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佛子向正道——(十八)----游宗明老师

  论释印顺说春风起而黄叶落——印顺言真常唯心论乃有不可告人之秘密

  释印顺于《无诤之辩》说:

  时雨滋而枯草腐,春风起而黄叶落,吾佛即缘起而开唯名性空之二谛,学无方便者,又执有而滞空矣!然执有滞空,实不足以言中道。1

  注1、释印顺著,《无诤之辩》,正闻出版社(台北市),1992 年3 月修订一版,页111。

  友人见题目而怪哉!问:“错在何处?”曰:“哪有春风起而黄叶落?形容词用错了吧?”形容而有误,只是形容不当罢了,可能是气候反常,或是心情不佳故有此写照;他人是春风得意马蹄轻,春风又绿江南岸;就算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春风总是给人有愉悦的生命力。若说秋风起而黄叶落则写实也,至于枯草自然风化就会腐,也不必及时雨来滋润,再怎么滋润还是腐草一堆。其实这两句乃是印顺法师有感而发,大叹“真常唯心论者乃有不可告人之秘密”2。真常唯心论有什么不可告人之秘密?若照释印顺的思想理论,真常唯心也不过是性空唯名而已,会有什么不可告人之秘密?他已经自违己说都还不知道呢!释印顺说“承真常论者融化梵我之倾向而扩充之”3,所以会有不可告人之秘密,这只是释印顺的想当然尔;梵我只是意识境界,一如造物主思想同是意识思惟推理的产物,乃是意识思想的东西,有什么真常唯心可言?哪里会有什么不可告人之秘密?

  注2、释印顺著,《无诤之辩》,正闻出版社(台北市),1992 年3 月修订一版,页115。“承真常论者融化梵我之倾向而扩充之,真常唯心论者乃有不可告人之秘密。”

  注3 同上注。

  然而若说没有秘密,为何释印顺大声疾呼至少也有六十年,著作《妙云集》写了一大堆,告诉大家“佛法就是唯有‘缘起性空’而已”,可是那些坚信八识论如来藏真常唯心的人,信心坚定,始终不移,莫非其中有什么秘密是我释印顺不知道的么?释印顺若会这么想,那还真的是被他猜中了呢!可惜他不会这样想的,否则不会一直要把真常唯心打成梵我神我思想,而把最究竟、最了义的佛法当作外道见。

  释印顺认为 佛说三法印,无我就是没有一个我,五蕴之我只是因缘和合,缘散即灭,所以无我是正确的;而真常唯心说有一个常乐我净的真我,这不是矛盾吗?所以若说有一个真常不灭的我应该是错误的。他更清楚地说,凡是认为有一个如来藏不灭是错误的。目前佛教界的思想分为:相信释印顺与不相信释印顺两派而已,可见释印顺思想影响台湾的佛教界很大。在正觉同修会平实导师未出来弘法之前,台湾可说是释印顺思想的天下;现在则是大为改观,因为大家渐渐知道佛法不是只有缘起性空,六识论者所说的缘起性空并非佛法中说的缘起性空,其实就是断灭论。释印顺也知道这一点,才需要从识阴中再把意识细分一分出来,建立为常住不坏心,主张细意识常住不坏,不属于识阴所摄,他没料到的是自己因此又重新堕入识阴中了。

  释印顺在《中观论颂讲记》中说:

  龙树学的特色,是世俗谛中唯假名,胜义谛中毕竟空,这性空唯名论,是大乘佛法的根本思想,也是‘阿含经’中的根本大义。凡是初期的大乘经,都异口同音的,认为胜义皆空是彻底的了义之谈。后期的大乘学,虽承认大乘经的一切空是佛说,但不以一切空为了义的彻底的,给他作一个别解。大乘佛法,这才开始走上妙有不空去。这又分为两派:一是偏重在真常寂灭的,一是偏重在无常生灭的。要理解他们的不同,先须知道思想的演变。龙树依‘般若经’等,说真俗无碍的性空唯名。但有一分学者,像妄识论者,从世俗谛中去探究,以为一切唯假名是不彻底的,不能说世俗法都是假名。他们的理由,是“依实立假”,要有实在的,才能建立假法。譬如我是假的,而五蕴等是实在的,依实在的五蕴等,才有这假我。所以说,若假名所依的实在事都没有,那假名也就无从建立了。这世俗谛中的真实法,就是因缘所生的离言的十八界性。这真实有的离言自性,在唯识论中,又解说为三界的心心所法。意思说:离言的因缘生法,是虚妄分别识为自性的,所以成立唯识。这样,世俗可分为二类:一、是假名的,就是假名安立的徧计执性。二、是真实的,就是自相安立的依他起性。假名的徧计执性,是外境,是无;真实的依他起性,是内识,是有。所以唯识学的要义,也就是“唯心无境”。4

  注4、释印顺著,《中观论颂讲记》,正闻出版社(台北市),1992 年1 月修订一版,页12~13。

  释印顺犯了二个极大的错误,既然说有“真实的离言自性”,则此“离言自性”能出生缘起法,那么“因缘生法”就无离言自性可言,否则就变成有两个离言自性了,因此不可以说“离言的因缘生法”。有人不知道“离言自性”是什么意思,不免要略作说明。应知蕴处界因缘所生万法皆无自性,有自性能生万法的唯有第八识如来藏;而如来藏非言说所及,一落言诠已是蕴处界之法,故如来藏能生蕴处界的自性就称为“离言自性”。这个离言自性是真实的,不是想象的,故称为“真实的离言自性”。有什么真实?就是有能生缘起法、蕴处界等一切万法的真实性,可以被实证的菩萨们亲眼现观及证实,故称为真实;这个真实就唯有如来藏才有这个真实性与如如性,所以如来藏又称为真如。

  “依实立假”不是“依实在的五蕴等”才能建立假法,《心经》明言五蕴皆空,释印顺怎么可以说是依实在的五蕴?那五蕴岂非常住而不空?五蕴只是假有,并非永恒不坏,故不可以说“有实在的五蕴”,这么简单的道理,释印顺法师怎么也会犯错?正是释印顺不知道“实”的在哪里,落入“虚”的五阴中,所以才会犯错。不要以为只有释印顺不知道“实”在哪里,那些自以为是大师、大法王、转世活佛也都还不知道“实”的究竟是什么呢?至于“实”的究竟在哪里,就更不必谈了。这些自以为出家而能把佛法流传下来的人,以及密宗自以为能从世尊、祖师一代一代口耳相传而传下来的佛法,其实都把真正佛法的核心搞丢了;因此虽然知道“假必依实”、“依实立假”的道理,却找不到这个“实”是什么?如果说“实”就是佛法的核心,而此“实”即是缘起性空,那么释印顺当然会说他找到了,而释印顺所说的佛法核心,就是缘起性空。5

  注5、释印顺著,《唯识学探源》,正闻出版社(台北市),1992 年3 月修订二版,页9。“所以我说原始佛教的核心,是缘起。”

  然而遗憾的是“缘起性空”并不是佛法的核心,因为缘起性空是在讲宇宙万有的关系法,只涉及生灭有为的现象界的缘生性空,谈不上缘起法。缘起法说的诸法缘生性空并不是“心”,释印顺把缘生性空错当作缘起性空了。反而释印顺所排斥的“真常唯心”才是佛法的核心。不论谈佛法或整个宇宙,最大的奥秘就是这个心,可是这个心却不是意识,这就是释印顺及其追随者诸大法师,以及六识论的密宗喇嘛们,所不知道的最大盲点、最大秘密。

  林建德写了一篇〈论印顺法师“法性智”与“涅槃智”之多种诠释及其一贯理略〉可以略知释印顺的思想脉络:

  如“缘生缘灭”(缘起)是阿含思想的核心,而过渡到《般若经》则成为“不生不灭”(性空);但究极而言,缘起即性空,性空即缘起,此在中观学中得到进一步的阐扬。6

  注6、林建德著,〈论印顺法师“法性智”与“涅槃智”之多种诠释及其一贯理略〉,《玄奘佛学研究》第11 期,2009 年3 月,页195。

  缘起是生灭法,生灭法不能单独存在,要依“实”而立,为了建立此“实”而说性空。如果这个“性空”不是缘起,更非“缘生”,既然说性空是不生不灭,缘起是生灭,不生不灭不等于生灭。当缘起法灭的时候,只能说没有缘起诸法,不能说缘起灭就是不生不灭。性空的本意是说“蕴处界诸法都无自性,藉缘而起,无常必坏,其性本空”故称为缘起性空。把缘起性空的“性空”现象,当作不生不灭是错误的认知,因为缘生而性空,这个性空只是依附于蕴处界才能存在的现象,只是一种现象而非万法本源的真相,不该建立为“实”,不应该也不可能成功地发展或建立为“实相”。不生不灭、其体如虚空而又能生万法的,是唯有第八识如来藏独有的“空性”。“不生不灭”可以藉缘出生各类缘生法,因为祂不灭,而祂之所以不灭,是因为祂本来就不生―从来没有出生过,如果有生,就必定有灭,不可能生而不灭。而会灭的,就一定是消失了而说它灭,会灭的蕴处界当它会再出现时,一定有重新出生它的“因”,不可能凭空无中生有而冒出来;释印顺不该不懂这个道理,因为他自认是龙树中观的继承者,而龙树早就主张“诸法不自生、不无因生”,他不该与龙树公开唱反调。

  此“因”能真实出生缘起性空的各类缘生法,故称为“实”。此“实”不生不灭,永恒存在,故缘起而生的有为法亦跟著永远存在,因此而说缘起性空,以有空性之真实法而说藉缘而起的一切有为法性空。所以佛法绝对不是一切法空,既然非一切法空,那就是有个真常不空的空性实法。所以真常唯心并没有错,只是此心并非意识心,而是另有所指,这才是重点所在;释印顺应该从这里去找“真常唯心论者乃有不可告人之秘密”,而不是把意识心当作真常唯心的“心”。可惜释印顺终究只相信密宗应成派的中观见所主张的细意识常住说,相信六识论的人,除了意识心之外,还能有什么常住心?当然没有了,所以印顺排斥真常唯心。

  释印顺用“灭相不灭”来取代真如之不生不灭7,乃是把中国字七颠八倒,叫人读不懂他的意思;灭就是灭了,就是空无了,怎么可以说灭相不灭?许多大法师、大居士们读不懂释印顺的书,却怕人家说他不懂,因此瞎捧释印顺法师为佛教泰斗、佛法高超;这也是师父不作怪、徒弟不来拜的一种。经典说:【佛告婆罗门:“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8,这就告诉我们缘起法的“缘生”、“缘灭”都是有“因”而不是唯“缘”的;生固然要有此“因”,灭也要有此“因”;若是无此“因”而说此有故彼有,则只是缘生法,而非缘起性空,所以如来说要离于两边而说中道。若离此“因”而说中道,则是无因唯缘的假名中道而实无中道,应成派中观即是这一类错误的中道思想。释印顺所质疑的“真常唯心论者乃有不可告人之秘密”乃是能生万法的此“因”,此因即是第八识如来藏是也,经文已经很明白、很大声地讲了,但释印顺就是看不明白,听不出来。要知道释印顺到百岁之龄还是耳聪目明,为何听闻不见?只能说他不信佛语;不信佛语,就会看不下去、听不进去,因为他认为大乘经典有问题,有可能都是后人感怀世尊而写的;可是释印顺也写了一篇〈大乘是佛法〉,说只要是佛法就应该信受,则释印顺应该努力去研读圣玄奘大师的论著。

  注7《楞伽经详解》第四辑176 页,亦如印顺法师主张一切法空为般若,主张一切法缘起性空为真如,以缘灭后之“灭相不灭”为真如,彼云:“灭相是不灭的,所以问:‘那就真如那样的住吗?’是真如那样的,却不是常住的。”

  注8《杂阿含经》卷2 (CBETA, T02, no. 99, p. 12, c23-25)

  中国出了一位非常伟大的圣僧,释印顺却看不在眼里,而去相信双身法藏传佛教的喇嘛教。圣玄奘菩萨为什么要辛辛苦苦地跑去天竺留学?是因为要确定人有八识,而不是六识、七识、九识、十识。这是一个攸关佛教存亡的大问题,千万不可等闲视之,而如释印顺所说的“不立七识八识,也一样是唯识学”9。整部佛法都是在说八识正法,阿含时期隐说第八识,般若方广时期就已经广说了,唯识一切种智诸经更是明说,释印顺为何视若无睹?缘起之所以甚深极甚深,是因为有第八识而甚深极甚深,否则缘起有什么甚深而又极甚深的?六识论中说的此有故彼有,只是龙树所破的诸法共生罢了;佛法中的此有故彼有并不深,可是为何会此有故彼有?这就要探究到第八识妙义了,这个才深。所以当阿难尊者认为十二缘起法很容易的时候,佛陀说:“不,真正懂得缘起法是甚深的,并不容易。”所以为阿难解说了十因缘法与十二因缘法的差别义,在十因缘法中说名色是由本识如来藏出生的。若没有第八识如来藏的中道就没有缘起法,这就是缘起法最深的秘密,因此没有第八识的应成派中观(中道观),其实不是真正的中观。

  注9 释印顺著,《佛法概论》:“佛教后期,发展为七识说,八识说,九识说。佛的区别识类,本以六根为主要根据,唯有眼等六根,那里会有七识、八识?大乘学者所说的第七识、第八识,都不过是意识的细分。”正闻出版社,2003 年4 月新版二刷,页109。

  悟殷法师有一篇〈真常唯心论之“别有一要义”—记印顺导师《印度之佛教》的一段特见〉:

  《印度之佛教》第十五章“真常唯心论”,第二节“真常唯心论述要”,上印下顺导师先说明真常唯心论的立论大义,再以《楞伽经》经义来解说其重要学理;然后 导师说:“别有一要义也,佛说六尘、六根、六识为十八界。有力能生者为根,即有引发六识之功能体。……后世之唯识论者,尚不解何故以种为根,自更难知净心 在缠之发为六根。有欲于唯识外立唯根,则亦未知其所以异也。”10……

  注10《印顺导师永怀集》,福严精舍,2006 年5 月25 日,页138。

  结论

  导师发掘原始的“根”义,经部派佛教,发展到大乘佛教两大唯心论的流变,说明了声闻部派与两大唯心论的思想关连,抉发了两大唯心论的思想源头及流传过程中的相距相摄。这样一来,不但厘清了素来模糊而纷繁交错的思想,也说明了佛教在世谛流布下的思想流变,学者的偏向取舍,造成千百年来印、中佛教内部的诤论。就如“后世之唯识论者,尚不解何故以种为根,自更难知净心在缠之发为六根”,因此,不承认真常唯心论学说,甚至非拨真常唯心论典籍说是伪妄的。导师认为:奉《成唯识论》为正统的学者,在宗派意识成见下,本著旧有的知见去解读真常唯心论典籍,当然会滞碍难通,于是一一料简,不是指称是外道学说,就是言其伪妄怪诞。这些学者,实际上是不知道唯识学思想的流传是从种子识变的唯识(一能变)发展到分别识变的唯识(三能变),从以种为根转而偏向以现行为根,也不知真常唯心论之思想源头及其与唯识内在的关连性,以致委曲了不同系统的思想学说。11

  注11、悟殷法师著,〈真常唯心论之“别有一要义”—记印顺导师《印度之佛教》的一段特见〉。

  悟殷法师也是读不懂经典而只相信释印顺的人,才会有这种结论。相信《成唯识论》的人一定相信真常唯心,哪里会有滞碍难通?会滞碍难通的人是因为相信释印顺说“有力能生者为根”,结果对整个佛法就滞碍难通!六根都不是有力量能出生六尘与六识者,连“恒审思量”而不曾中断的意根都还是从如来藏中出生,何况其他五色根?六根只是名色中的名所摄,世尊在十因缘法中早就明说“名色由识生”,所以六根、六识、六尘都是从如来藏出生。释悟殷所尊崇的释印顺还主张意根是脑神经,那么死后火葬身体烧成灰了,脑神经还在么?还能投胎出生来世的五色根与六尘、六识么?《成唯识论》是整个佛法的正知正见的综合论述,不是一宗一派的思想,释印顺没有实证第八识而读不懂,又没有这个正知见,就不配称为佛教界导师;他写了《妙云集》把众生导引入邪见,应称为邪见导师。

  圣严法师高推印老博综整体的佛教,而说:

  从教团史及思想史的立场,把大小乘各宗的来龙去脉,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谈任何问题,都不是从向来佛教学者的一宗一派的观点出发,而是说出问题的根源及其发展的过程。

  释圣严说:

  释印顺以讲说《起信论》的因缘,把真常唯心论的佛法,自成一系的条理出来,点明它的来龙去脉,不用笼统和会,不必担心发现了诸系法义的互相出入而会让人感到怀疑不信。这也正是历史的方法论,所表现出来的治学态度及其可信的成果。

  圣严法师再继续说:

  ……由于他将印度大乘佛教,分为中观、唯识、唯心的三大系,名为性空唯名,是指《般若经》及《中观论》等;虚妄唯识,是泛指《摄大乘论》、《成唯识论》、《解深密经》等;真常唯心,是指如来藏系统的经论如《楞伽》、《胜鬘》、《维摩》、《华严》、《法华》、《涅槃》等经及《宝性》、《起信》等论。他指出中国佛教除了三论、唯识,几乎都属于第三期的真常唯心系统,就认为他贬低了真常思想,也看轻了中国佛教。12

  然而“肯定中国佛学及印度如来藏系的法义,要比玄奘传译的印度唯识学,更为优越。印老自己未必赞成如来藏系的真常唯心论,却给了《起信论》相当高的评价。”13

  圣严法师如此推崇释印顺,而他自己却说:“可惜,我自己并非研究印老思想的专家”14,如此莫非错过了?这也是奇怪的事。修学佛法在漫长的菩萨道上,有幸能遇到真正善知识,那可是百千万劫难遭遇到的事呀!释圣严怎么不想努力追随呢?还好,应该说,幸亏释印顺不是真正佛门善知识,否则圣严法师不免亏大了,而且还难逃“不识货”之讥。想当佛教真正的法师是不容易的,释圣严虽非释印顺思想专家,却也是被误导而不知,所以跟著释印顺说“性空唯名”、“虚妄唯识”这种说法,来严重破坏佛法!

  注12《中华佛学学报》第13 期(2000),页1~12:〈印顺长老著述中的真常唯心论─以《大乘起信论讲记》为主〉中华佛学研究所创办人释圣严。

  注13 同前注。

  注14 同注 12。

  释印顺把大乘佛教分割为性空唯名、虚妄唯识、真常唯心三系并不恰当,整个佛法就是唯一佛乘,把井水、河水、湖水分为三系其实本质还是水;既然释印顺不赞同真常唯心,昭慧教授也说“实则印顺导师虽判真常唯心不究竟”15,则真常唯心在释印顺看来只是“大乘佛教的一个重要学派,且将它视为摄受‘主张有我而恐惧无我的外道’所说的方便法”16 而已,对学佛可就变成没有实际的利益。这简直是把黄金当废铁一般,释印顺可说有眼无珠;他否认了真常唯心之后,所判的佛法三系就变成没有一系是真的,等于三盘都是鱼目,竟然没有一盘是珍珠?三系其实只有一系,佛法就是真常唯心,唯有依真实常住而能生名色(包含意根)的真心,才能弘演出三乘菩提。唯心就是唯识,唯识不离实相真如中观;学佛若不能于释印顺所说的三系荒谬所在融会而贯通之,则对佛法永远是门外汉。整个佛法就是唯此真常唯心如来藏为核心,释印顺若知道真常唯心,就能通达三乘菩提,则可以击大法鼓,以大音声,依圣教佛戒而善观因缘,来告诉众人这个秘密,则将春风满面,春风起而万物欣欣向荣,不亦快哉!

  注15 释昭慧,〈印顺导师不曾说过禅宗是“梵我外道”—回应慧昭法师与陈英善小姐之“印顺法师说”〉。刊载于《普门学报》第14 期,2003 年3 月〈读者回响〉,页2。

  注16、同前注。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