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佛教

  平实导师

  (连载六)

  【讲义文稿】又据《续传灯录》所载云:

  (大慧宗杲)师曰:“尔六十四年前,不可元在福州郑家。只今这听法说法一段历历孤明底,未生已前毕竟在什么处?”(郑昂)云:“不知。”师曰:“尔若不知,便是生大。今生且限百岁,百岁后,尔待要飞出三千大千世界外去,须是与他入棺材始得。当尔之时,四大五蕴一时解散,有眼,不见物;有耳,不闻声;有个肉团心,分别不行;有个身,火烧刀斫都不觉痛;到这,历历孤明底,却向什么处去?”云:“昂也不知。”师曰:“尔既不知,便是死大。故曰:‘无常迅速,生死事大。’便是这个道理。这使聪明也不得,记持也不得。我更问:‘尔平生做许多之乎者也,腊月三十日,P.1将哪一句敌他生死?’须是知得生来死去处、分晓始得,若不知,即是愚人。”昂方心伏,始知无言无说处,一切非是。因别参请,未几,顿有所得。

  可见郑尚明(郑昂)尚书原学默照禅时,仍堕意识心境界之离念灵知中,不服大慧禅师之破斥默照禅,前往质问论理,被大慧禅师当面破斥之时,哑口无言,方知自己一场大错;因了知离念灵知的错谬处,舍除慢心,追随大慧禅师,后来由于大慧宗杲之帮助故,方能悟得“寤寐一如”的如来藏实相心,终于发起般若实相智慧,成为大慧的入室弟子,真的成了贤圣菩萨。

  讲记:又譬如说禅宗的《传灯录》(后来又编了一部《续传灯录》),它有记载大慧禅师的说法。大慧跟一个很有名的居士说:“你已经六十四岁了,你既然说能够默照六尘的离念灵知就是真心,我且问你:‘你离念灵知心六十四年以前,不应该说是本来就已住在福州郑家,因为你是那时才出生的,才刚刚有离念灵知心;你说这个离念灵知心就是真如心,而你这个能听法说法的历历孤明底离念灵知心,在六十四年前还没有出生以前,你这个一念不生底灵知心又在哪里?’”一问之下,郑尚书可就答不出来了,只好说:“我不知道以前在哪里啊!”“你如果不知道,这离念灵知就是生大嘛!”就断祂是有生之法,有生之法将来必定会灭,当然不是真如心。你这个在眼前历历孤明面对六尘万法的离念灵知心,父母尚未出生你以前,在哪里?并不知道,可见你离念灵知心是这一世才出生的,是六十四年前才出生的,P.2当然就是生大嘛!也就是有生的意思,不是无生之法。

  “这一世暂且就算你可以生活一百岁好了,在你百岁以后,正想要退出三千大千世界以外去,想要离开生死时,得要跟著离念灵知进入棺材才有办法。”也就是说,凡是想要出三界的人,离念灵知心得要与色身一起进入棺材中同时埋掉,不可以再有离念灵知心活著;所以说,你这个历历孤明底、听法时无妄想的离念心,得要与死后的尸体一起进入棺材而消灭了,才有办法出三界,否则就是仍然在三界中。换句话说,你这个离念灵知心得要断灭掉,离念灵知心若不断除掉,你出不了三界的。

  大慧宗杲接著又这么讲:“我今天还是这么讲,正当死的那个时候,四大五蕴一时解散,那时有眼睛,看不见东西;有耳朵,听不见声音;有个肉团心,一样是没有办法分别;有个色身,被火烧了、刀子砍了,也都不觉得痛。请问:到这个时候,你那个会听法说法、历历孤明底离念灵知心到哪里去了?”欸!问得好!这个郑昂(就是郑尚明)只好答说:“我也不知道!”大慧宗杲就说:“你既然不知道,那你这个离念灵知心就是会死灭的心,这离念灵知心就叫作死大,所以说:‘无常迅速,生死事大。’”因为自己的离念灵知心只有一世,是出生之时才有的,不是父母未生前就已经原有的心,当然老了以后生死事大,就是这个道理。

  “到这个时节,你郑昂尚书,来到我这耍聪明是耍不出来的,你若想要把我所说的道理强记起来,也是记不住,因为那不是你所知的境界。那我再问你:‘P.3你平生写了之乎者也、许多书本,我问你:到了腊月三十日,你能用那些书中的哪一句来敌他生死?’”一句也敌不了啦!“必须要知道生来死去之处都很清楚,生是怎么生来的?死去了以后是怎么个过程,离念灵知心死后又是回归到何处去?都得要清楚才可以。如果不知道,那就是愚人啦!”

  你看大慧宗杲还当面骂人家大官是愚人欸!他骂人绝对不输我,我有时责备人也不输他。当时郑昂正是个佛法中的愚人,大慧宗杲就当面骂他。那个人是个尚书欸!郑昂的官位很大,大慧宗杲却照骂不误。“郑昂这时才清楚、才知道原来无言无说处,一切都不对,都落在离念灵知里面,不离生大与死大。所以他就住下来,跟著大众一起追随我大慧宗杲参禅。后来因为另外再参请,所以才悟入了。”到后来还是大慧宗杲心肠好,对于郑昂前来质问的事情都没有记恨,没多久就帮他开悟啦!大慧宗杲和我一样地老婆。所以,由这可以见得:郑尚明当初学默照禅的时候,还是落在意识心境界的离念灵知里面;他是个大官,知识丰富、学养很好;就只是因为不服大慧宗杲破斥默照禅,所以带著束香前去质问、论理,结果却被大慧禅师当面破斥得哑口无言。后来也只好把那枝束香(闽南语称为束柴)生火点了供养大慧禅师。

  郑尚书初见大慧禅师时讲了一些话,口若悬河,提出质问;大慧禅师就让他讲,讲完了,就换大慧禅师来讲,郑尚书就没有开口的余地了。我这一世也是这个习惯,不论是谁来找我,我总是先听他讲,然后我再来讲。有一次,在武昌街某个精舍中,有三位当时小有名气的佛教界人物,P.4对我讲了一个半钟头,一直在称赞月溪法师的离念灵知多么好、多么正确;他们还指著整排的书柜说:“这五千册的书,我们都读完了。”我当时都是一言不发,整整一个半钟头只管听;但他们还是继续讲个不停,一直都没有讲完,后来我就说:“只剩下半个钟头,我就要去上课了,且换我来讲。”我一开口讲话,就没有他们讲话的余地了;那时他们三个人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没有办法答话。郑尚书也是一样,被大慧宗杲一骂,只好哑口无言;才知道自己所谓的开悟,原来是一场大错。他还算有世间智慧,后来肯舍去慢心,追随大慧禅师学法;还是因为大慧禅师不计前嫌,肯帮助他,才能够证悟那个睡著了跟清醒的时候永远如一的如来藏实相心,才能证得那个生前与死后一直都在的真如心,所以才发起了般若智慧,后来也成了大慧禅师的入室弟子。

  【讲义文稿】复次,离念灵知,不论是未修定力者所错悟前念已灭、后念未起中间之短暂离念灵知,抑或是已修得定力者长时间之离念灵知,皆是意识心。何以证明之?先以教证,后以理证,即可知也!教证当如何说?譬如佛说:“眼、色因缘生眼识”……乃至“意、法因缘生意识”;又如佛说意识有五种别境心所法,能了别六尘中种种境界相,亦能返观自己之存在与否;如是意识体性与离念灵知心完全无异,除此离念灵知心以外,别无一心能是意识境界,证明离念灵知心即是意识心也!

  讲记:另外我们要说明的是:离念灵知,不论是没有修定力者的短时间、刹那间的离念境界,比如说他们讲“P.5前念已灭、后念未起中间”短暂的离念灵知,或者已经修得定力者长时间的离念灵知,都是意识心。怎么样证明是意识呢?我们先用教典来证明,然后再用理证来证明,就可以知道了。

  教证上面怎么说呢?譬如佛曾经讲过:“眼、色因缘生眼识。”乃至“意、法因缘生意识。”又如此开示:“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也就是说,不论是什么不同境界中的意识,不管是多么粗或多么细的意识觉知心,全都是要假藉意根与法尘为缘才能够出生的。又譬如佛说意识心有五种别境心所法,能深入而清楚地了别六尘中的各种境界,正是离念灵知心的功能。这离念灵知心也能够返观自己是不是存在著,这就是证自证分;有这种证自证分的心即是意识,离念灵知心正是如此,当然是意识心。像这样子,证明离念灵知心跟教证中所说的意识体性是完全一样、完全符合的;因为八个识里面,除了意识心以外,没有一个心能够具有离念灵知心的这种境界,由此可以证明离念灵知心其实就是意识心,这在教证上已经很清楚证明了;所以离念灵知心当然是假藉意根与法尘为缘才能出生与存在的生灭法,不是常住的真如心。

  【讲义文稿】又以理证言之:离念灵知心不能离于六尘存在,是故离念灵知心所住最微细之境界相为非想非非想定中,仍然有定境中之法尘存在,不离定境中之法尘境界;过此三界最微细之法尘境界,则离念灵知心灭失不存。以其不离六尘境界而证明离念灵知确为意识心。

  讲记:我们再用理证来讲,离念灵知心没有办法离开六尘而独自存在。大众回家以后都可以自己去体验,P.6不管是在定中或是平常时,乃至梦中、打坐修定之中,都可以证验离念灵知离不开六尘。即使有人说他的离念灵知心真的可以离开六尘而继续存在,但是我们说明了之后,他就不敢再讲这些话了!因为离念灵知心所住最微细的境界,就是非想非非想定中;可是非想非非想定中,仍然是有定境法尘存在的──还是不离非非想定中的法尘境界;若是超过非非想定这个定境法尘,离念灵知心就会灭失而不能存在了。这就是说,修定者的离念灵知心所住的最微细境界,就是非想非非想定的境界相,这仍然是定境法尘,不是迥无一尘。若是在五尘中了了分明的境界,那已经是具足欲界六尘的极粗糙境界了。所以,修定者有两个定可以灭除离念灵知心,第一个是属于无漏定的灭尽定,第二个是未断我见的凡夫所证得四禅后的无想定。只有这两个定境中没有离念灵知意识心存在,若是超过这两个境界,就没有定可说了。离念灵知心既然在这两个定境当中都可以灭掉,甚至平常晚上眠熟时就断灭而无法了知六尘了,当然是会断灭的心;会断灭的心怎么会是常住的真心呢?法界中没有哪一个真心是会灭的,“真”的意思,当然是指常住而从来都不间断;但是却有人硬要说“常住而不间断的真心,就是夜夜都会间断的离念灵知心”,这个不合道理嘛!

  【讲义文稿】又离念灵知心能与梦境相应,梦境则是意识心境界,这已证明离念灵知心是意识。又离念灵知心能返观自己之存在与否,返观之性名为证自证分;而此六尘中之证自证分,唯有意识心方有,由此证明离念灵知即是意识。离念灵知一旦现起,则必定住于意识境界中,P.7不能住于意识心以外之境界中,由此证明离念灵知心即是意识心。

  讲记:而且离念灵知心一定会跟梦境相应!梦境是什么心的境界呢?既不是如来藏境界,也不是意根的境界,更不是前五识的境界,正是意识心自己独有的境界;而离念灵知心是可以存在梦境中的,这样就证明离念灵知是意识心了。而且离念灵知心能够返观自己存在或不存在,能返观自己昏沈或不昏沈,这种返观的自性就叫作证自证分。这种了别六尘中的证自证分,只有意识心才有,其余七个心都没有,由此证明离念灵知是意识心。长时间的离念灵知与一般情况下的有念灵知,其实都是同一个意识心,差别只在有没有修定而能不能长时间离念而已;所以,若是前念已过、后念未起之间的短暂离念灵知,是未修定者的意识境界,远不如修定者所证得的长时间离念灵知。但是,不论是有念的灵知心,或是短时间、长时间的离念灵知心,一旦现起时,一定会住在六尘中;也正是住在意识的境界中,不能住于意识心以外的境界中;由此事实的观察,就可以证明离念灵知正是意识心。〔编案:因为时间关系,故平实导师当场开示:“等一下你们有事情的人,可以直接先走,因为演讲预定结束的时间已经到了!有事者都可以先走,没关系。我们可能会讲到五点,但一定讲不完,有可能再多讲二、三十分钟;所以你们有事的人不必举手说明,可以直接离开,我仍继续再讲下去。”〕

  【讲义文稿】又,离念灵知心不能存在于无余涅槃境界中,谓佛说无余涅槃境界中,唯有第八识名为“实际、本际、我”单独存在;其中迥绝六尘、六识、六根,十八界都已不存在;而离念灵知心不能离于法尘、意根,P.8即使是修行有成的人,他的离念灵知心连最微细之定境中法尘,亦不能离之而单独存在,证明离念灵知心即是意识心,是能与定境相应的心,当知不能存在于涅槃中。又,离念灵知心本是意识心,乃是十八界所摄法;而无余涅槃界中,十八界法俱灭,无一法存在,故知离念灵知心绝非真如心。

  讲记:离念灵知心也没有办法住在无余涅槃的境界里面,此外佛说:无余涅槃的境界里面,只有第八识称为“实际、本际、我、如”,单独存在。既然无余涅槃中已经没有十八界,当然没有六识、没有六尘、也没有六根;既然十八界都灭尽了,当然离念灵知心也是跟著灭尽了!可灭的离念灵知心当然是生灭法。即使有人宣称他的离念灵知心可以单独存在,那一定是自欺欺人的自我安慰;因为,六根、六尘既已灭尽了,可是离念灵知没有办法离开五尘、法尘,也没有办法离开意根;即使是三界中最微细的离念灵知心,都不能离开意根及定境中的法尘而存在,这就证明离念灵知心正是意识心,没有人可以骗人说他的离念灵知心可以离开法尘而继续存在。既然无法离开六尘,当然离念灵知心无法住在无余涅槃的境界中,因为无余涅槃中是绝对寂静的,是迥无六尘当然也没有法尘的。

  阿罗汉入涅槃时一定要灭尽离念灵知心,故离念灵知心当然不是常住的真实心。而且离念灵知心本来就是意识心,是十八界所摄;而无余涅槃境界中,十八界全部都灭除了,没有十八界中的任何一法存在──六尘及意根都灭除了,没有根与尘存在,当然离念灵知心更无法存在了!所以,离念灵知心绝对不是真如心。真如心是常住心,而且是出生六根与六尘的心,P.9当然不必依六尘而存在;返观离念灵知心却必须有六尘全部或局部才能存在,当然离念灵知心不可能是真如心。此外,涅槃中绝对寂静,六尘全部灭除了,根本无知也无觉;如果离念灵知心是常住的寂静真心,当然应该可以住于无余涅槃中,那么无余涅槃中就变成有知有觉而且有六尘或至少仍有法尘了;有知有觉也有法尘或六尘,就变成不寂静的“外道涅槃”,不是佛在《阿含经》中说的绝对寂灭的涅槃了。所以,错认离念灵知心境界为禅宗开悟境界的人,就是“常见外道”──与常见外道同样落入意识境界中了。

  【讲义文稿】又离念灵知心必须有意根同时同处而支持之,方能生起与存在;若无意根与祂同时存在运作而支持之,则离念灵知心即不能存在,何况能有作用?然而无余涅槃界中,连意根都须灭除而不存在,何况能有离念灵知心存在?莫说无余涅槃界中,乃至粗浅如眠熟无梦之中,意根尚存在之时,离念灵知心就已不能存在、运作了,何况能存在于意根已灭的无余涅槃位中?既不能存在于眠熟无梦之际,更不能存在于无余涅槃界中,当知离念灵知心即是虚妄、生灭之法,绝非真如心也。真如心如来藏,恒存于一切三界境界中,眠熟无梦位、正死位及一切三界境界中都确实存在,而可由证悟之人互相指出及证实故,亦可存在于三界外之涅槃境界中故;如是心性功德,唯有如来藏方有,经中又说:“此阿梨耶识名如来藏,与七识俱。”故知唯有如来藏阿赖耶识方是实相心体。

  讲记:而且离念灵知心必须有意根同时同处来支持祂,

  P.10才能生起和存在;如果没有意根来支持祂、配合祂,那么离念灵知心就不可能存在,何况能够有祂的了别作用。可是无余涅槃界中,连意根都要灭除而不存在,何况能够有离念灵知心存在?且不说无余涅槃,乃至粗浅的眠熟无梦境界时──意根都还存在的时候,离念灵知心已经无法存在了,又如何能运作?何况能够存在无余涅槃中呢?由此就可以知道离念灵知心是虚妄法,是生灭法,绝对不是真如心。真如心永远与三界一切境界并存,不管是眠熟无梦时,或是正死位、无想定、灭尽定中,祂都是这样永远存在著;而且可以由一切证悟的人互相指出以及证实,也可以存在于三界外的无余涅槃无境界中,这才是真实心嘛!这样的体性就只有如来藏才有,由此可知如来藏阿赖耶识才是实相心体。

  第二章默照禅古今之差异

  现在进入第二章来讲默照禅古今的差异,但是我要先换一下腿;我今天上座盘腿讲到现在,已经三个钟头了。你们都可以随意换腿,或是随意坐,不必太拘束。因为我上次来这里演讲时,有很多人很拘束,不敢换腿;只因为我没有换腿,他们就不敢换腿。用不著如此严肃。

  第一节现代“禅师”所传之默照禅

  【讲义文稿】现代的默照禅传法者,不论他们有没有以默照为名,本质都不离默照之法,如是总有四种人:第一种人,是中台山所教授的默照禅,虽然他们不用默照之名相。P.11当他们默照自己能知、能听、能觉的一念心如如不动时,即以能知、能听、能觉的一念心,作为真如心。所以惟觉法师常常如是开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作主的觉知心,即是真如、佛性。”常言:“师父在这里说法,你们在下面听法的一念心,就是实相心,就是真如佛性。”此即是返观觉知心自己,即是证自证分;证明清楚明白、了然分明之觉知心即是意识心,绝非真如心,更非佛性也!此即是第一种默照邪禅。

  讲记:第一节讲:现代“禅师”所传的默照禅是什么?因为有些禅师正在传默照禅。我们的话头禅、公案禅,他们没有办法修成,更没有能力弘传,所以就换个名堂,自称为默照禅。那他们的默照禅跟古时候天童宏智正觉禅师所传的默照禅一样或不一样呢?我们今天要来做个比较,究竟现代“禅师”们在人间所传的默照禅是怎么样说的?

  现代人间佛教中,不论是在台湾或是大陆,都有人在传默照禅;不论他们有没有用默照这两个字作招牌,其实他们所传的禅都不离默照禅之法,却与天童宏智正觉禅师所传的默照禅所悟内容不一样。这些默照的禅法,我们把它归纳为四种来说:

  第一种人,譬如中台山教授的默照禅;虽然他们从来不用默照禅这个名称,但其实还是不离默照。怎么说呢?他们的默照(或者说返观)自己能知、能听、能觉的一念心如如不动,以这能知、能觉、能听的一念心来做为真如心。譬如惟觉法师有一句很标准的开示,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作主的觉知心就是真如、佛性。”这句话,P.12他已经开示七、八年了,现在3还没有改掉。他常常在演讲时这样开示说:“师父我在这说法,你们在下面听法的这一念心,就是实相心,就是真如、佛性。”这就是返观觉知心的自己清楚而明白地存在,也有能见、能闻的功能,所以惟觉法师正是默照能听、能知、能说的这一念心,把祂当作是真如心与佛性。但这正是觉知心意识,这个返观(默照)的本身,就是意识的证自证分;他用这个证自证分来证明“清楚明白、了然分明的觉知心意识自己确实存在”,正是落在意识心的证自证分之中,并不是悟得第八识真如心而观察第八识心;但是他自以为这就是真如、佛性,这就是第一种默照(返观)之禅。虽然他没有讲过默照这两个字,但本质仍然是默照,是要人家默照(默默地返观)说:“我能听、我现在专心听法而没有一念妄想,我专心住在能听法的这一念心中,这就是真如、佛性。”由此证明惟觉法师仍然不离默照之法,所以也应该归纳到默照禅里面来。

  【讲义文稿】第二种人,每日静坐默照其心,直到语言文字妄想不会轻易生起,就以无语言文字时的灵知心──离妄念的眼识能见之性、耳识能听之性……乃至身识能觉之性、意识能知之性,作为真如佛性;以如是六识境界性之施设,而教导众生每日静坐,求离语言文字妄想,以六识心能见之性、能闻之性……乃至能知觉性作为真如、佛性,便印证为开悟,其实已落入自性见外道所堕的六识自性中;所以就要求座下弟子四众必须每日坐禅,P.13默照语言文字有否生起?然而此类人其实都堕在六识心的体性中,以六识心之自性作为真如佛性,名为妄觉者,此亦是现代之默照邪禅──认定六识心的知觉性作为佛性。近年的刘东亮、上平居士即是此类人也!因为长时间的离念灵知心被平实所破之后,便以误解楞严意旨的邪见,而主张无念时的六识心自性即是佛性,同于自性见外道。

  ────────────────────

  (3编案:此演讲时间为2005年。)

  讲记:第二种人:他每天静坐,默照觉知心,一直观照到语言文字妄想不会轻易生起时,就用这个没有语言文字时的灵知心的体性(不是灵知心自己,而是灵知心作用时的自性),就是以远离妄念时眼识的能见之性、耳识的能闻之性乃至身识的能觉之性、意识的能知之性,当作佛性4。这些人同样是以六识境界性的施设,来教导众生每日静坐,希望可以离开语言文字妄想,用离念时的六识心能见之性、能知觉性做为佛性,就印证作眼见佛性或证悟佛性了,其实都与自性见外道一般无二。

  这一类人往往要求徒众们每天要坐禅或礼佛,默照语言文字有没有生起;但是这一类人其实都落在六识心的体性里面,错把六识心的自性当作佛性;而这其实只是妄心识阴之自性,像这样能觉照的自性其实仍是妄觉;这也是现代的默照禅之一。因为,若是离开了意识觉知心的默照功能以外,就不再有别的自性存在了,P.14而这类默照功能其实正是识阴六识的自性,同于自性见外道一般无二。现代佛教界中有哪些人是这一类人呢?河北的刘东亮与上平居士就是这一类人。他们其实本来也不是以这个作为佛性,本来是以识阴六识的离念灵知作为佛性,是认为长时间的离念灵知,或者是以“前念已灭后念未起中间的极短时间离念灵知”作为真如心;但他们因为被平实在《宗门血脉》书中破斥了离念灵知,所以现在5不得不引用《楞严经》,改说能见之性乃至能知觉性即是佛性,然后再把佛性与真如混为一谭,坚称六识的自性即是佛性、即是真如心。这就是误解《楞严经》意旨的邪见,是断章取义、断句取义而主张无念时的六识心的自性就是真如佛性,这是第二种的默照邪禅。

  ────────────────────

  (4编案:今时台湾桃园的许一西居士亦是如此。但佛性并不是六识心的自性,只有凡夫才会将六识觉知心的自性认作佛性!)

  (5编案:此演讲时间为2005年。)

  《楞严经》中说:六识的能见之性、能闻之性乃至能觉、能知之性,都不是因缘生,也不是自然生。刘东亮、上平居士和他们的师父元音老人、徐恒志等人,就误以为六识的能见能知之性即是佛性。但是, 佛陀在《楞严经》中谈到六识自性之所从来时,已经在第一段经文中明说:“云何见性本如来藏妙真如性?云何六入本如来藏妙真如性?”然后才开始解说六识的见性等六种自性为何是如来藏的妙真如性;解说完了以后就作个结论说:“是故当知见性(闻性等六种自性)虚妄,非因缘生,非自然生。”意思正是说,六种自性“本如来藏妙真如性”。意思是说,六识的能见、能闻、能嗅、能尝、能觉、能知等六种自性,都是虚妄法而不是常住的真实法,却都不是单单只有物质四大、父精母血、无明等因缘就能出生的,P.15也不是无因无缘而自然能出生的,都是假藉各种因缘而由如来藏中自然出生的,所以总结说:“本如来藏妙真如性”。但是刘东亮、上平居士读不懂,就断章甚至断句取义,误认为六识的自性其实就是如来藏、就是真如的自性。真是南辕北辙,认贼为子,当然无法出生实相般若智慧。而他们的错误知见,是从元音老人及徐恒志那里学来的;元音老人及徐恒志则是受学于王骧陆,同样落入识阴六识的自性中,成为佛门中的自性见外道,与佛门外的自性见外道同堕一处。这个事实,是他们永远都无法否认的;因为,想要眼见佛性,他们的条件是永远不够的:没有看话头的动中深妙功夫,没有真如佛性的正确知见,更没有眼见佛性前所应具备的大福德──尤其是在他们无根诽谤正法及诽谤证悟真如佛性的贤圣以后。而他们的修行方法,其实仍然不离默照之法。

  【讲义文稿】第三种人,则是认为静坐至一念不生时,当时之觉知心灵灵觉觉而处于寂静境界中,认为即是真如心;由此邪见故,便教导座下四众弟子,应须静坐默照,若见妄念生起则不随,令妄念自生自灭,而以妄念不起时之离念灵知心作为佛地之真如心;四众随之每日静坐、观照妄念起起灭灭,而不随妄念思想流转,如是默照、求离妄念,仍是离念灵知心,仍是意识心,此亦是现代之默照邪禅。

  近年来法鼓山圣严法师大力提倡默照禅,但是他所提倡的默照禅,与天童宏智正觉禅师的默照禅所悟内容完全不同,却与日本近代“禅师”的只管打坐相同,都是意识境界,即是第三种默照邪禅。也就是说,P.16日本铃木大拙所谓的“开悟”,都只是静坐之后默观觉知心之有无起念,到了觉知心可以长时间不生起语言文字妄念时,安住其中,心大欢喜─心花朵朵开─就称为“开悟明心或见性了”。如果“悟后”语文妄念又再生起时,就说是悟境退失了,或说是不住于悟境中了。这也是现代的默照邪禅,与古时天童宏智正觉禅师的默照禅所悟内容完全不同。

  讲记:第三种人,是认为静坐到一念不生时,因为当时的觉知心很灵敏、很锐利,灵灵觉觉而处于一念不生的寂静境界里面,就认为这时的觉知心即是真如心;由于这个邪见的缘故,所以教导座下的四众弟子,每天得要静坐默照;如果看见妄念生起时,不随妄念而转,让妄念自生自灭,然后以妄念不生、妄念不起的时候,其中能够返观心中无念的灵知心自己,作为佛地的真如心,他们就宣称已经证得佛地真如。他们座下的四众弟子就依如此知见,每天都要跟随著他们打坐,观照妄念起起灭灭而让觉知心在那边看著妄念的起灭,不随妄念流转。这样每天辛苦地默照来求离妄念,认为这时就是住在悟境中。这其实还是离念灵知心,这仍然是意识心境界,与常见外道一样,这也是现代的默照邪禅。

  近年来法鼓山的圣严法师6也是这样,这几年正在大力的提倡默照禅。可是他们所提倡的默照禅,跟古时候天童宏智正觉禅师的默照禅内容完全不同,而与日本近代“禅师”的只管打坐相同,都是落入意识心的境界,与常见外道完全相同,P.17这就是现代的第三种默照邪禅。这也就是日本铃木大拙所谓的“开悟”,都只是静坐之后默观觉知心有没有生起语言文字妄念;修了很多、很多年以后,到了觉知心不起语言文字妄念,把无念的时间拉长了以后,终于能够长时间安住在无念的境界中,心里面就非常的欢喜,叫作心花朵朵开。当他们心花开了,就印证说是“开悟明心及见性”了。

  如果“悟后”语言文字又再生起的时候,那就说是你的悟境退失了。所以圣严师父说“悟境是会退失的”,他所谓的悟境退失就是指语言文字又在觉知心中生起了7。这也是现代的默照邪禅之一,和古时候天童禅师的默照禅所悟的如来藏内容完全不同;而且,圣严法师也是否定阿赖耶识如来藏的破法者,他在书中说要把阿赖耶识灭掉,不承认有如来藏第八识的存在。8

  ────────────────────

  (6一千年前他是我的师兄,这一世他却是我的师父。)

  (7自从2006年以后又说觉知心中没有烦恼时就是开悟了,仍然落在意识觉知心境界中,不离常见。)

  (8编案:有人在网络中贴文诽谤说:“萧平实连自己的师父也否定,……等等。”但真悟者,证悟以后若是看见原来的师父还在大妄语,竟然眼睁睁地看著他继续大妄语而不肯加以指正,不想藉指正错误来让他有机会反省而重新参究,来消灭大妄语的重罪,这其实是无慈无悲的人。这种无慈无悲的乡愿心态与行为,是只有悟错的人才做得到;真悟的人一定有法缘慈,绝不会坐视自己此世的师父继续大妄语而不加以指正,害自己的师父失去反省及重新参究的机会。)

  【讲义文稿】第四种人,则是于静坐中默照:“前念已过、后念未起中间,极其短暂之刹那间仍有灵知心迥无妄念。”即以此短暂之离念灵知心作为真如、佛性,P.18即施设其禅法,要求座下弟子悉皆每日静坐观察如是短暂之离念灵知;再将意识觉知心转依此离念灵知境界,求令意识觉知心不再生起语言文字妄念,以此为悟;虽然不堕入前五识的见闻知觉性中,却堕于意识心的了知性中,此亦是现代之默照邪禅。此即是王骧陆传与元音老人、再传与现在之赵晓梅……等人之法也。河北省的净慧法师及其徒弟刘东亮、上平居士,以前都是这一类的现代默照邪禅。

  讲记:至于第四种人,他们是在静坐的时候默照:前念已过后念未起,这中间有个短暂的离念灵知,那一刹那间的离念灵知虽然很短暂,却是本来就有的,所以是常住心。他们就主张说这个离念灵知心是本来就有,不是修行以后才有的。表面听来似乎没有错误:你这么观察妄念,看著妄念不断的生灭;当一个妄念过去,下一个妄念还没有生起时,在前念与后念中间有著短暂的离念灵知,这离念灵知从表面看来,并不是修行才有的。所以他们辩解说:“这不是因修而有,是本来就有,当然是常住的真如心。”但是,问题来了:这个“本来就有”的离念灵知会不会中断?是不是本来就有的?既然公开主张说是本来就有而不是有生之心,当然得要自己先证明是不是本来就有而不是依凭别的法才能出生的心,当然也应该自己先证明这个离念灵知心不会中断;因为,凡是本有的常住心,一定是永远都不会有时中断的。

  这几年以来,我破斥“离念灵知心的错谬”,是从很多方面来辨正的,不是只有辨正一、两点理由。我固然破斥离念灵知,但举出过正理:“本来就有的才是真正的真如心。”P.19如今再请问他们:“你们这个前后念中间短暂的离念灵知心,会不会间断?”当然是会间断的啊!等我听到他们承认说会间断,我回头再来破:“你这个短暂的离念灵知是本来就有的吗?”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不是本来就有的心,是从睡眠中醒过来以后才有的啊!这个离念灵知既是醒来才有,所以他们现在只好默而不言,只好顾左右而言他;然后另辟战场──另立新的题目,继续不断地建立一个又一个新的题目,无止尽的死缠滥打下去──证明自己确实有坚持错误知见而且绝不认错的毅力。

  所以他们被张老师写的《护法与毁法》一书破斥了以后,一句话也不敢辨正,私下里就放话说:“正觉同修会常寄书来,他们寄来一本我们就烧一本,寄来一卡车我们就烧他一卡车。”好吧!那我们就不再寄赠了。他们既然不想得到好书来进修、提升自己,咱们就不寄。以前虽然从侧面知道他们在排斥、毁谤,咱们还是继续好意寄送给他们,只要他们能够提升知见就行。如今他们已经公开放话说要烧掉,也确实公开烧了几本,那我们就停寄吧!我们心量是这样的大,他们虽然谤法,我们一样愿意送给他们;但是既然公开烧了几本,公开的宣示不要再读了,那我们只好放弃,绝不强人所难。我把绳子垂给他,他不想拉著绳子上来ˍ不想要离开邪见深坑ˍ反而放火烧绳子,那我就把绳子收回来,不然还能怎么办呢?只好收回来──将原来要寄赠给他们的书转送给别人;将来他们如果回心转意还想要书,那时我们再寄赠吧!

  所以他们把前念与后念中间短暂的离念灵知,P.20拿来作为真如心,说是本有而不是修行以后才有的妄心,并且施设说这个就是赵州禅的开悟方法,其实是在毁谤老赵州、破坏老赵州的正统法脉;这只是王骧陆传给元音老人、徐恒志,转传给刘东亮、上平居士、净慧法师的意识觉知心境界。他们要求座下弟子,每天静坐观察这样的离念灵知,然后希望能把这个意识觉知心的短暂离念灵知的离念境界拉长,认为这样就是开悟而开始悟后起修了,也认为这样就是不退失了。这虽然没有落入前五识的见闻知觉性里面,但还是落在意识心的了知性里面,仍然是夜夜断灭的生灭法。这也是现代默照邪禅中的一种,是由王骧陆传给元音老人,再回传给王骧陆的外孙女赵晓梅;也是河北省净慧法师与上平居士正在推广的所谓“赵州禅”,就是这个意识法,这都是现代的默照邪禅。

  徐恒志老居士开始诽谤我们正法以后才不过二年,已经开始不一样了;当他活到八十几岁时脑筋还是很灵光的,可是这一年多以来已经急剧的恶化,现在变成老人痴呆症了!在没有毁谤正法以前都没事,谤法以后才快速的开始这个果报;但这还算是好事,因为重罪轻报而提前受报了,后世就不必落入三恶道中。离念灵知既然错了,他又写文章公开毁谤如来藏正法,而我们出书前也事先写信告诉他错误的所在,假使他愿意公开忏悔,我们就不写书辨正他的错误。所以,他收到我们寄的信件以后,就应该要忏悔,修正错误的说法;可是他不肯改正,收到我们预先寄给他的信以后,仍然不肯忏悔改正,而且在他回给刘东亮的信件中,继续毁谤说我们的法义错误;于是短短一年多就变成这样了,现在连亲人也认不得了。P.21

  这事情,你们可以去求证,可以证明我没说谎。9所以,弘法时必须完全依止 世尊所教、所传的真实义,不应该误会佛陀在经中所说的法义,更不可以自己擅自改变以后,还妄说错误的法义是 世尊所传下来的;由于 世尊并不是那样说,所以他们公开宣称 世尊也是那样说的时候,其实已经是谤法又谤 世尊的了;谤法与谤世尊,都是佛法中的最重罪。万一不小心毁谤了正法,只要赶快修正就行了,然后赶快求悟,悟后赶快作实相忏,罪业就可以完全灭除了。面子没有用,面子最多再维持个五年、十年,终究不再有用。就算让他们再维持四十年好不好?可是未来无量世的极难承受的痛苦果报是多久?那可是好几个大劫的苦痛呢!这个算盘得要好好拨算一下,这个算盘可得要放在心上,不要放在桌上──要随心携带著。(待续)

  ────────────────────

  (9编案:徐老居士在平实导师讲完这场佛法盛会以后,没几个月便寿终了。) P.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