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道罗丹的悲哀(连载十二)----明白居士

  略评外道罗丹等编《佛法与非佛法判别》之邪见

  四、罗丹为了挽回藏密被破斥难堪的窘境用不实言语有根无根毁谤的方式诬赖 平实导师

  身为萨迦派遍德仁波切弟子的罗丹,信奉藏密的六识论,而藏密六识论乃是常见外道见,佛法知见非常肤浅,所以经不起平实导师在《狂密与真密》一书四辑的摧邪显正,将藏密的本来面目—男女双身邪淫法—明白显示出来,使得藏密不再神秘可言,也使藏密喇嘛没有机会大大敛财、肆行邪淫、误导众生法身慧命,乃至造下未证言证、未得言得之大妄语等。罗丹为了挽回藏密六识论不如法的窘境,也为了挽回藏密邪淫本质被揭穿无所遁形的窘境,以狡诈不实言论有根及无根毁谤的方式来评论符合道种智的平实导师,实乃非常愚痴无智之举。为什么?因为佛都说,只要毁谤贤圣,不论用何方式,果报都难思议啊!

  譬如佛曾开示:

  佛告阿难:“人生世间祸从口生,当护于口甚于猛火;猛火炽然能烧一世,恶口炽然烧无数世;猛火炽然烧世间财,恶口炽然烧七圣财。是故阿难!一切众生祸从口出,口舌者,凿身之斧、灭身之祸。”1

  注1、《大方便佛报恩经》卷3〈论议品第5〉(CBETA, T03, no. 156, p. 141, a17-22)

  经中已开示:一切众生祸从口出,口舌者,凿身之斧、灭身之祸,能烧无数世,亦烧七圣财(信、戒、惭、愧、闻、施、慧),果报很严重,难可思议。又譬如佛曾开示,要慎口业:

  夫士之生,斧在口中;所以斩身,由其恶口。应毁者(称)誉,应(称)誉者毁;口为恶业,身受其罪。技术取财,其过薄少;毁谤贤圣,其罪甚重。百千无云寿、四十一云寿,谤圣受斯殃,由心口为恶。”2

  注2、《长阿含经》卷19〈地狱品第4〉(CBETA, T01, no. 1, p. 126, a19-26)

  经中已开示:不实说法,不如法说(包括有根、无根毁谤)名为谤贤圣,其罪甚重,虽是口造恶业,未来却由身受其罪无量劫之久,不可不慎!

  又罗丹身为某论坛站长、版工的职权,经常将不利于自己的言论加以窜改、删除,以遮掩自己不如法的事实,以遮掩六识论荒谬的窘境。为什么?如果自己的法正确、自己的法真实,何须暗中做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来窜改或删除他人言论?这明白表示罗丹早已知道自己的法不对、自己的法不如法,看到他人所说的法为正真、如法,为了遮掩自己不如法、错误的事实,为了挽回自己堕入负处造成面子难看的窘境,只好假借著某论坛站长、版工的职权,暗中做起见不得人、偷鸡摸狗的勾当,来暗中窜改或删除他人言论。然而罗丹在做这些勾当的时候,都没有察觉自己是在二说、自己在谤佛、在谤法,为什么?在四阿含经中记载,阿罗汉如果在外与人论法,都会回去向佛请示:这样说法有没有谤世尊?有没有谤如来?从这里可以了知:阿罗汉说法都不敢造次,也不敢违背佛说,深怕自己说法与佛颠倒而成就谤佛之过失,故于每次论法之后,必定回去一五一十请示佛陀,有没有成就谤佛之业。佛依照阿罗汉所说来判断,如果阿罗汉说法正确,则回答:“汝如是说、如是答,不诬谤我,汝说真实,说如法,说法、次法,于如法中而不相违,无诤咎也。”3

  注3、《中阿含经》卷58〈晡利多品法乐比丘尼经第9〉(CBETA, T01, no. 26, p.790, a27-29)

  像阿罗汉与人论法,尚且向 佛请示,都不敢有所造次而谤佛,却是连阿罗汉的证量也没有的罗丹身上充分显示其谤世尊、谤法之愚痴行,何其可悲啊!从这里可以了知,像罗丹自己处处违背佛说,自己又不深入检讨自己所犯二说、谤佛之过,反而假借某论坛站长、版工职权,暗中擅自窜改或删除他人言论,充分显示罗丹是一个心量狭窄、不直心的人,为什么?心量狭窄的人,乃是凡夫所摄,显然不是心大、愿大、行广大行的菩萨;不直心,显示心已委曲,具足凡夫种性,今世永无明心见性的机会。像这样心量狭窄、不直心的人,还能够一念相应慧亲见自他有情成佛之性吗?还能够列入菩萨僧数中吗?还能够发起根本无分别智(总相智)吗?还能够以根本无分别智进修相见道的后得无分别智(后得智)吗?还能进修地上菩萨应有的道种智,乃至圆成一切种智的究竟佛吗?心量广大的菩萨则不然,必然会为众生的法身慧命著想,不断的摧邪显正,来显示正法与邪法之差异,引导被误导的众生回归正法;自己也不断的为佛弟子们现身说法,宣说明心见性等众生闻所未闻法,使佛弟子们能够亲见自他有情真心运作,眼见自身及山河大地如幻等观行;乃至宣说诸地及成佛之道,让佛弟子们进修诸地道种智,将来可以圆成一切种智。所以说,心量狭窄、不直心的人,如罗丹等人,永远无法堪任心大、愿大、行广大行菩萨的重任,永远无法了知心大、愿大、行广大行菩萨的智慧及证量;唯除彼等改变心性,能够发起菩萨种性,不再心量狭小、不再心中委曲,未来才有机会明心见性,未来无量劫后才有机会圆成一切种智的究竟佛果;否则永远为凡夫所摄,依旧在生死海流浪而无法出离。

  又菩萨知道直心乃是修学佛菩提道所需注意的“次法”(亦即修学某一法所应注意的种种事项),待圆满后,才有可能亲证明心见性的“法”;也知道菩萨若不如法说,所有身口意行之善恶业种子都会被第八识执藏,未来因缘成熟时,将受严峻的果报;所以菩萨“畏因”,会谨言慎行如法而说,避免种下因,未来遭受不如法苦果,正如经中佛的开示:“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4

  注4《大宝积经》卷57(CBETA, T11, no. 310, p. 335, b14-15)

  因此“菩萨畏因”的结果,都会依经、依论如实、如法而说。反观六识论的罗丹等人,佛法知见非常浅薄,也具足了凡夫性,不知自身佛法乃是常见外道见,也不依经、依论如实而说,反而振振有辞,用有根及无根毁谤方式,来诬赖真善知识平实导师不如法、是邪魔外道、法义有毒等等;也不畏佛在经中开示,评论真善知识未来应受的苦果;果真不畏造下未来无量世受三恶道苦果之因,真是“凡夫不畏因”的具体表征,何等愚痴啊!所以说,心量狭窄、不直心的罗丹无法堪任心大、愿大、行广大行菩萨的正知见,难怪具足凡夫种性的罗丹会有荒腔走板、不如法的糗事不断发生、不断重演;也难怪他人对罗丹荒腔走板、不如法的行为加以质问,罗丹无法自圆其说时,则偷偷摸摸的将他人的帖子加以窜改或删除;乃至恼羞成怒,封了他人的IP(网际网络通讯协定),使他人无法发帖回应,以避免自己不如法、糗事广为人知,造成自己面子难看;而罗丹浑然不知种种不如法的心行,却已成就毁法之重罪。若以修学佛法、修集福德为先,却造下谤佛、谤法、谤贤圣,顿成断一切善根的一阐提人在后,岂不是成天下最大冤屈?因此,后学真诚希望罗丹这段“惨痛、壮烈”的现身说法,将来可以公开忏悔而能够让后来的佛弟子们引以为鉴,莫再重蹈覆辙、莫再重犯如此愚痴行!如此,也不枉费罗丹为佛弟子们示现提婆达多毁谤三宝之表相,作了一场非常可悲可泣的佛事罢了!然而罗丹可悲可泣的示现,分析如下:

  一、罗丹如同提婆达多之不可思议菩萨示现,为什么?因为菩萨摩诃萨为了修大方便行接引众生,故意示现毁谤正法、故意示现毁谤善知识,故意示现下堕无间地狱受业报苦,使得众生了知谤法、谤胜义僧的严重性,得以引以为鉴,不再毁谤正法、不再毁谤阿赖耶识为妄识、不再毁谤善知识为外道。因此缘故,罗丹如同提婆达多的示现,能够拯救许多人得以不再造下毁谤的恶业,使得有缘众生能够忏悔、发愿,未来能够明心见性,乃至地地增上,得以成就究竟佛道。然而罗丹如同提婆达多的示现,未来不免下堕无间地狱,可是在地狱中,若能殷重忏悔,将谤法、谤贤圣之事回转成代为众生示现,也许可以犹如处在世间身心至乐之三禅乐,正如《大方便佛报恩经、大般涅槃经……》所说,名为不可思议啊!这样的结果,是后学最希望看见及期盼的。

  二、罗丹不是如同提婆达多之不可思议菩萨示现,而是以一般凡夫身示现来毁谤正法、毁谤胜义僧,未来将下堕无间地狱受业报苦。可是罗丹这样的心行,如果能够使毁谤的人不再毁谤正法、不再毁谤胜义僧,并改往今来,努力弘扬世尊的正法,使得世尊正法能够永续留存。因为这样的结果,罗丹未来则有非常广大的福德,使得罗丹未来受地狱苦后,得以出生人间修学佛法,将比他人更容易、更迅速成就佛道,非是他人所能及。如果罗丹更能在地狱加以忏悔,忏悔自己毁谤正法、忏悔毁谤胜义僧的罪业,因此缘故,使得在地狱受苦的时间将大大缩短许多,未来得以出生人间,具有广大福德;以此缘故,得以迅速成就佛道。这样的结果,也是后学所乐见及期盼的。

  三、如果具足凡夫种性的罗丹现在能够改易自己邪见,不再毁谤正法等,改而努力弘扬世尊正法,虽然未来或有、或无无间地狱之苦,端视罗丹对正法弘扬努力程度而言。如果尽形寿努力弘扬世尊正法,其护法净业大过谤法恶业,不仅得以免除地狱之业,而且还有可能如世亲菩萨一样,于临终时,有邻近初地的证量出现;如果护法净业无法大过谤法之业,未来仍须在地狱受苦,不过在地狱受尤重纯苦果报的时间可以大大减少,不必长时在地狱受苦,得以迅速回到人间修学佛法,成就佛道。这个结果,也是后学所期盼的。

  四、如果具足凡夫种性的罗丹仍无法改易自己邪见,继续无根毁谤正法等;乃至有人看了罗丹的毁谤文章,进而附和罗丹毁谤之行,将使罗丹的地狱业更加深重,更延长地狱果报的时程,也延后罗丹未来成佛之时间;这也是后学最不愿乐见的结果,因为这样的结果,乃是最差、最坏的结果,这不是身为精打细算的罗丹所应行的境界,也不是罗丹应有的心行。以上后学一番细腻的分析,还望罗丹在夜深人静能够加以深思,这也是后学翘首企足、引以为盼的。

  罗丹违背佛说造下毁谤三宝重罪

  又罗丹所说完全违背佛说,也不如法,更为自己造下难以挽回毁谤三宝的重罪,未来世将受无量苦。为什么?佛曾开示:凡说法与佛颠倒,是为二说。四阿含经中都说“二说”即是谤佛故;因为二说,名不净说法,成就谤法故;因不净说法,毁谤贤圣不如法,成就毁谤贤圣故,如是具足毁谤三宝重罪,名恶知识,如佛开示:

  复有不净说法比丘,不解如来随宜所说,而为他人说诸经中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命;而是人自以论辞说言:“有我、有人、有众生、有寿命。”即为谤佛、谤法、谤僧。谤三宝罪,诸天世人所不能知,唯佛乃知。舍利弗!是人亦名不净说法。5

  注5、注5、《佛藏经》卷中〈净法品第6〉(CBETA, T15, no. 653, p. 794, a17-22)

  又 佛开示:

  舍利弗!置此阎浮提众生,若人悉夺三千大千世界众生命,不净说法罪多于此。何以故?是人皆破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助魔事,亦使众生于百千万世受诸衰恼,但能作缚,不能令解。当知是人于诸众生为恶知识,为是妄语,于大众中谤毁诸佛。以是因缘堕大地狱。教多众生以邪见事,是故名为恶邪见者。舍利弗!我见、人见、众生见者多堕邪见,断灭见者多疾得道,何以故?是易舍故。是故当知,是人宁自以利刀割舌,不应众中不净说法。6

  注6、《佛藏经》卷中〈净法品第6〉(CBETA, T15, no. 653, p. 794, c6-16)

  又 佛开示: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此二人,于如来众而兴诽谤。云何为二人?谓:‘非法言是法,谓法是非法。’是谓二人诽谤如来。复有二人不诽谤如来。云何为二?所谓:‘非法即是非法,真法即是真法。’是谓二人不诽谤如来。是故,诸比丘!非法当言非法,真法当言真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7

  注7、《增壹阿含经》卷9〈惭愧品第18〉(CBETA, T02, no. 125, p. 592, c29-p. 593, a8)

  又 佛开示: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以积集口业故,有如是破法重罪耶?”佛告须菩提:“以积集口业故,有是破法重罪。须菩提!是愚痴人在佛法中出家受戒,破深般若波罗蜜,毁呰不受。须菩提!若破般若波罗蜜、毁呰般若波罗蜜,则为破十方诸佛一切智;一切智破故,则为破佛宝;破佛宝故,破法宝;破法宝故,破僧宝;破三宝故,则破世间正见;破世间正见故,则破四念处,乃至破一切种智法;破一切种智法故,则得无量无边阿僧祇罪。得无量无边阿僧祇罪已,则受无量无边阿僧祇忧苦。8

  注8、《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11〈信毁品第41〉(CBETA, T08, no. 223, p. 305, b2-14)

  四部经典已经证明:说法与佛颠倒名为二说、不净说法,亦名谤三宝。如是具足毁谤三宝者,是名不善,为恶知识,亦名为愚痴人,不是有智慧的人;于寿命结束时,今世所造一切善恶业将会显现,如佛开示:“至命终时,意识将灭,所作之(善恶)业,皆悉现前。”9

  注9、《佛说大乘流转诸有经》(CBETA, T14, no. 577, p. 950, a20-21)

  由于阿赖耶识将此人一世善恶业的记忆移转到阿赖耶识心体内,其过程犹如幻灯片一样,由上往下一格一格出现,在很短的时间完成了。此时意识心非常猛利,对于每一格善业、恶业的记录都非常清楚、无所乏少;但也无所能为,因为那个时候,身不能动,口不能言,想忏悔都来不及,还有什么作为可言?待善业种、恶业种完成移转到阿赖耶识后,阿赖耶识开始舍身;其造大恶业者,从头部开始舍身,其舍身一分,就在地狱成就地狱身一分;其舍身少分,就在地狱成就地狱身少分;其舍身多分,就在地狱成就地狱身多分;一直到阿赖耶识完全舍身,地狱身十分就成就了。阿赖耶识舍身之过程,犹如步屈虫(有一种虫,于行走时,先安头足、次后足随,其形屈伸,间无断绝)一样,低昂时等,如秤两头。接著就在地狱受长劫的严峻果报,再回头,已经是无量劫以后的事了,如佛开示:

  须菩提!有菩萨摩诃萨多见诸佛若无量百千万亿,从诸佛所行布施、持戒、忍辱、精进、一心、智慧,皆以有所得故,是菩萨闻说深般若波罗蜜时,便从众中起去,不恭敬深般若波罗蜜及诸佛。是菩萨今在此众中坐,闻是甚深般若波罗蜜,不乐故便舍去。何以故?是善男子、善女人等,先世闻深般若波罗蜜时弃舍去,今世闻深般若波罗蜜亦弃舍去,身心不和,是人种愚痴因缘业种;是愚痴因缘罪故,闻说深般若波罗蜜呰毁;呰毁深般若波罗蜜故,则为呰毁过去未来现在诸佛一切智、一切种智。是人毁呰三世诸佛一切智故,起破法业;破法业因缘集故,无量百千万亿岁堕大地狱中。是破法人辈,从一大地狱至一大地狱,若火劫起时,至他方大地狱中生在彼间。从一大地狱至一大地狱,彼间若火劫起时,复至他方大地狱中生在彼间。从一大地狱至一大地狱,如是遍十方,彼间若火劫起故从彼死;破法业因缘未尽故,还来是间大地狱中;生此间,亦从一大地狱至一大地狱受无量苦。此间火劫起时,复生十方他国土,生畜生中,受破法罪业苦,如地狱中说。重罪转薄或得人身,生盲人家,生旃陀罗家,生除厕、担死人种种下贱家,若无眼、若一眼、若眼瞎,无舌、无耳、无手,所生处无佛、无法、无佛弟子处。何以故?种破法业积集厚重具足故,受是果报。10

  注10、《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11〈信毁品第41〉(CBETA, T08, no. 223, p. 304,b27-c26)

  提供罗丹免除大恶业之法

  如果罗丹等人想要免除如斯滔天大罪之正报及余报,后学依据契经所说,谨提供二种免除大恶业的方法参考:

  一者,除非罗丹弃舍六识论的说法,回归 佛所说的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回归佛所说的不在六尘分别的如来藏、阿赖耶识,回归佛所说自性清净却含藏七转识染污种子的如来藏、阿赖耶识,效法世亲菩萨努力弘扬如来藏法,否则罗丹永远是佛说的可怜愍人,也是后学眼中极度愚痴无智、具足凡夫种性的众生。未来下堕三涂后,如是经历多劫再得人身,前五百世盲聋瘖哑,暗无觉知,不闻佛法;五百世后得有正常五根身听闻佛法后,仍必须非常努力修集福德资粮(最主要在正法团体努力行布施、作义工等)、闻思修证正知见,未来才有可能明心见性、入菩萨数;为什么?当其二说之时,已顿成一阐提人,善根永断,已无任何善根可言,于回人间之后,必须非常努力培植正法福德,未来才有机会听闻正真佛法,未来才有机会听闻真善知识了义正法,未来才有机会在真善知识正知见熏习下,得以开悟明心,亲见成佛之性,乃至用肉眼而眼见佛性;否则会因为往昔毁谤习气种子未除,一听闻真善知识宣说真心离见闻觉知、真心不在六尘分别、真心自性清净,却含藏七转识染污种子等等,心不能安忍,愤而毁谤,再次下堕三涂,流浪生死,无有出期,何其可悲啊!因此奉劝罗丹赶快离开藏密六识论,赶快离开藏密荒谬的男女双身邪淫法,赶快公开忏悔、求见好相;并以直心来熏习正知见,勤求真善知识座下明心见性,未来才有可能消弭毁谤三宝的重罪。

  二者,能够心生惭愧,勤修忏悔,纵使舍寿之前一直未见好相,其罪亦得减轻,暂入地狱即得解脱,如佛开示:

  复有业,能令众生堕于地狱,暂入即出:若有众生造地狱业,作已怖畏,起增上信,生惭愧心,厌恶弃舍,殷重忏悔、更不重造;如阿闍世王杀父等罪,暂入地狱即得解脱。于是世尊即说偈言:“若人造重罪,作已深自责,忏悔更不造,能拔根本业。”11

  注11 《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别经》(CBETA, T01, no. 80, p. 893, c6-13)

  毁谤阿赖耶识为妄识,以及毁谤弘扬如来藏、阿赖耶识微妙法的善知识,正是佛门中、三界中最重罪,其罪非轻故,为什么?因为如来藏是菩萨藏故,是一切法根本故,能弘扬如来藏法的人是真善知识故。佛曾开示:毁谤如来藏法名“谤菩萨藏”故,是一阐提人,善根永断故;如《楞伽经》所说,毁谤弘扬如来正法的人,即是毁谤贤圣;如《大乘方广总持经》卷1 广说,未来将受无量苦。又罪业的成就,可从三个层面来考虑,即根本罪、方便罪、成已罪,如佛开示:“善男子!是十业道,一一事中各有三事:一者根本、二者方便、三者成已。”12

  注12、《优婆塞戒经》卷6〈24 业品〉(CBETA, T24, no. 1488, p. 1067, a23-24)

  如上所说,表示有三种罪,其罪有轻、有重,有智慧的人,让他只有根本罪,最多到方便罪,不会有成已罪。如地狱罪虽重,若只得根本,最多下寒冰、火热等地狱;如加上方便罪,则下红莲、大红莲、号叫、大号叫等地狱;如根本罪、方便罪、成已罪者都成就,则下无间地狱。譬如有根本罪、方便罪,但没有成已罪,也就是不曾向人毁谤阿赖耶识,其罪则轻,只需要佛前征求一人听闻发露忏悔(对首忏),并发愿护持如来正法而实行之,即可灭罪。若有根本罪、成已罪,但不曾施设方便毁谤正法及谤贤圣,虽是地狱罪,但不至于成为无间地狱罪,只需佛前征求四人听闻发露忏悔(对众忏),并发愿护持如来正法而实行之,即可灭罪。若是成就根本罪、方便罪、成已罪三罪,舍寿必下无间地狱受无量苦。而具足凡夫性的罗丹自身已成就三罪而不知,为什么?罗丹起心动念想毁谤如来正法及毁谤弘扬如来正法的真善知识平实导师,已是根本罪具足;自己在网站上贴文,或者书写《佛法与非佛法判别》一书,邀请他人助写、助印成书流通,并上网张贴广为流传,方便罪具足;因为纸本及网络流通,使他人藉著阅读罗丹等人文章而了知罗丹等人毁谤用意,成就毁谤如来正法及毁谤贤圣之罪业,成已罪具足。如是三罪具足,舍寿必入无间地狱无疑。唯除公开殷重忏悔、发愿极力护持如来正法,方能灭除一阐提重罪,免去无间地狱业;但仍须日日在佛前发露忏悔及护持正法的正行,且在临命终前见好相,一般地狱罪方得免除。若临命终前不见好相,已有公开忏悔及一生极力护持正法的正行,殷重忏悔亦复功不唐捐,能暂入地狱,甫受苦已,不久因心中大忏悔故,即出地狱,即得解脱。以上这个罪业定义、内涵及灭罪的道理,也是佛在《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别经》、《优婆塞戒经》等经所说的真实义理,提供给罗丹等人参考。

  以上后学种种说法,老婆至极无以复加,还望罗丹等人有空闲时,于寂静处省思再三后学所说,如此才是有智慧之人,如此才不是愚痴无智之人。也预祝罗丹未来能消弥毁谤三宝重罪,纵使临终前不见好相,但公开殷重忏悔及一生极力护持正法的正行,能暂入地狱,随即出离地狱,即得解脱。最后预祝罗丹未来能够明心见性,发起根本无分别智,入菩萨僧数中;再经闻思修证后得无分别智,具足见道功德而得通达,乃至进修道种智,圆成诸佛所需一切种智,成究竟佛,何不快哉!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全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