佛地的真实心。

  如多识喇嘛自举《大般涅槃经》中 佛说:“虽有佛性,以未修习诸善方便,是故未见。以未见故,不能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但此处之真如佛性,是指不生灭之如来藏所有的体性,是达赖、多识等喇嘛所未曾以正法修习诸善方便,是故未曾得此真如佛性,并且还极力否定如来藏的真如法性,而非藏密诸师所说“以生灭之意识为佛性”;生灭性、攀缘性之意识心是生死轮转之根本故。

  如《楞严经》卷1 云:

  佛告阿难:“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种种颠倒,业种自然如恶叉聚,诸修行人不能得成无上菩提,乃至别成声闻缘觉及成外道、诸天魔王及魔眷属,皆由不知二种根本,错乱修习,犹如煮沙欲成嘉馔,纵经尘劫终不能得。云何二种?阿难!一者、无始生死根本,则汝今者与诸众生,用攀缘心为自性者;二者、无始菩提涅槃元清净体,则汝今者识精元明,能生诸缘,缘所遗者。由诸众生遗此本明,虽终日行而不自觉,枉入诸趣。8

  注8 《楞严经》卷1 (CBETA, T19, no. 945, p. 108, b28-c8)

  多识喇嘛说由色、受、想、行、识五蕴等无常生灭法可净化转为五智,显示其不但不知无始菩提元清净体之第八识如来藏,亦不知“用攀缘心为自性,如同煮沙欲成嘉馔,纵经尘劫终不能得;以生灭心为本修因,而求佛乘不生不灭,无有是处”的道理,连声闻菩提初果人所知的五蕴全都虚妄的道理都不知道,竟然将此无始流轮生死的根本当作是宝,正是 佛所诃责之颠倒愚痴人;亦分明是认贼作父,自愿永为魔子魔民之断善根人。

  不论从圣教上或理证上来说,事实上,都要在菩萨七住位找到“法界一相、佛体无二”的第八识如来藏,方能发起法界体性智,唯有如来藏才是法界之本体故,圣教中及理证上都能证明这是事实故;要能具有大乘慧眼,找到凡夫、二乘所不知不见、微妙甚深的如来藏,第六意识才能发起下品妙观察智;依此般若智慧,发现一切有情众生皆同有与佛平等无差、无我性的如来藏,而与“贪、痴、见、慢”四大惑相应的污染末那第七识,方能发起下品平等性智。当第八识如来藏中所含藏之烦恼障种及所知障全除尽净时,成为无垢识,方能发起大圆镜智;第七识转发上品平等性智、第六识转发上品妙观察智,前五识转发成所作智。这些正理,都在前后三转法轮的阿含、般若、唯识诸经中说过了,只是宗喀巴与多识喇嘛……等人全都读不懂,还敢造论诬攀 世尊说的是六识论的外道见。

  如 佛陀于大般若经所说“以一切法、一切有情皆以真如为定量故”,多识喇嘛所说“中观家依据经论持“四因成智”和“五蕴转智”二说”违背真如法界正理,闻法、平等心、说善法、利乐众生四因只是缘因、非是正因;密宗的中观家找不到故否定如来藏本体,无法发起般若智慧,以凡夫愚痴心之故,所见五蕴完全是无根本的虚妄生灭法,如何能转成般若实相智慧?其说完全不符合现量、比量以及至教量,仅能说是经不起检验的荒谬邪说,有智之人绝不信受。

  多识喇嘛所说:“若无善恶种子的来源第六意识,“藏识”就等于无粮的空仓,便成为有名无实的东西了。”更只是显示执著六识论者处处败阙。意识是从如来藏中出生的,夜夜断灭,本就是易脱、易断之法,何能存藏任何种子?意识以了别六尘为性,在眠熟无梦、昏迷闷觉、无想定、灭尽定等无心位时,根尘虽相触,第七识意根却不起意了别,即不出生意识,故无法了别六尘,显然此时并无意识;但第七识意根末那、第八识如来藏仍如实在运作,具大乘慧眼者分明可见,自是愚痴无智如多识喇嘛无法得见,何尝变成有名无实者?至于二乘无学入无余涅槃时,意识、意根等七转识皆已灭,若无如来藏独存之“寂静、清凉、真实”,而如多识所说“如油尽灯灭”9,则是断灭见外道;若如多识说涅槃之中有意识感受“涅槃之乐”10,则又是常见外道。如今多识喇嘛所说已经逃不开这二种外道见,同理,无论断见抑或常见,喇嘛教诸师所说无非皆是落于断常两边之外道法。

  注9 《破魔金刚箭雨论》,页199。

  注10 同上注,页393。

  又如多识喇嘛所举之《大乘起信论》中,马鸣菩萨亦如 佛陀说云“法界一相,佛体无二……,譬如大摩尼宝,体性明净,而有鑛秽之垢”,但多识以不如实的手法,故意略去 马鸣菩萨于其后接著说的“若人修行一切善法,自然归顺真如法故”,也就是此清净如来藏之无量功德性只是被烦恼障、所知障所遮障而无法开显,““断”就是断除烦恼障、所知障”,去除二障后,则“自然归顺真如法”,因地心与果地觉仍是同一无二。

  多识喇嘛为了遮掩喇嘛教因否定第八识如来藏,只以生灭之意识心修学佛法产生之无量错谬、漏洞,而辩称说有“增长佛性、习所成佛性”,多识说:

  《疏》曰:“具二清净之究竟法界即自性身之相。”“自性身”有本觉和始觉两种:本觉是无始时来自性清净的觉体,即本具如来种;始觉是本具如来种由二障覆盖而不现,经闻法、修无量善功德而未悟始悟,故称“始觉”。“本觉”如生在岩石中的翠玉,“始觉”是经能工巧匠雕琢成的玉佛。前者也称“本具佛性”,后者称“增长佛性”或称“习所成佛性”。11

  注11 同上注,页280。

  多识所引的疏,究竟是谁所写的疏,多识也该注明出处,不该只是“《疏》曰”二字就想笼罩别人。但是大乘佛法中从来没有“增长佛性”、“习所生佛性”之说法,不论是经中或证悟菩萨写的论或疏中都一样;马鸣菩萨也未曾如是说,多识喇嘛切莫朋比己意,而随意嫁祸于 马鸣菩萨摩诃萨,来生果报堪虑故。马鸣菩萨明明说:四圣六凡十法界只有一相,即如来藏、法身、本觉,众生找到自身之如来藏,称为始觉,始觉所悟即是如来藏的本觉 12,并非多识自行创造的“增长佛性”,佛性乃因地本已具足而不增不减故,不可能经由修行而增长故。

  注12 《大乘起信论》卷1:【法界一相,即是一切如来平等法身;依此法身,说一切如来为本觉。以待始觉立为本觉,然始觉时即是本觉,无别觉起。立始觉者,谓依本觉有不觉,依不觉说有始觉。又以觉心源故,名究竟觉;不觉心源故,非究竟觉。如凡夫人,前念不觉、起于烦恼,后念制伏、令不更生,此虽名觉,即是不觉。】

  马鸣菩萨故接著诃责未证得本觉而胡乱说法之凡夫,自古未悟而瞎说之野狐即漫山遍野故,马鸣菩萨说:【如凡夫人,前念不觉起于烦恼,后念制伏令不更生,此虽名觉,即是不觉。】自古以来,以意识心为我,欲将意识心修学成不生灭之六识论者极多,喇嘛教诸师无不如是,多识喇嘛同样落入 马鸣菩萨此论所诃责的离念灵知境界中。然而多识喇嘛既读《大乘起信论》,不知依 马鸣菩萨之训示自我检讨、忏悔,却不断将佛菩萨之经论作为诤论之工具,若非极严重之文字障故读不懂这么浅显分明的论中意思,就是不信因果、不畏因果之一阐提人!

  多识喇嘛又举藏密所译 龙树菩萨《法性赞》,欲证明喇嘛教“将生灭之染污意识修行清净”的说法是对的,所以多识喇嘛说:龙树菩萨在《法性赞》中说:原悉轮回因,将其修治后,转净为涅槃,也称做法身。犹如牛奶中,不见有酥脂,混入烦恼中,法性也不见。如奶经提炼,出现净酥脂,断除烦恼后,法性得清净。13

  注13《破魔金刚箭雨论》,页283。

  我们于《大正藏》中查无此篇论文,也查无该段文字,而且文中的说法与 龙树菩萨一贯是依如来藏本自清净而含藏八不中道的法性来阐扬的佛法相互违背,疑是密宗祖师伪托 龙树名义而写作所谓的《法性赞》,同于古时高丽僧人伪托 龙树名义写作《释摩诃衍论》的行为一样,以致成为非理所说。我们来对照宋代“显教大师”施护三藏所译,与多识喇嘛援引的上开论文类似之 龙树菩萨论文,即可明了。

  《赞法界颂》卷1:

  轮回三恶道 法界理凝然 本来常清净 诸相不能迁

  寂静如虚空 处处悉周遍 体皆离彼此 非深复非浅

  乳未转变时 酥醍醐不见 烦恼未伏除 法界无由显

  如酥处乳中 酥本妙光莹 法界烦恼覆 圆满体清净

  如灯被障碍 非能照余物 无明恒覆心 法界非明了

  如灯离障碍 处处物能照 烦恼破坏时 真如恒显现

  初中及最后 二障不能扰 如净瑠璃珠 恒时光照曜

  光明物所障 被障明非见 法界烦恼覆 真如理难显

  圆寂体光洁 轮回不能染

  由上所引论文,可知 龙树菩萨所说与 世尊、马鸣菩萨无二无别,皆说众生之如来藏、真如、法界,即使轮回于三恶道,但此真如法界本来常清净、寂灭、恒时显现,完全不受烦恼、所知二障干扰;却与多识喇嘛援引的所谓 龙树菩萨论文内容相反,可见多识喇嘛所引文应属密宗后代祖师伪托 龙树名义而造的伪论。

  龙树在此段《赞法界颂》的论文中,举奶酥乃至醍醐是由牛乳所炼制而成,在尚未炼制前,虽然看不见酥及醍醐,但是在牛乳中还看不见的本已存在的酥性,却是本妙光萤的。以此来比喻法界(即如来藏真如法性)虽被烦恼所覆盖,但是本自圆满的法界本体却是清净无染的。另外又以灯作喻,灯本有光,只是被障碍住,所以无法照余物;当远离障碍时,则处处物皆能照见。这也与诸佛菩萨常举金矿为例完全相同,一定要是金矿才能提链出金子来,若只是铁矿,当中完全未含金子的成分,是无法提链出金子来的。

  像这么简单明了的举例,一般正常智商的人都能一听就懂,但是多识喇嘛等密宗诸师却好像无法理解,不断的执著己见而强辩。这就象是天天在污泥中打滚的小猪,看到旁边牛舍中的乳牛所分泌的乳汁可以提炼出高价的酥、醍醐,得到主人欢心,它心中老大不服气;于是当它看到身边这许多污泥,就不断向主人叫嚣说:“那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身边这些污泥和牛乳看来差不多,一定也可以提炼出醍醐啊!”这只小猪不能理解,污泥虽然看来有点像牛乳,但却完全没有酥及醍醐之性,再怎么样也无法提炼出酥及醍醐啊!因为不能理解,就自己闭门造车而从污泥中弄出一些固体,就说它已经提炼出醍醐,想要将假醍醐送给主人吃。看来多识喇嘛等密宗诸师也像这只小猪一般,生灭性、染污性的意识明明没有不生不灭性,亦非本来清净性,却妄想要将有杂染、生灭性的意识变成本自清净、本不生灭的真如佛性,可说是愚痴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由多识喇嘛上面所举译文十分粗糙,而且所举的牛乳及酥、醍醐之例,正好就证明法界法性是本然清净,并非如多识喇嘛所举伪论所说是“断除烦恼后,法性得清净”。如此自相矛盾的译文,我们可推断:若非藏密初始翻译之译者即有问题,就是如多识喇嘛一类深执藏密六识论邪法、不畏因果之后代西藏祖师随意改造者,绝无可能是 龙树菩萨之本意。

  若多识喇嘛执意要“各持各说,各走各道,互不侵犯”,我们也不反对,只要喇嘛教公开与佛教划清界线,不再盗用佛法名相套用于他们的外道法上,不再将佛法经论“断章取义、断句取义”以朋比己意,也不再谎称是佛教、盗取佛教资源、误导佛子即可。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