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的心路历程

  ——从现代禅到佛教正觉同修会

  —雷京—

  我出生于浊水溪畔穷乡僻壤的云林麦寮,父母皆目不识丁,务农维生,对儿女的教育却极为重视,就是典卖了家产也要儿女读书的那一种父母;在家人的期盼下,顺利地考上嘉义女中、国立高雄师大国文系,也完成了国立台湾师大国文研究所四十学分班的进修学程。

  在大学里因一位室友(曾任嘉义香光寺第三任住持的明迦法师,目前任葛印卡台中内观中心讲师)热心的引介,加入了校内的佛学社团——大慧学社;也开始到处逛道场,诸如佛光山、法鼓山……等;也参加了水里莲因寺忏公师父办的大专学生斋戒学会,并归依。这段时期算是个人与佛教佛法的结缘期;佛经看不懂,唯一感到亲切的是《心经》和《寒山诗解》,以及一些禅宗祖师们的行事作略;虽然不懂,但心向往之!

  大学毕业以后,分发到台中市崇伦国中当国文老师,在课堂上最喜欢与学生分享的是六祖慧能禅师悟道与继承衣钵的故事;另外就是一些看也看不懂的禅宗公案,但感觉其意境深远,浪漫不拘,引人入胜!就这样教书、结婚、生女,过著忙碌而又自觉有意义的生活!p111

  学佛的真正转捩点是在碰到现代禅李元松老师后,1992年现代禅台中龙树会馆成立,推出十个场次的演讲——《禅的公案解析》,冲著对禅的一丝浪漫的好感,慑服于李老师身上散发出来独特修行人的特质——诚恳、如实、谦卑、温和、耐烦、常行普敬却又不乡愿;为佛法不计功利的痴情傻劲,随顺因缘不强求,纯粹地给予,对人没有丝毫的主宰欲;一枝一叶总关情,却又有扁担横挑不顾人,直入千山万峰去的豪侠本色。面对有缘接触的人,全抛一片心,给予希望,给予温暖;却又坦率直言;勇于接受别人的质问、考问、盘问。基于此,我加入了现代禅,先后担任了台中龙树会馆共修会的总干事、现代禅的服务组副组长,及密严共修第四组总干事。我知道这是上师(在现代禅我们称李老师为上师)给我机会,希望我能在服务同修中学习。

  原本不懂得什么叫学佛修行的我,在李老师的引领下,开始懂得对生命方向有所省思,了解到人除了安居乐业外,求安身立命更是生命最核心的价值。而只要碰到对的老师、对的法,今生证悟就好像桌上拿柑一样容易。难的是如何使自已成为一个具格的佛弟子!

  2001年8月,为了更进一步地亲近李老师学法,我从国中教职提早退休,带著两个女儿搬入李老师一手创立的台北象山修行人社区(号称台湾第一座都市丛林)安住,把仍在高职教书的先生留在台中。

  丰富的事物,只能熏习而无法学习。在社区每天都可以看见李老师,p112沐浴在李老师那发自修行人成熟人格展现的氛围中,就像是一座雾夜中的灯塔,一再照见自己身处幽暗不明的贪瞋痴,让自己在潜移默化中反省、成长;在修行人社区也经常可以碰到一群有情有义、单纯憨厚的妙好人1。退休下来,我过著前所未有的悠闲、轻松、快乐的日子,每天运动流汗、吃喝、玩乐、法谈、读书、反省自已、听李老师开示。李老师要我们活著做一个觉悟的人,死了往生弥陀净土,并与我们相约将来在弥陀净土相见!

  李老师为了解决我们修行的罣碍,成立了现代禅小蜜蜂读书会,希望引导下一代在享受现代物质文明的同时,也能熏习古典的中国文化和待人处事的道理,让他们不致沦为纯粹的“新新人类”!两个女儿何其幸福,成了李老师教育呵护下的第一代小蜜蜂读书会的成员,深受李老师道风的引导与熏陶,成为快乐、聪明、有品的人!

  2003年12月10日下午是个令人伤心的日子,李老师骤然往生,令我涕泗纵横,有太多的不舍与悲伤,这世间从此少了一位可以引导我而且了解我、爱护我的长者。上人(在本愿念佛法门,我们称慧净法师为上人)带领著我们念佛四十九天,那段时间“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圣号,陪著每一个现代禅的弟子度过没有上师(李老师)的日子!

  后来,现代禅似乎顺理成章的归入了慧净法师的本愿念佛法门,我担任了本愿念佛法门教团的服务组组长。p113想到像我这种根器不是很好的人,从此不必辛辛苦苦的修行,只要一心称念弥陀名号,就必定往生弥陀净土,而且去了极乐净土不必修行就可以成佛。心想:有这么便宜的事,这么好的法门,应该大力推广出去,以嘉惠于众多的佛子,于是我下定决心尽形寿好好协助慧净师父推广本愿念佛法门。

  ────────────────────────

  1编案:“妙好人”即是念佛人,此名称源自日本近代一位不识字的持名念佛人。

  2006年,有一天我被通知开干部会议,会议中慧净师父宣布了一件令人震撼的消息,语意是:“领众张志成师兄一家人离开本愿念佛法门,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带著计数器念佛了,他们投入萧平实老师的门下。而萧老师,上师并不认同……。2”随后一位师姐举手发言:“那今后,法门不同,不亲不近。”从此很多师兄弟听从慧净师父的嘱付的本愿念佛法门的宗风,对志成师兄一家人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而我心想:这么好的师兄弟,认识他们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他们也都是纯情的念佛人,对教团出钱出力,对师兄弟有情有义,做这样抉择的背后,必有其充分的理由。会后就直接跑去他家问个清楚。

  ────────────────────────

  2案:本愿念佛法门的宗风之一──亲近同门,切磋法义;若非同门,不亲不近,防退失故。

  我问:“为什么以前批判萧老师,现在却投入萧老师的门下?”

  领众志成师兄答:“平实导师是一位地上菩萨,我以前看不懂!”

  我又问:“本愿念佛法门的法义有问题吗?”

  领众志成师兄续答:“部分与经典不符!……。”p114

  我又问:“上师(李老师)对佛教界公开的忏悔启事,教内众说纷纭,有人说是方便说,有人说是如实说。师兄,您的看法呢?”

  领众志成师兄续答:“我所知道的上师(李老师),从来不说假话!”3

  当时的我,也作这样的理解;可是,心中却又有另一个声音上来:难道上师(李老师)的悲心与利益众生的考量只局限于现代禅的弟子,而不是整个佛教界的佛子?这与我一路跟来所亲眼目睹上师(李老师)的心量与如实的行事风格是不一的!记得上师(李老师)曾说过:“我不属于现代禅,现代禅也不属于我!”上师(李老师)没有想要保护什么,上师(李老师)的精神,是真正的真理道上的勇士——他曾说:“不要保护真理,而要寻求自己的盲点。”如实是当时现代禅的家风,是现代禅的潜力!也是上师(李老师)的潜力!那么出自于我们小根小器、我见我执的角度而对上师(李老师)公开的忏悔启事的解读,无乃是一大污蔑与谤师?岂可不慎哉!

  ────────────────────────

  3案:现代禅大多数的师兄弟都偏向认为李老师是真悟道者,因为自知时日不多,无法再引导弟子众明心,环视教界,没有一个山头有修行,堪托付,念佛法门是一条比较安稳妥当而不容易被误导的路。为了规导同修截断犹豫,归命净土法门,专心称名念佛。对于一个真正无我的人,为了弟子们的道业,放下此身、此名、此真理,亦是可以理解的事。所以认为对外公开的忏悔启事,是权说而非实说。

  在教团第二度召集的干部会议上,我问:“上人(p115慧净法师)!如果我们的法义无法接受教内的挑战,又如何能避免外界的批判?又如何弘扬出去呢?如果上人(慧净法师)是一家之说,志成师兄是一家之说,那我想请问的是:经论是怎么说的?请问上人(慧净法师):您说去了极乐净土不必修行,直接就可成佛;还有学圣道门的人往生弥陀净土以后,都会被判入边地。为什么?可有经典的依据?”

  慧净师父:“有。经证在《无量寿经》阿弥陀佛十一愿、二十二愿!善导大师说……。你对本宗的法要还不是很了解,要多加研读!”

  刚转入本愿念佛法门时,对法义的态度是:慧净师父说了算!反正重点是念佛,更何况慧净师父是上师(李老师)推荐的净土宗善导流的专家。直到发现慧净师父所讲的净土法义与志成师兄所讲的法义有很大的差异,我才努力的把歧异处对照经典好好的比对了一番,发现志成师兄说的没错!但慧净师父又那么坚持,所以我辞去了净土宗服务组长的工作,离开了本愿念佛法门!

  找了远从高雄来现代禅参学的好友如锦作伴,去领众志成师兄所参学的正觉同修会参访看看。记得那天 平实导师正在开演《胜鬘经》,经文的每一字虽都认得,可是却一句也听不懂;但直觉道场庄严,真有修行的人很多,而且三个讲堂一千多人的人潮,也确实令我叹为观止!而 平实导师平凡、平实的行者风范,尤其是十方三世滂沱的菩萨悲心,更是深深的撼动著井底之蛙的我!p116

  回去后想尽办法策动好友(净觉师、如锦),二姊的儿子(日晟)、媳妇(雅鸯),还有我的两个女儿也来同班参学。记得那时正好二姊夫刚过世,慧净师父为此开车远从台南去虎尾,不眠不休的助念两天;如此恩情,使得日晟、雅鸯夫妇想离开教团的心略显矛盾。脑海中突然闪过李老师曾开示过的一句话,我说:“上师(李老师)曾说:‘佛法不卖人情。’慧净师父于我们有恩,我们可以供养他,却不可以拿个人的法身慧命去交换!”

  两个女儿,一个是国小的老师,一个是高中的物理老师,对宗教或修行也没什么概念与兴趣;教书之余的休闲活动是打电动、看漫画。记得李老师曾说过:“留给儿女最珍贵的资产,是引导他们有接触善知识的因缘。”既然 平实导师是大善知识,无论如何也要把这珍贵的资产塞在她们手上才行!

  我问两个女儿:“听说正觉的法很好玩,星期五我们去玩不同出的,好不好?”

  自此我们都加入了正觉同修会,从此迈向佛菩提道的修证之路。两年多来,在陈正源老师、何承化老师的座下熏习,开启了我对佛法的崭新视野,对佛法正知正见的认知,开始呈跳跃式的成长,远远超越了过去三十多年学佛的总和。

  在正觉同修会修学,始知佛法不是如自己以前错误认知的——只要证得阿罗汉,留惑润生,不入涅槃,扩大悲心,行种种方便就可以成佛了。……我见我执的心是不清净的,p117也是令人痛苦轮回的主因,修行就是把不清净的心(我见我执)修清净了,不再有无明的冲动,不要有此是真理、余者为非的心态(分别心),活在当下,做好眼前的事,人就解脱了,这就是学佛。

  从来不知学佛乃是先要用能见闻觉知的意识妄心去参禅——找如来藏真心,等亲证如来藏真心,般若正观现前,然后转依如来藏真心本来自性清净、本来解脱、本来无我、本来无分别、本来一切具足、本来随缘应物、本来慈悲的心体。接下来方能真正谈到修除汰换如来藏中含藏的诸有漏习气种子,而与上烦恼相应,更进而熏学一切种智智慧,累积更多更大的福德,乃能一步步迈向佛地。

  自己以前对佛法的错解与对修行次第的颠倒认知,真是大矣!在正觉同修会参学以后,才知道:凡有了别,即是我见,任其是清净心亦然。而意识心,任其修得怎么清净,也仍然是意识妄心,绝对不会变成真心;真心是不必修的,只要去找到即可。祂是本自清净、本无分别、本来随缘的。完整的佛法是含括了佛菩提道与解脱道,只要悟得了佛菩提,二乘解脱道果其实是副产品,是自然垂手可得的;观行断我见,成就解脱果,只是佛法修学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二乘解脱道也必须依于第八识如来藏真心,方有真正的解脱道可修可证;若离第八识如来藏真心而谈解脱,即同断见外道;亦即无解脱道可言,也无佛菩提道可学,更遑论其他诸如科学、艺术、文学……等世间法可得。p118因为如来藏才是万法的根源,万法依祂而起啊!

  目前虽然仍未证悟,但对诸方大师有悟、没悟,已懂分辨。凡是不讲如来藏、不讲第八识的大师,就是没有悟的大师,甚至于连断我见都没有。这是在正觉讲堂修学佛教正法的初机学子如我,一个最粗浅的佛法基本认知。

  自此,对佛法修证的全貌、修行的方向与次第,都能了然于胸,而且面对未来的学佛路——证悟真心如来藏,充满乐观笃定的期待。只因为碰到了对的法——如来藏妙法,对的老师——宣说如来藏妙法的地上菩萨 平实导师。我只管安心单纯的做好一个具格的佛弟子该做的事,努力累积福德,跟随 平实导师安排的亲教师深入正法知见;时节因缘一到,证悟一事,就交给 平实导师费心了!而一切都在进行中,内心感受到的是从未有过的真正的安心、快乐与踏实。

  这才真正体会到:学佛修行,精确的方向、正确的知见,是远比精进的修行更为重要的!想想自己好像也很精进的学了将近三十多年的佛法,但也只是在佛门外面修六度万行,培植见道的福德资粮耳。虽也算功不唐捐(因为毕竟是幸运的值遇了正法、值遇了真善知识),但人的一生有多少个三十多年呢?若碰不到真正的善知识,那岂不就要抱憾而终了吗?而且也永远触及不了佛法的真正核心——第一义谛如来藏。

  过去自己认为缘起性空义就是佛法的第一义谛,殊不知相对于真心如来藏,它只能算是世俗谛。p119以前对于张志成师兄在《成佛之道》的网站上被 平实导师列为附佛外道之一事4,我心中有太多的不解。因为自己心中对外道的定义是:心外求法才叫外道,可是我们却一直在修心(却不知此心乃意识心,非真实心)呀!一直在探讨诸法缘生缘灭的实相(却不知它只是现象界的事实,而非实相法呀!),心想:“大概 平实导师不了解吧?”现在才知道,自己对佛法正知正见的理解是如此的肤浅无知!

  ────────────────────────

  4编案:那是网站版工所为,并非平实导师所作。

  我佩服志成师兄,真正是为了道业,而没有面子、自尊的问题。在他的身上,我似乎也看到了上师(李老师)某部分的影子;一个真正的修行人的风骨与智慧,没有什么要保护的,坚守做一个真理道上的勇士,对就对,错就错,光明磊落,高风亮节,随时可以放下名利,拜善知识为师,这就是修行人的风骨;放下的是表相的虚名,获得的却是实质的法益!这就是修行人的智慧!

  我同时也深刻感受到 平实导师慈悲破邪显正、救护众生,绝不妥协、绝不乡愿,千山我独行,永不歇息的脚步,无限勇猛的菩萨心行!这样的心行,不也是承袭自 佛陀的家风吗?当年佛陀出世弘法,不也是到处追著外道跑,破斥外道法,救护外道众生回归佛教正法,大迦叶尊者三兄弟不就是这样被度化的吗?这是佛陀的悲心!我想 平实导师的悲心莫不也如此!曾听过不少人抨击 平实导师:爱批评人,就是连自己的师父也不放过,有失厚道,不够慈悲。不明究里的人,乍听起来似乎会觉得有道理。p120但我记得李老师曾期勉我们的一句话:“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正理昭然永在兹,当仁不敢让于师。”我认为这才是对师父最大的报恩、对师门最好的回馈!有智慧、有肚量、真修行的师父不但不会生气,而且会以有这样的弟子为荣呢!

  更何况我所理解的 平实导师所说的、所写的,都是法义的辨正,而非针对个人的人身攻击,动机纯正,目的明显——一心一意为了救护师父、救护众生回归佛教正法,以免未悟言悟,犯下大妄语业,以致死后沦堕地狱。这是菩萨的真慈悲,让他无法乡愿地坐忍佛陀圣教衰、坐视佛法实相被曲解、众生被误导而噤声不言!所以高举大法幢,摧邪显正,虽千万人吾往矣!

  一路走来,切身体认到:真正有智慧的学佛者,第一要务,真的是先要找到真正证悟的明师(而不一定是名师),求见道(开悟明心)。否则距离真正的学佛,还有一段很漫长的路要走,一生中可能永远进不了内门修习六度万行与般若种智的。

  目前两个女儿下班后的休闲活动也不再经常打电动、看漫画了,每天或三十分、或一小时不等的无相拜佛、忆佛淬炼定力,身心渐能或多或少轻安的安住在忆佛净念中,粗重的烦恼也化解了不少;谈论如来藏的法义是让她们深感兴趣的话题之一。她们都受了菩萨戒,同时也快乐的加入了同修会义工的工作,并且开始阅读 平实导师的书;每周二晚上,听 平实导师开演《妙法莲华经》,每周三晚上,上何老师进阶班的课,不曾缺席过,因为那是她们最期待、p121最享受的时光,人也变得更阳光、更快乐。如何亲证生命实相智慧的法义,正深深的吸引了她们这一代讲求理性的年轻一族的好奇心,感受到她们所获得正法的功德受用是不言可喻的。

  一切的一切,完全是受惠于 平实导师大悲、大智、大雄力的引领,及陈老师、何老师两年多来无私无我努力灌溉耕耘正知见的成果,而自己却承受得那么理所当然,全无一丝一毫的回馈,但却又不必担心;或许这就是菩萨行者,所散发出来的心行,才能给人这样亲切而安心的感受吧!

  人生的际遇千千万万种,而我是个幸运的人,幸运在这个人生道业面临抉择的转捩点,竟然得以走进了正觉讲堂,碰到这么胜妙的法,这么好的 平实导师、这么棒的菩萨僧团!

  2009年9月29日

  雷京写于台北象山修行人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