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昭慧在法庭

  从“释昭慧教授对平实导师不当提告”到“无条件撤告”之诉讼事件纪实

  —这是释昭慧第四次滥告佛教界人士

  (连载二)    本刊编译组记者撰

  97年11月6日士林地院开庭之详细内容如下:

  审判长莅庭‥‥

  通译官:请起立!

  审判长:请坐。

  通译官:请坐下!

  审判长:萧○○先生有到庭吗?萧○○先生请到前面,您请坐下,地址有没有变更?地址有没有变更?

  导师:没有。

  审判长:那我们今天有请告诉人卢琼昭13卢女士,您请坐著回答就好了,请问一下你的年籍资料。请问你的出生年月日?p.14

  ────────────────────

  13此乃释昭慧教授的本名,因其为公众人物,本名众所皆知,故不需隐覆。

  昭慧:民国□□年□月□□日14

  审判长:住哪里呢?

  昭慧:桃园县□□乡□□村□□邻□□□之□号

  审判长:请问您身分证字号呢?

  昭慧:□□□□□□□□□□

  审判长:好,那么我们本次的审理期日,对于上次审理期日,超过十四日,我们本件更新审理程序,那请问这个检察官,还有萧○○先生、辩护人、告诉代理人这边,对之前的审理笔录有没有意见?是不是同意引用?

  审判长:检察官这边有没有意见?

  检察官:没有。

  审判长:萧先生有没有意见?

  导师:没有。

  审判长:辩护人这边呢?

  陈镇宏律师:没有。

  审判长:告诉代理人?

  告诉代理人:没有。

  审判长:没有,那么我们请检察官进行本件起诉要旨。

  检察官:报告庭上,起诉要旨同前。

  审判长:萧先生,对于本件检察官起诉你所涉的犯罪事实及14此个人基本资料无关法义正讹与是非对错,应隐覆当事人的个人基本资料。故用□□代替,后文亦比照同样的情形使用。p.15所涉的罪名,上次我们之前也有开过审理程序,检察官有陈述过,那你有了解吗?什么是检察官起诉的犯罪事实,知道吗?

  导师:了解。

  审判长:那起诉的罪名,检察官是起诉你触犯了著作权法第91条第1项,这个擅自以重制的方法侵犯他人的著作财产权罪,那我们今天进入审理程序,依法你有三项权利:可以保持缄默、无庸违背自己的意思而为陈述;可以选任辩护人为你辩护;也可以请求法院调查更有利的证据。你有这三项权利,请问是不是了解,萧先生了解吗?

  导师:了解。

  审判长:我们今天笔录的记载,就刑事诉讼法第41条第1项第1款“对于受讯问人之讯问及其陈述。”,第2款“证人、监定人或通译如未具结者,其事由。”等事项,于认为适当时,将仅于审判笔录记载要旨,请问检察官有何意见?

  检察官:报告庭上,同意没有意见。

  审判长:萧先生这边有没有意见?笔录记要旨的部分有没有意见?

  导师:是问什么?

  审判长:笔录记要旨的部分,你有没有意见?桌面的电脑萤幕有没有看到?我们今天笔录的记载,p.16如果符合法律的规定,我们只有记载重点,就没有逐字逐句的记载,这边你有没有意见?

  导师:没有。

  审判长:辩护人有没有意见?

  辩护人:没有意见。

  审判长:告诉代理人这边呢?

  告诉代理人:没有。

  审判长:没有。那我们之前也有进行过,对于本件检察官起诉的犯罪事实的意见,上次第一次审理期日的时候,萧先生你有来开过庭嘛!那意见是同之前所述吗?你上次讲说,你是“否认犯罪”,然后“没有犯罪动机”,这样。

  导师:对。

  审判长:然后答辩要旨,上次也有陈述,是不是如同之前吗?

  导师:一样。

  审判长:一样。那这个本件,上次你没有到庭,你的辩护人及告诉代理人两造律师都有到庭,那这有提到说,这个双方之前从侦查中,到法院开两次审理庭,那从检察官开始也都是一直说,我们一开始的开庭,本件是不是自行和解这边,也有请萧先生你回去跟你的律师辩护人讨论,还有告诉人回去也有转达这个意见,看双方有没有共识,这样子啦!那这次,上次是10月2日开庭,那今天是11月6日,p.17那本件双方是否有在自行和解啊!没有进行?

  陈镇宏律师:跟庭上报告一下,是有跟告诉代理人联络,但是没有提到和解。

  审判长:【开完庭之后有再联络过,但是没有共识。】15

  陈镇宏律师:没有进一步的发展。

  审判长:没有共识?还是?

  陈镇宏律师:没有进度。

  审判长:没有进度是他没有对您们的意见再表示意见?

  审判长:有提意见,但是没有共识?

  陈镇宏律师:就是看今天非常难得,从侦查到现在,就是告诉人与被告两位都来。

  审判长:我们先问一下告诉人,今天难得告诉人也有到庭了,那告诉人,我怎么称呼你?“卢女士”可以吗?

  昭慧:没有关系。

  审判长:不好意思。你这边的意见?你个人的意见是如何?因为之前都是告诉代理人在转达意见啊!那今天你本人有到庭上,我想这个部分,因为告诉人是您本人啦,我想先了解一下您现在目前对于这个本案关于和解方面,你自己本身目前的意见还有想法?你坐著回答就可以了。15因为乃是光碟同步整理之文字,故内容中会有审判长对书记官复述审判笔录中应记录的文字,之后亦会有同样的情形,本文皆以楷书加【】标示此部分之内容。p.18

  昭慧:我想我今天要比较完整陈述我的意见,可能对方才知道他应该要怎么做;也就是说其实我这几年来被对方用各种方式责骂的时候16,其实我一直都不回应的;那一直到若干的信件、律师函来到17,p.19那才让我感觉到说,“可能对对方来讲需要成长”18,知道这是一个法治的国家,我还是有法定的人权,所以我才提出告诉,所以告诉并不是目的19。虽然我们办了刊物,我们一直不提20,就是保障对方的自尊心。那虽然我们提出的一些条件,包括所谓的二十万的赔偿,p.20那是因为我的律师朋友不肯收律师费,所以我想说,只好一点赔偿费给他,他才肯收律师费,那这些都是可以商量的。那么和解本来说是在三大报刊登道歉启事,后来也把它退缩到说“没有关系,你在你的网站上刊出你的道歉启事就好了。”那只是说,对方的和解书,如果法官您看到也会觉得啼笑皆非21,这不是我不架梯子给他下,可是我一直努力架梯子。希望这个事情能够这样,用和解的方式解决,这是我的看法。

  审判长:那你本人还是有极高的和解的意愿吗?

  昭慧:一直都是如此。

  审判长:你是不是因为被一直,p.21你说在一些媒体或是一些管道上被对方骂,所以你才提出这个本件的告诉?22

  昭慧:不是!因为被骂的话,骂了这么多年,想被骂就要提告诉,我也不想;那如果这样我可以提诽谤罪,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他的言论自由,对方有这么大的宗教热情要表达,认为我是魔鬼也无所谓;那只是我觉得我有一些人权的东西被侵犯,比如说当初对方送我一本书,那时我根本不认识对方是谁,就我的惯例,我一定会给他回一封信感谢,表示我会阅读这本书。那没有想到对方来了一封信,洋洋洒洒告诉我思想有错误,当然我就会回答他说:“我个人没有时间,但是我愿意当面跟你谈谈我的看法。”诸如此类。所以,我认为我一直是在一种被动的状态,但是对方确实有各种电话23,不断希望我能够跟他单挑24;p.22但是我认为我的时间生命不要耗在这种地方跟人家吵架,所以我一直都是采取不战的态度。那也许是因为这样,所以让对方或者他的热情信徒有个错觉,以为“你是个孬种,你根本没有能力回应”等等25,诸如此类言论也不断的刺激我,那我还是来个不回应。那到最后甚至于透过我的一个朋友叫作赖伊容,是一个法界卫视的记者,她告诉我:“她的小猫的干爹,问说为什么我如何如何”,那我是对于一个朋友的来信,我就回应她。那我对于一个宗教师的自我良知来论,我不愿意背后说人家坏话26,p.23所以我说如果你要把这封信转给当事人小猫的干爹,我没有意见。因为这样,对方后来就来了个律师函27要我道歉。那我觉得,我觉得有点啼笑皆非,我觉得这种事情不是一方单独的缄默忍耐可以解决的问题。

  ────────────────────

  16释昭慧教授这里又在诬指平实导师“骂她”,但是平实导师从来都没有“骂她”,完全是针对佛法中法义部分,来辨正对错,此乃释昭慧教授公然作不实之语。

  17释昭慧教授这里还是说不如实语,她这样的说法乃是想要左右及误导审判长的认知。我们这里举证陈师兄之信件内容,有智者就可以知道昭慧教授乃是不如实语,信中内容如下:“昭慧法师道鉴:日前透过伊容小姐,转请您出面澄清对平实导师之误解,然未获回应,实感遗憾。为免真相蒙蔽,正觉电子报已刊登您与平实导师之往来书信,检附正觉电子报第33期、第34期正本暨节影本各乙份,烦请拨冗参看,并请示覆,是盼。末学陈志杰合十2006/11/2”。任何一个稍懂简单中文的人都知道,这封信的内容明明是一个佛教学人的普通信函,却被释昭慧教授公然在法庭上说成是“律师函”,只是因为这个写信的陈志杰(陈奕澄)师兄的职业是律师而已,习惯性的盖了一个自己的律师章。这样释昭慧教授就要扭曲为律师函,事实上函件中所写全属佛教徒间之普通信函。释昭慧教授为了要诬指平实导师而扭曲事实,也未免太过牵强附会。释昭慧教授想要以这样的不实指控来误导审判长的心证,未免太天真无知了。然而,此种作法却是政治上常用的口水战、抹黑手段,而这样的手段在释昭慧教授手中却是屡见不鲜,读者看到后续的报导就可以证明。因此,正觉电子报33期、34期〈有关昭慧法师〉注文中评论释昭慧

  教授为“说谎的惯犯”实不为过,请读者耐心阅读后续之法庭纪实报导,就可确认释昭慧教授乃“说谎的惯犯”,其所言不如实乃是多得不胜枚举,因此说不诚实的话,对她来说乃是平常事。

  18释昭慧教授大言不惭的夸口,其实她本身才是需要成长的人,因为她十几年来在良善的佛教界中横冲直撞,又在社运团体当中叱吒风云的作秀,又与政治人物等私交甚密,参与甚多选举造势站台等活动,自己舞台光芒享受久了,却忘记了自己所现声闻身相出家人应该有的身分与行为标准,违背声闻具足戒的规范,因此对于自身本分应该有的分际都忘记了,也多次规避应该有的法义辨正作法,动辄兴讼打官司,更在法庭上扭曲事实,说不如实语。有智者一看就知道释昭慧教授才是需要成长的人,屡犯出家戒、屡造恶业而不知悔改,为免其舍寿后的泥犁苦报,如今本文之纪实报导就是希望给她最后成长的机会,让她能够知道自己所作所为都覆藏不住,也期望释昭慧教授看到这些事实的披露之后,得以早日如法忏悔改过,否则舍寿后就难以补救了。

  19事实上释昭慧教授常常是以刑事告诉来达到她的目的,查证可稽之纪录,释昭慧教授已经提出过三件同类的告诉案,加上这次告诉已是第四件,已针对七人兴讼。在此还敢大言不惭的说“告诉并不是目的”,因为告诉乃是释昭慧教授达成世间利益的一贯手段。她没有能力做法义辨正,只能用告诉的手段想要来达到目的——迫使平实导师停止破邪显正的法义辨正。这个目的亦由释昭慧教授于后续的庭讯中亲口说出,请读者拭目以待后续的连载。

  20事实上释昭慧教授曾在弘誓双月刊中报导过,并在双月刊中登载她对詹达霖居士的回函,这是她再度妄说不如实语的证据。

  21事实上平实导师在台北地检署提出的和解条件,是基于帮助释昭慧教授证悟及灭除妄语业、乃至破法的地狱业而提出,完全是考量释昭慧教授法身慧命的“成长”,详见前文(本报第54期)所刊登内容。然而,从释昭慧教授所说“啼笑皆非”,就知道她所考量与在意的事情,居然不是一个出家人的本分——三乘菩提的亲证,而是世俗人的名利想法,她心中想的只是要得到“二十万的赔偿费”的金钱利益,或者得到“三大报刊登道歉启事”、“网站上刊出道歉启事”之世间名誉维护;这些都是她在个人五阴我所上面的考量,反而对法身慧命的增上弃之不顾,也对谤法、谤贤圣的来世极苦泥犁重业毫无畏惧,真是只畏果而不畏因的可怜悯者!故她这里说“啼笑皆非”也是具体显示出这个号称“佛教法师”、“宗教师”的人,没有“宗教师自我良知”的本职学能内涵;也显示这位在大学研究所教授并出版“伦理学”的教授,并无伦理学中所强调的“道德”素质,看到这里真是为后代子孙的社会教育捏一把冷汗啊!

  22审判长睿智,立即听出问题的症结,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来质问卢琼昭女士(释昭慧教授):“你说你一直在一些媒体或是一些管道上被对方骂?”乃是希望释昭慧教授说出“到底如何骂?在哪里骂?”的具体事证。

  23释昭慧教授又公然说谎,平实导师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给她。这仍然是释昭慧教授的一贯伎俩,她只是想要混淆审判长的心证。但法庭乃是讲求证据的地方,释昭慧教授这样公然说谎,已展现她自己是一个惯说不如实语的人,如此恶习竟敢带到法庭中来,真是可怜悯者。

  24释昭慧教授这里依旧是公然说谎,平实导师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或书籍中说要“跟她单挑”,反而是释昭慧教授在写给詹达霖居士的信中说“请他放马过来”,来向平实导师单挑。后来,释昭慧教授之信辗转来到平实导师手中之后,为因应她之夸言,只针对释昭慧教授所提“业果报系统”的讲法,提出一点小小的辨正,而释昭慧教授根本无法回应。是她放话单挑,在这里却诬赖说平实导师要“跟她单挑”,仍是不如实语。

  25平实导师从来没有这样说,这仍是卢琼昭女士(释昭慧教授)卸责之语。

  26释昭慧教授这里的说法是否如实?释昭慧教授表示:“我不愿意背后说人家坏话”,但是释昭慧教授对赖伊容的电子邮件中所说不实语,是不是在平实导师背后说的呢?若释昭慧教授辩称说:“不是背后说人家的坏话”,因为在她给赖伊容的e-mail中有说“你不妨将我的想法告诉你的朋友”,那就表示释昭慧教授是“公开说人的坏话,而非背后”,也不担心众人知道她说平实导师的坏话,因为她说:“你不妨将我的想法告诉你的朋友”,意图散播这些坏话。也就是说,可以让平实导师知道“我卢琼昭(释昭慧教授)是这样批评你,不是背后说你坏话”,也就是希望这封e-mail能够转到平实导师那边了。若释昭慧教授是这样的说法,那她的说法就与下次庭期赖伊容的说法互相冲突,也与她提告的作法违背,显然释昭慧教授有意公开她的说法,因为她说“每一字、每一句都可以摊在阳光下检验”。若释昭慧教授说“我的意思非如此”,而是说“我不要让萧平实知道我与赖伊容所说,那是私人信件”,那就表示释昭慧教授这里说:“我不愿意背后说人家坏话”乃是标准的谎言,而且还是在法庭上公开记明于笔录及录音的场合说谎,因为她这样做,正是在“背后说人家坏话”。因此,她在这里还大言不惭的提出“宗教师的自我良知”,真是自欺欺人之语。

  27释昭慧教授又刻意扭曲为律师函,详细辨正请看注17之内容。

  审判长:那您现在是说,关于?现在照您这样说的话,和解的条件上面就包括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和解金的部分,一个部分就是道歉的部分,是不是?

  昭慧:对。到后来我们甚至于,我跟律师都讲好了,只要他肯收我的律师费,然后对方不用给我赔偿金。因为,我只是为了要给律师费,因为律师是我好朋友的儿子。他不肯收律师费,帮我义务辩护。28

  审判长:那现在就是?这个道歉的方式是什么样的内容啊?

  昭慧:你看到和解书就知道,我说很烂啊!

  审判长:现在,因为你是告诉人啊!所以你还是必须要提出你的这边你的想法,你觉得应该怎么样的方式,你觉得说那才是可以、就是让你可以觉得说,你本件

  这个认为说你受到权益、权利的损害。你认为说,这个可以得到补偿,你可以接受他这样的道歉,p.24然后你就愿意,就不追究这件事,这就是在于你个人的想法。因为,这种道歉方式可能就有很多种,但是能不能接受,就要看你个人的感受为准,这不是别人可以替你决定的嘛!那你觉得怎么样的方式,你觉得是你可以接受的?那我再问萧先生说他那边他的态度跟想法怎么样,这样好不好?29

  昭慧:谢谢法官。我想很多事都是在一念之间,因为一个官司是把两个人扯在一起,像我今天还飙车过来,所以我并没有那么好战。30

  检察官:庭上!暂停几分钟,我与告诉人说一些事情。

  (‥‥在这等候一会儿的时间,检察官低声劝告释昭慧教授早日和解才好,因为她这件官司没有胜诉的机会。‥‥)31

  检察官:我刚才有跟告诉人她谈,她现在就是说,只要把那个启事撤下来,然后对方道歉,任何一种形式的道歉都可以接受。这个有关律师的费用,你自己再争取。p.25

  ────────────────────

  28释昭慧教授在意的还是律师费,而不是行为的对错与内涵的真实。

  29审判长真有耐心,和颜悦色向告诉人释昭慧教授劝和。

  30极好战的释昭慧教授竟自称是不好战的和平人士,她所提出的告诉案,加上本案已经是告了四件七个人了,这还不算好战吗?这不仅是好战,还是滥告性质的好战,而竟然在此颠倒黑白说自己不好战?若不是对自己的行为不清楚,就是故意说谎。

  31本报采访纪实的编辑者刚好坐在她们谈话处所的旁边,听到检察官此时好意劝告释昭慧教授,大概内容为:“这些信件内容其实没有什么原创性,非著作权法所保护的范围,希望释昭慧教授最好能够和解,因为这样提出告诉乃不属公益之事,现在和解对双方都好,也对国家社会都好。”但没有被释昭慧教授接受,她坚持告到底。

  检察官:〔对释昭慧教授说〕是不是这样子?我要告诉人说的是不是这样子?

  审判长:告诉人!是任何方式的道歉,是吗?只要有对你表示,就是你有接收到道歉的意思,就可以接受这样子?任何方式都可以?然后,最主要是要把网站上面这个刊登的内容撤下来,是不是这样子?

  检察官:这个根本没有公益,我是觉得没有公益可言。

  审判长:〔对释昭慧教授说〕这两个部分吗?确定是这样?是不是?你本人也是同意这样子的意见?〔释昭慧沉默,不表示意见。〕

  陈镇宏律师:谢谢检察官刚才跟告诉人做的整理。那同样的,其实我们这边有谈过,我们现在就是说:针对告诉代理人所讲的,说把那个她的文章撤除,还有呢〔公布〕她的书信因为没有得到她的同意刊登,这个部分我们表示道歉,这两个诉求对我们来讲,都不是问题。但是,我们相对的认为说,因为这个事情有它的起因,同样的我们要求是说,告诉人对她提起本件告诉,也要对我们表示道歉。因为,为什么呢?这个事情来讲就是说,当时在侦查的时候,告诉人不但是告我们被告,也告我们挂名的理事长32,当时检察官表示说:“这个部分是不是要撤除?”p.26那告诉人不但不撤除,不撤回还用书状具名,说还是要告我们理事长33。那现在相关的当事人都是出家僧或弘扬佛法的人,我们本件只牵涉到四封书信34,但是以用刑事告诉来进行这样的诉罪。我也跟检察官同意啊:根本是跟公益没有关系啊!但,是谁起的头?我们认为这样的提起告诉,是非常的不适当,她也要对我们表示歉意。还有她的书信,跟之后她传给她刚才讲的赖伊容记者的身分,还有给这个她的信徒达霖居士的信函,明显是对我们很多批评欸!至于告诉人讲说‥‥35

  检察官:你知道和解的意义吗?双方和解,如果这样子的话,大概也没有‥‥

  陈镇宏律师:我们有退〔让〕啊!检察官!我们也有退啊!p.27我们有退啊!但是相对的,我们认为说,我们也要求说告诉人作到两件事情道歉:第一、对这本件告诉要道歉;然后就她自己所讲的这个言行不一致妄语的部分也要表示道歉。那告诉代理人提的那些事情,我们没有问题,这个是之前我们整理过的。

  ────────────────────

  32当时同修会理事长为释悟圆法师。

  33释昭慧教授指示律师强行将与此案件无关的释悟圆法师扯进这件官司,一再指控理事长释悟圆法师,因此释昭慧教授这个部分理应道歉,至少也该口头道歉。

  34这四封信的内容也是佛门中事,然而依戒律规定不许向官府诉讼的比丘尼释昭慧教授,却违戒使用告诉的方式处理;佛法中事竟然动辄用兴讼方式来处理,这个部分不但违戒,也应因无理滥告而道歉。

  35本文所报导的法庭实况纪录,完全依照法院公开审理庭之录音纪录内容,打字整理成文。除极少部分因为录音效果不佳,而依据笔录记载内容修改补足之外,全文没有任何纪录内容之删减,故文中多处出现“‥‥”之符号,于本文中所代表之义意乃是“庭讯过程中发言者说话的内容‘有所延滞’、‘欲言又止’或是‘被打断发言’等等之状况”,并非省略记载录音纪录之内容。于此特别说明于前,以免读者产生误解,乃至有心人枉造毁谤之恶业。

  审判长:告诉人跟谁道歉?跟理事长道歉?还是跟谁道歉?你说这样跟你们道歉,您们是包括辩护人啊?

  陈镇宏律师:形式一样啊!跟她一样啊!任何形式的道歉。

  审判长:是啊!我是说对谁道歉啊?对那个理事长啊?原来的那个?辩护人吗?

  陈镇宏律师:对被告道歉。

  审判长:原来当时有告他的部分?是要对这一位释悟圆?还是说是对什么人道歉?

  陈镇宏律师:对被告跟理事长道歉,任何形式的道歉。

  审判长:就是对本件的被告?

  昭慧:法官!容我说‥‥

  审判长:在之前侦查中,对列为被告的萧悟圆是不是?

  导师:释悟圆。

  审判长:对不起!释悟圆、萧平实。

  陈镇宏律师:释悟圆法师。

  审判长:【释悟圆】。释‥悟‥?

  导师:开悟的悟。

  审判长:圆?p.28

  导师:圆满的圆。

  审判长:那说,另外对她写信给赖伊容的内容,讲到的内容向谁道歉?

  陈镇宏律师:向被告道歉,她那边很多的批评,有妨碍我们名誉的部分。

  审判长:【告诉人她写给赖伊容的信中,对被告多所批评,这个部分我们认为她应该向被告道歉。赖伊容,人字旁的伊。】

  昭慧:人字旁的伊,然后容,容易的容。

  审判长:【赖伊容,人字旁的伊,人字旁再一个尹。】

  导师:伊通街那一个伊。

  昭慧:法官!如果‥‥

  审判长:【她写给赖伊容的信中,多有对被告批评的部分也要道歉。】等一下,我要问一下萧先生的意思。萧先生!你自己有什么意见?都是你辩护人帮你讲,你自己有什么想法呢?

  导师:我就是这样的想法。

  审判长:你就是这样的想法?

  导师:而且我要声明说‥‥

  审判长:你跟辩护人讲的一样,对不对?

  导师:对。而且我要声明说,刚刚原告的那些说法,都跟事实不相符,也是说谎。因为她刚刚说,我打电话跟她责备或怎么样,我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给她。p.29

  昭慧:没有!36

  导师:你刚刚的录音还在,刚刚录音还在。那说我责骂原告,我不曾去责骂过原告。那,说我言论挑衅、要跟她单挑什么,我从来没有讲过这个话,她这个也是说谎。然后说我透过伊容去找她做什么辩论或者什么,也没有这个事情。我透过伊容‥‥

  审判长:你这样讲的话,你又‥‥当庭,又这个告诉人‥‥

  导师: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说她一再说谎,那刚刚那些条件我都接受。

  张泰昌律师:抱歉!那个,庭上,辩护人这边再补充意见。事实上就这个部分来讲,刚刚告诉人提出的意见来讲,被告能够接受。但是,本件的缘起是因为告诉人来讲,她事实上在信函里面做不实的一个陈述,已经涉及到妄语业了。那这一部分来讲,我们今天也带来告诉人的三本大作:《佛教伦理学》、《律学今诠》‥‥。今天来讲,我们说到妄语的话,她说我们主观,但是所有告诉人来讲,她在佛学院讲叫作佛教伦理学;今天来讲,对世俗人来讲“妄语”没有什么罪过;但是出家人妄语业,是犯了十重罪的。那么所以说,这一部分来讲,p.30为什么我们不愿,我们希望说告诉人提出诚意;因为本件缘起,我们辩护人是说“佛法归佛法,世间人归世间法”,如果说佛法老是用法律来打〔官司〕,我认为〔这种〕出家人应该还俗啦!因为,佛法的东西就是由佛所制的戒律来规范!所以说,不管这个《佛教伦理学》、《律学今诠》来讲,告诉人的书非常畅销,但是她所言所行是不是合乎她在这个书里面所言所写的?还是这个书只是要别人读而已?所以说,我们希望告诉人能够,她是不是构成妄语业?她应该非常清楚,这三本书统统都是告诉人的著作。所以,我们这个部分,告诉人提出的方案,我们都有善意回应,我们全盘接受;但是刚刚提到说,针对她本件来讲,出家人动辄兴讼(告诉人不只提出本件诉讼,在法院有很多案件),出家人应该用佛法来度人的,不是用法律来修理人的。这是辩护人一个对于佛法一个粗浅的知见:佛法归佛法,世间法归世间法。所以说,请告诉人能考量我们刚刚提出的这个方案。

  ────────────────────

  36释昭慧教授现在否认刚才所说平实导师“打电话”要求单挑的话,因此她改口说“没有”。但是事实上录音证据俱在,刚刚明明有说:“但是对方确实用各种电话,不断希望我能够跟他单挑。”这也是释昭慧教授说谎已成习惯的证据。

  审判长:那个,告诉人?

  昭慧:可以让我讲话了!现在法官跟检察官终于知道为什么和解不成37。那三本书,p.31请法官跟检察官可

  以看一下,有哪一句话讲到萧某人三个字?或者跟他有关的东西?没有!所有的!38我的,他私底下给我的信,我给他的信,全部都已经披露出来,也可以每一字每一句去检验。我哪一句话说了说谎?没有!39顶多日期记错了!日期记错了,这个叫作谎话吗?这个叫作滔天大罪吗?40总之,这件事情存在,除了日期记错。除此外,没有一句谎言!41而且如果连告诉这件事情,是在我忍无可忍被骂了多少年以后42,这耀武扬威的方式,p.32给了律师函以后43,不得不做的一件事情,都构成那么重大的过失的话,这两年来我被骂的这件事情44,应该要如何偿回公道呢?这是因为我作为一个出家人、我作为一个修道人45,我去超越了它,使我不会在意他要不要把他在网路上骂我的话撤除46。如果我那么在意的话,我早就采取行动了,我只是认为对方要成长,对方要成长47;这是一个有法治的国家,不然的话,p.33经常骂人都不需要付出代价48,他骂了多少人49,不只是我一个人,包括圣严法师,包括好多好多的法师50,从来都认为高僧大德不会回应,就可以随便乱骂吗?51我只是常常去想:我悲悯他们缘故,我是不是要纵容他们呢?52这是我的心声,至于我的任何一句话都可以加以检验的53。谢谢!p.34

  ────────────────────

  37和解不成的原因乃是“释昭慧教授不接受对平实导师及悟圆老和尚任何形式的道歉”,居然还在这里说“现在法官跟检察官终于知道为什么和解不成”,想要误导审判长。

  38释昭慧教授又说谎了,因为她在这里说“所有的”书中都没有批评平实导师。这三本书中虽然没有如此说,但是在她的其他书中却有,例如释昭慧教授针对刘绍桢所写〈印顺共同体到底怎么了〉的回覆文章〈法义可以论辩,但不宜有不实指控〉中说:【笔者〔编案:卢琼昭˙释昭慧教授自称〕甚感为难的是,对那些程度太差的“批印”文字(如叫嚣不已的萧平实之流),笔者一向不予回应,以免浪费宝贵光阴。而刘文内容,比萧平实的佛学程度还差,连篇谬误,令人不忍卒读。】此文最后出版刊载于释昭慧教授的书中:《人菩萨行历史足履》,法界出版社,页293-299。网路上亦有刊载网址:

  http://www.hongshi.org.tw/master/arts/buddish41.htm

  39释昭慧教授说谎的事实,请读者看正觉电子报33期、34期〈关于昭慧法师〉之内涵与说明,就知道她还是说谎。

  40把后面的事情跟前面的事情颠倒过来说,事实真相就变成颠倒的了!以这种手法来扭曲事实,详情请看正觉电子报33期、34期。此处还说自己是无罪的。

  41释昭慧教授这时正是说谎,正觉电子报33期、34期〈关于昭慧法师〉之内涵,就已经举证她还是说谎。

  42释昭慧教授又说不实之语,这里又在说平实导师“骂她”,但是平实导师都不曾“骂她”,完全是针对佛法中法义部分,来辨正对错。此乃释昭慧教授不实之语,意图误导审判长对平实导师产生恶劣印象。

  43同注17之内容。

  44释昭慧教授说谎,这里又在诬责平实导师“骂她”,但是平实导师从来都没有“骂她”,完全是针对佛法中法义部分,来辨正对错。此仍属释昭慧教授不实之语。

  45释昭慧教授还记得自己的衣著是“出家人、修道人”,但是所作所为都不是一个“出家人、修道人”该有的行为,若真要说是“出家人、修道人”,只能说释昭慧教授乃是“假名出家人、假名修道人”,乃经中所说之“狮子身中虫”。

  46释昭慧教授继续说谎,她若不在意,会提出滥告本质的这件告诉吗?更何况平实导师从来没有说过骂她的话,释昭慧教授却硬是要扭曲法义辨正为骂,这个能叫作超越吗?若是超越的话,还会需要诉讼吗?真是把说谎的行为熏习得非常习惯了。

  47释昭慧教授需要成长才是事实,我们正是应释昭慧教授的需要,今披露出她的言语行为,让她知道自己的过失,能早日忏悔毁谤的恶业,这样才有成长的因缘;能够这样改过向善,早日发露忏悔毁谤正法、毁谤大乘贤圣的恶业,方是释昭慧教授最佳的成长机会,亦免更多无辜的佛弟子被这位披著僧衣的“假名比丘尼”所蒙蔽。

  48释昭慧教授已经不止再三、再四说谎了,根本就没有骂人的事,平实导师完全是针对佛法中法义部分来辨正对错。释昭慧教授故意扭曲事实,意图使审判长对平实导师产生恶劣印象,手法很明显。现在,我们就用释昭慧教授的话来劝告她:“经常骂人都不需要付出代价”?释昭慧教授自己应验自己的话,我们用她的话让她觉醒,好早点忏悔改过,这样才可以让她有使“自己成长的机会”,可以早点成长!

  49释昭慧教授又是说谎,自己顶著大学教授的头衔,却提不出证据而且还可以乱说扭曲到这样的地步,真是可悲。

  50平实导师对圣严等法师,全都是举出法义加以辨正,从来不曾骂人;昭慧教授故意抹黑,乃是继续妄语犯戒。

  51释昭慧教授又说谎,根本都是她一个人在讲,乃是没有证据的胡扯。后面审判长听多了,于是询问释昭慧教授“到底在哪里骂的?”释昭慧教授却说不出内涵,请读者慢慢读下去而拭目以待。

  52正觉同修会的菩萨行者乃悲悯释昭慧教授及随学者的缘故,但是却无法纵容假借佛教出家人身分的释昭慧教授继续误导众生。

  53释昭慧教授将她“是否有妄语”的主题,转移焦点到“书中有没有毁谤导师”的另一个题目,前已举证她不是没有说,只是自己说过又忘记了。同时她不针对问题回答,答非所问,将话题转移并扭曲说平实导师都在骂她,还口口声声说“对于我的任何一句话都可以加以检验的”,我们现在只报导到这里为止,就已经证明释昭慧教授乃是不堪检验的说谎者,后续还有甚多不堪检验的部分,请读者仔细看。

  审判长:那这个前半段的部分,好像双方没有太大的意见,可是后半段的,有关于说这个部分的内容,您们认为所讲的内容,有一些认为说所讲的内容,您们认为说对你们造成伤害是不实在。但是,是不是你们在解读上面,因为告诉人她现在的回应就是,就是,换言之,她对于这个内容,她自己的认知上,她认为她没有;那还是说,告诉人这边、辩护人这边,是不是可以大概讲一下,你们认为哪一边是你们是在意的?然后看告诉人这里是不是,可以知道说,因为你现在说你讲的没有任何一个部分是不实在的,除了日期有记错或者什么;那他刚刚讲的说,内容有一些他们觉得受到了伤害,他们也需要你要对他们为道歉。那大概是哪几个比较重要的事项,是不是,辩护人这边,是不是可以简单的陈述一下?但是我们这个陈述是中性的陈述,好不好?那不然这个现在谈和解嘛!不需要再加一些‥‥54

  陈镇宏律师:我先扼要陈述一下,首先告诉人讲说“被告十几年来一直骂她”,这个,我们以前在她的告诉状里从来没看过,那我们也不知道骂了她什么东西。p.35另外她说“一开始,我们写了律师函去给她”,事实上她这个就不是实在啊!这个是因为被告这边的一位学生55,他的身分〔刚好〕是律师,〔书信内容〕并不是发律师函。再来,这个都比较轻微啦!比较严重的就是说,她在给赖伊容的信里面,她是说我们的程度很差,说被告不断的纠缠她啦!说这个、她看都不看这个被告的书,就把它丢到垃圾桶啦!这白纸黑字,无关于被告、无关于告诉人的认知吧?这信里面白纸黑字是这样写的。然后给詹达霖居士的信也讲说,这个“跟他讲说被告思想有很多问题的时候,被告从此就不敢再来信了。”这也是白纸黑字这样写。但是事实上,回溯到大概更早以前,她自己写给被告的信函里面,她自己怎么讲的?她就是说她根本没有提到说萧平实著作有任何的错误,还说关于被告的大作,她会继续拜读。这很明显嘛!这对被告来讲,或今天,不要说是关于佛法的妄语业,以辩护人本身来讲,很明显这是人前人后言行不一致啊!这再清楚也不过了!怎么您私下为了答谢被告赠书,写了这个客气的信里面写这样子,那你另外在人的后面给这个记者,给你的学生(还是说居士也好),写这个完全相反的事情。然后还说:“你不妨把我这些想法告诉你的朋友。”那这个就是被告他认为说,站在一个修佛法的人,p.36他其实的重点不在于你对我有什么侵害的理念,而是对于刚才张律师提到“这是犯了佛法上的妄语业”;如果知道这个人自己不悔改,有自己的恶业;那么以被告来讲,知道他人有妄语,不出声来检举,自己也有一些恶业。就是这么简单啊!就这么简单啊!以我们立场,就这么简单。

  ────────────────────

  54至此审判长仍然苦口婆心想要劝和,故未推究释昭慧教授所指控“平实导师不断辱骂她”的事情真假,也劝释昭慧教授别再提出许多不实的指控。而平实导师也一直都未加以回应,就是不愿破坏了审判长促成和解的善意。

  55陈师兄乃是这件事情的联络人。

  审判长:告诉人?

  陈秀卿律师:这是我们今天状纸,被证13,还有被证21,这是可以检查看一下我们有划黄线的部分,法官!你可以看一下,这里面她说她写给赖伊容的信件里面,譬如说时间的年份,“十多年前写信给她”。56

  审判长:这个部分,告诉人这边确定一下!这个应该是你写的书信,没有错吧?

  昭慧:是。57

  陈秀卿律师:这是她写的,还有被证21,这也是她写的。

  审判长:可是他们在意的内容,讲刚刚他们有讲那几个点啦!但是还是,我想这个看起来,这个你有签名,不晓得,这个是不是你写给这一位赖小姐的?然后这个他们刚刚讲的,这个内容跟他们收到信件的内容,他们认为说这个不一致的。他们说‥‥

  陈秀卿律师:完全不一致,真的是很严重的侵害被告的名誉啊!p.37

  ────────────────────

  56证明释昭慧教授是说谎。

  57在证据面前,释昭慧教授终于不得不承认了。

  审判长:他们觉得说这个部分他有受到了一些伤害,认为说侵害他的名誉。因为这书信都是您写的啦,是不是?确定一下!应该是没错!有签名嘛!他们就是用这个书信的不同,他们觉得说这一点;刚才有提到你的和解条件,他们是没有异议;但是后半段,他们有就这个部分他们要厘清楚,他们认为他们有受到名誉上损失,或者他们有受到伤害的部分,也希望说有一个道歉的行为啦!那你看,这边看你的意见怎么样?这是你写的,看一下。58

  陈秀卿律师:还有被证13,还有被证21,给詹达霖的信,刊登在弘誓双月刊的那一封信那里,告诉人确实人前人后不一致。

  审判长:他们讲的说,他们认为讲的前后不一样,他们觉得这边他们有意见;这边,你们有没有什么看法?这边意见不一样啦!

  告诉代理人:我先针对这个部分做一点回应,因为刚刚辩护人那边所提到的书信不一致的地方,其实刚刚告诉人跟我提到,当初她收到这个被告的来书之后,她基于一个人情世故上面的一个礼貌,当然要一些回信动作,那回信动作也难免客套的说“你寄来的书我会拜读”,那总不能事后她、告诉她昭慧法师的弟子写的信,根本没看他的书59,p.38他就讲说她是说谎的惯犯,事实上这个被告在后来的书信里面,引用这一点说告诉人是一个说谎的惯犯,这个部分其实在侦查当中都已经审理过了60。

  ────────────────────

  58审判长提出证据,再三地苦口婆心劝和。

  59释昭慧教授的律师代释昭慧教授狡辩,因为她多次说会拜读,事实上也读过了。详见正觉电子报33期、34期刊载的释昭慧教授信件原文。

  审判长:您们一开始,礼貌表面上的一种,礼貌表面上的一种反应,那实际上对那个学生,那个另外写给信的对象“那个小姐”讲的才是实话,是不是?才是她心里面的话,这样吗?前面的举动只是一个表面上?客气话?61

  陈镇宏律师:是表面客气话吗?

  审判长:刚刚辩护律师是说,是表面上应付一下,礼貌上回应一下?是吗?62

  昭慧:法官,我告诉你!我每一句话都很诚恳63,因为当初我不认识萧先生这个人,突然间收来一本书,p.39我向来的惯例就是写一封信谢谢他;等到后来,他告诉我很多思想64的错误,我觉得,因为我非常的忙碌,我觉得这些东西是思想的,要详细辩证,我没有时间写,所以在这边,我很清楚的有告诉他,“敝人由于正在赶一篇学术刊物的论文,无暇、也无法长篇大论逐一释‥‥”

  ────────────────────

  60事实上,北检的检察官已认定释昭慧教授提告公然侮辱、妨害名誉等罪名不成立,不予起诉,等于已经认定被告评论释昭慧教授是说谎者并非无据。

  61审判长已指出释昭慧教授的言语不是真实语。

  62审判长再次确认是应酬语而不是真实语。

  63释昭慧教授发觉审判长看穿她的意图,立即作了辩解。但释昭慧教授这句话若正确,那她对平实导师说“拜读”,又在庭上说“不在人家背后说坏话”,却又背地里写信批评平实导师,对伊容说“萧平实程度很差、纠缠、骚扰”等等,而这些用来诬责平实导师的“背后坏话”,难道也是发自释昭慧教授内心诚恳的心声?这里又可证实释昭慧教授这一类自语矛盾处很多,而自己却都没有发现,各位慢慢的读到后面就知道了。

  64释昭慧教授认为佛法是思想玄学而不是实证的义学。

  陈秀卿律师:你看我们像不像她讲的这样?对应刚刚那两封信件‥‥

  昭慧继续说:“假使您仍有疑于此诸问题,不嫌弃的话,敝人愿意与您恳切面谈,一一解答”,有这么讲,但后来会讲说欢迎他放马过来的意思,因为经过很长的时间,他第一个、不断的辱骂我的老师印顺导师65,那么我对他就愈来就印象愈坏。66

  陈镇宏律师:到底是辱骂?还是什么?

  昭慧:印象越来越坏以后‥‥67 p.40

  ────────────────────

  65释昭慧教授还是把平实导师对印顺法师的法义辨正扭曲为辱骂。

  66但平实导师看到释昭慧教授说“欢迎放马过来”,因此而在书中只放了一匹小马过去,只问释昭慧教授所说“业果报系统”的小问题,释昭慧教授就已经无法回应了,却继续对外诬称平实导师程度太差。释昭慧教授自己太差却说别人差,这乃是过慢甚重者,又加上邪慢深沉,如此行为不是一个出家修行人所应为,也与宗教师的道德良知不相应,违背她自己在《佛教伦理学》书中的说法,言行不一。

  67释昭慧教授故意回避辩护律师针对辱骂指控不实的质疑,继续自说自话。

  导师:辱骂与法义辨正有不一样。

  昭慧:(昭慧仍回避质疑,继续自说自话)我对他的讲话、我就是愈来愈不是很耐烦的。而且常常三不五时有人打电话来:“为什么你们不找他们辩驳?”所以后来我一个基调:我的生命很宝贵,我不要浪费时间在那些无意义的辩论上,特别是不够程度的辩论68。我到现在还是坚持那些辩论,那些,他的佛学程度很差的。69

  陈镇宏律师:你公开在法庭这样讲,说被告佛学程度很差,这是有录音的哟!

  昭慧:那是没有关系!我认为他佛学程度很差。70而且现在,法官!请您注意就是说,那位朋友,我给她的是私人信件,对方如果觉得他受到羞辱,p.41他干嘛公开?71因为公开的不是我,所以我在这件事情上,其实我一直避免跟他缠斗不休72。这是我个人的看法。那至于其他的,我觉得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可以摊在阳光下检验,哪一个地方有虚伪?哪一个地方有造假?这不是人情世故可以解决的。73

  审判长:可是这两封信是您写的,没错吧?74   p.42

  ────────────────────

  68释昭慧教授又转移话题焦点,答非所问了,因为她举不出来到底平实导师骂了她什么,因此才需要转移话题而答非所问。

  69释昭慧教授继续当众侮辱平实导师,而不回答质疑的内容。虽然释昭慧教授对政治颇有兴趣,常替政治人物站台造势,不过还好她不是为政当官者,否则就是现代版标准的“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之官吏:她自己当庭侮辱平实导师,却将没有骂她的平实导师说成常常骂她,这真是“指鹿为马”的恶行。世俗法中稍有品德的人都不会如此,如今却在一个穿著佛教僧衣而自称有“宗教师的良知”的女士身上发现,又是顶著大学教授名号的人亲口所说,难道不该为国家未来的主人翁感到可怜与悲哀啊!真是斯文扫地。

  70释昭慧教授又一次的在庭上骂人,再次显示她是多么无理,连辩护人提醒这是法庭,她还大言不惭的再次骂人。

  71释昭慧教授说她“每一句话都可以摊在阳光底下检验”,那为什么怕公开而提出这种告诉?若说这是私人信件,只是她与赖伊容小姐的悄悄话,那又与她当庭说“我不愿意背后说人家坏话”违背,因为这样乃是释昭慧教授在平实导师背后说平实导师的“坏话”。

  72释昭慧教授已经提告了,而且连不相干的局外人正觉同修会前理事长释悟圆法师也一起告,并且坚不撤告。她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行为才是“缠斗不休”与“虚伪”,对于检察官建议她和解,平实导师也愿意接受,只是要她对前理事长释悟圆及平实导师的告诉与毁谤,提出任何形式的道歉,她都不愿意而继续纠缠及诬责平实导师“骂她”,现在释昭慧教授却还说她不想缠斗不休,处处违背事实,也处处违背她自己的说法。看到这样的情形,就可以证明释昭慧教授所说乃是违背事实之词。

  73释昭慧教授针对前面这么多的质疑都无法回答了,却还说“没有虚假、可以被检验。我觉得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可以摊在阳光下检验,哪一个地方有虚伪?”那我们现在就提出来检验。若释昭慧教授说她现在说没有虚假,那就是她在“背后说人家的坏话”,刚刚在庭上所说的“我不愿意背后说人家坏话”这句话已经无法被检验了,“我不愿意

  背后说人家坏话”显然也是虚伪的。再者,释昭慧教授说:“我觉得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可以摊在阳光下检验”,所以编者成全她之所说,成就此纪实报导的缘起,以应释昭慧教授之愿,让大家摊在阳光下来检验看看:“释昭慧教授所说的真假”。这样就可以让一些被她外表谎言所蒙蔽的人,不会继续被误导而造作谤法谤贤圣的恶业。

  74释昭慧教授所说,被审判长戳破谎言了。

  昭慧:对!

  审判长:但是前面一开始,你也说你很诚恳;

  昭慧:对!

  审判长:但是那个书你根本还没看过,但是你后来就发现说,你看了之后,把你的真心话写给你那个赖小姐,这样?75

  昭慧:不是,已经经过,有没有十年了?因为经过那么多年,看到他不断的骂人,因为我实在没时间看,常常三不五时有人告诉我:他今天在骂谁了,等一下又骂谁了,我实在没有时间看。76

  陈镇宏律师:听说?

  昭慧:那么这些都有书经常寄给我,我转身都丢到垃圾桶,这也是事实啊!77法官!您难道觉得我丢到垃圾桶也是构成我对他的侮辱吗?那难道我没有被骚扰吗?是不是?78

  p.43

  ────────────────────

  75审判长在此已确认释昭慧教授说话表里不一。

  76释昭慧教授继续诬指平实导师骂人,将法义辨正故意指控为骂人,而且只是“听说”的,把道听涂说拿来指控平实导师,结果被质询骂的内容时,她却答非所问。

  77释昭慧教授回避陈律师的问题而不答覆。不回答自己乃是道听涂说,将道听涂说的说法拿来指控人家,这样不如实的作法还敢夸言自己“对于一个宗教师的自我良知来论”云云。

  78释昭慧教授故意把法义辨正说成是骚扰,事实上根本没有被平实导师骚扰,所以庭上询问时,她举不出任何证据来。

  审判长:你是因为才写了那封信回覆他之后,然后认为说接下来这段时间又听到,听到很多人跟你讲他骂了别人,然后你就觉得说他又骂到你的老师,就印象很坏,后来又写给赖小姐这封信,这个信写的也是你真的心声。79

  昭慧:对!因为我是被动嘛!

  审判长:你的意思是这样就对了。

  昭慧:对!法官!我任何一个事情我都是被动的80。我的生命很忙,我没有时间去跟一个人一天到晚你来我往缠斗不休,所以包括那封信也是因为赖伊容告诉我,她的小猫的干爹如何如何,希望我如何如何,所以我才很诚恳的告诉赖伊容81;即使她是一个记者,难道她不是我的朋友吗?赖伊容这位记者,她有什么时候把这件事情作新闻报导?没有!报导的是他们。

  审判长:所以你才把这个,把这个你这个事情的想法,就是写给赖伊容,这样子吗?p.44

  ────────────────────

  79审判长确定释昭慧教授卢琼昭只是“听说”的,而举不出具体证据出来。而且也举出释昭慧教授寄给赖伊容的信才是真正的心声,也确定释昭慧教授“在平实导师背后说坏话”才是真的心声。

  80释昭慧教授说谎是主动,她规避法义辨正,然后又主动提出告诉而兴此讼事。

  81释昭慧教授无意间很诚恳的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这也证明她之前所说的都是表面话。

  昭慧:对!因为她是我的好朋友。跟好朋友讲讲我的看法。

  审判长:你觉得说,那是私人的信件,你和好朋友讨论一下你真正的想法,不是要被公开?

  昭慧:对!我根本没有想到要公开。

  陈镇宏律师:庭上!不是哟!你写给赖伊容的信,你有写:“你不妨将我以上的想法转告你的朋友。”

  昭慧:告诉对方。可是我没有想要公开。82

  陈镇宏律师:所以赖伊容就会把她的信转给她的朋友,所以才会辗转到被告这里来,所以这也是这个事情纠纷的缘起。

  昭慧:可是我没有想要公开。

  审判长:对啊!因为你那边讲说“你可以告诉”,譬如“你可以把我的想法去告诉你的朋友”,那就是可以告诉她的朋友,那她的朋友,就是大家都会知道。你也没有跟她说“这是你我之间”。因为你的信上说“去告诉你的朋友”,那换句话说,那就是有公开的意思嘛!83

  p.45

  ────────────────────

  82释昭慧教授意图藉好朋友赖伊容公开信件内容,却辩称不想公开,她之前还说“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可以摊在阳光下检验”,如今时隔几分钟之后摊在阳光下,却无法通过检验了。又用告诉的手段企图达到目的——希望平实导师停止法义辨正的正行。

  83从文字上来看,审判长知道释昭慧教授其实是想要公开这封信,达到贬抑平实导师的目的,故再次提出询问。

  昭慧:没有!没有公开的意思。84

  审判长:请她去转告他,让那她的朋友也知道,那没有公开的意思?85

  昭慧:我的看法是:我不要背后说人坏话。86

  告诉代理人:庭上!我想“把那个想法公开”,与“把那个书信公开”是两件事。

  审判长:【我不知道会被公开,我当时只是‥‥只是这个‥‥】

  昭慧:我认为我不应该背后说人坏话。87

  审判长:【我当时只是认为不想要背后说人坏话,她可以把我的,我讲过的这个话去告诉他】,你也不在意,对不对?你是这么认为,是吗?88

  p.46

  ────────────────────

  84释昭慧教授仍狡辩没有想要公开这封信。

  85审判长再度质疑释昭慧教授没有想要公开这封信的说法。

  86释昭慧教授又回避审判长的问题,答非所问。现在却狡辩说“我不要背后说人坏话”,但事实上她对赖伊容讲,那正是在背后说人坏话,释昭慧教授只是在萧平实背后,跟好朋友赖伊容说“萧平实的坏话”,这难道不是“背后说人坏话”吗?释昭慧教授不知道谎话愈扯愈多,愈是显示她是在说谎话,因为破绽漏洞愈掩饰就会愈多,真是古人所说“欲盖弥彰”之写照。

  87想要用“我不要背后说人坏话”来规避回答审判长的质疑,但是这样却无法掩饰自己乃“背后说人坏话”者,结果欲盖弥彰,反而让人家知道她“背后说人坏话”,此非“修行人、宗教师”应该有的行为与良知吧!这样的人还敢在大学教“伦理学”,这是国小学生都知道的品性行为。

  88审判长第三次确定释昭慧教授其实是想要公开这封信,不是口中说的不想公开这封信,因此才提到“讲过的这个话去告诉他人,你也不在意”。

  昭慧:每一句话我都负责任。89

  审判长:【我当时只是想说,我要对我自己讲的话负责任,其实她去告诉别人,我也不在意。】因为那是你真正的想法就是了。90

  告诉代理人:庭上!我想告诉人的意思,她应该是说,她应有可以把告诉人跟她对被告个人的一些想法,去告诉人这个被告个人观感的想法,并不是说,你可以把这封信公开。从她那封信没有看得出来,我们有同意把这封信公开的意思,这是两回事情。91

  陈镇宏律师:庭上,另外一个很明显的是,另外给詹达霖居士的信,告诉人自己把它登在弘誓双月刊,这是你们的告诉状还有之前的律师函自己写的,白纸黑字的东西哟!你说你没有公开的意思吗?

  昭慧:所以我只有头头尾尾,就是这一封信公开的。  p.47

  ────────────────────

  89释昭慧教授依旧回避审判长的问题,仍然答非所问。既然她口口声声说“每一句话我都负责任、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可以摊在阳光下”,那为什么怕人家知道她在“背后说人坏话”?并且当谎言被拆穿了以后,却用兴讼的方式来作人身攻击呢?而不敢诉说正理及接受公评与检验呢?这是“每一句话我都负责任”的行为吗?有智者一看就知道答案了。

  90审判长应已明确判断释昭慧教授公开信件的意图。

  91律师为释昭慧教授辩解,因为他听出释昭慧教授的破绽愈来愈多了,因此赶快转移话题,免得释昭慧教授把自己的过失都曝露出来。

  陈镇宏律师:现在又是说只有这封信有公开了!92

  审判长:告诉辩护人说:【那她把给詹达霖的信,她们自己还刊在她们的弘誓双月刊里头,应该不是没有公开的意思,否则不可能这样做。】

  昭慧:应该是这么解释:詹达霖这一件事情,其实我已经受够一系列的困扰,常常三不五时就有人打电话来,说“为什么不回应某某人?”那么我觉得不胜其扰,所以我就透过一个人来信的话,那我就告诉他,告诉他以后我就正式刊在双月刊上。所以从这里也可以证明,我给赖伊容的信我没想刊。不然我们自己就有弘誓双月刊可以刊载,为什么不能?自己不刊?93

  审判长:【弘誓双月刊上。】

  昭慧:发誓的誓,弓ㄙ弘,所以不代表一个人刊一封信,就要刊所有的信。我有我的考量,那是因为被电话骚扰得实在,我的学生很困扰。

  审判长:把她的信件刊载在,【才把她写给詹达霖的信件刊载在弘誓双月刊上,应该就是有公开信件的意思】。p.48

  ────────────────────

  92前面还说她的刊物中完全没有提到这些事:“虽然我们办了刊物,我们一直不提,就是保障对方的自尊心”,现在终于不得不承认曾经公开过一封信了,这再次证明她一开始就说谎。

  93释昭慧教授这段话已经是自语相违了,也可以看得出来释昭慧教授乃是“选择性的摊在阳光下”,而对于其他不诚实的谎言,则是想要覆藏掩饰,然却欲盖弥彰。

  陈镇宏律师:对!

  审判长:然后告诉人说:【我只有这封信有公开,并不表示我同意所有的私人信件都公开。】

  昭慧:对!因为这次公开以后有个好处,我们电话骚扰减少了很多,因为他们终于知道我并不是没有能力作战,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我只是要表达这样。94

  审判长:〔对释昭慧教授说〕你可以坐著回答就好,没有关系。那,大家对于后半段的认知是有差距的。

  张泰昌律师:报告审判长!辩护人这边澄清一点说,这个告诉人从头到尾说被告骂他,我们这里要厘清一个观念就是说:法义的辨正跟身口意的批评是两码事,就如同说‥‥

  检察官:等一下!今天是准备庭?还是审理庭?我们有传唤证人。

  审判长:今天是审理庭。本来是审理庭,但是在开始进行审理之前,这个也是可以,就是准备程序先进行,p.49我们也是可以先进行审理。因为,今天如果要传证人,我们直接就请,因为证人的部分,证据能力,刚刚检察官说要补。如果说今天没有办法和解,我们就今天进行审理,直接请告诉人当证人。

  ────────────────────

  94平实导师并没有因为释昭慧教授提告,而特别专门针对释昭慧教授提出更多法义上的质疑,同时继续制止弟子们专门针对释昭慧教授作法义辨正,大多都是针对印顺的邪见来做法义辨正,是因为想要救度释昭慧教授回归佛道故,亦想要让释昭慧教授仍有得度的因缘。直到2008年释昭慧教授于玄奘大学举办的研讨会中,种种不符合学术素养的无理行为,让正觉同修会的菩萨们开会决议,要开始评论释昭慧教授法义错误的地方。平实导师眼看如此,已经没有理由再制止同修们撰文评论释昭慧教授的错谬处了。详情请参考正觉电子报第49期页93-97。

  检察官:对啊!

  审判长:待会儿就诘问。可是说现在大家就这个后半段的告诉这边,前半段他们是同意啦!但是后半段的条件上,是不是大家认知上有没有一点小小的共识?如果没有共识的话,我想我们就,因为两位都到了嘛!就不用说谁到庭、谁不到庭嘛!那现在这个‥‥

  张泰昌律师:庭上!我再补充一点来说,今天的缘起是她刚刚讲的说,因为被告写的书去批评她的老师,事实上来讲这是一个误会,就是说是一个误解。就是说今天我们〔譬如〕法律意见,对于一个法条的意见,对法律见解的不同,没有批评到个人私生活的身口意;所以说,她一直误解说,这个被告所写的书,在法义上、佛法上法义的辨正,没有就—不管是所谓的印顺法师或告诉人的—身口意,做任何的一个批评。这是一个观念上一个很大的的误认,所以她认为是批评,所以造成她今天所有的一切不满。今天这样的缘起,也就是这样的缘起。那么告诉人她的目的、动机无非是基于说,希望透过刑事手段来逼使被告不再对她做法义的辨正。所以,关于这个法义的辨正跟人身攻击,是完全是两码事,是不相p.50同的。就像法律见解的辩论,跟身口意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人家讲法律见解,你说这样错,那你就说你这个人在诽谤我。法律见解那是见仁见智,法义的辨正是可以的,不做法义的辨正才是乡愿的;这一点跟钧院来做一个说明,所以被告这边有所误认才造成本件所有这些的一切的缘起。

  昭慧:法官!我再补充一点,他骂我一百遍都没有关系,我不是很在意他们骂我95,他们可能搞错对象了!我纯粹就是说,我不主张我的书信被公开,那些书信是我个人事情,至于他骂我,几年来,我没回应,可以证明说我不在意。96

  导师:请不要一再的说谎。

  陈镇宏律师:你现在的说法不是跟刚才一开始讲的都相反了吗?

  导师:请不要一再的说谎,因为我从来没有骂过原告,我p.51所做的都是法义辨正。

  ────────────────────

  95释昭慧教授不断提到骂她,辩护人及审判长质问骂什么内容,她又讲不出事实内容。其实是根本没有骂,释昭慧教授只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使审判长对平实导师产生恶劣印象。她这里还继续说谎:“我不是很在意他们骂我”,若不在意的话,会在庭上诬指骂她那么多次,这分明是心口不一之行为。

  96释昭慧教授上面大篇幅的申诉,不断地指控被告平实导师骂她,所以心中气愤而很不满。现在又改说“没关系、不在意”。这是释昭慧教授再次用扭曲的方式来说“至于他骂我,几年来”,这明明不是事实,然而,释昭慧教授意图诬赖平实导师的司马昭之心却展现无遗。如今纪实报导以求读者公评,有智者自然可以了然释昭慧教授的心行落处,从此不该继续被她的谎言所蒙骗了。

  审判长:你说他骂你,告诉人!刚才你说他骂你的老师、骂你,是指说、他用什么方式骂你?让你后来觉得没有办法,忍无可忍,然后提出告诉?97

  陈镇宏律师:对啊!一开始就这样讲啊!说骂了你十多年。

  审判长:是骂什么?对你人身攻击?或者是说在哪一个媒体杂志报章上对于你个人做了什么批评?对你的老师做了什么批评?然后让你一直觉得说你一直在忍耐。这样子?他是骂你什么样的内容,叫作骂你?因为这一点,好像你还蛮在意的。98

  昭慧:我想,庭上!你都看得到了!在法庭上很庄重的地方,左一声说谎,右一声说谎,这不叫作骂吗?这是非常明显的责骂、侮辱,光是这个就够了99,那我,反正如果您上去看google,打一个昭慧就跳出萧平实,然后把他这个人跟我套在一起,一大堆的资料,垃圾资讯一大堆,那我没有时间看,真的!p.52所以,说我是在意他骂,倒不是100,就是长期以来受到的骚扰让我不耐烦。

  ────────────────────

  97审判长第三度质疑释昭慧教授的指控,当庭询问到底用什么方式来骂?

  98审判长第四度质疑释昭慧教授的指控,因为审判长也听出释昭慧教授想要扭曲的部分有疑点,因此再次具体的询问“骂的内容为何?在哪里骂?”并且提到重点:“好像你还蛮在意的”,当场揭穿释昭慧教授前面说的“不在意、没关系”的谎言。证实释昭慧教授乃是色厉内荏的人,口说“没关系”,实际上很在意,审判长早就看出来而说“好像你还蛮在意的”。证明所谓骂她这件她在意之事,却是释昭慧教授编出来子虚乌有的指述,这种手段在理智的明眼人看来却是粗俗得很。

  99释昭慧教授又开始转移焦点而不直接答覆审判长“所谓骂什么”的问题。

  100释昭慧教授依旧自语相违,仍然继续谎言。或许是自己愚痴,因为到了现在已经提出几次“他骂我”,而审判长早已看出来说:“好像你还蛮在意的”,释昭慧教授还强说自己不在意,真是见识到了五浊恶世众生说谎的功力。

  审判长:你说的骂,不是说他对你个人做出什么具体的人身攻击,而是说你觉得他常常骚扰你。他常常在什么地方、什么方式的骚扰?101

  陈镇宏律师:这骚扰是什么意思呢?

  昭慧:我﹏包括我“常常”不得不收到他的书信102,包括我常常不得不三不五时,包括赖伊容告诉我,她的干爹说如何如何─那个小猫的干爹,那对我的生活来讲‥‥103

  p.53

  ────────────────────

  101审判长因为释昭慧教授答非所问,所以第五次提出质疑:“到底骂的内容、地方与方式为何?既说是骚扰,究竟是如何骚扰的?”

  102释昭慧教授的谎言几乎当面被拆穿,而有些紧张地继续答非所问,并且又扯出别的谎言。因为平实导师总共只有给她三封信,而且都是回信,都不是主动写给她。至于寄给全国佛教人士的赠书,是同修会成立后就开始广寄的,不是单只寄给释昭慧教授一人。而且自从平实导师获得詹达霖的信以后,看到她说书都丢到字纸篓中,因此便请执事菩萨将释昭慧教授从寄书名单中删除,因此早就停止寄赠书籍给释昭慧教授了,释昭慧教授还谎称继续有收到书。至于如果是释昭慧教授的学生弟子,或者是外人购买平实导师的书籍转寄给她,那已经无关于平实导师的事情,然释昭慧教授却故意指控为平实导师骚扰她,这正是张冠李戴、颠倒事实!

  103释昭慧教授有些心虚慌乱、语无伦次的又扯到别处,继续答非所问。

  审判长:那跟被告有关系吗?104

  昭慧:对!我现在要讲的是说,我一再强调说:我没有时间,不想要跟被告回应105。他的所谓的法义,因为我觉得真的程度不够高;我要慢慢的解释,我要浪费很多的时间。106

  陈镇宏律师:你又再次说程度不够高哟!107

  昭慧:法官!

  审判长:【所以常常不得已收到他的书信】

  昭慧:对!

  审判长:【然后常常通过赖伊容‥‥】

  昭慧:不是常常,就这么一次。108其他的包括,我们办研p.54讨会也来骚扰。我们办研讨会,在中研院办研讨会,在外面就一直不断的发书109。那我们这次办研讨会,一票人过来‥‥

  ────────────────────

  104审判长听出释昭慧教授所答的内容有许多模糊地带,因此知道释昭慧教授又在答非所问,故有如此问话,因为释昭慧教授所提事实都与平实导师无关。

  105释昭慧教授依旧回避审判长的问题,继续答非所问。

  106释昭慧教授继续侮辱平实导师“他的程度太差”,但是在研讨会中平实导师的学生提出之任何一个基本佛法的讨论,释昭慧教授都无法正答,只能答非所问,只能以不相干之说法来搪塞。可见释昭慧教授乃是说不实语,涉及无根毁谤菩萨。并且在法庭上属于事相上的回答也无法正答,只能答非所问;像释昭慧教授这样不如理的程度却侮辱平实导师“他的程度太差”,这样颠倒事实的话,出自释昭慧教授之口已经习以为常了。

  107释昭慧教授又再次对平实导师作人身攻击,辩护律师好意提醒释昭慧教授,在法庭上不要肆无忌惮的毁谤。

  108释昭慧教授知道这个谎言下的事实乃是大家都知道的,因为怕被记录而成为当庭说谎的证据,终于不得不承认只有一次,而不是前面说的常常,但是她接著又转移话题。

  ────────────────────

  审判长:发书,你觉得这就是骚扰,是吗?110

  昭慧:但是在研讨会中,一票人进来骚扰我们的会场,那这些骚扰行为‥‥

  审判长:骚扰是指什么?是什么言语或是有什么粗暴的举动?或是说有做了什么?就是发书这样子吗?这样子你就认为很不能忍受,这样吗?  111

  p.55

  ────────────────────

  109释昭慧教授继续混淆视听,连中研院的研讨会外有人在发书都扯进来。再者,任何弘法人都可以在会外发放传单及佛法书籍,这种佛教界的惯例与平常事,也能诬称为骚扰。

  110释昭慧教授想要混淆视听,而用“顾左右而言他”的乌贼战术答话,但还是被审判长抓包了,因此再一次的质疑她。

  111审判长思虑敏锐,马上提出问题症结,再次询问释昭慧教授所指控的具体内容。因此,释昭慧教授没有办法再滥用烟雾弹来混淆视听的手段。关于2008年中在玄奘大学之印顺思想研讨会中,释昭慧教授处处违背学术精神,并对与会之正觉同修会会员极尽侮辱与扭曲之能事,之前平实导师为了留给她得度的因缘,故一再阻止会员评论释昭慧教授之错误法义,但是因为玄奘大学印顺思想研讨会中释昭慧教授种种低劣行为,以及弘誓电子报所述歪曲事实之撰文报导,导致平实导师已无理由再阻止会员们评论释昭慧教授之错误法义。但学员们所写文字仍属一贯的法义辨正而非诽谤或侮辱。请参考正觉电子报第49期第93页以及第50期第104页。

  昭慧:而且长期不断的言论的攻击,那是因为我觉得‥‥112

  陈镇宏律师:什么样的攻击?

  审判长:什么样子的言论攻击?113

  告诉代理人:庭上!我想这个部分没有关系。114

  昭慧:我想,今天著作权;如果我知道今天要来,我会‥‥115

  陈镇宏律师:当然有关系!

  审判长:你现在是说,116我想像说,你现在目前,你觉得说,你一直受到伤害,你觉得说这个原因是在,因为他们说这个问题、这个结到底是在哪里?你们双方都已经说之前的缘由,那如果说这个缘由是有所误会,并不是说你们要把之前发生的任何事情,就一定要把互相不高兴的一定要讲出来。117这缘由是不p.56是有误会?如果是有误会,是什么地方的举动上有误会?或是说,这是不是说明一下?大家把这误会解释清楚。把这些举动,或者只是一些行为,或者可能它只是论证,可能那你受到人格上或者学术上的一些侮辱;会不会是对看法,对事情看法的不一样而造成你们双方可能有一些事情认知上不同?118

  那如果说,您们双方对这一点没有共识的话,那么我们就进行审理啊!因为这个案子,也花了蛮长了——在审理庭的时间。我想这个部分只是说,是不是可以把之前(如果可以的话)是不是有地方双方没有直接的面对面,没有面对面的把话讲清楚有什么,可能是书信或者透过别人转述,那是有什么地方大家有什么误会了,趁这个机会两位都到庭,就把事情可不可以把它说明清楚?大家都能够了解,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那如果说大家都没有共识,我想我就不用再说,假如之前大家有发生什么事情,不是在讨论此吧!119

  昭慧:我想,法官!问题我以为我要原谅对方,我没有想到对方,所以我今天没有去准备,去复习说到底他骂我什么120,这个根本不是重点嘛!因为今天是著p.57作权法的诉讼。121

  ────────────────────

  112释昭慧教授又回避审判长的问题,转移话题,又扯出“言论的攻击”的子虚乌有的荒谬说法。

  113审判长听到释昭慧教授胡扯的说法,在辩护律师质疑之后,再次质问释昭慧教授所说之“言论攻击”的内容为何?而释昭慧教授根本无法回答。

  114释昭慧教授的律师发现释昭慧教授一再说谎的讲法漏洞百出,这样下去漏洞将愈来愈大、愈来愈多,因此想要终止释昭慧教授必须为自己的谎言,而不断地堆砌新的谎言来辩解的困境。因为,已经看出释昭慧教授转移话题的乌贼战是没有效的,并且被审判长提出更多的破绽询问,因此意图为释昭慧教授解危。

  115释昭慧教授此时又再施展转移话题的手段。

  116审判长拉回到原来的问题。

  117释昭慧教授不断地作不实的指控,平实导师却极少提出辩解,所以审判长请释昭慧教授别再继续指控。

  118审判长显然知道释昭慧教授故意将论证讲成骂人、人身攻击。

  119审判长仍然苦口婆心地劝和。

  120根本没有骂的事实存在,释昭慧教授却想要继续欺瞒审判长,所以这样说,只是怕审判长继续质问她“到底骂、骚扰的内容是什么”?并且这里释昭慧教授在欺骗自己,也欺骗大家说“我以为我要原谅对方”,这些欺骗之词在此呈现出来,大家就更能了解释昭慧教授的心性与本来面貌。

  121释昭慧教授终于了解了:对平实导师作更多无根毁谤,对她其实是愈不利的;因为谎言漏洞愈来愈多,经自己的律师提醒,所以想要停止无根毁谤而回归案子本身了。

  审判长:对啊!只是说你的这一点,我是觉得你好像一开始来,就表示这一点是你对本案一开始会提起诉讼的一个原因;好像这个部分到底有什么地方,你觉得说你受到什么样的一个伤害,或者你受到损失,你需要补偿,你和解的症点122,你们双方的点,能不能、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是误会的?需要当面解开。如果是大家只是认知上没有共识的话,我想就不是‥‥

  昭慧:因为我早知道今天提这个,我就会去找很多的资料证明。这没有什么意思。123   p.58

  ────────────────────

  122审判长早就看清楚释昭慧教授的问题所在了,但仍然菩萨心肠地一心想要促成双方和解,真是令人敬佩。

  123释昭慧教授发觉混淆视听的乌贼战无效,因此推说没有准备。若依常理来说,一个人经常被人家骂很久、很多年以后,而又那么在意的话,至少也可以随便就提出其中一两个例子,但是释昭慧教授却连一个都提不出来,却一直指控人家骂她,这样的扭曲行为也未免太粗糙与粗鲁,根本经不起有智者的检验。因此释昭慧教授说人家骂她,那都是虚妄的谎言,而事实上平实导师根本不曾骂过释昭慧教授,所以她才提不出任何一点的证据与例证来。并且本庭结束后直到下次开庭时,有很长时间可以准备资料,但她第二次到庭时仍不能提出平实导师骂她的证据,却仍继续指控骂了她,可见其居心。

  审判长:这跟本案其实没关系啦!124

  张泰昌律师:所以说就同钧院刚刚讲的,认知上有很大的问题。我去那边发书弘扬佛法,她说“骚扰”;既然开学术研讨会,人家参加,你叫人家发言的话(研讨会是不是人家不要发言?)发言就是被干扰、骚扰?所以说这是认知上一个重大的歧异的差别。125

  审判长:那这样,就是双方没有共识,我想这个部分就可能,就不是说一些事情,一些事情可能在转达的时候,有人传话少了一句、多了一句,她可能把事情给弄拧了!可能也不是这个问题,可能是这一些事情的认知上是有差距的。是这样嘛!双方都表示过意见了。那检察官对本件是不是先请检察官这个陈述一下?是不是本件的证据、方法跟待证事实?p.59

  ────────────────────

  124释昭慧教授以上所扯出的无根毁谤,确实与本案无关。这当中释昭慧教授一再无根毁谤的目的,只是想要引导审判长误认平实导师是一个不断对别人作人身攻击的恶人。但审判长明察秋毫而未上当,并且也点出释昭慧教授所扯出来无根毁谤的漏洞。释昭慧教授欲诬责平实导师,结果反而更让自己显得难堪。

  125不仅是重大歧异,而且正觉同修会会员前去参加释昭慧教授所举办的学术研讨会,并没有事先让平实导师知道,只是因为玄奘大学公开邀请大众参与学术界论法,所以大家应邀报名参加,乃是大家自动前去参加,却发现这位藏身在学术界象牙塔中的释昭慧教授根本没有学术素养;详情请见正觉电子报第49期报导。

  检察官:他有在起诉书上,将告诉人书信刊登在网路上,还有告诉人卢琼昭的指述‥‥,我们将告诉人写给其他人的书信,刊登在电子报。另外一个就是正觉电子报33、34期证明被告有刊载卢琼昭写给他人书信‥‥

  审判长:所谓的告诉人的指述,是指?哪个部分指述?

  检察官:就这些,这些‥‥

  审判长:是说她在哪里的指述?是告诉状?因为她到庭时候126没有,没有什么啊‥‥。

  检察官:告诉状‥‥127

  告诉代理人:有到庭过一次,但没有问128。

  审判长:“有到庭,但没有问到事实的部分”,是她的“指述”,是指她在什么地方的指述?就只是说纯属告诉状内容?

  检察官:庭上!这个部分‥‥告诉状‥‥本件被告有起诉书所载之犯罪事实,有以下之证据可以证明,待证事项均如起诉书所载:书证方面:正觉电子报33期、34期纸本。人的证据方面:被告之供述。告诉人卢琼昭之指p.60诉。129

  ────────────────────

  126释昭慧教授在北检曾到庭一次,今天在士林地院也是第一次到庭。

  127释昭慧教授并未在北检有所指述,北检检察官竟可无凭无据起诉平实导师,似乎是时空倒转而回到专制时代了。

  128事实上释昭慧教授在北检的侦查过程中只曾出庭一次,北检承办检察官也没有依法要求她作出指述,就直接起诉平实导师了,故检察官所凭证据显有瑕疵。

  129释昭慧教授在台北地检署出庭时,并没有对平实导师作任何指述,所以案卷中都无释昭慧教授的指述,检察官当然无法回答指述的部分。

  审判长:然后在这个“待证”,【以上证据待证事项都是由起诉书所载,那这个证据方法所指告诉人的指述,是指告诉人有何指述?她说告诉状,对于证据方法中,所称告诉人的指述,是指何指述?她说是告诉状。】对于检察官提出来的前开犯罪事实跟证据方法,有何意见?那,萧先生!你之前讲过的,之前做过笔录讲过的话,都是出于自由意志吧?

  导师:对。

  审判长:对检察官所提出之‥‥

  审判长:【进行准备的事项。】因为本件的答辩状况对证据能力有争执,所以我们这边还是要进行准备的事项。被告萧先生之前所述出于自由意志,那其他的事请辩护人帮你表示吗?其他的意见是不是请辩护人帮你表示?

  导师:对。

  审判长:【证据方法与证据能力】

  陈镇宏律师:庭上!关于这个证据能力的部分,被告的供述我们没有意见,但是我们要强调的是“被告并没有自白”130。那关于正觉电子报33期、34期纸本的p.61证据能力,我们也没有意见。【33期、34期纸本的证据能力我们没有意见】,但是本件并不存在有这个告诉人的这个指述,而告诉人所提出的告诉状,乃被告以外之人在审判外所做的书面陈述,显然没有证据能力。

  ────────────────────

  130被告平实导师既无犯行,亦无自白,北检起诉书中所说与事实不符。

  审判长:其他两位辩护人还有要补充的意见吗?

  审判长:另外两位辩护人的意见是同。那检察官对于辩护人上开关于证据能力的抗辩,检察官有什么意见?

  检察官:没有意见,请庭上依法审酌。‥‥131

  审判长:【最上面那个是陈律师,最下面是张律师跟陈律师。上面辩护人张律师答,意见同陈律师。这边第二行,然后问检察官“对辩护人上开所述有没有意见”;检察官说“没有意见。”】

  检察官:报告庭上!‥‥

  审判长:对答辩要旨的证据方法与待证事项这边,那辩护人都引用书状吗?

  陈镇宏律师:对。另外我们有声请传唤三位证人。

  审判长:这是【引用书状】。

  陈镇宏律师:对,【引用书状】,对。

  审判长:【之前所提出来的书状】。那萧先生!你自己有什么意见?你的辩护人有帮你就答辩意旨的部分,有p.62声请传唤了,提出三个,证据方法提出人证也传三位证人:赖伊容、陈奕澄跟何玉珍,你自己有没有其他意见?还是这个如你的辩护人讲的?

  ────────────────────

  131释昭慧教授在北检提出的证据并无证据能力,故士林地检署检察官也只能说没有意见。

  导师:对,我遵照。

  审判长:那对于辩护人这边所提出来答辩要旨与证据方法,检察官这里有没有意见?

  检察官:没有意见。

  审判长:【没有意见】。再问:对于本件,对于本件有何证据提出,检察官是说声请传唤告诉人是不是?对于检察官要声请传告诉人这边,萧先生有没有意见?132

  导师:没有意见。133

  审判长:辩护人这边有没有意见?

  陈镇宏律师:没有意见。

  审判长:辩护人还有其他证据要提出吗?除了传讯三位证人之外?

  张泰昌律师:另外就是说,今天我们辩护状所提出的这个附件一,有关告诉人的大作,我们有节录十一则有关妄语业的这个部分来讲,请也能够列入物证。

  检察官:这与本件完全无关。p.63

  ────────────────────

  132检察官声请传释昭慧教授为证人,问平实导师有无意见。

  133由于释昭慧教授的提告是无理的指诉,传唤她以证人身分作证时,将会更清楚地呈现释昭慧教授之一言一行,因为释昭慧教授的败阙会因为她的憍慢及说谎恶习更为凸显,所以平实导师没有异议。

  张泰昌律师:因为本件来讲对告诉人所告的,我们在答辩里面本件的“是不是属于合理使用”;那么合理使用,因为本件来讲,是因为告诉人造了妄语业,所以为了灭除她妄语业,所以不得不做,所以说本件跟合理使用有直接的一个关系。所以我们认为将这个,因为如果说由其他人讲的话,可能会认为是个人主观,因为告诉人自己所说的她自己所构成的妄语业来讲,涉及被告“是否有合理使用”有直接的关系,所以这个我们希望纳为、列入为证据。

  审判长:【今日辩护状,辩护意旨状】

  张泰昌律师:是,今天所庭呈的辩护状,所附的‥‥

  审判长:辩护意旨状所附的附件‥‥

  张泰昌律师:附件有关三本书《佛教伦理学》、《律学今诠》以及《鸟入青云倦亦飞》的十二‥‥十一则的这个节录影本。

  审判长:本案的证据方法、本案书证证据方法‥‥那待证事项是?

  张泰昌律师:就证明待证事项是,被告是合理使用。

  审判长:检察官对于这个附件一,就是著作的这个引用的资料的证据能力,有没有意见?我们只就证据能力,证明力的部分就以后再表示。就对证据能力有没有意见?对证据能力有没有意见?

  检察官:庭上!对证据能力有意见。p.64

  审判长:对证据能力有意见?

  检察官:我们认为说与待证事实无关。而且著作权法的规定,律师可能对有关著作的合理使用,合理使用容有误解。

  审判长:那对于开审理庭时日、进行审理程序、调查证据次序范围,检察官这边有没有什么意见?

  检察官:没有意见。

  审判长:告诉人是检察官主诘吗?

  检察官:对。告诉人是‥‥

  审判长:那对于顺序有没有什么意见?

  检察官:告诉人‥‥

  审判长:希望排在辩护人之前,排在传讯的证人之前吗?

  检察官:对,声请传唤告诉人,由检察官主诘问,希望排在第一顺位。134‥‥

  审判长:那萧○○先生!你自己有什么意见?

  导师:请辩护人来‥‥

  审判长:请辩护人表示?那辩护人这边?

  陈镇宏律师:同意检察官所讲的顺序。

  审判长:同意顺序,【同意检察官表示诘问证人的顺序】。三位证人是由辩护人这边主诘吗?p.65

  ────────────────────

  134把释昭慧教授的证词排在前,是希望可以影响在场证人说出释昭慧教授想要获得的证词。

  陈镇宏律师:是。

  审判长:要由哪一位进行?

  陈镇宏律师:庭上是说,我们后面传的三位证人‥‥

  审判长:对啊!你不是要主诘吗?那有三位辩护人,就由一个人主诘。由哪一位辩护人来进行主诘?

  陈镇宏律师:这个部分先由我来进行主诘。如果其他意见,由他人补充。

  审判长:只能推由一位,【先由辩护人进行主诘,并推由陈律师进行主诘。】那我们今天本来就是进审理程序,那我们今天告诉人有到庭,那问对于今日进行审理程序,那诘问证人及告诉人,有没有意见?萧先生你同意吗?就今天进行审理程序?

  导师:同意、同意。

  审判长:辩护人这边有没有意见?

  陈镇宏律师:没有意见。

  审判长:没有意见。检察官这边有没有意见?

  检察官:庭上!没有意见。

  审判长:那因为,告诉人!检察官也邀请你作证,那你今天有到庭,那我们今天就请告诉人你就居于证人地位,就本件来作证,这样你有没有意见?

  昭慧:同意。

  审判长:“同意嘛!”萧先生!麻烦后面一排位置坐。麻烦告诉人,问讯台那个位置坐;因为它有电脑萤幕,p.66笔录会打在萤幕上,那你再看笔录与你讲的一不一样?这样子。

  审判长:您提资料我们刚才已经有请教过告诉人,那我们要先请问告诉人:跟本件的被告,就是萧○○先生之间,有没有亲属关系呢?

  昭慧:没有。

  审判长:没有喔!那我们在请告诉人作证之前,依照法律的规定,我们要请告诉人具结,那具结的法律上意义及效力。证人您今天在具结之后,所为的陈述就是证词,那就要具实陈述的,不能有匿饰增减的情形。如果就本案重要事项故意有虚伪不实陈述的话,就要负伪证罪的责任;那依照刑法的规定,伪证罪最高可以判其有期徒刑七年。我们有一个结文,要麻烦你朗读结文;甚至结文意义有了解之后,再请您签名具结。要麻烦您,有了解之后,再签名具结。

  昭慧:报告!那个昭琼两个字改一下,是琼昭。

  审判长:是书记官打错了是不是?不好意思。【卢琼昭】,她的名字是这样。

  昭慧:今为97年度易字第1XX8号违反著作权法事件作证,当具实陈述,绝无匿饰增减,如有虚伪陈述,愿受伪证之处罚。谨此具结,证人卢琼昭。

  审判长:好!那我们先请,“那这个告诉人对结文的意义有了解”?有了解!那我们先请辩护人陈律师对证人p.67进行主诘。

  陈镇宏律师:请检察官。

  审判长:喔!对不起!请检察官进行主诘问。

  检察官:96他字第1XX4号,第33页,请问有关于86年11月3号,署名释昭慧寄给萧居士,这封书信,是否是您所写的?

  昭慧:对!我写的。

  检察官:这封信的收件人是哪位?

  昭慧:当时我只知道萧平实三个字。

  检察官:请问这封信是网路邮件?还是实体的信件?

  昭慧:那个时候我还不太会用网路。135

  ────────────────────

  135释昭慧教授对检察官回答也不直心,是网路信件就答网路信件,是实体信件就答实体信件,结果释昭慧教授却不直心,回答说:“那个时候我还不太会用网路。”

  检察官:所以那是实体信件!‥‥【我当时不太会使用网路】‥‥那你之后有同意这封信的收件人将这封信的信件内容公开吗?

  昭慧:没有!

  检察官:庭上再提示同上侦卷第35页,有关日期86年12月17号,署名昭慧寄给萧居士的这封信,也是您写的吗?

  昭慧:对!

  检察官:请问收件人萧居士是何人?p.68

  昭慧:也是。我只知道萧平实。

  检察官:这封信件是采实体邮件、还是网路邮件?

  昭慧:实体邮件。

  检察官:请问你有同意收件人萧居士将这封信件公开吗?

  昭慧:没有!

  检察官:庭上再请提示同上侦卷第38页,日期是86年12月26号,下面的页次是38页,您这封日期:86年12月26号署名昭慧寄给萧居士的这封信件,也是您写的吗?

  昭慧:对!

  检察官:那收件人是哪位呢?

  昭慧:也是萧平实。

  检察官:这封信件是采实体邮件、还是网路邮件?

  昭慧:也是实体信件。

  检察官:是否有同意收件人将这封信件内容公开吗?

  昭慧:没有同意。

  检察官:再请庭上提示同上侦卷第15页

  昭慧:15页?

  检察官:不对,25页。

  昭慧:25页。

  检察官:89年7月23号,署名释昭慧的信件,是不是您所寄的?

  昭慧:是。p.69

  检察官:当时这封信件的收件人是何人?

  昭慧:叫作詹达霖,詹达霖。

  检察官:那这封信件是一般实体信件、还是网路信件?

  昭慧:应该也是实体信件。

  检察官:是实体信件,那你同意詹先生将这个信件公开吗?

  昭慧:这个不是问题,因为我本身就把它公开。

  检察官:您说您不介意这个詹先生把这封信件公开,是不是?

  昭慧:对、对、对!就只有这一封,因为我本身就把它刊登在我们的杂志。136

  检察官:请问‥‥

  昭慧:“杂志”,因为后来我们设立网站,所以就把这些文字都上网。

  检察官:请问一下,86年11月3号有把这封信件po在网页上,刊登在网页上,请看33页,86年11月3号这封信件,请问这封信件的内容,你所要阐述的佛法跟佛理有哪些呢?137

  昭慧:我要阐述的佛理就是“我认为我们在法义上虽然有不同的见地,但是我们可以各自弘扬各自p.70的”‥‥138

  ────────────────────

  136刚才还说都没有把平实导师的事提出来讲,现在终于承认有提出来讲过了。

  137检察官所问,这是关于释昭慧教授的信件是否符合著作权法保护要件的关键,所以必须确认其信件中有阐述佛法而且具有创见,才值得被著作权法保护,否则就不能引据著作权法来指控平实导师。

  138释昭慧教授答非所问,因为这些字句根本不是在阐述佛法。

  检察官:我的意思是说,你刚才讲的这封信里面有关佛教的经典,佛法的教义是什么?139

  昭慧:对!这里面只有,我说:近年修行四念处禅观,然后我有表达友善‥‥140

  检察官:你要阐述的佛法教义内容为何?内—容—为—何?哪些有提到?该封信件,该封信件——哪些部分提到你所要阐述的佛—法—教—义?141

  昭慧:你现在在问我是吗?Ok‥‥142

  检察官:再问你一次!143

  昭慧:我的意思是,我个人修习的是四念处禅观,但是在一个更宽广的佛法境界中,任何一种法门只要对于生命,我个人的修行虽然是这边写的四念处禅观‥‥【一二三四的四,四念处禅观,念是心念的念,处,处所的处,禅观】,但是我认为佛门宽广,所以即使是净土法门都很有价值,因此我认为p.71我们可以殊途同归。144

  ────────────────────

  139因为释昭慧教授答非所问,故检察官再次要求释昭慧教授指出她在信件中何处有阐述佛法而值得被著作权法所保护?

  140释昭慧教授仍然答非所问,因为这根本不是阐述佛法。

  141释昭慧教授对同一问题再次答非所问,因此检察官此时加强语气,第三度要求释昭慧教授指出她在信件中何处有阐述佛法。

  142转为证人身分的释昭慧教授,明知自己信中没有阐述佛法,却故意装迷糊。

  143检察官第四次询问释昭慧教授在信件中有讲解佛法的处所。

  144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可是释昭慧教授还是东拉西扯,第四次答非所问,因为她的信中根本不是在阐述佛法,不符合著作权法保护要件。

  检察官:请指明这封信件哪些是讲到佛经经典里面教义内容?(你解释的内容),而其内容有独到的见解,对佛教经典的提升,【对佛教经典的提升】,对佛教经典具有向上提升的效果?145

  昭慧:这里面有一个佛教的论诤,就是四念处禅观,目前来讲是南传佛教的国家‥‥146

  检察官:针对这封信件的内容里面,是否有提到佛教经典的内容,你有独到的见解?147

  昭慧:噢!这里面没有提到经典,可是四念处禅观是阿含经的基本教义‥‥148

  检察官:我是说这封信!149

  昭慧:这封信没有。150   p.72

  ────────────────────

  145检察官第五度询问释昭慧教授:何处有阐述佛法而具有创见、值得著作权法保护?

  146释昭慧教授第五次答非所问,因为信中根本不是在阐述佛法。

  147检察官打断释昭慧教授答非所问的言语,第六度明确请求释昭慧教授指出“有阐述佛法独到的见解”之处所。

  148释昭慧教授实在没有办法再胡扯了,终于承认没有阐述佛法,却还想要继续用答非所问来搪塞。

  149检察官打断释昭慧教授的胡址,第七度提示所问的意旨。

  150释昭慧教授这才不得不承认信件中并没有阐述佛法。当然不符著作权法的保护要件。

  检察官:请针对这封信,我要问你这封信讨论到的,有何是跟佛教的经典有独创的见解?151

  昭慧:就是阿含经的四念处禅观,许多人认为四念处禅观跟净土法门不相容‥‥152

  检察官:请问你‥‥

  昭慧:所以我认为其实殊途同归,都有一些它的效用‥‥153

  审判长:这封信里面有写到的部分,现在不是说叫你解释您讲的这个您修行的法门的这个‥‥154

  昭慧:因为这封‥‥,抱歉!这样,我了解。

  审判长:这封信有没有写到?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若有的话,是哪一些文字有提到?检察官只是问你这个问题。155

  昭慧:“四念处禅观”与“净土法门”这几个字,其他的并没有。156  p.73

  ────────────────────

  151检察官针对同一封信,第八度做球给释昭慧教授,要释昭慧教授指出信中有阐述佛法的地方。

  152释昭慧教授第八次答非所问。

  153这根本不是阐述佛法,释昭慧教授第九度答非所问。

  154这时检察官已经很不耐烦而转过头去,不想再讲了,但审判长却仍然好意说明给释昭慧教授了解,让她可以认真回答检察官的提问,而不是答非所问地解释自己修行的内容。

  155审判长希望证人释昭慧教授不要东拉西扯、答非所问,请释昭慧教授直接回答问题,不要浪费时间。

  156证人释昭慧教授狡辩说,这几句就是她所阐述的佛法,这是要负伪证罪的。但释昭慧教授为了赢得官司,早忘了刚才依证人身分所作的具结:不作伪证,否则愿负伪证的法律责任——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且“四念处禅观”与“净土法门”只是佛法修行名相,并不是她自己独特的见解。

  审判长:【这几个字,其他的并没有。】

  检察官:这几个字,何谓“四念处禅观”?你没有自己的解释,是不是?因为针对这个信来讲,您有把佛教经典有所不同,然后你有说四念处禅观,那请问跟经典有关的是佛教四念处禅观,然后请问在这个书信里面你有哪些文字是具体的表示你认为的何谓四念处禅观的本意?157

  昭慧:因为‥‥158

  检察官:是否有具体的解释?159

  昭慧:没有!没有!没有解释160

  检察官:书记官!你纪录:【我这封信有提及佛教的理念四念处禅观,但并没有具体的解释何谓四念处禅观的理念。四念处禅观,】麻烦你:【的理念】打上去。

  昭慧:抱歉!那是一个修行的方法,四念处禅观不只是理念,它是方法。161  p.74

  ────────────────────

  157检察官第十度询问释昭慧教授:“在何处有阐述四念处禅观?”

  158释昭慧教授无法答覆而吱吱唔唔,因为事实上并没解释到佛法。

  159检察官第十一度询问。必须确定有著作权法所保护的条件,才有侵

  害著作权与否的问题。

  160释昭慧教授至此只能承认没有阐述。若是仍然坚持是“有”而被记

  入笔录中,就可能成立伪证罪了。

  161释昭慧教授仍不死心,想要狡辩为有阐述佛法。

  检察官:那是一个法门?162

  昭慧:法门,对!不是理念,是法门。163

  检察官:但没有具体的表示何谓四念处禅观,以及如何进行修行?164

  昭慧:对!165

  检察官:〔吩咐书记官说〕【表示何谓四念处禅观以及何谓四念处禅观,以及要到达这样的境界】,【以及要到达这样的境界需要何种法门。】

  昭慧:【需要什么步骤】‥‥

  检察官:对!法门就是方法。166

  昭慧:“需要何种步骤”,因为四念处禅观就是一种法门。167

  检察官:庭上!请提示同上侦卷第35页,你看这封信件,麻烦回答上述同样的问题:请具体指明这封信哪些讲到佛教的经典,那你解释的内容是你独特的个人见解?然后,而此独特的见解对佛教的经典具有,经典的解释具有向上提升的力量跟效果?“经典的解释”?168  p.75

  ────────────────────

  162检察官给释昭慧教授有机会答覆。

  163但释昭慧教授仍无法指证何处有阐述这个法门。

  164检察官还是帮不了释昭慧教授。

  165释昭慧教授终于承认是没有阐述。

  166提示释昭慧教授加以指证。

  167释昭慧教授辩称这样就是有阐述佛法了。

  168检察官询问第二封信有否阐述佛法而值得被著作权法保护?

  昭慧:所以我要做解释?还是直接就这个部分?169

  检察官:这封信你对佛教的教义,你有独特的解释,而此特殊的解释具有向上提升的力量跟效果?麻烦您具体的回答;哪些文字?170

  昭慧:因为在佛教的经论里面,最终结来说,有一个重点,一个关键字,那就是缘起,缘起就表示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缘和合而生起,因缘离散而就消失‥‥171

  审判长:〔对释昭慧教授说〕这个,告诉人!那个检察官是说这个信里面写的啦!有哪个部分?哪些文字有提到?请你具体的把第几行或第几段有讲到,说明一下。172

  昭慧:第四行说我自己,我很客气;因为他劝我转修他的法门,我说我说我在四念处禅观中得到受用‥‥173

  检察官:请你具体的指明第几行?174  p.76

  ────────────────────

  169释昭慧教授继续装迷糊,不肯直接回答。

  170针对第二封信,检察官第二度要求证人释昭慧教授具体指出来“你对佛教的教义,你有独特的解释”到底在哪里?

  171释昭慧教授仍然不直接回答,继续用答非所问来搪塞。

  172审判长看释昭慧教授继续答非所问,好意提示释昭慧教授不要回避问题,因此加入提示。加上检察官的提问,乃是第三次重复问释昭慧教授同一个问题。

  173释昭慧教授仍然答非所问,狡辩说这几句话就是在阐述佛法,其实根本就没有阐述。

  174检察官第三度(加上审判长所问乃是这封信的第四次)问同样的问题。要求证人释昭慧教授明确具体的指出来。

  昭慧:第四行说,自己在四念处修持中颇得受用175。第二、对于如来藏学说,就是被告仍认为一向那就是真理的,我认为虽然它很重要,可是我认为还没有到服膺的程度,总觉得它跟缘起的正理有所扞格‥‥176

  审判长:那,检察官的问题是说,你这里的文字有哪些的部分是有关于您个人独创的见解的部分,有提到吗?你哪个部分有这样写的内容?写到这个部分的内容吗?有就有!没有就没有!177

  昭慧:好,因为信不可能写那么多,所以我才会说“希望将来见面再谈”。178

  审判长:当时你里面并没有特别去写你个人的见解。【没有办法一次写那么详细,所以才说有机会见面大家双方再谈。】179  p.77

  ────────────────────

  175释昭慧教授对这个问题仍然继续答非所问。

  176释昭慧教授继续答非所问。

  177审判长不想让昭慧教授继续答非所问,第二度(加上检察官所问乃是第五次)问同样的问题。请求证人释昭慧教授明确指出来。

  178释昭慧教授不肯直接承认没有阐述,这句话等于承认信中没有阐述佛法。释昭慧在这里说:“所以我才会说‘希望将来见面再谈’。”由这句话,已证明是她求见平实导师,不是她以前说的拒绝平实导师求见。而且平实导师从来不想跟她见面论法,因为她对平实导师信中提出的许多问题,连一题都无法答覆,面见论法即无意义。

  179不论怎么问,证人释昭慧教授始终都会东扯西扯来搪塞;审判长知道这一点,所以不再追问,让书记官把证人释昭慧教授的指述直接记入笔录。假使将来有人针对证人释昭慧教授这些伪证提出告发,释昭慧教授是要吃七年以下徒刑的官司。

  检察官:庭上!一样提示同被证33,‥‥书记官!后面信件同样的问题。180

  昭慧:您在问我同样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比较长,要不要让我看一下?181

  审判长:可以啊!你看清楚再回答好了。

  昭慧:这边讲法义就比较多,我先从第一页讲起,第一页的第一段,针对对方说“我应兼通三乘,云何唯习一乘?”这是一个佛教的一个争议性的话题,我说“我很错愕,我什么地方说我唯习一乘?”182

  审判长:没有啦!现在只是说你自己的见解的部分。有没有告诉对方你的见解?183

  检察官:就是佛教的文字、经典文字教义,有你独特的解释?比如说,像《金刚经》一开始就是说,偏袒右肩如何如何之类;因为佛教,我们知道那是古文,所以它可能对于经典的文字每个人可能会有不同的阐述,那这个佛教经典的文字,每个人的见解不同,那你可以讲,比如说同样一个《金刚经》佛教的教p.78义,你是怎么样的一个看法?比如说(不是讲《金刚经》或者)可能是其他的经典?184

  ────────────────────

  180检察官放过证人释昭慧教授,不再追问,因为已经明知问不出真相。所以开始询问释昭慧教授第三封信内容是否符合著作权法的保护要件。

  181释昭慧教授显然心知肚明,却故意狡辩或答非所问来拖延时间。

  182释昭慧教授第二度答非所问。

  183因为释昭慧教授答非所问,于是审判长不得不继续提醒释昭慧教授,请她针对问题回答。

  184检察官耐心地提醒释昭慧教授应该明确指出她何处阐述了佛法,这是检察官对这封信第二度询问。

  昭慧:《中论》,这边倒数第三行‥‥185

  检察官:这里讲“兼通三乘”,何谓三乘?而不是你这里讲了一些佛教的术语186,我要说的是你对于佛教经典的解释有你独特的个人见解,而此个人见解,有助于一般民众对于佛教教义的理解有所提升?我要问的东西是这样。对!187

  昭慧:因为‥‥那么如果说“唯习一乘”,跟兼通三乘,两者有很大的差别‥‥188

  检察官:请你给我具体一点好不好!189

  昭慧:因为这信里面没有提,因为这只是信而已啊!那可是后面下一段,因为兼通三乘,跟一乘‥‥190  p.79

  ────────────────────

  185释昭慧教授第三度答非所问,显然答非所问已经成为她的习惯了。

  186检察官戳破法释昭慧教授的狡辩。

  187释昭慧教授这么聪明的人竟然不断地听不懂检察官的意思!心态分明可见。这是检察官针对这个问题的第三度的询问。

  188释昭慧教授不理会检察官的询问,第四度答非所问。

  189这是检察官第四度询问,连同审判长的询问已经是第五度了。检察官见释昭慧教授乃是不可理喻,因此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因此说:“请你给我具体一点好不好!”

  190释昭慧教授终于承认没有阐述,而且她也说出一个事实“这只是信而已”,也就是说,这只是一封平常的信,根本不受著作权法保护。但是释昭慧教授后面却又想要继续狡辩。

  检察官:你大概知道我们的问题吗?是不是可以具体指明出来?191

  昭慧:我这边没有写到。192

  审判长:“没有写啦!”那就是没有啦!是不是!193

  昭慧:我信里没有写经典,可是那是来自经典的,因为《妙法莲华经》就讲到了‥‥194

  审判长:你的回信里面并没有提到有关于检察官问的问题的内容就是了!

  昭慧:但是下一段有。下一段是讲到《中论》偈颂,是龙树的,那是来自于龙树的《中观论》:“大圣说空法,为离诸见故,若复见有空‥‥”195

  审判长:“第一段并没有,第二段有。”那是你个人的见解吗?第二段的部分。196  p.80

  ────────────────────

  191检察官客气地要求释昭慧别装迷糊,第五度要求释昭慧教授具体指明。

  192释昭慧教授无法指出来,只好承认没有阐述佛法。

  193问到这里,审判长斩钉截铁的说“没有写啦!那就是没有啦!”这就证明释昭慧教授这一封信件仍然不符合著作权法的保护资格。

  194听到审判长斩钉截铁的说“没有写啦!那就是没有啦!”,因此释昭慧教授才不得不承认没有写,但是她的习惯还是一样,又开始狡辩了。

  195释昭慧教授暗示说龙树的偈是她所解释的佛法,看审判长会不会上当而认同她?

  196一般人都知道这乃是经论文字,因此审判长追问释昭慧教授:“那是你个人的见解吗?”

  检察官:你指出来好吗?在哪里?197

  昭慧:在倒数第三行,第一页倒数第三行。198

  审判长:【第一页第一段没有,在第二段。】

  检察官:她有提到【大圣说空法,为离诸见故,‥‥】

  昭慧:“大圣说空法,为离诸见故,若复见有空,诸佛所不化。”能于八不中道,善契善入就足够了。为什么一定要立如来藏呢?如果本来就有如来藏,那就何异于常见?就是有一个永恒的东西叫作如来藏‥‥199

  检察官:这就是你说的典故就是,请问“大圣说空法,为离诸见故,若复见有空,诸佛所不化”,请问这个是出自哪一个佛教的教义?200

  昭慧:龙树!印度一位伟大的论师。201

  检察官:好!我再问你‥‥,书记官!请记一下。

  审判长:要麻烦拿来给这边(给书记官)看一下,才比较不会打错字。因为用念的可能‥‥

  检察官:【大圣说空法后面那一段】,‥‥

  昭慧:【那是诸佛不是起佛,前面那个诸】  p.81

  ────────────────────

  197检察官也第六度追问释昭慧教授,请她具体说明“在哪里?”

  198释昭慧教授继续狡辩。

  199释昭慧教授继续第七度狡辩她有阐述佛法。

  200检察官第七度追问时直接戳破了释昭慧教授的狡辩。

  201释昭慧教授第八度答非所问。

  检察官:【为离诸见故,若复见有空,诸佛所不化。】请问,他是说这一段,然后问,【第二段这个部分,第二段,这个是出自于,她讲的这个部分有谈到,此经典是出自于?

  昭慧:龙树。

  检察官:龙是哪个龙?

  昭慧:龙凤的龙,树林的树。

  检察官:龙凤的龙,树林的树。

  昭慧:中论。

  检察官:中是中间的中,论述的论?

  昭慧:对!

  检察官:【龙树中论】,然后问,请问该封信件,有何文字是解释“大圣说空法,为离诸见故,若复见有空,诸佛所不化”?哪个文字有提到您的个人解释?

  昭慧:对!

  检察官:哪边?哪边?202

  昭慧:就是从他的这一段的第一行开始,“所有你的引文与质疑,都是因为自性”‥‥203

  检察官:我问你一下,哪一段是什么叫作“大圣说空法,为离诸见故,若复见有空,诸佛所不化”?这一段它讲的是哪一个意思?你哪里有提到?信件中哪里有提到?您对这个文字所解释的内容?请具体的指明在哪里?204  p.82

  ────────────────────

  202检察官依职权第八度追问。

  203释昭慧教授第九度答非所问,根本没有,却继续东拉西扯。

  204看见释昭慧教授继续答非所问,检察官只好详细的解释而第九度追

  问,但,释昭慧教授是真的听不懂这个简单直接的问题吗?其实不

  然。检察官看此情形,再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因此强调“请具体的

  指明在哪里?”

  昭慧:好‥‥那这样我了解您的问题了!因为这对我来讲,那个不用解释。我只是从这里在阐述,因为这个‥‥205

  检察官:这封信件有没有哪个文字是具体的解释到?206

  昭慧:阐述。不是解释。207

  检察官:好!阐述,哪边有阐述?解释哟!208哪边有解释到?我说的是解释哟!阐述哟!我的“阐释”是说,我的意思,比如说我看《金刚经》,它是古文,它一定有一个《金刚经释》,那我就问你,它里面就讲古文的《金刚经》这个经典它的文字是怎么解释的?你在这封信里面有哪些是谈到“大圣说空法,为离诸见故,若复见有空,诸佛所不化”?p.83您个人特殊的解释是在何处?记载在哪里?这封信、您记载在哪里?209

  ────────────────────

  205释昭慧教授装迷糊,如今表示知道应该答什么了!可是却依然故我

  而第十度答非所问。

  206检察官针对同一封信第十度询问释昭慧教授到底“有没有哪个文字

  是具体的解释到?”

  207释昭慧教授故意用更正检察官的字句的方式来转移方向,而不直接

  回答,也就是第十一度答非所问。

  208检察官第十一度询问释昭慧教授同一个问题。

  209检察官第十二度询问释昭慧教授同一封信的同一个问题,而且还举《金刚经》为例说明,希望释昭慧教授能够如实回答。

  昭慧:那么,这封信里面我提到“所有的引文跟质疑都是因为自性见”,所以必须要从它的引文跟质疑来看,然后是说“这个都是来自于没有办法体悟空”,还有‥‥210

  审判长:你有阐述到吗?就是关于这个内容。211

  检察官:你有阐述到吗?这封信件你哪边有写到我问的问题?212

  昭慧:那,所以我认为“有一点点自性见没除的话,就很难逃离两边,就没有办法”‥‥213

  检察官:我是问:“在哪里有写到?”你跟我讲!214

  昭慧:第二段的第一行第二行。215  p.84

  ────────────────────

  210但是释昭慧教授第十二度答非所问,根本就不肯正面回答。

  211审判长看释昭慧教授这样拖时间不是办法,因此打断了释昭慧教授的狡辩,直接问:“你有阐述到吗?”

  212检察官第十三度询问释昭慧教授同一封信的同一个问题。并且很明确的问:“你哪边有写到我问的问题?”

  213释昭慧教授还是不理会检察官与审判长的提问,第十三次顾左右而言他地狡辩。

  214检察官第十四度询问释昭慧教授同一个问题,因此问:“在哪里有写到?”请释昭慧教授具体指出来。

  215释昭慧教授继续狡辩,假装有解释佛法,实际上却只是随便指一段。

  审判长:【第二段的第一行第二行,我有提到这个部分。】

  昭慧:“因为自性见就会成为困境‥‥”,所以一定要透视空法的真义,否则就会要抓住一个东西‥‥216

  检察官:我给你萤光笔,请您把它具体划出来,好不好?217

  审判长:请她在卷证上面划是不是?直接划啊?

  检察官:对啊!不然我不知道她讲的哪一段啊!哪一段是她特殊解释啊?218

  昭慧:这是我的见解。这是第二段的部分,还有第三段。219

  检察官告诉书记官说:她说“我有提到这一个部分”,她标示出,然后书记官麻烦记,标示出引号或者是怎么样都可以,你把它解释出来‥‥记载文字是怎么样?‥‥不用啦,那个有划到吗?220  p.85

  ────────────────────

  216释昭慧教授仍然继续狡辩。

  217检察官第十五度询问,由于释昭慧教授一直拖时间而不直接回答,不想听再释昭慧教授胡乱狡辩,因此要求释昭慧教授自己用萤光笔圈出来,这样才有可能不再答非所问。

  218审判长向检察官确认是否真的要在侦卷公文书上用萤光笔划记号,检察官认为证人释昭慧教授都回避问题,都没有针对问题回答,所讲的文字都是事相上的事情,都不是在阐述佛法,因此不符著作权法保护的要件,所以第十六度询问。然而释昭慧教授却一而再,再而三,乃至同一个问题多到十几次答非所问,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好请证人释昭慧教授在公文书上用划的,这样可以避免浪费大家的时间。

  219释昭慧教授继续狡辩,随便划出一些文字,认为是在解释佛法。

  220检察官知道从释昭慧教授口中问不出事实来,不想再质问了。要求释昭慧教授于侦卷公文书上用萤光笔画出来,请书记官就直接打入笔录中,让释昭慧教授的证词记入笔录中,以免时间拖延太久。

  昭慧:“恶取”不是“念取”。那个不是经是终,“则终难逃断常二边”,不是经,抱歉!因为那个字写的很小,所以我刚刚看了一下。那个不是恩终偈,“但知中论偈”‥‥

  检察官:书记官!但知中论偈下面那个,它是一个佛教的经典,所以你把【但知中论偈】删掉‥‥

  昭慧:后面还有一个八不中道。

  审判长:还有一段是不是?检察官!等一下,证人说她的没记好,还有一段没有记好啦!还有没记好。

  昭慧:还有几个字!还有几个字!

  检察官:还有哪边?

  昭慧:后面萤光笔,后面。把那句话跳过去,后面还有一句话。

  检察官:您说的是八不中道?‥‥“能于八不中道善契善入,何需”,这个字是中立吗?

  昭慧:那个它这个字印得很模糊,应该可能是安立的安吧。

  检察官:唉!【何需安立如来藏?】221

  昭慧:“本有如来藏则又何异于常见?”这是我的见解。222我后来很多书上也有‥‥p.86

  ────────────────────

  221检察官对释昭慧教授答非所问的把戏,已显得有些无可奈何的疲累。

  222证人释昭慧教授狡辩说这就是她阐述了佛法,这已经成就伪证罪了。

  审判长:等一下!确定没打错,再问下一个问题。书记官没打错。请再念一次,这个字看得很吃力。

  检察官:【何需安立法门?】然后如来藏,【本有如来藏,此又何异于常见?】【本有如来藏】,书记官!请再麻烦您把八不中道这个部分复制下来。

  审判长:证人,那个打得都对喔!

  昭慧:欸。

  检察官:然后下一个问题,你这个“能于八不中道,善契善入,何需安立如来藏?本有如来藏,此又何异于常见?”请问这是佛教的经典的其中一段文字吗?还是?223

  昭慧:“八不中道”是。还有刚才的那个诗是,其他是我的见解。224

  检察官:您是说八不中道是佛教的经典文字?

  昭慧:佛教的论典文字。

  检察官:对,然后

  昭慧:论,经的那个打成论,八不中道,还有那首诗,前面那首大圣说空法那首诗。

  检察官:请问这封信哪边有讲到‥‥,请问这封信哪边何处p.87有论述到八不中道?何谓八不中道的意思?这封信请您跟我讲,文字在何处、有论述何谓八不中道?225

  昭慧:我,信在,信给我一下好吗?因为八不中道有八个‥‥226

  ────────────────────

  223检察官针对同一封信的同一个问题,第十七度质询证人释昭慧教授。

  224除了她列出的八不中道文字以及中论的偈颂文字,其他已经剩下没有几个字了,这样的见解没有什么内涵,而释昭慧教授还能继续狡辩。面对这样无数次说不如实语的人,佛教界在此还真是大开眼界了。

  225针对释昭慧教授提出的部分,检察官对同一封信,已经第十八度询问释昭慧教授同一个问题。因为检察官想要帮释昭慧教授找出一个地方有解释经典的独特个人见解,就可能让著作权法保护的条件成立,因此锲而不舍地处处找机会给释昭慧教授回答,但是释昭慧教授的信中并没有阐释佛法,更谈不上创见,所以不断地答非所问;她提出告诉的本意,不在著作权法保护的问题,因为她的真正目的,乃是想藉由提告的方式来让平实导师恐惧而不得不屈服,希望用打官司的方式来遏止法义辨正的进行,以前对佛教界人士所告的三件官司也确实达到这类目的。但这样的理由却又无法明说,只好跟帮她忙的检察官打哑谜一般东拉西扯,才会这样拖延时间,弄得检察官最后也不耐烦了。

  226释昭慧教授心知肚明,自己的信中根本无有任何可供著作权法保护的

  内容,但是就是不承认而继续狡辩。

  检察官:请您跟我讲一下嘛:您有讲到八不中道,哪一页?227

  昭慧:在第二行,第二行,“于法微细自性见不除,则终难逃断常二边”,断常就是八不里面其中两个。

  检察官:你里面有解释到什么叫做八不中道吗?228

  昭慧:它也是常识啊!229  p.88

  ────────────────────

  227此时检察官已很不耐烦,第十九度询问释昭慧教授同一个问题,故问:“请您跟我讲一下嘛!在哪里?”

  228检察官第二十度询问证人昭慧教授同一封信的同一个问题。

  229释昭慧教授终于变相承认自己没有阐述佛法,但是心地曲折而不直心的她,却不直接回答“没有”,而说“也是常识”。但是释昭慧教授这样的回答,却已经证明她提告侵害著作权的适法性不成立了。因为若是常识的话,那还能算是她的创见吗?若是常识的话,还可以算是她的独到见解吗?若是常识的话,那还需要著作权法保护吗?由此可以证明释昭慧教授乃是为了打官司而打官司,想要用打官司的手段让护持正法的菩萨屈服。但是最终还是无法成办。

  检察官:问题是你这封信里面有何处有解释到八不中道?230

  昭慧:就是“如果有微细见”‥‥231

  检察官:八不中道一定有八种嘛!

  昭慧:八种里面的其中两种举例就够了,所以我就讲断常二边,其他的一异、来去、跟生灭我就不再作解释了。232

  审判长:【我觉得这是常识,所以不需要多做解释,所以只有提到断常二边,其他的部分】‥‥

  昭慧:因为它是四对,所以我讲其中一对就够了,它的原理都一样。

  审判长:【我觉得“这是常识”】。

  昭慧:这是佛学的常识。233   p.89

  ────────────────────

  230因为释昭慧教授没有直接回答,所以检察官不得已,还要第二十一度询问释昭慧教授同一个问题。

  231释昭慧教授对检察官的提问,明知信中根本没有解释佛法,因此还是用她惯用的手法,继续答非所问地狡辩。

  232证人释昭慧教授狡辩说这样就是有阐述佛法了,若“断常”两字就是释昭慧教授的解释,这个也能叫做自己独特的见解,正是经论中说的不死矫乱的外道。

  233所以释昭慧教授的信中其实是没有阐述佛法,只能间接承认没有个人的独特解释,枉费前面花那么多口水来辩解,浪费了大家的时间及许多司法资源。再者,若只是佛学常识,值得对平实导师提告兴讼吗?那她控告平实导师侵犯著作权的立场在哪里?由此可以知道释昭慧教授之前说她“不好战”,都是虚妄的谎言;而她这些没有法义内涵的信件,却要用“著作权”的名义来提起告诉,浪费国家资源,此处就可以彰显她的动机了。

  审判长:【这是佛学常识,我觉得这是佛学常识,所以我只有在信中提到了断常二边】,【我在信中只有提到断常二边,始终难逃断常二边。我只有提到其中两种,提断常二边。】

  检察官:提断常二边,然后问:麻烦您看第二页的部分,请问第二页的部分也就是38页左边,哪边有提到?也是同样的问题,提到?234

  检察官:书记官,把上面的拷贝下来。235

  昭慧:我现在在这边看到‥‥

  检察官:这里,拉上去,提示同‥‥这个这个同上,哪边是有提到?这个第38页该信中第二页的内容,该信中第二页的内容,“第二页的内容”,哪些?请具体指明这封信件,哪些有讲到佛教经典和你的解释p.90内容为您个人的独创见解?而此见解对于佛教经典的解释是有向上的提升的力量和效果?236请您具体的指明出来。

  ────────────────────

  234所以检察官还希望释昭慧教授能够提出,因此对于这封信再有第二十二度询问释昭慧教授同一个问题:“哪里有提到自己的创见?”

  235到这里,检察官开始由释昭慧教授自己所指出的部分充为信中有解释佛法,藉此蒙混为这一封信具有著作权法保护的条件,实在无可奈何,因为时间已经拖太久了,所以检察官开始询问释昭慧教授另一封信的同样问题,并未再追究释昭慧教授这一封信中仍然没有讲解佛法而不符著作权法保护条件的事实。

  236前面找不到可以供著作权法保护的内容,故释昭慧教授用答非所问的方式来回答;检察官没有办法,只好从同一封信的另一段来询问释昭慧教授同一个问题,希望能够找到任何一点可以供作著作权法保护的内容,帮助释昭慧教授。

  昭慧:这边。

  陈镇宏律师:庭上!对不起!那个问题,因为检察官一再的重复相同的问题237。本来不想异议,就是最后这一段“而此见解对于佛教经典解释有向上提升的力量与效果”,这个只是她个人的看法,不是事实啊!我想这一段这个问题并不恰当,这样提出并不恰当。你〔指检察官〕现在是做主诘,但是你这样是诱导;而这个诱导的结果,却是她个人看法及意见,并不是事实啊!这个问题并不恰当。238

  检察官:我只是要叫她标示出来。

  陈镇宏律师:我想检察官您主要问的就是说,她有哪一段是p.91她个人独创的见解,这个是事实问题。但是后面那个是看法的问题。239

  ────────────────────

  237因为很多地方的提问而没有完成让证人释昭慧教授明确提出有无解释佛法的主题,就这样草草放过,变相承认为有阐释佛法,与事实不符,故辩护律师提出异议。

  238辩护律师针对前一封信还没有确定释昭慧教授有无讲解佛法、是否符合著作权法保护要件的实质程序尚未完成,检察官就直接转移到下一封信,暗示为已经确定,故提出异议。并且对于提问的问题有部分有诱导证人回答的地方,因此提出异议请检察官修改问题。

  239辩护律师针对检察官询问释昭慧教授“是否有解释佛法的事实存在”,对于这个问题没有异议,但是对于“对于向上提升的力量和效果”这个部分乃是不恰当的诱导暗示,因为释昭慧教授的个人意见根本没有“对于佛法向上提升的力量和效果”,故提出异议。实际上,这些信中内容根本就是释昭慧教授个人对事相上的看法的普通信件,不符合著作权法保护的要件,结果释昭慧教授狡辩为有解释佛法,想要蒙骗过关,但事实上释昭慧教授并没有解释佛法而没有丝毫创见,不值得保护。

  检察官:那好!那把后面都删掉好了。240

  审判长:那,检察官就同意,就说修正问题就好了。

  检察官:对啊!

  审判长:检察官!她其他待证的事实,就是“她的独特见解是不是原创性”这边,她是要请她,辩护人对这边应该没有意见。

  陈镇宏律师:这没意见,本来不想异议。但是后面那个‥‥

  审判长:那就修改问题就好,那还要异议吗?

  陈镇宏律师:没有,没有问题。

  审判长:没有,那不用异议,检察官同意修改问题,只是要她讲出她独特见解在哪边吗?241  p.92

  ────────────────────

  240检察官同意这部分诘问不算数,要删除后面“对于向上提升的力量和效果”的部分,因为释昭慧教授的信没有“对于向上提升的力量和效果”之内容可提出询问,故删除此一部分。

  241因为有独特的见解才能符合著作权法保护要件,而释昭慧教授的信只是一般说明事相的书信与常识,根本没有独特的见解。

  检察官:对!

  昭慧:这一页这一页,我这边有提到我个人的观点,在倒数第四行‥‥

  检察官:唉!‥‥“倒数第四行”。242

  昭慧:第二页倒数第四行,说“敝人的观点因为太多了,大多都在讲座录音带这些这些之中,这些都是经论的讲座,比如《解深密经》《摄大乘论》《唯识学探源》大乘法义,都是在做经典的阐述。”243

  审判长:‥‥你确定之后,因为那是影本,所以有些字不是很清楚,书记官怕会打错。

  检察官:您看看文字有没有记载?

  昭慧:好。

  审判长:就是这些记载,没有错吗?

  昭慧:对,目前没错。

  审判长:这些字没错!

  昭慧:《解深密经》后面那个问号是,那个《摄大乘论》,摄就是摄影机的摄。目前由于不用,没关系。

  审判长:那打到《摄大乘论》

  检察官:该信件有哪些内容提到何谓大乘法义?何谓“唯识p.93概论”?何谓《解深密经》?何谓《摄大乘论》讲记的内容?244

  ────────────────────

  242由于释昭慧教授又想继续狡辩、企图蒙混,所以检察官叹了一口气而复述:“倒数第四行”。

  243证人释昭慧教授继续东拉西扯,但其实仍然是没有解释佛法而不符著作权法保护条件,释昭慧教授却想要用这些陈述事相的文字来蒙混。

  昭慧:没有。太长了。245

  检察官:该信件中,讨论到这些?该信件中,哪些‥‥哪些‥‥哪些文字?哪些文字解释到‥‥解释到‥‥解释到的意义?246

  审判长:没有办法在书信上写?这样吗?247

  昭慧:〔如果解释出来〕那是几十个小时的录音带。248

  检察官:同样的问题,请在38页,这个信件的第三页,哪些提到佛教经典的教义?同上面的拉下来。249

  昭慧:哪些是佛教经典的教义?在第二页的,第三页,没有直接讲经典,可是把经典融会出来。250

  审判长:哪些文字?251

  昭慧:比如“我没有任何折服论敌的寻衅之心,这就是p.94一种”252

  ────────────────────

  244检察官见释昭慧教授回答不了,再度解释所问的问题。

  245证人释昭慧教授间接承认没有阐述,仍然不肯直接承认,却扯说“太长了”。

  246检察官第二度询问释昭慧教授同一封信的同一个问题。

  247审判长要确认释昭慧教授是否终于承认没有阐述佛法。

  248释昭慧教授又作狡辩,解释为何没有解释,想要博得审判长的认同。

  249检察官针对同一封信中的另一段文字,询问释昭慧教授同一个问题:有没有解释佛法而具有著作权法保护的要件?这是这一段第三度询问同一个问题。

  250释昭慧教授同样胡乱拉扯一番来凑数,其实根本没有把经典中的法义解释出来。

  251审判长听不下去了,也要求释昭慧教授明确指出来。

  252释昭慧教授继续东拉西扯,企图搪塞。

  检察官:请你把它标出来好不好?253

  昭慧:这是“佛教精神,它是融会佛教经典的精神。”

  审判长:右边,右边那一页。

  检察官:寻衅心?

  昭慧:挑衅的衅,ㄒ一ㄣ。

  检察官:再确认:这信件中有没有佛教的教义跟文字?第三页就是左边,第三页这里标示的地方‥‥。254

  昭慧:没有直接引经文,没有直接引经文。255

  检察官:第三页,第三页信件,信件第三页,哪些有谈到、哪些有写到佛教的教义?佛教的经典教义?256

  检察官:没有写到,是不是?257

  昭慧:没有。258  p.95

  ────────────────────

  253检察官真的无可奈何了,第四度询问时,干脆由著释昭慧教授自己随便乱指一段文字出来充数。

  254等释昭慧教授指示文字后,检察官第五度询问释昭慧教授同一封信中的同一个问题,因为任何懂文字的人都知道释昭慧教授仍然不直心的回答─顾左右而言他。

  255证人释昭慧教授仍故意答非所问。

  256检察官第六度询问同一个问题,释昭慧教授迟疑了一会儿。

  257释昭慧教授就一个简单的问题拖延多时仍未具体回答,检察官似有不耐,提出直接、明白、了当的否定疑问句,使得释昭慧教授无法再回避问题。

  258因为帮助她的检察官都明确指出“没有写到,是不是?”因此释昭慧教授不得不承认是没有阐述佛法。

  检察官:报告庭上!没有别的问题。259

  审判长:那三位辩护人,要推哪一位辩护人进行反诘?

  陈镇宏律师:现在我来进行反诘,昭慧法师!按照程序,接下来由我来进行反诘喔。为了节省时间。我就直接称你?

  审判长:【辩护人称,请辩护人进行反诘,辩护人是推由陈镇宏律师进行反诘。】

  陈镇宏律师:第一个问题就是,刚才有提示给你侦卷35页的,那一封信所提到的四念处修持‥‥

  审判长:【辩护人进行反诘。】

  审判长:辩护人的问题是?

  陈镇宏律师:是!刚才在侦卷35页这封信上提到四念处修持,“侦卷35页这封信所提的四念处修持”。

  审判长:【四念处修持。】

  昭慧:“四念处禅观”,一二三四的四,“念”念力的念,心念的念。260

  陈镇宏律师:【四念处禅观】p.96

  ────────────────────

  259各位读者读到这里,可以看到一个事实:一个有或没有的很简单问题,三秒钟就可以回答完成的,释昭慧教授居然能答非所问而拖了这么久。现在检察官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干脆不再问了,因此如释重负地结束了问话。

  260这时释昭慧仍未解除证人身分。

  昭慧:“四念处禅观”

  陈镇宏律师:并不是你个人独创的见解。是吗?

  昭慧:四念处禅观本身‥‥本身是一种修持的方法,但我认为四念处禅观它是最有效,这是我的见解。261

  陈镇宏律师:但就本身并不是你独创的见解。

  审判长:【四念处禅观是一个修持的法门,但是我认为它是一个最有效的法门。】

  昭慧:对。

  审判长:【这部分就是我的见解】

  昭慧:【我的见解】

  审判长:【所以它是一个法门】,你认为它是一个最有效的法门,这部分就是你个人的见解?

  昭慧:对。262

  陈镇宏律师:刚才检察官提示给你的三封书信,三封书信都是有关为了答谢被告赠书的应酬信函。是吗?263

  昭慧:我的生命中没有应酬两个字,这是很真诚的信函。264   p.97

  ────────────────────

  261证人释昭慧辩称“最有效”三字就是在解释佛法而具有独特见解。

  262释昭慧教授这样也可以称为是在阐述佛法?

  263若是应酬信函,就没有解释佛法,就没有著作权可说,释昭慧教授就不该以著作权被侵害而提出告诉,这已成为无的放矢。

  264证人释昭慧教授心口不一,与前面所说不同。她心中想要把刚才所说“应酬”二字的性质消灭掉,故意以“真诚”二字来模糊焦点。但是从这纪实报导在法庭上的答话过程,可以知道释昭慧教授生命中却时时都有“答非所问、前后相违”这八个字。

  审判长:【目的是答谢被告赠书】,没有错。但是内容你认为是真诚的信函,这样子。没有应酬这两个字。【这三封书信是为了答谢被告赠书,但是,是真诚的信函。】265

  陈镇宏律师:同样就是侦卷35页,刚才那一封信,在这封信中你并没有提出有关佛法上个人的独特见解,对吗?在信上!在信上!

  昭慧:有啊!我提到了,就是“如来藏学说我虽然尊重,但还没有到服膺的程度。”总觉得跟‥‥266

  陈镇宏律师:不是!不是。那个是侦卷35页,是86年11月3号那封信。

  审判长:35页,是不是有关35页?

  昭慧:这35页啊!

  陈镇宏律师:我看一下。那

  昭慧:是不是你讲四念处禅观的那一封信?

  陈镇宏律师:那不对,对不起!应该是这个,33页,33页,在33页这封信里面,“你并没有提出有关佛法上的个人独特见解。”p.98

  ────────────────────

  265真诚并不能使答谢的行为标的消失,因为是“真诚的答谢被告的赠书”。“真诚的信函”表示没有著作权法保护的原创性,只是信函。审判长直接切入重点;所以辩护律师就不再质问同一问题了。

  266释昭慧狡辩说她这几句话就是在阐述佛法,但其实仍然没有解释佛法;只是说她对如来藏学说有一些尊重而并未解释如来藏法义。

  昭慧:喔!有。267

  检察官:等一下,等一下,33页,是不是?

  昭慧:对。

  陈镇宏律师:就是她那个86年11月3号的信。

  昭慧:对。

  陈镇宏律师:并没有吗?

  昭慧:有,有。268

  审判长:哪个部分?269

  昭慧:因为‥‥270

  检察官:等一下,等一下,因为庭上,刚才提到‥‥96侦2491那个卷‥‥

  陈镇宏律师:我没有卷‥‥

  审判长:是“他”字。

  陈镇宏律师:主要是86年11月3号的信。

  审判长:是他字卷,因为检察官刚提示。

  检察官:我刚刚提示的都是他字卷哟!你刚才提的都是按照侦字卷吗?

  陈镇宏律师:我是按照您的卷。

  审判长:他字卷。  p.99

  ────────────────────

  267释昭慧狡辩说有阐述佛法,其实仍然没有解释佛法。

  268前面检察官问了很久,而明明已自己承认没有阐述,现在却又狡辩说有。

  269审判长要求具体指出来。

  270释昭慧教授答不出来了。

  陈镇宏律师:按照您的卷。

  审判长:都是他字卷。

  检察官:书记官!你要重新打字,都是他字卷‥‥。

  审判长:同上侦卷,那书记官第一个就打个他字,【他字的侦查卷中】。今天的问题都只有他字卷。

  检察官:所以你打成同上侦卷‥‥。

  审判长:他全部都是打,他这个上面有打他字的案号。他字案号的侦查卷中。

  昭慧:要问我的见解是吗?

  陈镇宏律师:你说有,但是等一下。

  审判长:在哪个部分?

  昭慧:在下面。就是“我虽然近年修习禅观,但是我早年接触过净土,而且有过宗教经验,比如身毛皆竖涌泪不已,所以对于您的心境我读来非常亲切。”这是我个人的见地,因为很多净土法门,与四念处禅观的修行者互相不以为然,可是我觉得可以相容,可以包涵跟欣赏。271

  审判长:【有无提及?】她说【有】。在信件中我有提到【我认为四念处禅观跟净土法门是可以相容的。】

  昭慧:“是可以互相欣赏的”‥‥p.100

  ────────────────────

  271这些文字中,根本没有解释到什么佛法法义,证人释昭慧教授却狡辩说有解释法义,可见释昭慧教授这种答非所问的一贯伎俩乃习以成性,让大家怀疑,这难道就是释昭慧教授的学术“求真”作风吗?

  审判长:【这就是我的个人的见解?】‥‥

  昭慧:“不需要为了不同的方法”‥‥

  审判长:【四念处禅观与净土法门,二者是互相可以相容的。】‥‥

  昭慧:“甚至于可以互相欣赏”‥‥

  审判长:【可以相容互相欣赏,这就是我个人的见解,因为有一些人认为它们是不能相容的。】

  昭慧:对!

  审判长:【净土法门】

  昭慧:【清净的净】

  审判长:【净土,土,净土法门】

  昭慧:喔!【干净的净】

  检察官:【干净的净,三点水那个净。】

  审判长:【净土法门,二者是可以相容互相欣赏,这就是我个人的见解,因为有些人认为二者是不能相容的。】

  昭慧:而甚至于互相攻击。272

  陈镇宏律师:请求提示,因为那个问题相同,请求提示同上侦卷,应该是35页,35页,86年12月17日的信p.101件。信件并没有提到有关于你对佛法上的个人见解。

  ────────────────────

  272释昭慧教授死缠滥打,审判长可能认为释昭慧教授还会继续这个伎俩,也就不再追问了。因为一个三秒钟可以回答的“有、没有”的问题,可以东拉西扯的拖延二十分钟,而下一庭的当事人已经在后面已经等很久了。

  审判长:86年的12月17号的信件

  昭慧:对,有的!273

  陈镇宏律师:有啊?

  昭慧:有!要我念吗?

  陈镇宏律师:好!你可以讲。

  昭慧:第一个我对四念处修持。

  审判长:把日期打上去好了,86年的12月17号,【86年的12月17】。

  昭慧:“一来”就第四行,那个信的第四行“一来自己在四念处修持中颇得受用,二来对于如来藏学说,虽然给予尊重,但没有到服膺的程度。总觉得它跟缘起正理稍远”,我用客气的稍远两个字,怕伤他的感情。

  审判长:哪个部分?你说哪个部分是你个人的见解?274你再讲一次。

  昭慧:不好意思。

  审判长:因为书记官他没有办法听了就马上打出来。哪几个字要麻烦您,这样记会比较清楚,不然这样讲,书记官没有办法完全记录起来。

  陈镇宏律师:下一个问题。p.102

  ────────────────────

  273释昭慧教授继续施展狡辩的伎俩。

  274因为内容根本没有解释,因此审判长提出质疑。

  昭慧:我要不要解释缘起呢?275

  陈镇宏律师:不用,不用。谢谢!不用,不用。下一个问题,侦卷33页这封信上,你是否有提到被告为一根性极利之修道人?

  昭慧:对、对、对!我还记得,我还记得。不是那个“唯”

  审判长:那个给书记官打一下,那个给她看。书记官打,你看一下,是不是这个?那句话,在信上你有这一句话?

  昭慧:对。

  陈镇宏律师:下一个问题,在那个侦卷35页,这封信上你是不是有提到被告的大作还会继续拜读?

  昭慧:我当时有这么说。但是后来一忙就忘记了。276

  陈镇宏律师:在刚才这两封信里面,你并没有提到说被告的著作有什么错误的地方,对吗?

  昭慧:有!277

  陈镇宏律师:刚才那两封信哟!不是讲其他,就刚才那两封信。

  昭慧:刚才这两封信?

  陈镇宏律师:我问这两封。就这两封,就刚才33及35页的p.103这两封。

  ────────────────────

  275现在是要确定告诉人释昭慧教授的信件中有没有阐述佛法而成为释昭慧教授自己的见解,证人释昭慧教授却故意装迷糊,想要解释与信件是否符合著作权保护内容无关的缘起,来搪塞所问。但是当庭所作的解释,已不是以前在信件中的解释,不能追溯为以前信件中具有创见的著作权保护内容。

  276释昭慧教授说谎,与她自己后来回覆平实导师的信件中所说相违。

  277证人释昭慧教授继续狡辩。

  昭慧:喔!在那个33页我是很客气说:“虽然在法义的见地上,与大德略有不同,”是很客气的带了一下说:我跟与你的见地不同的。278

  陈镇宏律师: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不同”,是当时你所谓的不同,就是在说被告的著作是有错误之处是吗?

  昭慧:我认为不要直接讲人家有错误,就说我不赞同就可以了。279

  陈镇宏律师:那没关系!你就直接回答我问题,现在不用客气了,不用客气。

  昭慧:就是我不赞同如来藏嘛280,可是我没有很赤裸裸p.104的,当时跟他根本不认识,我何必这么恶言恶语‥‥

  ────────────────────

  278这也能算是在解释佛法?并且可以看得出来释昭慧教授也太没有知见了,她这里说的意思就是只要表示,凡是与释昭慧教授见解不同就是平实导师的错。但是这样的逻辑不通,因为释昭慧教授错误百出,反而显示自己乃是错的。而且释昭慧教授所说的法义都禁不起别人的质疑与检验,平实导师的学生提出小小的问题,她都没有办法正答,只能用诬赖的方式说人家骂她,只能用提告的方式说人家侮辱她、侵害她的著作权,不肯在佛法上辨正法义。若是真实法,乃是可以经得起检验,而释昭慧教授却不敢用法义辨正来回应,然后东拉西扯不断地说一些事相的事情。不过这样也好,可以让许多善信大德更认清楚这位“昭慧教授”的真实模样。

  279释昭慧教授故意避重就轻。

  280释昭慧教授公然否定如来藏妙法,并成为法庭上的记录,谤法大恶业再增一椿。如是“根本、方便、成已”三者都具足成就,无间地狱的大恶业更为深重,真是可怜的众生。然而开庭过程却是妄语连连,更加许多妄语罪,并且邪慢现行粗重,而此一邪见俱行之邪慢亦是无量罪过之因,如今释昭慧教授披著出家僧衣来笼罩无辜的众生,真是经中所说的“狮子身中虫”的恶比丘(比丘尼)。《大宝积经》卷113中说:【尔时,佛告迦叶:“……迦叶!若有比丘自知不成就如是之法及余善法,又离是法行于余道。迦叶!彼比丘非我弟子,我非彼师。迦叶!多有恶比丘〔案:含比丘尼〕坏我佛法。迦叶!非九十五种外道能坏我法,亦非诸余外道能坏我法,除我法中所有痴人,此痴人辈能坏我法。迦叶!譬如师子,兽中之王,若其死已,虎狼鸟兽无有能得食其肉者。迦叶!师子身中,自生诸虫,还食其肉。迦叶!于我法中出如是等诸恶比丘〔案:含比丘尼〕,贪惜利养为贪利所覆,不灭恶法,不修善法,不离妄语。迦叶!如是比丘〔案:含比丘尼〕能坏我法。”】

  陈镇宏律师:好!谢谢!谢谢!在侦卷25页,就是在这个7月23号这封信。你给詹达霖居士这封信,后来您曾公开刊载在弘誓双月刊对吗?

  昭慧:对!281

  陈镇宏律师:好!请问,请问您,您刚才说,你认识赖伊容,对吗?

  昭慧:好朋友。282   p.105

  ────────────────────

  281这已反证释昭慧教授前面所说“虽然我们办了刊物,我们一直不提”的话是谎言了。

  282好朋友赖伊容竟然没有把受托传讯“即将被刊登书信”的重要事情转告释昭慧教授?这违背常情常理。然而赖伊容与卢琼昭(释昭慧教授)之间的关系也不只那么单纯,我们将在下一庭的纪实报导中举证出来。原来她们除了好朋友的关系,还有师生关系,并且还有生意往来的关系,也就是释昭慧教授同时是赖伊容工作上的客户关系。此等多重深切关系的好朋友,居然不闻不问而不肯转达,既违常情,亦悖常理。

  检察官:这个反诘问‥‥

  审判长:辩护人这个问题要问吗?

  陈镇宏律师:要!要!要!因为这个跟她的这个刚才其实‥‥

  检察官:反诘问‥‥

  陈镇宏律师:在做准备程序都已经讲过了。这跟四封信相关啊!四封信相关。

  检察官:你的反诘问是在主诘问的范围‥‥

  陈镇宏律师:对!有相关啊!我们认为有相关啊!

  检察官: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我的问题跟那个相关于她讲的那个‥‥

  陈镇宏律师:对,检察官是只有针对那四封信嘛!但是我在准备程序里面也讲得很清楚嘛!她给赖伊容,就在讲之前有书信往来的事情。

  检察官:‥‥他的诘问已经超出‥‥

  陈镇宏律师:我们是认为没有,那是相关事项。

  审判长:〔对检察官说〕那到时候还是要插在主诘吗!再来一次嘛!所以检察官!因为他这个如果跟信件有关的话,彼方有意见,那这样到时候还是要再问一次。

  检察官:‥‥我不想问了,就让他问好了。

  审判长:因为这部分是没有争执的事项嘛!p.106

  陈镇宏律师:对啊!好,那‥‥

  审判长:好,你是说“好朋友”嘛!是不是?283

  昭慧:喔。

  陈镇宏律师:嗯!这个可以请求庭上直接提出我们今天的状纸被证13,这样比较清楚。

  审判长:检察官有收到缮本吗?被证13。

  检察官:有。

  审判长:那检察官!对于这个被证13作为诘问的基础有没有意见?因为这是书信,这是她写的书信。

  检察官:‥‥基本邮件嘛!对不对?

  审判长:对、对、对,这部分他要作成问题的基础,有没有意见?

  检察官:庭上!我们认为这跟本案无关。

  审判长:它的证据能力有没有什么意见?因为它要作为诘问的基础啦!

  检察官:庭上!对于证据能力要求质疑,首先喔‥‥第一‥‥

  陈镇宏律师:这样主张矛盾。

  审判长:那先检查一下它是不是她的书信啦!

  检察官:请她确认好了。284

  审判长:那这个,那他请求提示这个书信。p.107

  ────────────────────

  283审判长把赖伊容与告诉人释昭慧教授的关系作了确定。

  284要让证人确认是否为自己所写的书信,才有证据能力。

  陈镇宏律师:被证13,这个书信是不是,这个电子邮件是不是您写给赖伊容的?

  昭慧:回信。#

  陈镇宏律师:回信给赖伊容的。

  审判长:是你写的,没错嘛!那就是真实性该、真正性应该是没有问题。

  陈镇宏律师:好,那在这封电子邮件你有提到萧平实的网站。

  昭慧:在哪里?

  审判长:刚才那个,那封信啊!那个被证13。

  检察官:证据能力没有意见,但是你‥‥

  审判长:证据能力作为,他现在只是诘问的基础而已,他现在,问出什么内容,现在我们不知道,只要证据能力没有,证据能力没有争执的话,就可以在审理庭里面,这个部分作为这个作为证据,他可以作为证据来诘问。那至于说问出来的内容,是不是跟本案有没有关系,或者说有没有关联性,或是它的证据,证据力到什么程度,这部分再判断。

  陈镇宏律师:在那个13-3的第二行,第二行。有提到萧平实的网站,对吧!

  昭慧:因为我现在,对方我来不及,我没有时间找出来,是不是因为对方问了我,有没有上萧平实的网站?p.108

  陈镇宏律师:你有这样写?只是单纯‥‥285

  昭慧:对!对!但是我不会无缘无故‥‥286

  陈镇宏律师:你、你,麻烦你听我,我只是问说你有提到萧平实的网站嘛。对嘛?287

  昭慧:对!我到现在都没有点上去看过。288

  审判长:不是啦!我是说他现在只是单纯的问说这个信是不是你写的?〔现在已经〕你说是。那就确定是你本人写的。那你里面有没有提到这件事?就只是单纯的就这个文书上有没有这个事项而已啦!现在只问到这里而已啦!还没有问到下面的问题。

  昭慧:好。

  陈镇宏律师:那你所提萧平实的网站,就是指〔成佛之道网站的〕正觉电子报,是吗?就你所知啦!

  昭慧:因为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有正觉电子报欸!说实在话,是因为律师寄来,我才终于知道有一个正觉电子报。

  陈镇宏律师:在这封电子邮件上,你有提到说,你跟赖伊容p.109说:“你不妨将我以上的想法转告你的朋友”,对吧?289

  ────────────────────

  285辩护人要求证人昭慧教授单纯地直接回答。

  286证人释昭慧教授仍然避重就轻。

  287辩护律师不想让释昭慧教授再拖延时间。

  288释昭慧教授刚才明明说:“那反正如果您上去看google,打一个昭慧就跳出萧平实,然后把他这个人跟我套在一起,一大堆的资料,垃圾资讯一大堆,那我没有时间看。”所以释昭慧教授上了成佛之道网站来阅读“正觉电子报”是有可能的。

  289询问释昭慧教授是否有想要公开那几封信电子信件的意思。

  昭慧:因为我不要背后说人家坏话。290

  审判长:辩护人的问题是怎样?书记官是没有听清楚?

  陈镇宏律师:喔!就说“在这封信上,你是不是有提到对赖伊容说:‘你不妨将我的以上想法转告你的朋友’?”

  审判长:【你不妨将我的想法转告给你的朋友。】p.110

  ────────────────────

  290明明是有意公开流传的,证人释昭慧教授却故意答非所问,成就法庭作证不实的行为。并且释昭慧教授表示:“我不愿意背后说人家坏话”,但是释昭慧教授若没有在背后说人家的坏话,那她对赖伊容的电子邮件中所说,是否在平实导师背后说的呢?若释昭慧教授辩称说:“不是背后说人家的坏话”,因为给赖伊容的e-mail中有说“你不妨将我的想法告诉你的朋友”,那就表示释昭慧教授是想让平实导师知道“我卢琼昭(昭慧)公开批评你,因为我不是背后说人家的坏话”,也就是算准这封e-mail会流传出去,最后会转到平实导师那边。“我卢琼昭也会对我说的每一句话负责”,那她的说法就与“我不想公开”的说法自相冲突,因为她不要“背后说萧平实的坏话”,就表示可以让大家都知道,至少让平实导师知道,这样才“不是背后说人家的坏话”;这样的话,她说“不想公开”这封信,就是谎言。若释昭慧教授是说“我不要让萧平实知道我与赖伊容所说批评萧平实的坏话,因为那是私人信件”,那就表示释昭慧教授这里说:“我不愿意背后说人家坏话”乃是标准的谎言,因为她正在“背后说人家坏话”。如此还大言不惭的说“宗教师的自我良知”,真是自欺欺人之语。

  昭慧:少一个讲字,以上讲法?

  审判长:以上讲法。

  陈镇宏律师:对嘛!证人说“是”。那,这个意思也就是说赖伊容可以对外公开你这封电子邮件?

  昭慧:噢!没有。我没有这么说。她是一个很专业的记者,她也不敢这么做。291

  陈镇宏律师:没关系。

  昭慧:不敢。

  陈镇宏律师:所以就你所知,赖伊容是,是否为法界卫星的记者?

  昭慧:是的。

  审判长:法界卫星的记者。

  陈镇宏律师:后来你是否知道赖伊容有把这封信转给她的朋友?

  昭慧:一直到律师函来292。喔!不是!一直到后来。嗯!我现在细节忘了。好像从哪里转来要我道歉,才知道她已经转了。293

  审判长:之后你有收到信件说要叫你道歉,你才知道说赖伊p.111容有转给她的朋友。

  ────────────────────

  291证人释昭慧教授继续扭曲为不想对外公开这封电子信。

  292释昭慧教授又要扭曲为律师函,内容明明是一个佛教学人所寄,却坚持要说为律师函。详见注17之说明。

  293终于不得不承认赖伊容有把信件传出去了。但是释昭慧教授有些警觉了,这次终于没有信口开河了。

  昭慧:对!

  审判长:是谁写给你的信件?不知道?

  昭慧:我这个可能要回去再找,因为细节模糊。294

  审判长:【至于是何人给我的信件】‥‥

  昭慧:模糊了。

  审判长:【我现在记不清楚。】

  陈镇宏律师:下一个问题喔!请问您:在这封电子邮件是否有提到被告他的程度欠佳?及不断纠缠你?

  昭慧:有!

  陈镇宏律师:〔重述以便书记官记录〕【被告他的程度欠佳及不断纠缠你】,证人说【是】,【及不断纠缠你】。

  昭慧:我今天讲,一个人程度太差,当一个人程度太差不断纠缠你,要你回应‥‥295

  审判长:你是说,“当一个人程度太差、不断纠缠你,要你回应”?

  昭慧:对!296  p.112

  ────────────────────

  294释昭慧教授有些警觉而开始谨慎回答了,知道不能再信口开河了。

  295释昭慧教授想要解释她没有毁谤被告,但事实上已经毁谤了。而且辨正法义乃是学术讨论而非纠缠,释昭慧教授自认在学术界颇有名声,结果连这个基本素养的认知都没有。

  296释昭慧教授一时大意,又开始信口开河了!事实上平实导师根本不曾要释昭慧教授回应;也只回应释昭慧教授“放马过来”的放话而小小评论释昭慧教授错谬法义一次,却被释昭慧教授说是不断纠缠。

  陈镇宏律师:好!下一个问题。请问您在这封电子邮件,是否也提到“但我连看都不看被告的书,就将他寄来的书,丢到垃圾桶”对罢?

  昭慧:对!

  陈镇宏律师:再一个问题,您在这封电子邮件,是否有提到“你回信给被告,告知他的说法错误太多。”

  昭慧:在哪里?喔!喔!那第三行是吗?

  陈镇宏律师:对,从此他就不敢再来信?

  昭慧:嗯!对!297

  审判长:〔问释昭慧教授〕证人回答“是”吗?

  昭慧:是的。

  审判长:有喔!

  昭慧:但是那个年代后来才知道说记错了。我以为十多年了,但是好像是不到十年。298

  审判长:时间记错了?

  昭慧:对!因为我写这封信,不可能还去查档案嘛。299  p.113

  ────────────────────

  297释昭慧教授说谎的事实,实际上乃是释昭慧教授程度太差,还四次求见平实导师未果,因此恼羞成怒,详情请见正觉电子报第33期、第34期的披露的证据内容,这也是释昭慧教授那么在意而要透过提告来达成她改变事实的目的。

  298释昭慧教授故意要模糊焦点,把时间前后对调,来指称平实导师不敢再去信。如今只能承认自己把时间错讲而违背事实。

  299为自己所说“萧平实从此不敢再来信”的谎言狡辩。

  审判长:【应该是不到十年,而不是十多年。】

  陈镇宏律师:庭上!我的部分先问到这边,张律师待会还有几个简单的问题。

  审判长:不行啊!只能一个人问啊!如果有什么问题,就要请张律师请陈律师发问,这只能一个人问嘛!

  陈镇宏律师:好!没关系。

  审判长:数位辩护人推由其中一人进行,是不是?我们刚才就说推一位,问题就是请陈律师发问。

  陈镇宏律师:好啊!好啊!

  陈镇宏律师:好!下一个问题:就您给伊容的电子邮件里面,有提到被告不断的寄书过来,是吗?

  昭慧:被告!是吗?

  陈镇宏律师:就萧‥‥

  昭慧:他的书不断寄过来。我没有说“他”不断寄书,我怎么知道是谁寄来的?300就是他的书不断寄过来。

  审判长:【有提到被告不断的寄书过来“我是说有,他的书,我是说被告的书不断寄过来,但是我不知道p.114是谁寄的。”】好,是这样子嘛。301

  ────────────────────

  300经过前面乱说而被质疑的过程以后,释昭慧教授终于不敢太轻易信口开河了,现在终于承认平实导师没有不断地寄书给她了。因为自从释昭慧教授寄给詹达霖的信辗转来到平实导师手里,她信中说都把平实导师的书直接丢入垃圾桶。平实导师就吩咐将释昭慧教授从本会赠书给佛教界重要人士的名单中删除了。这里也可以证明释昭慧教授前面所诬责平实导师不断寄书骚扰她的事实乃是她自己瞎说的。

  301其实释昭慧教授后来得到的书,应该都是释昭慧教授的信徒或徒弟们,为了帮释昭慧教授蒐集平实导师的资料而具名或匿名送给释昭慧教授的。

  陈镇宏律师:那您最后收到一次被告的书?不管谁寄的,是什么时候?

  昭慧:啊!记不得了。302

  审判长:记不得了。

  陈镇宏律师:大概。

  审判长:【最后一次收到被告的书,是在何时?】

  陈镇宏律师:你有办法说是几年前?

  审判长:几年前?‥‥

  陈镇宏律师:还是说‥‥

  审判长:大约的年份这样就好。

  昭慧:真的很抱歉!真的完全忘记了。

  审判长:完全忘记了。

  昭慧:就是陆陆续续一直接到。

  陈镇宏律师:那我换一个问题问你,那在这个90年的时候,你还有没有收到被告的书呢?

  昭慧:应该都还有,应该,可能都还有。

  陈镇宏律师:应该都还有。p.115

  ────────────────────

  302现在比较谨慎回答而不敢再随便信口开河了。

  审判长:是不是在今年?

  昭慧:应该都还有,因为都一直陆续接到。303

  审判长:【应该都还有。】

  昭慧:还有一点,只要我们的双月刊出现过的名字,他们神通广大立刻就寄给人家,包括我的。所有,好几位朋友都告诉我都收到他们的来信、书。在他们觉得他们的隐私权饱受到侵害。304

  p.116

  ────────────────────

  303刚才还说不知道是谁寄的,到这里却又转嫁到平实导师身上了。因为自从释昭慧教授寄给詹达霖的信辗转来到平实导师手里,信中说都把平实导师的书直接丢入垃圾桶,导师就吩咐义工菩萨将释昭慧教授从本会赠书给佛教界人士的名单中删除了。若释昭慧教授后来还有收到平实导师的书,皆非平实导师等人所寄,乃是其随学者,或者参与会议,或者与其他佛教中学人讨论,听闻他人讨论释昭慧教授法义之错误后,发觉告诉人法义有严重错误,因此彼此之间将正觉同修会与正智出版社之书籍著作,私下匿名互寄而通消息。此类寄书之事乃是在佛教界各道场中皆有的常事,在平实导师所领导的佛教正觉同修会中亦有此事,非独释昭慧教授的道场中方有。但释昭慧教授把这一类自己信徒或者他人寄书的行为扭曲为平实导师在骚扰她。

  304刚才还说不知道是谁寄的,现在却又明确地诬指为平实导师等人所寄的了,说法前后不一。并且随便举出一个没有证据的说法,把在他们双月刊登过名字之人都扯进来,想要这样来模糊焦点,也想要恶意中伤平实导师。并且同前注所说,本会一向都有赠书给佛教界人士,这些人有些本来是赠书名单中人,释昭慧教授这里却牵扯成为在他们杂志月刊出现过的名字就有,这是很可笑的证据,因为这些说法都是释昭慧教授一个人讲的,而且与案情无关,这是释昭慧教授所放的烟雾弹,是想要诱使审判长认为平实导师在恐吓她们。

  审判长:还有其他问题吗?

  昭慧:那个是不是能够再加我刚刚讲到就是“还有包括我的一些友人,也都收到,在他们觉得隐私权被侵犯。”305

  陈镇宏律师:好!接下来一个问题,所以请问证人,你认为人家寄书给你,这个属于你的隐私权被侵犯?

  昭慧:不是!他们,他们认为。为甚么他们,因为我是公众人物比较没有关系,他们认为,他们不过是各行各业的人,只因为在我们杂志中出现过名字,就可以不知道怎么辗转知道他们的地址,寄到他们那里去,需要证人吗?我也可以。

  陈镇宏律师:所以你没有问题嘛!你是说“他们”?

  审判长:【他们是我的朋友,他们的名字,只是出现在】‥‥

  昭慧:我们的杂志上。

  审判长:【我的,我们的杂志上】‥‥

  昭慧:对!

  审判长:【就不知如何被知道了他们的地址,而收到了】‥‥

  昭慧:对!

  审判长:【寄来的书】‥‥

  昭慧:对!p.117

  ────────────────────

  305释昭慧教授想要用情绪性的形容词来使审判长对平实导师生起不良的观感。然而佛教界的公众人物收到佛教徒寄来的书籍,也可以算是隐私权受到侵害?

  审判长:所以他们觉得他们的隐私权被侵犯。这样子吗?看那个名字就知道他们家住哪里?306

  昭慧:对!他们会有点毛骨悚然,那种感觉。307

  检察官:而不知如何会知道他们地址‥‥如何‥‥

  昭慧:所以他们内心觉得毛骨悚然。

  陈镇宏律师:对这些你刚刚讲,都是听说的吧?

  昭慧:对!我可以随时找到证人,如果你需要的话。

  陈镇宏律师:好,这个问题撤回,这样应该‥‥。308

  昭慧:因为我的部分‥‥

  审判长:你要问就记啊!他现在讲到这个,讲到说他们有碰到这样的困扰,这是你们问的啊!

  审判长:在主诘问上,还有哪个地方需要反诘的?大律师!

  陈镇宏律师:另外喔‥‥

  昭慧:能不能把我的话加一句“他们觉得毛骨悚然”。309

  陈镇宏律师:下一个问题喔,再请求提示被证13-2,被证13-2

  昭慧:毛骨,对那个骨,骨头的骨,【毛骨悚然】。p.118

  ────────────────────

  306审判长对释昭慧教授的说法怀疑,所以提出这个质疑。

  307释昭慧教授继续咬定是被告所为,这是故意在混淆视听的一种说法。

  308其实都只是释昭慧教授内部的人互相转寄书籍,本会又不是情治单位,如何能得知释昭慧教授徒众的地址?这也是无根据的指控。且释昭慧教授想要用情绪性的说法来转移话题,意图误导审判长,但这与本案的证据调查无关,只会拖延时间,所以撤回。

  309释昭慧教授这样的说法,是想要诱使审判长误认被告是恶人,却只会使人认知她的恶劣行为。

  审判长:13-2是什么,让我看一下好不好?

  陈镇宏律师:是这个她给赖伊容的信,它并不是不同的,只是编得,那这是指第二页的意思。

  审判长:是不同天的电子信吗?还是同一天

  陈镇宏律师:同一个电子信,同一个电子邮件,13-2我们意思是讲13之第2页。

  审判长:那应该就是被证13罗!

  陈镇宏律师:被证13第2页,第2页。

  审判长:那是同一封电子邮件嘛!

  陈镇宏律师:对、对。

  审判长:是不是?都是90‥‥2006年1月17号的嘛!

  陈镇宏律师:对、对。

  审判长:是不是?

  陈镇宏律师:对。

  审判长:〔向释昭慧教授说〕那刚才证人也看过这封1月17号的电子邮件,确定是你发给赖伊容,没错嘛!

  陈镇宏律师:对。

  审判长:然后这13-2的意思这封电子邮件的第2页,应该是同一封啦!我请她确认。所以确定一下,只要讲清楚,这样意思。不是另外一封,是同一封信。

  昭慧:同一封‥‥

  陈镇宏律师:在那个‥‥p.119

  审判长:就是被证13,那这封信的第2页,这封电子邮件的第2页。

  陈镇宏律师:倒数第2行,在这封信上,你是不是有提到被告千方百计挑衅、骚扰你?

  昭慧:嗯!对!310

  陈镇宏律师:好!再来,请求提示我们今天提的那个辩护意旨状里面的附件。

  审判长:刚刚检察官说这是他们‥‥这是告诉人他的著作的摘要。著作‥‥是告诉人的著作,是不是?告诉人!

  张泰昌律师:有关妄语业的论述。

  审判长:告诉人的著作嘛!

  张泰昌律师:是,对。

  审判长:刚才检察官有说这个证据能力不真实嘛。对不对?

  陈镇宏律师:对。

  审判长:来,这个‥‥

  陈镇宏律师:因为我们没有办法整本书都印,那在附件里面三本书的节印本。是说,这三本著作,附件里面节印本,所提到的三本著作是不是你写的?311

  昭慧:这个跟本案何干啊?我现在要请教一下‥‥

  陈镇宏律师:你不能这样‥‥p.120

  ────────────────────

  310证人释昭慧教授继续公然说谎,浑然不知已经成就伪证罪,所幸平实导师从来不想告她。

  311先确认证据能力。

  昭慧:我不忍心的是我后面的〔那一庭当事人〕一直在等。我现在只有一个感觉,我不怕你挑战,那可是我怕后面312一直在等,我很不忍。313

  陈镇宏律师:没有‥‥这问题快结束了。

  审判长:这程序是这样,我们要把这个程序进行完啊!要不然今天的程序‥‥没错啦!下一件是三点半,三点半已经等了一个钟头,但是程序上进行到如此,我也不可能说你们这个程序进行到一半,说下次请您们再〔从头〕来一次。我们还是程序要进行完,那法定的程序就是如此。

  昭慧:这都是我的著作。

  审判长:那我们就麻烦您,就针对问题来回答,那我们的程序就会比较顺利一点。

  昭慧:这都是我的著作。314

  审判长:确定?你要不要看一下。有看过了吗?你要不要看一下再回答?虽然说,你觉得说让别人在等,你不好意思,但是还是‥‥问题还是要看清楚再回答。

  昭慧:对。p.121

  ────────────────────

  312编案:士林地院当天第五法庭所排,下一个公开审理庭案件的当事人,刚好在现场看到这一幕:一个号称宗教师、大学教授的释昭慧教授,如何运用死缠烂打的扭曲手段与答非所问的连篇谎言。

  313释昭慧教授前面故意拖时间,现在却假装同情后面的人等很久了,真是标准做表面工夫。

  314释昭慧教授不得不承认是自己的著作。

  审判长:“是”噢?就是这三本,这节录出来是哟!

  昭慧:没问题!

  审判长:辩护人还有什么问题吗?

  陈镇宏律师:这三本著作是不是都有提到关于妄语业的论述?

  昭慧:当然都有‥‥当然都有。

  审判长:肯定是“有”对不对了,是不是?都有!

  陈镇宏律师:那下一个问题,人前人后言行不一致,是否构成所谓的妄语业?

  检察官:报告庭上,这跟本案完全无关,是不是‥‥

  陈镇宏律师:庭上!有关的。

  检察官:而且这个提到攻击证人。

  陈镇宏律师:现在有攻击到证人吗?没有吧?

  检察官:这跟本案完全无关。

  陈镇宏律师:有关啊!跟告诉人的‥‥

  审判长:那等一下!等一下!异议啊!“跟本案无关?”辩护人有何意见!“跟本案关联性,是你‥‥”

  陈镇宏律师:庭上!第一点,这个牵涉到她刚才我们两造提示的四封信里面,还有她给伊容的一封信里面,到底有没有不一致的情况?

  昭慧:我可以说‥‥

  陈镇宏律师:那另外一点也,现在、现在是‥‥p.122

  昭慧打断辩护律师的话,说:没有关系,我知道‥‥

  陈镇宏律师:现在轮到我们讲话,对不起!现在轮到我们讲话。

  检察官:等一下、等一下‥‥。

  审判长:因为检察官已经替你表示意见‥‥

  陈镇宏律师:刚刚法官问我。

  审判长:所以你应该要回答这个问题,那我要处理程序问题。因为有人对于程序有意见,我们就要处理,要停一下。

  陈镇宏律师:有无不一致,有关!而且呢,她既然承认这是她的论述呢,这跟告诉人、证言的一个‥‥一个可信度也有关系。所以我们认为是有相关。

  昭慧:那你要讲什么?

  审判长:等一下,

  检察官:你的理由是这样吗?

  检察官:等一下,

  陈镇宏律师:对。

  审判长:那检察官有没有意见?

  检察官:我认为,第一个,告诉人言行是否不一致?有不一致的情形与本案的待证事实完全无关。本案的待证事实则为‥‥本案的待证事实则为‥‥系争四封信件是否为著作权法所保护的著作?以及被告是否有得到告诉人同意发表著作权保护的这四封信件。本案告诉人的言行与本案待证事实、构成要件,完全、p.123完全无涉。315

  陈镇宏律师:好,庭上!我们补充一下。

  昭慧:那么我证人我可不可以回答?

  审判长:证人!我来决定,我来决定你要不要回答。316

  陈镇宏律师:庭上!我可以再补充一下‥‥

  检察官:我们觉得这样‥‥

  陈镇宏律师:我再补充一下,另外呢!关于这个部分跟被告的答辩意旨有关,就是说被告为什么要刊载系争四封信,然后他主观上是不是认知到有侵害〔著作权〕的故意?是不是构成著作权法的合理使用?是不是属于刑法上的正当防卫?这都有关,如果‥‥

  审判长:那这样的话,这样子跟正当防卫,那这样子是被告对妄语业的认识,而不是这个,而不是证人对妄语业的认识吧!是不是?

  陈镇宏律师:我们的问题是说‥‥

  审判长:应该是不是这样?

  检察官:对啊!

  审判长:是不是这样?你说那被告说是妄语,可是这主诘非请证人;只是被告他自己的认识,不需要请证人去对他的认识到底对不对,这样子,你的意思是这样嘛!p.124

  ────────────────────

  315检察官本于维护告诉人的职权,想要免除释昭慧教授在庭上被证明处处妄语的恶事当庭显示及记录,以免她的部分证词失去证据力。但是释昭慧教授妄语业已经成就,记持于如来藏中,并且多人听闻,这个恶业已经成就,这就是她可怜的地方。

  316程序问题还没有解决,释昭慧教授就急著要为自己辩护。

  陈镇宏律师:现在要问的问题是在于说,被告317自己作为一个出家僧,关于“妄语”它的定义是什么?后果是什么?我们只是问到这里而已啊!只是问到这里而已啊!

  检察官:今天起诉的对象不是告诉人欸!这个部分是被告〔应该回答的〕!

  审判长:那是被告他的认识,跟告诉人他的意见没关系吧?

  陈镇宏律师:庭上!如果说不属于反诘问可以问的部分,但是跟正诘问有关系,因为牵涉到被告的答辩意旨,被告答辩意旨。

  检察官:这完全无关啊!庭上!请裁示,请直接问证人是否同意‥‥被告为什么要发表这些信件,就好了。

  陈镇宏律师:绝对有关系!起码跟被告的答辩意旨有关系。

  检察官:你可以询问被告啊!

  审判长:那个是被告个人的认识。跟告诉人她的看法没有关系。难道她说“是”或“不是”,被告就说他讲的都对吗?他同意她意见吗?如果说是这样,那就请她讲,可是今天是被告的答辩啊!这是以被告他自己的认识、他自己的想法为准,而不是要告诉人、证人去说他答辩,要是讲他答辩对或不对。他的意见p.125

  对不对。

  ────────────────────

  317应该是告诉人,此乃口误。

  陈镇宏律师:并不是,并不是。

  审判长:那就对呀!那就跟辩护意旨有什么关系?那跟待证事项有什么关系?跟本案待证事项有什么关系?

  陈镇宏律师:要问一下告诉人这个部分。

  检察官:庭上裁示!

  昭慧对书记官说:【告诉人说:我言行非常一致。】318

  陈镇宏律师:不是,我并没有这样讲啊!目前我没有这样讲啊!

  审判长:我们这个部分她有承认、她有她的著作那个,那我们认为这个异议有理由嘛,证人无庸回答。

  昭慧:喔!好!好!好!319

  陈镇宏律师:好,庭上!我没有其他问题。320

  审判长:检察官!有没有覆主诘?

  检察官:庭上!没有。

  审判长:萧先生!有没有什么问题要补充询问证人?你自己有没有问题要询问证人?除了律师帮你问的,你自己还有没有其他问题?p.126

  ────────────────────

  318此时是释昭慧教授急著插嘴对书记官纪录而说。再者,前面言行不一的事证明确,现在还能继续公然说谎,这个纪实报导,从这一庭的开庭到现在已经有非常多的证据证明释昭慧教授乃是言行不一致的,妄语业成就。

  319这已显示证人释昭慧教授乐于回避自己是否妄语的问题。

  320辩护人达到目的,反诘问到此结束。

  审判长:【覆主诘,没有。要补充被告是否有问题补充询问证人的?】

  导师:目前我没有什么问题要讨论。

  审判长:没有其他问题要问证人,是不是?

  导师:没有。

  审判长:那这个证人,想请问你‥‥你这个‥‥如何、何时、你何时如何‥‥以何方式得知,你的这个信件‥‥检察官起诉的这三封信,被登载?321

  昭慧:就是在97年‥‥95年。

  检察官:以何方式得知被告刊登这个?

  审判长:刊登本案的这个系争的书信。

  昭慧:我是95年。

  审判长:什么方式?如何?什么时间?

  昭慧:我在大学教书,我95年11月4号,进入我的研究室,就看到一封律师函322。

  审判长:90几年?

  昭慧:95年。

  审判长:在95年‥‥

  昭慧:11月4号‥‥

  审判长:11月4号p.127

  ────────────────────

  321要确定释昭慧教授是何时知道的?这与“告诉期间是否超过了”有关。

  322释昭慧教授继续打妄语,因为这不是律师函。详见注17之说明。

  昭慧:进入我的研究室‥‥

  审判长:进入你这个在大学任教的研究室?

  昭慧:对,我的助理就放了一封信在我的桌上‥‥

  审判长:【我的助理】

  昭慧:那是一个‥‥喔对,我的助理‥‥那是一封律师函323。

  审判长:【我的助理放了一封信在你桌上,那是一封律师函。】

  昭慧:律师函‥‥后面附了那一堆的正觉电子报‥‥

  审判长:然后【律师函后面附了】‥‥

  昭慧:那一堆正觉电子报324。

  审判长:【33、34期】,就是本案33、34期的正觉电子报。

  昭慧:应该是,就后面那‥‥

  审判长:就这两期。325

  昭慧:应该是、应该是。

  审判长:两期的正觉电子报,然后你看了之后才知道说里面有你写给被告的信。才知道,是不是?

  昭慧:对!

  审判长:这是95年的11月4号。p.128

  ────────────────────

  323释昭慧教授还是继续说谎,明明不是律师函,故意继续说为律师

  函。详见注17之说明。

  324明明只有两本电子报纸本版,故意谎说成一堆,欲显示对方的恶劣。

  325审判长点出是两期,不是一堆。

  审判长:那你在收到律师‥‥你前述的律师函之前,有没有、是否有他人曾经有邮寄正觉电子报给你过?

  昭慧:没有!没有!

  审判长:没有!是不是?

  审判长:你是否认识一位叫陈志杰的?

  昭慧:陈志杰是谁?326

  审判长:他叫陈奕澄,你认识他吗?是否认识陈志杰?

  昭慧:不认识!327

  审判长:【是否认识陈志杰?】她说【不认识。】

  审判长:那你在收到这个上开律师函之前,是否有知道有正觉电子报这个刊物?

  昭慧:不知道!

  审判长:也都不清楚。那你前述这个,你‥‥依照你前述这个关于你写给被告的,你前述你所承认写给被告的信件,以及寄给赖伊容的电子邮件‥‥

  昭慧:噢!

  审判长:那其中的内容是否有?就是有意见不相同‥‥前后意见不同的地方?328

  昭慧:在教义上面的意见完全一样,对被告的认知已经有p.129了很大的差距。

  ────────────────────

  326陈先生是释昭慧教授电子信中所说“伊容小猫的干爹”,现在又说不知道了。

  327不认识,但事实上早已知道是“伊容小猫的干爹”。

  328审判长点出释昭慧教授说法前后不一之事。

  昭慧:就是对教义方面我一贯的认为缘起是正理,如来藏不究竟329;但是我对被告从原来印象很好,到后来印象很不好,是这一方面不一致。

  审判长:那就是指说,你写给被告里的内容,就是有关于被告这个人的部分内容,是不一样的。

  昭慧:对!

  审判长:因为你说原来对他印象很好‥‥

  昭慧:对!

  审判长:那是什么时候对被告印象很好?是写信给被告的时候?还是说之前曾经写信给这个赖伊容的时候,就对他印象还不错?

  昭慧:赖伊容是最近两年的事情,因为从民国,现在追溯起来,民国86年,他寄给我书,我对他印象很好;因为我这个人不一定要意见一致,譬如其实圣严法师就是如来藏的看法。330  p.130

  ────────────────────

  329释昭慧教授在法庭上公开诽谤如来藏,并且记载于笔录,因此她成就“根本、方便、成已”的诽谤正法重罪,因此期望她于舍寿前能够公开忏悔,否则后世无量地狱尤重苦报乃是不好受的。

  330释昭慧教授公然说谎,圣严法师其实是反对如来藏的,承认意识是最终心,或把意识心当成如来藏,其实乃是假借弘扬实证如来藏法之名,实际上却仍是落入断灭论外道的邪见之中。详情请看《正觉学报》创刊号编辑序言(http://scholar.enlighten.org.tw/Editorial.html),其中举出法鼓山网站曾经有的说法:【真空就是如来藏,“如来藏”是一个假名,没有一个真正的东西叫如来藏。】因此释昭慧教授这里说“其实圣严法师就是如来藏的看法”乃是不符合事实的,假使圣严法师也是弘传如来藏法,就不必被平实导师辨正法义的错误了,这证明释昭慧教授又说谎。

  审判长:她说【86年,一开头从86年开始,收到被告寄给我的书,我开始对他印象很好。】

  昭慧:对,因为我觉得人不一定要意见要一致,可是这个人有才华。

  审判长:【收到被告的书,我觉得寄来的书,虽然我的意见跟他不一致】,就佛法的意见不一样啦!但是你认为他是一个有才华的人,所以你还对他的印象不错,是否这样子?

  昭慧:对!起先是这样。

  审判长:那后来,当你写信给赖伊容的时候有不同了。

  昭慧:可能到给那个詹‥‥詹‥‥詹什么?詹达霖的时候,那个之前,我已经对他印象很不好了。

  审判长:89年吗?“寄信给詹达霖的时候,就已经对被告这个人的印象就改观了。”原因是什么?

  昭慧:因为那一段时间,我发现到他什么人都骂331,虽然我p.131没有‥‥我只看书评、没看内容332。我也知道他骂了很多人就对,包括我们的印顺导师──我的老师。333

  ────────────────────

  331释昭慧教授仍然故意将法义辨正扭曲为骂人。前面审判长多次提出问题来质问卢琼昭女士(释昭慧教授):“你说你一直在一些媒体或是一些管道上被对方骂?”乃是希望释昭慧教授说出“到底如何骂?在哪里骂?”的具体事证。但是释昭慧教授都是顾左右而言他,都举不出证据,全是谎言,平实导师根本没有骂她,如今又继续以不实之事攻讦;这是无根毁谤菩萨僧,犯重戒。

  332前面才说有看,这里又说没看了。有什么书评?释昭慧教授却没有举证。事实上,还没有人为平实导师的书写过书评,因此释昭慧教授前后不一的言论根本不如实。如果释昭慧教授没有看平实导师书中的内容,却是听人家说,或者只看到人家的“书评”而说,就认定平实导师乃是“骂人、骂她”,让她气愤不已,才耿耿于怀的在法庭公开的说:“骂我、骂我的老师、骂很多人”,已成为道听涂说了。身为一个大学教授,对于人家的著作都没有看过,随便听人家说了就相信,这里表示她是一个人云亦云的人,根本无法符合求真求实的学术标准。因此,有许多人质疑她浪得虚名的“教授资格”,不是没有道理的。因此我们在这里就可以看到释昭慧“教授”无有“教授”的实质,称呼她释昭慧教授,还是太抬举了她;名实不符故,唯名无实故。

  333释昭慧教授以前还写文章骂现代禅李元松老师不该说她是印顺的门徒,现在又自称是印顺的门人了。在这里她还是随口又把法义辨正扭曲为人身攻击的“骂”了,这种举不出证据而持续不断诬责别人的谎话,在释昭慧教授口中真是讲得太习惯了,这样的教授能教导出好学生吗?实在替其所教的学生感到可怜。

  审判长:就是你有‥‥就是你有听人家说?还是说你有在他的书中看过他骂你的老师?

  昭慧:我‥‥他的书,我实在没有时间翻,但是我‥‥。

  审判长:听人家说?

  昭慧:人家也说、书给我的时候、书评也是差不多这样的呈现。334  p.132

  ────────────────────

  334释昭慧教授说书评,但是有什么书评呢?应该举证。而且书评是谁写的?何时登载于何处?是评论平实导师的书评吗?释昭慧教授用不存在的“书评”中所说的,就指控平实导师骂人。这是理智清楚的常人可以简单判断的基本常识,释昭慧教授居然还大言不惭地在法庭上举出来说,真是可以看得出来她的“学术”程度。可笑的是,这种“程度”却还在法庭上大骂别人“程度差”,这就是释昭慧教授的真实面貌。

  审判长:就是你有听人家说,他在书中有骂了蛮多人,包括你的老师,所以你对他的印象就开始改观了。

  昭慧:对335,还有圣严法师‥‥336

  审判长:所以你在写信给,刚才你看到一个电子‥‥这是电子邮件,写给赖伊容的时候,那时候就已经跟你开始之印象不一样‥‥

  昭慧:很不一样。

  审判长:所以这个内容跟你之前写给他的内容就完全不一样了。是这样的意思吗?【所以后来再写信给、后来我再写信给赖伊容的时候,对被告的印象已经很不一样。】所以内容关于被告的部分,就跟你之前写给他的完全是不一样。

  昭慧:对。

  审判长:是因为经过这几年的一些事情,就才有所改观。

  昭慧:对!给圣严法师的可能,他骂圣严法师的,我不知p.133

  道以前有没有骂,但是比较晚;但是最起码以前骂我们的导师,一直不断的骂,不断写很多文章。还有包括其他的大德,我现在记不得了。我就开始觉得这个人是一个宗教狂人,所以我就对他的印象很不好。337

  ────────────────────

  335原来释昭慧教授是道听涂说的,这样免掉了无法举证的问题。谎言说多了总是有漏洞,不如实故,释昭慧教授亲口所说“对!(我听人家说)”,然后用“我听人家说”的说法,于法庭上指控平实导师。

  336拉扯更多人来增加自己的筹码,只是更显其无理取闹而无法就事论事的特质。所说内涵都是空洞而无证据,都是道听涂说、信以为真,或是捏造不存在的书评,来扭曲平实导师。

  337释昭慧教授继续把法义辨正扭曲为骂人,但都是没有证据的空话,只能放放炮,让自己高兴罢了,当审判长问“到底骂了什么?”她又说忘了,不然就说没有准备。真是出尽洋相于法庭。

  审判长:对证人的证词,有何意见?萧先生!

  导师:我认为‥‥

  审判长:你坐著回答就可以了。她讲的你都有听到了?

  导师:有听到,她说我骂多少人,其实都不是事实;因为我讲的是法义辨正,从来没有涉及到人身的攻击。那如果身为一个出家人,对于法义辨正跟骂这个分际还弄不清楚,就没有资格当出家人。338

  审判长:【对证人的证词有何意见?】说【我没有对任何人作人身攻击,我所说的部分都是法义的辨正。】

  审判长:然后她说,她没有同意你刊登的这些信,然后她有承认那些信是她写的,包括电子邮件这部分,她都p.134有承认都是她发的,对她讲这些话有没有意见?

  ────────────────────

  338平实导师说到了重点:“如果身为一个出家人,对于法义辨正和骂都

  弄不清楚,就没有资格当出家人。”戳破释昭慧自始至终都在装迷糊

  ──装出不懂法义辨正与骂的差别。编者这里再补充一点,证明释昭慧

  教授真的是故意装不懂,故意将法义辨正扭曲成“骂人”,有释昭慧教

  授自己写的一篇文章〈法义可以论辩,但不宜有不实指控〉,证明她故

  意说谎。下载网址:http://www.hongshi.org.tw/master/arts/buddish41.htm

  陈镇宏律师:这部分我是具状表示意见,关于那个证人‥‥。

  审判长:她讲的跟事实的部分,是不是你有什么意见?除了刚才你讲的只是作法义辨正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意见?

  导师:我要声明的是说:我之所以要把它全文刊登,是避免她用她一再扭曲的那个习惯,来指责我们是断章取义,所以我们不得不要全文〔刊登〕。

  审判长:她说她没有事先同意你刊登,她也不知道你刊登,这没有错。

  导师:我们有事先通知她会公布。

  昭慧:没有!

  导师:有,在33期以及信里面都有。339

  审判长:通知她这样子。

  导师:我们在那个电子报33期上就有预告。

  审判长:【我们有在33期通知预告告诉人说,我们要刊登,我们34期才刊登】‥‥。

  陈镇宏律师:而且我们还有透过那个伊容请她转告那个告诉p.135人。在33期的文章有写。

  ────────────────────

  339所以释昭慧教授不可以推说她不知道即将被刊登,并且有请她的好朋友赖伊容传递消息,而且释昭慧教授不只是赖伊容的好朋友,也是赖伊容口中的老师(详见下一庭的纪实报导),同时亦是工作上的重要客户,这样密切的关系,于情于理都不可能不传达消息给释昭慧教授的。

  导师:但是她都没有提出反对。

  昭慧:我没有听伊容讲过,所以我还根本不知道有这一封‥‥这一封电子报。340

  审判长:我刚刚有问她,她说从来不知道有这个部分。那你刚说有经过她同意,有通知她的这个部分,您们刚刚也没问啊!

  张泰昌律师:所以伊容,就有传讯的必要,伊容当时有告‥‥。

  审判长:我知道,你要先问问他的意见,是不是这个部分有没有意见,再传讯伊容来啊!刚刚这部分也保留、没有问。那我只是,我刚刚问他说“你知不知道这个?”要不然的话他也都没讲。这部分你们就保留没问!然后现在表示意见说“有请伊容转达”,那你们当初是不是也应该问一下是不是有这件事?因你刚都没有讲!现在才讲出来。

  陈镇宏律师:对!对!

  审判长:不是吗?保留到现在才讲出来。好!没关系!那这个“请伊容转达”。

  审判长:那辩护人的意见是,再具状表示吗?

  陈镇宏律师:对!对!

  审判长:【对证人的证词,再具状表示。】三位大律师意见p.136相同喔!是不是?检察官对证人证词有没有意见?

  ────────────────────

  340释昭慧教授诬指她口中的好朋友赖伊容没有转告她。

  检察官:报告庭上,没有意见。

  审判长:那我们再,刚才这个萧先生有讲,那我们再补充问证人一个问题。这个,你刚刚,你陈述说赖伊容是你的好友,那在这个你知悉被告有刊登书信之前,赖伊容是否有向你提及过这件事情?

  昭慧:没有。341

  审判长:那是否曾经有人告诉你:在这个某刊‥‥某刊物上有预告要刊登你书信的事。

  昭慧:没有!我就是95年‥‥。342

  审判长:赖伊容有没有跟你提过有正觉电子报这件事?

  昭慧:没有!

  审判长:都没有。

  审判长:因为赖伊容是下次要传的证人,我们先请你这边,先把你问清楚一下,看确认一下你的意见。因为我p.137们下次可能要问证人,这样子。确定没有?都没有提过正觉电子报的事?

  ────────────────────

  341释昭慧教授继续谎称好朋友伊容没有转告她。赖伊容既是释昭慧教授的好朋友,对这件很重要的事情,竟然会隐匿而不告诉释昭慧教授,真的很奇怪。除非释昭慧教授的好朋友乃是她自己认为的好朋友,赖伊容根本没有把她当好朋友。但是赖伊容与释昭慧教授的关系其实不仅是好朋友,还有师生关系;这个关系更为亲密,不可能不转达重要消息让释昭慧教授知道的;而且还有生意上的客户关系,也不可能不通知释昭慧教授的。

  342前面当庭才说“常常被信徒要求辨正”的释昭慧教授,现在竟然会说没有一位信徒告诉她这件很重要的事。

  昭慧:没有。

  审判长:那对于证人上开的补充,萧先生有何意见?

  导师:没有意见。

  审判长:萧先生没有,那辩护人的意见呢?

  陈镇宏律师:没有。

  审判长:没有意见。

  检察官:庭上!下次要传赖伊容。那有关的告诉事件,有关告诉期间的问题,对不对?

  审判长:他的部分还有另外一位陈奕澄,这些都是;赖伊容、陈奕澄这部分,都是告诉期间。这个部分我刚才有问了一下。

  检察官:下次开庭时,还是要传告诉人与这两位证人对质,对这个部分。

  审判长:他说,检察官没有意见,他说但辩护人声请要传讯证人赖伊容。那这个要声请,那这个检察官同时声请这个赖伊容到庭时,也请证人同时到庭,证人要对质,这样子。343

  检察官:对。

  昭慧:那么我‥‥p.138

  ────────────────────

  343这句话中所说的证人是指释昭慧教授。她这时仍然是证人身分。

  审判长:有没有意见?那个,告诉人?344

  昭慧:证人是指我是吗?就是我?

  审判长:是,因为你也是告诉人。

  昭慧:我,因为我下周要去东京开一个国际会议。

  审判长:12月啦!

  昭慧:噢!12月。

  审判长:我的庭期因为日期可能要12月。18‥‥12月18。这个时间可以吗?萧先生!这个时间可以吗?萧先生?检察官?

  张泰昌律师:12月18?

  导师:礼拜几?345

  张泰昌律师:12月18礼拜四。

  审判长:因为我的庭期已经排到这里。对!对!对!不是礼拜五,是礼拜四。礼拜四下午,我现在定的这个是星期四,三位大律师这个时间可以吗?

  三位大律师:可以。

  审判长:可以。那再问告诉人有何意见?那这个问证人、问证人有何意见,那告诉人就麻烦你,下次要‥‥

  检察官:下次还是两点开吗?

  审判长:两点,我们就还是开第一件。p.139

  ────────────────────

  344这时才解除了释昭慧教授的证人身分。

  345平实导师要确定这是没有讲经、授课的日子。

  检察官:两点十分。

  审判长:那我们现在等一下,书记官先打完上面的问题。

  审判长指示书记官记录:那就问‥‥问‥‥【问有何意见?所以请他下次再到庭,看她有没有意见?】

  审判长:那个这边‥‥告诉人这里可以啦?不要下次如果你没有来。可能证人下次可能又还要再来一次,因为这是同样的待证事项,可能要麻烦你同时到。那我们下次审理期日。

  审判长:【问,我们下次审理期日会传讯证人赖伊容。我们下次就三位证人一起传讯。】

  陈镇宏律师:是!是!

  审判长:免得待证事项相同的话,可能就会变,还要再来一次。“赖伊容、陈奕澄、何玉珍”。

  审判长:【下次审理期日传唤证人“赖伊容、陈奕澄”】奕,三点水的澄,然后【“何玉珍”,均由辩护人进行主诘问】,这三位证人就由辩护人来主诘?

  陈镇宏律师:是。

  审判长:那就先行准备,那对于本件刚才有问过证人,那之后‥‥

  昭慧:我请教一下,谁叫作何玉珍?跟我何干?346

  审判长:这是辩护人他们有对他们有利的,他们要申请来,p.140证明事项。那跟你这个部分有关的〔有利者〕是赖伊容的部分,那其他部分他们要对他们主张有利的事项证明,是这样。辩护人要打,【但是辩护人主诘】。辩护人‥‥

  ────────────────────

  346释昭慧教授恐惧证人提出对她不利的事证,所以反对。

  审判长:然后对于本件,还有没有其他的证据要请法院调查?今天审理期日进行之后还有没有其他新的证据要请法院调查?萧先生?

  导师:目前没有。

  审判长:检察官这里?

  检察官:报告庭上,没有。

  审判长:那辩护人这边呢?

  陈镇宏律师:没有。

  审判长:那我们就改97年12月18日,下午两点十分在本院第五法庭进行审理,届时要请萧○○先生自行到庭,不另外通知。因为您是被告,所以依法如果无正当理由不到得命拘提。那麻烦告诉人,下次麻烦请您再来一次。因为刚才有说明过了,那就麻烦您一下。告诉代理人也请自行到庭,辩护人这边也请自行到庭。谢谢!证件要记得拿。

  (待续)p.141