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迈向正觉----林祝

  小时候常听阿嬷说一些阎罗王及地狱之事,对于地狱受苦之情形,在小小心灵中,留下了一层阴影,挥之不去。当时农村很落后,到了晚上整个大地漆黑一片;加上我家后面有一丛竹林,风一吹起,就发出沙沙之声,影子婆娑摇曳,有如阿飘来人间游荡,故到了傍晚太阳下山之后,我就不敢到户外去。无奈当时农村煮饭烧开水的燃料就是稻草,把稻草结成一小团一小团;等小孩子放学回家,帮忙拿到厨房灶前,堆积起来备用;当时虽然很害怕,但还是需要帮忙,否则就会挨骂。

  天生胆小的我,记得在国小二年级时,有一次上课因尿急,跑出去厕所方便;当我要尿尿时,看到粪坑里面有一个大大黑黑而两眼又像猫眼睛的众生直瞪著我,差点吓破胆!从此以后,就是我的黑暗人生开始,尿急不敢上厕所。幸好当时国小教室不足,一、二年级轮流上课,只要尽量少喝茶水,就能免去尿尿。因有前述之经历,在孩提时代,很喜欢做白曰梦,想一些奇奇怪怪之事,甚至很羡慕乡间神明能济世救人;五十年代农村生活艰苦,村庄中若有人生大病,一定会请村中共同信仰的神明到家中治病并祈福;说也神奇,不久病就好了。故我对民间一些信仰并不排斥,只要不迷信,皆可以接受;甚至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跟神明一样济世救人,那该多好啊!从小心地就很善良,因家中小康,常常背著父母,把家中的白米拿去济助一个老婆婆,遇到乞丐也会布施;也许这些缘故,为日后迈向正觉的远因。

  记得曾在初中时代看过观世音传、释迦传的电影片,受到 佛世尊及 观音菩萨能舍弃王子、公主身分及世间荣华富贵,追求出世间法,最后成佛、成菩萨而利益众生的行谊,留下深刻印象,且经常在脑海中回荡著:我只是沧海中一个小小人物,云何不能效法!故有时也会兴起出家念头,突破世俗的一些观念,遁入空门。有时路过“夜总会”(台湾“坟场”之俗称),也会有无限的感伤!《七真传》里有一首诗形容人出生到老的过程,写得很贴切:

  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渺渺在其中;

  日也空,月也空,东升西堕为谁功。

  田也空,地也空,换了多少主人翁。

  金也空,银也空,死后何曾在手中。

  妻也空,子也空,黄泉路上不相逢;

  朝走西,暮走东,人生犹如采花蜂,

  采得百花成蜜后,到头辛苦一场空。

  难道这就是每个众生的一生写照吗?难道没有一条超生脱死之路可以走吗?这些疑惑,直到高职毕业,大学联考落榜后,由于个性倔强,不想靠人际关系谋取一份工作,就去洋裁店学一技之长,认识了一些同侪,其中就有一贯道的信徒,说起一贯道的殊胜:“得三宝,地府抽丁,天堂挂号,可以超生了死,永脱六道轮回。”将来可以升天堂,在世可以逢凶化吉,晚上走暗路也有仙佛保佑,不怕魔鬼,啊!这不是我要寻找的路吗?当时真的很兴奋,真有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感觉,就跟那个朋友去求道,成了一贯道的信徒,并且也很虔诚。不久家母得了重病入院就治,我就去一贯道佛堂求仙佛慈悲,希望母亲身体早日康复,只要母亲能康复,我一定会好好在道场修行,度化众生;由此缘故,这三、四十年来始终在一贯道场修行,不敢随便接近其他宗教;始终认为一贯道的法义最殊胜,看到其他佛教徒,认为他们好可怜哦!还在红阳道场修行,佛已入灭了,没有正法了(在此至心求佛慈悲,接受我的忏悔,因以前无知,没有正知见,故谤佛为过去佛),不知天时已转到白阳期,由 弥勒祖师掌天盘。道中有出了一本书,名为:《皇母训子十诫》说凡所有有情都是由她出生,宇宙也是她所创造。那时的我,犹如井底之蛙,只看到一个小天空,不知海阔天空,自以为是,非常的傲慢,认为万教未来都要汇归一贯道教门来修行,且有仙佛的奇迹显化,更加深信不疑。

  公元二○○四年七月,因要全心投入一贯道国外开荒道场,提早从公家机关退休。在此关键时刻,大概是累世修行正法种子的现起,因缘成熟了,由台北朋友介绍我阅读 平实导师的著作:《禅—悟前与悟后》、《心经密意》、《真实如来藏》、《起信论讲记》……等书。当时很震撼,犹如井底之蛙的我,有如跃出井底,看到一片蓝天大海,任我遨游,接触到真正的正法。原来一贯道只是人天善法,非究竟之法,世尊入灭以后,还会有乘愿再来的菩萨出世,来接续佛的慧命;了知只要持五戒、修十善,将来往生后,也能生天,况且真正的修行是要“开悟明心”、“眼见佛性”,方能进入内门修学六度波罗蜜。以前在一贯道时,很赞叹其他讲师,能讲《金刚经》、《六祖坛经》(如今知道他们只是依文解义而已),然而自己每次读《六祖坛经》时,都停留在(第一品行由品),对于六祖见五祖时的对答文句如:

  “汝何方人?欲求何物?”惠能对曰:“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远来礼师,惟求作佛,不求余物。”祖言:“汝是岭南人,又是獦獠,若为堪作佛?”惠能曰:“人虽有南此,佛性本无南北,獦獠身与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别?”

  对于这些对答,拍案叫绝。又神秀写了一首偈: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

  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五祖三更唤秀入堂,与之开示:此偈未见本性,只到门外,犹末入门,五祖说:

  无上菩提,须得言下识自本心,见自本性,不生不灭。于一切时中,念念自见,万法无滞,一真一切真,万境自如如。如如之心,即是真实。若如是见,即是无上菩提之自性也。

  还有六祖悟时言:

  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

  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

  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及五祖言:

  不识本心,学法无益。

  对这些文句就是莫名其妙的喜欢,但个中的真实义却不能了知。

  直到接触到 平实导师的佛法著作后,才知道佛法八万四千法门,法法皆同,都在说如来藏法;而且修行要有一定的次第,渐次往上提升,故对 平实导师所弘扬的如来藏法,非常信受,视为珍宝。又于偶然机缘,接到高雄讲堂于公元二○○六年十月二十二日落成安座及 平实导师至高雄讲堂弘法宣讲“第七意识与第八意识?”的文宣传单,就与几位师姊相约,专程远从西螺赶到高雄,参加讲堂安座大典,下午听 平实导师弘法。真是太荣幸了,能恭逢其盛,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踏入佛教正觉同修会讲堂。

  在安座过程中,肃穆庄严,经法师诵经安座完后,唱诵忏悔文:

  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

  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

  当时我悲从中来,痛哭流涕忏悔,问自己:往昔造何业?云何 世尊在世弘法时,我无缘遇生;又生死轮回二千多年后的今天,已是末法时期,我才遇到乘愿再来的地上菩萨,在世弘扬 世尊正法度众生,我还要错失这个良机吗?尤其,在下午恭听 平实导师讲“第七意识与第八意识?”时,对正法更加有信心,当下,就心得决定,要进入正觉上课;就与两位师姊报名参加二年半共修课程,(后来陆续增加二位师姊),来到了高雄讲堂上课,成了张老师的学生。

  在 平实导师每周二的宣讲“金刚经宗通”及张老师慈悲摄受之下,道业更精进;正法的威德力,实在太不可思议,竟能让我毅然决定离开三、四十年修行的一贯道,转换修行跑道,决定安住在正觉修行,且对正法百分百信受。活了一大把年纪,才了知修学正法的首要目标就是亲证如来藏,才算是真正修行人(悟后起修),否则都是在外门修行。

  在张老师的教导摄受之下,道苗渐渐成长,无论世出世间法,皆比在一贯道修行时进步很多;在善知识引领下,学会无相忆佛功夫,此法非常适合忙碌的现代人,无论在做家事或在走路、搭公车,随时可忆佛,制心一处净念相继,不浪费时间。在观行五蕴十八界中,了知五蕴、六识心的虚妄性,了知意根的处处作主性,了知如来藏的体性知见,作为未来参禅破参明心的准备。平日对 平实导师著作爱不释手,每天喝 平实导师的法乳(阅读平实导师著作),少欲知足,安于寂静,不觉得寂寞,天天法乐无穷。

  而在性障方面:在张老师的调教下,使我的人生变彩色,无论是世出世间法皆获益良多。尤其张老师的一些至理名言:“一触即止,烦恼不生”、“生命中所有境界都是考题。慎思!慎思!”使我原本刚强的个性转化为调柔;遇到逆境也会返观自己,不怨天不尤人。相信因果,接受境界,就能解脱自在。(以前在一贯道时,没有正知见,遇到逆境,只会怨天尤人:是别人负我,非我负人。现在了知所有的一切皆是自己往昔所造之业,如来藏只是遇缘如实执行因果律)。很庆幸自己成为正觉的学人,正觉同修会好比是一座金矿,只要对正法信受,天天有法乐可以享受;而且只要你愿意付出,随时都可以累积福德资粮,人在家中坐,就可以布施(参加编译义工:校对佛经),且与佛菩萨天天见面,更有时候心中有些疑惑,佛也会藉你校对经文中的内容,帮你解惑。而藉著校对经文,让我了知佛世尊累世修行点点滴滴,遇到有因缘的阿公阿婆就为他们说佛的小故事,请他们要念“阿弥陀佛”将来可以往生西方净土。

  在此呼唤一贯道的道亲们!放下你们的情执吧,一贯道只是修人天善法而已,非究竟之法。在佛教修行,只要守五戒、修十善一样可以生天界;如果得“三宝”就是开悟,为何大家看不懂佛经,不能了知佛世尊的真实义?请慎思之!慎思之!不要害怕违背师意,回到 佛世尊的怀抱吧!迈向佛教正觉,佛教正觉大门永远欢迎您们。

  最后,要感谢 平实导师出世弘法、感谢正觉所有亲教师、感谢所有义工菩萨们:辛苦了!因有您们的护持正法,才有今天的我及无数的众生受到法雨滋润。如果此文能被录登,将以此文作为法布施供养佛,以报佛恩,并将此功德回向 平实导师长命百岁,正法久住,利益众生。愿我尽未来际能生生世世为 平实导师座下好弟子,与正觉的菩萨一起荷担如来家业,续佛慧命,一世一世迈向成佛之道。

  (编案:作者林师姊后来已经证悟明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