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论之平议

  ─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广论》之平议

  正雄居士

  (连载十五)

  第二目 饿鬼苦

  依《瑜伽师地论》〈本地分〉,说众生由于悭吝的习气非常严重,而堕到饿鬼趣中。此类众生常与饥渴相应,皮肉血脉皆悉干枯,如同木炭;头发散乱,脸如黑漆,嘴唇干燥,经常用舌头舐口脸。阿含中说饿鬼众生是由地狱中受报完毕才往生上来的,或是在人间造作了当生饿鬼道的恶业以后才往生过来的。饿鬼道众生的苦受可分三大类:

  一、

  由外障碍饮食:有情为饥渴所逼,惊慌害怕,到处奔走寻求饮食;终于找到了池水,却有其他有情,拿著刀杖绳索列队守护,不让饥渴有情靠近;如果饥渴有情强行靠近,则被打杀或拘系;若能侥幸来到池边,所见的池水,也会全部变成脓血,而不想去饮用。

  二、

  由内障碍饮食:这些有情,或口细如针,或口会喷火,P.76或颈长瘤,都是腹部广大而贪食无厌;由于这样的因缘,纵然得到饮食,也由于自身的障碍而不能吃、不能喝。

  三、

  饮食无有障碍:有一种饿鬼名叫猛焰鬘,吃下去的饮水食物均被烧光了,因为这样饥渴大苦不能稍有止息;又有一种饿鬼名叫食粪秽,只能专门饮食粪尿,或者只能吃消化不完全令人作呕的脏内不净物,纵然得到美食,也不能吃;或有一种自割身肉而食,就算得到其他食物也都不能吃。

  《龙树菩萨为禅陀迦王说法要偈》卷1:【饿鬼道中苦亦然,诸所须欲不随意,饥渴所逼困寒热,疲乏等苦甚无量。腹大若山咽如针,屎尿浓血不可说,裸形破发甚丑恶,如多罗树被烧剪。其口夜则大火燃,诸虫争赴共唼食,屎尿粪秽诸不净,百千万劫莫能得。设复推求得少分,更相劫夺寻散失,清凉秋月患焰热,温和春日转寒苦。若趣园林众果尽,设至清流变枯竭,罪业缘故寿长远,经有一万五千岁。受众楚毒无空缺,皆是饿鬼之果报,正觉说斯苦恼因,名曰悭贪嫉妒业。】1这是龙树菩萨开示的饿鬼苦,前四句为总说苦,说饿鬼的需求都不能随意,被饥、渴、寒、热所逼困,受用匮乏的苦无量。文中“不可说”谓饮食很难得,“夜”谓夜间时分,凉爽秋天觉炎热,温和春天觉寒冷,果树无果,清流干枯等等苦受。与《瑜伽师地论》中的〈本地分〉说的一样,其业因是由于悭、贪、妒,其寿命可以长达一万五千岁。

  ────────────────────

  1CBETA,T32,no.1672,p.747,b10-21

  藏密所信奉及供养的所谓“佛菩萨”,其实都是鬼道众生,P.77譬如绿度母、白度母、黑奴迦、佛母、空行母、勇父等等;这些鬼神夜叉,喜食世间人之邪秽精气,藏密双身修法的修习,正符合这类鬼神之喜好;经常与度母、佛母、空行母接触合修双身法之人,死后也将成为祂们的眷属,将会生在鬼道─乌金净土─中供其驱使,很难出脱鬼道境界。目前新竹凤山寺的《广论》班学员都很喜欢在自家佛桌上,供奉如是鬼神,天天礼拜、天天供养,乐与鬼神为伍,产生关系及造下种种共业以后,未来舍寿将被这些鬼神纠缠没完没了。因此,末学恳切的奉劝新竹凤山寺《广论》班的学员,早日远离《广论》的邪见与邪修行,尽快脱离鬼神之掌控,早日寻觅真善知识,修学正法,才不会唐捐此世难得之暇满人身。

  第三目 傍生苦

  《瑜伽师地论》卷4〈本地分〉中说:【旁生趣更相残害,如羸弱者,为诸强力之所杀害,由此因缘受种种苦;以不自在,他所驱驰,多被鞭挞,与彼人天为资生具,由此因缘,具受种种极重苦恼。】《龙树菩萨为禅陀迦王说法要偈》卷1说:【于畜生中苦无量,或有系缚及鞭挞,无有信戒多闻故,恒怀恶心相食噉。或为明珠羽角牙,骨毛皮肉致残害,为人乘驾不自在,恒受瓦石刀杖苦。】傍生苦受甚多:弱肉强食、鞭打、驱赶、被圈养、被买卖、被杀害、负重、耕耘、被乘骑、剪毛、锯角等等粗重苦。其寿命不定,短者一日夜如蜉蝣,长者达一中劫如龙王。傍生之苦,是我们亲眼可见、亲耳可闻者,故不多叙述;只祈望众生早日明心、见性,下者譬如断除我见而证初果,就不会下堕于傍生道。P.78但是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却要求藏密行者每日至少八个时辰与异性修双身法;并且至最后灌顶时,尚需与九位明妃合修双身法──轮座杂交;此一邪淫行为,若不诽谤正法、不大妄语、不玷污比丘尼(不与比丘尼合修双身法)等,虽未及地狱业相应者,却仍是与畜生业相应,来世当得畜生报;藏密行者又将五甘露……等不净物供佛,此一行为属于辱佛,亦于当来得畜生报,我们来看《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别经》中如何说?

  复有十业,能令众生得畜生报。一者、身行中恶业,二者、口行中恶业,三者、意行中恶业,四者、从贪烦恼起诸恶业,五者、从瞋烦恼起诸恶业,六者、从痴烦恼起诸恶业,七者、毁骂众生,八者、恼害众生,九者、施不净物,十者、行于邪淫。以是十业得畜生报。2

  因此藏密中号称最清净的黄教祖师宗喀巴,其所教导藏密行者的修行法,若心性朴直者,就算都不造地狱业报,亦将因奉行宗喀巴的邪教导而广修双身法,枉造畜生之业而不自知,当来必受傍生苦果,岂非可怜悯者乎!有智具悲者,当救护这些众生远离藏密宗喀巴等人所教邪见之残害。

  ────────────────────

  2CBETA,T01,no.80,p.893,a13-18

  第四目 别说欲界人天苦

  修十善业及持五戒不犯,即不堕三恶趣;但是人天虽说为善趣,毕竟尚未出离世间的种种苦。《瑜伽师地论》〈本地分〉中说,在人趣受生的有情,有各种匮乏之苦:所谓与生俱来饥渴匮乏之苦、想要却得不到之苦、粗糙饮食得不到之苦、P.79得不到善知识摄受之苦、时节改变寒热不适应之苦、无有房舍遮风避雨之苦、所作事业不顺、休废之苦,以及色身变坏与老病死之苦。亦有一苦、三苦、七苦、八苦……等之分别,所以在人趣中受生之有情,若想要修学解脱之法,或者成佛之法,对于苦的问题就必须面对,且需如实探究清楚。

  《瑜伽师地论》〈本地分〉中又说,诸天人将死之时,有五种衰相出现:一、所穿天衣脏垢;二、头发上的花鬘枯萎;三、两腋流汗;四、身体有臭味;五、不喜欢坐在天人的座位,爱乐坐在林间,若看见天女与其他天人游戏,即生苦恼。此外,当有广大福德天人出生时,少福德的天人见之,即生惶恐怖畏之苦。又天人与非天(阿修罗)常常战争,因此有断肢伤身或断头之苦,断肢伤身可随即复原,如被断头即告死殁。又当有强力天人愤怒时,其他劣天人即被赶出自己的宫殿,因此受苦。

  以修行人的角度来说,欲界天乃是消耗福报的地方,众生辛辛苦苦于人间持戒行善而积集福德,应该是为了累积成佛的资粮,以此资粮利益众生而成就来世更大的资粮以成就佛道。但是众生却因无明所障,而跟错了师父,信受了未悟的师父说:“做就对了,不必求悟。”此句话就足以断送众生法身慧命。譬如慈济人努力做利益众生的事,此乃佛道成就的前方便,藉此来累积将来见道时应有的福德资粮,并非真修行;若能于此资粮位广修人天善法,进而回向佛道的成就,将来才有因缘值遇真善知识而得见道。若广修善业而不修禅定、不知或不求断我见,更不知或不求开悟明心,此种精勤广修十善慈济众生而不谤法之行,未来世就只能生到欲界天享福,P.80但是当此行善的福报在来世生天享完后,剩下往世所造微小恶业种子仍然收藏于自心藏识中,因此天福享尽后就得下堕于饿鬼道或人间的畜生道中受报。又如凤山寺的《广论》班学员们,以佛法之名,努力为藏密经营赚钱之事业,以所得利润拿去资助藏密喇嘛教上师,供藏密达赖喇嘛用于破坏正法的事业中,本想植福助道,却因无明所障及邪教导之故,非但没有福德,反而造就了共同的恶业:帮助达赖喇嘛去接引更多众生邪淫,也帮助他以外道法取代佛教正法而成就谤法、邪淫……等共业势力,舍寿时别说是生到欲界天享福,后面极多世的三涂长劫之苦正等著呢!故理性有智者当审慎简择,应以智为先导而抉择之。

  第三节 皈依三宝

  每一众生的第八识如来藏都是无始以来就已经存在,故经论中说为“无始时来界”,乃是本自具足不是经由修行或造作才出生;因第八识如来藏的常住不坏,才能有世、出世间一切法之出生,也因此才有利根众生随佛修学而悟得出世间佛法,再经久劫修行而成佛。当佛依于悲愿慈愍而出现于世间,应世间众生之根器而有四种悉檀的三乘法要开示;也因为法雨普润的畅演,就会有众多有情随佛修学,大乘法与小乘法中的凡夫、胜义僧宝也就出现了,于是成就了佛、法、僧三宝。

  历史上所知的人间初有三宝,开始于二千五百多年前,悉达多太子坐于菩提树下,夜初分时降魔及明心,到夜后分时仰观星辰,天将拂晓时睹见明星而得见性,金刚喻定现前,四智圆明而成佛。释迦成佛后,七日思惟诸法,谛观众生愚钝,难可救度,于是默然不语,意欲入涅槃;P.81后因大梵天劝请住世常转法轮,于是思惟佛法之分期宣讲方便,前往鹿野苑为憍陈如等五人开示四圣谛法,令皆成为阿罗汉,此后人间才有了僧团,三宝从此建立。

  第一目皈依三宝的真义

  皈依佛:皈依无上正觉、福慧两足尊。

  一、皈依本师释迦牟尼佛,皈依十方一切诸佛。

  二、皈依清净法身毗卢遮那佛。

  皈依圆满报身卢舍那佛。

  皈依千百亿化身释迦牟尼佛。

  皈依清净法身自性佛,永不皈依一切外道。

  皈依法:皈依究竟正法,当成离欲尊。

  一、皈依三乘通教解脱正道,皈依大乘圆满佛菩提道。

  二、皈依了义诸经正义,永不随顺外道法教。

  皈依僧:皈依佛教圣、凡正见僧,清净众中尊。

  一、皈依证悟实相诸胜义菩萨僧。

  二、皈依学地诸凡夫菩萨僧。

  (录自〈正觉同修会三皈依法会文〉)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5〈4有依行品〉:【云何名胜义僧?谓佛世尊;若诸菩萨摩诃萨众,其德尊高于一切法得自在者;若独胜觉,若阿罗汉,若不还,若一来,若预流。如是七种补特伽罗,胜义僧摄。若诸有情带在家相,不剃须发、不服袈裟,虽不得受一切出家别解脱戒、一切羯磨、布萨、自恣,悉皆遮遣;而有圣法,得圣果故,胜义僧摄,P.82是名胜义僧。】3从经文的内涵就可以知道,只要证得三乘菩提的见道者,皆是胜义僧,不论其身相为在家、出家。在大乘法中明心者,于解脱果的证得而言,至少是初果预流,即是胜义僧,不论在家或出家;若是登入初地以上者,不论在家或出家之菩萨,都称为胜义菩萨僧。而且初地开始的圣位胜义菩萨僧,大部分都显现在家相,较少现出家相,从《华严经》善财童子五十三参中的诸善知识即可看出;亦如众所熟知的诸等觉大菩萨,譬如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维摩诘菩萨、文殊师利菩萨、普贤菩萨,以及现于兜率陀天当来下生成佛之弥勒菩萨等诸大菩萨,也都现在家相,少现出家相;在大家熟知的七大等觉菩萨中,只有地藏王菩萨是常现出家相;所以学子皈依僧宝,不可仅以表相来认定,更不可误认为现在家居士相者都非皈依处,决不是只有现声闻出家相者才是皈依处;如上所举的六尊等觉大菩萨都示现在家相,诸地菩萨也大多示现在家相,这是大乘胜义僧宝的特色,与二乘声闻僧宝多数示现出家相是不同的。

  以目前各大寺院出家法师来说,若是弘扬声闻解脱道者,因皆未断我见,乃属于凡夫僧宝;若是弘扬禅宗或大乘法者,也皆未开悟,以其开示之内涵就知其落处仍不离意识范围;未断我见,遑论开悟,只能称之为大乘法中的凡夫僧。初学佛者皈依凡夫僧宝是理所当然的,但久学菩萨证悟以后还在皈依凡夫僧,那就说不过去了;因为凡夫僧所说的法,言不及义,都只能在世俗法上劝说要断除世间法我所的执著,P.83谈不到解脱道见道断我见的正理及方法;有时虽然也说要断我见、断我执,而他们自己却尚未断我见、我执,依旧停留在五蕴十八界的空相上,仍然执著意识心为常住法,也不明了五蕴十八界的运作。

  ────────────────────

  3(CBETA,T13,no.411,p.749,c5-14)

  或有一类凡夫僧仍如慈济的证严法师一样停留在十善业修集人天福德上,以为造善业就是整个佛法的修学。这些凡夫僧因自身未断我见,更未证悟实相,故都无法将证悟的过程及方法开示于大众,无法教导众生触证实相心。久学菩萨往往是过去世曾经证悟过的菩萨,如果今世悟后还继续皈依这些凡夫僧,那可真是说不过去。至于那些对自己也无信心的小法师(譬如新竹凤山寺的日常法师),连断我见、证初果都不具信心,因此只好向大众宣说:“末法时期无证悟这回事。”斫丧大众求悟的心;如此误导众生,真是末法时期众生的悲哀。

  凤山寺《广论》团体的僧俗四众们更要思惟:我所皈依的僧宝,是否只会说一般的世间善法?或者只是劝人努力护持商业买卖赚钱事业公司(里仁企业)的老板?只要思惟此二点,就可了知自己皈依的对象是否正确。因此,学人若想要皈依僧宝时,就要皈依真善知识──证悟实相之诸胜义菩萨僧。(善知识有否开悟,从其开示法义的内涵,就可分辨之。)

  再者,因否认众生有真实如来藏故,凤山寺《广论》团体所说的皈依三宝,当然都不是皈依自性三宝。前说的三皈依,皈依清净法身自性佛、皈依了义诸经正义法、皈依证悟实相诸大乘菩萨僧,也都不是于《广论》团体中的修学者所能皈依、所已皈依的对象。所以,皈依了表相三宝后的凤山寺《广论》班同修们,虽发心修学佛道,却因为错误知见的邪教导,P.84反而都不能深入第一义谛,都只能在世间法上用功而已;如此而说要在事相上遇境除烦恼,那是不可能的事,反倒是烦恼越除越多。是不是如此?《广论》班的同修若肯如实的扪心自问,自能知晓。

  皈依三宝真正最主要的是要皈依自性三宝,所谓“自性”即是指“空性”,但只有第八识如来藏的真如体性,才能称为空性。自性三宝含摄一切三宝,皈依自性三宝才是最究竟皈依处。

  一、皈依自性佛宝:空性心如来藏真如体性,是一切众生的根本佛心,祂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对于一般学佛人来说,祂是不可言说、不可形容、不可显示的,但却仍然是一切时处都与众生和合运作无间,而凡愚众生都是日用却不知;众生修学无相念佛法门进而参禅开悟以后,即能了知自己及一切众生如来藏之所在,验证祂的体性及作用,如实转依祂真实与如如之体性,如此皈依自心如来藏,即称为皈依自性佛宝。

  二、皈依自性法宝:空性心如来藏的真如体性,真实不虚;而且祂酬偿因果也是真实而无错误,具有能出生一切世、出世间轨则的自性,众生真正触证而知晓后,转依祂的清净性,自然不会更造恶业,将来可以次第成就佛道;此时证悟如来藏,皈依自心如来藏所有的妙法,称为皈依自性法宝。

  三、皈依自性僧宝:由于证悟而现见真如佛性之后,因为转依如来藏的真如性、佛性,不净的意识心转依如来藏的真如性、清净性故,自然不起染执而不会去跟一切有情起争执,动无违诤,使自己渐渐清净了,如此以自为归,就称为皈依自性僧宝。

  至于藏密所皈依的三宝,并非真正的三宝。因为,P.85过去现在一切诸佛,皆以金光为庄严,而藏密外道所供养的“诸佛”却有纯红、纯青、纯黄、纯白、纯黑等等颜色之身(见密宗《三

  十五佛忏文》),显然是魔王或夜叉、罗刹等鬼神所化现者。又供养佛菩萨时必须以清净物作供品,而藏密的供品却以夜叉、罗刹等鬼神所嗜好的五肉、五甘露为主,显见藏密之“佛菩萨”皆为鬼神所化现者。藏密所谓的五甘露是:屎、尿、男精液、女经血、骨髓等,有时会以鲜血代替骨髓,在台湾恐怕吓著信徒,往往以红酒代替女人月经(女血)。而五肉是:狗、牛、羊、象、人等五种肉,当然都是不净物。愿意接受藏密喇嘛这些令人作呕的污秽不净物供养的“佛菩萨”,当然是极低等鬼神化现冒充的假佛、假菩萨;再看藏密每年“晒佛法会”时所跳的金刚舞,全都是山精鬼魅的模样,有智慧的人看了就晓得那些都是低等鬼神了,哪里是清净的护法金刚神?

  又藏密所谓的“报身佛”,实质上都是“抱身佛”,也就是与明妃相拥抱持而求淫乐触觉之淫秽、不堪入目的下劣有情,怎敢说是具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的圆满报身的报身佛?又释迦世尊所传的无上密法,是以心印心,所证的是第八识清净法身,怎会是藏密“无上瑜伽”邪淫之法中的意识觉知心?又佛已断尽一念无明及无始无明种子染污随眠,究竟成就清净圆满三身,而藏密却把虚妄无常的意识认作不生不灭法、误当成法身,然后再说他们的双身法享乐境界比显教的法身佛证境更高,自心颠倒以后再来愚弄迷惑无知的世人。再者,若论皈依自性佛宝,乃是皈依一切众生各自本有之空性心如来藏;而藏密之“佛”否定有如来藏的真实存在,P.86所以他们讲的皈依三宝都只是依自己想法随便说说而已。又藏密之喇嘛,否认有真实如来藏,又哪来自性僧宝可皈依呢?所以说,藏密皈依之“佛”并非真正之自性佛宝,藏密皈依之“法”也非真正之自性法宝,藏密皈依之“僧”更非真正之自性僧宝。说穿了,藏密的一切,是由假冒佛菩萨的夜叉、罗刹、山精鬼魅,以及假冒佛门僧宝的贪淫喇嘛以及无知的信众,披著佛教的外衣冒充佛教来破坏佛教的。

  《菩萨优婆塞戒经》卷3说:【若归佛已,宁舍身命,终不依于自在天等;若归法已,宁舍身命,终不依于外道典籍;若归僧已,宁舍身命,终不依于外道邪众。】圣教已清楚的说,佛弟子连自在天等都不可皈依,更何况藏密喇嘛们皈依的都是低等鬼神化现的假佛。再说皈依法,不皈依外道典籍;密宗天竺祖师长期创作的伪经与密续,冒称是佛法,其实都是邪说、邪法、邪教导,他们不断地强调双身法的特胜,即使是常见外道法都不会那么低贱。他们又认同常见外道的主张,譬如藏密自续派所说的法都主张意识常住不灭,是业种的执持者,所以也摄属常见外道;密宗应成派所说的法又主张:一切法空,所以摄属断见外道;但是恐惧堕入断灭境界而被人讥为断见外道,故又建立意识细心常住说,藉以联系三世因果,又重新堕入常见外道见中。

  密宗的四大派“法王”又都贪著“无上瑜伽”男女合修的世间淫乐欲界法,而他们的一切法义本质,都是在双身法的乐空双运基础上而建立、开展,是永远都不可能改变的,故说藏密之法决非佛法。既然所依之佛非真佛,P.87所依之法非真佛法,而所有喇嘛们也都奉行双身法,一生到老都在努力追求淫欲的最大快乐,因此自古以来藏密喇嘛之本质决非僧宝,因此皈依这些喇嘛们当然不是皈依僧宝。如果是黄教喇嘛,根据他们应成派中观的教义,是完全否定如来藏的;他们当然不可能是亲证如来藏的圣者,何有真实义菩萨示现之本质呢?当然都不是佛门的僧宝。若是属红教、白教、花教等的自续派中观,虽然语言文字上承认有第八识如来藏,但却都以观想出来之中脉里的明点取代如来藏,当然也不是亲证如来藏的圣者。既然藏密四大门派都是外道凡夫,怎有真实义菩萨之本质示现呢?目前藏地到处都是仁波切,到处都是格西,却只不过是粗重欲望之教授者及贪求者罢了,全无三宝的实质。

  第二目 皈依三宝功德

  《庐山莲宗宝鉴》卷10说:【十方薄伽梵,圆满修多罗,大乘菩萨僧,功德难思议。】佛有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种随形好,法相庄严,身语意功德亦是无量无边。大、小乘三藏十二部函盖四悉檀,初善、中善、后善,甚深了义,所以说为圆满修多罗。大乘菩萨僧既能宣说第一义谛法,也能宣说二乘解脱道妙法,能自度也能度他,故说功德不可思议。

  至于皈依三宝有何功德?《瑜伽师地论》卷64说:【受皈依者,获四功德:一获广大福,二获大欢喜,三获三摩地,四获大清净。复获四德:一、大护圆满;二、于一切种邪信解障,皆得轻微,或永灭尽;三、得入聪叡正行正至善士众中,所谓大师、同梵行者;四、为于圣教净信诸天欢喜爱念,谓彼天众心生欢喜唱如是言:“我等成就三皈依故,P.88从彼处没,来生此间,是诸人等今既成就多住皈依,亦当来我众同分中。”】上文句中,“广大福”者:透过供养三宝,可得无量福德。菩萨世世可爱的异熟果报,广大无边的无量福德,都依于此三宝之皈依,因为菩萨道的次第成就都是从初发心的皈依三宝开始,广大福德亦是如此。“大欢喜”者:如了解成佛只有佛菩提道一法而心生欢喜,能远离痛苦及苦因而心生欢喜,能得无量福慧资粮而心生欢喜,能念大师恩而心生欢喜,亲证解脱、智慧、无量三昧等无边功德而心大欢喜,由如是等欢喜事而能速证菩提。“获三摩地”者,谓:由于皈依三宝,依于三宝清净的体性及正确的教导,因此次第修证而能得证未到地定乃至四禅等至、等持位,以及无量无边禅定三昧之正受,如此入住无量无边三摩地的解脱功德。“获大清净”者,谓:三宝乃是世间出世间清净者,唯有皈依趣向三宝之清净,次第证得慧解脱,乃至佛地净除二障的究竟清净解脱,七识心王与无垢识究竟相应,如诸佛一般成究竟清净者,此皆依于初发心之皈依三宝而成就。另外又有四种功德,一、“大护圆满者”,谓:皈依三宝乃能于未来获得自、他圆满:生于圣处亦即生在佛法中国、善得人身即具丈夫性、诸根具足无缺无损、离诸业障而远离五无间业、胜处净信而于圣教信解等五种内自圆满,以及诸佛出世而能值遇佛世、诸佛菩萨宣说正法教授教诫、法教久住而有正法可学、于正法有修有证而能随顺转依得法住随转、他所哀愍护持而能资具不缺等五种外他圆满。二、对信受邪解,如断常见、无因论、恶取空……等的邪说邪法之障碍,都可因为皈依三宝之功德而得轻微、消减或永尽。P.89三、皈依三宝的功德,即建立未来学法之善缘,亦即能够亲近善士,听闻正法,如理作意,法随法行,而趣入亲近诸佛菩萨及正行正至的清净贤善之佛弟子行列中。四、诸天人,见有成就三皈依而能行十善者,殁后将会生天而加入天人行列中,眷属增广而心生欢喜,故会鼎力护持此真皈三宝之佛弟子,于此诸天必定欢喜爱念,受三皈依戒之德,生时得于圣教净信之天人护持,舍寿得往生天界受乐。

  以上略说三宝有无量功德,皈依者也有众多功德,因此皈依三宝的人就必须要具有智慧作简择,确认所皈依的是否为真正的三宝?如果是鬼神所化现的假佛宝,则假佛宝所著作述说违背法界实相的法必定是假法宝,再透过假菩萨、假僧宝的喇嘛们来宣说,众生若无择法慧而皈依之,更为人宣扬此假佛法,则成就诽谤三宝之极重恶业,是不通忏悔之无间地狱罪。即使将来报尽出离地狱,余报也必堕落鬼神道中,长劫与彼诸鬼神为伍,若往世没有善知识缘而开解正见,那就会在三途苦中轮回不停而没完没了。所以,真实皈依三宝是极重要的一件大事,当以智慧为先导简择之,于正信佛法中皈依三宝,而不能于假冒佛法之喇嘛教中皈依护持,因此不可不慎!

  第三目 皈依后护戒不犯

  皈依三宝后,当随分随力护持善法,不犯五戒。《菩萨优婆塞戒经》卷6说:【能观过去未来现在身口意业,知轻知重,凡所作事先当系心修不放逸,作已作时亦复如是修不放逸。若先不知,作已得罪,若失念心亦得犯罪。若客烦恼时暂起者亦得犯罪,若小放逸亦得犯罪。是人常观犯轻如重,P.90观已生悔及惭愧心,怖畏愁恼,心不乐之,至心忏悔;既忏悔已,心生欢喜,慎护受持,更不敢犯,是名净戒。】善守护身口意业,安住清净戒条,是皈依后第一重要的事,应如经中说:凡所作事当系心不放逸,犯罪已,当至心忏悔;悔已,当心生欢喜,更不敢再犯,应该如此安住净戒。《菩萨优婆塞戒经》卷3又说:【善男子!受优婆塞戒,有五处所,所不应游:屠儿、淫女、酒肆、国王、旃陀罗舍。】受戒后有五种地方不能去:屠宰场、妓院、卖酒饮酒的场所、官场、监狱官员的住家。此外当依《优婆塞戒经》〈受戒品〉广说。

  至于藏密受灌顶时,不论事部、行部、瑜伽部,都要受藏密独创的“三昧耶戒”,正因为有此邪淫戒律的规范,藏密行者才会有如此隐密邪门之事,而都自以为是合于佛教戒律的真正修行。如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广论》49页说:【《苏悉地经》〈咒毗奈耶品(转真言法品)〉:“复次诵咒师,由住何律仪,速得诸成就?说彼咒调伏:有智修行者,于诸咒诸天,及大持诵者,悉皆不应瞋。智者勿臆造,咒轨及密咒;于诸恶性人,亦不应毁訾。开示密坛师,行为虽暴恶;然不应以语,或以意毁谤。智者虽盛怒,于他诸明咒,不压缚损害,及治罚降伏。若无师随许,不应持密咒;于未承事者,知咒亦不与。智者知经咒,晓印及仪轨,释经并坛场,不传未入坛。……”】其他规范尚多,无法全录。总之,藏密之三昧耶及三昧耶戒真的很稀奇古怪,可用一句话说,就是“索隐行怪”;譬如学人不能随便持诵双身法有关的密咒,必须由咒师传咒三遍之后,此咒语的修学者才可以持诵,P.91否则犯三昧耶戒(百字明也是双身法的密咒,一样要经咒师传咒以后才可以持诵)。学者未经咒师的许可,不能随便持咒,否则亦是犯戒。未入坛城受灌顶以前,咒师不能传咒,学者也不能持咒,否则也犯三昧耶戒。犯了三昧耶戒不但修学密法不能成就,死后还会下堕恶趣,而妄传的咒师则堕号叫地狱。但这只是密宗祖师自设的戒律,根本不是佛教的戒律,所以犯戒者其实不可能有下堕地狱的可能;会下堕地狱的原因,还是因为侵犯别人眷属的邪淫罪,不是由于犯了密宗祖师自设的密戒。可是密宗祖师并不懂这个道理,以此缘故,下列问题就需要探究了:三昧耶戒的内涵是什么呢?真的会因为违背三昧耶戒而下地狱吗?三昧耶戒符合法界因果律的事实吗?三昧耶戒是依戒禁取见而建立之戒律吗?这都是应该以智慧简择的。

  其实三昧耶戒都是为了藏密无上瑜伽的双身法而施设的,完全是依于戒禁取见而施设的,而戒禁取见是断我见的声闻初果就懂得远离的,号称比大乘菩萨更高层次修证的密宗祖师却都不懂,由此证明密宗祖师自设的三昧耶戒,实际上没有戒罪可以惩罚犯三昧耶戒的密宗行者,与他人眷属合修双身法的罪责都是因为邪淫而导致的,不因三昧耶戒而得罪。宗喀巴又说,受密灌以后知道密灌的内容了,不能诽谤明妃双身修法所生之大乐法门,否则也是犯戒。未受藏密的三昧耶戒以前,与比丘尼或自己的母、女、姊、妹或畜生女行淫,是犯了根本罪;但是如果受了密灌以后,依藏密的双身法而与这些人合修,不但不犯罪,而且还有“大功德”,这是多么荒唐的说法。当密宗行者如此修行时,已经犯了欲界因果律中的最重罪了,P.92这是违背欲界人伦轨则的最严重邪淫,依因果律本来就该下地狱,密宗祖师设立三昧耶戒将这个行为合理化,仍然救不了密宗行者不下地狱,因为设立这种邪淫无罪的三昧耶戒的密宗祖师自己也一样处在因果律的制约之中,不能自外。

  宗喀巴说:如果上述合修双身法的诸女并非莲花种性之空行女,与之行淫则犯三昧耶戒的根本罪。行淫之一方或双方,必须具备起分证量,否则也犯根本罪。若非时行淫,则犯根本罪;但有例外:于行淫中不会生起射精乐触的欲贪,而与双身修法相应者,则一切时皆可行淫,如此不但不犯戒,尚有“即身成佛之大功德”。这更是荒唐,假装没有生起射精的欲贪,却有射精的身行,却有让觉知心安住于射精的第四喜大乐之中的心行,宗喀巴还规定必须每天八个时辰都要住于此一大乐之中,若无此大贪则是犯三昧耶戒;由此缘故,现见许多喇嘛生子的事实,就可知道藏密的说法乃自欺欺人。宗喀巴说,若是一般人非处行淫者,犯根本罪;但有例外:修无上瑜伽的“成佛之道”者,应于密宗坛城或佛堂佛像前行淫,不但不犯戒,反而有“大功德”。这也是荒唐,在佛像面前行淫,岂但犯戒而已,同时也是辱佛、毁佛,后世不仅是畜生报,还是地狱报,何功德之有?此非有大功德,乃是大业障。此外密宗还有很多借口,来掩饰他们贪著行淫、贪著别人家眷之细节,何者是犯戒?何者有功德?……等,此处不便多说,想要了解的读者请自行参阅宗喀巴《根本罪释》、《密宗道次第广论》等书,即可明白其邪淫谬论之怪异荒诞。

  总之,三昧耶戒是藏密为了配合双身修法,P.93号称是所谓的“密教佛”独创之戒法,其实都与诸佛无关;完全不适合汉地民间习俗,也违背汉地文化传统伦理,更是与中国佛教本有的清净传统全不相符。以儒家思想为学佛目标的凤山寺《广论》团体,为何不以孔孟的人伦思想道德为标准,来衡量藏密喇嘛教的邪淫法教是否适合汉地及地球人类之修习?凤山寺在如此矛盾情况下,继续弘扬藏密之邪法,岂不自相矛盾?一方面说要发扬中华优良传统道德文化,另一方面又要暗中努力修习违背中华道德文化的藏密双身法,岂不是言行不一、心口不一?也许您说:“我们现在不会修藏密双身法。”但是当你一接触宗喀巴的《广论》,就已经注定将来一定要修了。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中最后正是这样教导的:“第二特学金刚乘法。如是善修显密共道,其后无疑当入密咒,以彼密道较诸余法最为希贵,速能圆满二资粮故。”(《广论》福智版p.557);因此当您在完全接受《菩提道次第广论》的说法后,您就会继续接受宗喀巴另外一部《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除非您能懂得密宗的本质而及时悬崖勒马,如同末学有因缘遇到善知识的教导而了知密宗的本质一样透过发露、忏悔,进而转入正法中努力修学,否则很难在佛道上有所进展;而且将来很可能为了护持宗喀巴的邪见,大力诽谤正法,成就无间地狱罪,此是何等无辜的作法,还恳请有智者多思惟简择。(待续)P.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