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佛教

  —平实导师

  (连载十七)

  讲到这里,其实还有很多的正法与证据,没有办法一一举示给诸位;我想,诸位若是在同一时间听得太多了,可能也会觉得耳朵有一点长茧,所以我就把许多的法义与证据省略不讲了。现在时间已经是四点五十八分了,已经不早了,所以我希望再把一个重要的观点,临时作个补充说明,因为这个观点很重要──对于真正想要修学佛法而不是修学罗汉法的人而言。然后我再来讲解“法与次法”,希望在五点十分以前可以把这个部分讲完。我要补充说明的是:

  人间佛教的弘传,必须以菩萨僧及菩萨道为最后的归依,不许以声闻僧及声闻道作为最后归依的对象。因为声闻僧及声闻道,没有能力同时弘传菩萨道,不可能同时住持佛菩提道;而且声闻圣僧都会入涅槃或生往天界,人间的声闻圣僧一定会越来越少,导致声闻道无法久续流传下去;可是,菩萨所修的佛菩提道──菩萨道,却可以住持声闻道──解脱道,使人间继续有声闻圣僧存在,也可以帮助大众修证佛菩提道,使人间继续有菩萨僧存在。所以人间佛教既然不称为人间声闻教,而称为人间佛教,就应该以大乘佛菩提的法为修持上的最后归依,应该以菩萨僧为修持上的最后归依──当 佛陀应身已经不住在人间的时候。在此情况下,当然大众都必须对声闻僧与菩萨僧的同与异有所了解。

  什么是菩萨僧?第一,是凡夫位的菩萨僧。就是以菩萨戒为正解脱戒,而以同时所受的比丘、比丘尼戒作为别解脱戒,心存大乘法的出家人。他们虽然还没有证悟,仍然是菩萨僧,因为他们已经开始在熏习及长养菩萨性及大乘正见了。第二种是胜义菩萨僧,这有两种情况:其一、这些人是已经证悟大乘菩提的人,意思是说,他们已经断了我见而又证得如来藏,已经发起实相般若智慧了;而他们只受菩萨戒,但是不受声闻戒,如此纯依菩萨戒而出家修童子行、童女行,这是第一种胜义菩萨僧。其二、不但受了菩萨戒,同时也领受了声闻戒,身现声闻出家相而不是菩萨出家相,但是也都证悟了,这也是胜义菩萨僧──身现声闻相的胜义菩萨僧。

  至于我刚才所讲的凡夫菩萨僧,他们虽然还没有悟入般若,那也没有关系;由于他们已经把声闻戒摆在次要而认定为别解脱戒,把菩萨戒确认为正解脱戒,这也属于菩萨僧,只是仍然处在凡夫位中,无碍于菩萨僧的实质。如果是指狭义的菩萨僧,是指狭义的胜义菩萨僧,那就不管你是示现出家相或在家相,也不管你有没有领受声闻戒,只看你有没有无生法忍─道种智─的实证。狭义的菩萨僧,只限已经入地的菩萨摩诃萨;这是由于经中说过:一切已入诸地的菩萨们,不管是在家身或出家身,都叫作生如来家、住如来家、成真佛子。所以入地以后,不管你是在家、出家,全都是胜义菩萨僧。较为广义的胜义菩萨僧,其实是如同声闻法中的证果一样,只要证悟般若而不退失的人,都算是广义的胜义菩萨僧,并不依身相来界定。这是狭义与广义的菩萨僧界定,一并说给大众了解。但是这些事实的说明,有可能会引起执著声闻僧相的某些法师不满,演讲完毕以后,他们可能会开始在网路中对平实的说法作出歪曲的解释来攻击;但这不是平实所在意的,所以我还是要把真相告诉大家,希望诸位今天来听闻平实这一场佛法演说以后,都能得到真正有益道业的知见,就不枉诸位今天来听这一场演说。

  那么,菩萨道有些什么内容呢?菩萨道,主要就是修证菩萨藏的法门,而菩萨藏的实证是以如来藏为中心来实证的;这是因为一切种智的修证,是要靠了知如来藏所含藏的一切种子来完成的。而般若的实证,也是要依靠现前观察如来藏自身的实相、中道、真如、涅槃、本来而有……等体性,才能实证的。而实证如来藏的行门有两种,就是凡夫的外门六度波罗蜜,以及证悟后进入第七住位开始进修的内门六度波罗蜜,这是凡夫位及见道位菩萨所应修的佛道。把外门及内门广修的菩萨六度修学满足了,才能进入大乘见道的通达位中,成为初地的入地心菩萨。想要修学菩萨藏的人,都应该这样子修学。当您圆满了三贤位的修证而成为初地的入地心菩萨以后,就得要改修十度波罗蜜了;这当然全部都是内门广修的,可是仍然是要以如来藏作为无生法忍的修证标的,而所修学的对象是如来藏心中所含藏的一切种子,也就是专门修证一切种子的智慧──诸地菩萨所应修的道种智。这就是菩萨所修的道,名为菩萨道。

  那么,什么是声闻道呢?这是说,凡是所学所修的法道,是属于解脱道,是专门针对蕴处界等法来修断我见、我执、我所执;这个法道之中从来都不必涉及法界实相─万法功能差别从何处出生─的知见熏习与实证,只求断除见惑与思惑的现行,在舍报时可以不再受生而出离三界分段生死,不必求证实相般若真如智慧,也不必求证一切种智,所以都不需以求证如来藏作为见道入门的内容。这样修学的结果,只能使人成为阿罗汉或辟支佛,不能使人成为胜义菩萨僧,当然更不能使人成佛,这样的法门就是声闻道。

  什么是声闻僧呢?第一种声闻僧:出了家专门修学声闻解脱道的凡夫僧,就是声闻僧,这也是人间的僧宝之一。虽然他是心量较小而不敢求受菩萨戒,所以他们只修声闻道──只修解脱道,不敢真修菩萨道,但他们仍然是僧宝之一。虽然仍只是凡夫僧,但你还是不能轻易的批评他,只能从法义上来讨论他的说法。我们台湾有没有这样的声闻僧呢?这是不受菩萨戒的声闻僧,我想应该是没有!因为台湾佛门中的出家人都是兼受菩萨戒的,所以出家受戒时才会有三坛大戒嘛!可是这些已受菩萨戒的出家人中,心态确实已经落到声闻僧之中的人,其实并不少;但他们自己并不知道已经落入声闻僧的心态中,而且他们也不是天生的声闻僧、声闻心态,而是出家受戒时在戒场中被作了错误的教导以后,才开始转成声闻僧的。平实既然知道这个事实了,当然有义务要把他们导正过来,那么他们将来在大乘法中才会有见道的因缘。

  所以,声闻道是以解脱道的断我见、断我执──也就是断见惑与思惑,最多再加上断我所执,作为全部的修行方法;终极目标是证阿罗汉果,死后一定出离三界生死,永远不再来三界中。但是,也许有人发觉到了:“你萧平实似乎少讲了一种声闻僧──声闻圣僧,难道声闻僧之中都没有圣僧吗?”从目前的文献上来看,当代声闻法中已经没有圣僧了,连声闻初果都没有了;包括南洋的佛教界或台湾的南传佛法中,全都一样。也许有人不相信,那么平实就从五百多年前南洋觉音论师所写的《清净道论》来说明:从觉音论师的著作中,可以看出他连我见都还没有断除;而南洋佛教五百多年以来都是遵循他的《清净道论》而修学、流传下来的,都是不直接研读《尼柯耶》的;在此情况下,他们能否断除我见,也就可想而知了。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检视现代所谓的南洋阿罗汉,他们能断除我执吗?当然不能断除,因为他们连我见都断不了。这可以从一件事实来证明:五百多年以来,南传佛法的弘传地区,都尊崇觉音论师的《清净道论》,专学此论而不直接从南传阿含─尼柯耶─下手研读及奉行;而《清净道论》所能教导大家的,却是无法断除我见的理论与知见,更别说是断五下分结、五上分结了,所以目前南洋乃至全球都还没有声闻圣僧存在,连声闻初果都没有。虽然如此,但是平实认为将来应该会有声闻法中的圣僧出现,因为我们《阿含正义》最近已经开始出版了!他们若是能懂中文,也能依照《阿含正义》中所说的观行内容实地精修,将来至少会有断我见的声闻圣僧出现,但是目前仍然没有圣僧。

  言归正传,我的意思是说,凡是以声闻心态而领受声闻戒,专修解脱道,不受菩萨戒的人;或是受了菩萨戒以后,却把菩萨戒当作次要的戒──别解脱戒,而把声闻戒认作正解脱戒,那就不是菩萨僧,也不是在修学成佛之道;他只是依止声闻僧而修习声闻道,不是依止菩萨僧及修学菩萨道;那他就是声闻僧,不是菩萨,当然更不是菩萨僧。

  第五章 人间佛教的正修行,必须注意之事项:“趣法次法”

  第一节 趣“法”

  【讲义文稿】趣“法、次法”:当方向与方法确定以后,开始正式修学时,应兼顾法与次法。

  法:

  一、方向的建立:

  1.方向的建立,即是理论架构,是修学佛法的基础。方向是指知见,依不同的知见修行将产生不同

  的结果。解脱道修学的方向:断我见、我所执、我执。佛菩提道修学的方向:证如来藏而观察

  如来藏心的种种功能与清净自性,方能发起般若实相智慧;进证如来藏含藏的一切种子,成就

  一切种智,方能成佛。勿作佛学研究而堕于文字、依文解义。

  2.依八识论为前提而修行者,若能如实了知蕴处界的内容,则声闻解脱道的修习,此世至少可证初

  果。依八识论为前提,大乘佛菩提道的修习,此世多能开悟明心;二道皆可实证。

  3.依六识论为前提而修行者,声闻解脱道的修习,尽劫亦不能断我见、不能实证初果,永被三缚结

  所系;依六识论修习佛菩提道(参究禅宗以求证悟般若),必堕意识境界中,永劫不能实证如来

  藏,无法证得第八识的真如法性,不能生起实相般若智慧。所有六识论者精进修习佛法,皆必

  偏差而枉修一世。

  二、必须重视方法论:

  1.不论声闻人所修解脱道,或菩萨所修成佛之道,都必须有完整的理论架构、及确实可行的观行

  方法,才有可能实证。解脱道的方法论:如何了知我见的内容?如何断我见?如何断我所

  执、我执?应有具体观行的方法。佛菩提道的方法论:如何见道……等。

  2.其理论必须完全符合经教圣言量,其实修方法必须有次第并且可以实证,实证的结果可以依比

  量及现量加以检验,必须通过圣教量的检验。

  3.若欠缺方法论,所言不论如何胜妙,终将只是画饼充饥;若欠缺完整理论架构,纵有实证,亦

  只是入门而无法悟后胜进。

  讲记:最后,平实再为大家特别叮咛的是:人间佛教的正修行过程中,必须注意的事项,即是诸位常常在经中读到的四个字:趣法次法──平等地趣向法与次法。大家进入佛门以后,都希望修行能有成绩,而成绩就是您所亲证的法;可是在准备证法之前,得要先具足次法;次法若是不具足,您就无法得到法。不论是声闻道的法,或者是菩萨道的法,实证时都一样要“趣‘法、次法’”。

  第一目 先建立正确方向

  好!现在先来谈“法”。想要得到法,第一个部分先要建立方向,方向建立好了,才能谈得上趣法然后证法。建立方向的第一点,是说对于法的理论架构,您得要先弄清楚;如果想要修的是罗汉道、解脱法,那么对于《阿含经》解脱道的理论架构就必须要先弄明白,才能够建立实证时的正确方向。

  您如果是想要修佛菩提道,那么您对佛菩提道的理论架构也要先弄清楚;弄清楚了,就拥有修学的基础了。所以,不论是学罗汉法或佛法,都必须先建立方向,也就是建立正知正见。如果依不同的知见来修行,一定会产生不同的结果;譬如依六识论来修学解脱道,平实保证你断不了我见,当然更断不了我执。如果您是依八识论作为知见,建立了这样的正确方向来修解脱道,想要断我见则是可能的,甚至想要断我执时也是可能的。同样的道理,依八识论来学佛,您才有可能证得如来藏;如果是依六识论来修学佛菩提时,佛菩提见道的第一步就是开悟般若,而开悟般若的实质内涵就是先要明心,也就是亲证第八识如来藏;假使是依六识论来求明心呢,最后证得的当然会是意识觉知心,只是在意识的种种变相(譬如在五欲中的粗意识或想像而不可证的细意识)上面广作文章,终究是悟不了第八识如来藏的;那么学禅之后自认为开悟时所认定的最后识,当然就变成是证得离念时或某种境界中的意识心,就与禅宗或法相唯识宗所悟的第八识如来藏迥异了!那当然无法被认定为真正的开悟,而且将来以圣教量自行印证时,也将无法通过圣教量及禅宗公案的检验,终究没有丝毫的功德受用,而实相般若智慧也无法生起来。

  倘若是站在六识论的知见基础来修学佛菩提,当您自认开悟时所认定的最究竟识当然是意识,结果当然只能证得意识境界,落入粗意识或细意识境界中,同于常见外道,仍然是落在三界中而无法证得三界外的实相心。可是意识却是生灭法,不论是如何微细境界中的意识心,永远都是由意根与法尘为因缘而从如来藏中出生的。所以依六识论来修佛菩提,是不可能见道的,自然也不可能进入佛法的内门来广修六度万行。一定要依八识论大前提来修学,您才有办法证得第八识如来藏,也才有办法进入佛法的内门之中来勤修六度万行。这就是依六识论与八识论不同前提来建立方向时,必然会产生不同的结果出来:六识论者无法断我见而不可能实证声闻果,也无法证得第八识如来藏而不能实证佛菩提果;八识论者则是可以使您断我见而证声闻初果,也能使您悟得第八识如来藏而成为实义菩萨僧。

  所以,声闻法解脱道的修行方向,一定是要依《阿含经》中说的八识论来修行,否则一定会落到第六意识中,绝对无法断除我见,更无法进一步去断除思惑以及我执;因此六识论是害人的邪论啊!即使是在南传佛法中修学罗汉道时都是如此的,若是修学佛法成佛之道时,当然更是如此了。那么,当您建立了八识论以后,修学过四阿含声闻罗汉法时,一定会断我见,不可能断不了我见的。那时再来学禅,已经知道前六识是所生法,而意根(第七识末那识)当阿罗汉舍报的时候,还是可以灭掉,也是应该要灭掉的;那么,十八界全部灭尽以后,唯一剩下的当然就只是最究竟的第八识如来藏罗!这时候您就会知道及确定自己是想要进入佛法的内门中修行,而不是想要进入声闻法的内门中修行。那时您会这样子想:“我想要开悟实相般若时所证的标的,当然就是如来藏了,也就是第八识。”这样子,您参禅的方向才能够正确。方向正确了才有可能证悟,否则永远都会绕著意识去打转,总是落入意识的种种变相之中,想要证悟如来藏就遥遥无期了!

  所以,佛菩提道修学的入门方向是要亲证如来藏,当然要先承认祂的存在,而不是继续坚持六识论而否定第八识如来藏的存在。由此可知,佛菩提的实证是以亲证如来藏的所在作为入门而成为见道者,然后经由观察如来藏心的种种功能以及祂的清净性,才能够发起实相般若的智慧;接著再观察祂的本来性与涅槃性,就能了知阿罗汉所无法了知的无余涅槃中的本际,然后进而去实证如来藏所含藏的一切种子;当您圆满具足证知如来藏所含藏的一切种子时,一切种智便成就了,您就是究竟成佛了。而这个过程是必须要经由亲证如来藏心以后,才能一步又一步去达成的。这不是思想,不是哲学、玄学,而是可以实证的法界实相;所以千万不要去作佛学上的研究,别落入文字、名相之中去作经典文字的训诂及考证,否则终究只能成为佛学专家而不是实证者,那就变成佛学思想家而不可能有所实证,依旧只是三乘菩提中的凡夫;当人间出现了实证的菩萨僧时,这位佛学专家就只能处处被菩萨僧辨正而无法正当的提出法义辨正来回应。

  当一个学佛人进入佛学研究的领域而不求实修的理论与方法时,难免会被外国一神教专门研究佛学的“博士”们所误导而落入六识论中,于是就永远进不了内门来修罗汉法或佛法,他将永远是依文解义者。如果人间一直不断有依文解义者出来为你们说法,你们怨不怨呢?你们会不会怨恨他?(有人答:会。)因为你们是未成之佛啊!已成之佛说:“明明我讲的不是这样,竟然有人说我讲的是那样的说法,那是在诬赖我。”所以过去佛会怨他。而现前诸位未来佛也在怨他,未来世的学罗汉及学佛众生也会怨叹被他所误导,所以说是三世佛怨嘛!也正因为这个缘故,佛门中才会有“依文解义,三世佛怨”的说法。因为现在已成之佛若是听到他们说错了佛法、罗汉法,还狡辩说那就是诸佛所说的法义,那么诸佛都同样会是啼笑皆非的啊!

  如今还在人间住持正法的十方佛都会说:“这种愚弟子,竟然把诸佛所说的法讲成那个样子,还说是我们诸佛讲的,真是谤佛啊!”所以现在佛也是要“怨”他的啊!未来诸佛当然就是诸位啊!诸位未来佛也要怨他:“都是你误导我落入六识论邪见中,害我永远没有办法证得罗汉法,也害我无法进入内门广修菩萨六度万行,永远都在门外广修菩萨六度而进不了门。”所以诸位一定也会怨他,那当然真的是三世佛怨。所以千万不要作依文解义者,我相信诸位也都不希望被依文解义的人误导,都希望能被有实证的人来教导,这样我们这一世就有机会实证罗汉法或佛法,这才是真正的“趣法”。

  在大乘法中,您如果找到了如来藏,那时也是会断我见的,否则就一定会退失;若是不退失的人,当然同时是断我见的人,当然也是证得声闻初果的圣人了。而且,在大乘法中,同时也是把三大阿僧祇劫中的第一大阿僧祇劫,超越三十分之六了!短短的一生之中就能超越第一大阿僧祇劫的三十分之六,何乐而不为?而如来藏确实是可以实证的,自古以来那么多禅宗祖师都实证过。现在当代,也有许多人在正觉同修会中实证了。实证了以后会怎么解说佛法呢?欢迎诸位每周二到我们台南讲堂来,看平实是怎么讲《金刚经》的。绝对不是像你们以前所听过、所读过的那样,这才是实证的人讲经1。

  ────────────────────

  1编案:平实导师《金刚经宗通》已于2009年7月14日讲述完毕,现正讲授大乘圆满教法的《妙法莲华经》,欢迎读者就近至各讲堂听讲。

  所以,大家都不想要依文解义,也不想被人误导;我们既然要学佛,就要快快乐乐地实证。但并不是学得快乐就没事了,如果学得快乐就算是真正学佛了,那么学习如何游山玩水、学习布施众生,也都是很快乐的事啊!然而那是没有用的,因为无法断我见而证声闻果,也无法证如来藏而证菩萨果;所以,除了一定要快快乐乐地学习以外,还要有所实证;并且这个实证是可以透过经教检验的,完全是符合圣教量的。不但如此,还得要能通过比量的检验,更可以通过现量的检查,这样才是快乐的学罗汉及学佛而又有所实证。假使您能够这样,才是真的“趣法”,那么您这一世就没有白来一趟了。

  第一目的第二点:建立八识论的方向就能实证佛法。如果依八识论的前提来修行,在您已能如实了知蕴处界内容的前提下,以声闻解脱道的实证目标来修学,这一世是一定可以证得初果的;若是依六识论的前提来修学解脱道,这一世绝对没有机会证得声闻初果,永远断不了我见。如果依八识论的前提,你这一世大乘佛菩提道的修行,也会有开悟明心的机会;不论你有没有来正觉修学,都是有这个机会的,只是机会比较少而已;因为,你已经不会再落入意识里面去了,一定会往寻觅如来藏的方向去前进,那你就是真正“趣法”的人,可能就有机会亲证实相般若啦!如果一直都不来正觉修学也没关系,这一世没机会,下一世也许会有机会啊!因为八识论的正法种子已经种进你的心田去了!若是下一世还没有机会亲证如来藏,无法悟入般若禅,那么也许十世、百世以后你就有机会。不过,你如果进到正觉同修会来,可能这一世就会有机会证悟了,因为平实确实已经帮助很多人实证如来藏而发起般若智慧了。

  那么,为什么平实要鼓舞大家在大乘法上去实证,而不鼓舞大家在罗汉法上去实证?因为当你实证了大乘法以后,声闻道的解脱果也会同时获得。台湾乡下有一句歇后语讲得很好:“摸蚶仔兼洗裤──一兼二顾。”当您实证如来藏而得到大乘法的时候,也可以同时得到罗汉法。譬如您得到这个法的时候同时可以得到那个法,而得到那个法时却不能同时得到这个法,那您到底要选择得到哪一个法呢?我想诸位都有智慧来作抉择,这是很容易了解的道理。譬如,当您得到了一千万元美金时,同时也可以得到一千万元台币;相反的情况,若是得到一千万元台币时,却不能同时得到一千万元美金;让您选择其中的一种,那您当然会选择得到那一千万元美金啊!因为那一千万元美金可以函盖那一千万元台币,让您同时都带回家,何乐而不为?

  佛菩提道的胜妙,就在这个地方。我把四阿含读过两遍,一遍是在悟前读的,另一遍则是悟后读的,却不曾深入加以研究;但是,我虽然从来不研究阿含,但却可以写出《阿含正义》,让那些号称阿含专家的学术研究者都无法提出评判。其中的原因在哪里?原因正是因为我证的是大乘法!而大乘法函盖了二乘法,当然可以同时通达四阿含经义。大乘法不但函盖了二乘法,并且能在证悟后把藏传佛教密宗所谓的“即身成佛”法,全都看透透了。包括喇嘛们所不知道的,我都已经把它写出来了2。

  ────────────────────────

  2详见 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一辑至第四辑,正智出版社,台北。亦可由成佛之道网站阅读或下载。

  网址:http://www.a202.idv.tw/a202-big5/book2013/book2013.htm

  譬如藏传佛教证量最高的人,是能够把双身合修时所排出的不净物重新吸回身中3;然而当他们把不净物排出以后再吸回身中时,其实是无关于证量的。我写在书中告诉他们说:“你们吸回身中时只是吸入膀胱里面,你们不久以后还是要排出去,那仍然是不净物,仍然是被排出身体之外啊!”他们对这一点从来不知,而我已经把它写出来。因为我三百年前在西藏时,早就把这个功夫练成了,亲自证实是与佛法完全无关的功夫,让他们无法这样指责:“你又没修成这个功夫,怎会知道与佛法无关?”事实上,这根本与佛法无关;纵使您还没有练成这个功夫,从三乘菩提的实证上也可以知道根本是与佛法无关的功夫。所以我都知道,他们藏传佛教密宗喇嘛都瞒不了我的。而他们藏传佛教古今所有喇嘛、大师们,有人知道这个道理吗?都不知道!我却已经在好几年前就把它写在《狂密与真密》书中了。这就是学成大乘道的最好证明:大乘道是具足圆满一切法、函盖一切法的。

  ────────────────────

  3事实上目前的藏传佛教中已经没有人修得这种功夫了,纵使有人真有这个功夫,也只是吸入膀胱而不是达赖所狡辩的原来处所。

  然而,解脱道罗汉法却不能函盖菩萨道大乘法,罗汉法解脱道只是大乘法中的一小部分。至于藏传佛教密宗呢,其实是外道喇嘛教;藏传佛教只是在三乘菩提的门外绕来绕去,从来不曾进门,却说他们早就得到了三乘菩提,并且还说比三乘菩提更高,其实都只是佛法及罗汉法的门外汉。由平实所亲自经历的过程与所证的实质内涵,证明了建立正确的方向的重要性;而建立正确方向时则要依于正确的知见,所有正确的知见都建立在一个大前提下:八识论。除了残障人士因为五根毁坏造成某些识无法现行以外,人人都有八个识,这是法界中的事实,也是可以经由大乘法的参禅而实证的。绝对不可依六识论来修学佛法或罗汉法,否则你们大家辛苦一世以后,终将唐捐其功,白来人间一趟,辛苦勤修到年老以后只能抱恨而终;下辈子再来人间学法时还是会一样复制一遍同样的过程,要到何劫何世才能证得初果或证得实相呢?当然会证啦!未来有一年一定会实证的,那一年就是“驴年”、“猫年”,那又是多么悲哀的事啊!所以我才要三番两次苦口婆心的说:“在学罗汉法或佛法以前,一定要先建立八识论的正知见。”这是第一目建立方向里面的第二点。

  第一目的第三点:依六识论来修习者,永劫无法实证三乘菩提。若你是依六识论为前提,是排斥八识论的大前提来修学声闻解脱道,那么即使是很努力修完这一整劫的时间了,您将仍然是个凡夫,永远被三缚结所系缚,不可能实证初果,更别说是亲证实相般若了。因为,凡是依六识论来修学的人,不论是学声闻解脱道,或是学大乘禅宗求证般若,都一样会落到意识里面去。这理由很简单:若是总共只有六个识,那就是意识最胜妙;而且,除了意识觉知心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心了;接著若是依照四阿含中的圣教开示修学观行,确定意识是意法因缘生的生灭法而否定了意识以后,一定会成为断灭空;若是误以为否定六识以后会成为断灭空,就不肯否定意识心,就会认定意识觉知心是常住法,于是就落入我见之中,连我见都断不了,何况能证得声闻初果?所以,知见偏差而落入六识论之后,不论是修学大乘法或者修学声闻解脱道,再怎么辛苦努力修行,最后一定都是唐捐其功的。

  第二目:必须重视方法论

  刚刚谈的是“法”的轮廓,是在修证法上面,修证声闻法以及佛法上面所应该注意的大前提,让大家正确地“趣法”。但是,修学佛法或声闻解脱道时还必须重视方法论:不论是声闻人所修的解脱道,或是菩萨所修的成佛之道,都必须有完整的架构与理论,以及确实可行的观行方法,那么您依著正确的理论架构及方法,如实去作观行以后才有可能实证。

  在声闻解脱道的方法论上面,首先要了解:断我见时所断的内容是什么?这必须要具足了知。我见之所以难断,就是对我见的内容不了解嘛!如果正确的了解以后再去观察:我见的所缘是五阴、十八界。错认五阴或十八界中的全部或局部是常住不坏的自我,我见便一定无法断除。对我见的内容具足了知以后,才有办法一一挑出来检视,看看它是不是虚妄的?是不是缘生法?这样才有办法断我见;但前提是必须确定八识论为正说,否则永远无法断我见,所以这个部分的方法论必须要先了解。那么断我见以后想要从初果转入二、三、四果时所应断的思惑内容又是什么呢?在实证解脱果时一样是必须要先了解它的内容,然后才能够了解要怎么样去断除它。今天无法为大家讲解见惑与思惑的内容,因为时间不够;而且现在要说明的是“趣法、次法”,不是在讲解声闻解脱道的实修。

  第一点、正确的方法论,其前提为正确的理论架构,然后才会有正确的方法论可以实行;有了正确的方法论,付诸实行以后才有可能实证。所以正式进修解脱道的实修阶段之前,一定要先了解方法论。所幸,如今平实已经把方法论写在《阿含正义》里面了,大家只要好好去读,不要囫囵吞枣而误会平实在书中所说的义理,就可以深入了解方法论了。那么佛菩提道也是一样,它的理论架构与方法论到底是怎么回事。在实证之前,你必须要先了解。譬如,如何是大乘的见道、明心?禅宗的明心与大乘的见道有什么关系……等?这些都是理论架构;这部分,平实已经写了很多的书,大家去读过就可以渐渐的了解。了解了以后要用什么方法去实修呢?那就是方法论的部分了!这个部分,平实是以《无相念佛、禅─

  悟前与悟后、公案拈提》等书来作解说,所以平实也已经在方法论层面写了许多的书籍加以解说了。

  第二点、法的理论架构与实行时的方法论,必须符合现量、比量、至教量。法的理论架构,平实已在许多书中作了辨正,您如果曾经深入研读了,应该是不会有疑惑的,也已经知道全都是符合至教量的。但是,当您依照平实书中所说而加以实修以后,如果有一天真的有所实证了,这个实证的结果必须是可以依现量和比量加以检验的,最后还是要通过至教量的检验才算数;这些则是证悟后的检验方法,仍然不脱方法论。如果没有这些不同方法的严格验证而且通过了,就轻易地自称开悟了,并且还为人家印证,那是会害人害己的,后果也是很严重的,因为这是要下地狱很多劫的;而且地狱中的时间比人间的时间更长,譬如一般地狱一天等于人间一个大劫,同样是三十天为一个月,十二个月为一年,那真不知道何时才能再回到人间修学正法了。

  第三点、如果欠缺正确的理论架构,那么他所说的方法论就一定是错误的,实修以后终究不可能成为正确的实证境界;只会成为误会后的境界而自以为已经实证了。若是没有正确的理论架构,而写出或讲出了实证上的方法论时,不管他所说的道理听起来有多么胜妙,那也只是画饼充饥啊!因为他的方法论一定是错误的,根本无法使人实证。就好像今天在这个台南文化中心,诸位看见我后面三尊佛菩萨的圣像,是照相了以后再用仪器把祂放大而画出来的;虽然是照相以后制作出来的,但是终究与雕像的原样有所不同。同样的道理,你是要画出来的不能充饥的饼?或是要真正的饼?得要作一个抉择。如果跟著那一些似是而非的法继续学下去,然后依照错误的方法论去实修以后,终究只能画饼充饥,肚子还是饿──法身慧命仍然无法饱足。事实上,不论您在法上是真的实证、或是假装说已经有所实证,其实都瞒不了自己,因为早就知道自己脚跟下并不实在。可是您如果把真的饼吃了,饱就是饱,也瞒不了自己,因为脚跟下是很实在而不虚幻的。这意思就是说,正确的理论架构、方向,以及正确的方法论,是大家学解脱道或佛菩提道时必须特别注意的层面;若是不注意这个层面,只看到表相上的名气、道场、徒众数目都很大,就以为他的理论架构及方法论都正确,那就不免一生精勤修行而终究徒劳无功。(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