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佛教

  —平实导师

  (连载十五)

  第二节 当今台湾佛教之人间佛教弘法者心态

  接著进入第二节中,要讲的是当今台湾佛教中的人间佛教弘法者的心态。可是在讲这个部分之前,还是要再跟诸位问一遍:“你愿意被误导吗?你学佛的过程是痛苦,还是快乐呢?”(有人回答:快乐!)哎呀!好多人学得快乐喔!你们想要快乐的学佛而且有成绩,或者是想要痛苦学佛而没有成绩呢?(大众答:快乐!)欸!诸位都很有智慧呢!学佛真的要快快乐乐的,而且要学有所成才是。因为我这一世还没有离开胎昧,所以当年(这一世)初进佛门学佛,直到破参前那十九天的参禅过程都是很痛苦,因为没有真的善知识教导我正确的禅法及开悟的内容,而我这一世的师父教导我的知见却又全部都是错误的。我不愿意大家重蹈我的痛苦覆辙,我希望大家都很快乐的,并且这一世修行会有成绩。快乐学佛而有成绩,与痛苦学佛而没有成绩比较,当然大家都要选前者嘛!只有愚痴人才会选后者。

  好!在这个前提下,来谈当今的台湾人间佛教弘法者的错误心态,你就不会痛苦。假使你以前曾经是那种人间佛教的信奉者,那么我今天不教你离开人间佛教,而是要请你改换为另一种人间佛教,也就是回到正确的人间佛教,这才是我今天来这里演讲的目的。而以前的人间佛教,你们去学习时都觉得很痛苦;譬如学习《妙云集》,不论如何努力去读,还是读不懂,知见混乱到一塌糊涂,脑筋几乎都要变成浆糊了!可是你来学习我们弘扬的回归 佛陀本怀的人间佛教,却是可以实证的妙法;实证以后,般若诸经你都可以读懂;《心经》就不必再背诵了,我早就把《心经》忘掉了。但是你若要问我《心经》里面的内容,我都可以为你解说;若是要叫我背给你听,我却背不出来,已经忘了。

  能够把《心经》的经文给忘了,才是实证者(导师竖起大拇指,大众鼓掌)。这就好像张三丰传太极拳给张无忌时说:“记住了没有?”张无忌说:“我记不住!”张三丰却说:“把它全都忘掉!尽管去打就对了。”欸!他就成功了,这就是得鱼忘筌的意思。《心经》不用背,《心经》不用记,因为《心经》所讲的都是你自心的现量;你如果证得自心真如的时候,你就有能力为人讲《心经》;只是讲得比较好、比较差的不同而已,但一定会讲得正确,不会错误。所以我已经记不起《心经》全部,如今一个人独自诵时一定只能记得住一部分;你若是要叫我独自一人背诵,一定背不完全,但是我可以请出经文来为人宣讲。这就是说,大乘法应该要这样学,应该实证而成为自己心中的法,而不是依靠死记经文或别人说过的开示,诸位都应当如此。

  接著再来看看台湾现在的人间佛教,以及我们所主张的人间佛教,二者之间有什么差异?第一个部分先谈他们的心态;他们以意识离念灵知或者意识的直觉,作为证悟的标的,否定了第八识如来藏而弘扬缘起性空52,是以六识论来建立细意识为常住法,而否定了第八识。他们不懂真正的佛教,而将声闻教(罗汉法教)当作佛教(菩萨法教),独尊凡夫声闻僧而排拒大乘胜义菩萨僧,独尊声闻法而排斥大乘法;实质上是以声闻法的解脱道、罗汉道,来取代大乘法的佛菩提道、菩萨道。像这些事情,都是当今的人间佛教中常常可见的邪说;由于这个缘故,所以我们有前面的那一些举例辨正的必要。

  ───────────────────────

  52注:这是2007年12月时在台南文化中心所讲。2008年8月12日,释印顺人间佛教系统的星云法师,在《人间

  福报》第一版刊头位置,刊出一篇承认阿赖耶识如来藏是万法本源的文章。

  现在再来谈一些印顺法师人间佛教的错谬处(如果今天时间不够用,我将会只讲一小部分就跳到后面来讲“法与次法”;如果时间够,平实将会把它讲完)。声闻僧与菩萨僧的差异,诸位前面已经听过我对三德的说明了,应该已经大概了解大乘佛法异于声闻罗汉法之处了。但是,独尊声闻罗汉法的法师而贬抑了大乘佛法的法师,或是独尊声闻法的法师而贬抑了在家的菩萨法师,这一类人都是不知道大乘在家、出家菩萨僧(童子、童女)实质的浅学者,这正是当今台湾人间佛教弘法者的基本心态,这与 世尊古时所提倡的人间佛教是大异其趣的。

  那么什么是法师──法师的真正定义是什么意涵?在阿含中有说:自己已断我见,也能教别人断我见;自己已断思惑,也能教别人断思惑,即是法师。就是说,否定五阴而能够为众生演述五阴虚妄的人,才是 世尊所说的法师,不是因为身穿僧衣就可以名为法师,这是阿含诸经中所说的圣教。如果是在大乘法中,应该这样说:自己证悟了,也能教别人证悟;自己见性了,也能教别人见性;乃至自己得无生法忍了,也能教别人亲证无生法忍,这就是法师。所以,依《阿含经》中所定义的法师,以及大乘经中定义的法师而言,法师即是说法之师,而且是说法如实的人,那就称为法师了。这样的人间佛教,才是我们重新给的第一个定义,却是佛世本来就如此的。因此,能教导大众否定五阴(特别是粗细意识心)常住,令人远离常见、我见的人,就是声闻法中的法师,名为声闻僧;在这个基础上再悟得自心真如而发起实相般若,也能为人传授实相般若而演说佛菩提道正法的人,就是大乘法中的法师,名为大乘菩萨僧。

  对于声闻僧、菩萨僧的差异有所了解以后,再来看现在台湾佛教的怪象;常常有一些印顺派的僧人这么说:“我们师父说:‘我们出家人不许看居士写的书。’”请问:这是声闻僧,还是菩萨僧?(大众答:声闻僧)欸!诸位都很有智慧。因为你们已经了解 善财童子五十三参中的菩萨们,有童子、童女、比丘、比丘尼,也有当宰官的,也有国王、夜天,也有林神、山神、地神,甚至还有当高级妓女的菩萨僧。由此就可以知道了:法,只要是正确的,是依心而修的,就不必管他是在家或出家了。

  诸地菩萨有那么多,其中八成以上是在家人;在五十三参的诸地菩萨之中,有三个阶位的四位出家人,他们却又都是示现在家相的,就是童子师遍友、童子善知众艺、童子德生、童子有德等菩萨;而且《维摩诘经》与《胜鬘经》的主角(也就是说法者)也都是在家人,这是诸位想要真学佛法而非修学罗汉法时应该先了解的。那么,那些不读居士所写书的印顺派僧人心态,正是落在声闻法中;因为他们只认僧衣而不认法,这就是崇拜声闻僧衣的愚人,连菩萨僧衣都还不懂呢!他们不晓得,这声闻相的僧衣不是只有小乘人能穿,大乘菩萨也能穿啊!所以大乘菩萨之中,也有许多人是穿僧衣的,不一定是只穿在家衣服的童子、童女等出家菩萨,但他们都不了解。所以他们只弘扬印顺法师自己独创的灭相真如,只弘扬藏传佛教应成派中的六识论邪见;当平实讲出人人都有八识,又写出许多弘扬八识论的书来流通以后,他们无法应付(无法在法义上提出辨正来证明他们的法没问题),于是就常常对座下的出家徒弟们宣示这样的言论:“出家人不读居士写的书。”那意思是不是说:维摩诘菩萨讲的经也不该读了?如果将来有一天 维摩诘菩萨应化来我们地球,当祂讲经时,他们到底要不要来听经?这是很值得他们探讨的。

  那些印顺派人间佛教的思想中,同声一气的支持声闻僧、声闻法,数十年来极力排斥菩萨僧、菩萨法──成佛之法,公然违背 佛陀的本怀;他们不但在法上以声闻罗汉法来取代成佛之法,而且他们弘扬的声闻法还是错误的声闻罗汉法,不是正确的声闻罗汉法。他们又在事相上对徒众们作了这样的错误教导:“出家人不读居士写的书。”用这种主观而非客观的邪思谬想来排斥示现居士身的菩萨们,或者排斥示现童子身、童女身的大乘菩萨们。也因为这种邪见,所以他们否定了 文殊、普贤,认为 文殊、普贤不是人间历史上真实有的人物;但问题是,文殊师利的纪念塔如今还在,而 维摩诘菩萨的纪念塔也还在,这可不是我们造假的哦!所以,有心学佛的人,不应该认同他们错误的观念,而应该回到大乘法来,将来声闻法才不会像现在的南洋佛教一样失传了。

  印顺派的道场,以前所修的都是在声闻法上用功,但都是用大乘的名义在修小乘法,也用大乘的身相在弘扬小乘的法,而他们所修所弘的小乘法,却又是被印顺法师加以支解以后的错误罗汉法,那当然不是真正的佛法。假使他们弘扬的解脱道是正确的,充其量也只是罗汉法,不是佛法。那么由于他们心态的错误,所以他们对当来下生成佛的 弥勒菩萨所讲的《瑜伽师地论》也加以否定,只因为 弥勒菩萨现在天宫中示现的是天身──在家身;只因为祂所说的是大乘法,是八识论的正法,而他们无法实证,所以干脆加以推翻。

  由于落入错误的心态中,所以他们也否定了 无著菩萨、世亲菩萨所造的《显扬圣教论》、《摄大乘论》……等,将其中所说的第八识妙义全面否定;而这些论虽然非常的胜妙,印顺派的这些人间佛教弘扬者他们却不理会,一味的否定其中的妙理;但是又恐怕别人指责他们毁谤贤圣及破法,所以又注解了菩萨们的妙论,却注解成常见外道、断见外道法的六识论内容。他们也是直接、间接的从 弥勒菩萨、维摩诘菩萨的法义中受学了以后,才能够写出一些作品出来;但是他们这些作品却从法义的本质上去加以曲解,本质仍然是在否定菩萨们论中大力弘扬的八识论。他们却没有想到:无著与世亲菩萨能够写出那么胜妙的论,其实也是从 弥勒菩萨修学《瑜伽师地论》而来的,能令当时及后代佛弟子众大得受用,都不是声闻僧众所能理解;因为印顺派的僧众及信徒们,都还住在十信位中,而他们崇拜声闻僧的心态都尚未修除的缘故。

  且不说 弥勒、无著、世亲……等菩萨所造的深论,乃至浅如七住位、十住位的菩萨之所证,都已经不是阿罗汉之所能知的;而印顺派的所有法师与学人们,至今全都未断我见:或者主张欲界中的离念灵知粗意识为常住我,或者主张欲界中的直觉(粗意识)为常我,或者主张不可知、不可证的细意识为常住我,全都落在识阴意识中,我见分明未断,连声闻初果断三缚结的见地都还没有,又怎能稍稍知道大乘菩萨的所证呢!那他们一味的否定,只有对他们自己的道业不利,对大乘正法却不会有重大影响;因为当大乘正法在快要失传的时候,常常会有菩萨来继续弘传而延续及重新发扬起来。菩萨不会只管自己的道业,到了他该出头时他就会出头;所以菩萨法仍将会继续绵延不绝地把大乘佛菩提道传下去,并且可以再把二乘法给重新复兴起来。

  可是,当印顺派的法师们否定了大乘法以后,声闻心态就永远无法消除了!他们都没有想到:他们所研究的许多大乘、小乘的经典,其中有很多是鸠摩罗什三藏法师所翻译的,可是鸠摩罗什三藏法师在被称为法师的时候,他却是示现在家相的。因为那时他被国王所逼迫而必须要娶妻,可是他仍然是修清净行,因此就以居士身翻译经论,就以居士身而被称为三藏法师,这也是大家应该要了解的。而那一些心存声闻心态的台湾人间佛教的大小法师们,他们究竟信不信受 弥勒、无著、世亲、玄奘、慧能、克勤等大乘菩萨僧呢?他们究竟信不信受《瑜伽师地论》等大论中所说的大法呢?而且 弥勒是被 世尊授记当来下生成佛的菩萨,祂所传的根本论的法义,都是古今一切出家、在家菩萨们实证的大乘法,也是成佛之道中应该实修的佛法而不只是罗汉法,可是他们身为大乘法中的出家僧人,竟然不信。

  那么无妨再来看看般若系列诸经之中,有许多、并且是大部分示现在家相的菩萨们,例如由示现在家相的出家人 文殊菩萨与 佛的对谈而记录下来的,而 文殊是不穿僧衣的。再来看看《法华经》〈普门品〉所说的主角 观世音菩萨,也是示现在家相的!因为大乘菩萨们是不计较身相的,只是随顺因缘而示现在家或出家的身相,大家都只看重实际上的修证。再来看《华严经》中的记载,善财大士五十三参的内容,那其实就是游尽普贤身啊!然而普贤身即是三界世间法中的一切境界相,绝非单是出家菩萨─特别是绝非声闻罗汉僧─等境界中之法相智慧,反而是在家生活中引生的法相智慧最多。

  五十三参整个完成时,如果不是像 普贤菩萨所指示,不是像 善财菩萨一世去完成的话,当然就不是示现,而是真实地一步又一步实修而进展;这或者必须整整三大阿僧祇劫,或者是能将长劫化入短劫中,却都是历尽十方世界才能游完普贤身。所以,上一辈子也许在东方 琉璃光如来的世界中修学,这一世来到娑婆,下一世又跑到西方 阿弥陀佛极乐世界去罗!像这样无量世中十方三界跑来跑去,那是无量广大的世界;像这样子三大阿僧祇劫修学完成了,才算是游尽了普贤身,可知普贤身是何等的广大!可是,普贤身究竟有多么大?只有这么大!(此时导师面带微笑以右手稍稍屈指,手指作半握拳状)为什么只有这么大?因为你游尽了十方三世的世界以后──游尽了普贤身以后,其实都不离你的如来藏啦!都在你的如来藏里面游诸世界啊!那么如来藏有多大?有时候比这个(导师第三次面带微笑,举右手半握拳表示)还要小欸!细菌的如来藏有多大?真的很小!可是当它的业种现行而灭尽了,哪一世修成无生法忍而发愿生到色究竟天宫去,身量一万六千由旬,那时祂如来藏又有多大?可是这样千变万化而游尽了十方三世以后,三大阿僧祇劫完成了,算是游尽普贤身了,可是普贤身的游历都只是在你的如来藏中游。等你真正开悟了,你会亲自证实这一点。

  那么从这样的现观来看,游尽了普贤身以后,即将成佛之前,把无量世中的五十三参内容回头检视一番,难道这三大阿僧祇劫中的修行过程,你每一世都只跟出家人学法吗?这五十三参里面共有几个出家人呢?其中有童子、童女、比丘、比丘尼,却仍然是少数的出家菩萨,大部分都还是在家菩萨呢!并且 文殊、普贤二菩萨与 善财童子虽然都是出家身,却又都示现在家身相;而 善财大士五十三参中之十回向位及地上菩萨们,都是大乘佛法六行位53中的高阶菩萨,除了 弥勒菩萨代 佛处理声闻僧团事务,故示现比丘身相和合同事,其他地上菩萨却不曾有一人是示现声闻身相;但这五十三参却又是三大阿僧祇劫所修普贤行的内容。当代那些心存声闻心态的人间佛教大、小法师们,究竟信不信大乘广大普贤行之开示与行门?显然他们都是不相信的,因为他们心中只相信一个错误的说法:大乘非佛说,大乘诸经都是后人创造的。

  ───────────────────────

  53六行位:十信行、十住行、十行行、十回向行、十地行、等觉行。文出《金刚三昧经》。

  由于心态错误的缘故,当然会导致学法方向错误,也必然会导致不信正确的实证方法论,那么他们所有人这一世的修学结果,全都不可能有佛法或声闻解脱道的实证。所以,错误的观念必须有人详实的说出来,而原来陷入错误观念中的凡夫僧及学人都应该要赶快改变,应该建立这个正知见:只要有正确而且可以实证的法,自证也能教导别人同样地亲证,那就是佛门中的法师。只要他能帮我实证,他就是法师,就是我的善知识,不必管他是在家身或出家身。有一句俗话,诸位都要记得:“有奶便是娘!”(大众爆笑……)这本来是骂人的话,但在佛法修学的过程中正要如此;谁有法乳给我,他就是我的奶娘,我就认他作奶娘。这跟俗话讲的“有奶便是娘”的文字表义,岂不是正好相符吗?有很多俗话用到大乘法中来,往往是正确的。

  如果不是袪除了声闻的心态──袪除了崇拜声闻僧衣的心态,要如何能在大乘法中有所实证呢?因为大乘法的本质,从来就是不论身相的啊!大乘法的本质一直都是函盖了二乘法,而这个大乘法的本质与内涵,也都在三界中的出家、在家所有善知识身上。大众若是想要修学真正的大乘法,期待学得很快乐,并且希望这一生中确实可以有所证,不会在将来老去时仍然一无所证,就应该先建立对大乘法应有的正确观念;如果观念与心态错误了,就会导致学法方向的错误,随即导致不信受正确的方法论,一世的修学就全无佛法乃至声闻法的实证。不幸的是:继承藏传佛教应成派假中观的印顺派法师及古今的所有喇嘛们,都是这一类不幸例子的代表者。他们终其一生都以错误的知见而信受了六识论,这些人出家后,除了喇嘛们额外享受了许多美丽愚痴女人的色身供养以外,显教中的印顺派法师与学人们,都是一世精勤痛苦修学以后,直到舍寿前终究无所成就;而藏传佛教的所有喇嘛们也同样无所实证,并且还要为邪淫的双身法实修而下堕三涂。您若是有了正确的佛法知见及声闻法知见,就能信受八识论大前提54;进而修学以后,《阿含经》中所说的解脱道一定可以实证,佛菩提道也能实证,这样一世快乐的学罗汉或是学佛,用一句儒家说的话,叫作“不亦乐乎”!

  ----------------------------------------------

  54编案:详见 平实导师《阿含正义》书中的举证,从阿含圣教证明 世尊于《阿含经》开示的乃是八识论。

  又譬如说,在密宗喇嘛教里面─特别是藏传佛教的黄教─他们很歧视在家人。常常有黄教的喇嘛们私下对在家徒弟们说:“你们居士们是一壶永远煮不开的水。”修学藏传佛教邪法的新竹凤山寺法师们也是这样说。可是问题来了,现在有好多居士们证得如来藏而开悟实相般若了,是他们所不知道的,到底这些居士们的水煮开了没有?这真的很值得探究。这都肇因于修学藏传佛教的喇嘛与显教法师们一样都是六识论者,所以几百年来始终无法真的悟入大乘佛法,连声闻罗汉道里断我见的见地都没有,始终不离凡夫所堕的意识境界,才会永远离不开双身法──双身法的境界正是识阴六识的境界。现在藏传佛教的红教有一位上师,很努力在重新翻译经典,也在提倡如来藏;可是,我怀疑:他的如来藏说,骨子里还是意识,只是变个样来吸引大众啊!这有可能只是因为现在如来藏妙法已经兴盛了,他不得不追随啊!不然,人家就不来学红教的密法了,那他们藏传佛教密宗该怎么办?可是骨子里,可能还是用意识的种种变相来取代如来藏的,这样就不太好了。

  而我们也应该要返观显教中的佛门一切大师、学人所熟知的大乘胜义僧,我们可以看到那些佛门大师们每天在礼拜的 文殊、普贤、观音、势至;现在兜率天宫的 弥勒菩萨也是现在家相,当然也许会有人礼拜 维摩诘,而且也有人礼拜 摩耶夫人啊!摩耶夫人也是大乘法中的胜义僧,但他却示现女人相,如今还示现作天人相,现正住在天宫中,这是大家应该要注意到的。因为,这些人都是大乘法中的胜义菩萨僧,并且他们大多是位列于等觉位,只有摩耶夫人位在初地,其余都是位在菩萨究竟位中。这四位等觉菩萨都同样是佛的脇侍,不久之后都将递补佛位。当代那些执著声闻解脱道,崇拜声闻僧衣而心存声闻心态的大法师们,难道从来都不礼拜这些等觉大士?是否对这六位等觉大士也心存轻想,只因为祂们都穿著在家人的衣服而示现在家相?

  所以,真正想要修学大乘妙法,又希望一世之中确实可以有所证的人,都不应该管善知识示现什么样的身相─有奶便是娘─应该这样认取奶娘才对;他们若能帮助你,你就礼拜他们嘛!不必管 观世音菩萨是否示现为送子娘娘或示现为鱼篮观音,只要祂能帮你开悟就可以了!只要祂能帮你排除学法上的种种困难,让你在佛菩提道中很容易实证,这就够了!管祂是不是送子观音、马郎妇观音,别理会祂有没有穿著僧服,只要祂是真正的 观世音菩萨而不是鬼神假冒的,这就够了,应当这样来看待。

  接下来说:有很多的大法师、大居士们归命 弥陀世尊,求生极乐净土;将要在极乐世界绍续 阿弥陀佛佛位的 观世音与大势至两位大菩萨,净土宗的佛子四众们,有许多人得到祂们的深恩庇佑;我个人虽在禅门中,此世也一样得到 观世音菩萨的加持;当祂们在极乐世界佐弼 弥陀世尊来接引众生、庇佑吾人时,却都是示现在家相的,不曾示现为声闻僧的法相。可是祂们都是大菩萨,也都是货真价实的出家菩萨。而当代那些人间佛教的法师与居士们,都只尊崇声闻僧的僧相,一味排斥大乘法中示现在家相的胜义僧;我不晓得印顺派那些人间佛教的大法师们,他们对此有什么看法?他们到底信不信 观音与势至呢?或许他们因为从来都不相信有极乐世界、从来不相信有 阿弥陀佛、观世音、大势至菩萨的存在,所以心中没有任何感觉。然而,是否因为他们不相信,西方三圣就会不存在?但是不管怎么样,不管他们信或不信,都不会因为他们不信,就使 观音、势至两大菩萨不存在;未来仍将会有人继续得到祂们的加持与庇佑,这正是学人对大乘法中的次法所应有的基本观念,所以大家的观念一定要修正。

  那么,他们因为不相信第二转法轮与第三转法轮诸经都是 佛陀亲口所说,所以对《法华经》也是完全不信的;由此缘故,他们私心中对极乐世界 阿弥陀佛、观世音、大势至的存在也是抱持著绝对不信的心态。然而奇怪的是,他们却在佛教徒之中假借极乐世界、西方三圣的威神力和名义,常常在举办三时系念,也在帮人家助念或举办超荐法会;当他们以西方三圣的名义来获取佛教的资源时,心中却不信有西方三圣,这样难道不是在欺蒙众生、欺骗佛教界吗?口中及书上都否定极乐世界 阿弥陀佛,却还要假借 阿弥陀佛的名号来帮人家助念、超度,来获取钱财;又每周都举办念佛法会来聚集众生、收歛钱财,而他们弘扬的法却是破坏 阿弥陀佛八识论正法的六识论邪见,正是大力弘扬常见外道的六识论邪见,这难道是人天师范的出家僧宝所应该作的正事吗?

  像这样不诚实的心态,连儒家正心诚意的基本行谊都已经不存在了,何况是人天师范的僧宝所应该作的事呢?这样轻视 阿弥陀佛及观世音、大势至菩萨,却又不断地利用祂们的名义来聚集资财,再用所得到的资财来否定西方三圣的存在,这种心口不一的出家人,真的是匪夷所思,令人啼笑皆非。然而,西方三圣却不会因为他们的否定而不存在,仍然会有许多人获得冥佑与庇护。

  接下来还有很多是今天来不及讲的,我想以后再把它补写到书上,今天就直接跳过去。因为我们预定留下一个钟头的时间,来回答诸位当场提出的问题;所以现在只能跳到最后面来讲第三节,并且还只能够略讲而已。(编案:以下是由平实导师在后来补写的,演讲当时并未讲述这部分。)

  印顺派的法师与学人们,总是把 观音、势至否定,说祂们不是佛教史上的人物;但是,他方世界的菩萨们不可以化现来此吗?佛教真的只局限在人间而且只是地球一隅吗?十方世界中都没有佛教吗?天界都没有佛教吗?像他们这样的人间佛教,从时间上、空间上及法义上看来,未免都太肤浅了!不能因为他们感受不到 观音与势至,就否定他方大菩萨们的存在。他们都因为身披僧衣而受到印顺法师的邪见影响,敢公然否定诸大菩萨们;在这种情况下,诸大菩萨们觉得他们感应的因缘尚未成熟,当然不会让他们感应到;然而实际上大菩萨们都是在事实上存在的,而且历史上也不乏被祂们护佑的大师,我们无妨举例来说明如下。

  譬如有唐一代大师,后来身列圣位的 玄奘大师,在他西行追求大乘妙法,尚未抵达天竺之时,他的学养早已超越诸家大师,早已精通声闻论典;他还没到达天竺之时,已经是名震西天的大法师了,他的名声早已传遍西天了;但是当他到达天竺以后,尚且都不嫌弃在家菩萨,一一追随修学佛法;正由于这个缘故,才能亲随多位在家菩萨修学,譬如长年婆罗门、蜜多斯那……等人(详后文所举注一至注三说明);像这样不断地追随诸家善知识而不在他们的身相上著眼,最后才能成就三地无生法忍的智慧;何况末法时期的今天,心中仍然存著声闻心态的大法师,乃至才刚出家、戒疤未干的僧人,这些人连最粗浅之声闻法《俱舍论》的正义、涅槃之正理,都已完全误解,我见尚且断不了,怎能及得上当年早已精通《俱舍论》的 玄奘法师?但这些僧人竟敢轻视 玄奘精通二乘法以后所精勤修学、实证的大乘法?竟敢对精通大乘法的在家菩萨们蔑视,一味主张阿含中所说的声闻解脱道即可令人成佛,而一味排斥大乘诸经?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而他们都是自命为人间极有智慧的人,竟然连这样粗浅的事相上可以思而知之的道理都不懂,究竟他们的智慧何在?

  又譬如一切种智的修证,全都必须世世出生于三界中来修学──特别是生在人间来世世修学;这是说,一切种智的修证,必须具足了知如来藏中所含藏之一切种子;而如来藏中一切种子的现行,则是以生在人间一切境界中来历练时最为容易现行,也最为具足;由于这个缘故,应当以两大阿僧祇劫的时间,经历人间种种境界,来获得各种现观境界发起的因缘,因此当然应该世世出生在世间人的境界中亲自经历;这样看来,当然以在家身最容易经历,这才是人间佛教的真义所在。然而崇尚声闻心态的大法师辈,他们究竟信不信受成佛所凭藉的一切种智?究竟懂不懂一切种智的修证?而处处轻视懂得一切种智的在家菩萨们的修证?

  大众也可以从古代历史记录中,看到崇拜声闻僧衣的凡夫僧,是如何愚痴而失去了实证佛法或罗汉法的胜妙因缘,都只因为愚痴无智而崇拜自己身上披的僧衣所致。譬如三明六通的天军大阿罗汉,尚且以他在声闻无学位的大比丘僧的身分,亲往兜率天宫追随 弥勒居士学法;我们再回头来观察当代那些少闻未证的凡夫比丘、比丘尼们,竟然以凡夫身而空腹高心,弃舍真修实证的在家菩萨们,极力否定之。他们自身已经失去了在声闻罗汉道中以及大乘佛法中的大利益,竟然还教令座下的弟子们“不可受学于在家菩萨的深妙正法”,更是剥夺了座下四众的大利益;这真是自误而且误他,可以说是无智到极点了!这样的声闻僧,何曾稍微知晓大乘法要的深意?

  如今印顺派的人间佛教法师与居士们,大多是属于崇尚表相僧宝身分的凡夫、愚人,他们对僧宝的真实义并不曾深入理解,私心之中总是说:一切居士都应该听命于出家人。从来不讨论在家菩萨们在戒定慧三学上的证量,从来都是视同一体加以排斥;他们心中绝对不肯承认大乘法才是究竟的佛法,总是认定声闻罗汉所证的解脱道即是成佛之道;也因为他们心中从来不肯承认大乘五十二位阶的果证,所以就不相信世间真实还有在家身分的地上菩萨,更何况能够归命而修学及实证?都是落在僧衣身分及面子上,这就是印顺派的人间佛教弘传者所拥有的心态:既凡亦愚。

  以上所说,并非空穴来风,我们当然要提出事实来。其一:【城西道北有大庵罗林,林中有一七百岁婆罗门;及至观之,可三十许;质状魁梧,神理淹审;明〈中、百〉诸论,善吠陀等书;有二侍者,各百余岁。(玄奘)法师与相见,延纳甚欢;又承被贼,即遣一侍者,命城中信佛法人,令为法师造食。其城有数千户,信佛者盖少,宗事外道者极多;法师在迦湿弥罗时,声誉已远,诸国皆知,其使乃遍城中告唱云:“支那国僧来,近处被贼,衣服总尽。诸人宜共知时。”福力所感,遂使邪党革心;有豪杰等三百余人闻已,各将斑氎

  布一端,并奉饮食,恭敬而至,俱积于前,拜跪问讯。法师为咒愿,并说报应因果;令诸人等皆发道意、弃邪归正,相对笑语、舞跃而还。长年叹未曾有,于是以氎布分给诸人。各得数具衣直,犹用之不尽,以五端布奉施长年。仍就停一月,学〈经、百论、广百论〉。其人是龙猛弟子,亲得师承,说甚明净。】55

  其二:【其国有大德名蜜多斯那,年九十,即德光论师弟子,善闲三藏。法师又半春一夏,就学萨婆多部〈怛埵三弟铄论〉(唐言《辩真论》。二万五千颂,德光所造也)、随发智论等。】56

  其三:【复往杖林山居士胜军论师所。论师,刹帝利种,幼而好内外经书,五明数术无不穷览;每依杖山,养徒教授,恒讲佛经;道俗宗归者,日数百人;诸国王等,数来视礼,洗足供养、封赏城邑,时人号为步异,此云食邑者。法师就学〈唯识、决择论、意义理成、无畏论、不住涅槃论、十二因缘论、庄严经论〉,及闻〈瑜伽、因明〉等讫。】57

  ───────────────────

  55《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2。传中凡属出家僧者,皆于名号之后加称法师;凡属在家者,皆直称名号,

  不称为法师。

  56《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2

  57《大唐故三藏玄奘法师行状》CBETA,T50,no.2052,p.216,c27-p.217,a5.

  此外,主张人间佛教的印顺派弘法者,往往以僧宝高高在上的姿态,心中自高,常常轻视在家人,乃至不屑与语;然而二乘法中的在家弟子,亲证阿罗汉果者,其实也并不少,被列入阿含部经典中的在家阿罗汉也有几个事例,这是四阿含诸经明文所载的真实例子,因无事迹而未被载入者应当更多。即使到了佛灭后数百年之际,这在天竺仍然是不乏其例的。譬如《大唐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2所载天竺的史实:

  城东五、六里,至一山伽蓝,尊者乌波毱多 (唐言近护)之所建也,其中爪发舍利。伽蓝北岩有石室,高二十余尺,广三十余尺,四寸细筹填积其内。尊者近护说法,悟道夫妻俱证阿罗汉果者,乃下一筹;单己及别族者,虽证不记。

  由这个明文所载的史实来看,在进入像法时期的天竺,当时亲证二乘菩提阿罗汉果的在家居士,人数仍然很多,所以记载说“乃至细筹填积,难以胜数”;而且,这些细筹所计数的都是夫妻二人同证的。从这个史实来看,证得阿罗汉果的在家人是很多的,今天那些弘传人间佛教的印顺派凡夫僧,都不应该因为身披僧衣的缘故,就自视过高,否则恐怕再过三十世以后,仍然会由于崇拜僧衣身分的缘故而继续障碍自己所学的罗汉道与佛菩提道。

  此外,继承藏传佛教应成派假中观的印顺派人间佛教弘传者,他们心中并不承认第二、三转法轮诸经是 佛陀亲口所说,也不承认 文殊、普贤、观音、势至为事实上曾与 释迦世尊对话的菩萨,所以他们常常这样子说:“文殊、普贤、观音、势至都不是历史上确实存在的人物,都是后人虚构的。”然而确实有更多的佛弟子受到 观世音菩萨的加持,平实也曾领受 观世音菩萨的加持;而且,玄奘菩萨也曾经多次亲遇 文殊等大士示警及加被,得免于难,详载于《大唐故三藏法师行状》中:

  ……将(玄奘)法师参正法藏,即戒贤法师也;其人博闻强识,佛法及外道经书一切通达;又最耆宿,时年一百六十岁,众所共尊,不敢片其名,故号为正法藏。法师随入谒,方叙师资,务尽其敬;顶礼赞叹讫,正法藏命法师及诸僧坐,问从何处来?报曰:“从支那国来,欲于师处,学瑜伽等经论。”闻已啼泣,唤弟子觉贤,令说三年已前病恼因缘。觉贤曰:“和上去今三年已前有患,四支拘急,如火烧刀判之病;意厌此身,欲不食取尽。于夜中,梦天人黄金色,谓和上曰:‘汝勿厌此身,身是法器,修习难得。汝过去曾作国王,多恼众生,故招此苦;当自悔责,礼诵行道,广通正法,业累可除;直欲不食舍之,终不得了;死已受身,还得受苦;犹如井轮,回转无息。复三年余,有支那国僧,欲来于此学诸经论;已发在路,汝可待之,为演说付授;彼人得已,当转流通;以此功德,汝罪自灭。我是曼殊室利,怜愍汝,故来相告,当依我语。今日已后,所患亦当渐除。’语已而灭。从尔来,和上渐则安隐。”正法藏又问:“汝在路,经今几时?”报曰:“过三年,向欲四年。”既与昔梦状同,深相慰喻。法师亲承斯记,悲喜不能自胜,更起礼谢。58

  玄奘大师追随学正法藏之后:

  及闻瑜伽、因明等讫已,于夜中,忽梦见那烂陀寺,房院荒秽并系水牛,无复僧侣;法师从戒日王院西门入,见第四重阁上有一金人,色貌端严、光明满空,遥指寺外,谓法师曰:“汝随我看。”即循指外望,见村邑林池为火焚烧,并成灰烬。金人曰:“汝可早归,此处却复十余年,戒日王崩,印度荒乱,恶人相害,当如此地,汝宜知之。”言讫不见。法师觉已怪叹,向胜军说之。答曰:“三界无安,能知不尔。此圣人之垂诫,不可不依。”是法师所行,皆为菩萨护念;将往印度,告尸罗而驻待;淹留未返,示无常,以劝归;若所为不契圣心,谁能此祚?永微之末,戒日王果崩,印度饥荒,并如所告。59

  ───────────────────

  58《大唐故三藏玄奘法师行状》CBETA,T50,no.2052,p.217,a5-18.

  59《大唐故三藏法师行状》

  然而印顺派的法师居士等人,绝不相信有大乘经中所说的 文殊、普贤、观音、势至……等大菩萨的实际存在,只因为他们都还没有能够感受诸大菩萨的因缘,无法感应到大菩萨的加持,所以便在书中或说法时,公然否定这些大菩萨们的存在。然而,像他们这样的心态,确实是可以被议论的;也就是说,世尊所说的古仙人道纵使真的已经失传而不复存在于人间了,纵使末法时期过完以后的众生,由于缘犹未熟而难以得遇,也不可以因此便说法界中没有这些不受生为此界人类的大菩萨们存在;这些大菩萨们,总是要等待诸佛出于人间的时候,才会为了护持诸佛而来示现在人间的。同样的道理,诸大菩萨并不是闲著无聊专等好奇者及不信者来感应,连众家神祇想要求见都不容易,何况是在众生悟缘未熟之前,何必徒劳一场来示现给他们看见?纵使真的前来示现,对他们终究是不会有实质利益的;当然是要等待缘熟之际才会示现感应,这样才能使众生承蒙法益。

  能使人证悟般若实相之深妙大乘正法也是一样的道理,一定要等待大众的法缘成熟以后,真善知识才会出现在人间;众生的法缘若是还没有成熟时,纵使真善知识出现在人间了,也是不会出世弘法的;若是不观因缘就强行出世弘法时,不久就会被人杀害,深妙法终究还是无法继续弘传下去;当然要等待缘熟了,然后才出世弘扬,这样弘法才能够使正法继续广弘下去。这就好像平实出世弘法一样,不可以早于此时,也不该晚于此时;今时恰恰好,这都是众生得法的因缘所导致的。由此缘故,不该因为自己没有办法面谒大乘菩萨,就随便毁谤说实际上没有诸大菩萨住世;当然也不该因为自己没有办法真正悟入般若,就说其实没有如来藏的真如法性可知可证。然而,这些事相,却正是印顺法师等一派人,心中从来不信有 弥陀、观音、势至、文殊、普贤……等诸佛菩萨,也不相信 释迦佛的威神巍巍与一切种智,所以将 释迦佛贬抑为同于世人一般:单纯只是由于慈悲而不舍众生,所以名之为佛;都不必亲证如来藏,不必证真如、一切种智;只要以凡夫的智慧,经由世世常修慈悲众生的菩萨行以后就能成佛了!这就是现代大力弘扬人间佛教的印顺、星云、证严……等人的心态也!由于这缘故,他们心中都不相信更胜妙于四阿含的第二、三转法轮诸经是 释迦佛所说,往往恣意否定而无所顾忌。

  此外,对于以前曾在平实座下得法的人,我也有几句话相赠:也就是说,唯有直心才有可能实证佛法;心若不直,纵使已经知道般若诸经中的密意了,仍然是无法转依所知道的般若密意而无法灭除我见的,必定还会返堕离念灵知意识心中,再度生起常见外道见──重新再认取意识心的变相为常住的真如、如来藏,终究难免会因为自大而产生种种臆想邪见,甚至于会造作谤法及谤贤圣的大恶业。在此,暂且举出《六十华严》中 弥勒菩萨开示的圣教,献给那些曾在平实座下得法的人:【譬如犁无有扼,则不堪用;菩提之心亦复如是,离正直心,于如来法无有实义。】60深愿那些离去的人,赶快回复当年初遇平实时的直心,赶快弃舍世俗法上的心态。假使能够如此,不久之后一定可以知道自己应该作些什么事,也一定能够知道自己所不应作的事。若是真的能够像这样子,绝对不会只能自利,并且还能够大大地利益别人;那么,将来成佛之道的完成时间,就不会很久远了!(编案:以上是演讲当时因时间所限而未讲述的内容,后由平实导师补写所成。)(待续)

  ────────────────────

  60《大方广佛华严经》卷59〈入法界品第34〉CBETA, T09,no.278,p.779,c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