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425台湾行

  —杨正勇—

  4月10日我们得到入台许可的消息,23日拿到入台证,佛菩萨还是满了我们的愿;这回我们失散很多年的边地佛子终于可以回家探亲了,终于可以和恩师平实导师,和我们的兄弟姊妹们相聚了。

  4月24日下午五点,我们乘坐的空客330飞机稳稳的降落在台北桃园机场;经过两天一夜的路程终于到了祖国的宝岛,说快也快,张罗了几个月的人生大事终于顺利成行了。我们这些大陆的师兄弟,紧接著又搭乘著去往高雄的高速列车,继续前行;一路上白老师又给我们讲解了很多关于受戒,以及法义的内容,更是锦上添花法喜充满!晚上九点多钟,大巴把我们送到了佛光山,这次所有来台湾的师兄都会住在这里。心想我们正法弟子怎么住在了一个大外道的道场呢?大家议论著;后来师兄们说:“就安忍的住下吧,和这里结个缘,正法中兴期许早日能传到这,说不定也是个好兆头呢!”已经很晚了,大概11点左右大家都各自休息了,心想:平实导师啊!明天就要见到您喽!

  4月25日清晨,每个人焕然一新的感觉,都难以掩饰心中的兴奋;当大巴行驶在高雄市中心的时候、进入我们眼帘的425“穿越时空——超意识”罗马旗帜,高高的迎风飘扬。大巴士抵达巨蛋已经是中午12点半左右,只见各组义工菩萨忙碌地穿梭在会场内外每一个角落,进行最后的准备,为这一场佛教界几百年来最大规模的正法胜宴,肩负起神圣的职责。我们各个小组整齐的在义工菩萨们的引领下进入会场;刚走到会场入口,只听见一句“菩萨们!欢迎你们回家。”这时候心里的防线被这句很平实的一句话给攻破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再也受不了了。其实看到路边的罗马旗的时候,眼泪已经是在眼睛里打转了;菩萨们!你们可知我看见你们是多么的亲切啊!

  进入会场,眼前的一幕幕更是让我们感受到了什么是正法;巨大的银幕、整齐的座椅,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庄严的会场。义工菩萨们穿梭在每一个角落,完成每一件完美的事,这时候巨蛋体育馆里响起了发愿歌曲“愿我修学大乘理,不遇声闻缘觉师……”;我们每天都在家里唱的正觉发愿文,只听到很多的人也都在跟著唱,此时此刻我已泣不成声;就像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又像个孤儿经常只能在梦里才能见到的妈妈,今天终于见到了,心里真的招架不住了,哭得很可怜。一想:这么哭会让人笑话的,也违背了我们在渖阳所承诺的要低调,争取不流泪的共识。我这个人从不轻易流泪,今天怎么这样了?为什么?我看我还是去洗手间里躲一下吧。一进洗手间里,真是巧合,有好几位师兄也在这里避著呢;眼睛都是红红的,哭得都好凶呢!也是啊!今天我们能见平实导师、能见到这么多的大菩萨,不枉费我们活这一辈子。

  人越来越多,法会就要开始了,首先是由正觉亲教师叶经纬老师为大家做了简短的开示。大意是:上帝可以主宰一切吗?想追求生命的价值吗?意识究竟能穿越时空吗?以及想了知能穿越时空的第八识如来藏吗?想亲证这能穿越时空的第八识如来藏吗?请大众恭请我们的平实导师。在大众的热烈鼓掌下终于拉开了这场盛宴的序幕!

  平实导师由护法菩萨们的护持下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这哪是一位居士?这哪里又是一个常所看见的出家人?什么语言能描述此时我所亲眼见到的平实导师呢?平实导师那尊贵的菩萨种性、那慈祥的尊容,深深地感染著每一个来到巨蛋体育馆里听法的人!

  (演讲大意)“如果诸位今日能够用心去听我讲的法义,冷静的去分析,定会断我见、得法眼净、证得初果,不枉今日参加这一法事。”平实导师由浅入深地讲解了关于意识是虚妄不实的、不能贯通三世、也不能穿越时空的具体内容,有引述《阿含经》里关于世尊暗示有如来藏的部分和南传佛教《尼柯耶》的部分,讲解的是那么的透彻,用种种善巧方便证实了意识心是虚妄的,以及如何才能断除根本的我见;也演说了三乘菩提的异同。对于佛弟子们真算得上是闻所未闻之法,多么的难得,真是百千万劫难值遇啊!这时也许是我业障很重的原因,有些困意,很严重,我用双手狠狠的掐腿;看不行,没效果,就又用双手狠狠的按著眼皮不许闭上;还是不行,就打自己嘴巴子,我告诉自己啊:“你上台湾干什么来了?要是睡著了就会遗憾终生啊!”将近斗争了二十分钟左右才见好转。平实导师说当今佛教界以常见、断见、自性见,来误导众生走入歧途,也有许多人被西藏密宗所笼罩,这时两边的大银幕上出现了台湾四大山头的名字;有中台山惟觉、法鼓山圣严、佛光山星云、慈济证严以及大陆的徐恒志和元音老人。平实导师您太慈悲了,不愧为佛门的狮子吼,把外道的邪法破斥得体无完肤,真是令人振奋不已。我四周看了看,观察到有一些福薄之人黯黯的离开了。这时平实导师真是慈悲,告诉大家:“如果有人听我讲法时有烦恼,可以在会场四周的通道离开,我会尊重,当作没看见,但是我会撑到最后。”谁听了还会走呢?这时雷鸣般的掌声响彻全场。

  平实导师用他那在人间难得闻见的音声,继续宣讲著如来圣教。时间很快,没有不散的宴席,眼看就要到六点了,还有点像个孩子似的没吃饱,还想多吸吮平实导师的甘露法乳。就这样法会在一阵又一阵的掌声中精彩的落下帷幕了。结束前平实导师最先说的就是:“感谢正觉义工菩萨们为此次法会辛勤忙碌了几个月,我们为他们鼓掌。”“同时我们也要特别感谢所有的来宾大德,正因为有你们的参与才成就了这场法界的盛事,请大家为自己鼓掌!”四位护法菩萨护持著平实导师下座,平实导师居然鞋子还没有来得及穿,就先给所有的人鞠躬表示谢意;此时我已无泪可流,只有一双手鼓掌代表我此时的心情。大众的掌声足足有几分钟,望著平实导师那沧桑的背影,我摇著头:“平实导师您别走啊!”

  已经散场很久了,人越来越少,我们大陆这群平实导师座下弟子依旧不肯离去,真想帮助义工们做点什么;这时我突然才晃过神儿来,手已经通红一片,很痛……!

  第二天26日,今天上午大家取消了一切的旅游行程,为了早点去高雄共修处聆听会里亲教师菩萨讲解菩萨戒。上午九点一辆辆大巴士井然有序的行驶到高雄讲堂,几百位师兄姊一同亲听著受戒前最后一场殊胜的法会。主讲亲教师是白老师,一位年轻有为出家的胜义菩萨僧。法会即将要开始,心里的感触是:有这么多的新学菩萨一同来学菩萨戒,真是难得,也非常的激动。只见我们大陆队伍中的一些老菩萨们,一直都在忙著自己的事情,我看了有一些小烦恼,这有点不太像正觉的门风啊!说句实话,我看到的台湾菩萨们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优秀、那么的棒,对我们真算得上是无微不至的关爱;也许是看见了我们的现状怜悯我们,这点我深自惭愧。

  约莫10点钟,法会开始,从十重四十八轻戒,开始讲起;从起初的什么是戒开始一直讲起。(大意)戒者名制──能制一切不善之法,故得名制。戒又名清凉──能遮烦恼不令得入。戒者又名上──能上天乃至无上道。戒者又名学──学调伏心智慧诸根。印象比较深的,说到只有摄受众生才能庄严自己的佛土。又说声闻人是焦芽败种,菩提种已经败坏,不能再发起菩萨性了。又说那些已毁谤正法却无惭愧的僧,叫作无惭愧僧,定会下地狱受报,大意如此。白老师声音特别清脆,而且很幽默,我们都很喜欢他;我们的亲教师僧团真是藏龙卧虎,这白老师可是我学佛这么多年来,至今接触过的证量最高的一位出家人啊!他的直心,他的修证都是我的好榜样,默默的在想:我也要发大愿,以后也要像白老师这样为新学佛子们讲解菩萨戒律。

  中午休息的时候,白老师用他最真实的一面又是深深打动著我们每一个大陆的师兄姊;明明都在吃饭,但是他看见我们还在原地坐著没吃完,就连自己小歇的时间都给了我们;连一分钟也没有浪费,一直在给我们讲戒。白老师说:“如果不抓紧时间,来不及了。”硬是把殊胜的法塞给每一位大陆师兄姊,令我们所有人感动不已!其实对我个人来讲,最想听的是重戒里关于邪淫的部分;因我多年来恶习不断,恶觉观特别严重,导致学佛不得力。大概在下午四点钟左右吧,白老师讲到了邪淫戒,我专心用力的听著;我觉得白老师真神了,就像是特地为我讲的一样,条条都与我有点关系似的,这肯定与我往昔所造作的恶业太多有关;打字打到这里,真是不好意思再往下打了……。

  法会大约在晚间九点钟结束了(编案:听完高雄周一进阶班后),这时候有一些人准备著要忏悔,我还纳闷怎么还有时间为大家留时间忏悔呢;有几个北京的师兄他们陆续的忏悔,在忏悔的过程中,他们真心的发露与忏悔,也深深的感染了我们,居然有位师兄在过去还杀过人;哎呀!真是一念之善也可成佛啊!还有位师姊过去修过喇嘛教的双身法。这痛哭流涕的忏悔,真是难能可贵;不顾及个人的面子与尊严,在众师兄姊面前忏悔世间最可耻的男女关系,我们真的真的很赞叹!我也陪同她一起的哭著。说实话,我都应该上去忏悔,但是时间不够了,还有很多人没轮到。后来所有人在白老师的带领之下一同在佛前忏悔。“白老师啊!太谢谢您了!您知道我们明天要去受上品戒,今天居然能陪我们忏悔。您实在是功德无量啊!”每一条戒,白老师都问有犯与否?……自责其心……永不复作……。

  又是一个人生中难忘的日子,从现在起,我一定要做出个人样来,从此以后做个防恶止过、离攀缘、修善利众、摄持大愿力的清净修行者!

  今日我们也很幸运的参加高雄讲堂晚上的共修,今晚来了大概一百多位菩萨,他们很照顾我们,把好位置留给我们,他们在后边挤著,今晚由亲教师余老师为我们讲课。

  (共修大意)“善男子!善女子!汝等是菩萨否?”大众答言:“是。”今日共修的内容是唯识五位的加行位及四寻思,和我们渖阳共修内容是一样的,真是巧合。余老师用杯子,来引申四寻思的法义,非常细腻也非常慈悲。还破斥了很多外道的法义,比如供奉祖先时的错误见解,还有道家的一些错误见解,很详细的来说明。第一次参加同修会的共修,使我们特别受益,真的很期盼大陆正法因缘能够早日成熟,由亲教师带领我们共修啊!今天还有两位刚破参的菩萨,为我们讲述他们很感人、很曲折的学佛与见道的历程。期间大众给予了一阵又一阵地掌声,他们演讲的特别精彩。最后在余老师带领大众的回向后,又一场盛宴圆满结束了!

  夜已经很深了,导游已经在外边等我们好几个钟头了,但见到我们还是那么的客气,我们很感动;我们来到台湾这两日来,导游们一直都是那么地热情,也非常辛苦,真心地祝福他们也早日能够学到正法。导游说我们今晚会住在高雄义大购物广场里的皇冠假日饭店,是南台湾最新的一家五星级的酒店,很好的。我个人还是第一次住这么高档的酒店。仔细一琢磨:这巨蛋盛会也参加了,平实导师也见了,共修课程也参加上了,受上品戒之前还有这么好的待遇,怎么一切都这么圆满呢?想一想真是佛菩萨的安排啊!太不可思议了!我看我就随缘了吧!

  4月27日,很早我们就出发北上了。今天外边一直下著小雨;约莫在十点左右,几辆大巴陆续行驶到桃园县大溪镇,即将要参访诞生几百位金毛狮子的正觉祖师堂。外边的雨一直也没有停的意思,这小雨也应该叫洗去我们尘劳不净身的甘露法雨吧!

  下车后,各组都在义工菩萨们的引领下走进祖师堂。这里比我想像的要大很多,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严肃与庄严,处处都有禁语的标志。大殿在三楼,我们徒步走向三楼,并没有坐电梯;让一些老菩萨来坐,我们尽量的为这里省下,哪怕是一点点的资源。走进三楼大殿看见道场中间供奉的是佛菩萨圣像,中间是释迦世尊,左边是观世音菩萨,右边是弥勒菩萨,最左边还供奉著是我们的祖师爷克勤圆悟大师,正前方是韦陀菩萨。像这样的佛像,在大陆是不可能有的。我们井然有序的看著,还有几扇门,上边写著小参室;看到这里,觉得这次受完戒回去之后,该努力为正法做事情了,争取再来台湾参加禅三,为早日进这个小参室做准备了,也能早日成为金毛狮子!紧接著白老师和一些菩萨来为我们回答一些关于受戒的问题;面对我们这些大陆很复杂的佛弟子们,这里的菩萨一点点也没有不耐烦的感觉,反而是更加的慈悲。由于时间紧迫,不到一小时的祖师堂行程结束了,我们渖阳七位师兄在事先预计好的正觉祖师堂正门合了一张影,这也许是人生中仅一次的合影!这也是众师兄在渖阳所期盼的一个小愿望,这回也实现了!何师兄说回渖阳后,这张相片一定要扩大挂在道场里,留作纪念。上车后,我们吃著会里菩萨为我们准备的便当继续赶路!

  又经过两小时的路程,终于来到了梦寐以求的台北市承德路三段277号“正觉同修会”;世人是无法猜测到,在这里即将要发生多么重要的盛事壮举,一会儿几百位菩萨就要诞生在这里了。我想魔宫现在就开始晃动了吧!今后正法势必会蔓延至整个大江南北的每一个角落。几百位佛子一同受上品菩萨戒,也堪称得上是中国佛教史上又一里程碑!

  几百人的队伍在正觉菩萨们的引领下,陆续到了九楼的讲堂,一会儿平实导师就近距离的出现在这里,还会亲自为我们授缦衣。开始紧张了,手忙脚乱的把钱供养讲堂护持正法完,就找地方坐下了。两旁大银幕上打著(大意:大千世界无一处不是舍命之处、无一众生不是我亲生父母)想必这话定会令菩萨种性的学道者心量更加广大,也定会令还没有发起菩萨性的修道者,发起菩萨的悲愿。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要到下午一点了,讲堂一切准备就绪!

  首先是供佛仪轨,由最前排的出家人来供奉,接下来由上海的○○法师来读引受戒序文,之后在维那法师的唱诵中,在大众的祈请下,平实导师终于出现了;只听戒场里一片哭声,很多师兄都已经失态了,哭声越来越大;可以理解有多少人,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都没能再见平实导师,今天这么近距离的目睹平实导师尊容,真是佛菩萨的安排啊!能在此娑婆国土五浊恶世中受上品菩萨戒,难道不是千劫难闻、万劫难遇吗?此乃是平实导师不舍众生悲愿故,才能令我们这些千里之外的流浪孩子,今日来此宝岛受持不可思议的大乘法教。

  平实导师在护法菩萨们的引领之下,坐在讲法台上;平实导师满脸的笑意,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平实导师上法座后这第一句话就是:“欢迎大陆的学子回家来。”这话音刚落,这戒场里又是一大片的哭声,也有很多会里的菩萨也都留下了一行清泪;有几位菩萨拿来了面巾纸给我们擦著眼泪,之后便开始了这场期待已久的受戒法会!

  约莫三点左右,又一个历史时刻,在大众的忏悔、发愿与正受菩萨戒后,平实导师为我们受戒的弟子亲手授予缦衣,当我前面的师兄接受完后,我刻意的缓慢走著,为了就是能仔细的多看看平实导师,谁知真实的我却是满脸泪水,模糊地双眼却什么也看不清楚了;这真是在我预料之外,我深深的给这位生生世世给予我法身慧命的恩师顶礼。平实导师用他那带有慈父般的声音说了一声“恭喜你了!”如果不是护法菩萨扶起我,我真不想起来,真想多跪一会。四点半法会圆满的结束了,开始恭送平实导师下座;此时又是一阵哭声,依依不舍的众师兄们唱著释迦牟尼佛圣号,恭送平实导师出戒场。

  也许是平实导师格外的怜悯我们,晚上将近七点钟,平实导师特意在我们吃饭之后,在十楼接见了我们深圳这个团的众弟子。平实导师说:“正觉同修会成立以来,我第一次上十楼的讲堂法座。欢迎你们回家来,一路上一定很辛苦,不过很值得,今天你们能受上品菩萨戒,我很恭喜你们!我还有两万多弟子没有找到,你们凭著往世的因缘找到正觉同修会,很不容易,你们都是我九百年前的弟子,有很久没见了。”这时我又流泪了,为什么九百年没见?为什么我今世没能出生在台湾?其实平实导师了解我们每一个人,甚至要比我们自己还要了解自己。平实导师给我们精彩的开示,说让我们回去之后好好的学习菩萨戒的精神,又说:“千万不要忘了刚才你们所发的愿哦!大陆的正法就全靠你们了,未来因缘成熟,我会派亲教师去你们那里和你们一起共修,至于时间,就全靠你们的努力了;也许未来我也会去到你们的家中住上几天,你们要准备好啊!”众弟子鼓掌欢迎。这时一旁的亲教师提醒时间已经到了,超时了十分钟,因为简短的开示后还有讲经的共修,所以我们不得不离开。我们很快撤离了十楼,这次我又特意的最后一个走,就是为了再多见平实导师几眼;走几步回头看一眼,再走几步又回头看一眼;平实导师也看我实在很可怜的样子,也和我微笑的点了一下头,这一点头对我来说是起著多么大的鼓励啊!我的又一个小心愿也实现了……。

  晚上七点,我们和台湾的菩萨们一起参加由平实导师讲解的《妙法莲华经》;是由张正圜老师来念诵仪轨以及经文,张正圜老师的声音和我们平时在电脑里所听到的一样:“微妙甚深无上法,百千万劫难值遇……。”典型台湾人的味道,特别令我们欢喜;我们在渖阳的时候,就经常学张正圜老师的声音。在平实导师的两边是亲教师僧团,他们的威仪就像是经文里佛陀讲法时那些大弟子们在听经一样的感觉,特别有菩萨的威仪,太庄严了!

  (共修大意):声闻缘觉和菩萨的差异,以及亲证如来藏等等?平实导师频频的讲起世尊时代所发生的很多小故事。我印象比较深的有大迦叶尊者都已是三明六通的大阿罗汉,还有一些习气在,一听到美妙的音乐就不由自主的跳起舞来;还有难陀老兄每日就爱清晨化缘,专门去看很漂亮的女子穿睡衣的样子。讲得大家哈哈大笑。这平实导师也太神了,全知道啊!还有很多。想一想世尊时代平实导师是何证量,这时浑身都发麻啊!平实导师您太伟大了,我们太爱您了!

  在平实导师带领大众回向后,这场经典的又一个盛大的晚宴圆满结束了!

  在法会结束后由孙正德老师带领著我们,一直在解答著我们所问的问题;知道我们来一趟很不容易,所以特别耐心的为我们讲解,一直到11点钟,我们依依不舍的离开正觉讲堂。

  说实话,到现在我们这些来台湾求戒的佛子们,身体都已是极限了;虽然看上去还是各个心潮澎湃有劲头的样子,但是已经都好几日没休息好了,都是只睡三、四个钟头而已,今晚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这一次425台湾行就要圆满的落下帷幕了,此时此刻,无论用何种语言都表达不出我的感受,一切感恩的话也表达不出来佛菩萨对我们的恩德有多么的大!真是比天还要高,比海还要深。在家里几个月以来,每日的发露与拜忏,真是得到了回报啊!这一次台湾行的收获真是太巨大了!真得用‘梦想成真’来形容了!

  28日清晨,当旭日东升、霞光盈空,崭新的一天开始了;从今日起,我的人生将不再平凡;从今日起,我会更加珍惜人生中的每一天;无论顺境逆境,我都不会违背平实导师的教诲以及在佛菩萨圣像下所发过的誓愿。虽然我还是个刚得戒的新学菩萨,虽然还有更大的考验在等待著我;但是我有不惧怕任何艰辛困苦的决心,我会凭著对三宝的信念一直走下去!争取早日再来台湾!

  当飞机即将要起飞返回大陆,不寻常的台湾行也即将要画上圆满的句号了,真想大声喊出──

  我爱您们──正觉海会的菩萨们!

  我爱您──尊敬的平实导师!

  导师──我还会再来的!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平实菩萨摩诃萨

  南无平实菩萨摩诃萨

  南无平实菩萨摩诃萨

  菩萨戒子 杨正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