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得正法--林奕辰

  感恩诸佛菩萨的摄受,感谢 平实导师、正圜老师与正德老师的摄受,感谢所有护法菩萨勇猛地摧邪显正:集合了这么多的因缘,末学今日才有机会得入正法。

  回忆从前,在还是小孩子的时候,面对世界的种种事物,内心时常会有许许多多的疑问。比如说,“我是从哪里来的呢?”“周遭的人们,会有和我一样的感觉和想法吗?”年纪稍长,看到电影与世间人们对灵魂、天堂、地狱等等的解释,心中的疑问又更多了。“为什么电影里的灵魂一定要长得和死前的形相一样呢?而且还有穿衣服呢!衣服是纯物质的不是吗?”“为什么人们都要烧纸钱呢?如果阳世烧的纸钱可以在阴间流通,那阳世的钞票也应该由别的世界来提供。而且如果一下予烧很多纸钱,那不是就跟阳间的政府大量印钞票一样,会造成阴间的货币贬值、通货膨胀吗?”因为末学从很小的时候,就是一位充满好奇心与求知欲的小孩。看见这世间种种令人不解的现象,以及对自身内心的种种疑问,所以从很小的时候,便很喜欢阅读或听闻各种稀奇古怪的书籍或传说,无论是山医命相卜,或是道家神仙之说、耶教救赎之道,都约略听闻,但总觉得这些都无法圆满解释生命的实际本源与整个世界万法万物的由来。

  大约在末学小学的时候,那时爸爸归依卢胜彦(莲生活佛)的真佛宗;而当时爸爸也希望家人都能一起归依,所以全家也都拿香跟著拜。因为真佛宗是末学比较深入去接触的第一个宗教,所以当时的感想是:

  1、原来这就是佛教呀!不过看起来好像跟平常看到的佛教又不太一样。

  2、为什么真佛宗还有这么多跟道教一样的符咒?还有瑶池金母?

  3、根据卢胜彦书中所写的,真佛宗里有好多可以满足各种欲望的符咒、魔术, 有没有效还不知道,光看名字就非常地吸引人。比如说求财的财神法、求美女的爱染法等等。

  4、虽然卢胜彦有这么多的符咒可以满足欲望,但仍然无法解决我心中最大的问题:生命的实相与意义,究竟为何?为什么要成佛?如何成佛?

  5、虽然真佛宗自谓为佛教,但在当时,教内只重视卢教主的书,以及他所指定的某些经。当时还是小孩的末学,并不知佛教有三藏十二部经论。后来年长才知,其实不只是真佛宗,

  还有许多自认为佛教的宗派,也是只重视教主的语录,而不常阅读佛经,也不求理解体悟佛意。

  由于爸爸归依真佛宗之后,烦恼依然不减,所以后来父亲在我小学毕业之前,就脱离了真佛宗。而由于与真佛宗结下的这个缘,使得末学之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对于所有的宗教都采取相当严格的拣择与判别。虽然爸爸后来跟随朋友接触静坐气功,也到净宗学会去学持名念佛,但末学总是持保留的态度,长期观察。

  浑浑噩噩地度过了求学的生涯,卸下了学生的身分之后,从小悬挂了许久的种种疑问终于到了必须面对的时刻了。就像渴求甘霖的游子一样,虽然长久以来便时时留意与了解各种宗教相关的信息,但在进入正觉同修会之前的一段时间里,末学比以往付出更多的精力去了解各种宗教的教义与经论。当时末学跟妹妹谈论时,也曾谈到自己对宗教的想法:“因为任何宗教都对世人宣讲其终极的目标,所以任何一个宗教,若无法证明可以通过其教义与修行方法来达成该宗教的目标,则该宗教只是一种精神上的鸦片。”经过广泛地了解之后,末学认为,只有佛教的法义最是深刻广大,最能解答心中的种种疑惑。初步决定之后,末学便尽可能地搜集资料,希望能更了解佛陀的法教。

  有一次在书店,偶然翻到一本白话翻译的《楞严经》,当时并没有买下此书,但看到《楞严经》一开头,以阿难尊者蒙难为缘起,以及随后世尊与阿难尊者的对话,感觉非常地真实而且奥妙,于是启发了末学对《楞严经》的兴趣。但令人感到挫折的是,释迦世尊在《楞严经》中种种深妙的开示,对刚起步的末学来说,实在是太深也太难了;而市面上所能找得到对《楞严经》的批注或演示,多半为科判、考据与训诂,其中若有些许在法义上的解释,却往往牛头不对马嘴,没有办法从头到尾地连成一气(注:平实导师于二○○九年底,已陆续出版《楞严经讲记》,此为全球现存唯一开演《楞严经》,最正确了义的经典巨著;精准详实地解说世尊在三藏十二部经中所开演的如来藏妙法,全球佛弟子们切勿错过!)。

  就在当时读经的挫折之下,末学天真地以为,既然《楞严经》被大藏经归类为密教部经典,那么也许参考一些密教部的论述,对于了解《楞严经》,可能会有一些帮助吧?同时,又在网络上看到许多人非常地推崇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都说此论总摄三藏十二部大教,好像不可不读的样子,所以末学也开始了研究《广论》的日子。一开始觉得《广论》把内容分成上中下三士道,好像还蛮有道理的,但愈是深入,就愈觉得里面有好些个地方怪怪的,好像逻辑不太通呀?(注:曾经是凤山寺广论班老师的正雄菩萨,针对《广论》是如何地错说佛法,已写成《广论之平议》一书,于《正觉电子报》中连载。将于连载结束后,汇整发行流通本。《广论之平议》评议精确,立论有据,读之能建立与增进佛法的正确知见与智慧。敬请想深入了解《广论》的佛弟子们快上“正智书香园地”网站下载在《正觉电子报》中连载的《广论之平议》!)

  后来在书店又看到令我大为惊骇的东西。有一本书,是纪录某次达赖喇嘛在美国举办“时轮金刚法会”的过程,卷首上有许多的图片与照片,著名影星李察吉尔也有入镜。问题是在那些图中的唐卡,上头所呈现的时轮金刚,是一对正在站立性交的恐怖夜叉!虽然末学懂得并不多,但总知道佛法也是需要修净梵行。不但出家人不可行淫,而守五戒的在家人也不可邪淫(非人、非处、非时、非道)。而且守五戒只能保住人身而已,若想升天,还要行十善业道才有机会。可是眼前这个画面,明明就是当众在行淫呀!面对这种难以置信的画面,当时末学所受到的震撼极大;而且之后过了一段时间,也在网络上看到喇嘛们在自助餐店买肉来吃,或是喇嘛们跟女朋友牵手逛大街的画面(注:他们并不是偷偷地在吃肉,而是在大庭广众下吃肉。像是在藏密地位崇高的“卡卢仁波切”过生日,他们就是集体吃肉来庆生。)

  后来在钻研各种关于藏密的修行次第之后,也明白确定,双身法是西藏密宗的无上根本大法。想求“即身成佛”,要靠双身法;要修练各种手印、密法,也要靠双身法;可以说,任何一位喇嘛与藏密学人,他们最终都是要走上这一条路的。

  但问题是,藏密喇嘛们的这些行为或修行方法,明显地完全与《楞严经》中世尊所开示的圣教相违。任何一位学佛人都知道,佛是不诳语、不异语、真语者、实语者,只有贡高傲慢、不解佛意的人,才会认为世尊会说出前后不一的话。然而《楞严经》的经文,是如此地说理清楚、条理分明,其义是如此地深奥微妙,绝非一般的世俗人所能写成。如此说来,完全与《楞严经》相违的西藏密宗,不禁令人怀疑:他们真的是佛教吗?(注:进入正觉同修会修学之后,才知道无论是《楞严经》、《法华经》、《心经》、《金刚经》……,世尊所说法皆以第一义谛正理贯串佛法三乘经律。若说《楞严经》是伪经,则等同于谤世尊所说法皆为伪法。)

  纵然有人会以种种解释来为双身法找借口,但无论是任何一种修行方法,总是不能违背因果定律。就像煮沙不能成饭的道理一样,在《楞严经》卷六里,世尊也明讲了:

  阿难!云何摄心、我名为戒?若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淫,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淫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淫、必堕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彼等诸魔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我灭度后,末法之中多比魔民,炽盛世间、广行贪淫,为善知识,令诸众生落爱见坑,失菩提路。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断心淫,是名先佛如来世尊第一决定清净明诲。是故阿难!若不断淫修禅定者,如蒸沙石欲其成饭,经百千劫只成热沙;何以故?此非饭本,石沙成故。汝以淫身、求佛妙果,纵得妙悟,皆是淫根,根本成淫;轮转三途必不能出,如来涅槃何路修证?必使淫机身心俱断,断性亦无,于佛菩提斯可希冀。如我此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

  然而,西藏密宗却想要“以贪止贪”,就如在火上添油一样,其火势必然愈猛烈,永无止息的可能。而且后来从宗喀巴的另一本根本作品《密宗道次第广论》,以及藏密诸多“法王”的论续中也了解到,藏密的双身法,并不是只修一次即可,而是要天天修、时时修,性交过程不可中断的。这就好像某个吸毒的人,自说要以毒品来练定力,想要“以贪止贪”,但我们却看著他天天吸毒、时时吸毒,究竟他的定力在何处?他又止了什么贪?这也是不辨自明的。

  又有人辩解到,藏密的双身法,男女双方并不是真的交合,只是阴阳相抱在练气而已。假若真是如此,那藏密的双身法,比起道家的小周天、大周天,在层次上又低俗太多了。

  再进一步想,《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二十中,记载了欲界人天众生等淫欲之相:“阎浮提人男女交会,身身相触以成阴阳。拘耶尼、弗于逮、郁单曰人亦身身相触以成阴阳。龙、金翅鸟亦身身相触以成阴阳。阿须伦身身相近,以气成阴阳。四天王、忉利天亦复如是。焰摩天相近以成阴阳。兜率天执手成阴阳。化自在天熟视成阴阳。他化自在天暂视成阴阳。‘自上诸天无复淫欲’。”人类与畜牲等众生,以交合射精为淫;阿修罗、第一四王天与第二忉利天以男女交形合气为淫,第三夜摩天以相抱为淫,第四兜率天以执手为淫,第五化自在天以相笑为淫,第六他化自在天以相视为淫。也就是说,层级愈高的欲界众生,他们相淫的行为便愈淡薄。

  反观藏密的双身法,是要与多名未成年的少女,日夜不停地杂交,再将交合过程中,二根所生之液体喝下,名之为灌顶。此种严重的淫贪,早已远离天人与人间的境界了。(注..平实导师于二○○二年出版了四辑《狂密与真密》,精湛地阐述藏密的错谬与佛法的正修要道。《狂密与真密》的内容已公开于网络上,供大众免费下载。想了解佛法正讹,或者想窥破西藏密宗种种西洋镜的学人,敬请把握值遇正法的良机。)

  再论及喇嘛们吃肉的问题,总有不少人会说,西藏地区因为气候的关系,蔬菜不易取得,故不得已而食肉。但现在网络发达,信息流通快速,我们可以很轻易地看到,原来在西藏地区的蔬果供应,其实是非常丰富的!而且也有证据显示,喇嘛们是在自助餐店里点“鸡腿饭”来吃,这就表示喇嘛们是在“自由意志的选择”之下吃肉,并非环境气候等因素逼迫而吃肉!事实上,喇嘛们吃肉的原因,就是为了能够拥有长时间勃起的性能力,好用来修双身法!

  也有人说,喇嘛吃肉,是在超度被吃的众生。但仔细一想,众生最宝爱的,莫过于自己的身体;无论自己的美丑如何、高矮胖瘦、四肢健全或有缺陷,每日总会想要吃点什么好料的,或擦点什么保养的,来“多爱自己一点”。若是有人蓄意要杀伤自己,第一个反应也都是要抵抗或是逃离;而众生若是被杀害,其愤怒的心情,可想而知。如果说喇嘛吃肉是在超度众生,那么试问喇嘛自己是否愿意牺牲生命给别的喇嘛吃?如果自己都做不到了,怎能厚颜要求其他的众生牺牲生命来布施肉身?

  综合以上所述,当时末学的心情是十分地沉重复杂,心想:难道这世上已无真正的善知识可以引领大众深入正确的佛法?难道自己就要抱著自小就有的疑问,庸庸碌碌地过一生?

  后来在某个因缘时节中,偶然发现正犀菩萨写的《真假活佛》一书。当时看到此书名,第一个印象——直觉此书应与卢胜彦有关,因为在很多的宗教书籍之中,只有卢胜彦常常在自己的书中以“莲生活佛”自居。拿起一看,果然如是。当时的阅读感想是,此书内容条理分明,说理清晰,对于真佛宗在法义上的错误,皆提出证据明确的评论。而《真假活佛》的作者在一开始也提到,他对于三乘佛法的实证智慧,皆是受教于 平实导师。当时末学便认为,身为弟子的作者,就可以写出如此有智慧的内容,那当师父的 平实导师一定更是不得了!

  接下来又因为在调查藏密双身法与五甘露的相关数据中,意外地在网络上阅读到《狂密与真密》的全文电子版。记得当时是要调查“大香小香”的细节,原先以为“大香小香”是宗喀巴用来修练双身法的“明妃”(好像后宫佳丽三千人的用法)之名,结果却发现,“大香小香”竟然是用来制作“藏密甘露丸”的大便与小便!(注:对此吃屎饮尿的行为,世尊在《楞严经》中已预先破斥。详情请见《狂密与真密》四辑。)

  藉由《狂密舆真密》的网页电子版,末学才有幸拜读 平实导师的其他巨著:《无相念佛》、《念佛三昧修学次第》、《邪见与佛法》、《大乘无我观》、《甘露法雨》……等。末学阅读后的感想,就如同会中某位曾在广论班待过数年的师兄一般。这位师兄在进入正觉前的数年间,曾详细比对过藏密的说法与 平实导师的说法。他发现 平实导师在书中,针对藏密的外道知见所破斥的言论,全部都是真的!而 平实导师所开演的如来藏正法,的确是 释迦世尊在三乘经典中所贯串的核心妙理,完全能够补足师兄在他学佛过程中所产生的疑惑与空洞!

  当时虽然有幸能遇到 平实导师的著作,但由于过去所接触的因缘,以及眼见时下种种附佛外道的横行,而且佛教界全球知名的各大山头,全都一致指责 平实导师为“邪魔外道”,网络上排山倒海而来的非难,都说“萧家班的都很会批评人”。一想到卢胜彦当初是靠著骂林云起家的,所以一开始末学的戒心非常地重,就连向台北讲堂请阅邮寄结缘书,也是不敢署名。在接触 平实导师著作的一开始,末学仍是在网络上很努力地搜集“批萧文章”来研究。

  当时的想法是:

  1、藏密就算是错误的,这也不代表正觉同修会就一定是正确的,所以还是要小心地拣择。

  2、在这些反对正觉同修会的文章中,假如可以看到引经据典、说理清楚的言论,而正觉同修会

  又无力提出更令人信服的辩驳的话,那末学也许就不用花太多时间去了解正觉同修会了。

  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就当时末学所见,几乎有九成以上的“批萧文章”,都是内容空洞的谩骂与挑衅,不但无力引用教证来证明自己的论点,甚至还有不少人只是单纯地想保护自己的喇嘛上师,在自己都不了解双身法的情况之下,凭著一股蛮勇,也跳下来发言加入论战。试举一个当时在网络上看到的典型例子,有个人这么说:“我想问问看?……现在的人除了试管婴儿外……哪一个人不是父母双运而来?”但如果真的有去深入了解双身法的人,就会知道,双身法并不是指夫妻之间的行房。要修练“无上瑜伽”的双身法,所需要的是“多位”“未成年少女”当作“耗材”,来供喇嘛们性交,而且不是做一次,是天天做、时时做、分分秒秒都要做。而已成年的女孩,无论是否已婚,也可以用来作为其他“秘法”的“耗材”。理智的人都知道,任何一个文明国家的法律,性侵未成年的幼童皆是重罪;而和有夫之妇性交,也是一样要判刑的。

  当时又在网络上看到一篇有不少人转贴,由索达吉喇嘛所撰写、针对 平实导师而来的《破除邪说论》。结果一看,却发现其中有不少自相矛盾之处(当时一看就发觉有许多错,而现在看来,错误更多)。略举二例:

  1、索达吉喇嘛以:“……威音王前,无师自通尚可;威音王后,无师自通则名天然道……”,

  来否定 平实导师。但问题是,释迦世尊当年舍弃外道六师,独自在菩提树下证悟成佛,

  是否索达吉也将世尊视为“天然外道”?

  2、索达吉在文中又说:“……不过密宗祖师就不可同日而语了。真实证悟的密宗大德基本都有其不共的授记,并有有目共睹的弘法事业、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著作以及圆寂时的种植瑞相等可供众人验明他们修证水平的‘证据’……”姑且先不谈其“授记”是否有效,其“著作”是否经得起考验?基本上,“有目共睹的弘法事业”与“圆寂时的种种瑞相”都是非常表相的东西;一个不造诸恶、广修福德的外道信徒,舍寿时若是生天,也可以有种种的瑞相。以“有目共睹的弘法事业”来评判正邪的说法,说穿了,就是“官大学问大”的心态。如果可以用这些很表相的东西来评判法义正不正确,那佛教与其他的宗教又有何不同?(编案:以上数据引用自http://www.bodhi-citta.org.tw/new_page_97.htm,下载时间:二○一年二月二十日。)

  原本预期能目睹精彩又富有深度的辩论,但看起来似乎是不太可能了,只好由自己来判断。本来是打算先看完所有从正觉同修会请来的结缘书,由自己来决定是否要亲近同修会,但在阅读完《无相念佛》与《邪见与佛法》之后,只觉 平实导师用词恳切,内容也十分契合 世尊在经中所说,而且不知为何,当时一见到书中所写的“如来藏”三字,格外地感到亲切,实在是让人无法舍弃想更进一步探究的念头。于是先将请来的《无相念佛》一书,推荐给渴求佛道数十载的父亲阅读。父亲阅毕,即大哭一场,并且随即要末学查询近期内是否能够报名上课。现在想起来,末学十分感谢父亲的护持,由于父亲的信力与决心,现在全家人都在正觉同修会中上课,共沐正法雨,成为相互扶持的同修道友。而当时在等待新班上课的期间,末学仍是继续多方搜集正反二方说辞,并且与三乘经典详细比对之后,才渐渐了解,原来 平实导师所说的法,才是真正完全符合 世尊的教法;也逐渐地明了,在世人对佛经断章取义、错解佛法的情况之下,若没有 平实导师与众菩萨们不惜身命地做法义上的辨正,整个佛教界就只能不断地堕落,也很难将佛法延续到月光菩萨出世的最后五十二年。而末学的家人,从一开始的疑虑,到现在全家皆进入正觉同修会修学,都要感谢诸佛菩萨的方便摄受,也很感激 平实导师与会中诸菩萨们的慈悲勇猛。由于诸菩萨们不忍圣教衰、不忍众生苦,而毅然扛起救护佛子的重任,今日末学全家才有幸能熏习正法。

  又由于 平实导师的慈悲,在新班开课之前,导师特地南下高雄演讲《第七意识与第八意识?》——第七、八识有可能是意识吗?父亲与末学也一同前往聆听。一开始,末学与父亲走到了隔壁给老会员看演讲视讯的大楼,只见当时在场的老会员,各个相貌庄严,行止有序。有位菩萨看我们父子俩像是新来聆听演讲的,便好心地告诉我们,隔壁另一栋大楼是留给我们的,我们可以在那里亲见  平实导师演讲。于是我们父子俩便匆匆谢别菩萨,赶紧到隔壁的会场。

  到达演讲的会场时,只见会场里人山人海,有不少人怀著满脸兴奋的表情在等待演讲的时刻到来。犹记得在开始前,末学先去洗手间上厕所,身旁一位不知名的师兄可能真的是太高兴了,正巧与末学四目相对时,那位师兄就突然对末学笑著说:“我等这个讲堂成立,已经等了五年了!”

  正当演讲快要开始时,爸爸与末学便找了尽可能靠近讲台的位子坐下来。一开始末学还在猜测,平实导师会不会是讲台旁站立的那一位呢?还是靠近出入口的那一位呢?等到 平实导师在位子上坐定,才发现眼前这一位长得瘦小,看起来很普通、很平实的“老伯伯”,就是能为大众开演 释迦世尊所传诸多胜妙法义的大善知识!

  虽然末学在演讲的前几日,有恶补一点点 平实导师的著作,但发觉 平实导师所说的,有许多都是前所未闻的法,不但分析合理,而且也清楚有序,听得让人不觉得疲累,只感觉演讲的时间是过得如此地迅速!会后 平实导师还慈悲地开放听众发问,就像真金不怕火炼一般,完全无惧于任何稀奇古怪,或是来意不善的发问。末学当时也藉此难得的因缘,向 平实导师问了几个问题;平实导师非常亲切而认真的回答末学的疑问,而末学也从 平实导师的回答中,解决了许多的困惑!末学当下就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好好地安住在正觉道场中,精进修学了义正法!

  现在末学进入正觉修学,已经过了三年多了。每周一次的进阶班,与每周二晚上 平实导师亲自讲经,是末学平时忙碌生活的最大享受。平日有空闲恭读 平实导师的法宝,若是刚好读到能解答内心疑问之处,常常会有“应当如是!确实如是!”的喜悦。若要说“能进入正觉,是我此生中最正确的选择”,则是一点也不夸张的!愿所有有缘佛子,皆能安住在正觉宗门之下,一同亲近大善知识,闻熏正法,早证菩提,同圆佛道!

  末学 正辰 合十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