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向正觉

  林正溪

  从小就在思索,我怎么会来到这个处处充满险恶、痛苦,又充满贪瞋痴慢疑、互相猜忌利用的五浊恶世呢?在这世间短短几十年的性命结束后,又将往何处去?如何探知?我要如何才能作主,去到自己想要去的世界?要用什么方法及途径,去达成自己的愿望?人生的意义何在?

  有人说:“人生的意义在创造人类继起的生命”,这是真实的吗?疑!疑!疑!在迷迷糊糊的情况下来到人间,又在茫茫然然、尔虞我诈、艰难困苦的浑浊世间,每天为三餐温饱,而不得不卖命工作。就这样寻寻觅觅四十五寒暑,仍在茫茫苦海中浮沉,不知所向。只能体认到世间的一切,都是刹那刹那地生灭变异,一切都是虚妄不实;也了知这个世间是无常的,众生都是在苦中作乐,醉生梦死。有人说“人生如梦,梦如人生”,就是一个很贴切的描述。

  公元一九九○年,经我的同学介绍而归依宏海法师,并在台北市罗斯福路的道场修学佛法。因是第一次接触佛法,感到很惊奇。由学法中,让我渐渐地了知一点佛法的内涵,但仍是极其粗浅的。同年,道场举办了一次禅七,我因从未参加过禅七,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报名参加。在禅七中,依照法师的教导,学习坐禅,感到真的不可思议。在禅坐中,只觉得一瞬间经过一道时光隧道,进入了好像是另一个时空的境界。顿时,双腿酸痛到极度的痛感没有了,再则呼吸及心跳也没有了,整个色身都没有了。但意识心仍是了知自己在打坐。对一个初学佛法、知见极其不足的我,初次打禅七,能进入这样前所未有、未见、未知的殊胜境界,太不可思议了。可惜一支香的时间就好像只有三至五分钟的短暂而已。引磬“ㄎㄧㄤ”的一声,把我从定中惊醒;不得不起身跑香,否则真想一直坐下去,看它往后如何继续演变下去。其实,那只是禅定中的意识心与五别境心所有法的定心所相应,所生的意识境界而已,乃是虚幻不实的境界相。如《金刚经》所说: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自从那次禅七之后,我了知佛法是很深奥的,深到令人难以臆测。释尊在经典上所说的,应该是如实语,是可以实证的;因此,我对佛法开始生起信心与兴趣。直觉下,佛法这一条路,是唯一可以达成我日夜期盼的目标,也是能解开“人从何而来,死往何去?”的唯一途径。当时因身负养家活口的重任,每天忙于赚钱养家;说真的,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可用于修学佛法及阅读经典上。

  二年后(公元一九九二年),听说万里灵泉寺要举办禅七。我排除万难,请了七天假报名参加;同时又归依了惟觉法师。此后,由灵泉寺一直打禅七,打到中台禅寺;在八年间,共打了十次禅七。每次打禅七,于四、五天后,定中常常会出现许多境界相,且那些境界相非常殊胜,非世间所能见到的。有一次在中台禅寺打禅七时,于一瞬间,整个禅堂化成了像金碧辉煌的宝殿一般,金黄色的光,遍布整个禅堂,即使张开眼睛,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是一样,好像自己进入了另一个时空世界似的境界。其金黄色光非常温柔舒适,虽超光亮,但不会刺眼。那种舒畅神怡的感觉,从未曾有,真的太殊胜了。

  第七天在小参室时,我请问主七和尚:“我在打坐中,瞬间整个禅堂化为辉煌又温柔的金黄色光芒,遍布整个禅堂,身如进入另一个时空境界似的,这种境界是什么境界?为何会化成这样?请和尚开示。”师父回答说:“那就是常寂光净土的境界。”我又问:“师父!这样是不是入魔?”师父回答说:“不是!别人想求都求不到,怎么会是入魔呢?”当时,我仍怀疑及不解。因为《心经》上说:

  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身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但是,当时我能感觉非常温柔舒适的金黄色光芒,就有能观的意识分别心与所观的色尘境界相(内相分),这已不符合《心经》所说的。同时《金刚经》亦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而此禅坐中所见的境界相,是由如来藏所出生的内相分境界相,是意根触法尘所生的意识境界;它是因缘所生法,有生必有灭,乃是生灭不实的虚妄之法,是由第八识如来藏所生的法,是空相的,如何是真实法?竟然说是诸佛所住的常寂光净土的境界。

  然而如来藏的体性犹如虚空,是空性心,祂离六尘境界相、离见闻觉知、离觉观、离能所、非有非无,但能生万法。当初因佛法的正知见不足,虽《心经》已背得很熟,但不能了知《心经》中所说的真实义。所以心中仍然半信半疑,让我这个修学佛法的菜鸟,证入“常寂光净土的境界”,著实很难令人相信。会不会是师父为鼓励我,让我能对佛法更有信心,而说的方便话语罢了;但因为当时对佛法了解不多,所谓“常寂光净土是什么?”根本一点概念都没有,也不知是什么境界?只觉得佛法太深妙,深不可测。由于每次禅七到最后几天,都会呈现一些境界相(内相分),自己很害怕会走火入魔,陷入魔境之中而无法自拔,所以后来就不敢再去打禅七了。因为不晓得那种修法到底对不对?颇有疑虑,以致产生恐惧。其实那只是打坐入定时,由胜义根所显现的内相分境界相,仍是意识境界而已。然而,我学佛的宗旨,是想要能够探知人生与宇宙的真实相是什么?有什么样的法能够与《金刚经》及《心经》上所说的法义相同,且可印证的,那才是我所要的法。

  公元二○○一年初,到景美爬仙迹岩时,在山上一座小庙中休息,旁边摆著一堆结缘书,我挑一本平实导师所著、佛教正觉同修会印制的《无相念佛》一书。翻阅前面自序及绪言,平实导师教人以无相忆念拜佛之法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可以入三摩地;而且要在拜佛中,训练动中定的工夫。当时感到惊喜万分,直觉到这就是我所要的大法,当场请了一本,回家读了三遍。因当时佛法知见不足,经典又看得不多,无法融会贯通书中所说的真实义。虽然,自己也照书中所说方法,学习无相忆念拜佛的动中功夫,但不得要领,拜了一、二周后就停止了。当时很想学习,但因自己因缘尚未具足,也不精进。若能积极一点,马上拨打书后面的同修会电话,应当可提早进入同修会进修,那该多好。

  公元二○○三年十二月,经同修会林益铨师兄介绍,到同修会听《菩萨优婆塞戒经》,觉得很受用。并于二○○四年四月参加陈正瑛老师授课的禅净共修班,修学佛法的正知正见。经过两年半的熏习,才能对佛法有一个基本认识及概念。对于佛菩提道修学的次第内涵及方法,有一个大略的认知,不会像以前茫然不知趣向。了知佛法是要由佛菩提道及解脱道,二道并行进修,此外无别的佛法可修、可证。同时了知佛菩提道函盖了解脱道,解脱道是佛菩提道成就时的附带产品。修学佛法首重如何去寻找那个离见闻觉知、离觉观、离能所而本来自性清净的第八识如来藏真实心。当我们找到祂时,即是所谓明心、开悟。正因为如来藏含藏一切种子,而一切种子的智慧,即成佛所必修的一切种智。如来藏心体本来就自性清净,祂能出生世间及出世间的一切万法,即所谓万法唯心所造,也同时含藏无量无数的染污种子在里面。我们学佛修行,即是在日常生活、行住坐卧、真心与妄心和合运作中,在历缘对境,转依于如来藏的本来自性清净体性;将祂所含藏的染污种子,在随缘应物当中、于种子现行之际,一分一分的修除,令种子渐渐地清净。同时,我们成佛的道业,也随之一分一分的向前迈进。如此的学佛方式,是多么的快乐、幸福、实在、明确的事;不会像以前学佛,茫然不知所向,又怕走火入魔,越学越心虚、越不安,怀疑所学是否为真实正确的佛法?

  到正觉修学佛法最令我赞赏、满意的是,无论 平实导师或亲教师所教、所说的,都有一定的先后次第性,方向清楚明确,法义法理正确,都是正知正见。我常喜欢用《心经》或《金刚经》,去比对确认平实导师及亲教师所说的内容,结果皆完全符合经文的义理,让我学习起来十分安心,而且法乐无穷,法喜充满。平常白天工作再怎么累,晚上一到课堂听课,精神就大好,绝不会打瞌睡,应是法乐无穷的缘故吧!有缘遇到大善知识平实导师,在其教导下;再配合自己行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智慧的正知见等六度波罗蜜的修集,以及福德、信力、戒力、定力、慧力增长,来消除贪瞋痴慢疑等;再加上肯发大愿,生生世世舍身命财护持正法,以利益众生为职志,成为一个具足菩萨种性的学佛者。如果能够这样,不明心开悟也难。这一点,我绝对相信,因为正法的知见与种子已经种下去了,快者今生可明心,慢者未来世,只要因缘成熟时,必能成就。希望凡是跟我一样渴望著,要探究:

  1、人生从何处而来,死将往何处去?

  2、人生的真实相是什么?

  3、是由谁来创造主宰十方世界万法的真实相?

  4、你我是上帝创造的吗?

  5、人死后,就能一了百了吗?

  若想要了知真相,只要到正觉来,您就能渐渐明白;并能让您自己亲身证悟,甚且眼见佛性,那是多么殊胜的法啊!

  南无 阿弥陀佛!

  林正溪 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