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论之平议(连载三十四)--正雄居士

  ----宗喀巴《菩提道次第论》之平议

  三、将佛法世俗化:

  由于凤山寺法师受台湾释印顺法师的影响,将佛法世俗化非常严重,把世间善法的《了凡四训》的书籍也当作佛法,让教下四众弟子来研讨,作为《广论》的辅助教材。所以《广论》弟子们每天要作善行纪录,结果演变成“行善是为了要作纪录而行善”,把行善的本质给颠倒忽略掉了。又把佛法定位在世间善法上,专在表相上修世间的善法,难道佛法就只有这么简单、粗浅的世俗内涵吗?如此只教导众生行善而不会教导解脱及法界智慧的团体,顶多只能说它是依附于佛教的民间慈善团体,并非佛教的正法团体;但是他们以六识论的主张来弘扬,那根本就是常见外道的本质。此种民间慈善团体是佛法中所说典型的三世怨:众生没有断除我见而累积了这一生的人天善法福德,下一世就感得欲界的可爱异熟果,生到欲界天为天子,或生到人间有钱有势者家里;但是,当下一辈子福报用尽后,只剩下往世留下尚未酬偿的恶业等著受报了。所以第三世就是不可爱的异熟果,必须下堕了;下堕三恶道后,再想要恢复人身,那可是久远劫后的事了。从饿鬼、畜生道而辗转回到人间之时,或生边地、或盲聋瘖哑,那可真是太不划算了。

  但是话说回来,末学的这些说法并非教学人不要行善,反而是要鼓励福智法人广论团体的研修者,以及部分专在慈善、环保、医疗……等世间法上用心的表相佛教团体,更要努力行善累积福德。但是,累积福德时一定要有智慧作为前导—“虽尚未断我见,但却不毁谤八识论正法”,如此才能使累积的福德功不唐捐;将所行的善业,回向求证三乘菩提,进而实修三乘菩提,乃至最后圆满三乘菩提的实证。如此,除了所证得的自受用功德外,所累积的福德也会同时成为将来成佛的资粮之一。如此而行才可以远离三世怨,确保未来世不堕三恶道;一举数得,何乐而不为呢?能够这样做才能算是真的在学佛,才能算是不同于民间的慈善团体,也才算是不同于一神教等等外教的善行,佛法才不至于被世俗化及浅化。因此,断除意识常住我见而亲证三乘菩提、振兴能使人实证三乘菩提的佛法事业,才是《广论》之学人所应该做的事与业,而不是继续沈迷于《广论》的意识境界中。

  四、将佛法小说化:

  凤山寺法师把《前世今生》《死亡?奇迹?预言》《死亡九分钟》《我见过的灵界》等等,以一神教为背景的小说家、精神科医生、哲学家所写的灵异故事,当作佛法的内涵来教导四众弟子,误导众生对死亡产生错误的认知,其过失真是太大了。至于上举书中所说,人死后“灵魂”离开身体,可以到天堂、地狱或世界各地游历,能看到灵界的生活情形,然后再回到自己的身体中。此种说法并非真正死亡时的状况,以其违背真心如来藏舍报时的过程正理故。若自诩为佛教之法师,竟教学人熏习此种错误知见,可真是以盲引盲荒唐透顶的作为,这其实是将佛教神道化。

  又人死后能看见此世亲人或事物,那是在正死位之后,阿赖耶识所出生中阴身的微细意识之体性,已经不是此世之意识;此世的意识在正死位已经断灭,末那识与阿赖耶识已离开原色身而转持中阴身,已另生起中阴身之微细意识故。因此,民间传说与一神教所说死后的灵魂其实是中阴身,但是若说中阴身之微细意识,能回到原来的色身中以及变回原来的意识,绝对没有这个道理;因为原来的色身已经坏灭,原来的意识已经断灭的缘故,无法再回到已毁坏的色身中故。所以,那些在“濒死”状态下所经历的种种境界,仍然都还是此世的意识境界,而后苏醒时也并非死后复生,所以才称之为“濒临死亡”的状态,也就是尚未真的死亡。因此,这些以一神教为背景的小说家等,所撰写的灵异故事、催眠幻觉或濒死经验,只能当作小说消遣时间用,不能当作佛法的内涵来讲授,否则即成引喻失当误导众生的过失。不幸的是,凤山寺的法师们一直是如此把小说当作佛法在教导学人。

  五、将佛法鬼神化:

  再说凤山寺法师,承袭藏传佛教密宗中观应成派邪说,引进藏传佛教—喇嘛教索隐行怪的种种怪诞鬼神邪法;在凤山寺的院内、院外,到处都是绿度母、白度母、玛哈嘎拉等画像及雕像,妄说这些夜叉、罗刹为观世音菩萨化身,教四众弟子礼拜供养这些罗刹、夜叉。因为这些度母都是鬼神、夜叉之类,在凤山寺引进供养以后,全寺已经成为鬼神魍魉盘据之地,不再是吉祥的佛寺了。如何得知呢?今举凤山寺《广论》学习者时常要持颂的《六臂玛哈嘎拉赞颂》为例:

  恭敬顶礼速救观世音,脚踏毗那夜迦佩足镯,身著虎皮下裙大黑天,六臂为诸蛇饰所庄严。右执钺刀次手持念珠,最后鼗鼓猛烈剧摇动,左托颅骨以及三叉戟,如是亦持套索作系缚。威猛之口显露利獠牙,三目严峻发丝直上冲,于额间处黄丹善涂抹。不动王于顶上坚稳合,滴血人首五十为璎珞,珍宝干颅有五饰其首,从树来已受取朵玛者。敬礼赞扬具德六臂尊,如来正法敬慎作守护,三宝胜位敬慎作赞扬,我等瑜伽师徒眷属众,一切恶缘障碍尽息灭,所欲悉地愿能速垂赐。(依《吉祥速救智慧六臂怙主普除灾障之修法仪轨》藏文原文译出)

  从以上文字叙述,就可以看出是夜叉、罗刹假藉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身分,但里头却句句凶暴血腥,明眼人一看就知是凶恶鬼神冒充菩萨,才有如此恶形恶相,绝非真正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之示现也。凤山寺鬼神化之严重,已经远超过民间信仰之神道教的鬼神化了;寺中四众弟子因无明所障就连世间人于世间法的判断力都无法生起,还天天赞颂,经常供养,每日与鬼神打交道,死后不免会被鬼神牵引往生到鬼神道中,此后生生世世难以出离,沦堕恶趣没完没了,真是害人不浅;凤山寺住持如此愚痴无智,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凤山寺自己招徕藏传佛教的夜叉、罗刹等“护法”鬼神众进驻寺中,若不是如法的公开发露忏悔所犯过失,结合全寺僧俗之力与藏传佛教—喇嘛教—划清界线,速速回归世尊正法,当知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就算现在销毁“寺院”内外全部这类画像及雕塑,仍旧难令凤山寺回复寺院该有之清净。

  六、所谓的“离苦得乐”:

  凤山寺法师说:【而就无限生命当中,真正推动你生命向上的力量是什么?离苦得乐。要如何才能得到快乐,去掉痛苦呢?关键在觉和迷,了解了就是觉,不了解就是迷,觉和迷的关键本身就在教育。】(《福智教育园区理念》第14 页)真正究竟的乐是佛地境界“常、乐、我、净”的乐;佛地具足一切种智,三身圆满,四智圆融,才是真正的乐。凤山寺法师一向都不知不会教导四众弟子修证三乘菩提,不但连我见都断不了,反而追随宗喀巴坚固的认定生灭的意识是常住法,分明是在巩固我见,不是在学佛;如此错误的认知,别说是成佛,就连声闻初果的取证,都要等驴年 1到来才能证得呢!因此,凤山寺法师所说的离苦得乐,只能说是意识境界的鬼神相应法,乃世俗人以无常苦生灭的世俗乐作为“快乐”,不离坏苦、行苦。况且他们又不教导学人离欲修禅定(其实凤山寺所有法师们自己也无力证得禅定),哪能知晓色界最低层的初禅喜乐境界?如此,广论团体之学人若能不破五戒、不毁谤正法,其所修的最高境界,最多就只能到达后世生欲界天享受天乐,这样不就是仍然堕于三世怨中吗? 2

  注1、编案:十二地支中并无生肖为“驴”者,故曰“驴年”喻指坚执六识论邪见,则永无实证声闻初果断我见之

  注2、编案:就算能证得四禅八定具足,能往生色界、无色界天,仍不免沦为“三世怨”。

  因此,真正推动生命向上的力量,不在离世俗苦、得世俗乐,而是实修实证三乘菩提;而且发愿此生一定就得断我见,进而亲证真心阿赖耶识,也就是禅宗所说的开悟破参,因此而发起般若实相智慧;然后悟后起修,历经十住、十行、十回向位,乃至地地增上,断除分段生死与变易生死,最后证得佛果,才是真正的离苦得乐。然而藏传佛教所教导那些和度母等鬼神罗刹相应的法,只能在死后当鬼神、当夜叉罗刹,永远无法离苦得乐,永远受生死诸苦。

  又觉和迷的关键,也不在世俗的学校教育或社会教育上,凤山寺法师说法时有如说文解字:“了解了就是觉,不了解就是迷。”然而,到底觉个什么?又迷个什么?也就是说到底应该了解的是什么?却一直没有下文,随学求法者渺渺茫茫只能各自猜解。圣马鸣菩萨所造《大乘起信论》卷1 说阿赖耶识:

  此(阿赖耶)识有二种义,谓能摄一切法、能生一切法。复有二种义,一者觉义,二者不觉义。言觉义者,谓心第一义性离一切妄念相。离一切妄念相故,等虚空界,无所不遍,法界一相,即是一切如来平等法身;依此法身,说一切如来为本觉。以待始觉立为本觉,然始觉时即是本觉,无别觉起。立始觉者,谓依本觉有不觉,依不觉说有始觉。……不觉义者,谓从无始来不如实知真法一故,“不觉心”起而有妄念;然彼妄念自无实相,不离本觉。

  阿赖耶识又称为如来藏,其性本自清净却含藏著无量无数的无明种、业种、有漏及无漏法种,祂出生了妄心末那识及前六识,而真妄和合运作无间。祂函盖一切世、出世间法,一切世出世间法都由祂所生出,因此阿赖耶识与七转识是非一非异。学人必须先如实了知什么是觉,什么是不觉:觉,是由于亲证阿赖耶识心体的本觉,所以名为觉者(始觉);不觉,是由于不能证得这个本觉,所以对法界实相不能真实觉了,称为不觉。若不解诸佛菩萨开示之如来藏妙法,不能信受真善知识之教诲,乃至否定第八识真如者,只能称为无明所障之痴迷者,尚且不堪名为不觉者,只能称为狂妄者。3

  注3、凤山寺法师所言之“了解了就是觉”实质上仍是不觉,乃至应称之为“迷”,以彼不知、不信有阿赖耶识故。若真信受了解诸佛菩萨与善知识的开示,能于此第八识信力具足,然而尚未能亲证者仍处不觉位而非觉者。圣马鸣菩萨于《大乘起信论》中开示之义理甚深微妙,读者欲知此中胜妙义理,可请阅正智出版社平实导师著《起信论讲记》一~六辑,开示论中真实义理,消除古今诸大师及学人对《大乘起信论》的误解,令大乘佛菩提道真实义得以显扬,其内容精彩有智学人必定爱不释手。

  所谓本觉,是说阿赖耶识的本体自性是最殊胜的,自有妄心所不能运作的六尘外之知觉;由于无始劫来本来自性清净,因此祂离一切妄念,所以说为无念;其性如同虚空,函盖一切法界,是一切法的所依,是一切法的总相,也是一切众生本来各自皆有的真如,更是未来修至如来地的法身;由于祂从来离六尘觉知,而又能具足了知器世间、有根身、业种、众生七识心行……等,所以就称阿赖耶识的这种识别性为本觉。无奈众生未能亲证此本来具有之如来藏本觉,而成为不觉者;无始劫来于此不觉位之中,各人的本觉仍刹那、刹那地现行运作,只因众生未悟而说为“隐而不现”。不觉位之众生,随善知识修学参禅所应具备之正知正见,修集证悟实相所须之定力、慧力以及福德资粮,待因缘成熟时,一念相应触证如来藏以后,分明看见本觉,就称之为始觉,就是已经觉悟的人,名为觉者。但是,觉者的层次,从菩萨七住位乃至成佛,其中又有无量差别而可分为始觉、随分觉、究竟觉。因此,始觉者所觉悟的就是阿赖耶识心体如来藏所拥有的本觉,从此远离不觉的凡夫位。由于众生不能如实证知此如来藏根本识,不知不证如来藏本有六尘外之知觉而说为不觉的凡夫或愚人;若已如实证知如来藏,能够现观祂的本觉确实存在,则说为始觉位的菩萨,但其实不论是贤、圣、凡、愚一样都不能刹那暂离此本觉。证得本觉者,就是亲证无余涅槃中的本际,也能开始远离生死苦,这才是真正的离苦得乐。

  所以想要真正的离苦得乐,首先要觅得真善知识,然后随真善知识修学解脱道或第一义谛法。若能具足信力、定力、慧力、福德等庄严,及消减性障(五盖),等到法缘成熟了,一念相应就能触证如来藏;证悟后如实现观了知如来藏体性,确认祂的本觉性,确认祂的心体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无智亦无得,本来就已解脱生死苦;智慧油然而生,即远离二乘圣人的愚痴及凡夫的染污。所以说,触证如来藏要藉由善知识的指导而亲证,不是以世俗的学校教育或社会教育为关键;世俗教育所得智慧是黠慧,是世智辩聪,不是佛陀第二转法轮说的般若智慧。所以说,只要随真善知识修学,不论学历、性别、年龄、职业、年纪,就像六祖慧能大师以及土城老人广钦和尚,斗大的字识不得一箩筐,但因缘成熟了就能开悟破参,般若智慧自然显现。因此,奉劝凤山寺广论团体的随学者,如果真的想要学佛,就要修学第一义谛真正佛法,远离《广论》常见外道法,才不辜负这一世的闲暇人身。

  七、将佛法商业化:

  再说广论团体商业化之严重性,几乎超过一般的股票上市公司了。自从凤山寺所辖之“广福处”,成立了“里仁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后,透过专业人士的筹划,标榜无农药、无化肥、无色素的餐点、食品、日用品等等的零售批发,事业蓬勃发展,里仁商店到处开张,深入全台各个乡镇,至今已经有将近40 家店面,在标榜“有机”的连锁商店中可谓举足轻重,更深入剥夺了市井小民经营的小商店之生机。广福处为了充裕货品来源,又广设各种食品加工厂,以美其名为质量控管的产销一条鞭来增加利润,广设所谓慈心有机农业发展基金会的慈心农场。由原料而加工、而销售,一贯作业,肥水不落外人田;分工细腻,利用众多学习《广论》的学员作商业义工、志工,从事这些贸易牟利的行业,不必支付薪水;对部分特殊人员也只提供车马费,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美其名为“福智法人事业”,蒙骗不知情的《广论》义工与众生争利,竟诳称是“利益众生的佛法事业”。

  由于这样的事实,里仁商店所到之处,一些小本经营的有机商店,想投资的人就不敢投资,已投资的人则是怨声载道;赔钱的赔钱、关门的关门,各个血本无归。而参与共业的免费义工及低薪志工,甚至有业绩的压力,必须全心全力投入“护持”,在事相上都忙得不可开交,色身的疲惫病痛也无止息,哪还有剩余时间与精神能修学佛法呢!4 自然也不会省思《广论》的内容是否有错误,继续沈沦于《广论》的常见外道法中。所以,这不但不是利益众生,反而是损恼众生,而且已完全背离佛道。凤山寺以佛教名义接受信众钱财供养护持,却是用来行商业牟利之实,主其事者已经向下沉沦,而众多追随者却无择法智慧盲目跟进,一起造下沉沦的共业;未来果报现行时,可就悔不当初了,真是可悲又可怜啊!

  注4、编案:事实上在福智法人团体中也完全没有真正的佛法可以修学,因为他们弘扬宗喀巴六识论的邪见,那根本就不是佛法。

  再说,既然是标榜研讨《广论》的团体,必然会研讨到《广论》346 页第8 行,其中宗喀巴有句话说:【皆当断除行贸易等诸恶事业。】凤山寺的住持法师及常住法师、学人们,难道会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吗?却如此大胆做起违背其藏传佛教密宗祖师的话,擅自做起贸易诸恶事业,难道不怕未来在那落迦相见时被宗喀巴责骂吗?或说宗喀巴谤法后已自身难保,无暇顾及他们而无所畏惧?但是,凤山寺僧众现出家声闻相,而如此以佛法之名行商业贸易之实,是严重违犯出家的声闻戒,与众生争利又严重违犯了菩萨戒,内心难道不会感到不安吗?凤山寺的法师们,一方面说要教导学子研读《广论》,另一方面又藉学法者付出的免费及廉价劳力,大赚众生之钱财,如此言行不一,如何堪为人师呢!

  八、将佛法简略化:

  凤山寺福智法人广论团体所弘扬的法,完全在世间法上打转。凤山寺法师说:【佛法上面很深广的,我们不一定马上用得上,可是深广有个基础,就是“下士道”,但即使是“下士道”,我们现在想去消化它,还没这个能力,所以需要冲淡些,而加进去最好的就是儒家思想。】(取自《福智人生》第41 页)又说:【佛法的层次太高,要真正有条件的人才跳得上去,一般普通人根本上不去,所以儒家精神就像阶梯,使我们能平稳地一步一步、又宽又稳地走上去,因此我们觉得孔老夫子实在了不起。】(取自《福智人生》第42 页)无可否认的,儒家思想是中华文化的传统,但毕竟只是在欲界世间善法的层次中。依上举谬论所说“学佛要先学儒家的四书、五经,来当作学佛的阶梯”,那如果没有国学基础的普通大众,不就与佛法绝缘了?但那是说不过去的。要知道佛法函盖一切世间、出世间、世出世间法,儒家孔孟学说只是世间法的一小部分,还谈不上解脱道。

  中峰国师《三时系念佛事》中说:【便就今朝成佛去,乐邦化主已嫌迟;那堪更欲之乎者,管取轮回没了时。】如果每天都还在四书、五经“之乎者也”上面用心,就算驴年到来时也得不成初果,哪能奢望成佛!所以,学佛不一定要以儒家思想为基础,佛法中是众生平等的,大家都可以学佛。不论是解脱道初果到四果的观行修证,乃至佛菩提道五十二位阶的修学,从初信位乃至十信位圆满信力具足,而能渐次修学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乃至最后成佛,一一位皆须圆满不能躐等,于此佛法教理,儒家思想、学说中皆不曾梦见。所以,学佛压根儿就不需要“儒家思想当作学佛的阶梯”,乃至学习儒家思想产生执著者,反而可能会更增长我见、我执,致令学人离解脱道及佛菩提道更远。

  凤山寺法师又说:【西方伟人中最了不起的,我觉得是耶稣,东方是佛陀跟孔子。】(取自《福智人生》第44 页)虽然孔子、孟子都是中国历史上伟大的思想家,耶稣是西方一神教的教主,但都还是被他们自己系缚在三界的欲界之内,都未证得法界实相,乃至连解脱道粗浅法义都不懂,至今无法证得声闻初果,怎能和正遍知的佛陀相提并论呢!难怪凤山寺法师喜欢把一神教的灵异故事作为《菩提道次第广论》的辅助教材,喜欢把孔、孟学说作为《菩提道次第广论》的主轴;再加上喇嘛教—密宗的鬼神法,东拼西凑,成为寺内的“佛法”正式教材。而佛陀初转法轮的四阿含,二转法轮的般若诸经,及三转法轮的方广唯识诸经,他们从来都不曾讲过半部,不曾词组只字来依文解义,最多就只能诵念而不解其义。难怪凤山寺法师会以诳语搪塞说:“在家居士是永远烧不开的水。”意思是说:“你们居士只要努力护持凤山寺就可以了,不必妄想修证的事。”但是,别说是依止凤山寺的在家居士们,就连凤山寺的所有出家众,上上下下个个都一样是烧不开的水呢!这都是因为缺乏真善知识教导明心开悟的方法与义理故,也是迷信宗喀巴的常见外道邪见所导致。

  凤山寺有一位法师,写了几首赞颂歌曲,其中有一首歌名为〈思念〉,歌词如下:

  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我在人世间昏睡!

  朝朝日出而作,日落却无法而息;

  我的心在漂离,似乎要离我而去。

  总有一些心事,无人能懂,有一些不能契及。

  海水潮,潮涨潮息,天天日子这样过去。

  上师啊!我的心在思念你!何时你来找我回去!

  上师啊!结束流浪的日子!

  直到遇见你—心灵的皈依,直到—遇见你……。

  这首歌词真的很令人感动,不知作者写作时的动机如何,纯是为音乐的欣赏而作?或为思念赞颂日常师父而作?如果是这样,那就无话可说了。如果是另有玄机,是为了能使在家、出家四众,于唱诵中思索起佛法的修证,起心动念求能于三乘菩提见道,功德可就大了;若真如此,就表示佛的正法在福智广论团体中仍然奄有一息,是可喜可贺之事!但是否如此,则要等待时间来证明了。

  以上所说正是末法时期,佛法被部分崇尚藏传佛教—密宗法义的寺院加以浅化、世俗化、外道化、鬼神化、商业化……的事实;追根究柢,都该归咎于西藏喇嘛教外道法的入侵佛教,祈望有缘众生都能了解现况,作为依师学佛的参考。套句凤山寺法师的说法:“以前是糊里糊涂的来,现在不能糊里糊涂的去。”这句话,总算说得很中肯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