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道罗丹的悲哀(连载九)----明白居士

  略评外道罗丹等编《佛法与非佛法判别》之邪见

  罗丹荒谬邪见之结论

  归纳罗丹在《佛法与非佛法判别》一书中会有种种荒谬、错误、偏斜的说法,肇因于:

  一、罗丹信奉藏密六识论 而藏密六识论乃是佛所说的常见外道见

  藏密所认知的“心”都是堕在意识中,包括离念灵知心(不起语言文字而了了常知的心)、在第四喜的男女性高潮淫欲觉受中,以及觉知淫欲无形无相而误认为佛说的空性……等,都不离意识所行境界,为什么?因为性高潮淫欲觉受遍身时仍不离受蕴故,觉知淫欲无形无相时不离想蕴故,能领受淫乐的心正是识阴六识故,全都是不离意识的心所有法,都是意识的自性,不离意识心而有,不曾外于常见外道的境界。又藏密所说的法,都在男女双身邪淫法用心,不离欲界邪淫法,将来只能继续在欲界中轮回,永无解脱可言。譬如藏密开山祖师莲花生曾如是开示(由于藏密行者特别喜欢用佛法名相将其隐晦之处包装起来,如果不加以解释,无法使一般学佛人知道藏密隐晦之处的真正意思。为了让大众容易了解及一目了然,就在隐晦之处后面,特别用括号加以解释,使藏密隐晦之处的真正意思完全显露,使藏密如何将印度性力派的邪淫本质套用在佛法名相的真正意思,使藏密如何将男女邪淫技巧套用佛法的真正面目,完全摊在大家面前无所藏匿,完全让大众加以检点,避免不知情的佛弟子们不知藏密邪淫本质,因此误入藏密邪淫法而万劫不复,大大延迟自己的成佛之道。另外,以下凡是对藏密隐晦之处加以说明,均比照上述方法用括号特别解释之):

  尔时当思凡圣一切法因,皆由明点(精液)圆满而出生,故应修持明点增长口授法;于不令人窥见之寂静茅蓬中行之,令其洗身庄严,涂以香油,佩以香囊,始启请勇父(与人合修双身法之男子,名勇父、勇识)空行母(与人合修双身法之女人,名空行母、明妃)众次于具相明母腿上伸置自足,互抱吻、以手摸抚口唇舌,揉双乳或莲杵互观(或互相观赏对方性器官),杵置彼手(将男性性器官阳具置于明妃手中),尽力表示生乐之方便(令明妃知晓男性下体生起乐触的各种方法),正作业时(正在作男女邪淫业时)若生贪欲(若生起贪求性高潮之心),应了达其自性即法身法之妙用(应了达此贪求射精高潮之心,其自性即是法身之法所生妙用),故于贪上认识自性、本来面目(所以就在贪心上面认识心的自性、本来面目,自认为即是禅宗所谓的明心见性),而定于本面上(而认定受乐时之觉知心即是心的自性、本来面目),普通贪欲自能摧坏(能将普通贪欲摧坏),是为由贪欲显大乐之方便(这就是由贪欲显示大乐方便的法门),故应精勤修持。1

  注1、陈健民著,徐芹庭编,无上密乘陈健民上师《曲肱斋全集(三)》,普贤王如来佛教会,1991 年7 月10 日出版精装本,页545

  从莲花生的说法得知,都是在男女双身邪淫法用心,都在男女邪淫技巧用心,都在欲界最重贪上面用心,都不离意识见闻觉知境界。像这样的说法,是为佛所说的常见外道见,为什么?因为佛曾经对常见外道作如是开示:“妄想见故,于心相续愚暗不解,不知刹那间意识境界,起于常见。”2

  注2、《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CBETA, T12, no. 353, p. 222, a15-16)

  经中已说:心中愚昧,不知、不离意识范畴之种种法,就是常见外道法;所以说,凡是外于佛所说的真心如来藏,而言意识心为常住法、为不生灭法,是为佛所说的常见外道法。既然莲花生所说的法,是佛所斥的常见外道法,还会是藏密人士所说莲花生是“阿弥陀佛化身”吗?有这样堕入欲界最重淫贪的“阿弥陀佛”吗?有这样不离常见的“阿弥陀佛化身”吗?想也知道,当然不是;所以莲花生被藏密祖师高抬为“佛”,高称为“阿弥陀佛化身”,乃是天下最大的谎言之一,真是欺人太甚,视众生为无物!所以说,藏密行者说谎不打草稿,真是不畏未来严峻的果报,真是愚痴无智到极点!然而在佛教的戒律上,像这样的大谎言,名为大妄语,名断一切善根人,亦名一阐提人,未来世的果报在无间地狱,受苦无量。

  又罗丹在网站谎称:莲花生死得“很自在”,其实是言不由衷之言,是违心之论,为什么?佛曾开示:

  舍利弗!若比丘说法杂外道义,有善比丘勤求道者应从坐去,何以故?舍利弗!有信白衣敷置高座,不应演说外道语义;若不去者非善比丘,亦复不名随佛教者。舍利弗!说法甚难。如是说者,我说此人名为外道、尼犍弟子,非佛弟子;是说法者命终之后,当生尼犍子道。何等是尼犍子道?邪见是尼犍子道。何等为邪见?谓是地狱、畜生、饿鬼。何以故?舍利弗!身未证法而在高座,身自不知而教人者,必堕地狱。3

  注3、《佛藏经》卷中〈净法品第六〉(CBETA, T15, no. 653, p. 793, b22-c3)

  经中 佛已明说:若是比丘将外道法引入佛门来荼毒众生,用来误导众生法身慧命,死后必入地狱无疑。由于莲花生是将外道法引入佛门,公开演说男女二根邪淫不净法门的始作俑者,误导众生极为严重,其死后直下地狱有份,还有可能是藏密所说的“阿弥陀佛化身”吗?既然直下地狱有份,尚且在地狱受长劫无量苦果无法出离,还有可能如罗丹所说:莲花生死得“很自在”吗?所以说,藏密行者为了能够享用淫欲的快乐、为了享受男女二根相触得以性高潮遍身的快乐及持久,不惜用大妄语来误导众生,也难怪莲花生死后不得善终,也不自在,直入地狱受苦有份,真是咎由自取,怪不得人!然而莲花生已经够愚痴无智了,竟然还有如罗丹等人违心“赞叹”莲花生死得“很自在”,说之为比莲花生更愚痴、更无智,真是当之无愧了!

  又譬如藏密黄教中有“第二佛”之称的宗喀巴曾如是云:

  修曼陀罗时生三昧耶曼陀罗,与入智坛之规,如鬘论云:“所绘之曼陀罗刹那空后,观成所修之曼陀罗俱守护轮、钉魔碍”等,眷属仪轨,如云:“明妃颜殊妙,年可十五六(明妃容貌漂亮,年龄大约十五、六岁);香花善庄严,欲乐于坛中(在灌顶坛与上师共行男女淫乐)。德带摩摩格,慧者加持彼,放寂静庄严,佛住虚空界。”谓与外印(与实体明妃)入等至定(同住于性高潮中一心不乱),若无外印,应与智印(观想之明妃)入定(同住于性高潮中一心不乱)。以正行欢喜声(以男女交合行淫快乐叫床声名为“正行之欢喜声”),召请智轮(召请明点精液),供养浴足阏伽为先,入自身内(观想佛父、佛母交合大乐放出红白菩提心—精液与经血入于自身中),欲火溶化(自己与明妃之欲火溶化而下滴),由金刚路(尿道)至莲华中(进入明妃阴户中)放出智轮(射出明点精液),入于三昧耶轮(两人同住于性高潮中一心不乱)…… 4

  注4、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广论》卷11,妙吉祥出版社,1986 年6 月20 日精装版,页302~303

  从宗喀巴说法可知,密宗所谓最高境界第四喜不过是欲界男女二根(藏密将男女性器官套用在佛法名相上,譬如男根化名为“金刚杵”,女根化名为“莲花”)交合时所产生的性高潮觉受遍全身,名为“正遍知觉”,名即身成佛、名为男女相“抱”的佛(不是诸佛三身之一的报身佛),以及能够在性高潮一心不乱(意思为在性高潮等至中,而且能够持久不退),见其觉受无形无相,名为乐空双运、乐空不二。这样乐空双运、乐空不二境界,都不离见闻觉知境界,是意识所行境界,乃是无常生灭法,不是常住法。

  而此境界乃是欲界最粗重的意识境界,尚且不能出离欲界,何况是能出三界?所以说,藏密所说的法不仅不离男女邪淫欲贪,无法出离识阴,而且也不离受阴境界,仍在五阴所摄范围中,仍在欲界中,尚且无法出离三界中最低层次的欲界,竟然号称为甚深微妙法能出三界,竟然号称高于显宗的无上法,诳骗佛教徒说能够于性高潮遍身时即身成佛,无乃天下最大谎言之一!世上唯有藏密行者喜欢做这样的大谎言、大妄语来误导众生,世上也竟然有如此愚痴无智的藏密追随者如罗丹等人,会相信如此天下最大谎言、大妄语而坚定不疑,真是邪见坚固,坚持我见不舍,若非极度愚痴,何能至此?

  世尊曾开示:若欲成就究竟佛,需经历三大阿僧祇劫修行方能成办,即是要具足五十二个阶位的功德,要经历十信、初住到六住,于六住圆满转入七住,在真善知识传授的参禅正知见下发起疑情,得以一念相应慧明心,亲见本来面目而发起总相智,位列七住位不退。后以总相智为基础,进修相见道之眼见佛性十住如幻观、十行阳焰观、十回向如梦观,断除异生性,进而进修诸地道种智及诸地现观;乃至于最后身菩萨阶段,百劫修相好,无一时非舍身时,无一处非舍命处,非常努力修集福德,未来得以成就诸佛的三十二大人相、八十随形好。后来最后身菩萨在兜率天宫观察因缘成熟,便降身母胎、出胎,示现四方各步行七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而言:“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之后,便隐晦种种神通及智慧,示现如同一般凡夫一样。后来长大成人,有因缘得以出家修道,经历种种苦行;然后认为苦行不究竟,无法成就佛道,才于菩提座下思惟如何成就佛道。于第七天时,一手按地明心,大圆镜智、妙观察智、平等性智现前;并于夜后分,夜睹明星而眼见佛性,成所作智现前,断除烦恼障及所知障,成就四智圆明的究竟佛,此即禅宗祖师所说的“转识成智”、“六、七因中转,五、八果上转”的甚深道理。

  试问:有像罗丹说的莲花生这样仍堕在男女欲贪烦恼障的“佛”吗?有这样连最基本的我见都不知也未断的“佛”吗?有这样我执都不断的“佛”吗?有这样连男女欲贪之烦恼障都不知、不断,还能知、能断更上于烦恼障之所知障的“佛”吗?有这样不需经历三大阿僧祇劫修行,却可以在男女淫欲之下,于性高潮时发起遍身觉受,即名“正遍知觉”的“佛”吗?有这样连最后百劫修相好都没有,却贪恋他人美色,并与之合修双身淫贪的“佛”吗?有这样连成佛所需四智圆满之任何一智都没有,却高称可以使人即身成佛,具足四智圆明的“佛”吗?所以说,藏密的说法荒诞无比,也是后学今生、今世所见最荒诞的教派。像这样荒诞的教派竟然可以存在世间上,并为他人广为供养,真是不可思议,若非被无明笼罩,何能致此?然而世上竟然有罗丹等人相信这样荒诞的教派,显然罗丹等人非常没有智慧,非常愚痴的人,真是可悲啊!

  又宗喀巴不承认有第七识、第八识,曾如是云:

  如是摄行论说,佛为广大胜解者说,八识等令通达者,亦仅显示经有是说。非自宗许,离六识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如圣派集密,说死有光明一切空心,为死心。从彼逆起近得心,为生心。彼二非是阿赖耶识。释菩提心论,虽说阿赖耶识之名。然义说意识,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此于集智金刚疏中已广释讫。5

  注5、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方广文化出版公司,1995 年5 月出版,页387~388

  从该论中,可以明显证明:宗喀巴乃是断见、常见外道具足者,为什么?因为宗喀巴不承认有处处做主的第七识及能生万法的第八识,认为一切法空、一切缘起即是所谓的“空性”心,所以是断见外道一个;又宗喀巴认意识心为常住法,认为意识能出生色阴及名等六识诸法,认为不能外于意识心而有一切法,本身就是常见外道,不离生灭二边;所以说,宗喀巴具足了常见、断见外道见。像这样的具足生灭二边、具足常断二见的人,怎会是藏密所称的“第二佛”呢?有这样堕入常见、断见的“佛”吗?所以说,藏密黄教行者高称宗喀巴为“第二佛”,又是一个天下一大谎言、大妄语。看来世上最会说谎、最会大妄语的教派,藏密真是名符其实,当之无愧!世上也竟有如此愚痴无智如罗丹等人相信这样天大的谎言、妄语,显然罗丹等人非常没有智慧,被人笼罩犹不知,还自以为是,真是可悲、可叹,也真是愚痴啊!同样的道理,达赖喇嘛也承认藏密的本质是在修男女双身法,因为达赖喇嘛曾如是云:

  在无上瑜伽中,有讲到喝酒、吃肉的问题,而这是与男女结交有关系的。其中谈到最主要的问题,就是男女的结交问题,也就是双身的问题。以瑜伽者来讲,如果他是男性,他所依的就是佛母,瑜伽者若是女性的话,那她所依的就是佛父。也就是说佛父佛母是互相依靠的。为什么呢?因为经由身躯的结交之后,粗分的意识和气流会慢慢的缓和下来,渐渐的消失了!而为了使达到最究竟的目的,所以他必须产生大乐才有辨法,为了能永恒的保持这个大乐,所以他的精液绝对不能漏出,一滴都不能漏出,他有辨法运用这个精液!6

  注6、达赖喇嘛和中国佛教访问团之问答,福德海第56 期,2000 年12 月15日出版,网址:http://www.instantweb.com/n/namoguru/issue56.html#A3

  从上面可知,号称“观世音菩萨化身”的达赖喇嘛早已知道藏密的法就是男女双身邪淫法,不是不知道,而且还不知羞愧的说:这是无上瑜伽法,能够使人成佛。真是可悲!有这样的“观世音菩萨化身”,广传如此肮脏、龌龊、淫秽不堪的两根相触的法吗?有这样的“正法明如来”,广传男女二根相触引生的性高潮遍全身,就是“遍正知觉”的“佛”吗?

  像达赖喇嘛这样说法,乃是将外道法引入佛门严重误导众生,未来将与莲花生、宗喀巴一样,死后直入地狱有份,未来无量劫在地狱受苦无量,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怪不得人!像达赖喇嘛广传男女二根邪淫法,竟然还有罗丹等人,相信如此肮脏、龌龊、淫秽不堪的法,若非被无明笼罩极为严重,何能至此?真是佛说愚痴无智的可怜愍人!同样的道理,如果萨迦派的罗丹师父遍德仁波切,以及罗丹自身所说的法不离见闻觉知境界、不离男女双身邪淫法,乃至与女徒众进行所谓乐空双运、乐空不二之男女邪淫乱伦法,后学不免对此二人事先预记:未来舍寿以后,直入地狱有份,再回到人间已是无量劫以后的事了!

  又佛都说众生的如来藏、阿赖耶识是真心,而且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祂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分别,有经典为证。譬如:【佛说如来藏,以为阿赖耶(识),恶慧不能知,藏(识)即(阿)赖耶识,如来清净藏,世间阿赖耶(识),如金与指环,展转无差别。】7

  经中已说“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藏识,两者无差别”。

  注7《大乘密严经》卷下〈阿赖耶微密品第八〉(CBETA, T16, no. 681, p. 747,a17-20)

  又譬如:【诸仁者!阿赖耶识恒与一切染净之法而作所依,是诸圣人现法乐住三昧之境,人天等趣、诸佛国土悉以为因,常与诸乘而作种性,若能了悟,即成佛道。】8 经中已说,阿赖耶识是一切染净之法所依,若能亲证阿赖耶识,未来能够成就佛道。

  注8《大乘密严经》卷中〈阿赖耶建立品第六〉(CBETA, T16, no. 681, p. 738,a4-7)

  又譬如:【一切众生阿赖耶识,本来而有,圆满清净,出过于世,同于涅槃。】9

  经中已说,阿赖耶识本来就有,同于涅槃,已证明阿赖耶识本来不生不灭,就是四阿含所说,阿罗汉灭却自己五蕴十八界后,独自处在无有一丝一毫六尘境界的无余涅槃之本际。

  注9、《大乘密严经》卷中〈阿赖耶建立品第六〉(CBETA, T16, no. 681, p. 737,c24-25)

  又譬如:

  然第八识虽诸有情皆悉成就,而随义别立种种名,谓或名心,由种种法熏习种子所积集故;或名阿陀那(识),执持种子及诸色根令不坏故;或名所知依,能与染净所知诸法为依止故;或名种子识,能遍任持世出世间诸种子故,此等诸名通一切位;或名阿赖耶(识),摄藏一切杂染品法令不失故,我见、(我)爱等执藏以为自内我故,此名唯在异生有学,非无学位不退菩萨有杂染法执藏义故;或名异熟识,能引生死善不善业异熟果故,此名唯在异生二乘诸菩萨位,非如来地,犹有异熟无记法故;或名无垢识,最极清净诸无漏法所依止故,此名唯在如来地有,菩萨二乘及异生位持有漏种可受熏习,未得善净第八识故。10

  注10、圣 玄奘菩萨《成唯识论》卷3 (CBETA, T31, no. 1585, p. 13, c7-22)

  《成唯识论》更明白指出,因地的阿赖耶识就是未来佛地的无垢识,都是同一个心,随义而别立种种名。

  综合上述经与论,在在都证明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也就是众生因地的真心,更是未来佛地无垢识,因此佛所说的真心有种种名,在阿含诸经谓:“我、无我、如、本际、实际、涅槃、如来藏”;在般若诸经谓:“非心心、无心相心、无念心、无住心、菩萨不念心”;在唯识诸经谓:“阿赖耶识、阿陀那识、如来藏、异熟识、佛地真如无垢识”也。这个结果,也是罗丹等人无法否认的事实,因为一旦否认,就是说法与佛颠倒,就是谤佛、谤圣玄奘菩萨,果报难以思议。

  又 佛曾开示,众生如来藏、阿赖耶识本身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分别。譬如:“一切诸法无作、无变、无觉、无观,无觉观者名为心性。若见众生心性本净,名如法住。”11

  注11、《大方等大集经》卷11 (CBETA, T13, no. 397, p. 71, a18-20)

  经中已说:真心的真实性、如如性是无觉无观的。既然离觉观,当然无能所,离相对性;这样绝对待、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分别的心才是《大方等大集经》所说的真心第八识。反观六识论所说的“心”只是入胎四个月以后才被出生的生灭心,意识有觉有观,不离能取与所取,为什么?有一个见闻觉知的境(所取),以及能知见闻觉知的心(能取),他是相对待,不是绝对待。既然有能取与所取,当然不离觉观,所以他有见闻觉知性,他能在六尘广作分别,不是不分别,当然不是《大方等大集经》所说离诸觉观的第八识的“心性”,所以六识论奉行者如罗丹等人所说的“心”是妄心,不是真心。

  又譬如:

  昙无竭!有人长夜信分别乐,乐于分别;不能知、不能觉、不能量、不能信内身寂静无分别乐。昙无竭!有人长夜乐见闻觉知乐,信乐而行;彼人不能知、不能觉、不能量、不能信内身寂灭,离见闻觉知乐。12

  12 《深密解脱经》卷1〈圣者昙无竭菩萨问品第三〉(CBETA, T16, no. 675,p. 667, a18-22)

  经中已告诉大家,真心离见闻觉知,唯有喜欢觉观、见闻觉知的人,不能知、不能觉、不能量、不能相信自身内有寂灭、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存在,这些人都是凡夫。

  又譬如:【如来清净藏,永离诸分别,体具恒沙德,诸佛之法身。】13

  经中已告知,这个真心不在六尘分别,永离六尘的种种分别,祂具有无量无边的功德,是因地有情的如来藏,也是未来诸佛的法身。

  又譬如:【胜义谛者,谓心行处灭无复文字,离于一切见闻觉知。】14

  经中更明白告知,胜义谛(真心)离见闻觉知,言语道断、心行处灭,当然于诸法如如不动,不在六尘分别。

  又譬如:【法不可见闻觉知,若行见闻觉知,是则见闻觉知,非求法也。】15

  经中更告诉大家,真实法(真心)不可以是有见闻觉知的心,若在见闻觉知意识心用心,是无法亲证如来藏、阿赖耶识真实法的。因为无法亲证的缘故,此人名为凡夫,不名圣人,无法列入菩萨僧数中。

  又譬如:【若学习真如实观者,思惟心性无生无灭,不住见闻觉知,永离一切分别之想。】16 经中明确告知,真心不住一切见闻觉知,永离六尘分别,永离一切分别之了知,证明如来藏、阿赖耶识本身离见闻觉知,祂不在六尘中分别,故于诸法如如不动。

  又譬如:【诸法实性非三世摄,不可取相,不可攀缘,亦无见闻觉知事故。】17

  经中亦说,诸法的真实性非过去世、现在世、未来世所摄,亦即非三世之蕴处界所含摄,祂无形无相,不随外境攀缘,如如不动,所以没有见闻觉知等等事相发生。

  注13《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10〈般若波罗蜜多品第十〉(CBETA, T08, no.261, p. 912, a23-24)

  注14 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10〈般若波罗蜜多品第十〉(CBETA, T08,no. 261, p. 914, a8-9)

  注15 《维摩诘所说经》卷中〈不思议品第六〉(CBETA, T14, no. 475, p. 546,a23-24)

  注16 《占察善恶业报经》卷下 (CBETA, T17, no. 839, p. 908, b15-17)

  注17《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59,〈清净品第九〉 (CBETA, T07, no. 220, p.886, a1-2)

  又譬如:

  尔时法上菩萨摩诃萨谓常啼菩萨摩诃萨言:“善男子!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何以故?真如无动,真如即是如来。不生法无来无去,不生法即是如来。实际无来无去,实际即是如来。空性无来无去,空性即是如来。无染法无来无去,无染法即是如来。寂灭无来无去,寂灭即是如来。虚空无来无去,虚空即是如来。善男子!离如是等法,无别有法可名如来。此复云何?所谓如来真如,一切法真如,同是一真如,是如、无分别,无二亦无三。”18

  经中已说,这个真如,不论是一切有情的真如(包括诸佛真如在内)、一切法的真如,都是如如不动,永不对六尘起分别,因此祂无动、无染、寂静故。

  又譬如:【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19

  经中已告知,这个菩提真心,不论是外六入(色入、声入、香入、味入、触入、法入)或内六入(眼入、耳入、鼻入、舌入、身入、意入),祂都不会在六尘分别,故名六入不会故,亦名离见闻觉知,是无所得法、无境界法。此外,禅宗祖师舒州龙门佛眼和尚开示真心离见闻觉知如下:

  须是不离分别心,识取无分别心;不离见闻,识取无见闻底!不是长连床上闭目合眼、唤作无见,须是即见处便有无见;所以道:居见闻之境,而见闻不到。居思议之地,而思议不及,久立。20

  注18《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25〈法上菩萨品第三十一〉(CBETA, T08, no. 228, p. 673, c23-p. 674, a3)

  注19《维摩诘所说经》卷上〈菩萨品第四〉(CBETA, T14, no. 475, p. 542, c2)

  注20《古尊宿语录》卷32 (CBETA, X68, no. 1315, p. 208, a18-22 // Z 2:23, p.284, d2-6 // R118, p. 568, b2-6)

  佛眼和尚开示:这个真心离见闻觉知、无分别,唯有用能分别的见闻觉知意识心,往离开见闻觉知方向,去寻觅本来离见闻觉知的真心方能成办,尽管你穷尽思惟,还是无法思议得到的,唯除一念相应慧找到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才能知道祂不思议处、才能知道祂离见闻觉知。

  又譬如黄檗禅师也开示真心离见闻觉知:

  然本心不属见闻觉知,亦不离见闻觉知,但莫于见闻觉者上起见解,亦莫于见闻觉知上动念,亦莫离见闻觉知觅心,亦莫舍见闻觉知取法,不即不离,不住不著,纵横自在,无非道场。21

  注21、《黄檗山断际禅师传心法要》(CBETA, T48, no. 2012A, p. 380, c2-7)

  黄檗禅师已告知:真心离见闻觉知,若有人认为一念不生的离念灵知是真心,则为黄檗禅师文中所评破的人,为什么?因为他们都是在“见闻觉者上起见解,于见闻觉知上动念”用心,都是在见闻觉知心上用心,不是在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用心,不是在无所得、无境界的阿赖耶识用心,斯人名为不懂佛法者,亦名常见外道也。如果有正知见的佛弟子们,知道见闻觉知心本是虚妄,知道第八识离见闻觉知,也知道用虚妄的见闻觉知心往离见闻觉知的方向去寻觅本来不生不灭、本来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方是有智慧之人;如是之人,未来方有机会一念相应慧触证第八识,亲领受自己如来藏的成佛之性、亲领受自他有情阿赖耶识所显的真如性,圆满七住位不退,名列菩萨摩诃萨数中,名为胜义菩萨僧,不论他或她是出家人或在家人,未来才有机会往十住、十行、十回向乃至十地、等觉、妙觉迈进。

  从这里可以了知,二位禅宗祖师都开示:真心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中分别,是无所的法、是无境界法,与佛同一鼻孔出气,无二无别。既然真心离见闻觉知、不会在六尘分别,还会有真心能见闻觉知的事情发生吗?还会有真心能在六尘中分别的事情发生吗?还会是有所得、有境界的法吗?唯有如来藏藉著种种缘,从自体出生七转识,再由这七转识了知外境之种种诸法,才有见闻觉知可言,正如佛的开示:【诸仁者!心积集业,意(根)亦复然,意识了知种种诸法,五识分别现前境界,如瞖目者见似毛轮,于似色心中非色计色。】22

  注22、《大乘密严经》卷下〈阿赖耶微密品第八〉(CBETA, T16, no. 681, p. 741,b5-7)

  所以如来藏、阿赖耶识自体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分别,是无所得法、无境界法,其所生的七转识各自了别所属的境界法,才有见闻觉知可言,是有所得法、有境界法,所以见闻嗅尝觉知性,以及处处作主性,乃是七转识的心所有法,亦是七转识的自性,更是如来藏、阿赖耶识的局部功能,附属于如来藏、阿赖耶识,不能外于如来藏、阿赖耶识而有,与阿赖耶识非一非异故。由于罗丹是六识论奉行者,不信有真心第八识如来藏,也不信真心离见闻觉知,不信真心不会在六尘分别,不信真心是无所得、无境界法;只相信真心有见闻觉知,相信真心能在六尘分别,相信真心是有所得、有境界法,所以说法处处与佛、禅宗证悟祖师颠倒。像罗丹深执见闻觉知为真心,不乐见真心离见闻觉知,完全印证佛的开示如下:【佛之明法,与俗相背;俗之所珍,道之所贱;清浊异流,明愚异趣,忠侫相讐,邪常嫉正。】23 因此就不断地扭曲经文否定 平实导师演述的第八识妙法。

  注23、《罗云忍辱经》(CBETA, T14, no. 500, p. 769, c22-23)

  经中已说:佛所说的明法(如真心离见闻觉知等),是与世俗人不同的、是与世俗人相反的,为什么?因为世俗人乐于见闻觉知,宝爱于见闻觉知,不乐见其见闻觉知消失,因此世俗人所珍贵、所宝爱的见闻觉知,却是在佛法所轻贱的,不是佛法所宝爱的;而佛法所宝爱的真心离见闻觉知等,却为世俗人所轻贱的、不值得珍贵的。也因为这样,罗丹等人不知佛法的真实理、不明佛的“明法”,乐于暗法而执外境以为实有,所以宝爱于见闻觉知、不离见闻觉知,深执见闻觉知才是真心,才会在生死海中轮回不已而无法出离。佛说这样的众生是不离觉观的人,亦名恶觉观人,也是不懂第一义谛的愚痴无智众生,亦名恶知识,他今生永无明心见性的可能,为什么?因为佛曾开示如下:

  昙无竭!如是觉观之人,不能知、不能觉、不能量、不能信离诸觉观第一义相。尔时世尊而说偈言:“我说身证法,第一离言境;离觉观诤相,无言第一义。”24

  注24、《深密解脱经》卷1〈圣者昙无竭菩萨问品第三〉(CBETA, T16, no. 675, p.667, a25-29)

  像罗丹等人这样外于佛所说的明法,像这样心外求法的恶觉观众生,当然不能知、不能觉、不能量、不能信离诸觉观、本离名言的第一义相。当罗丹等人听闻真善知识说真心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分别,必然不信,乃至毁谤。一旦毁谤,佛说斯人名为“谤菩萨藏”,毁谤佛所说无上甚深微妙法、毁谤一切法的根本如来藏;这样“谤菩萨藏”的人名为二说之人,于佛的圣教故意作出第二种说法故;于二说之时,顿成断一切善根的一阐提人,果报非常严重,为什么?因为佛曾如是开示:

  【云何舍一切善根?谓:谤菩萨藏,言:“此非随顺契经调伏解脱之说(即二说、不如法说)。”作是语时,善根悉断,不入涅槃。】25

  注25、《大乘入楞伽经》卷2〈集一切法品第二〉(CBETA, T16, no. 672, p. 597,c11-13)

  由于罗丹说法异于佛说,与佛所说颠倒,是名二说、不如法说,毁谤佛的无上甚深微妙如来藏法,亦名“谤菩萨藏”,已为自己造下难以挽回的窘境,未来将受极大苦。又佛曾开示:凡是说法与佛颠倒即是谤如来、谤世尊: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摩拘罗山。时有侍者比丘名曰罗陀,时有众多外道出家至尊者罗陀所,共相问讯已,退坐一面,问罗陀言:“汝为何等故?于沙门瞿昙所出家修梵行。”罗陀答言:“为于色忧、悲、恼、苦尽、离欲、灭、寂没故,于如来所出家修梵行;为于受、想、行、识、忧、悲、恼、苦尽、离欲、灭、寂没故,于如来所出家修梵行。”尔时众多外道出家闻是已,心不喜,从坐起,呵骂而去。尔时罗陀晡时从禅觉,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以其上事具白佛言:“世尊!我得无谤世尊耶?不令他人来难问、诘责堕负处耶?不如说说?非如法说?非法、(非)次法说耶?”佛告罗陀:“汝真实说,不谤如来,不令他人难问、诘责堕负处也,如说说、如法说,法、次法说。所以者何?罗陀!色忧、悲、恼、苦,为断彼故,于如来所出家修梵行;受、想、行、识、忧、悲、恼、苦,为断彼故,于如来所出家修梵行。”佛说此经已,罗陀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26

  经中已说,说法与佛颠倒即是谤如来、谤世尊,果报难以思议啊!如果有人二说、不如法说而犯下谤如来重罪,唯除公开忏悔见好相、护持正法及努力勤求能够明心见性外,才有可能免除如是滔天大罪。为什么?因为佛曾如是开示:【若有毁谤是正法者,能自改悔,还归于法,自念所作一切不善,如人自害,心生恐怖惊惧惭愧,除此正法更无救护,是故应当还归正法。】27

  注26《杂阿含经》卷6〈第115 经〉(CBETA, T02, no. 99, p. 38, b16-c6)

  注27《大般涅槃经》卷10〈一切大众所问品第五〉(CBETA, T12, no. 374, p.425, b25-28)

  亦如 世亲菩萨早年阐扬小乘法,诽谤大乘非佛说。后来得其哥哥无著菩萨劝告,方知大乘确实是佛说,方知大乘才是微妙甚深无上法,方知自己已造下谤佛、谤法重罪,想要割舌来谢罪。可是割舌真的就可以免除谤佛、谤法重罪吗?当然不能!因此无著菩萨劝勉 世亲菩萨,用谤法之舌,穷其一生努力弘扬世尊的正法,方免得如斯重罪。后来世亲菩萨听其哥哥无著菩萨劝告,尽其一生努力弘扬世尊正法,于临终之时,不仅免除谤佛、谤法下地狱重罪,而且还得到邻近初地的证量。由此可知,弘扬世尊正法有大功德,可以长养自己的佛菩提道;同样的道理,毁谤世尊正法以及毁谤弘扬 世尊正法的人有大过失,不仅未来无量世大大受苦,而且也延迟自己佛菩提道的修证。因此建议罗丹赶快依经、依论、依世亲菩萨所说公开忏悔(须对众忏)、见好相、护持正法及明心见性外,否则一切无所能为、无所救护,并于临终时,只好随著谤如来藏(谤菩萨藏)的最重业下堕了,再回头,已是多劫以后的事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