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心与眼见佛性

  ―驳慧广〈萧氏“眼见佛性”与“明心”之非〉文中谬说

  正光居士

  (连载十八)

  慧广把第八识如来藏认作是常见外道法,应是食了印顺法师的藏密黄教应成派中观六识论的邪毒,被误导了还不知道。但常见外道法的常住心是意识──有念灵知与离念灵知,正好与慧广完全相同,这已证明慧广自己正是常见外道;第八识却是出生意识心的如来藏,是阿含中佛所说的本际、入胎识,是阿含中佛说的“名色因、名色本、名色习”的入胎识如来藏,根本就与常见外道法的意识心完全不同。但是慧广对自己住在常见外道法中的事实竟然完全不知,无力反省,反而诬蔑已证实相而远离常见外道境界的平实导师是外道;这是以外道见来毁谤真实证悟佛法的贤圣,是颠倒想的凡夫在毁谤远离颠倒想的证悟者;而慧广的徒弟观净法师也是一样,东施效颦的未来世后果,不是观净法师能轻易承受得了的。前述举证的圣 玄奘菩萨论中已经明说:“然第八识虽诸有情皆悉成就,p27而随义别立种种名。”已经很清楚的告诉慧广及观净,是“诸有情皆悉成就”,诸有情身中都本有阿赖耶识心体存在著,不是经由修行而转变意识成就的;而且也是禅宗真悟祖师明心时所悟之标的,除非慧广师徒二人想要全面推翻禅宗的宗旨。所以,真心是本来就与意识共同处在蕴处界中,是真心妄心并存的,是真妄和合的,而真心是本来就已存在的阿赖耶识如来藏,是本来就真的第八识心,不是修行以后才出现或转变成功的;但慧广与观净却想要把妄心第六识意识,修行转变成真心第八识如来藏,想要以意识离念灵知取代禅宗所悟的如来藏心阿赖耶识;就如同欲煮沙成饭永无成功之日一般,正是颠倒想。颠倒想的凡夫却毁谤远离颠倒想的人是错悟者,在别人为他们提出说明以后,仍然不知道要反省,还继续毁谤正法及贤圣,天下还有人比他们师徒二人更可悲的吗?

  《楞严经》中“真、非真恐迷”一句,慧广与观净师徒都不懂,而且是比断章取义、断句取义更恶劣的断字取义:他们只取“非真”二字,舍了“真”一字,才会说“阿赖耶识是妄非真”,于是就成为误会佛法、曲解佛法的破法者了。他们又谎称自己错误的说法是佛所说的圣教,又成为谤佛──因为 佛确实不是像他们那样说的,却被他们无根毁谤为说法错误。这种为了谤贤圣而成为破法及谤佛的愚人,真可怜悯。他们也误会经中所说阿赖耶识是生死根本的意思,才会说“第八识就是能令众生生死相续的妄心根本”。虽然这个第八识阿赖耶识心确实体恒常住,但是心体内所含藏的七转识种子仍有染污变异生灭,p28因此第八阿赖耶识当然是一切有情的生命实相心,才能出生有情的蕴处界,才能使慧广及观净有了此世的色身及觉知心;假使没有阿赖耶识心体常住不坏,今天就不会有慧广及观净二人的五蕴存在,还能由著他们继续毁谤阿赖耶识如来藏吗?还会有他们师徒二人未来无量世中的不可爱异熟果报吗?因此才说阿赖耶识是众生生死相续的妄心根本;因为他们师徒二人能够毁谤阿赖耶识的妄心离念灵知,正是从阿赖耶识心中出生的,这难道不是他们二人生死相续的根本吗?可惜的是他们错会经中的真义了。然而,当他们舍寿前若能公开忏悔灭罪,并且证得心解脱而超越欲界,再断五上分结成为阿罗汉以后,舍寿而入无余涅槃时,那里面却仍然是阿赖耶识心体独住,那时改名为异熟识而不再称为阿赖耶识了,那时的无余涅槃却是常住不变的,仍然是阿赖耶识心体,那么阿赖耶识心体究竟是“真”或是慧广与观净所说的“妄”呢?由于阿赖耶识心体有能生万法的真实体性,所生万法缘起性空而阿赖耶识心体常住不坏,绝无一法可灭坏祂,何况能够自坏?是故名“真”;可是如来藏心自体清净无染之中,却含藏著七转识相应的染污的种子,并非究竟清净,故又名“非真”,要修到佛地时才是究竟清净,才能称为常、乐、我、净。故悟后尚待吾人历缘对境转换七转识的染污种子使其清净,得以断尽二障成究竟佛,这都是慧广与观净二人所不知的深妙法义。

  如果因为祂体内含藏七转识的染污种子,而说祂不是真心,然而遍寻三界法以后,却又没有另一个法可以像祂那样常住,也没有任何一法可以像祂那么清净,也没有另一个法可以出生蕴处界,p29也没有任何一法可以成为阿罗汉灭尽十八界以后的无余涅槃本际;而未来成佛时的真心无垢识,又正是现在这个第八阿赖耶识心体。将来成佛时的佛地真如,也是依止这个阿赖耶识心体所改名的无垢识,才能有佛地真如显示出来。所以这个“真、非真”的道理—第八阿赖耶识体恒常住,体内含藏的种子有刹那刹那变异的事实—实在太胜妙又极甚深,如果不是实证及透过详尽的说明,恐怕凡夫及阿罗汉愚人听了都会产生迷惑,往往会误以为意识心就是阿赖耶识心体;因为很难三言两语就说清楚,所以 释迦世尊常常不开示演说这个法,此即《楞严经》卷5所说正理:【陀那微细识,习气成暴流;真、非真恐迷,我常不开演。】但慧广与观净二人却是断字取义,比断章取义、断句取义更恶劣,成为最不老实的引用经文者。

  又这个第八识阿赖耶识是真妄和合识,如《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4所说:【甚深如来藏,而与七识俱。】亦如《大乘起信论别记》卷1所说:【阿梨耶识名如来藏,而与无明、七识共。】在这些经论中既然都说阿赖耶识是真妄和合识,表示阿赖耶识是函盖八识心王的,八识心王中有真心也有妄心,真心是第八识如来藏,妄心则是如来藏所生的七转识,第八识如来藏与所生有染污的七转识和合运作,因此八个识合名为阿赖耶识。由于真妄(染)和合运作才能成就阿赖耶识,故说阿赖耶识是真妄和合识;由此缘故,祖师说:“一心说,唯通八识。”《入楞伽经》也说:【寂灭者名为一心,一心者名为如来藏,入自内身智慧境界,得无生法忍三昧。】1意思是说,p30得无生法忍的诸地菩萨所证的是阿赖耶识如来藏。《入楞伽经》中又说:“大慧!此如来心阿梨耶识如来藏诸境界,一切声闻辟支佛诸外道等不能分别。”2意谓阿赖耶识是将来成佛时的如来心,慧广、观净二人竟然全无所知而号称为开悟者,岂非当代佛门笑话?然而想要实证阿赖耶识并不容易,一定要先清净觉知心以后,对大乘胜法具足信心──十信满足了,再进修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六度以后,才能证得,所以经中说:“是故大慧!诸菩萨摩诃萨欲证胜法如来藏阿梨耶识者,应当修行令清净故。”3因此,参禅人若要寻找真心阿赖耶识心体,应当先清净自心,并且已对大乘胜法如来藏阿赖耶识常住不坏的金刚性,已经心得决定而能永远制心于此一见之中,生起定性了,然后再熏习般若智慧,才有可能真正参禅而得证悟阿赖耶识如来藏;正当参禅之时,必须透过妄心(主要是指意识)去寻觅本来就在而与妄心意识同时、同处配合运作的第八识;证得之后,可得二种结果:

  第一、现观这个真心如来藏本身无形无相,没有处所,正如黄蘖禅师《传心法要》卷1所说:【诸佛与一切众生唯是一心,更无别法。此心无始已来,不曾生、不曾灭,不青不黄、无形无相,不属有无、不计新旧,非长非短、非大非小,超过一切限量名言,纵迹对待。】所以这个真心本体绝对待,非常清净,即是《楞严经》卷1所说的“无始涅槃菩提真心”──第八识。p31

  ─────────────────

  1《入楞伽经》卷1〈请佛品〉

  2《入楞伽经》卷2〈佛性品〉

  3《入楞伽经》卷7〈佛性品〉

  第二、这个第八识从来离见闻觉知、从来不作主、从来不思量,能够对现五尘外境而变现内相分六尘境,并生起见分七转识的见闻觉知性,由七识心见分在六尘境上广分别,以此内相分与五色根接触的外相分来连接外境,让众生在三界中生活而误以为是真实接触外境,因而对自我产生错误认知,误以为自己(特别是对意识觉知心自己)真实常住,误以觉知心自己是真实不坏而非虚妄法,因此妄造后有轮回种子而无法出离,却不知见分七转识都是虚妄心,不知意识心从来不曾接触外境,所以慧广与观净二人才会错将离念灵知心认作常住的真心。

  由于阿赖耶识心体所出生的七转识,对内六尘相分生起见闻觉知性及处处作主而执著,导致众生轮回生死;因此说七转识,尤其是六、七二识,才是众生轮回生死的根本,也是《楞严经》卷1所说:“无始生死根本”。亦如经中所说:【复次大慧!依如来藏,故有世间涅槃苦乐之因,而诸凡夫不觉不知,而堕于空,虚妄颠倒。】4慧广与观净二人,正因为不觉不知阿赖耶识心体所在,故堕于空,于是心中生起虚妄颠倒见,反而毁谤能使他们实证般若的阿赖耶识如来藏心。反过来说,若是追究会使慧广、观净二人沦堕生死的七转识的根源,却发觉仍是从阿赖耶识心中出生的,所以才由这个现象来说“第八识就是能令众生生死相续的妄心根本”,这正是慧广与观净二人所不能知的真实义。p32

  ─────────────────

  4《入楞伽经》卷8〈化品〉第15

  由于众生不知生死的二种根本──无始涅槃菩提真心含藏了无始生死根本七转识染污种子,不知阿赖耶识是真妄和合识──阿赖耶识含摄八识心王,所以妄造生死业而无法出离。由于慧广的徒弟观净法师为无明笼罩,无法了知《楞严经》所说二种根本之差异,也无法证得无始涅槃菩提真心第八识,却跟随妄执离念灵知意识心为真实心的慧广,错乱修习,欲将此生灭性的意识妄心修成不生不灭的真实常住心,尽未来际永不可得:“犹如煮沙欲成嘉馔,纵经尘劫终不能得。”慧广与观净师徒二人,都不知无始生死根本妄心七转识之上,还有一个与之同时、同处配合运作的无始涅槃菩提真心第八识,妄谓第八阿赖耶识是妄心、妄识,成为心外求法者,与常见外道合流。

  接下来谈“心是体,性是用”的真实义。一切法的性用,都要由本体出生;譬如意识的别境心所法,使意识具有知觉之性,所以知觉“性”是意识心“体”之作用,若无意识心“体”存在,就无法有知觉“性”的作用存在,故说“心是体,性是用”。又能见之性乃是以眼识为体的自性,非是离眼识心体而有能见之性;能见之性既如此,能闻之性、能嗅之性、能尝之性、能觉之性、能知之性亦复如是,正是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等心体的自性,非是离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心体而有其自性;一定是先有六识心体以后才会有六识的六种自性,有这六种自性出现以后才会有能见乃至能知的作用出现,才会有慧广的离念灵知存在。这个道理就好像海水与波浪的关系,波浪是海水的自性,非是离开海水本体而有其波浪,也不是离开海水本体而有海浪的自性,因此海水与波浪的关系非一非异;所以 平实导师说“心是体,性是用”,p33意思是说心是万法之本体,心的自性即是心的作用,乃是正确的说法;但观净法师及其师慧广“性是体、心是用”的说法则是体用颠倒,完全不如法,不仅违背唯识正理,也违背世间逻辑与常识。如是双违世间法与出世间法,是常识不够的人,怎能有智慧呢?观净法师在此邪见下,又有何资格评论他人所说正法为非法呢?

  接下来谈明心与见性是两种不同的证量。凡是能够明心与眼见佛性分明的人,都可以证实明心与见性两者是完全不同的法、不同的证量。前者是无境界、无所得法,只有出生法界实相的智慧;而后者是有境界、无所得法,是对第八识的性用与种子能生起更微细深广的了知。明心的人可以纯依慧力及体验照见其理,触证祂真实存在,发现祂与蕴处界同时同处运作,而在蕴处界中分明显现,完全配合七转识的心行而运作,无有丝毫染污,非常清净,是时时都可以现观阿赖耶识的存在。

  眼见佛性的人在看话头功夫纯熟下,以父母所生肉眼眼见佛性,因此缘故,眼见自己身心及山河大地虚妄,自然成就如幻观。因此,能够明心与眼见佛性的人,都可以证实明心证真与眼见佛性是二种不同的境界、不同的智慧与证量。但观净追随慧广而提出明心就是见性的说法,又是未断我见的人,同样落在离念灵知意识心中,实已证明观净法师如同其师慧广,既没有明心,更没有眼见佛性,故说不出其中的差异。

  如果观净法师不信受的话,正光提出几个问题,有请观净法师一一回答;待你回应时,就知正光所言不虚。p34

  一问:如果明心就是见性的话,禅门三关(本参、重关、牢关)是不是只剩下二关了?观净法师有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能够改写禅宗证悟祖师的说法?观净法师可以回答正光的提问吗?(想必观净法师无此能耐!何以故?凡是堕入“意识境界分段计著生”的凡夫,凡是落入意识而未断我见的人,如何能了知禅门一、二关明心与见性的真实义理呢?难怪观净法师会盲从其师慧广,提出明心就是见性的谬论,难怪他会错认意识心为真心,堕入常见外道见解中;又因未证得如来藏阿赖耶识心体,难怪会妄谓阿赖耶识是妄心、妄识了。)

  二问:证悟的人,可以随时现观自他有情之真心运作,乃至可以在他人睡著时,现观他人真心运作无有障碍,不知观净法师是否有此能耐作此现观?大众欲知。(想必观净法师也无此能耐,既然无法现观自己第八识运作,又如何能现观他人第八识运作呢?当然是讲不出所以然的。)

  三问:眼见佛性的人,都可以眼见自、他有情佛性,乃至在无情及有情身上,也可以见到自己的佛性;不知观净法师可否现观自他有情佛性?能在山河大地上看见自己的佛性?并由所见佛性的真实而眼见山河大地的虚幻,成就身心及山河大地虚幻的如幻观?(想必观净法师更无此能耐,何以故?明心尚且不可得,又如何能够眼见更上于明心者所不能眼见的佛性呢?)

  所以,从正光的提问当中,观净法师必定无法一一回答,也作不得任何手脚也。既然不知、不证明心及眼见佛性境界,p35对明心与见性二者全都不知,却跟随慧广妄论自己所不知的明心与见性,妄谓明心就是见性,未免太不自量力,也太无知了!

  又观净法师也谈到星云法师,正光藉此机会略微说明,未来同修会中可能会有菩萨撰写文章来破斥星云法师如何将佛法世俗化、常见化、断见化之种种事实。譬如星云法师曾说:“有的人想要学禅,万里迢迢的到处寻师访道;其实,真正有慧根的人,当下即是。”5,从星云法师的开示可以得知,星云法师所认知的真心,其实就是意识心,与观净法师一样,同堕离念灵知心中,也与佛开示的真心完全颠倒,同于常见外道,故名常见外道。

  ─────────────────

  5《星云模式的人间佛教》,满义法师著,天下远见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台

  北市〕,2005年8月25,第356页。

  又星云法师不是用禅宗亲证第八识所生的般若智慧来说禅,而是用自己意识思惟境界所得之世俗法来解释禅宗公案,不仅将公案解释得不伦不类,让人啼笑皆非,更是将自己未悟的事实公布天下,让天下人尽知星云法师所说都是野狐禅也。此外,星云还化名为佛光禅师,以未悟之身暗示自己已悟,写在书中公开流通,已成就未悟言悟的大妄语业;在在处处都显示出他的心行不正,全都与证悟者心性渐转清净的事实不符。

  他又因为 平实导师对其他错悟内容不指陈姓名的拈提,间接地显示他的错悟,又无法提出证悟的事实,无法为自己作有利的辨正,心中不能安忍,遂私下毁谤:“萧平实是邪魔外道,其法有毒,跟随萧平实修学者将同堕地狱。”p36此亦被 平实导师写入公案拈提第七辑《宗门正义》中,多年来仍然无法回应、无法为自己提出法义上的辨正。但他并不改正未悟言悟的大妄语行为,仍继续私底下诽谤,以破戒之身成就及增长了毁谤大乘胜义僧的罪业,未来世将受长劫尤重纯苦果报。因此缘故,平实导师评论他未悟,正光说他是将佛法世俗化的常见、断见外道,都是如实语,一点都没有冤枉他。所以,观净法师援引星云来为自己证明,是无智的作法;有智之人一定会援引真悟的人来作证明,观净法师却盲目地援引错悟者来为自己证明,显示他是没有智慧的人。

  观净法师也提到宣化上人,正光为了回应辨正,只好也跟著谈谈宣化“上人”。以下宣化上人的开示都可以在网站搜寻到,其相关网页已由正光复制保存,避免未来有人狡辩。譬如宣化上人在1969年4月20日至7月27日在美国加州三藩市佛教讲堂讲《六祖法宝坛经浅释〈般若品〉第2》如是开示:【我们修道,是真空里有妙有,不是什么都不知道。要什么都知道,还要什么都不知道,明明了了,清清楚楚,就像“心清水现月,意定天无云”的道理。】从上面的开示,知道宣化上人认为明明了了,清清楚楚的心就是真心,与惟觉法师、圣严法师同堕入意识心中。又譬如宣化上人开示语录(六)有关“妙道”的开示如下:

  什么是妙道?浅而言之,就是日常所行之道,我们天天所用的道、所行的道、所经过的道,都是很妙的。若不注意去研究它,便不知它的妙处。……我们一天所遇到的境界,这就是妙道。好像不吃饭肚子饿,为什么要饿?p37这就是妙。吃东西就饱了,这也是妙。乃至穿衣服,或是喝茶,都是一样的妙。如果不妙的话,为什么要去用它?就算用它之后,也不会长久,只是暂时而已。你说这不是妙吗?

  有人说:“啊!这个道理,谁都懂。”可是你所懂的是皮毛而不究竟,妙处就不知道了。为什么想吃好东西?这是个妙。为什么想穿好衣服?这是个妙。为什么想住好房子?这是个妙。

  宣化法师认为想吃、想穿、想住的一念心就是真心,堕入意识心及缘起性空中,不是禅宗祖师所谓“平常心就是道”,何以故?禅宗证悟的人,能够在日常生活作务当中,亲眼看见祂分明显现祂的真如性;乃至眼见他人睡著时,他人的真如性也是一样分明显现,无有丝毫障碍;乃至不能一时一刻没有祂,没有了祂,吾人顿成死人,无法活在世间。然而从宣化法师种种开示可知,宣化法师所认知的真实心其实就是离念灵知意识心,不是佛所说不生不灭的真心。由于宣化法师一生持戒精严,但因为错说第一义谛,今时于了义正法上也免不了正光之拈提。

  至于观净法师所提到的达赖、莲花生、宗喀巴、密勒日巴等藏密外道诸师,皆非佛道中人,同样是未断我见的附佛法外道,故正光于此不另作评破;有兴趣了解藏密外道真相的读者,请阅读 平实导师所著之《狂密与真密》第一~四辑,即可明了。观净若是想要藉此文章为正觉同修会招来更多的敌人p38,实无必要,因为这些凡夫法师与藏密中人都未断我见,也都是正觉印行的书中曾经举例辨正过的,与龙树的入地证量不可同日而语。

  接著来谈观净法师所说:“‘自性三宝’是指亲证无生者而言,不是凡夫就有自性三宝”之过失。所谓自性三宝,乃是指自性佛宝、自性法宝、自性僧宝。所谓“自性佛宝”是指真如心,是每一有情的根本心第八识,也是一切有情的生命实相心,心体自性清净无杂染,与佛无二无别,这才是自性佛宝;这个道理,也正是世尊诞生人间时所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正理,以及在菩提树下成佛时所说正理:【奇哉!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著,不能证得。】6指的正是第八识如来藏——自性佛,是本来就在的实相心。凡是证悟的人,都能认同世尊这样的开示,所以自性佛宝是一切众生本自有之,只因妄想及执著,所以无法证得。

  ─────────────────

  6《指月录》卷1

  所谓“自性法宝”,是指这个自性佛宝能够藉著种种缘而出生世出世间一切法及六种无为,乃是透过八识心王等和合运作之所生得及所显得,不仅在世间可以显现种种运为,也可以为吾人现前所领受及亲证;举凡这些法义,都从八识心王和合中出生,由诸佛传授给有缘人,名为自性法宝。而这些道理若被写在经中,就成为表相法宝。

  所谓“自性僧宝”,是指这个自性佛宝从来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境起分别,从来不思量、也不作主,非常清净。p39而这个自性三宝,每一有情都本自具足,没有不具足的;证得无生之人可以发现这个自性三宝是本有的,不是本无今有,正如《佛果圜悟禅师碧岩录》卷5所举龙牙禅师所说:【学道先须有悟由,还如曾斗快龙舟,虽然旧阁闲田地,一度赢来方始休。】如此旧阁闲田地,无始本有而非修得;所以这个自性三宝的道理,是从无始劫以来就已存在,是本有的,不是一定要亲证无生后才有;同时是每一个有情都本已具足,没有不具足的,只需证悟而找到祂,不是将生灭性的意识变成的,而是本来就真实无生的。如是正理凡是修学禅宗一、二年的佛弟子都知道;身为出家多年、追随号称已悟的慧广修学“禅法”的观净法师却不知道,显然观净法师的佛法知见有待建立。既然佛法知见尚待建立,当然无法依经典及证悟祖师开示作简择,却跟随未断我见的慧广,妄谓第八识、阿赖耶识是妄心、妄识,公然与诸经中世尊的说法唱反调,实在是胆大妄为,真是拿自身的法身慧命开玩笑!

  最后,针对观净法师所说做个总结:这个第八阿赖耶识就是佛所说的真心,正是诸佛成佛后的无垢识,是由因地的阿赖耶识心体修净种子以后改名为无垢识,正是因地的阿赖耶识同一心体,因此禅宗的开悟明心就是找到第八阿赖耶识。祂自己的体性从本以来就是绝对清净,却含藏七转识相应的染污种子,因此悟后尚待历缘对境汰换染污的七识相应种子;能够找到这个第八识如来藏,才能说是开悟明心;除此以外,不论何人自称明心开悟,都是错悟。眼见佛性就是用父母所生肉眼眼见阿赖耶识直接出生的见分,外于六尘运作,p40而在六尘中分明显现的总相作用,也是第八阿赖耶识心体的本觉性,函盖了不可知之“了”,因此眼见佛性所见的佛性,不能外于第八识心体而有,依第八识如来藏而运行,与第八阿赖耶识非一亦非异,因此平实导师所说“心是体、性是用”,说如来藏是体,佛性是如来藏的性用,完全符合佛说,也完全符合法界中的事实,也是法界中逻辑上的必然。观净既然与其师慧广一样落在第六意识心中,从来不知不证第八识,当然不知第八识的见分了;不知不见的人却来评论已知已见的人,岂只是颠倒而已?根本就是狂妄自大。像这种世俗有智之人都不会犯的过失,自称有出世间智的慧广与观净二人,却落在其中,而且还继续在违犯,不肯改正,当然是没有世俗智慧的人,更没有出世间智慧。

  又明心找到第八阿赖耶识时,发现祂的运作对象不是在六尘境界上,却在蕴处界上分明显现,祂是真实可证的。慧广与观净师徒二人都无法证得,所以公开否定祂;连心体的所在都不知道,又怎能眼见心体的性用而看见佛性呢?所以观净与其师慧广,才会妄谓阿赖耶识是妄心、妄识,提出“性是体、心是用”以及“明心与见性是同一证量”的颠倒见,完全违背佛的开示,也与法界实相全然不符,所说完全不如法。因此,正光建议观净法师赶快舍弃如此大邪见,否则就会像慧广一样,不仅穷尽三大无量数劫生死以后,仍是生死凡夫一个,而且还成就毁谤胜妙法及大乘善知识重罪,实在是可怖可畏啊!(待续)p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